第38部分|激情(2)

花间浪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经过两天在山中的追查,郑一虎带着三女竟然真的追上了魔王了,同时三女亦察出有动静啦。白紫仙一指前面道:他在林中。

    郑一虎道:有两个人。

    在三四十丈外的森林空隙里坐着两个人,这时正垂头丧气的在谈论。郑一虎等已接近到十丈外窥伺,发现那正是魔王和鬼王,他听了一会忙又领着三女悄悄离开。转了一个大弯,距离半里后,他笑道:宝镜已经到了第三者手中了,这两个魔头也许霉运当头啦。

    白紫仙道:听他们的口气似乎还不知是谁盗的

    九公主朱萼道:有不有可能是火祖师

    郑一虎道:不可能,要是他的话,他不可能留下魔王和鬼王活命。

    三女点点头,郑一虎扫视一下四周,指着一处道:看那个地方,有个山洞,十分隐秘。崖高十丈,崖上是乌绝峰,崖下隐身,崖上察敌,再好没有了。

    马玲玲道:鬼、魔在此,显然是发现火祖师追来了,我们正好藏身观变。

    九公主朱萼道:不知洞中有没有人

    白紫仙抢先拔身而起道:到了洞中看看不就明白了

    那二洞离崖脚最高,估计足有四十丈,他们到了中间一洞之后,发现里面仅只有四五丈深、口小腹大,似葫芦形,旁边有两口可通邻洞,最后地面上铺满树叶和细草,果然是一个隐身的好地方。到天黑时,他们就发现了火祖师。郑一虎悄声道:我们在洞口看看,他是追鬼、魔二王来的。

    马玲玲道:他们坐在下面岩石上吃东西。大家挤到洞口向下窥伺,确见崖脚底下坐着火阻师和他的两个徒弟,因天已黄错,下面毫未留心崖壁。

    当月亮升起时,崖壁更承暗了,就是立在洞口也不怕被人看到,这时郑一虎和大家都伸出头去,而崖脚的一切尽收眼帘。崖对面一箭之地即为原始森林,在这森林里,经常有各种怪异的声音发出,尤其是夜幕笼罩时,更令人闻之毛骨悚然。突然间,火祖师和他的两个徒弟都猛地站起身来,甚至还大声吼叫。大家见了都莫名其妙,九公主悄声问郑一虎道:他们在搞什么鬼

    问话之间,下面三人同时向森林扑了进去,郑一虎笑道:他们察出鬼王和魔王的动静了。

    白紫仙道:那为什么连声吼叫,岂不是有意让鬼、魔逃走么

    郑一虎笑道:火祖师显然已恨透了那两个轻视他的魔头,这种吼声是情不自禁而发的。

    马玲玲道:我们追去看看。

    郑一虎道:两魔早已闯声隐形了,在这林中,火祖师一点没有办法,幸亏他有两大助手,否则两魔头恐怕向他出手哩。

    白紫仙点头道:两魔合手,确可与老家伙一拼。

    郑一虎道:让他们捉迷藏,最后也许要到这崖下来。

    九公主陡然道:快看左面,真有两个人出来了,一定是两魔。

    郑一虎瞪眼注视,突然急道:不好,快叫他们上来,那是令师九子婆和四海神暹罗公义。

    九公主惊讶道:家师怎会来须弥山。

    郑一虎回头道:你们不要动,我去接二老上来。他腰身出洞,如风奔下崖去。

    四海神乞首先看到他,满怀惊疑地大声道:小侠,你怎在此

    郑一虎走道:二老快上崖洞去,这儿有五大魔出现。

    九子婆似未见过郑一虎,看他这样年轻,向四海神乞道:师弟,这孩子是谁

    四海神乞哈哈笑道:他在你处见过你,你却还未认识他,老师姐,你打算去曼谷作什么

    九子婆道:原来是小虎儿。

    郑一虎赶前见礼道:前辈,令徒九公主就在崖洞内。

    四海神乞郑重道:你刚才说哪五魔在附近

    郑一虎道:一方面是火祖师和他两徒东侵、西掠,另一方是鬼王与魔王,都为了娲皇镜在互相追逐。

    四海神乞闻言大惊,回头向九子婆道:老师姐,这是天下最高的几个了。

    九子婆道:小虎儿是为了这事才由曼谷来的郑一虎先请二老登上崖壁,进洞之后才把经过说出,接着他又把马玲玲和白紫仙向二老介绍。正在这时,忽然听森林里又传出吼声。

    九公主急急道:莫非拼上了。

    郑一虎倾耳有倾,摇头道:追其甚激,显然两魔不敢明斗。

    四海神乞道:大概火祖师还不知道娲皇镜早已易人

    郑一虎道:那是当然,就算两魔说出来也不会令他相信。

    九子婆忽然:有人闪进崖下洞中了。

    郑一虎走近小孔,倾耳细察,一会见即郑重道:进洞的就是魔王和鬼王。

    白紫仙道:这一来,火祖师再也找不到他俩了,可是我们却很容易找到这两个魔头。

    郑一虎道:过去我急于将这两个魔头除去、现在我反倒不急了,有他们夹在中间,多多少少替火祖师找找麻烦,火祖师除非时常带着东侵西掠在身边,否则他就不会使这两个魔王服输,甚至这两个魔头还会向火祖师报复。

    四海神乞道:最重要的是你得把魔鬼党清除,目前内地已被这组织搅得一团糟了,有些不是魔鬼党的黑道人,他们也冒充魔鬼党奸抢劫。

    郑一虎听说国内遭魔鬼党闹翻了天,不由想道朝廷在新疆的大军来,忙问道:二老可曾打听新疆方面的战事

    四海神乞道:新疆的战事倒是节节胜利,然而北方的新战争又起了。

    郑一虎惊问道:谁在北方作乱

    四海神乞道:察哈尔部酋长察汉作乱,发动大军五十万侵边边境,现已突破长城了,目前被阻于居庸关内外。

    郑一虎大急道:这不是危及京师了么。

    九子婆道:老身此次前来找你,主要就是皇上想你,皇上认为如有你在北京,也许可击退贼兵。

    郑一虎道:再过几天看看,数日内,须弥山也许有变化,总之我在几天内动身就是。

    四海神乞道:你等什么变化

    郑一虎道:曼谷大会恐怕完了,数日内必有大批高手来须弥,晚辈要在这里找一批人物同口,否则晚辈就算全身是胆,也无力于数十万番兵打仗呀。

    四海神乞道:如此老朽须赶回去奏闻才是。

    郑一虎道:宜火速动身回北京,同时注意严嵩与贼兵恐怕有勾结。

    九子婆道:老身等就此回京了。

    郑一虎道:不要下崖去,提防火祖师看到误会,翻崖直奔西藏,以二老的轻功,估计十日内即可到达北京了。二老刚刚出洞,突见林中一阵冲出三条黑影,宛如电一般飞了上来。郑一虎知道是被火祖师发觉了,也如电出洞,大喝道:谁敢上来。下面竟同时发出三股强大的掌劲,居然领在人先。

    郑一虎恐怕二老受伤,当下毫不犹豫,双掌齐出,沉喝道:下去。他这两掌竟连上了十二威力,可说是他出道以来从未曾有过之事。空中宛如响起一声大炸雷一般,整个崖壁都在震动,真是骇人至极。四海神乞和九子婆刚刚到崖上,回头一看,莫不又惊又喜,他们看到火祖师师徒三人全被迫下去了。

    九子婆叹声道:该孩子真是莫测高深。

    四海神乞哈哈笑道:干脆看一下再动身。

    火祖师可说有生俱来初遭强敌,此时竟怔怔的立在崖下。他那两个徒弟却不识相,同时又待向上腾身,这才把火祖师惊醒,急急怒道:住手。他喝出这声后,接着向崖上的郑一虎哈哈笑道:小中国人,你身边原来是老叫化子和多惠婆,老夫还以为是鬼王和魔王那两个东西哩。

    郑一虎也学得有修养了,回以大笑道:火老儿,照你这样说,刚才是误会了

    火祖师纵声笑道:那真有意思,在下希望今晚再也不要发生误会了。

    郑一虎大笑道:大概只有今晚算误会,以后就不会啦。

    火祖师大声道:小中国人,不误会的日子我多得很,机会有的是,咱们迟早要好好的拼一场。

    郑一虎大笑道:这倒是老实话,因为阁下与我的地位本来就是对立的。以现在来说,在下立在高高的崖上,而阁下却局促在低低的崖下。在崖上,夜晚有月亮照着,在白天有阳光,他永远是光明的,而阁下所处之处,却永远是黑暗的。

    火祖师嘿嘿笑:小中国人,别忘了太阳和月亮有时也会遭乌云盖住。

    郑一虎大笑道:总比阁下永在黑暗之中好多了。

    火祖师气得要死,然而他仍旧能忍,抬头道:小中国人,老夫没有时间与你斗嘴,再见了。

    郑一虎大声道:阁下且慢,有件事情你得答应我。

    火祖师闻言一怔,问道:什么事

    郑一虎道:阁下如果得到娲皇镜时,希望你经常带在身上。

    火祖师哈哈笑道:那是当然,小中国人,老夫会将你照得更光明。

    郑一虎大笑道:在下清清白白,那是不怕照的,不过阁下可要当心,千万勿被宝镜照出了原形。

    火突然向两徒一挥手,喝道:还不去追查那两个东西。老鬼的嘴皮斗不过郑一虎,同时又不敢动手,只气得懵然掉头而去。

    四海神乞见了,禁不住大笑道:这老魔也有识趣的时候。

    郑一虎道:趁老魔无暇顾及此地,二老快请动身。两者应声去后,郑一虎这才闪身入洞,向大家道:我们快进森林。

    九公主道:为什么

    郑一虎一指森林对面,道:那儿有火光,可能是曼谷方面来了人。

    在森林远处,这时真有一堆火光冲起,而火光四周,这时正围着十几个青年男女在吃牛排。郑一虎藏在暗中细一查看,发觉竟没有一个认识的,可是他猜想对方必然是由曼谷来的。既然不认识,郑一虎懒得惊动他们,悄悄向自己人一摆手。立即离开。

    马玲玲轻声问道:我们不回崖洞了

    郑一虎道:已过了三更,回去作什么,我们离开这地方吧。

    白紫仙道:向西藏方向走

    郑一虎道:我们可以找个四通八达的地方再停下。

    白紫仙道:你是不是要等瑶姐姐她们

    郑一虎道:随便会着任何一个熟人都可以,先打听一下大会的情形很要紧。

    九公主朱萼道:那就不必向西藏走了,向云南走更好。先到西康、天竺、云南等交界之处停下,我们的人回国,必须经过那里。

    郑一虎点头道:就照你的意思走了。

    马玲玲道:让他们先和火祖师纠缠去,我们一手,事情就没有完了,太浪费时间了。

    四人在一处停下来,吃些东西,接着上路,眼看快到中午之际,前途竟现出两个青年影子。郑一虎触目认出,大喜道:他们是杜吉斯和培亨。接着他大叫道:杜兄,培兄,请停一会。

    那两个背影真不假,杜吉斯听到声音时,立即回头,一见郑一虎,竟高兴得吼叫起来道:好家伙,你们反倒落在后面了。大家走过去,莫不哈哈大笑。

    郑一虎问道:曼谷大会怎样了

    杜吉斯道:最后一场,「金骷髅」陶姑娘杀了魔鬼党老大才结束。

    郑一虎大笑道:陶姐姐取得第一了。

    培亨道:当然,她和吕姑娘、申帮主等已到了我们前面了,大会散后,起码有三千人要进贵国游览,那还是正派武林人,此外就不知有多少邪门了。

    郑一虎道:大巫党是非去不可的,这样一来,敝国江湖更乱了。

    培亨道:你们知道娲皇镜怎样了

    郑一虎急道:我们只知道有人从鬼、魔手中偷走了,你们听到什么消息了

    杜吉斯道:据说是一个名叫「天香狐」的小姑娘偷走了,只是大家谁都不知道这小姑娘的来历。

    郑一虎道:那就不必急了,落在她手中,要比落在魔头手中好万倍。

    白紫仙忽然想起无敌神三个徒弟,急问道:慕容妮她们来了没有

    培亨道:她们三人一道,恐怕也在前面。

    郑一虎道:难道无敌神对蜗皇镜不管了么

    杜吉斯道:他已把这事交与申帮主全权代理,同是知道你在追寻,他更放心。

    郑一虎笑道:那我们不必停了,长驱直进罢,在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呢。

    杜吉斯道:国家大事。

    郑一虎笑声道:二位早知道

    培亨道:申姑娘她们不在须弥山寻你的原因,就是怕你早回北方了。

    此后边谈边赶路,十天之后到了夷浪地区,在那儿停了半天,略作整顿,又五日到了大理城。在城中,郑一虎吩咐好好休息一天,准备次日清早再走。时当午后,他们吃完了饭,陪着两个西方人先游市区,在热闹的街上,郑一虎向培亨道:阁下对敝国城市有何感觉

    培亨道:在贵国游览,不管是乡镇或城市,第一个印象是和平,安静,礼让等最深,在下有个譬方,在西方尤如到了战场,而在贵国则如花园别墅,使人有种安适之感。

    郑一虎笑笑道:敝国人民尚保守,所谓「知足常乐」,其实这是缺点。

    杜吉斯道:在太平之世,这是美德,混乱之世就吃亏了,东西两方各有各的优点,亦各有各的缺点。

    正谈着,忽然听到前面人声大哗,培亨探头一看,回头道:前面有两批人要打架了。

    杜吉斯道:前面很开阔,不知是什么地方

    郑一虎道:是广场,是阔人游乐之处。

    培亨道:我们去看看,为了什么要打架

    郑一虎道:一定是江湖人生是非,我们先不要管,看清楚后再作道理。

    到了广场,只见人头拥挤,真是如蚂蚁一样,但在中间却空出一大声,原来里面竟站了两排横刀仗剑的江湖武林人物,双方有二十几个,有老有少,有男有女。郑一虎挤进人群一看,九公主道:没有认识的。

    郑一虎道:我认识这两方人物中几个,只怕他们不认识我。

    白紫仙道:是两批什么人

    郑一虎道:东面是强海帮,正是此处的地头蛇,西面是足山的绿林人物,说来亦算不远,离此地不到百里。

    马玲玲道:谁方正派

    郑一虎道:占山为寇,据地称霸,那还谈什么正邪,只不过比起魔鬼党稍强而已。

    杜吉斯笑道:大概双方都不是任意杀人放火之徒,否则围观的不会这么多人。

    郑一虎道:在敝国社会里,有种非常微妙的现象,那是一言难尽的

    他正待解释时,突听一方有人大喝道:你们那面谁敢出来。

    九公主道:要开始了。

    郑一虎向马玲玲和白紫仙道:你们身上有没有线

    白紫仙道:女人出门,这是必备的东西,针线都有,你要多长的

    郑一虎道:你们两个,一在东,一在西,牵一线,横拦在我的前面,拉起半人高,离我五尺远。

    马玲玲轻笑道:一旦双方冲向你时,我俩即将真气灌注线上,替你筑垛墙。

    郑一虎点头笑道:就是这个主意。

    杜吉斯轻叫道:妙,魔术师真想得周到。

    郑一虎立即向东面一批行了过去,口中突然大叫道:你们双方不要打了,快看官家的大兵开来啦。不但两批江湖人闻言惊疑,就连围观的人亦皆愕然一震,人人都伸长脖子,一齐扭头向四面察看。

    郑一虎一见,早已身如电闪,竟在呼吸之间就施展神乎共技的、手段,不知怎的,他竟把双方的兵器全数夺了过来,甚至尚未被以方觉察哩,这时他们几十个人待械姿势依然未变,但是手中却都空空如也。这时两个西方人发现郑一虎面前堆了一大堆刀剑,真是惊奇至极,张口结舌,简直莫名其妙。

    杜吉斯叹道:神技,神技,这太神奇了。

    四外哪有什么大兵到来,有些人仍在用心搜索,可是那两批武林人却发现手中竟没有兵器了。这时正惊荒失措,浑浑愕愕,到处找寻。郑一虎一看马玲玲和白紫仙早已准备好了,他走出数步,忽对那场中双方之人朗声大笑道:诸位,你们的兵器都在这里。

    声清而亮,全场的人都听到了,无数的目光,一齐向他看来。尤其是敌对的双方,他们一见自己的刀剑真的堆在一起,霎那间人人变色。那两批人中,突有一个大声喝道:你是什么妖人竟敢将大爷们的刀剑地摄去

    郑一虎哈哈笑道:你们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本人施的乃是暹罗仙法,竟敢胡说是邪术。对方闻言立时大怒,摩拳擦掌,居然一致向他并排行来,看势大有合力围上之意。郑一虎一见大笑道:诸位小心,本人前面有一道线墙,一不留心,撞上可就要吃大亏的。

    又有一个大吼道:妖言惑众,大爷们要你的命。

    郑一虎沉声道:汝辈不信良言,结果必吃大亏,谁有胆量,先来一人试度看。

    突有一个青年大汉抢到前面,厉吼道:大爷偏不信邪。其势如牛,猛冲而来。那青年恰在这霎那冲到,可是甫一触及线,突然惊叫一声,竟被倒弹而回,蹬蹬蹬,竟是四脚朝天。围观的人何止千人,一见又惊又乐,竟是同声大笑。

    郑一虎也哈哈两声道:诸位以为如何本人尚存慈悲之心,不愿叫那位仁兄受伤。

    两批江湖人这下可惊可了,他们不是不识货的一群,心知遇上了空前未有的奇人了,其中有个老者见势不妙,立即摆出光棍不吃眼前亏的姿态来,排众走出,双手抱拳道:大侠贵姓,老朽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万望见谅。

    郑一虎大笑道:阁下可是足山二把子

    老者闻言更惊,再打拱道:不敢,老朽杨林。

    郑一虎道:贵寨因何与弭海帮发生了冲突,同是这是居民拥挤的城市,贵双方怎不把官家放在眼里

    杨林叹声道:弭海帮不许足山兄弟到城中来,这是毫无道理的,因此才约斗此地,官家曾经言明,只要我们是明着决斗就不过问。

    这时弭海帮亦有一个老者走近,向郑一虎拱手道:少侠是从曼谷回来的吗

    郑一虎点头道:阁下问此作甚

    老人道:谁夺得第一

    郑一虎道:「金骷髅」陶蓉姑娘。

    那老人道:以少侠这等神通,为何尚不能在曼谷夺取第一

    郑一虎大笑道:阁下有所不知,在下取得第二。

    倒贴ok?吧

    那拇人闻言大惊,立即改容道:原来少侠是天下第二高手,老朽失敬了,当前之事,只要少侠一句话就可解决了,希望指教。

    郑一虎道:小小的过节,在下双方握手言和,同时从此以义求财,勿为百姓不耻。

    两个老人同声道:谨遵少侠吩咐。

    郑一虎当即向双方找手一揖道:承蒙双方看得起在下,现请收回兵器离开,这场子里的百姓太多了。他说完即领着自己人拱手而去。

    就在广场渐渐人散之际,忽有一个黄衫青年人自人群走出来,他直向足山的老人杨林行近:你这老儿怎受那个晚辈的欺骗,他所玩的手法只是靠扒手手法和另外两个女子的内功。

    老人杨林见他是个二十上下的青年人物,而且傲气凌人,立知又遇到一个难惹的武林后辈,立即抱拳道:少侠贵姓

    青年晤了一声,似在考虑说不说出,良久才道:我叫「须弥子」。

    杨林道:少侠也是曼谷回来的

    须弥子冷笑道:曼谷大会算不得天下武林大会,我不去。

    杨林道:阁下既然看到刚才那位少年在此卖弄,你为什么又不出来教训他一顿呢

    青年须弥子冷笑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不敢么

    杨林道:当然阁下定有什么理由不出来,可是老朽等自认不是他的对手,因此忍气吞声,只有听他吩咐了。

    须弥子大喝道:现在我要你离开足山和弭海两地,难道你们就不听吩咐

    弭海帮的老人这时也走了过来道:阁下为什么要老朽等离开呢

    须弥子冷笑道:证明你们是否同样怕我。

    杨林接口道:少年劝告老朽等不要在城中决斗,出言有理,现在阁下竟驱逐老朽等放弃艰辛打成的基,未免太过分了,老朽等碍难从命。

    须弥子大怒道:那你们双方合起来和我决斗,打得过,由你们打,打不过,不但要离开,少不了还要有大批伤亡。

    杨林正色道:老朽等被迫无奈,请阁下指定时间和地点。

    须弥子冷笑道:我让你们多集人手,明天晚上在弭海边或强海中任何一岛一洲都可以,总之你们在哪里集会我都能找到。

    杨林点头道:到时候驾。

    场中霎时散开了,但也把这件约斗的消息传开了。然而可惜的是,只有郑一虎这批人一点消息都没听到,他们在第二天一早就离开了大理城北上啦。到了第二天中午前不久,由大理城的南门口这时有三个少女刚刚到达,可是她们三人却被人群围上了,争相围睹。三女明知其故,但又不好发作,她们只有在人群中慢慢的挤。

    原来围观的人群发现那三女竟是一个白,一个黑,一个黄,居然是三种不同的少女。不问可知,那是暹逻女慕容妮,白女蒙蒂和黑女娜姬了,可惜她们只隔了半时之久没有和郑一虎会面。这时已上了大街中段,路面宽,看的人也习惯了,此际不再挤了,但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在三女后面响起一声哈哈大笑道:蒙蒂小姐,真巧啊,你们竟在我们前面。

    白女闻声,回顾一头,立向身边两上师妹笑道:我们有伴了,英皇室剑客皮杜尔,巴黎剑客载高亨达,波斯剑客道格拉斯,非洲大剑客劳穆尼都来了。

    黑女娜姬笑道:他们可曾看到小虎等人,大姐问问他们。

    白女道:不用问了,我们在前面尚未追上,他们当然更遇不着。说话之间,后面三个白人大汉,一个黑人大汉已走近了。

    哈哈,娜姬小姐和慕小姐也来了。这是英皇室大剑客皮杜尔的朗笑之声。

    幕容妮道:诸位因何落后了

    道格拉斯宏声接道:我们四人遇上了中国大邪门魔王和鬼王,两下大打出手,可惜他们无心打斗,仅只几回合就走了,因此耽误了一段时间。

    黑女噫声道:那他们一定是被火祖师追着的。

    戴高亨达接道:不,我们没有看到火祖师半个人影,不过却发现一个中国少女在附近出现过,两邪显然是为了那个少女才匆匆离去的。

    白女道:中午了,哪位对中国馆子最内行的请领头罢,我们吃过饭再走。

    皮杜尔道:来不及吃饭了,我们要去看热闹。

    慕容妮骇然道:什么热闹

    皮杜尔道:进城时听到消息,此地弭海帮和足山两大批绿林人约斗一个名叫须弥子的青年,时间就是中午。

    白女吓声道:该不是小虎吧

    道格拉斯接道:郑小弟哪有时间与地方绿林交手,同时他也决不为了一些小事动肝火,那是另外一人,听说这人还是刚进山的神秘少年。

    慕容妮道:你听到地点没有

    皮杜尔道:听说在弭海。

    慕容妮格格娇笑道:弭海可不小,同时还有海边少强之分,少强有「金棱岛」,「赤文岛」,「玉凡岛」三岛,还有「清沙鼻」、「大贯」,「鸳鸯」,「马廉」等四洲,人阁下知道在哪一地呢

    皮杜尔啊声道:原来姑娘是识途老马了,那就只有先打听清楚才能去啦。

    戴高亨达道:有大热闹之处,一定有不少闲人去看,咱们到了弭海边就可随着人群走了。

    白女道:有理,三妹带路罢。

    慕容妮道:咱们这就走。一伙七个人,脚下略一加,不到顿饭时之久就到了弭海边,举目一看,真的竟有无数的闲人挤在前面,甚至还有无数的人群在搭船。慕容妮一见,急急道:快找船,等会就租不到船了,打斗似在海中。

    这批西方人,人人都能说中国话,因之非常方便,皮杜尔未几就租到一条船了。船家似知道他们要去那里,也不问,开船就向清沙鼻驶去。及至赶到时,竟已迟了一步,打斗已近尾声。他们从千百个旁观的人挤进时,一看一个青年,刀剑如雪片一般飞舞,呐喊声震耳欲聋。皮杜尔向大家道:围攻的虽不算特殊高手,但以这多人围攻一个而败到这般地步,这个青年的武功确是骇人了。

    劳穆尼道:他还未动兵器哩,背上的宝剑显然尚未用过。

    白女郑重道:要如何去阻止他才好,倒下的一时之间虽尚不致死,但时间一长,就难免没有伤重而死的了。

    戴高亨达道:我们都是外人,怎么出面阻止呢,同时那青年似乎是个不讲道理的人。

    道格拉斯道:我们接近过去,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皮杜尔道:当心惹上麻烦。

    道格拉斯道:我们进中国就是印证武功来的,就算败了也不算什么。说着,立即领先接近斗场。

    刚刚走过,须弥子似已觉察,只见他突然大喝一声,竟是身如电闪,呼吸之间,他又连要带扫,竟又打倒二十几个,显然有意示威。足山和弭海帮的剩余之众,就在这一下认输了,只见他们纷纷向四面后退。须弥子一见,大喝道:我存一点情面,余者不追,你们火速把倒下的抬走,从此不许立帮立寨,如若不然,日后被我查获时,休怨我言之不预。青年说完话,居然不再去看两派人物,竟直向这面走来。

    道格拉斯一见,察出他来意不善,立即拱手道:阁下好武功。

    青年冷笑道:你们可是曼谷落选来的这句话不但不客气,而且带有浓厚的轻视成分。

    道格拉斯闻言,向后面的同伴朗笑道:这不为耻,贵国武林有句老话,「强中更有强中手」。

    须弥子道:你们到我国来有何目的

    皮杜尔哈哈笑道:贵国武林尽奇多奇人异士,在下等前来想我求些指教。

    须弥子沉吟一会,目光扫了白女等一眼,如有所觉,接口道:诸位虽不是特殊高手,但也不是毫无可取之辈,所谓求教也者,那是客气话,这样吧,我就和诸位点到为止。

    戴高亨达抢上道:在下正想领教几招中国剑术。

    须弥子道:阁下是何国人

    戴高亨达道:法国。

    须弥子点头道:法兰西的剑法名传欧陆,但配不上我中国的剑,好,我叫你败得心服。说完,他忽向人群中一招手,大声喝道:老跛,拿我的二指剑来。群众里一步,一步行出一个跛足老人,年龄足有七十多了,只见他满面铁青,毫无表情,双手递上一支形似柳条的西方古剑。

    戴高亨达一见,侧顾皮社尔道:他要用西方剑法

    皮杜尔郑重道:由此可见他的武功非常渊博。

    须弥子接剑在手,回身向戴高亨达道:阁下是客,可以上了。

    戴高亨达运上十二成臂力,亮开起手势,大喝一声攻进。须弥子连步法都不换,稍退半尺,立即展开剑法相迎。两把剑快得无法看出招数,只闻一遍叮叮之声,不绝于耳。约有二十回,戴高亨达即感到对方剑招逐渐加快,而且一阵压力如山。为势所迫,戴高亨达只后退,这时他已觉出无法再接下去。皮杜尔看势不对,急向道格拉斯道:我们出手罢

    道格拉斯摇头道:老戴一败,我们就无法单独与斗了。他的斗字甫完,突听「锵」的一声,只见戴高亨达的长剑竟飞上了半空,同时人却被震退数丈。

    须弥子没有再下手,他腾身一纵,接住戴高亨达的长剑,冷冷的道:阁下算位人物,接回你的剑。言罢,顺手掷出长剑。

    戴高亨达的右臂全被震麻,他只得用左手按剑,但面无怒气,哈哈笑道:在下败了。

    须弥子点点头,侧顾皮杜尔等道:现在轮到你了。

    皮杜尔早知单独不是他的对手,笑道:阁下剑术绝,在下自认不如。

    须弥子冷笑道:你们四人联手也可。

    道格拉斯郑重接道:这就越出印证范围了。

    须弥子道:在下要使诸位认识中国的真正的武学,非此不能显露,如诸位认为越出印证范围担心有伤亡的话,那在下可给诸位保证,只许诸位伤在下,而在下决不伤害诸位。

    劳穆尼哈哈笑道:如此看来,阁下非要我们联手不可了。

    须弥子朗声道:希望诸位勿嫌在下言重。

    皮杜尔缓缓拔出佩剑,笑向三人道:中国人说,恭敬不如认命。

    四人立即分开,顿将须弥子围在中心,劳穆尼大笑道:现在我们也用贵国的剑术领教了。

    领弥子沉声道:可见请位武功之广,仍请先上。四人已知他是非常强敌,出手全力,同声大喝,一齐攻进。

    须弥子这次不再轻视了,身法一变,霎时展开共神秘之学,左挡右迎,前攻后守,奋力周旋。俄顷之间,场中人影难分,银光如电,真是一场罕有的拚斗。白女这时带着两个师妹也行至近地,她向黑女郑重道:这人只怕不弱于小虎。

    黑女笑道:我们还不知道小虎的真正武功哩。

    慕容妮道:这人武功虽高,貌相也美,但总没有小虎那种爽朗的风度。

    白女笑道:二妹中了小虎的迷哩。三女在私下细语,场中已更加紧张了,这时连人影都不见,只见全是白光滚滚,风声如涛。

    一顿饭久之后,突闻须弥子大喝一声,同时看到他已腾身而起,甚至他的身体竟在半空中停止不动。白女一见,惊叫道:他也能停在空中。这真是骇人的发现,返料须弥子竟与郑一虎有同样的轻身功夫。皮杜尔等已收剑,他们口竟被须弥子各划破两道裂口,但却未伤及皮。

    须弥子在空中朗声道:四位,咱们后会有期,再见了。说完,身如飞乌,轻飘飘的落在人群之外不见了。

    皮杜尔等走向白女道:姑娘等请北上罢,区区等就此告辞了。

    白女惊问道:四位灰心了。

    道格拉斯接口道:中国异士如麻,我们何必多找没趣。

    白女摇头道:武林人物败不为耻,同时此人日后必遇郑小侠,难道四位不想见识一番。

    劳穆尼哈哈笑道:这倒是姑娘提醒我们了,好,我们准备多碰几次钉子。他们趁群众未散之前,急急坐船回城,当晚即动身北上了。

    时到深夜,他们走近一座山下,讵料白女突向大家道:前面有打斗。

    皮杜尔道:中国的江湖真是乱极了,我们去看看。

    前面是座山从,地处道路左侧,他们刚刚走近,触目只见五个青年女子被一个青年男子逼得团团转。

    白女惊骇道:须弥子。

    黑女摇头道:不,他的相貌,年龄虽然都很相似,可是他穿的是蓝衫,个子也稍矮,这是另外一人。

    皮杜尔道:还有一点,这个人的目光太邪,与须弥子的目光不同,须弥子的目光是冷傲,但此人可邪得很。正在这时,突见那青年举手一挥,撤出一把,女子罩在光里。

    劳穆尼惊叫道:那是蓝鲸网。

    皮杜尔郑重道:蓝鲸网只是西方神话中的仙网,你怎么说这种话。

    劳穆尼道:你们等下看罢,那五个女子不但被擒,而且已遭蹂躏了。一顿饭后,蓝光散了,那青年也不见了,只见地上躺着五个女子,而且血满地。白女不敢看,立即带着黑白和慕容妮转过身去。

    皮杜尔叹声道:老劳,此人真是邪恶万分,其心毒极了。

    戴高亨达急急道:这里太危险,我们快点回头赶路。

    白女接口道:我们刚才没有大家围上去,这人非除不可。

    他们已走到谷外路上,劳穆尼叹声接道:我们看那五个女子的武功也不是那青年的放手,可见那人又是第二个须弥子,这事还小,也许我们七人尚可敌住,然而他的蓝鲸网是无可为抗的。姑娘们今后遇上,千万得当心。

    皮杜尔道:老劳,你对蓝鲸网似有很深的认识

    劳穆尼道:不瞒各位,蓝鲸网本家师的东西,可是家师不知运用,后来家师被人谋杀了,因之网也遗失,谈到该网,说起来历史久远了,因此变成了神话。

    戴高亨达道:这网怎的如此的厉害

    劳穆尼道:这网其实不是仙网,相反地却是魔网,施展开来可以罩住一座山,收起来不到一只拳头大,其厉害之处骇人听闻,据说凡被其罩着的东西都被蓝光包没,被罩者顿时失去主宰,而且在光外无物可破。

    众人闻言,莫不打个寒战,生怕那个青年再出现。好在一连几天都未再见那个青年,这时已到昆明府。时当午前,他们进城吃过了饭,准备休息半天再赶夜路,可是就在这时却发现了两个非常岔眼之人。首先看到的是道格拉斯,他急急向大家轻声道:当心,刚才上楼的是鬼王和魔王。原来他们正坐在一家馆子的楼下饭厅里。

    皮杜尔道:快离开,我们盯着他们。

    白女道:娲皇镜传言已不在他们手中了,我们还盯他作什

    皮杜尔道:我希望这两个魔头遇上须弥子或那蓝鲸网的青年。

    他刚停声,忽听邻桌有个轻轻的老人声接口道:外国朋友,你的愿望必定成成。大家闻声一怔,同时把目光集中过去。

    原来邻桌只单独坐着一个老人,同时女白、黑女和慕容妮触目认得,且齐声讶然道:天下通,你老几时到的,我们没看到。真是异地相见,倍感亲切,他们竟遇到天下通啦。

    老人摆手道:客人多,说话轻声点,老朽是在暗中盯着他们来的,当你们在看两魔时,老朽就在这时入座的。

    白女恭声道:这几天你老都在保护晚辈等。

    老人笑道:保护两字倒是不敢当,其实你们的功夫比老朽还强。

    慕容妮道:老前辈,你看以两个神秘青年吗

    老人道:姑娘是说须弥子和那施「藏天网」的青年吗

    慕容妮道:原来你老也见到了。

    老人道:须弥子虽不正,但也只傲世自大罢了,然而那有「藏天网」的青年确是比鬼王,魔王还邪。他的字号为「春之神」,心毒无比。

    劳穆尼接道:老丈,他那邪网怎有两个名字

    老人道:是的,该网在西方称「蓝鲸网」,寓意是可以网鲸。但在东方则名之「藏天」,西方言之不足,东方则过于夸大,不过那确是一件非常厉害的邪物。

    黑女问道:刚才你老说两魔会遇到谁

    老人道:须弥子,因为他也在楼上。

    皮杜尔接声道:那会马上打起来。

    老人道:他们已斗了两场,二斗一,两场都是平手,这场也许打不成了。

    白女道:为什么

    老人道:他们双方都在追查一个小姑娘。

    白女惊问道:那小姑娘多大了,他们为什么追她

    老人道:小姑娘只有十多岁,她是盗走娲皇镜的姑娘。

    白女道:糟糕,她怎斗得过两魔和须弥子

    老人微笑道:论武功,她似不如,但论智慧吗,哈哈,这三人却拿她毫无办法。老人说完话,接着就催大家快吃,笑道:我们先动身,前途不断有热闹可看。

    皮杜皮道:请问老丈,假如「须弥子」遇上「春之神」时,谁将落败

    老人笑道:半斤八两,各有各的长处,前途也许有机会看到他们相拼。

    出了城,白女向老人轻声问道:老人家,小虎到了什么地方你老可知道

    老人道:他是昼夜不停北去的,加上全力奔援京师,目前只怕在数千里之外了。

    白女道:他需要人手,我们得赶去帮忙呀。

    老人点头道:你们三个作第二批罢,老朽和四位大侠不走大道了,你们女孩子不落店是不行的,老朽不得不改变一下原来的计划了。

    皮杜尔道:那就请你老带路啦。

    四剑客和白老人告别二女,他们趁着月落西山之际奔上小路,转眼便消失在山林之间。白女送走他们之后,回头向两个师妹道:我们从今晚开始着中国装,这样走在路上会比较方便,前面如有小店,我们就住下来罢。

    黑女道:最好租辆马车,免得抛头露面,我们三个长相各有不同,一路上太引人注目了,中国民间少见多怪,一围就是一大堆,我感到非常蹩扭。

    慕容妮笑道:我倒有个主意可以减少麻烦。

    黑女道:什么主意

    幕容妮道:中国武林中,蒙面行道是常事,他们进城落店都不须去掉,如果我们改了中国装,再加上蒙面,只露出眼睛与嘴,谁能留心我们是哪一国的

    白女道:这办法真好,前面有镇市,我们立刻改装。

    大约定了二十里路,前面真是出现一座镇来,三女当晚就落在镇上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