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4 办公室里也能做(H)

sam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你这招数是从哪里学来的?”

    “满花山(漫画上)。”一边含着一边口齿不清的说道,双手抚着袋口里一上一下的套弄着,在她口中越涨越大,将她整个小嘴都塞满了,来不及咽下去的口水顺着流到袋处,头抵到她的咽喉处,调皮的蹭了蹭她的扁桃体,弄的她喉头直痒痒。

    这一举动是她始料未及的,迅的吐出,然後不停地大声咳嗽,肺都要被咳出来了,口水咳得从嘴角流到地板上形成一小摊带有气泡的透明体。秦瑾煜拍着她的背不停的帮她顺气。

    “咳咳……,为什麽人家就能那麽轻而易举的将那一坨白色粘稠体弄出来,到我这怎麽就那麽难呢……”抢得眼泪水都出来了。

    天知道这吹箫有多难,没有技术的人最好不要轻易去试。

    “你没事吧?”他将她拉到腿上坐下,火热的从後面抵着滑溜的户。

    “没事……”韩沁雪眼神复杂的看着他,听说男人憋着是会憋出病来的。好麽,她承认她也想做,其实在她看来**就像一种毒品,沾染上了终身就戒不掉了,因为**的那一瞬间真的很美妙。

    “如果你真的憋不住了那麽就别憋着了,但的时候温柔点。”韩沁雪小声道。

    “傻丫头。”他刮了下她的鼻子,她一把拍掉他的手道,“本来鼻梁就不高,还刮越刮越塌。”

    “好吧那就不刮了,既然你这麽乐意为我奉身,那麽我就接受好了。”说完将她拦腰抱起走向沙,然後将她放到沙上同时褪去自己身上的衣服,栖身压下手放到她的酥上不断的揉捏,原本已经恢复原状的酥被他这样一捏又胀大了不少,晕变大变红蓓蕾也逐渐的挺立。

    “如果我弄疼你了你一定要说出来。”

    “嗯。”

    接着他一口咬住肿成花生米大小的蓓蕾,不断的啃咬、舔舐,吮吸,韩沁雪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口被他弄的热乎乎的,快感不断从部像下腹集齐,小也被他的手指播弄着,非常煽情的一张一闭的迎合着他的手指,透明的从小流出。

    “啊……好舒服……”韩沁雪抬起一条腿担在沙的靠背上,祈求手指能更深一步的播弄。

    此时的小已经完成展开,他吐出红的像梅花的蓓蕾,跪坐在她的身下,将她的一条腿搁在自己的大腿上,户大开小直接展现在他的眼前,透明的源源不断的从粉红色的唇内流出。一边观察着她的表情一边借着她体内分泌出来的将手指送进去,这次不敢再乱动了而是在她体内放置了一会儿後才小幅度的抽送手指然後逐渐拉开居然毫无保留的抽。

    不断被他的手指带出同时也弄湿他的手。她也摇晃着身体配合着他的手指,嘴里时不时会出嗯嗯呜呜的声音。

    “还疼麽?”

    “不疼……”她面色潮红着脸道。

    “那这样呢?”他又加了跟手指进去,两手指同时在她小里抽但也不敢太用力气,才去刚才小幅度抽的方式。

    她眉头皱了一下,呜咽了声,小紧紧的包裹住他的手指,“有点涨,别的还好。”

    他勾了勾嘴角,那就没有什麽顾虑了。手指在她体内小幅度抽一阵後恢复了正常抽的度,被大量带出然後汇集在臂下的黑色牛皮沙处。他见差不多将她翻过身去,裸背朝天趴在沙上,而他跪在她身後,握着手臂朝小进,当头陷入小里才一个挺身全部而入。

    “啊……”她呻吟了声,然後满足的趴在自己的双臂之中,被填满的感觉真好。

    end if

    作家的话:

    每年一到暑假的末尾就显得非常的苦逼,赶作业赶到手软的有木有……

    ☆、netbsp;不矜持的h

    “啊……”诶呀,头撞倒子颈了,壁紧紧的包裹住整,好硬好烫,唇被烫的瑟缩了一下。

    他闷哼了一声,壁绞的他好舒服,额头有一层细细的薄汗,好像握着她的纤腰大力冲刺,让她在他身下俯称臣。可是他不能这麽做他得顾及她的身体,双手穿过腋下从後面覆上了她的酥,缓慢的揉捏着,薄唇在她背上游走,所到之处皆是火热酥麻,细细碎碎的呻吟从韩沁雪的嘴里飘出来。

    啊唔……被他亲吻抚的好舒服,就好像身在云端一样,轻飘飘的。

    他拱起身子两腿跪在她双腿里,两指夹着酥上的蓓蕾,身体与她分离了点,体内的向後拉拉到一半的时候进来在抽出再进来,来来回回好几次,唯一不同的是每次抽出的距离一次比一次长进来一次比一次用力。

    被他那样慢小就好像爬满了蚂蚁一样,越越痒,弄到最後她也顾不得矜持了扭起翘臂主动配合他,头是狠狠的撞在了子颈上可是还是治不了痒。身後的那个恶劣男已经在缓慢的抽中。混蛋啊喂!

    “老师你可以不可以快点,你这样我难受啊!”难受的她眼泪都要出来了。

    “快点干嘛?你说出来我就给你。”他依旧恶劣的缓慢的着,但头次次都狠狠的撞在子颈上之後在顺时针厮磨一次。不过她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