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部分|激情(1)

花间浪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第十九章激情

    在火光之下,白紫仙原本雪白的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更是引人遐思。郑一虎一把把白紫仙拉过来,白紫仙也顺势的把身体依偎在郑一虎的怀里,她有着一种使男人无法抗拒的魅力。郑一虎软玉温香抱满怀,有种飘飘然的感觉。

    两人又是一阵的热吻,小小的山洞里,处处散发着一种幽香,只弄得白紫仙她不住的扭动。口中哼哼有声,嘴说不要,可是却把身子猛往他的身体紧靠,郑一虎给她这浪态剌激得有点受不了。到了此刻,郑一虎知道已是时候,于是三扒两拨的脱下衣服。

    白紫仙再也忍不住的哼叫着:哥痒人家好痒痒得人快受不一面苦苦哀求,一面扭动纤腰,又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

    郑一虎又逗着她说:哪里痒,我帮你抓抓白紫仙愈扭愈厉害,就好像又不能忍受那酥麻的味道。

    你坏坏死了明知道人家那里难过你竟然还逗人

    郑一虎见她实在是忍不住了,于是把她放在地上已经铺好的衣服上,自己迅速的解去衣服,仅留下一条内裤。白紫仙竟然急不及待的扑上来,握着那翘起了的宝贝。一边套着宝贝,一边脱下郑一虎的内裤,俯下头用樱桃小口含住了头。

    郑一虎只觉马眼处似乎有股热流直往上冲,深深的吸了口气,把欲火狠狠的给压抑住。白紫仙一手在握,它是在品尝香喷喷的香肠。只见她用嘴套弄着,又用舌头刮着头,一吸一放,只把她的嘴塞得满满的,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扣弄着自己的户。郑一虎看她那浪得出水的样子,自己的宝贝也正急迫的充血,已到无法忍受的地步。

    于是郑一虎扶起白紫仙,然后把她放倒在地上,吻着她的头,提着宝贝就要闯关。白紫仙正觉需要,于是用手把户上的花瓣拨开,以便让大蜜蜂顺利采蜜。郑一虎深呼吸一下,挺着宝贝叩关而入。白紫仙只觉一支火热的铁,充满了那极需开垦的花园,靠着春潮的泛滥而顺利的进入禁区。只听白紫仙呼叫不停:哼好舒服好硬哦好挺呼声是如此的让入消魂噬骨。

    郑一虎臀部一抬,向户顶了一顶,问道:舒服吗

    白紫仙媚眼半开欲语还羞地说:嗯美死了简直舒服透了哼坏人呀你快使劲呀我要我要你得我我舒服又快乐嗯白紫仙这时的户被涨得满满的,水如泉似的溢出外,把地上都弄湿了一大片。

    白紫仙的小嘴儿也忍不住又浪哼起来了:唔顶得我我真美美妙哼

    小虎你真是我的好相公我我不能没有你郑一虎不停的抽着,他知道一时白紫仙还不会泄,所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改甩九浅一深了。这时的白紫仙本来是次次到花心,美不堪言。突然感觉到好空虚,只觉好久才那一下是最舒服的。于是死命的按住郑一虎的臀,自己也扭着腰相迎。郑一虎见她如此浪,有心逗逗她,于是停止抽送,把个头在口一沾一放,就好像姜太公钓鱼离水三寸似地。

    此举可把白紫仙整得苦苦哀求:别逗人人家了人家里痒痒死了好人呀你你好狠心要干不干的我我会被你急死的

    郑一虎知道白紫仙已经到需要大干特干才能止痒了,于是郑一虎改用五浅五深之法。两手按着白紫仙的双,又用手指去捻头,这下白紫仙只觉得比刚才舒服多了。但双所传来的需要并不能完全解决,白紫仙死命的勾住郑一虎的颈子,在郑一虎的耳边**着:小虎我快受不了我快疯了你弄死我干死我吧求求你唔快快用力顶不要拔出来我要啊啊

    郑一虎知她再也不能用慢法满足,于是开始次次尽底,次次着。只听「啪」、「啪」的击的声音,绵绵不绝。还有宝贝深入抽时所带来春潮的「噗滋」声,构成了交响乐曲。加上那声声的低吟,可让人荡气回肠。白紫仙此时已置身欲仙欲死的境界,身心畅美得难于形容。

    哎我我会乐死了喔又酥又痒的心好痒好痒唔水水又出来了啊小虎你真行我我太爱你了呵求求你干干死我吧不要不要离开我

    郑一虎全身上下,已是汗如雨下:紫仙,你简直是座火药库,你都快把我给炸了。他吻着她,一股热气直透到她那敏感的毛管去,白紫仙情不自禁的,死搂紧了郑一虎。郑一虎这时抽动得更快,而且更疯狂了。冲刺得更急,似狂风又似暴雨。白紫仙终于忍不住来自内心深处的快感,她浪呼大叫了。

    小虎你真好咬哟你是不是要摧毁我啊啊我挡不住你了唔我受不了受不了又酥又麻又痒啊呵白紫仙似进入了真正的神仙世界,她咬牙切齿地浪呼急叫着。

    啊对了哼好美真舒服再用力顶哦不不好了我我要死了哎呀白紫仙耐不住**的冲动,终于出了。

    白紫仙那股热,直到郑一虎的头上,烫得郑一虎不由得阵阵酥麻,马眼一麻,大宝贝猛然抖了几下,便热呼呼的直到白紫仙的子里,白紫仙受了这一股热冲击,全身又是一抖,泄出了第二次水了。一时整个山洞都静了下来,只听到喘息声。

    九公主朱萼是第二个,两人炽热的目光一接,郑一虎即一把把她搂在怀中。四片乾涩的嘴唇一接触,即如乾柴烈火,一点即燃。她面红如红柿,日如炬,气喘咻咻,郑一虎何尝不是。郑一虎知道此刻她迫切需要,于是,他除去了她的外衣和肚兜以及亵裤,然后上按房,下扣户。九公主朱萼被他这一招双管齐下,瞬间全身发软,骨头发酥,水泊泊。她媚眼如丝,小嘴微启,不时的发出「嗯哼」之声。

    郑一虎知时机已到,不停的吻,吻遍了她的全身,吻到九公主朱萼的户时,他进攻前先吮住了唇,用舌尖挑着那似花生米的核。只见她花枝乱颤,更加放浪形骸的叫着:哎哟小虎别舔舔得人受不了哦我我好舒服再深一点对再深一点嗯里面哼痒我我要你快快些用大宝贝给我我止痒郑一虎听她如此**,于是屏住气息,稳住关,即开始提起宝贝抽送。

    嗯嗯哼哼好太好了我好好舒服哼嗯

    弟弟我的好弟弟哼哼我爱我爱死你了哼只弄得九公主朱萼浑身如火烧,一会儿发抖,一会儿发软,一会儿酥,又一会儿直发烧。是充实,是酥麻,又似醉酒,还有点痒丝丝的感觉。

    她口中更哼出了快美的乐章:嗯好呀喔抽哎哟真美妙哎哟我的我的天呀我痛快死哎哟我的想不到还可以大宝贝小得太过瘾了哎呀哎既**又痛快,使九公主朱萼忘了形。水如缺堤的黄河,滚滚而出,把郑一虎的毛和大腿都弄湿了。

    哎哟你再用用劲吧哎哟喔小虎我的好弟弟吧我要死在你的大宝贝上呀破烂烂我的小好了我的天呀哎

    哎唷小虎你你的大宝贝又又厉害干的我的小麻酥酥唔你你真行我我乐死了快快点

    不久,九公主朱萼只感到飘飘然,小腹一烫,原来她已经丢了,她感到晕沈沈昏陶陶。她叹了一口气:哼弟弟弟我要上天了哦哼真是美嗯

    郑一虎轻轻的吻了她一下,说道:我知道。

    九公主朱萼还是继续狂叫着:嗯哼姐姐我愿死在你的怀里嗯嗯

    哦停停哎哟我又要丢了哦九公主朱萼又丢了一次。

    郑一虎知道,九公主朱萼已快达到**了,于是,他慢慢的加快速度。那水沿着屁股沟,流了一地。郑一虎笑道:姐姐,你的水好多。

    九公主朱萼像没命似的猛挺腰凑臀哼着叫:哼嗯都是你太会会干不然也不不会出出那么多水

    九公主朱萼飘飘欲仙,已进入忘我境界。她主动的搂住郑一虎,并且主动的吻他,那高耸的房,紧紧的在他前不停的揉搓若。那丰满的球,紧贴郑一虎的部,使得他欲念加巨。于是,他更加快了速度。「噗滋」、「噗滋」之声不绝于耳。如此急速的抽了二百余下,九公主朱萼已到了浑然忘我的境界

    哦大宝贝弟弟嗯快我我爱死你了你的大宝贝撞到了姐姐的花心

    美真美又又要升天了腰狂扭,臀部猛抬,头也乱摆,真是到了疯狂点。

    郑一虎直起直落,下下着底,把九公主朱萼弄得又酥又麻,又酸,又痒,一张小嘴也不停的狂叫:哼哼嗯姐姐的里好痒心理也痒那雪白的屁股,更是一上一下的配合著他的狂抽猛送,小腹一阵收缩,身体一抖,一股由口流出,烫得郑一虎神一振,突觉一阵舒畅,宝贝一抖索,马眼一开,一股股热如水箭般,激向九公主朱萼的小。

    这股水箭,得九公主朱萼浑身一颤:啊天啊我上天了两人疲力尽的拥抱着。

    马玲玲调皮的笑了,用手微微撩开衣,露出白嫩的肌肤,和白色的肚兜。郑一虎挪到她的身边,把手探入她的上衣中,解开了她颈后的肚兜扣子,两个原本兜着房的罩杯向她腋下垂落。郑一虎用一只手罩住她的左,把嘴凑到她小巧的耳朵旁,轻轻地对她说:玲玲,想喂哥吃啊怎么头儿这么硬

    嗯马玲玲侧着头,把丰隆温热的嘴唇吻上了郑一虎的嘴:啧啧几乎是强横的吸开了

    姐姐的房间笔趣阁

    郑一虎的嘴唇,小小的舌尖挺进郑一虎嘴中,勾缠着郑一虎的舌头。而当郑一虎的欲火被撩至白热、舌头侵入她湿热的口腔时,却被她牢牢的吸住。她的左手牵引着郑一虎的右手,在她坚挺的双上来回揉搓着

    很快的,郑一虎发现她像吸宝贝一样的上下摇头,扯弄得郑一虎的舌尖肿胀、又痛又爽,而唯一能使她缓下攻势的方法,是用郑一虎的指腹揉着她硬翘的头。于是郑一虎揉搓着那对宝石,趁着她吸弄转弱时,慢慢把舌头收回来:喔玲玲舌头差点儿被你吸坏了

    嗯嗯马玲玲被郑一虎得媚眼如丝、娇喘连连,本没回答郑一虎的抱怨。她跪起来,拉开衣襟把郑一虎的头罩了进去,郑一虎的脸贴在她一对浑圆双之间。她的房型态美好:正面看像一对蜜瓜一样的圆润,侧面看像春笋一般的尖翘。

    居中是有一点发育过盛而凸凸的晕,随着房的成长变成浅棕色、美丽伏贴的尖,此时唯一显得突出的,是那一对樱桃大小、被郑一虎得硬硬挺翘的棕色头,郑一虎很快找到目标,用嘴唇吸住了一粒坚韧的头。

    嗯哥哥嗯马玲玲用耳语的音量呻吟着:嗯好好哥哥嗯乖乖吃嗯好胀郑一虎舔着那头当中的小小凹处,舌尖挑弹揉弄了好一会儿,郑一虎又钻进上衣的另一边,把那一粒已经勃起的蓓蕾吸得更长更硬。

    唔哥哥嗯好唔哥好爱小小喔马玲玲前的肌肤渗出微小的汗珠,郑一虎一边爱恋地吻着她的尖,一边贪婪的嗅着她的体香。

    马玲玲和郑一虎都被炽热的欲火燃烧着,郑一虎跪在马玲玲修长的双腿之间,双手隔着光滑的薄丝袜轻抚着她:从纤细的脚踝,经过有着优雅弧度的小腿,到了那双健美却不壮的大腿。而随着肌肤敏感度的增加,马玲玲的呼吸也渐渐恢复急促:嗯哥好舒服嗯玲玲最喜欢哥哥的感觉嗯喔

    当手掌轻按着她亵裤的裤裆时,马玲玲突然弓起身子:喔哥喔喔郑一虎低下头,钻进她的百褶裙中,张口罩住她腿间被紧包住的丰腴小丘,缓缓呵着暖气。不一会儿,那裤裆之中的小就被郑一虎口中气息笼罩住

    唔哥啊你好坏唔弄得人家下面下面湿湿暖暖唔都逗人家哦哦好难过

    马玲玲闭着双眼、小口微张的迷人表情,令人**。郑一虎身下那宝贝,已经溢出润滑黏、跃跃欲试了。郑一虎伸手探入她的腰间,将那亵裤褪下,暴露出柔软光滑、覆盖着阜的乌细毛发。马玲玲用双手扶着膝后,把腿高举,双脚朝天,如此一来,郑一虎就可以放肆地进袭她那向上迎挺的女。

    郑一虎用手指梳开马玲玲被亵裤压伏贴的毛,把脸埋向她丰满的大唇间,只见那夹缝已经被郑一虎口中暖气蒸开,吐出绽放的嫣红花瓣,弥漫着咸咸的潮气。微微拨开屏障小入口的瓣,郑一虎的舌尖揉顶着她泌出水的鲜红内壁。

    喔舔得唔好好爽唔小舌头啊口水好哈好多烫烫热热唔其实她户中早已流溢着热呼呼的微咸体,被郑一虎沾满津的舌头搅弄时,就发出啧啧水声。郑一虎的舌尖顶着她的道口,她竟收放着那圈紧窄肌,「吻」着郑一虎。

    唔哥哦外面被舔得好爽喔可是里面啊哥哥啊马玲玲突然全身紧绷,因为郑一虎的中指突破了那道关卡,深深的泡在湿热的道中。

    喔呀哥啊好爽快啊郑一虎一面抽出入那只手指,一面用另一只手拨开她的花瓣,用舌尖快速地挑拨那薄皮覆盖之下的核,并且贪婪地品尝着被手指从小花深处带出来、有着迷人异香的咸咸体。

    唔哦哥哥哦宝贝喔马玲玲扭动着,艰难地压抑着呻吟声,小中层层湿软的皱褶,紧包着郑一虎的手指,用爱润滑着一下一下的抽,核像花苞初绽似的,探出泛红的尖端:唔好哥喔好好啊小虎哦呀不好不好嗯哥哥快停喔停她放开手,让双腿落在郑一虎的背上。

    郑一虎听她叫停,便从她臀边探出头来。只见她双颊泛红羞答答的边喘边说:小虎玲玲快要嗯来了

    来了

    哎哎呀**嘛

    咦那不是很好吗为什么停呢

    嗯她不胜娇羞的俏模样真是迷人,户里的肌捏了捏郑一虎的手指:不不要用手指嗯人家要哥哥的大大宝贝好不好

    马玲玲的纤纤玉指握住了郑一虎的宝贝:哟硬硬的时候好难抓啊大宝贝好可怜都胀红了说着马玲玲张开小嘴,把郑一虎筋脉暴张、头通红的宝贝含入她湿热的嘴里,一边用手套弄,一边吸吮着。

    秀发随着她头部上下左右的扭摆,而散落在白嫩的脸蛋上,美丽的一双丹凤眼,俏皮的瞄着郑一虎如痴如醉的表情。张得大大的嘴唇啧啧出声,在宝贝上涂抹着她美味的津。郑一虎怕她的小降温,枉费了自己下的工夫,赶紧伸手到她腿间,把食指戳进水饱溢的道中,同时用拇指来回拨弄着挺翘的核。马玲玲一边吸弄着宝贝,一边发出嗯哼的声音,两道蛾眉也皱了起来。

    郑一虎也忍不住呻吟着:唔好玲玲哦小嘴儿吸得哥好爽嗯小里好湿好热嗯好美啊

    唔唔马玲玲大声哼着,「卜」的一声吐出郑一虎的宝贝,喘着大气说:哦哥哦快快哦郑一虎赶紧跪在她腿间,把美腿架在肩上,她那丰腴的小就自然地迎上郑一虎硬挺的宝贝。郑一虎那沾满她口水的头,沿着她唇之间的小缝划着。

    唔哥啊快给给玲玲吧小嗯在要了喔

    哥哥知道哇嗯可可是小好紧她那亢奋的外,充血隆起,加上这体位使得她的户紧夹在大腿之间,叫郑一虎徒然沾了许多水,却不得深入。

    唔哥来唔用力马玲玲用两手抱住自己的屁股,手指拉开泛红的大唇。宝贝因前面阻力大减,沿着她湿润的内壁顶到了狭小、然而滑溜的道口,郑一虎用力顶向她的深处。

    喔喔哥小好啊好满小儿一下子就吞进整只宝贝,两人的部深深紧紧的契合著,耻骨顶着耻骨。

    郑一虎也不禁倒吸了口气:哦玲玲你好紧哦里面好热啊郑一虎迫不及待的抬起臀部,只见宝贝部湿湿亮亮的,遍涂着,郑一虎又重重的了下去。

    唔哥啊你死人啦

    哪有那么严重趁着宝贝深埋在小的层层壁中,郑一虎磨磨似的扭动臀部,用小腹顶着她翘起的核,阵阵揉弄。宝贝头也在那天鹅绒似的深处,搅着一潭春水。

    突然马玲玲的双脚夹住郑一虎的脸颊,手指也抓住郑一虎的手臂:喔哥哥小要要吸宝贝了丰美的屁股剧烈挺着、摆动着,道中也像吸吮似的颤动着。

    嗯呵嗯嗯

    郑一虎捧起她无力垂在双肩上的**,轻吻着她道:玲玲,你还好吧

    嗯马玲玲软软的躺着,眼神慵懒地甜甜笑着,纤长白嫩的手指轻抚着郑一虎的手臂:对不起掐痛哥哥了吧

    郑一虎手爱抚着她裸露的大腿:没关系只要能让玲玲**一度,很值得的

    哥马玲玲的一只玉手,伸到她双腿之间,用手指夹着郑一虎那依然挺硬、深入花心的宝贝之部:哥,你不用停啊只要开始时别太猛就好了正好,郑一虎的宝贝在她湿润的小里浸得有些发胀。应着她的邀请,郑一虎便缓浅地送起来。

    嗯哥嗯哼嗯好烫的唔喔

    是啊玲玲的小又紧又嫩

    喔爽死人了哦玲玲最最爱哥哥的宝贝在小里

    郑一虎渐渐的越送、动作越大,马玲玲不但没有承受不了的表示,反而用脚趾勾出郑一虎腰部。郑一虎的全身紧绷,宝贝头更胀得大大的,每一下捣入湿滑小中,都发出「滋滋」的响声。而马玲玲第一次**后,充血隆起的口并没有消退,一经抽,又火热地发起骚来:唔哥深深用力的哦郑一虎嗯

    马玲玲低声哼着乱的话,不但双腿努力迎送着,紧密的小更是一下下挤弄着宝贝。郑一虎低头欣赏着她紧小的唇。每当郑一虎奋力入时,嫣红小唇也贴着宝贝陷入户之中,而抽出时,小红唇又高高噘着,好像舍不得宝贝带出的丰沛。郑一虎占着体位的优点,又卖力地磨弄她的核。

    嗯别顶人哦人家那里唔唔不好马玲玲两手握住自己一对俏房,轻轻揉搓,手指更是夹弄着那一对硬得发胀的少女头:嗯哥快给呀呀

    出乎郑一虎意料之外地,马玲玲又激烈地甩动着臀部,水随着内壁阵阵的收缩在户深处激汤、向外溢出:呵哥哥哦要爽死来妹妹来了

    郑一虎的宝贝,已因她户中的规律收缩而无法再忍:喔啊只觉得头又酸又爽的喷洒出阵阵烫:玲玲哥哥哦跟你一起哦哦

    喔好暖喔烫得好好爽快

    郑一虎挺着腰,把放中的宝贝深深顶进马玲玲的道:玲玲哥好像停停不下来

    喔好好啊多一点喔一股一股挤过小口好好终于,郑一虎泄完了,慢慢躺在马玲玲身边,两人相拥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