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部分|欲念(2)

花间浪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朱萼一夜未归,郑一虎和马玲玲只有再等,两人刚懂得鱼水之欢,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两人夜夜**,马玲玲这妮子在郑一虎雨露的浇灌下,居然焕发出惊艳的神采。一天,两天,郑一虎和马玲玲连等数天,朱萼连影子也没有。郑一虎急了,他猜想一定有事情发生了。

    马玲玲在这最后一天早上对郑一虎道:阿虎,该不会有不幸的事情发生吧

    郑一虎道:我怎么知道玲玲,我们走罢,我们只有到外面去找了。

    马玲玲道:怎样找法

    郑一虎道:没有他的方向,我们只好照我原来的计划走。

    出了镇,马玲玲忽然向郑一虎道:阿虎,我一身多轻快啊,轻飘飘的。

    郑一虎神秘的笑道:你身体好了,体力强,当然感到走路不吃力啦。

    马玲玲道:你不是要教我练武嘛,什么时候教,我希望亲手报仇。

    郑一虎道:没有人的时候白天教,有人的时候晚上教,总之有空就教。

    马玲玲道:我恐怕学不会哩

    郑一虎道:包你一练就会,你已具备了练武的最高条件,不过你自己不知道罢了。

    到野外,郑一虎存心训练她,不走大道,专走崎岖之地。马玲玲哪会想到郑一虎在捉弄她,只知伴着走。事实证明了,马玲玲不知不觉的已能翻山越岭,毫不困难。当她走得正高兴时,她忽然停住了。郑一虎见她眼望远处一座山下,少说也有四五里远,奇道:你看什么

    马玲玲忽然拔腿奔道:快呀,那只金丝猫多美,阿虎,我要。奇怪,她的身体简直是在踏风疾走,脚板离地有半尺高,而她自己竟一点都没感到。

    郑一虎看见高兴极了,但不点醒她,让她糊糊涂涂的。须臾之间,马玲玲出去了半里,郑一虎还没动哩,她也没回头。郑一虎生怕她恼火,大步追上去,心道:妙,她的目力同时增进了,数里外一只小猫她也能看到。

    太快了,她已到了那山下,距金丝猫不远了。那大概是稀奇的野猫,也许是未长大,比一般家猫小,它一见有人来捉,「咪」的一声,回头就朝山里跑。马玲玲那里舍得放弃,娇笑道:别走啊。迫呀,追呀,愈追愈深。

    猫速度是够快了,可是马玲玲比它更快,要不是有树木山石阻挡,只怕早就捉住了。人在兴奋中,往往忘了自己,马玲玲就是这样,她不知如何越过山石,又如何闪避树木。她的眼睛只盯着猫,简直没留心脚下,一双脚全是自然迈进。当前有座徒峭高崖,猫被挡住了,它急了,背一拱,腾身而上。

    马玲玲格笑道:这下你逃不掉啦。说着,身也腾起了,手都不攀,脚尖在石壁上轻点,竟是如履平地。

    郑一虎一声不晌,他只悄悄的跟在后面这时连他也惊讶了,因为他自己还没这样试过,忖道:我也能嘛忖着,脚下依样轻点,霎眼上了崖顶。

    哈哈,我也能嘛。郑一虎登上崖,他竟从心里笑了。

    高崖何止百丈,猫翻上去了,马玲玲也翻上去了,可是她这次竟失去猫的影子了。她又急又恼,悻悻的立在崖边,背后就是她刚上过的高崖。无意中,她回头看到郑一虎在崖边,她突然惊叫道:阿虎,你当心

    郑一虎已到了她身边,笑道:你都能上来,我还怕什么。

    一言提醒,马玲玲倏然变色道:我是由下面上来的

    郑一虎哈哈笑道:难道是我背上来的不成。说着故意把身向后一倒,同时惊叫出声。

    马玲玲一见吓得魂不附体,不顾自己,猛的扑出,大叫道:阿虎,阿虎

    郑一虎落了一半即提气停在空中了,他伸手将马玲玲接住,喝道:深吸一口气。马玲玲也自然停住了,吓得面色惨白,眼睛紧闭。郑一虎见了暗觉好笑,轻声道:你睁开眼看看。马玲玲以为到了下面地上,闻言缓缓睁开眼睛,一看还在半空中,吓得惊叫不已。

    郑一虎大笑道:玲玲,你本不必怕跌,放心,我们都可在空中停身。

    良久,良久,马玲玲才定下神,但仍悚然道:这也是仙果的好处

    郑一虎点头道:是的,你不但能在空中停身,也可在空中走,甚至已有非常高深的内劲神力了,玲玲,放开我,你试着向崖顶走去。

    马玲玲道:脚没地方踏,如何走法

    郑一虎道:在未到西域前,我也不知如何上去,现在我懂了。你只心里想着上去,脚就一步步向上登,假设你脚下有阶梯。你想快一点,你多登几梯,你如想一下就到,你就猛蹬一下,也许差一点到不了上面,也许是超过崖顶,然而你只要经常作,多作,久了就会随心所欲习惯自然了。

    马玲玲大胆放手,照着他的话作,嗨,成功了。到了崖顶,好真是喜得又叫又跳,娇笑道:多好玩啊。冷静了一会,她又想到她的金丝猫了,急忙道:啊,刚才那只猫我还要找。

    郑一虎道:玲玲,我在接近时认出,那不是猫,是只与猫有异的奇犬,似乎还没有长大,你可要当心它。

    马玲玲道:我不管,我要。

    郑一虎道:好,我们慢慢找,但你勿下手,到时我替你捉。

    二人到处找,由近处逐渐深入群峰之中了。找了大半天,时已近午啦,好在没有下雪,还可以看得很远。四下竟没有那只异犬的脚印,可见它也是非常之物。这时到了一条深沟里,郑一虎忽然道:它在前面。

    马玲玲见他指着深沟的幽暗处,立即冲过去。不错,那只异犬确在前面,马玲玲也看到了,于是她更追得紧。沟是弯曲的,他们越追越炔,可是那只异兽却是时隐时现。郑一虎这时抬头看看天,忽然他惊叫了,急忙道:玲玲,我们头顶看不见天了。

    马玲玲不理道:被树遮着了。

    郑一虎道:不是呀,我们钻进地洞里来啦。

    马玲玲道:是洞更好,它更逃不掉了。

    郑一虎道:你当心有其他厉害东西。马玲玲已被那只异兽的美丽给迷住了,怎么也不管,追得更紧。过了很多最狭窄的地方,也钻过不少洞道,这时郑一虎又叫道:玲玲停下。

    马玲玲立住问道:为什么停

    郑一虎道:你看前面是什么地方

    马玲玲依言向前看去,居然也怔住了,吓声道:湖。

    郑一虎道:这是非常古怪的地底湖,我们冒冒失失的撞进人间异境了。

    马玲玲道:上面全是怪石,你看有多高

    郑一虎道:大约有三十丈左右。

    马玲玲道:哪里来的亮,没有天光呀。

    郑一虎道:是石头里的怪石发光,可能是宝石。

    马玲玲道:这湖起码有二十亩大,水是黑的,怎的无波

    郑一虎道:水倒不是黑的,那是光线不够之故,此处无风,水面当然沉静,你随我沿湖看看,这水好似没有。

    马玲玲道:水一定是由沟里流来的,奇怪,怎么不满出来呢

    郑一虎道:那一定有出路。沿着湖边看着,只见脚下全是石头,没有一点泥沙,光滑滑洁净极了。

    马玲玲忽然拉着郑一虎道:我们坐下片会,这是多么幽静的地方啊。

    郑一虎陪着她坐下,眼睛注视湖里,心道:这湖里一定无鱼。他一念未完,忽听马玲玲啊呀一声道:阿虎,你看那是什么

    郑一虎看到他指的是湖心,只见水中隐隐的浮着很多东西,仔细一看,惊奇道:是鸳鸯。

    马玲玲道:地底下哪里会有鸳鸯同时也不似鸳鸯。

    郑一虎再仔细看了一阵,随声道:真的不是鸳鸯,比鸳鸯更美。这一吵动,湖中的鸟儿竟一只一只的朝水里钻了进去。

    马玲玲啊声道:是水鸭。

    郑一虎大乐道:这种鸟连鸳鸯都比不上它,水鸭是什么玩意

    马玲玲道:捉两只拿回去喂多好。

    郑一虎道:你连一只金丝兽都没有弄到手,这时又要鸟了。

    马玲玲笑道:我都要,你替我捉。

    郑一虎道:好罢,我们恐怕要耽误不少日子,吃什么呢

    马玲玲道:我一点也不感到饿,等饿了再想办法。说完起身,又道:我看还是先找金丝兽吧。

    郑一虎笑道:我真不知它藏在那里,那东西太狡猾,它把我们带到这个古怪地方来干啥。

    马玲玲忽然兴高采烈地道:阿虎,你看,它来了,噫,竟向我们走过来了。

    郑一虎奇道:奇怪,它为什么不怕我们了。

    马玲玲一看金丝兽已到数丈之内,她就要迎上去捉它,但郑一虎突然喝道:不要动,它目露凶光,显然是来和我们决斗的。

    马玲玲道:以往只逃,为何这时才发怒

    郑一虎道:可能这是它的巢,它要将我们逐出去。

    马玲玲笑道:那你动手呀。

    郑一虎道:慢点,这兽与一般野兽不同,它是有灵的。凡有灵的禽兽,用暴力是不行的。既要它,就得使它心甘情愿,否则它永远也不服你。

    马玲玲道:那怎么啊

    郑一虎道:我们放弃用武力,看它有什么反应真奇怪,那兽不再上前了,眼睛里凶光也没有了,显然能懂郑一虎的话。

    郑一虎一见此景,不禁大喜,上前两步道:你似能懂人言,那更好,我们没有敌意,你愿意就随我们走,不愿意,我们玩一会就出去,你也不用赶我们。那兽摇摇尾巴,竟慢慢走近郑一虎。

    郑一虎蹲下去,缓缓的伸出手,在它身上,笑道:这才对啊,可惜我们不知你的名字。那兽忽然咬住郑一虎的裤脚,向后便拉。郑一虎奇道:你要拉我作什么好吧,放开口,我们跟你走就是。那兽真的松口,回身向湖边崖壁走去。

    郑一虎回头道:玲玲,你看见嘛,它就是不会说话,完全听得懂,而且能表达意思,这是多灵异的奇兽啊。我们跟它去看看,一定有什么名堂。

    马玲玲看得非常惊奇,格格娇笑道:它多乖啊。

    跟到崖壁下,忽然那儿有一个洞,谁料洞中竟还有只更大的金兽,大概要大三倍,形同巨大。外形似猫,换句话说,那是一只金丝虎。巨兽躺在洞中,郑一虎突然道:它负了重伤。

    马玲玲道:我明白了,小兽之意,是要我们救它母亲。

    郑一虎道:还不知是公是母哩,不过它的心意你是猜对了。小兽这时守在大兽身旁,神情沮丧,郑一虎大胆走近,低头一看,觉出巨兽的呼吸太弱,显然距死不远了,伤在背部,显然受过重击。

    马玲玲道:怎么办

    郑一虎笑道:我有办法。他在身上拿出古瓶,倒出一粒果子,分开一半,顺手塞进巨兽的口中,另一半则送到小兽嘴边道:这是仙果,你也吃下罢,有了这东西,你就有力量报仇了。小兽竟然认得仙果,虽不能说话,但样子显得惊喜至极。

    郑一虎作完了,离开道:你守着你的母亲罢,它马上会好的,我们去玩湖了。他带着马玲玲又走向湖边。

    马玲玲笑道:你不等它好了再走吗

    郑一虎道:等到巨兽好了再走就不对了,岂不显得我们是在等报酬。

    马玲道:你不许可我要小兽了

    郑一虎道:施恩不望报,这才是君子之风。

    马玲玲轻笑道:你给我爹爹银子,因此你不愿要剑,我嫁给你,你又用仙果作聘礼这也是同样道理

    郑一虎道:虽然情形有一点不同,但我的心意倒是一样的。湖中那些异鸟再也不见了,马玲玲大失所望,她干脆提议离去。

    郑一虎也同意,可是尚未动身,忽然一拉马玲玲,轻声道:有两个人进来了。

    马玲玲道:我们躲起来

    郑一虎点头道:升上湖顶。

    马玲玲道:那两只兽怎办

    郑一虎道:看情形,来的如是坏人,他不一定能打过那两只兽。二人同时一蹬足,双双向湖中斜升,恰好升到湖中央的洞顶停住,形同两个下垂的石笋。

    马玲玲偶然一抬头,她忽然发现当前一石钟内有个洞,悄悄告诉郑一虎道:这里有洞可藏,我们何必吊着。

    郑一虎闻言抬头,也觉惊奇道:这洞很奇妙。

    二人伸手一攀洞口,顺势跳进去,马玲玲就向里面走,回头道:我们去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形

    郑一虎道:你小心进去看,我在这里监视。

    人影渐现,来的竟是两个披头散发鬼一样的人物,面目不营,简直看不出年纪,惟感他们从披散的头发中出锐利凶恶的目光。二人的穿着也与常人两样,全是雪白宽大长袍,形同庙里的无常。郑一虎料知不是善类,忖道:这是何方邪人

    其一这时发出森森的声音道:千年传言宁夏与督肃交界处有地底湖,原来竟在这马鬃山深处,今天竟被我俩无意间寻到了。

    另一个郑重道:师傅要从八仙谷搬出来,这个地方正适合。

    先前那个哈哈笑道:我们是来寻金毛虎的,搬家我们不管。

    第二人道:师傅为什么要搬家呢

    第一人道:师傅大概把天下武林愚弄得发腻了,同时也把天下高手的华收集得差不多啦,不想再在八仙谷中被烦扰。

    第二人道:师傅为什么要愚弄天下高手,又为什么要收集他们的华武功呢

    第一人道:师傅要把天下武功华溶于一炉,练成三百六十绝招,取名「超天罡大剑法」。

    第二人哈哈笑道:那些天下高手为何这样傻呢。

    第一人道:那还不是为了找寻八仙伏魔神功剑法,其实这东西连师傅也找不出,师傅在八仙谷中找了五十年,也不过找到两把短剑鞘而已。

    有鞘无剑,剑又到哪里去了

    第一人道:伏魔双剑,早在汉朝时就遗失了,至今下落不明。

    第二人又接道:那两把剑鞘现在哪里

    第一人大笑道:你认为剑鞘上有疑问吗不过早先师傅也是这样推测,但师傅也未找出可疑之处。

    第二人道:因之师傅就把剑鞘扔了。

    第一人道:师傅才不会这样傻,否则武林也不会称他为鬼王了。郑一虎听到这里,心中似有所悟,不自觉的自己的两把短剑。

    又听到第三人道:金毛虎有何用,我们为了它,已死了五个同门兄弟了。

    第一人道:母虎有孕,师傅要得小虎,这是神兽,养熟了不下特殊高手,你懂嘛

    第二人道:东西尚未得到,已经先死了几个同门,这是偷不成先蚀把米。

    当此之际,洞中突然响起一声大吼。声音之猛,全洞都被震动,连湖水都起了波浪。郑一虎心知巨兽出动了,他惊注之下,只见一道大金光和一道小金光同时向两个怪人。两怪人大吃一惊,齐声喝叱,霎时掌声如雷。一场人兽之斗,瞬息展开,在湖岸上打得激烈之极。不到一刻,湖岸上同时升起两声惨叫。郑一虎闻声骇然,惊忖道:两人完了。

    这时他想到巨兽过去负伤的原因了,暗笑道:这次它得到仙果之助,更加凶猛了。忽然耳听马玲玲说道:幸喜我们没有去捉它。

    她不知在什么时候回来了,郑一虎道:洞不深吗。

    马玲玲道:不深,有人住过,我拾来一本书,一把非常巧的刀,刀鞘上装了五色珠宝。刀是绿色,亮晶晶的,好看极了。

    郑一虎闻言一震,急急道:快拿来给我看看。

    马玲玲先递过刀,笑道:似剑,但只一面有锋,一面是刀背。

    郑一虎伸手接过,抽刀出鞘,突感绿芒田,惊叫道:是宝刀。绿色的毫芒里,隐隐现出「绿蹈金鸾」四字,但不知何意。郑一虎道:玲玲,你就叫它为金鸾刀罢。刀长不过三尺,正好适合你用,留着它吧,这是你的奇遇。他把刀好,替马玲玲佩在腰间,笑道道:宝刀美人,多妙啊。

    马玲玲娇笑道:我还不懂武功哩。

    郑一虎正色道:你已有神力,惟不懂技巧而已,真要是打起架来,你只要乱劈掌,糊把拳,江湖高手已不是你的敌手。不过要是没有技巧,你不容易打着敌人罢了,因为敌人有技巧,他可以闪避。

    马玲玲道:那你快教我啊。

    郑一虎道:好,我把枯大师的功夫都教给你,这洞内恰好练功,我们就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现在你拿书给我看。

    马玲玲道:对面有「瑶池秘笈」四字,我不懂是何意思。

    郑一虎惊喜道:这是仙典。他接过打开,见字里载的全是仙技,不由大喜之至,于是不再要马玲玲练枯大师的武功,他先把书中内容仔细参详,每将一篇悟透,他就教马玲玲在湖岸上苦练。

    当然,他们也不会错过这么好的单独相处的机会,经常重温鱼水之欢。这天两人又开战了,在地上躺着的马玲玲,一丝不挂。红润艳丽的俏脸,乌黑的长发,雪白的肌肤。浑身洁白得像只小白羊,酥上高耸饱满的玉,有如春笋般地挺立着,修长的粉腿,滑软的小腹,黑密的毛,好一幅诱惑的美女图。

    郑一虎伸手轻轻着马玲玲的玉,又柔又细又滑又嫩,多丰满的一对子呀。又向下到马玲玲的毛,湿湿地伏盖在马玲玲小巧的户旁。郑一虎毫不浪费时间地脱掉衣物,全身光光地地压上马玲玲那雪白嫩滑的玉体。

    阿虎

    郑一虎猛然把嘴唇盖住马玲玲的香唇上,接着舌头便深入她的樱桃小口里,交缠着香舌猛吸着,同时两只手也用力揉着那对坚挺的房,底下长的大宝贝也朝着马玲玲两腿中间的小户猛顶着。如此一来,直逗得马玲玲被揉得全身颤缩不已,脸儿火烫,喘气急促,娇躯发软,两腿无力,水汨汨直流。接着郑一虎低头埋在高挺的峰上,含住头,疯狂地吸吮着,伸手直探高凸肥嫩的小,在春潮泛滥的缝中,用手指捏弄着渐渐硬了起来的核。

    马玲玲口中不停地道:阿虎啊嗯哦她被郑一虎高超的挑逗技术给弄得把持不住,春心荡然,热情如火,心痒难煞地分开两条修长的**,浪扭着肥美的粉臀,娇喘咻咻地道:唔玲玲受不了嗯哼阿虎好痒喔好热不不要逗了啊啊

    马玲玲丰满白嫩的屁股,却酥麻难耐地随着郑一虎手指的挑弄挺动着。郑一虎被马玲玲的那种**蚀骨,浪声连连的呻吟,刺激得无法忍受,叉开马玲玲的嫩腿,挺着屁股,挥动大宝贝,朝着马玲玲的浪乱顶。经过几下的顶弄,使马玲玲的内更是酸痒,水狂冒,嫩臀直抛,再也顾不得娇羞,伸手就揪住郑一虎那在口腾跃的大宝贝,一握之下,忽地娇叫着道:啊阿虎你的宝贝又大了

    郑一虎轻声安慰马玲玲道:玲玲别怕,我会轻点儿弄,快把宝贝对准你的小口。马玲玲不安地扭着嫩臀,玉手颤抖地扶着头直抵缝。郑一虎欲火如焚,等马玲玲一对准,腰部一挺,屁股下沉,大头便滑了进去,马玲玲娇小的户,紧紧地咬住了郑一虎头的棱沟。

    马玲玲娇喊一声,道:啊轻点儿好涨秀眉微皱,一付娇弱不胜的模样,惹人怜爱。郑一虎吻着马玲玲,用手揉着头,以示怜惜之意。一会儿,马玲玲被逗得桃脸红晕,小的骚水也流了更多出来,而且屁股一顶一顶地表示出她需要了,小口中浪浪地哼道:嗯阿虎唔人家好痒你动嘛动嘛

    郑一虎见马玲玲媚声荡气的骚态,知道她已春心荡漾,挺着大宝贝缓缓地向小挺进,只觉那娇嫩多汁的户里,紧紧,热温温地挟着自己的宝贝,有一种美妙的快感。郑一虎轻抽慢送,左戳右顶,浅点深,利用技巧来使马玲玲快乐。

    马玲玲用鼻子轻哼着道:唔好爽啊阿虎人家舒服了嗯哼才了不到一百下,马玲玲就**直抛,浪得泄出了。郑一虎抽出宝贝,让水混合著,由马玲玲抖动的缝中流出。

    望着马玲玲如疑如醉的满足之媚态,揉着娇嫩的玉,笑着道:玲玲,你舒不舒服快乐吗

    马玲玲春意盎然,骚媚如火地用粉臂缠抱着郑一虎,以鼻音娇声道:阿虎嗯痛快死了我还要

    郑一虎道:好玲玲,来,把大腿分开宽点。

    马玲玲抬起**,大大地开着,使户贴着郑一虎的大宝贝磨著,郑一虎也用手搓着马玲玲的嫩,经过这样的挑情,马玲玲小里的水又流满了,令她感到欲火难耐,心里酸酸痒痒地很不好受。马玲玲粉脸上呈现出妖艳迷人的媚态,这神情是郑一虎自马玲玲脸上从来也没看过的,马玲玲用双腿紧夹着郑一虎,娇声地道:唔嗯人家好痒哦哥大宝贝哥哥嗯快嘛人家要嘛

    马玲玲的媚态使郑一虎看得是神魂颠倒,欲横生,恨不得一口将马玲玲吞下肚里。忙压着马玲玲那丰满美艳的**,坚硬巨硕,火热也似的大宝贝用力一挺,直捣黄龙,施展着无比的交妙技,靠着天赋的异禀,大展男的雄风,猛狠,花样百出,姿势翻新,猛攻猛打,恨不得把马玲玲捣死才甘心。

    欲火高涨的马玲玲,被郑一虎火辣辣的干,刺激得骚浪异长常,此时若录下马玲玲的媚态,恐怕马玲玲自己也不会相信,竟然会如此不顾羞耻地和郑一虎弄着。只见马玲玲直摇着屁股,**着:啊阿虎的玲玲好美哎呀干得人家爽爽死了对用力呀唔哎哎呀哟玲玲快不行了啊酸死了妹妹丢了唔

    浪声像野猫叫春,**直抛,浪颤抖,最后尽情地一次又一次地泄出了,再加上郑一虎滚烫的阳,在马玲玲花心上的爽快感,美得马玲玲全身酥软地抖躺在床上。风平浪静,郑一虎温柔甜蜜地吻着马玲玲,马玲玲也回吻着郑一虎。

    马玲玲问道:阿虎,美不美

    郑一虎道:舒服死了,玲玲,你的嫩真好,使我很爽快。

    马玲玲也满足地道:嗯玲玲也美死了可是她突然羞红着脸,说不下去。

    郑一虎笑道:玲玲,我们都欢好这么多次了,你还害什么羞嘛,有什么话就说出来。

    马玲玲羞红着脸道:我觉得自己越来越浪了,真是羞死人了。

    郑一虎笑道:床上无淑女,女人越浪,男人才喜欢呢。

    呸。马玲玲啐了一口:你们男人真坏。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个道理难道你没听说过吗郑一虎笑道。

    算了,我说不过你。马玲玲顿了一顿,又轻声道:阿虎,我发现发现吞吞吐吐的,不知又有什么话要说。

    郑一虎奇怪的道:玲玲,你今天是怎么啦,怎么说话吞吞吐吐的

    马玲玲娇羞的道:人家害羞嘛,哪像你厚脸皮。停了一下才轻声道:阿虎,你自己有没有感觉,你那儿好像越来越大。

    郑一虎当然知道马玲玲指的「那儿」是「哪儿」,闻言笑道:我当然有感觉啦,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应该是因为我的武功又有长进吧。

    马玲玲羞道:那岂不要越来越大,那怎么受得了

    郑一虎闻言笑骂道:傻丫头,你以为是什么地方,难道那地方也会疯长不成再说了,男人的宝贝再大,女人的小也能容下,要不怎么生孩子

    马玲玲闻言突然问道:阿虎,要是我有了孩子怎么办

    郑一虎道:玲玲,女人有孕是需要多种条件都适合才能成功的,并不是随随便便的就能怀上的。你要是有了,我当然高兴,真要是那样,我就把你安置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等我办完事之后,就回来陪你。

    我才不希望这么早有孩子,我要留在你身边陪着你。马玲玲道。

    我当然也希望这样了,何况我们还都小,想要孩子,有的是机会。郑一虎也同意

    倒贴ok?帖吧

    她的想法。

    两人就这样在洞中足足住了一个月,硬把秘笈练完了才出去。出洞时,马玲玲摇身而变成一个武林高手了,可是她仍是那般美,那样温柔,虽然佩着刀,但无半点武林女子气。他们刚到洞口,忽然只见金光一闪,二人面前竟挡着两只神兽。

    郑一虎立知有异,笑道:你们送客巨兽竟摇了摇头。郑一虎不由大奇,啊声道:你更懂事,那么你是不许我出去罗巨兽又摇头,但扭转身,口中低叫着,接着一口含住小兽向马玲玲面前送。

    郑一虎会意,哈哈笑道:你要把儿子送给她巨兽松了口,再点点头。

    马玲玲忽然叹道:你之意思我明白了,谢谢你,但我们却不能接受,因为你们只有母子两个相依为命,我岂能拆散你们母子。人畜一理,其心何忍,神兽,请回去罢,有空我们一定会回来看你们。马玲玲这几句话,巨兽居然大受感动,只见它眼睛里竟流出眼泪来了。

    郑一虎一见,叹声道:世上有些人真连禽兽不如啊。他含笑道:你们在洞中恐怕不安全了,早晚会被魔头侵入,你如愿意,就跟我走吧,这样总比在这里好一点。巨兽闻言大喜,雀跃不已。

    马玲玲道:它这样大,带到有百姓的地方,岂不吓坏人

    郑一虎道:它的长相漂亮,比狼犬好看得多,人们不会害怕的,纵有也不会太大,不过难免惊奇罢了。说完,他真的带着两只异兽走了。

    马玲玲爱极了小金虎,她这时抱在怀中道:多妙啊,我有三只阿虎了。

    郑一虎笑道:我这个可没这么漂亮呀。

    马玲玲道:各有千秋嘛。

    郑一虎见她抱得紧紧的,真是美人玩猫,相得益彰,笑道:现在能抱,长大了看你怎办

    马玲玲道:我希望仙果能叫它永远这样大。

    几天后走出山区,当前是大道,这时前面正有一辆马车在急驰着。马车是由一处岔路转出来,未几后面竟有五骑大汉拼命追了上来。郑一虎一看不对,急向马玲玲道:我们出山就遇上有事了,快追,那是强盗打劫。

    马玲玲跟着追出,她后面紧随着大金虎,心道:强盗劫什么,难道车上有金银郑一虎不走直路,他带着一人二兽绕道而去,他知道有把握超过强徒。连一口气都未换,他终于盯上车辆,但后面的追骑尚差半里,因为车辆被两匹马拉着,跑得很快。

    车把式一见车旁不知从何时追上两个小男女,不禁大惊,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郑一虎笑道:不是强盗。

    车把式突然想到他们竟步行如飞,立知有异,大声道:后面有强盗。

    郑一虎道:强盗抢什么

    车把式道:要杀我车中的客人。

    郑一虎道:是男客还是女客

    是负伤的老客。

    郑一虎道: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干什么的。

    车把式道:小的只知他姓朱,是京师人,但不知是干什么的。

    郑一虎道:好,你继续赶车,强盗交给我,前面有镇吗

    车把式道:距镇还有三十里。

    郑一虎向马玲玲道,你带着两虎随车前进,我去问问那五个人是什么强盗,事情未搞明白之前,不能乱杀人。马玲玲依言随车走,转眼去远。

    郑一虎立着不动,转眼迎上五个骑客,他当路而立,沉声道:来骑勒马。

    五骑第一个是蒙古人,他如何肯听,大喝道:小子找死。

    郑一虎见他驱马冲来,不禁有气,右手一伸,平推而出。他用劲虽不大,讵料那骑人马竟冲上一道墙,一齐被弹了回去,在惊叫声中,砰然倒地。后面四骑尚有一段距离,一见,情形不妙,同时勒马戒备。第一骑倒下又翻起,可是那个骑客已面无人色。郑一虎冷笑道:你敢横行。

    大汉一看当前这小子虽是个幼童,可是拳头却硬得很,不敢再顶憧,爬上马,一领缰绳就得回头。郑一虎冷笑道:不许动,我还有活要问。

    大汉道:你不许我过去,难道我连回去也不许

    郑一虎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大汉道:你明知道我们是干无本买卖的,何必问。

    郑一虎道:但你们要命不要钱。

    大汉嘿嘿笑道:马车内有口箱子,里面尽是黄金。

    郑一虎啊声道:既是如此,姑且饶了这次,给我快滚。大汉勒马回头,立即带着后面的四骑急窜而去。郑一虎看他们走得慌,暗忖道:难道我上了什么当他回身追马车,但耽误这段时间,及至追到已近镇了。

    马玲玲见他追来,问道:怎么样,那几个番将收拾了。

    郑一虎闻言一怔,骇然道:番将

    马玲玲道:你还以为他们是强盗哇哎哟,那就上当了,我刚问过车上老人,他说那是番将啊。

    郑一虎跺脚叹道:那真上当了,玲玲,车上老人又是什么人

    马玲玲道:他说他是京师人,他侄儿作大官。

    郑一虎道:那番将为何要杀他

    马玲玲道:这老人在京师很有名望,据他自己说,全京师城的文武官员都称他为朱五叔,番人也探出他的来历,想把他捉去作人质。

    郑一虎笑道:原来如此,但这老头又因何来到边疆呢

    马玲玲道:他说他生好游,且嗜武如命,终年到头都在天下各处游历,直至倦了之后,才回京休养一段时间。

    郑一虎哈哈大笑道:此人也是达人,他伤势如何

    马玲玲道:他说无妨,一点内伤,就快好啦。

    郑一虎大笑道:他能在车辆急驰下自疗内伤,可见是位内功高手。

    说话之间,马车进了镇,车把式找到一家店,停了车,向车内问道:老客,能自己下车吗

    车内响起一声哈哈,道:能,车把式,你辛苦啦,我请你喝顿酒。

    车上下来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儒者,相貌堂堂,他先向郑一虎拱手道:小兄弟,多蒙救命啦。

    郑一虎笑道:未到生死关头,怎能算救命,老丈言重了。大家落店后,老人请客,就在他的房中摆了一桌酒,连车把式一道,恰好四人。

    老人在酒至数巡时才向郑一虎道:小哥,你贵姓,想不到你这点年纪竟是大英雄。

    郑一虎笑道:你老只叫小子一声小虎就是了。

    他指着马玲玲道:她是我妹子,叫玲玲。

    老人大笑道:好好,那你就叫我一声五叔吧,因为京中大官,都是这样叫我。

    郑一虎笑道:五叔忘了车上的箱子了。

    朱五叔大笑道:你就是因番将提起那口箱子才上当的,其实那里面只是几本书啊。

    郑一虎哈哈笑道:他们乔装江湖人,说的又合情合理,这个当上得毫无破绽。

    马玲玲道:是强盗也不能放松呀。

    郑一虎道:强盗若不杀人,逐之即可,干绿林的也是好汉。

    朱五叔点头道:同时你还没有探悉我的来历

    郑一虎大笑道:五叔时为何不开口,当我在车旁问车把式,说声那是番将不就行了。

    朱五叔道:当你在车旁,老朽恰好疗伤的紧要关头啊。

    郑一虎道:那就是番将命不该绝了。

    朱五叔道:房中两只兽只怕来头不小。

    郑一虎道:相信五叔认得。

    朱五叔道:认得,普天之下只怕就剩这两只了。

    车把式惊奇道:这是两只什么兽,咬人吗

    朱五叔大笑道:你不要怕,这两只兽比你聪明,不随便咬人的。

    酒饭后,郑一虎告退了,他带着马玲玲回到自己房中,叫来店伙,吩咐买几斤牛喂金虎,之后,他问马玲玲道:今晚就在这里住了,也许晚上有敌人来找五叔,我们夜里当心一点,此老非保护不可。

    马玲玲道:你怎知道

    郑一虎道:五叔的身份,只怕比他自己说的还高,敌人非来捉他不可。

    马玲玲道:五叔到底是什么人

    郑一虎道:现在不敢确定,因为我对官家的情形毫无所悉。

    马玲玲道:你得把想到的事儿告诉五叔,提防出意外。

    郑一虎道:五叔自己不是无能之辈,他可能也有这看法,通知他,反而显得我们看轻他。

    马玲玲道:这镇是属于朝廷吗

    郑一虎道:是朝廷的,听说这里只有一位前卫将军驻守,兵马不多,即人所共知的宁夏前卫,除此还有宁夏左屯卫,宁夏右屯卫两驻。

    马玲玲道:今天那五个番将是什么人

    郑一虎道:可能是蒙古人。

    马玲玲道:蒙古人就是亡元罗

    郑一虎点头道:元靴子被本朝太祖皇帝打败后退回蒙古本上,至今仍想卷土重来,朝廷在这方面不驻重兵是太危险了,尤其右邻的绥达,其部落酋长「俺答」,经常与兵侵犯边疆,北疆迟早有大战发生。

    马玲玲道:我乘这空隙,回房洗洗澡,换件衣服再说。

    郑一虎道:下雪的天,洗什么澡,换过衣服也就是了。

    马玲玲轻笑道:女人不比你们男子,不洗澡怎行,傻子,这个你不懂。

    郑一虎见她去后,他独自在房中冥思,他想到在那地底湖畔的两上怪人听说的话,忖道:我这两把剑八成就是八仙伏魔剑了,但奇怪,这种笨剑有什么玄妙呢门外有人敲门,他的思路被打开,开门一看,见是朱五叔,笑道:五叔请进来坐。

    朱五叔笑道:小虎,你明天要去哪里

    郑一虎道:小子有件重要事,正想问你老。

    朱五叔道:什么事

    郑一虎道:请问五叔,这一带有无流放罪犯的配地

    朱五叔道:有,有此去数百里的居延重镇,即蒙古边境,那儿有座名湖叫居延海,该镇本名居达营,朝廷驻有重兵。

    郑一虎道:多蒙指点,我明天就向那儿去。

    朱五叔诧异道:你找配地有何事

    郑一虎叹声道:家父犯了流配罪,现在不知生死存亡。

    朱五叔大声道:令尊何名,老朽回京保其奉赦。

    赦罪已有希望,无须您老人家心了,不过我等不及朝廷查赦,必须尽快找到不可。

    朱五叔道:这也是人情之常,好,老朽陪你去,免得配地官员找你麻烦。

    郑一虎感激道:多谢五叔了。

    朱五叔道:这你就不对了,你救了我,难道我连我点力都不应尽吗

    郑一虎道:好,我们都不必客气,请问你老出京有多久了。

    朱五叔道:几个月了,如果不遇到你,我倒打算回京的,现在有了你这个小朋友,我的游兴又浓啦。

    郑一虎笑道:你老不应走边疆危险之地,关内名胜多得很啊。

    朱五汉大笑道:这就怪我也会武功,会武功的又有哪个不冒险啊

    不久,马玲玲进来了,她见朱五叔在坐,笑道:五叔还没休息

    朱五叔笑道:姑娘,遇到你们,我是神百倍哩,那还睡得了。

    马玲玲轻笑道:那我们到街上玩玩如何,塞外风光别有滋味呢。

    朱五叔起身道:老朽正有此意。

    郑一虎没有话说,只有陪行,他见马玲玲抱起小金虎,于是也带着大金虎在后面跟着。街上正热闹,行人真不少。当他们正在观看一家店前时,郑一虎陡觉他的大金虎竟在用口拉他的衣服,立知有异,举目四看,原来在对街上有两个人头带皮帽、身穿翻皮衣的人,正在鬼鬼祟祟注意自己这面,忖道:大金虎真不简单,它比我还灵敏。想着,暗向五叔道:五叔,对街有人在注意我们。

    朱五叔偷看一眼,笑道:他们的皮帽连脸都罩着,不知是何来路

    郑一虎道:也许是盯你老的。

    朱五叔笑道:那他就瞎了眼,现在我有两个大保镖啦。

    郑一虎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们仍得当心。

    朱五叔道:只怕还不止这两人,我们何不引其到郊外去

    郑一虎道:好,你老和玲玲在前,我在后,看他们盯不盯来。朱五叔立即转身,直奔郊外。

    郑一虎出镇时一回头,发现那两个真的盯上了,而且毫不掩饰。约有半里,一看四下无人,郑一虎立向朱五叔道:可以了。他首先回身迎去,面向那两人道:二位去哪里

    距离只有十丈远,那两人反而走近了,其一沉声道:找三位来的。

    郑一虎道:有什么事

    那人道:请三位到布林马拉山一行。

    郑一虎道:不去呢

    那人道:那你们是害怕了

    郑一虎冷笑道: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不必要。

    那人嘿嘿笑道:玉鸾仙子已被困了三天,你们不去,她就没有命。

    朱五叔闻言大惊道:在马拉山什么地方

    那人道:你们随在下等去就是了。

    郑一虎回头向朱五叔道:玉鸾仙子是什么人

    朱五叔道:小虎,不要问,我们非去不可。

    郑一虎突向那人道:以二位为人质,大概可以走马换将。他突向那两人行去。

    那说话的摇手道:阁下打错算盘了,在下人轻位微,你们拿在下毫无用途,甚至连个带路的也没有了,你如下手,在下等先自杀。

    郑一虎知道敌人有计划而来,于是喝道:你们回去,明天我们一定来。那两人不再辨,立即转身而去,郑一虎回头向朱五叔道:你老不能说出那玉鸾仙子是谁吗

    朱五叔道:你千万勿告诉别人,她是皇上的女儿九公主。

    郑一虎大惊道:敌人也不知道。

    朱五叔道:敌人如知道,那就不会要我去了,目前有几方面的敌人千方百计,想活捉朝廷重要人物作人质,目的在换取边疆镇市,这是另外一种入侵的方式。

    郑一虎道:换过之后,朝廷可以发兵夺回来呀

    朱五叔道:发兵夺城,那就是破坏和约。

    郑一虎道:擒人就与和约无关吗

    朱五叔道:擒人有藉口,他可以说被擒之人侵犯了该国的法律。

    郑一虎道:我们也可擒他们的要人呀

    朱五叔道:但我们是天朝,天朝如果采取这种行动,那就有失面子。

    郑一虎叹声道:这就是君子不敢与小人斗的道理了。

    朱五叔道:是了,所以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为了面子不知要吃多少亏。

    三人回转店中,商量一下明天的计划,之后回房睡觉。郑一虎知道晚上不会再有人来了,他就放心搂着马玲玲睡觉。自从两人有了夫妻之实后,马玲玲即不避嫌疑,总是和郑一虎双宿双栖。

    第二天吃过早饭,随即一同出镇,打听方向,直奔马拉山。有朱五叔在一块,郑一虎带了一大袋饮食,他知道这老人是饿不得的。大约走了两天才进入布林马拉山,雪仍下得很大,山中无路,非施展轻功不可。该山一面是大漠,一面则是大草原,山势奇特,群峰连结,形似犬牙。两个时辰之后,郑一虎突见前面一座高峰上飘着一朵小旗,红白分明,远远可见,郑一虎回头向朱五叔道:不派人迎接,却以旗子引路。

    朱五叔道:可能已布下陷井在等我们。

    郑一虎道:陷井倒不怕,就是怕以人质作要挟。

    朱五叔道:九丫头不是敌人随便可以擒住的,我猜敌人已把她困在陷井中,以她为饵诱擒更多的人。

    郑一虎道:要看是什么陷井,否则他困不住我。

    马玲玲道:那两人说公主被困在一座峰上,这证明峰下全被敌人困住了。

    朱五叔突然立住道:那两人的话有毛病。

    郑一虎道:什么地方有疑问

    朱五叔道:九丫头已练成「千里如户庭」的御气之术,怎会被困在一座峰上

    郑一虎道:我们既然来了,倒要看看敌人捣什么鬼,公主不在更好。到了那座飘着红白小旗的峰上时,一看旗子是在最高处的石缝中,石上还有一张用汉文写的字条,这被雪掩得只剩一点了。郑一虎拿起一看,只见上面写道:照有旗的方向走。

    郑一虎看看前面的去向,又见一面小旗在另外一座峰上,他笑着道:都依着他,看看究竟要引我们走多远

    朱五叔道:这是为什么何必冒险呢

    郑一虎道:也许还有其他的人,落在对方手中。

    一连见了七面小旗,时间已经快到黄昏了,最后一面旗下的字条上写道:前面崖下有一个岩洞,洞中摆着一桌丰富的饮食,客来自食。郑一虎笑道:蛮荒之地摆酒席,主人待客不薄,而且蛮懂礼貌,这个敌手倒是雅人。

    朱五叔道:吃完了,也就被困住了。

    郑一虎大笑道:可见敌人本不清我们的底细,他们白费心机,朱五叔,时间到了,吃一顿何乐不为,请了。

    朱五叔道,食内可能下了奇毒

    郑一虎道:咱们还怕什么毒,朱五叔放心,毒死我填命。

    朱五叔大笑道:好,走。到了崖下,确见有个古洞,洞上横着五个大字为「古乌喇王洞」,朱五叔一见,啊声道:这就是乌喇王古洞。

    郑一虎道:乌喇王是什么人

    朱五叔道:乌喇也称乌拉,是部落名,这部落的后裔现还有一部份在松花江畔,其第一个首长据说是个奇人。

    郑一虎道:我们进去吧,不过我留下金虎在外,万一敌人有什么举动,凭这两只兽就够他们受的了。

    朱五叔还搞不清这两个小儿女有什么神通,于是领先向洞中走进。洞内不惟宽,而且有火炬照得通明,洞分五大段,每段都有石门,深达一里有余,最后洞中确摆着一石桌食物,都是蒙古口味。郑一虎一见,哈哈笑道:五叔请。

    朱五叔坐首席,左右分坐郑一虎和马玲玲,郑一虎先把各种饮食逐一尝尝,觉出毫无异样,笑道:五叔吃吧,味道不坏。

    朱五叔道:外面若有动静,里面恐怕一点都不知道哩。

    郑一虎道:能否知道已经没有关系了,敌人显然要把前四道洞门悉数堵死,让我们永远在洞内饿肚子,饿不了时,他们提条件了。

    朱五叔道:我们无法支持时,他们也不知道呀距离远,喊也听不到

    郑一虎道道:敌人一定有秘道可以通话,这个我早料到啦。

    大吃大喝一顿之后,郑一虎陪着朱五叔在洞内到处观看,只见里面的石室共分两层,总数不下数十间,可见当初住人不少。朱五叔看完后,笑道:乌喇王是新兴起的一支民族,他先是猎户,后来就为牧民之王。

    在正面后层一间大石室内,马玲玲指着一张大石床,道:这儿还有一张石床存在,可能就是乌喇王当年用的。

    朱五叔道:在床上刻有一条盘龙,也许真是罗。

    郑一虎道:前人作的东西真笨,这张床起码要睡二十人。

    朱五叔道:部落酋长的妻子众多,而且不分居,要是没有这么大的床,他们如何睡得下。

    郑一虎看出那床是似搬进去的,因为与里面的石质完全不相似,不由惊奇道:普通人怎会搬得进这大的石床

    床有四尺高,七尺宽,倒有两丈长,估计不下五万斤,因为是整石,下面全无缝隙,朱五叔也骇然道道:你不提起,我倒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哩,开始还认为是就地取材呢

    马玲玲道:洞口比床宽,人多哪有移不进的道理

    郑一虎道:虽然能移进来,但这是半山上,距平地还有十多里呀,这石床显然不是本山所有,上山可就更难了。

    马玲玲笑道:万里长城都可筑成,那不更难,古人作事往往不可以常情衡量。

    朱五叔道:合我们三个人的内功,大概能推动这张床吧

    郑一虎忽然想到要试试自己的神力,笑道:五叔独自推推看

    朱五叔道:你估计有多重

    郑一虎道:三万斤差不多吧

    朱五叔点头道,这是地道的花岗石,跟一般石头不同,你估计的是普通石间的重量。如只三万斤,当你们的面我不说假,稍微推移一点还办得到,但这张床起码超过十万斤,因为还疏忽一点,这张床的下面还陷下了一尺多哩。

    马玲玲道:真是陷入地面的啊。那我们合起来也无法推动哩。

    郑一虎道:有床檐,我们可以抬抬看。

    朱五叔道:你一个人先抬一头试试,能端动我就服了。

    郑一虎道:那就恕我卖弄了。他暗暗运足内功,双手抓住床檐,可是他比床还只高一肩,似乎不好施力。

    朱五叔哈哈笑道:你有十几岁了

    郑一虎道:十五岁了。

    朱五叔大笑道:傻子,用手掌向上托呀。

    郑一虎依言换个姿势,大喝一声,道:起来。「轰」的一声,讵料床虽未托出,居然把床面揭开了。

    朱五叔大惊,噫声道:这床内部是空的。他抢着向里面看,只见床里似乎有个大洞,而且有阶梯可下,更奇道:这是此洞的秘道。

    郑一虎道:我们无须由秘道出去。

    朱五叔道:那也得探探究竟,此道按理尚未经人发现过哩。

    反正没有事,郑一虎点头道:那就探探吧。他先领头下去,发现里面黑暗无比,忙叫道:五叔,把敌人准备的松油火炬拿一只来。

    朱五叔笑道:拿什么,难道你还不能黑暗视物么

    郑一虎道:火炬总比运目力好呀。

    朱五叔道:松油烟太浓,受不了。

    郑一虎笑笑,于是一直下行。及至数丈,他忽然哈哈笑道:哪里是什么秘道,这儿还有一间秘室,除了进口之外,再无门户。

    朱五叔和马玲玲进去一看,确如郑一虎所言,惟见室角上有只铁箱,急忙道:小虎快看看箱中一定有名堂。

    郑一虎见铁箱已锈,揭开盖,只见里面除了一把光芒四的匕首之外,其他毫无所有,俯身拿起道:就只这东西了。

    朱五叔接过一看,惊道:屠龙匕。

    郑一虎道:是宝刀

    朱五叔正色道:比鱼肠剑还好。他顺手向右壁一划,真如切豆腐一般,连响声都没有,哈哈笑道:原来这屠龙匕,竟落在古乌喇王手中。

    郑一虎道:玲玲,你拿你的刀儿给五叔。

    朱五叔道:你可识这刀

    马玲玲拿出一把刀,递朱五叔道:你可识这刀

    朱五叔接过一看悚然道:仙刀。

    郑一虎道:比屠龙刀如何

    朱五叔郑重道:刀为仙品中之至上者,屠龙匕是凡品中之至上者,那又不可同日而语了。他看了又看,面上显出肃敬之情,交还马玲玲后又道:此物千万不可乱用,否则有失天和,姑娘请记住老朽的话。

    郑一虎也郑重道:多谢五叔指教了,请问五叔,传言八仙伏魔剑也是仙品。

    朱五叔道:不但是仙品,而且是仙剑中最霸道的东西,听说早已失传。

    郑一虎道:五叔如喜欢这把匕首,就请留下吧。

    朱五叔哈哈笑道:那就不客气了。一笑又道:有了这东西,我又多增一份保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