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攻略】第十章 璐璐的转变

雨夜带刀不带伞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作者:ntr

    2016912

    字数:21607

    陈生一听觉得张扬有些不知分寸,他直接道:「张扬,有些问题不是你能问

    的,你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知道吗」

    「哦,对不起陈少,我是觉得你为了救菲菲姐,宁可让自己身陷险境,也要

    把她先救出来,真是太有情有义了,忍不住起来,张璐一看连忙上前去扶她,带着来到旁

    边的淋雨房下面。

    「璐璐,你那里没有毛呢」杨菲菲看到张璐前凸后翘白花花的身子上面竟

    然没有一点毛发,仔细一看就连下体也是非常干净,忍不住的出言说道。

    「姐姐,你不要取笑我我之前因为这个自卑了好久呢」张璐发现了自己

    与其他女孩子的不同,起初有点不适应,也上网查过,都说这是白虎,关于白虎

    的说法,很起来,高

    挑的身材完美的s曲线,说不出的妖娆与性感,一双修长白皙的长腿亭亭玉立,

    由于刚洗澡的缘故一双小脚,白里透红,说出来的透彻与干净。

    他看到杨菲菲的**丰满圆润,小腹平坦似乎还有一条神秘的马甲线,下体

    位置确如他之前看到的阴毛很浓密的,但不长,似乎梳理过十分的整齐。

    当他听到张璐借题发挥的时候,忍不住在心里给这个小妮子点一个赞

    真是想他所想啊。

    张扬终于明明白白的看到杨菲菲的**,发现她的**有点薄,但是有点长

    就像蝴蝶的翅膀一样向两边张开着,露出了中间神秘的洞穴,**有些发黑了,

    可能是摩擦了太多的缘故,但是里面却依旧是十分的粉嫩。

    「麻痹的,装什么清高,还不是个**,逼都干黑了」浴室的张扬却是光

    着下身,看着杨菲菲的**在套弄着。

    心里十分妒忌想着,其实却是非常渴望可以插进去。

    特别是当杨菲菲自己拨开**,双腿大开的姿势,张扬差一点就爆发了:

    「操贱货啊装什么女神」

    张扬不敢乱来,只能在心里发泄着不平衡。

    张扬接下来就看到杨菲菲冲刷着自己身上的泡沫,看着她动作妩媚的抚摸着

    自己的身子,脸上露出淡然的神色,好似有种饥渴的感觉

    张扬不知道是自己想多了,还是杨菲菲却是有种寂寞的味道,不过不管杨菲

    菲寂寞不寂寞,她也不需要他来排解的。

    张扬虽然在心里辱骂她,但也说明他心里渴望得到的心态,这是一种平时

    永远不可能得不到,此时却有机会得到,然而不可得的不甘心理。

    张扬静静地观察,发现杨菲菲弯腰在冲洗着她微卷的秀发,从后面看上去,

    不仅看到杨菲菲的臀部非常的圆满与坚挺看到她的私处上面的阴毛由于水流的

    缘故往下立,**处却是两片**微张,神秘的洞穴,没有一丝阻碍。

    张扬似乎能够想象只要走进去,几乎不用做什么,只要腰杆一挺就行了,可

    是他不敢

    张扬忍不住的轻轻推开门,看到张璐惊愕的目光,他却是没有进来,而是看

    着杨菲菲的**,想象在**着一般,一边套弄一边看。

    「璐璐,差不多了,冲掉吧」杨菲菲迷着眼睛,腰好像有点酸了。

    「嗯,姐姐,再洗一遍啊洗干净点嘛」张璐看到张扬提着硕大的**对

    着杨菲菲的私处**,她心里觉得很刺激,好像有种亵渎女神的感觉,殊不知张

    扬不仅看杨菲菲的私处也看她诱人的身材。

    两个具有高颜值同时具备完美的身材的漂亮女人一起洗澡,这种冲击力却是

    非常强大的。

    张璐又加了一点洗发液,却发看到张扬悄悄的走了进来,指指旁边的淋浴露

    又指着自己的下体,最后指了一下杨菲菲的身体。

    张璐此时心跳的非常快,心里的怕的要死,感觉是在钢丝一般,但是不可否

    认的是,这种刺激与兴奋加让她沉醉。

    这时张扬离杨菲菲也只有三四十公分左右的距离,如此近距离的欣赏着杨菲

    菲的**,想起这就是自己一直以来的梦中女神,张扬没忍住一下子射了出来,

    第一下就喷到了杨菲菲的**上面,第二下却喷到了她的白花花的臀部上面。

    几乎同一时间,张璐拿出沐浴露挤出一点抵在杨菲菲的身上道:「姐姐,你

    试试我这个沐浴露很香呢」

    然后顺着杨菲菲的后背,抚摸她的臀部,直到她的**,用手指向里面塞了

    一下。

    当张扬射精后,却是没有慌张逃开,而是一点点后退,借着稀里哗啦的流水

    声,他看到张璐配合着他将沐浴液滴在杨菲菲的身上迷惑她,为让他刺激的是,

    他分明射了一股精液到了杨菲菲臀部以及**上面,张璐却是借故让他的精液往

    里面塞了塞,看到这一幕,他脑袋都要炸开了。

    想起刚才张璐还是不情不愿的样子,现在几乎不用她说,她却说做的那么完

    美,真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紧接着张扬就听到杨菲菲说道:「璐璐,别摸我那里,难受呢」

    杨菲菲现在还低着头,双眼紧闭,享受着张璐帮她洗头,打死都不会想到,

    自己信任的小妹妹,竟帮她的情郎,一起亵渎了她。

    张璐说是沐浴露,杨菲菲是决不可能想到精液的,要知道,这种下张扬进来

    了,简直就是灾难。

    然而事情就是这么意外,因为她遇到两个疯狂的年轻人,一个对她有着极深

    的怨念,想要占有她,却是不敢付出实际行动,一个却是在这个过程中开发了那

    种刺激与兴奋的快感,这是乖乖女,突然发现做坏事可以刺激到她神经的满足感。

    杨菲菲被张璐突然一摸私处,她有些意外,当然以她目前所知,只会当作一

    种正常的洗澡,但是张璐却是调皮的去逗她的这种心态去理解的。

    「嘻嘻,姐姐,太漂亮了呢没忍住冲掉了哦」张璐看到张扬已经离去,

    并悄悄关好了房门,她意犹未尽帮杨菲菲冲刷干净了。

    张璐不知道的是,有话是这么说的,学好很难,但是学坏却是非常容易的,

    这是她第一次配合张扬,以此来满足他的**。

    张璐发现自己并未如自己之前想象般那种胆怯或者说是愧疚。多的是反而

    是帮助男人去征服别的女人时,那么成就感与满足感,在这之前,她从未想过,

    这种感觉却是那么奇妙,原来只要去做了,却不是那么难的事情。

    杨菲菲她们终于洗了澡,回到房间睡觉了,而张扬在他们离开后,也顺势进

    来洗澡了,看着还湿漉漉的浴室,想着刚才刺激的感觉,竟跟张璐有着同样的感

    觉,意犹未尽

    但是不管如何,他能做的已经比他期望多的多,再接下来,要做就真刀真枪

    干了,那种事,他不敢,也只能准备乖乖洗个澡然后去睡觉了睡觉了。

    他将自己脱个精光,爽快的冲了个冷水澡。

    裸着身子,来到镜子面前用张璐的洗脸奶给自己洗了个脸,顿时就觉得一阵

    清爽。

    张扬一低头就看到面盆地下竹娄里有着张璐她们换下来的衣服,她看到了杨

    菲菲睡衣的一角,弯腰拉出竹娄,一翻动,果然看见了那条性感的蕾丝内裤。

    张扬激动将那条性感的内裤拿了出来,将内裤扯开拿到灯光下面一看,完全

    透光的,薄薄一层,这样看不去就跟没有穿一样。

    原本渐渐冷却的心,在这一刻再次涌现出来,张扬将那条薄薄的蕾丝捏成一

    团,放在鼻尖嗅了嗅,非常香,上面有着沐浴露的香味,完全没有一丝异味。

    被这股香气一刺激,张扬心里强烈渴望完全的涌现了出来。

    「麻痹的,你不能干,我干自己女人总可以吧」张扬终于知道为什么会有

    意犹未尽的感觉,因为经历了那么多,虽说得到了发泄,但是毕竟没能好好**,

    还是有点小缺憾。

    这下被杨菲菲的情趣内裤一刺激,却有个大胆想法,从他心头涌了上来,渐

    渐让他觉得非常兴奋与激动起来。

    杨菲菲平时睡觉有些认床,但是今天实在太累了,简直到了身心俱惫的地步,

    因此躺倒床上,她迷迷糊糊的也就睡着了。

    只是恍惚间,杨菲菲突然觉得地震了一般,她感觉到了自己的床在晃动,没

    等她睁开眼确认,耳边却是传来一阵**的呻吟:「嗯,老公 受不了,不要了

    嘛」

    杨菲菲听到张璐的**声,心里猛然一紧,之前怀疑地震的事情终于得到了

    解释,只是此时此刻的心里却是掀起了波澜:「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开放吗一

    点不知道羞耻」

    杨菲菲侧着身子根本不敢转身,但是通过身边传来的声音以及床的波动,她

    还是清楚知道了,就在身后发生着什么事情。

    「老公,放过我吧真受不了」

    「爽吗求我啊」

    「爽死了好舒服呢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放过你也可以啊,可是我这个东西怎么处理呢」

    「下次,下次好吗」

    「下次不要,旁边不就有个人,她现在反正睡着了,我想 」

    「不要老公不要不可以这么对姐姐的,再说她是陈生女人,我们碰不起

    的」

    「傻瓜,在我们面前她可能是个大明星,在陈生那里无非就是情人而已,你

    不知道娱乐圈很乱吗她不爬上陈生的床头,她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

    「不行就是不行啦就算她是陈生的情人,也不是我们可以染指的,你难道

    不怕她告诉陈生吗如果她醒了,发现你非礼了她,我不敢想那个后果啊。」

    「怕什么,你以为她对陈生来说很重要我晚上有一件事不明白,就是陈生

    为什么会让她先离开不过我现在想明白了」

    「因为什么呢,难道不是因为爱姐姐吗」

    「爱呵呵,她就是个目标,转移敌人视线的工具而已罢了,至于她能不能

    逃走,我想陈生不会在乎吧,你认为如果真的在乎一个人会把放在危险的境地吗

    然后还要我们只见过一次面的去救她她就是傻女人罢了,被人利用了还不

    知道呢」

    「啊怎么会呢不可能吧」

    「什么不可能你不是说不可能爱上我吗现在呢,我的大**舒服不」

    「嗯,舒服老公的**好大呢好爽」

    「嘿嘿 」

    杨菲菲听着他们的窃窃私语,一开始听到觉得他们不知羞耻,继而就觉得很

    刺激,毕竟她的身体已经空虚了一阵了,特别是这阵子陈生已经一个月没有来看

    她了,晚上本来是准备献身的,谁知道发生这个意外呢。

    听着张扬的他们淫声浪语,杨菲菲觉得自己的身子微微发烫起来,小心肝竟

    胡乱跳动起来。

    然后这个心情没有过去几秒钟,她又听到张扬竟然还想非礼她,当即心里就

    非常生气,觉得张扬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听到张璐的维护,她的心里还是挺欣慰的。

    只是听到后面,特别是张扬道出了陈生的用意后,她的心就有种拔凉拔凉的

    感觉,她本就是个聪明人,张扬说的对不对,她其实心里跟明镜似的,只是她不

    愿去深思而已,因为陈生是她靠山,无论陈生作何决定,也轮不到她揣测,其实

    她就一种鸵鸟心里,不是想最坏的结果,就认为事情绝不是那样的。

    只是现在经由张扬捅破这层窗户纸,她终于还是清晰意识到了自己的地位,

    她无非就是陈生的玩具而已。就像一个金丝雀被养在笼子里,看似风光无限,然

    而却失去最宝贵的自由。

    「老公,你干嘛呢」

    「嘘 我就轻轻弄几下,放心没事的噢」

    杨菲菲感觉到自己的被子从她身后被掀开了,顿时有种凉凉的感觉,正常情

    况下,她应该「清醒」过来了,但是此时却张扬几句话撩到了她心里最深的无奈,

    竟然还是装睡的模样。

    张扬掀开杨菲菲的被子,明显感觉到她身子微微颤抖,他暗自猜测自己之前

    故意弄出大动静,估计早把她弄醒了,然而醒了却不醒,这就让张扬有点耐人寻

    味了。

    原本只是蠢蠢欲动的心,迫于陈生的压力,心里还是有一丝的胆怯,但是杨

    菲菲的沉默,仿佛又给了他信心。

    张扬看到杨菲菲身上穿了件小背心,下身套了着一条粉色小内裤,他知道,

    这些衣服都是张璐的。

    张璐看到张扬小心翼翼得用手指勾住杨菲菲的内裤,慢慢往下来,她的心都

    要提到嗓子眼了,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害怕抑或是帮助张扬作恶的刺激感。

    「老公 」张璐迫于这种无形压力,还是出言阻止道。

    「嘘不要说话」张扬给张璐打着眼神,然后用手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张璐眼睁睁的看着张扬脱下杨菲菲的内裤,而后者却是没有一丝反应,她突

    然有些疑惑起来:「难道真睡了」

    继而张璐就看到张扬将杨菲菲的身子翻了过来,然后就看到他埋在杨菲菲的

    私处舔了起来,她心里闪过一阵怪异的感觉,好像张扬舔的是她那里一样,继而

    她又留意到杨菲菲的表情,似乎很享受,但又很痛苦的忍耐着。

    「张扬这个大坏蛋,还真被他说中姐姐在装睡」张璐想起张扬之前跟她

    说想要睡杨菲菲的想法时,她都觉得他疯了。

    但是张扬跟她说杨菲菲不论是什么身份,她最真实的身份还是女人,是女人

    就需要男人。

    并且跟她套好了话然后故意弄出动静,惊醒杨菲菲。

    接下来也就是最关键的地方,如果杨菲菲「醒了」张扬就会停止,如果不

    醒,他知道自己成功了一大半。

    同时根据之前的约定,如果杨菲菲真是装睡的话,张璐就赌输了,不可以在

    阻止张扬了。

    「老公,这样不好吧」

    「宝贝,你先出去一下等下进来哦好吗没事的嘛,我又不会吃了她」

    「我口渴了,我去喝水」张璐本就是聪明的女孩子,张扬的话用意她那里

    不明白,知道张扬也就是猎奇心态,她也乐意成全。

    加上张扬竟然当着她的面要跟另外一个女人**,这让她的心理也觉得怪怪

    的,不知道是觉得场面太**还是不想看到这个画面。

    等张璐出去了,张扬再一看杨菲菲还在装睡,心里一阵激动。

    张扬没有去舔杨菲菲的私处了,他发现她的那里早已是一片泥泞了,他就伸出

    两根手指拨开杨菲菲两片**,然后用食指和中指插了杨菲菲的私处动作轻柔频

    率却不慢的挑逗起来。

    渐渐的,张扬感受到了杨菲菲的私处有了细微的颤抖,心里加肯定在自己

    挑逗之下,后者已经慢慢沦陷了。

    张扬惊喜的发现杨菲菲的私处非常嫩且紧凑,**外侧虽然有些发黑但是拨

    开**却发现里面还是粉粉的,可见这个女人平时保养的很好。

    张扬跪在杨菲菲的双腿间,右手在杨菲菲的私处捣腾,左手将杨菲菲的衣服

    向上掀起,露出她雪白丰满的**,狠狠的抓了一把后,就扑了上前一口将她的

    **咬在嘴里轻轻吮吸着。

    「嗯 」

    张扬分明听到杨菲菲忍不住的一声呻吟,然而后者除了发出这个声音后,却

    是没有其他言语。

    张扬想着无论多么高贵的女人,在动情的情况下,是无法抗拒自己的**的,

    他终于大胆的吻过杨菲菲的酥胸,一口吻在了她的娇艳欲滴的红唇上。

    杨菲菲的紧咬牙关,却是不松口,只是下身被张扬有技巧的挑逗,左胸被他

    握在手里把玩,却是让情难自已,忍不住一张嘴就要张扬乘虚而入,只感到自己

    的嘴里多了一根灵巧的舌头在她口腔里搅动。

    杨菲菲情不自禁的配合起来,口齿交缠,她忘情的娇喘起来。

    「嗯 嗯 」

    张扬挑逗了一番却是没有任何耐心了,他感受到身下的女人已经情动,觉得

    时间已经成熟,就抽出自己的手指,扶着自己的**在杨菲菲的**口摸索着摩

    擦着,看着杨菲菲依然紧闭的双眼,张扬突然豪情万丈起来,曾几何时,他哪里

    想过会有今天呢

    即便在今天之前都不敢去想象,但是想通了杨菲菲对陈生而言的价值,或者

    说这个看似高贵无比的女人实则是一名养在深闺被陈生当作尤物把玩的存在。

    她哪些荣耀哪些光芒无非就是增加陈生在她身上一种满足感与征服感而已。

    而今天张扬一个平凡普通的男人却因机缘巧合之下与杨菲菲共处一室,这种

    机遇对他而言可遇不可求,张扬不再犹豫,下身一沉,黝黑硕大的**,瞬间挤

    满了杨菲菲的**。

    「啊」杨菲菲虽然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也有了心理准备,但是还是错

    估了张扬的尺寸,真的太大了,突然插了进去,她感到自己下身瞬间被塞的满满

    一样,好满足。

    「啊没想到这么紧呢好爽」张扬忍不住叫出声道。

    在张扬脱她内裤的时候,杨菲菲心里就一直有个声音就是拒绝他,但是这种

    心里呼喊却是多么的无力,没等她纠结完毕,内裤被脱了,紧急着自己的私处就

    张扬一阵狂舔。

    积蓄已久的**如洪水般溃堤,她似乎找到了宣泄的出口,然而脑子还是一

    阵拒绝的想法,身体却是诚实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特别是在张扬将他手指插进她的私处的时候,她的坚持已然慢慢松懈,但是

    却固执告诉自己不能沉沦,不能陷进去,然而实际动作却没有一点抗拒,加上胸

    部的**是她的敏感点被张扬一点,她感觉爽死了,以至于张扬索吻的时候只是

    象征性抗拒几下,就激烈的回应起来。

    杨菲菲知道自己不是什么放纵女人,这么多年来,渐渐失去陈生滋润的日

    子她都走过来了,她很清晰认识到自己的人生或者自己存在的意义,所以她从来

    不敢有什么不轨的想法。

    身在娱乐圈有太多诱惑与美好,或许是因为陈生的威视太强,别人不敢动歪

    念,或者是她惧怕所拥有的一切顷刻间失去,不敢动什么念头。

    然而张扬今晚起初的一些话,还是在她心里泛了波澜,她就是陈生的一件玩

    具而已,只是属于最高等级那种,但还是一件随时可以抛弃的,并不是弥足珍贵

    的。

    或许在思想上有所松懈,或许压抑太久的想法,或许出于身体的渴望,以至

    于张扬准备进入她身体的时候,她竟然不是拒绝了,反而有种接受的意味。

    可能所有的人不会想到,一个在众人面前被世人奉为梦中女神的杨菲菲其实

    就连女人基本的**都不能满足。

    其实以她才貌,要什么样的男人,她会没有

    只是她不可以有因为陈生,她不敢有一点点想法,因为她自始至终都是陈

    生的禁脔,然而今天却被张扬打破了。

    听到传来张扬满足又兴奋的声音,杨菲菲终于无法在装睡了,她悄然的睁开,

    看着张扬,脸上似乎有恨意,恨张扬的无耻,但是多却是一种满足,那是一种

    无法抗拒的本能。

    杨菲菲没有出声,只是望着张扬,直到现在她都无法明确的心理,为什么会

    到这一步,似乎有些发生的非常突然又顺利成章。

    张扬看着杨菲菲冷冷的眼神一闪而过继而是那种柔和魅惑的身躯,他起初有

    一丝胆怯有一丝羞愧,然而被她这魅惑的双眼一望,他却是激起了斗志,在高不

    可攀,此时却被他压在身下,难道还能翻天吗

    张扬也没有言语,两个人双眼对视,下身一阵疯狂的**,一个在张扬狂风

    暴雨的动作下,整个身子渐渐松懈下来,然后头往一仰,享受着张扬的驰聘,娇

    喘声越来越来,也越来越诱人。

    「嗯 嗯 嗯 噢 噢 」杨菲菲的声音带着磁性既魅惑又让人觉得很温柔,

    犹如天籁之声好听极了。

    张扬抱着杨杨菲菲的成熟身体,肆意得放纵,才这发现这个女人就像熟透的

    水蜜桃一样诱人,让人垂涎欲滴。

    她的皮肤保养的非常好又嫩又滑,完全不像她这个年纪女人才有肤质,或许

    所谓的明星脸蛋与身材才是最大的资本。

    收入高,但是大投入还是在她自己的身上投入了,这种浑身上下散发着成

    熟魅力的女人,张扬真的是没有一丝抵抗力,明明是一种类似睡奸的举动,然而

    当他们坦诚相见后,后者却又是那么配合,总能让张扬找到一个非常舒服的姿势

    进入,或许也是成熟女人好处,看似不主动,然而却又很有技巧的迎合男人。

    屋里的激战正酣,屋外的张璐却是捧着一杯水坐在沙发上,她不知道自己现

    在什么心情,在想些什么。

    只是她能猜到屋里现在应该已经好上了。

    只是她会忍不住好奇的去想:「他们在做了吗」

    张璐越想心里越痒,明明只是隔了一道门,然而她感觉门很重一样,她坐在

    外面已经一二十分钟了,心里受了煎熬,她不知道这种感觉来源于那里,但是她

    不知道此时她没有所谓的伤心与难过,反而是奇怪的兴奋感,好像有一阵薄薄的

    膜,等她戳破后又是另外一幅天地。

    张璐终于还是忍不住的想要悄悄观察动静,一到卧室外面,她就听到里屋杨

    菲菲的声音,就连她是女人也觉得这个声音真是太诱人,似乎像是魔音一样勾引

    着人心。

    张璐想着此时张扬又是什么动作呢,过了这么久也快好了吧

    张璐轻轻推开门了,就看到杨菲菲此时以一幅观音坐莲的姿势坐在张扬的身

    上,全身**,后者扶着她一只手扶着她纤细的腰肢,另外一只手抓着她的玉足,

    下身向上顶着。

    张璐看着杨菲菲的妖娆的身姿,美背修长腰肢纤细,双腿跪在张扬的大腿边

    上,小腿纤细悠长,嫩嫩的脚丫子白里透红,性感的脚踝被张扬握在手里把玩,

    这画面好像身临其境一般,她有些口干舌燥起来。

    张璐敏锐发现到了杨菲菲与自己的不同,自己情到所致放浪形骸之外,而杨

    菲菲却总是保留着一分矜持,好似抗拒,却是最好的迎合,明明此时她是占据主

    动,享受着张扬**,但是却又一幅楚楚可怜的模样,娇滴滴的样子,能激发

    男人心底的**。

    而让张璐为诧异的是,杨菲菲竟然是一幅完全配合的模样,甚至与就像两

    个情侣在**一般,这样情况对她而言却是有些措手不及,或者印象中的女神,

    私下也就是个缺爱的女人而已,到了床上总要卸下伪装的。

    原来所谓大明星,也是普通人,也同样有着七情六欲的。

    张璐躲在一旁看着自己心爱男人同别的女人**,心里却没有一丝抵触的情

    绪,就像之前所觉得她根本没有伤心难过的情绪,多却是兴奋感,好像她自

    己就是张扬一样,看到他征服一个女人,她觉得很有满足感还有很强烈的兴奋感,

    这种感觉却是在**中无法体会的。

    张璐看到杨菲菲在张扬的要求下,换了姿势,面对着她趴在床上,翘起屁股,

    张扬从后面进去。

    张扬觉得自己在做梦一样,真正很难想象,他竟然会把杨菲菲给上了,但是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杨菲菲雪白的股间进进出出,听着她魅惑迷离的呻吟,他

    又知道这并不是梦。

    原本他只是单纯想要一尝夙愿的,只是看到这里,他似乎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菲菲姐,你的逼怎么还这么紧啊你不是天天被生哥操吗」

    「嗯 不要停下来」杨菲菲觉得张扬的话有些扎心,感觉自己一下子被张

    扬看轻一般了,她很想一生气推开张扬,但是身体却是很享受这种感觉,久旱逢

    甘霖,只能迎合,人之本性,却是拒绝不了。

    「不要停也行啊你告诉我,你被什么导演潜规则过吗」张扬忍不住道。

    「没有 噢 噢 张扬 快一点 」

    「那你有跟什么男演员上床过吗」

    「都没有,求你了,别逗我了快点弄我 好难受 」

    「哦,那就是被生哥一个人操了多寂寞啊我**好使不」

    「嗯 好 快点吧」杨菲菲此前还无法理解张璐怎么会喜欢上张扬,现

    在她感受到了张扬的**,好像明白了点什么了。

    然而她还是想错了,张璐却不是因为性才爱上张扬的。

    「菲菲姐,你说我们以后还能见面吗」张扬突然道。

    「嗯」杨菲菲想了一下迟疑道:「有机会的吧。」

    「骗人你这话说出来就连自己都不会信吧你想着也就放纵这么一次吧」

    张扬毫不客气戳穿了杨菲菲的想法。

    「嗯,或许吧噢 我要来感觉了张扬 」杨菲菲感到久违的**的滋味

    就要来临了,心里却是渴望不已。

    「我也要射了呢,我射进去吧」张扬理所当然道。

    「不要不行」一整个晚上杨菲菲都算是配合的,这里面无关与情爱,

    就是一场性的宣泄,然而当张扬说要射进去的,她却是非常剧烈的反抗起来,身

    子一晃,往旁边一躲,戒备地看着张扬。

    张扬愣住了,本来干的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反应这么大,不是说要**了吗

    「菲菲姐怎么了」张扬纳闷道。

    杨菲菲也为自己剧烈的举动感到一丝愧疚,然而她还是坚定道:「我不能怀

    孕的,一丝可能都不能有了,你有套套吗」

    当张扬说要射进去的时候,杨菲菲的脑掉里好似闪过一道光,她这才清晰的

    意识到自己总归是陈生的女人,她不敢想象自己做了这样的事情,如果被陈生知

    道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也因为这个原因,她才做出那么剧烈的举动。

    「套套」张扬无语望天,他哪里会随身带套套呢。

    「我没有呢,我问下璐璐吧」张扬无奈道。

    「不要叫她不可以的」杨菲菲此时此刻才想起来,张璐还在外面呢,想

    起张扬是她男朋友,而自己却那么投入与他**,心里却是有一丝愧疚,因为这

    个过程中,她觉得自己得到了释放与满足。

    「唉,你这个不要,那个不行,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嘛」张扬看到门口的

    开了,好像看到张璐可爱的小脑掉,想着自己以后一龙二凤的场面,隐隐有些期

    待。

    杨菲菲为难看着张扬身下雄伟的**,俏眼儿都要滴出水来了,想着自己身

    子好好就要**了,却还是有一丝不满足。

    最近一年多,陈生在她身上心里逐渐减少,很多时候,前者满足了,就不会管

    她如何,直接睡觉了,基本上就像皇帝侍寝一般,一个月关照下一两次这样。

    杨菲菲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

    找回网╙址请搜╜索综x合社区

    这种感觉了,她真的很为难,反正做已经做了,

    偏偏不那么彻底,她就有些不痛快了。

    想起屋外还在一个张璐,杨菲菲此时却是顾不了那么多羞涩道:「要射的时

    候,你能拔出来吗」

    张扬为难道:「拔出来可以啊,那我射哪里啊你嘴里吗」

    杨菲菲一看张扬这架势,就知道不给点甜头,自己也别想好过了。

    「嗯」杨菲菲点点头,然后温顺躺在床上,用手拨开自己的**道:「来

    吧」

    「嘿嘿」张扬也只是随口一说,不能内射,就体外射也没办法,却没想到

    杨菲菲竟然二话不说同意了。

    张扬扑上去「三浅一深」猛烈的**起来,看着身下的杨菲菲释放了所有的

    激情,积极的回应着,心里满足比身体上的加强烈。

    原来离**的滋味就差一线,在自己主动的要求下,杨菲菲有意的积极配合,

    她终于还是**了。

    张扬明显感到杨菲菲**的收缩配上她妩媚动人的神情知道她已经**了,

    也就加卖力干了起来,不多时,他也有射精的冲动,急急忙忙拔出**,送到

    杨菲菲的嘴边。

    「嗯 」杨菲菲沉醉**的余韵里,却没有再配合张嘴了。

    听着杨菲菲**蚀骨的呻吟叫上她此时的媚姿,张扬没忍住一股精液就直接

    射到她完美的脸蛋上面。

    杨菲菲感受到脸上滚烫的液体,一转头就看到张扬**还硬在那里,几乎是

    迷迷糊糊的就张嘴,将他的**含了进去,做着最后的清理。

    张扬看着杨菲菲娴熟的动作,暗叹陈生调教真好,这样的口活,这样的善解

    人意,身份又是如此高贵,当真是完美无瑕。

    张璐看着张扬脸上浮现满足的神色,又看到他故意朝她示威,并用指指还帮

    清理**的杨菲菲,那副表情,真的太欠揍了。

    张璐冷哼一声故意不理会张扬,悄悄把门合上,约莫几分钟后再回来,却是

    看到杨菲菲已经穿好睡衣坐在床头,脸上带着疲惫的神色却很满足。

    张璐明显感觉到杨菲菲不敢抬头看她,她脸上浮现捉狭神色道:「姐姐,张

    扬的活还行不」

    杨菲菲听到这句话,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之前所有的种种化作羞愧喃喃无

    语。

    「他跟我做,总是不能满足呢,姐姐你以后跟我一起教训他好不好嘛」张

    璐没有一丝芥蒂的样子,撒娇道。

    「璐璐,对不起」杨菲菲听到张璐如此说道心里终究是好受一些。

    「姐姐,你没错,都是这个死家伙不好呢」张璐说着话,故意去拍打躺在

    一边休息的张扬。

    而张扬却是乐呵呵不觉得痛,想想也觉得有意思,明明是他主动上了杨菲菲,

    现在倒好,杨菲菲反而是一幅做错事一样,这种情况也是他没有想到的,本来还

    想着怎么交代杨菲菲隐瞒这次的事件,现在看来,完全是张扬自己多虑了。

    「璐璐」杨菲菲听到张璐此时这么维护她,她觉得很感动,忍不住抱住她

    就哭了起来。

    张璐不知道杨菲菲为什么会哭,或许她不能明白杨菲菲的苦衷,不明白那种

    作为金丝雀的痛苦,不会明白杨菲菲放纵了一次,满足了自己后又会有多大的

    心理负担。

    这些张璐想不到,她也不会去想,只能称职做个好妹妹抱着杨菲菲,安慰着

    她。

    张扬有时候也搞不懂女人,好端端怎么就抱在一起哭了,不过不懂归不懂,

    这次他倒识相的回到自己房间,留下两个美人说着私房话了,至于做了这件事的

    后果,或者说怎么收场,他相信张璐知道怎么帮他去跟杨菲菲沟通的。

    所谓的机遇就是不经意的出现,没有抓住,错过就没有了,好在张扬最后还

    是把握住了,因此这一觉他睡的很安稳。

    第二天,陈生派人来接走了杨菲菲,而张扬却还在呼呼大睡。至于在张扬

    走了之后,那两个女人说了什么又做了什么事情,他却不得而知了。

    临走时,杨菲菲借走了张璐的一套衣服,以及一双白色的球鞋,她们两人身

    高差不多,鞋码是差不多。

    杨菲菲之前逃离的比较匆忙,只穿了睡衣出门,这次危机已走,自然不可能

    穿成那样出去了。

    加上的她的脚伤没有好,也穿不得高跟鞋,只能穿球鞋了。

    杨菲菲坐在回去的路上,看着手中张璐硬塞给她的云南白药,想着还在呼呼

    大睡的张扬,沉思道:「或许这样的离开,才是最好的吧」

    张璐送杨菲菲出门后,也睡不着了,就到楼下超市买了一些菜,然后回到家

    里,把家里的地都拖了一遍,做完家务已经是中午了,回到房间一看,张扬竟然

    还在睡觉。

    不由得的玩心大起,用自己发尖去挠张扬的耳朵,后者摆弄了一下翻个身继

    续睡觉了。

    张璐就来到床的另外,拿张椅子坐在床边,拖着腮帮,一副津津有味的模样,

    看着张扬睡觉。

    看了一会儿,张璐看看手表,想起自己下午就要出去的工作了,心中虽然有

    百般不舍,但是也只能收拾好心情,重新上路。

    张璐回到厨房,大显身手,做了一桌子的好菜,用保温炉将美味的菜肴保温

    好。

    拿起拿出纸笔写了一段字,接着又回到房间,深情往了一眼张扬,走上前去

    吻住他的额头,然后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张扬几乎一天一夜的折腾,身体早已疲惫不堪,醒来后,一看手机,竟然是

    已经是午后一点多了。

    第一反应是上班迟到了,然后一看日期,还好是周六。然后他又迷迷糊糊的

    起床,在屋里里喊着张璐的名字,没有人回应,杨菲菲似乎也已经离去了,他觉

    得自己口渴了,肚子饿了,就去厨房找吃的。

    直到这时,张扬才想起张璐跟他说过,下午又要出去上班了,这次是飞德国,

    要几天才能回来。

    张扬看着张璐秀气的字眼,温柔的话语,心都快要化了。

    「宝贝,走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呢」张扬将张璐做好的菜肴一碗碗端出来,

    还是热的,保温效果不错,他拿出手机打个一个电话。

    「嘻嘻,看你睡的那么香,没忍心叫你哦」张璐提着拉杆箱,一身完美的

    空姐制服,一路过去,频频收到路人的回头观望。

    「亲爱的你真好呢对了,昨晚她有说什么吗」张扬想起昨晚的激情,到

    现在还觉得做梦一样。

    「张扬,姐姐是个苦命的人,你以后不要欺负她了好吗」张璐想起昨晚张

    扬走了之后,又因为她们有过共同的男人,两个女人打开话匣子絮絮叨叨说了很

    多话。

    「我哪里敢哦,你说她会保守秘密吗」张扬却是想不到在他走后,姐妹俩

    感情又上升了一个层次,他现在最怕还是杨菲菲不能保守这个秘密。

    「哼,现在知道怕了」张璐故意气道,然而她也没张扬难受太久就继续道:

    「放心吧,姐姐比你不想让人知道这个事情」

    「嘿嘿,那就好璐璐谢谢你,你真是我的福星呢」张扬得到张璐的保证,

    他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走开死不要脸我不跟你说了,我要登机了拜拜爱你哦」张璐还

    是一贯的风格,末了却是甜甜带了句告白。

    「嗯,我也爱你宝贝」张扬通完电话后,就觉得张璐真是一个与众不同

    的女人,她虽然故意表现的很生气,但是其实却是很配合张扬,明知道那是错的,

    也会义无反顾,张璐越是这样,张扬就知道,这样的女人就越要疼爱好。

    张扬吃着张璐做的饭,出乎他意外的,竟然十分的美味,想着张璐的好,吃

    着她做的饭,张扬的心也慢慢平静了下来。

    张扬吃完饭,收起了压在纸条上面的房门钥匙,寻思着是该回家了,昨晚一

    夜未归了,也不知道顾茹怎么样了。

    另外一边,杨菲菲回到陈生安排的住处,不过却不是之前那个地方了。

    「怎么样,没什么事吧」陈生气色看起来还行,他没有跟张扬说,自己是

    怎么脱离险境的,但是想来也并不会太简单。

    杨菲菲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陈生,最后轻轻摇摇头道:「没事呢」

    「一点事都没有」陈生疑惑道。

    杨菲菲知道陈生问她有没有事有两重意思,一层她自己本身安危有没有事,

    第二层就是张扬有没有对她有什么不轨的举动。

    「嗯,没有」杨菲菲神色平静的摇摇头道。

    或许演员的功力在这一刻完全的发挥出来,杨菲菲脸上是一种淡然的神色,

    没有过多的表情没有过多的言语,就是那种平平淡淡的样子。

    陈生盯着杨菲菲的神色,沉思片刻后,缓缓点了点道:「你觉得张扬怎么样」

    这是陈生第二次这么问她关于张扬的为人了。

    杨菲菲听到这个问题,心里有了一丝触动,然而脸上却依旧是一幅无所谓的

    表情道:「就是个小年轻嘛,也不知道你看上他那点,那么关心他」

    陈生缓缓点了点,直到现在陈生才相信,张扬确实没有做他不该做的事情,

    想起昨晚的凶险,陈生直到现在还捏把汗。

    想起昨晚他得到张扬的示警之后,第一时间就觉得不能随便现身,竟然对方

    有备而来,自己再出现等于自投罗网了。

    因此他才临时变计,把杨菲菲出去,转移视线,而自己呢,却是上楼,敲开

    其中住户的一门房间,然后打电话叫增援。

    事情没有闹出太大的动静,总算有劲无险的过去的,但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

    陈生知道,这件事与何森逃不了干系,但是他没有明确的证据,现在最直接与这

    件事联系的人是高翔。

    自从昨晚脱离险境后,陈生就派人去抓高翔,然而后者却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不见了踪影。

    所有一切的种种的举动,加说明了这是一件有预谋的事情,只是某个时间

    某个地方突然的发生了。

    陈生知道,如果张扬的巧合,自己或许昨晚就栽了,加上早上请示过他上面

    的人,后者似乎有意无意的要提携张扬,这也陈生不得不对张扬再次重视起来。

    至于高翔破坏组织的纪律行暗杀之举,已经被排除在外,被抓到也是时间的

    问题了。

    陈生沉稳点点头从旁边拿出一个首饰盒道:「嗯,这个给你带带看看」他

    递过首饰盒,里面是一条项链价值十几万,或者是对昨晚的举动给杨菲菲一些补

    偿吧。

    陈生留意到杨菲菲并不是十分欣喜的样子,他心里明镜似得,他知道杨菲菲

    不笨,虽然很多事情不问,但是事后一想总会明白一些,可是那就怎样

    陈生知道只要她只是自己一个情妇,如果敢有想法,那么他给所有一切,怎

    么给的,就会怎么拿回来」

    「谢谢」杨菲菲接过没有打开,心里似乎有一丝叹息,或许陈生永远不会

    明白她到底想要什么。

    「嗯还有以前那个地方不能住了,你以后没有拍戏就回到这里来,大门是

    密码锁,这是密码我有事先走了,你在家好好休息吧」陈生吩咐了一句后来

    也匆匆去也匆匆,似乎这已经成了他的惯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样举动成

    为了习惯。

    陈生一走,杨菲菲终于松了一口气,也没有去看首饰盒里面的东西,随手丢

    在一旁,脑子里却是想着昨晚那激情的一切。

    「或许就是一夜情,有过就不会再有吧」杨菲菲的情绪有些低落与失望,这

    种情绪不是说她爱上张扬,而是她渴望正常人的生活,也想要平凡的爱情,可是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对她而言却是奢求的。

    可是际遇变幻莫测,谁又能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