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部分|牡丹

花间浪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第十七章牡丹

    整整一天,当车近巴甫城时,无已全黑了。这一夜,大家不得不在城中住下,好在巴南就在海岸边。在夜近更深的时际,杜吉斯的房门外忽然传来一阵阵轻微剥啄之声。杜吉斯是与培亨一间房子,他们和郑一虎,夜之秘是隔壁,他知道有人来了,于是急将培亨推醒。培亨跳起来,走近房门,轻声问道:是谁

    回答的是一个老人的声音:老朽天下通。

    培亨急忙开门道:老丈怎么这时才来

    天下通走进房中,指着杜吉斯道:你的对手是什么样的人,只怕你们都不清楚

    杜吉斯道:据说是暹逻神蟒教徒

    天下通道:大致上是不错,可是现在全变了,实际上都变成魔鬼党徒,他们表面以神蟒教作幌子,因为该教在暹逻武林势力庞大之故。

    培亨道:那我们得通知大会才行呀。

    天下通道:不可,包你无人肯信,目前只有我们暗中留心。

    杜吉斯道:你老今天在暗中看到我的打斗

    天下通道:看到的是陶姑娘,她回去一说,老朽就开始调查,查出后再追来告诉你们。

    培亨道:我去叫小郑来。

    天下通笑道:他和夜之秘,以及六个女孩子探无泉岛去了,你们两人明天再走罢。

    杜吉斯诧异道:他们为何不通知我俩

    天下通道:来不及了,因为他们是追着一批夜行人去的。

    杜吉斯道:我们要不要马上走

    天下通道:你们如果不想休息,那就留下房钱,随着老朽去看另一件事情。

    培亨道:什么事

    天下通道:一个大巫党妖妇,现在正与八大神蟒教在拼斗。

    杜吉斯道:这两方因什么结仇的

    天下通道:神蟒教中有这样古怪的毒物,那正是大巫党要寻找来练符母的东西,结果被大巫党全劫去啦。事情就这样开始,前一天,神蟒教有个高手又被大巫党害死了。二人立即收拾,留下银子,急急随着老头翻屋而去。

    天下通领着二人直赴海边,但却是非常冷僻的地点,那儿有一座崎岖的高崖,崖外面就是海滩,午夜过后,潮退了,沙滩显得广大死寂。到了崖上,天下通轻声向二人道:你们看到什么没有

    培亨道:沙滩上躺着三个尸体。

    天下通道:神蟒教又吃亏了,那妖巫已不见啦。

    杜吉斯道:大巫党神出鬼没邪法又高,还真无法对付。

    天下通道:我们对付之人已有两个,惟目前不能追查,等大会过会,我们就有得忙了。

    培亨道:我们怎么办,有没有船

    天下通道:区区几里海面,何需坐船,现在跟我渡海。

    杜吉斯道:你老知道去处

    天下通道:就在我们对面海中,白天可见。

    天上连星星都没有几颗了,三人趁着这时提起轻功,悄悄的踏波飘渡,须臾尖于波涛之内。离岸不到一里,突见海浪冒出一圈绿焰。天下通一见居在惊叫道:我们被大巫党高手截住了。

    培亨大惊道:我们快回头。

    天下通道:那就中了他的圈套,同时我们还要提防水里。

    杜吉斯道:这怎么办

    天下通道:待我通知吕姑娘来援。

    培亨诧异道:还有三四里,传音能到吗

    天下通道:马姑娘有只金丝虎灵兽,被老朽带在身边,她现在海水下面替我们防止水中一面,派她通知万无一失。

    杜吉斯大奇道:有这种事

    天下通道:不信你等着瞧。天下通正待向海里召回小金丝虎,满怀料水中突然冒出一个人头来。杜吉斯一见悚然,举手就待劈出。 别动。培亨大喝阻住,接着说道:是小虎。

    杜吉斯仔细一看,真是郑一虎,不禁大喜,问道:小虎,你来了。

    郑一虎身已登上水面,但还有数丈远,隔着三层浪,他听到声音后笑道:你们为何不走了

    天下通道:前面那绿焰是什么

    郑一虎笑道:是一个巫婆。

    培亨道:我们都是因了这个才不敢动。

    郑一虎大笑道:她已被吕姐制住了,现在只是她的魔焰未尽,人早死了。

    天下通吁口气道:你捣什么鬼却由水中来吓唬我们

    郑一虎轻笑道:我们后面还有三个大巫党二流高手,现在被我替你们解决了。

    杜吉斯哈哈笑道:你也不怕他们

    郑一虎道:他们的作风一向都是暗袭,刚才我也来一次依样葫芦,他们措手不及,全回老家去了。

    培亨道:荒岛上怎样了

    郑一虎道:荒岛现已成了天下武林私用之所,不分邪正,各据一地,仅仅在中央一片沙漠里,留下一些空隙。

    杜吉斯道:我们有块地盘没有

    郑一虎道:有,是一处海岸崖洞。

    培亨道:这是什么局面

    郑一虎道:曼谷城中受了限制,各路武林正者束手,邪者横行,现在有了这个岛,大家都可以凭本领公开打斗,这是火药库,谁要妄动就变成爆发的局面。

    天下通道:你总不能到处去闯呀

    郑一虎道:当然,谁要去探就是一场猛斗。

    杜吉斯道:那你的消息从何而来

    郑一虎道:鸾披引我去见一个卖饮食的小孩子,他可以到处走,我的消息就是他传递。

    天下通道:我们快上岛去吧,不知神蟒教人来了没有。

    郑一虎道:他们在我们的对面岛岸,一共有四十多人,可是他们一看岛上的情势,也不敢动啦,他们怕的是大巫党。郑一虎领着三人登上无泉岛,前面是一片树林,他指着道:这一片树林是天下武林不约而同留下的,现在遍布着作买卖的茅棚吃的喝的应有尽有,最奇的是没有一个人在这里找是非。

    天下通道:我们要不要买点吃的带去

    郑一虎道:洞中有的是美酒佳肴。

    沿着海岸走了一里半,那个洞已到了,首先看到的是吕素,她一见四人,轻声道:你们来了。

    郑一虎道:没有动静

    吕素道:海中不断有人飘浮而过,但没有人找上门,因此我们也不管。

    天下通道:海岸高,他们无法探出我等虚实,这个地方比曼谷清静。洞中可不小,深有十几丈,外面有声音,几个女子都出来了。

    天下通到处看看,笑道:男人们住前洞,女孩子住后洞,我们还有五天好住。

    吕素问道:我表姐怎么样

    天下通道:陶姑娘带着几个西方的姑娘,可忙着哩,几次想来看你们都没有时间。

    吕素问杜吉斯道:你们希腊有几个一流好手

    杜吉斯道:在姑娘眼中够得上称好手的只有一个。

    吕素道:你何必客气

    杜吉斯道:我们西方人说话,不似你们中国人,有什么说什么,我的话是真的。

    白紫仙道:那就是你了。

    杜吉斯道:我不敢,家兄倒是真的,不过他没有来。

    吕素道:那就对了,我表姊妹曾遇到一个对手,也许就是令兄了。

    杜吉斯惊讶道:令表姊和家兄动过手

    吕素道:只是印证而已,并非有仇,她说曾遇到一个高手,起先我还认为是你,现在确定是令兄了。

    杜吉斯道:家兄向来不出国门,这样看来,他可能要到外面走动了。

    郑一虎道:何以见得

    杜吉斯道:家兄个不似我,情的确有点傲世,他曾说过,天下没有真正的高手。

    郑一虎哈哈笑道:他遇到我陶姐后才知想错了。

    杜吉斯道:对了,他也许未败,这就是他非出来不可的原因了。

    天也亮了,马玲玲端来东西给大家在前洞内吃,虽是冷食,但无一不是经常美味可口的东西。吃完不久,洞口忽然响起一个小孩子的声音。郑一虎跳起来道:有消息来了。他出去一会,不久回来急问道:小童说岛中沙坪上已有人在打斗。

    天下通道:去看看,不知有无隐蔽的地方

    郑一虎道:沙坪四周都是密林。

    大家整理各人的东西,由郑一虎领着急急而行,未几就到了一处密林之内。沙坪上仅有两个人,一个蓬头散发的古怪黑人,简直看不出他的年龄。他是坐着的,手中拿着一只大铃,叮当,叮当的摇个不停。蓬头怪物的对面是个青年,他也坐着,手中拿着一只牛角,凑在嘴上呜呜直吹,发出单调刺耳的怪音。天下通一见,向郑一虎道:你认得那青年吧

    郑一虎道:这人比魔王年轻,没有见过。

    天下通道:他就是魔鬼党之人。

    培亨急接道:黑怪是非洲巫神。

    公九主道:他们不似斗邪法

    天下通道:他们在斗内功,不过他们是将内功从音响中发出,看来竟是棋逢对手。

    郑一虎道:他们不侵犯四周观斗的,这倒是出乎意料之外。

    天下通道:他们目空一切,今天这岛上也自知众怒难犯。

    郑一虎道:我如何才能与这两人个别一试

    天下通道:忍耐点,等大会过了再找他们。

    吕素道:你老说得对,他们不展邪法拼斗,也是不愿大干。

    天下通道:那你想错了,他们岂顾暹逻大会,他们这所以不放手捣乱,那是因为他们还未找到知道海底城那人。

    郑一虎道:对了,这个如何能找到呢

    天下通道:这个人有一点线索,据说也是武林特殊人物,他甚至亦在动金的脑筋,金已落在魔王手中,这个人说不定也来这岛上,可是不知是哪种人

    吕素道:消息如何来的

    天下通道:是一个暹逻老僧口中说出的。

    夜之秘忽然道:两方后面又有人露面了。

    大家闻言注目,培亨接道:非洲巫神后面是埃及巫婆和斯巴达巫祖,这两个怪物出来,这场打斗显有更进一步大增之势。

    郑一虎道:这面出来的是魔王和鬼王,看势真要大拼了。

    白紫仙急指道:两方侧面竟也来了人。众人急视西面林前,只见出来的是个黑人少女。

    吕素噫声道:她是什么人,竟有这大的胆量

    郑一虎道:没有几下子,她敢出来快听,她在说什么

    黑女竟对两方都大声的叫唤,杜吉斯听得懂,只见他静静的听着,未几回头向大家解释道:她是来劝解的。

    天下通笑道:这就太不知量力了。

    杜吉斯郑重道:不见得,对方不是停了吗

    郑一虎噫声道:真的,那就怪了。

    杜吉斯又听了一会,他忽然道:什么是无敌神

    郑一虎问道:那黑女说的吗

    杜吉斯急忙道:是的,黑女说出「无敌神」三字时,对方才停手的。

    天下通道:她怎样说

    杜吉斯道:黑女说,你们干什么,无敌神已来场上,你们还打个什么劲对方听了这话就停手了。

    天下通道:那就对了,无敌神就是那个知道海底城的特殊人物。

    郑一虎道:听这字号,显然是个男子。

    天下通道:这三字在我们国人听来八成是男子,但这不是国内人物,且莫言之过早。

    培亨道:双方都散了。

    九公主道:那黑女甚美,我去跟她打交道如何

    吕素急阻道:不可,好在知道无敌神来了,可见她是无敌神的对手。

    倒贴ok?无弹窗

    九公主道:那更好打听呀

    吕素道:刚才双方为何不向她打听

    九公主道:对啊,这样的好线索为何不问

    吕素道:可见刚才双方都不敢惹。

    郑一虎道:哪有这回事

    吕素道:小虎,吕姐不比你怕事,我们目前凡事慎重。

    郑一虎道:黑女向这面来了。她真敢到处走

    吕素道:你看她已注意我们了,老杜,你懂印语,你小心应付。

    杜吉斯道:等她先开口我才答腔,我可不敢主动。

    郑一虎笑道:她又不是毒蛇猛兽。

    黑女进林了,忽然立住不动,只见她向林里点头笑笑,但不深入,也不开口,未几就回身而去。郑一虎看到莫名其妙,嘀咕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天下通道:莫测高深。

    杜吉斯道:那一笑,显然对我们毫无恶意。

    吕素笑道:你们猜她是为何笑

    郑一虎道:意思是说,你们在这时看热闹,可惜我不懂印语,否则非追上去不可。

    九公主道:是啊,我们还缺个黑的,少个白的。

    郑一虎道:我的追,可不是你那意思,我是追上问她笑什么。

    杜吉斯哈哈笑道:你追不得。

    郑一虎道:那就让你去。

    杜吉斯道:好,你们在此勿动,我来冒险。

    培亨道:老杜,当心黑牡丹有刺。

    杜吉斯道:流点血也值得。杜吉斯追出去一看,不由愕然一怔,举目四顾,竟已不见那黑女,更奇的是林缘竟躺着一个死人,他大叫一声:你们快来。

    大家闻声有异,一齐冲出去,同声问道:什么事

    杜吉斯道:黑女不见了,但这儿有死人。

    死者是个黄种男子,也许就是暹逻人,年纪不出四十,口流着血,显然是一种非常强颈的指功所杀。天下通道:刚死的,八成就是那黑女所杀。

    九公主道:伤在口,为何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吕素道:请培兄检查一下,死者必同时被点了哑。

    培亨俯身一查,骇然道:是的,下手人两指齐下,轻重有别,其功力真是高深莫测。

    吕素道:这人也是想探黑女而来,杜兄,我说你就别追了。

    杜吉斯道:真有刺,花黑心狠,我不敢啦。

    天下通道:这黑女的来历愈来愈神秘了,现在必须调查一下了,小虎,你和杜大侠即刻开始行动。

    吕素道:你老认为非查不可

    天下通道:是的,甚至不惜在岛上与任何方面冲突。

    郑一虎道:现在就去

    天下通点头道:你们两人立刻去探,老朽带其余人等回洞。

    郑一虎向杜吉斯招手道:老将下了令,不去也不行,我们走,看黑女向什么地方去了。

    杜吉斯道:我连一点影儿都未看到,怎知她向什么方向去了

    郑一虎道:这岛纵横不到十里,自然查得到的,不过难免与其他各路人物冲突罢了。

    杜吉斯道:有人住的地方我们不去打扰,难道人家不许我们在路上行走不成

    郑一虎道:是非起因,多半出人意外,你走着瞧罢。

    岛上无路,他们踏沙草,穿行于林石之间,估计已走了半里。奇怪,他们走了这远还没有看到别人行动,这岛好似就只有他们两个似的。杜吉斯这时立住不动,轻声向郑一虎道:这种冷静,实在有点可怕。

    郑一虎笑道:全岛都充满了煞气,本来就是生死存亡之局。

    杜吉斯道:我好似嗅到自己身上的血气味了。

    郑一虎道:你的运气真好。

    杜吉斯笑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郑一虎道:身上流了血,你自己还能嗅到,那证明还活着呀,如果你嗅不着那才槽糕。

    杜吉斯也大笑了,点头道:跟你作朋友,我八成死不了。

    郑一虎摇头道:过奖了,我自己还不知保不何得住哩。

    杜吉斯道:不管怎样,我觉得你这东方人是个有福的人,我和你在一块,心中就觉得安全得多。二人又转过一座石山,杜吉斯突然惊叫道:这里死了十个人。

    郑一虎早已闻到血腥气,过去一看,只见乱石之内横七竖八躺了一大堆,叹声道:都是你们白种人。

    杜吉斯道:查查他们的伤处看。

    郑一虎道:都是重击致命的。

    杜吉斯看看所有死者的面目,只见他直摇头,显然没有一个认得的,他抬头道:这又是谁下的手呢

    郑一虎道:这个下手之人手脚极快,八成是偷袭成功的。不过我们无法查出他是谁,因为这岛上人物太复杂,但我们却要查查这批死者是正是邪。

    杜吉斯道:我想这批死者是火教人。

    郑一虎道:假设是火教人,那就死有余辜了。他的话刚说完,忽见前面出现了两个女子的背影,随即向杜吉斯轻声道:杜兄,你看前面高地上。

    杜吉斯抬头注目,啊声道:一个前影似为黑女。

    郑一虎道:还有个呢

    杜吉斯道:那是白种女子,该不是澳洲女侠史密司珊娜。

    郑一虎道:珊娜高,这个稍矮。

    杜吉斯道:我们前去看看如何

    郑一虎道:她们立着未动,似在看什么,我们本来是追查黑女,当然要过去。

    杜吉斯郑重道:我真怕黑女突然动手。

    郑一虎道:我们过去时,不要偷偷就是。

    二人边说边行,两箭之远,不须多久就到了那高地下面。当前只差一道斜坡了,可是那两个女子似乎仍未察觉,连头也不回,郑一虎向杜吉斯透个目光,大声道:上面有人。

    杜吉斯会意,接口道:这岛上到处都有人。说着已到了上面,但距二女仍有一段距离。这时候那白女回头了,杜吉斯目光一亮,轻轻向郑一虎道:好美。

    郑一虎道:真是天女下凡。

    杜吉斯道:你看她有多大年纪

    郑一虎道:惭愧,对于白人的面貌,我是看不出的。

    杜告斯道:她不过十六岁。

    郑一虎道:她老看着我们干啥

    杜吉斯道:也许希罕我们黄白同行。

    黑女也转过头来了,郑一虎啊声道:真是她。

    杜吉斯道:当心她突然出手。

    郑一虎道:她面无怒意,大概不会的,你开口呀。

    杜吉斯道:我不敢。

    郑一虎暗暗好笑,只得自己抢出,拱手道:二位姑娘可懂华语

    黑女娇笑道:只怕你外语不通。

    郑一虎点头道:在下识少见微,姑娘一言,点破了。

    黑女道:好在我们懂你的华语,请问有何指教

    郑一虎道:如不见罪,请问芳名

    黑女向白女笑道:我说的那人就是他,你也说话呀。

    白女微笑点头,向郑一虎道:她的名字叫娜姬,我是她师姐,你们叫我蒙蒂好了。

    郑一虎道:这真巧,一黄一白是朋友,一白一黑是姐妹。

    黑女道:你叫郑一虎

    郑一虎闻言一震,然而他表面仍上一片泰然道:姑娘怎知区区俗名

    黑女道:中国一虎,名扬天下。

    郑一虎哈哈笑道:虚有其名,真是欺世不浅啊。

    白女道:中国大概只你一虎了。

    郑一虎道:但敝国多的是龙呀。

    黑女微笑道:此岛专为了却私怨而设,你们一黄一白有何恩怨而来

    郑一虎道:人世间,非恩即怨,凡未跳出三界五形者无有不来。

    白女格格笑道:但此岛却有僧,道,尼辈出现哩。

    郑一虎道:那他们未了七情五欲,徒负出家之名了。

    黑女道:我们说你不过,但不知你的武功是否真比嘴强

    郑一虎道:姑娘要指教在下吗

    白女道:你们跟我走,自然有人和你动手。

    郑一虎笑道:原来二位姑娘要借他人之手来考验区区,也许那人即为姑娘等对手,这真是一举两得之策啊。

    白女正色道:我姐妹如要除那人,可说不费吹灰之力。

    郑一虎道:那人既然低能,那姑娘又如何能试出在下武功深浅

    黑女道:你们打过他就算你名不虚传了。

    郑一虎摇头道:从二位的口中,已确定在下不是二位姑娘的对手了。

    白女笑道:你不服

    郑一虎道:在下本来没有要与二位交手之心,现在却被逼着在下向二位求教了。

    黑女道:你打过那人后才有资格和我们动手。

    郑一虎道:倘若我在二位手下侥幸而不败,那就证明那人不是在下的对手了。

    白女道:你真要和我们动手

    郑一虎道:抛砖引玉,何乐不为杜吉斯眼看难以避免,心中不觉紧张起来。

    白女笑向黑女道:师妹这一场由你来。

    黑女点点头,闪退数步,正色向郑一虎道:你用全力攻来罢。

    郑一虎侧顾杜吉斯道:老杜请退后,这是我与女人动手第一次。

    杜吉斯刚刚退开,突然一条人影电而来,同时一个娇柔的声音急喝道:大师姐,二师姐千万勿动手。

    郑一虎闻声回头,一看来的是暹逻少女慕容妮,心中暗叫道:原来这两女竟是她的师姐。

    白女一看慕容妮如飞而到,问道:三妹有什么事

    慕容妮道:大师姐,郑公子乃武林正义之人,我们不能和他动手。

    黑女笑道:印证两手有何不可

    慕容妮道:四周都是天下武林,我们岂可显现实学,这不是作心给人爱看底子吗

    白女立向郑一虎道:看样子我们只有留在日后印证了。

    郑一虎淡然道:在下在姑娘们眼中的无能和轻视,恐怕要在大会上始能更正。

    慕容妮接口笑道:郑兄恐怕是误会了

    郑一虎道:我认为一点不误会,令师姐们当面说在下不是对手。

    慕容妮诧然道:有这种事

    黑女道:我们是说过。

    慕容妮叹声道:二位师姐失言了。

    白女道:不交手,我们不相信。

    慕容妮道:师傅的仇敌已到,我正想请郑公子帮忙,大姐,现在不好开口了。

    白女冷笑道:我们二人份内的事,何必求外人帮忙,东侵西掠现在哪里

    慕容妮道:已来岛上。

    白女道:那我们还等什么。

    慕容妮道:暂时不可与其动手,他们目前正在找持有金之人。

    黑女道:金岂可让他们夺去

    慕容妮道:金不知落在哪一个身上,因为对方共有三人,也许一个都未带着。

    黑女道:看势而行,我们不能让其找上门去。

    慕容妮笑向郑一虎道:东侵、西掠这名字你一定听说过

    郑一虎点头道:他们是火教第二代。

    慕容妮道:你想看看这两个人吗

    郑一虎道:如果三位姑娘不嫌外人旁观,在下与杜兄愿意随行。

    白女已不耐烦,大声向慕容妮道:三妹。你还罗嗦什么。

    慕蓉妮不理,仍向郑一虎道:二位请离远一点跟着,免得别人说是我请来的帮手。

    郑一虎笑道:任凭吩咐。

    三女立即向东面去了,郑一虎向杜吉斯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