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节

甲子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还美名曰:“今天十五,是吃斋的日子,你们来的正好,陪我一起吃一点。”

    到最后,夏垂文竟然是空着手回去的。

    江灵钧大概猜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不外乎是因为齐家的事。

    他心里不是滋味,这还是他记忆里精明强干的外祖父吗?

    他转头看向夏垂文,一脸歉意:“抱歉,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

    “没事。”夏垂文安 We_i 道,他来之前就做好心理准备了。

    江老爷子知道这事之后,也是一脸的复杂,他叹声说道:“你外公年纪大了,这几年是越来越糊涂了……”

    “不说这个了,”江灵钧压下心底的沮丧,打起精神来,捂着嘴轻咳了一声:“爸,我下午陪着垂文在京城到处转转,晚上就不回来住了。”

    江老爷子:“……”

    江老爷子不愿意细想,他吹胡子瞪眼:“知道了。”

    于是晚上的时候,江灵钧如愿以偿地和夏垂文在酒店里玩起了碰碰车。

    雨过天晴,江灵钧趴在夏垂文身上,像是想起了什么,他推了推夏垂文,问道:“我爸他们给你包了多少钱?”

    夏垂文随口回道:“老爷子,鹤明大师还有糖瓜,都给我包了八十八万的支票。”

    除去他给四个侄子侄女每人包的二十万块钱的红包,他最后竟然还赚了一百多万。

    难怪那么多人喜欢骗婚。

    “那,那些支票呢?”江灵钧问道。

    “都在我钱包里放着。”

    江灵钧眸光微闪,意有所指:“需要我帮你存起来吗?”

    “行。”夏垂文满口答应,而后灵光一闪。

    嗯?

    他挑了挑眉,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裤子,然后从口袋里 M-o 出来一个钱包,打开之后先是把三张支票拿出来给他,然后把钱包里的银行卡全都抽出来塞进他手里:“还有这些现在也归你保管。”

    他现在不缺钱,和他合作的那八家酒店的生意日渐红火,基本上每个季度都能给他带来将近七千万的收入,短短不过一年的时间,他手里就攒下了将近一亿五千万现金。

    他平时不怎么花钱,所以这些钱交给江灵钧保管也无妨。

    再没有比对象老老实实地上交工资卡更让人高兴的事了,江灵钧美滋滋地亲了一下夏垂文的嘴角,豪气万丈:“行,以后我每个月都给你发零花钱。”

    “好。”夏垂文忍不住地弯了唇角,他喜欢看江灵钧用心经营他们之间的感情时的小模样。

    第59章

    “爸,昨天灵钧带着夏垂文过来,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们?”徐老大来回转着圈,一脸抓狂:“而且,你竟然就这么让他们俩空着手回去了?”

    “你别晃来晃去的,我看着眼花。”徐老爷子躺在摇椅上,两眼一翻,而后嗤笑着说道:“要不然呢,难道还要我敲锣打鼓地送他们回去吗?”

    徐老大看着徐老爷子,拍着手背:“老爷子,灵钧可是你亲外孙。退一万步讲,江家人都已经接纳了夏垂文了,你就不能稍微忍一忍吗?”

    他这么做,江家人会怎么想?

    “忍,你要我怎么忍?”徐老爷子蓦地坐起身来,怒不可竭:“薇兰还是你亲妹妹呢,就因为你们小时候带她出去玩,把她弄丢了,才害她吃了那么多的苦头。现在好不容易把人找回来了,转眼就被夏垂文害进了监狱。他江灵钧真要是认我这个外公,认你这个舅舅,就不会和夏垂文搅和到一块儿去了……咳咳,咳咳!”

    说到这儿,他捂着 X_io_ng 口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徐老大两眼一瞪。

    是,当年的确是他们没看好徐薇兰,才害得她被拍花子拐了去,可徐薇兰这些年还真就没吃什么苦头,收养她的是个老寡妇,开着一家小超市,也算小有资产,所以从未亏待过徐薇兰。后来她嫁给了齐克正,没过几年齐克正就发了家,她也跟着过上了富足的生活。

    当然了,这个富足和徐家的富足相比肯定是相差了几十倍。

    更何况他家这些年也没有亏待了徐薇兰,老爷子一有好东西就往齐家送,没有他家和江家的扶持,他齐家能有今天?

    最主要的就是徐薇兰被抓进警察局的事,就算他们再愤怒、再怨恨,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事,就是徐薇兰一家咎由自取。

    徐老三见状,连忙站起身来伸手扶住徐老爷子,一边替他按摩着背部,一边喝骂道:“这事本来就是江家做的不地道,要我说,爸没有当场发作,就已经很给江家人面子了。”

    “就是,”徐老三的大儿子当即附和道:“要不是我们徐家,他江家能有今天。现在倒好,他们发达了,就翻脸不认人了……”

    “你给我闭嘴。”徐老大气的牙牙痒:“都这个时候了,你们就别出来捣乱了。”

    “我看该闭嘴的是你才对。”徐老爷子缓过气来:“你是想早点把我气死才好是吧。”

    他摆了摆手:“滚滚滚,我现在看见你就觉得心烦。”

    听见这话,徐老大面上一僵,徐老三父子眼底则是闪过一抹幸灾乐祸。

    他们还以为江家还是那个必须倚仗他们徐家才能屹立不倒的江家,更别说他家老爷子还是江老爷子的岳父,江家三兄弟都是他徐家的外甥,所以就算老爷子做得再过,江家都不会拿徐家怎么样?

    ——今时不同往日了。

    诚然,当年徐家祖上的确是救过江家祖上的命,可是后来江家祖上能做到开国将军,那是人家知恩图报,有本事,后来人家不也在大动乱里护住了徐家上下的周全吗!

    这么多年来,徐家也的确是花钱给江家人刷了不少政绩,可要不是有江家撑腰,徐家能安安稳稳地发展到现在的规模,想都别想。

    这么算下来,其实江家根本就不欠徐家什么了。

    最主要的是,江灵钧现在已经开始插手扶持江家三代的事了。去年,他花了将近一个亿一口气在江唯仁就任的柳霞县建起了一个饮料厂,一个家具厂和两个养老院,听说现在已经开始盈利了。

    ——他的确很有经商的天赋,短短不过五年的时间,他创办的瑞景风投就已经在业内闯出了名气。据瑞景年报显示,他们公司的总资产已经突破了百亿大关,去年全年利润总额更是高达18亿元,同比增长20%。

    简而言之,徐家能给江家的,江灵钧现在也能给,他已经有了取代徐家成为江家新的合作伙伴的资本。

    所以眼下,维系在徐家和江家之间的,也就剩下那点亲情了。

    可是现在,老爷子这么一闹——

    这不是明晃晃地在告诉江家人,在他心里,徐薇兰比江家人更重要吗?

    虽然这么想也不能算错,但表现出来就未免有些伤人心了。

    钱没了可以再去赚,亲情一旦有了裂痕,想要修复可就难了。

    更别说他同时还把夏垂文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