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

凌洛夜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瞬间,小哥哥闾佳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呼吸骤然气促起来,眯起著眼睛,如野狼一般眸子里闪著嗜血的光芒。

    “小哥哥本来还想在等你两年,谁知小**早就等不急了,向哥哥发出这麽淫荡的邀请。”闾佳呵呵的笑著,一双大手抚向了闾宁的额头,然後是眼睑、鼻骨、还有略显幼稚的嘴唇,接下来是脖颈,锁骨,当那双大手若有若无的扫过对方胸前那两颗还未成熟的果实,闾宁的身子明显一僵,然後又放松下来。可坏心的哥哥就是不去碰那敏感的乳首。

    “哥哥~小哥哥~啊~”闾宁带著鼻音不满的喊道。

    “怎麽了,小荡妇?”闾佳明知故问,一件一件的去剥掉弟弟身上的衣服。凑到闾宁耳边用牙齿啃噬著那小小的敏感的耳垂。

    “哥哥~哥哥~”闾宁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细细的汗珠,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麽,可是每当哥哥那冰凉的指尖触碰到自己的**的时候,浑身都会好舒服。

    闾佳用嘴吻著身下这幅充满奶香的身子,并不时的回应道:“哥哥在呢。”

    “哥哥,**好痒~摸摸它~啊~”

    “呵呵!宁宁这麽小就这麽浪,让小哥哥好好给你止止痒!”闾宁的**颜色还是那种淡淡的浅红色,小小的还没有豆粒大。可当闾佳的麽指按在上面的时候,却清晰的感触到了那坚硬的存在感。

    “啊~啊~哥哥~小哥哥~好舒服~”坚硬的小**被按著上下左右的揉搓,这处生涩的地带头一次被如此粗暴的对待,闾宁不由得扬起脖子挺起身子,将**更多的给与对方玩弄。

    “小**!这麽硬了!每天晚上都这麽揉一揉,不等两年,这**一定像个娘们一样又红又大!”

    “别~呜呜~小哥哥~别说了~呜呜~”闾宁埋首在哥哥的怀里,因被自己的哥哥说**像个女人而羞愤不已,可是被自己的亲生哥哥玩弄**,却从心底升腾出一种异样的感觉。

    “这麽骚还还不让别人说,岂不是暴殄天物?嗯?”黑暗中,闾佳挑眉,捏著闾宁的**网上一提,幼小的**被生生的一捏,然後狠狠的往上拉扯,被拉离**好几厘米。闾宁唔嚎一声,又疼又刺激,另一个被孤立的**好像受到了不平等的对待,叫嚣著狠狠的蹂躏。

    “呜呜~哥哥~小哥哥~好~疼~别拉了~呜呜~”

    “宁宁不喜欢哥哥这样玩弄你的**吗?把小小的**捏在麽指与食指之间,然後把这骚浪的**拉扯的高高的,虽然可能会疼,可是**会很刺激啊,有没有呢?还是宁宁的小浪乳喜欢更粗暴的对待呢?喜欢哥哥用长长的指甲掐**,把奶头掐破?”

    “呜呜~别说了~小哥哥~哥哥~好羞人啊~啊~啊~”

    “哦~我知道了!”闾佳意味深长的说,“原来宁宁不喜欢哥哥玩弄你的小骚乳啊!早说嘛!那我回去喽!”

    “呜呜~不~不要~哥哥~小哥哥别走~啊~宁宁好想~好想被哥哥玩弄**啊~哥哥用指甲掐破**吧!把宁宁的**玩破~呜呜~不要走~哥哥~宁宁把**给哥哥揉捏~”

    “呵呵!真是个乖孩子!”不知道闾佳是有意的还是无心的,从始至终只是玩弄左边的**,右边的小**连碰都没碰,也没有再用手去触碰弟弟身上别的部位,像个得了宝贝的孩子仅仅玩弄闾宁左边的小骚乳。

    那敏感的**被反复的玩弄,获掐、或捻、或揉、或拉、或扯,已经没有了原先的样子,像个小石子一样,越被玩弄,越是坚硬,充血的挺立著,左边的那个明显的要比右边的那个大的多、红的多!生生的从豆粒变成了樱桃,又疼又麻,可是贪心的**还是觉得不够,想要的更多。

    “哥哥~给我~多一点~啊~哥哥~求你使劲啊~”

    “小**!真该把你这对漂亮的**给拍下来呢!一大一小,一看就是被男人给吸出来的!宁宁,告诉哥哥,最喜欢被我们家里的谁吸自己的奶头?”

    “呜呜~啊~哥哥~想被哥哥吸我的小骚乳~啊~啊~”闾宁明明被闾佳的淫言秽语刺激的羞愧难当,明明想让对方不要再说了,可是,一张嘴就是求著对方吃自己的**,他这是怎麽了?为什麽会这样呢?

    “哼!哥哥不高兴喽,家里三个哥哥,难道宁宁喜欢被三个哥哥轮流吸自己的奶头?”

    仅仅被小哥哥用手玩弄**,自己都招架不了,要是三个哥哥手嘴并用,自己真的要疯了,一想到那种被三个哥哥轮流吸**的场景,闾宁连忙摇了摇头:“呜呜~不要跟大哥哥和二哥哥说~啊~宁宁只要小哥哥~只要小哥哥吸自己的**~啊~啊~”

    “呵呵!真乖!那麽,接下来就如你所愿哦!”说完低下头便含住了那被自己玩弄的肿大的柔韧乳粒。

    **一被温热的口腔包围,闾宁全身的寒毛都要被炸开了,湿热的舌头挑逗著有些破皮的小红豆,抵在牙齿间轻轻的打磨,或围绕著淡淡的乳晕打圈圈,闾宁此刻早已放弃了所有的禁忌道德,一头插进与亲生哥哥**的快感当中,只求哥哥能给自己的更多更多!

    “啊~啊~哥哥~好舒服~啊~好舒服啊~要化了~啊~哥哥~呜呜~我要被哥哥吸化了~啊~啊~”

    “爽吗?宝贝?叫哥哥老公!老公就狠狠的舔你的骚乳!”闾佳吐出弟弟的小颗粒,又在上面轻轻的咬了两下,奶头一脱离哥哥的口腔,冷空气打在那湿湿的表层上,闾宁便受不了的打了一个颤,希望再次被哥哥用嘴唇舔弄,所以当哥哥提出叫自己老公的时候,闾宁甚至连老公是什麽意思都没有考虑,就大声的**出来:“哥哥老公~老公快~快点~啊~舔我~啊~老公~舔我啊~”

    “宁宁不说,老公怎麽知道要舔什麽呢?”

    “呜呜~舔~舔宁宁的奶头~啊~用老公的舌头舔宁宁的奶头~啊~啊~”

    “宁宁的**骚不骚?是不是天生就给男人舔的?”

    “呜呜~啊~啊~老公哥哥~啊~快舔宁宁的小骚乳啊~**好骚啊~啊~恩啊~”

    “真乖!老公爱死你这小骚样了!”说完就低头蹂躏起了那脱皮的小奶头。左边的**被哥哥吸的啧啧有声,右边的却还是那麽小小的一个,也好想被吸,可是哥哥就只有一张嘴,而自己却生了两个**,所以,这种时候,只有自给自足了!想著,闾宁的小手爬上了自己的右胸,像哥哥对待自己的**一样左右拉差,或上下掐弄,可是就是没有那种快感。闾宁抬起带有水雾的双眼看向身上的哥哥。

    “哥哥~哥哥老公~啊~右边的**也好痒啊~啊~呜呜~啊~”

    “可是,哥哥只有一张嘴哦!”闾佳蹙眉,“不然,我把大哥哥也叫来,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