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攻略】第二章 目睹

雨夜带刀不带伞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百度搜!

    看第一时间新

    作者:ntr2

    201678

    字数:14918

    第二章 目睹

    跟顾茹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好处一就是可以知道女神的日常。

    比如顾茹一周有几次会出去夜骑,另外还会练练瑜伽以及自拍等等。

    张扬自从知道顾茹有这项运动之后,还特地从网上买了一套装备。

    自行车虽然只有几千块,不能和顾茹他们几万的车子相比,但不也差了。

    「姐,他又来不了吗?」

    这一天又是约定好出来一起骑行的日子,只要能和女神相处,张扬总是不遗

    余力的去支持的。

    顾茹神色比较平静,但是胸口的起伏还是出卖了她此时的情绪,顾茹摇摇头

    道:「不管他了,我们走吧!」

    顾茹发现自己自从被高翔得到手后,对她的热情没有以前高了,她希望自己

    的感觉是错的,高翔只是忙工作而已吧。

    女人总是希望得到男人的宠爱,对自己多一些爱护和体贴的,只是男人在没

    有确认关系前很殷切,得过后,总以为是自己的,就不会在在乎了。

    这也像家花虽好,但是野花香,同时也是因为得到就是以为是自己的,没

    有得到总是会尽力去追求一样。

    张扬看着顾茹一马当先,冲了出去,自己也就抓紧跟了上去。

    顾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短袖t桖,露出肚脐一块,下身是超短热裤,当她骑

    上自行车的时候,还能看到圆鼓鼓的臀部的边缘,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上没有带

    护具,脚上是一双白色运动鞋。

    这一身装扮,看上去又活力四射起来,青春无极限。

    张扬并肩与顾茹骑行了,他看到她的脸色有些不虞,也不敢聊天,好在顾茹

    的自行车配有音响,一路骑行倒还蛮有情调。

    「姐,这是上山的路呀,平时我们不是骑这边的哦!」

    张扬看到顾茹要往山的方向骑,不由的提醒道。

    「跟上我就对了,不要说话!」

    顾茹显然知道自己骑的是那条路,只是她的心情有点不好,只是通过这种方

    式去释放。

    「哦!」

    张扬便不再多言,他巴不得可以和顾茹独处的时间多点呢。

    这条山路弯弯绕绕还是比较难骑的,张扬向上爬坡爬了一段不由的开始有些

    气喘,但是他留意一下顾茹,发现她虽然也累,但是看起来还是比较轻松的,暗

    道自己平时锻炼还是不够,平时上看不出区别,一到山路就露馅了。

    好在山路的旁边都有路灯,这是值得欣慰的事情。

    「休息一下吧!」

    顾茹看到前方有块空地,觉得自己的腿也有有些麻了,不由得后悔赌气往这

    条路骑了。

    张扬心想终于可以休息了,将车子停好,毫不掩饰自己的气喘道:「姐,我

    真是服你了,体力竟然比我还好!」

    顾茹从自行车上拿下水瓶喝水,摘下头盔,抹了抹额头的汗珠道:「你才跟

    我们骑行了没几天,等后面习惯就好了!咦,你怎么不喝水,不渴吗?」

    张扬尴尬的摇摇头,他的水瓶掉在车上了,忘记拿了。

    顾茹一看他的自行车就发现问题了,突然觉得有点意思,有时候男人死要面

    子就要死撑啊。

    「拿我的喝吧!」

    顾茹将自己水瓶递给张扬,然后道:「不要碰到瓶口哦!」

    张扬笑呵呵得接过水瓶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口后突然道:「姐,刚才说什么?

    」

    顾茹的脸有些微红,叫他不要碰到接出来喝,还特地的将整张嘴贴上去勐喝

    ,顾茹嗔怒摇摇头道:「算了,没什么!」

    两个在半山腰上,在空地上找了一块大石块坐在上面休息,手机拿出来放歌

    ,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能够跟顾茹这样近距离的聊天,吹着晚风,张扬的心情

    还是比较惬意的。

    「姐,我帮你捏捏腿吧!」

    张扬就坐在顾茹旁边,动作自然又流畅将顾茹的一条放到了自己大腿上捏了

    起来。

    「哎呀,不用,不用啦,没事!」

    顾茹推托着想要收回来,荒郊野岭的,总感觉怪怪的。

    张扬知道想要泡女神,那首要就是不能把她当女神,要胆大心细,他看到顾

    茹下了自行车有去揉捏自己的大腿,说明今天骑行的距离与难度与以往相比大了

    很多,腿部超负荷了,他看到了这一点,心里早活动开了,但是一直不敢下手,

    聊了一会儿天后,他就蠢蠢欲动直接上手。

    张扬的手法还是比较专业,不是为了说揩油,乱捏的。

    他边捏边揉道:「等下是下坡路,你的腿已经超负荷了,如果不好缓解一下

    ,等下突然抽筋怎么办呢!」

    顾茹感受着腿上带来的酥松感觉得还不错,也就不挣扎了,她的表情有些羞

    涩,但是张扬一脸坦然与关爱,心里还是挺温暖的,觉得自己平时没有白疼张扬

    。

    张扬第一次光明正大去摸顾茹的大腿,还任由自己揉捏,心里别提多激动了

    ,暗自鼓励胆大心细是对的。

    顾茹的白皙就不用提了,关键是非常的顺滑,接着就是非常具有弹性,大腿

    匀称修长,摸上去手感极好。

    「姐,你的皮肤真好!」

    张扬忍不住赞叹一声,他已经捏到了小腿了,并且握住顾茹的小脚,帮她活

    动关节。

    「嗯!还行吧!」

    自己的腿,顾茹当然知道,她还是非常有信心的,只是她突然想起来从小到

    大,自己的大腿第一次被人这么细心体贴,一寸不落的被抚摸着,但这个人却不

    是男朋友。

    想起高翔他也喜欢自己的大腿,也会抚摸甚至是亲吻,不过那是**的前戏

    罢了,跟眼前这个完全不一样。

    「姐,换另外一条腿了!」

    张扬的下身又不争气硬了,不过今天穿的是宽松的短袖,坐下的时候,就已

    经把衣服盖在裤裆上面因此看出来。

    顾茹这次没有扭捏,收回了那条明显感觉舒服的大腿,又把自己另外一条腿

    换到张扬的大腿上面。

    白花花的大腿,伸到自己面前,张扬很自然的接过放在自己的腿上,再一次

    来个「肌肤相亲」,张扬在揉捏的过程的,会去移动顾茹的大腿来跟自己的腿进

    行摩擦,那种酥松的感觉,让张扬的胆子越来越大,看抬眼看着顾茹一眼,发现

    她拿出手机在玩。

    张扬悄悄将她的小腿贴进自己的裆部,里面的东西早已挺立,隔着裤子有一

    下没一下的摩擦起来,他发现顾茹好似没有感觉,手一抖,下身往前一顶,轻微

    的动了起来,**已经顶到了顾茹小腿上面的嫩肉了。

    顾茹的小腿轻微动了一下,没有直接抬头,依旧玩手机,但是张扬感到她的

    小腿微微往外移动了一点,但是张扬又往前移动一些,继续顶着摩擦,没办法太

    舒服了。

    顾茹的脸蛋开始烫了起来,虽然还在玩手机,忍了一会后便小说道:「你又

    犯浑了吗?」

    声音很轻,但是足够让张扬听到。

    「什么?」

    张扬故作疑惑道。

    顾茹有时候真不懂张扬到底是真煳涂还是假煳涂了,上次鬼屋也是这样,这

    次又这样,只好明说道:「你又硬了?」

    「啊?」

    张扬低头一看,然后继续若无其事道:「姐,是你有多不关系我啊,这是我

    正常尺寸,好吗?」

    「呵呵!」

    顾茹冷笑一声讽刺道:「那你的东西还真大呢!」

    张扬得意道:「那是必须的!」

    心里却想着:「什么时候让你试试他的厉害就好了!」

    「滚!嗯!好多了!谢谢你啊,累吗?」

    顾茹忍不住跟张扬开了两句玩笑,觉得还蛮有意思的。

    张扬得了便宜心里满足觉得顾茹也不是表明看上去那么冷冰冰的嘛,而且还

    会开玩笑,他觉得自己只要不要太明目张胆或者太出格了,顾茹应该不会跟他翻

    脸的,张扬一直通过细心的接触去探寻顾茹的底线在哪,在哪些范围内可以接受

    他的调戏,又可以默不作声。

    「你是我姐嘛,为你做这么事还叫累,那以后还能干啥?」

    张扬自豪道。

    「就你会挑好听的哄我!」

    说完,顾茹还白了他一眼。

    张扬这感觉这一眼风情透露一缕娇羞,小女子姿态十足。

    看着夜空中的乌云从远处而来,张扬突然担心起来。

    「姐,我们要不早点回去,我担心会下雨!」

    张扬看着天色郁闷道。

    顾茹也看看天色,不解道:「天气预报不是今天没有雨吗?」

    「天气预报,哪天准过啊?」

    张扬调侃道。

    顾茹也担心等下会下雨那就麻烦了,就起身拍拍屁股上面的灰尘准备离开,

    她看到张扬还想伸手帮她拍,就连忙道:「这个我自己会做!」

    张扬尴尬的看了看她的翘臀道:「这不是为了您效劳吗?」

    顾茹带好头盔,骑上自行车道:「就你话多,走了,看谁先到吧!」

    张扬一听也乐呵跟她竞争起来,心里想着:帮你按了大半天怎么没想也给我

    按按呢。

    不过最后想想这个想法也等于痴心了。

    一会后,果不其然,天空慢慢下雨了毛毛雨。

    「姐,骑快点!还有三公里就到了!」

    张扬说到的地方是指他们停车的地方。

    顾茹不由得的加快速度,发现刚才被张扬一按,自己的腿竟然真的不酸痛,

    暗道张扬还是有些水平的,心里觉得暖洋洋的。

    紧赶慢赶,还是赶不过下雨的速度,原本的毛毛雨,在他们快到的时候突然

    下起了大暴雨。

    「我靠!」

    张扬忍不住爆出口起来,看着天空的雨越下雨大,视线都有些模煳了。

    「张扬!」

    顾茹觉得自己视线开始越来越模煳,速度也慢慢下来,瓢泼大雨,倾盆下。

    「姐,再坚持下,就快到了,把手给我!」

    张扬伸出一只手握住她的小手,拉着她慢慢骑行。

    顾茹最怕雷雨天,特别是有打雷声的,她遇到这样的天气还是在户外,心里

    突然开始害怕起来,感觉是自己无依无靠的小舟一样,不过当张扬拉着她一起骑

    行的时候,她心里突然踏实许多了,好像也不是那么害怕了。

    「快上车!」

    终于到了,张扬打开了车门,先让顾茹进去,然后自己在钻了进去。

    当张扬一坐到后座还没有说话呢,顾茹就一把抱住了他,呜呜的哭了起来。

    衣服本来就单薄,雨水一临,就像没穿一样,贴在身上,张扬终于清楚的感

    受到平时看到**是多么的柔软了,只是此时此刻,他没有时间去体会而是安慰

    顾茹道:「姐,没事了!安全了!」

    顾茹抱着张扬哭了一会儿,心情慢慢平复下来:「不好意思,我最怕打雷!

    刚才我真的好害怕!」

    「没事,没事!等雨停了,我们收了车子再回去!暴雨来的快去的快的!」

    张扬看着楚楚可怜的顾茹,全然没有平时生人勿近的模样,私下的她,却是

    也是小女人而已。

    「张扬,这雨好像还要再下一会呢!」

    顾茹看着车窗都模煳,完全看不清外面了。

    「没事,我陪着你呢!」

    张扬镇定道。

    「好!」

    顾茹没想到平时张扬看起来小孩子一样(长的嫩),没想到关键时刻这么靠

    谱,心里也踏实了。

    「姐,我先把车里的空调打开,我们湿衣服先脱下来吧!不然到时生病非常

    麻烦的!」

    说完这些话,张扬先把身子前倾,将车子发动,暖风调了出来。

    然后就把自己的上衣与短裤脱了,留了条小内裤,车里的唯一光源便是仪表

    盘上面的灯光,以及车内蓝色的氛围灯,从仪表盘到车把手都有一道澹澹的灯光

    ,非常好看。

    「额,姐,你怎么还不脱掉!衣服都湿成这样了!」

    张扬自己脱完,看着旁边的顾茹一动不动,不由吃惊道。

    「我就不用脱了!等雨小点,你把车子收回来,就回去了!没事!」

    顾茹还是顾忌的,此时四周没有一点人,两个人又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面,

    孤男寡女的,又不是情侣关系,衣服一脱,黑灯瞎火的她还是比较害怕的。

    张扬也不笨,这衣服都湿成水里泡过一样的了,多穿一会都可能会生病,顾

    茹不脱,还不是因为他在,不好意思嘛。

    「姐,我到前面坐着吧,保证不偷看你!你不脱,等下感冒发烧了,我会很

    难过的!」

    张扬说完就要往前移。

    「等下!」

    顾茹犹豫了一会后,好像下定什么决心道:「你就坐在这里吧,你是我弟弟

    ,我是你姐姐!我难道还会不相信你吗?」

    实则顾茹在这个天气下,不想一个独坐后座,虽然在一辆车里,但是她心里

    真的害怕。

    权衡再三,还是觉得张扬说的对,这衣服湿漉漉的,她穿着其实早就非常难

    受了。

    张扬转过头,心里想着顾茹早不说姐弟的关系,偏偏在这个时候着重提了出

    来,语气暗示的意思很明显,我们姐弟关系哦。

    不可以有别的想法的。

    心里还是有点小落差,但是也没有表现出来。

    「好了嘛?」

    张扬问道。

    「嗯!」

    顾茹羞涩的回应道。

    张扬转过身看到顾茹双手抱着自己的胸,身上还有一件蕾丝胸罩,半罩杯的

    ,露出大半个**,深深的乳沟好像没有底一样,下身还穿着一条黑色蕾丝内裤

    ,薄薄的,堪堪遮住私处一块,性感极了,张扬的呼吸有些火热起来。

    「还看呢!」

    顾茹瞪了一眼张扬道,她被张扬看的心里毛毛的,想着自己今天穿的这套内

    衣,她自己都要羞愧死了,平时只有高翔可以看到的,现在却暴露在另外男人面

    前,她的脸就火辣辣的。

    「哦!不好意思,有垃圾袋子吗,帮我接下,我把衣服拧干先!」

    狭小的空间,如此诱人美景,又是自己爱慕的女神,平时高高在上,不可侵

    犯,如此良机,张扬没有想法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保留了一丝理智。

    顾茹的心里其实也是没底的,跟张扬认识也才两个多月不到,虽然平时接触

    下来觉得各方面都还可以,但是他毕竟是男人,如果刚才他要硬扑上来,她相信

    自己也是阻止不了,索性的是,张扬没有让他失望。

    张扬的澹定以及此时表现出来的反应,让顾茹心里很踏实,她觉得自己反应

    有点过了,明明对方表现那么真诚,自己却戒心那么重,心里闪过一丝愧疚。

    「这个袋子可以嘛?还是纸巾!」

    顾茹想通了之后,心里也舒畅一些不再防备张扬,她从主驾驶后面的靠边拿

    了两个垃圾袋,以及一盒纸巾,然后将垃圾袋摊开,张扬就把他们的衣裤拧干,

    发现拧出了一大袋水。

    「给我!你坐到我后面来,免得被雨淋到!」

    张扬来到前部驾驶室,接着垃圾袋,小心翼翼提着,开了车窗丢了出来!「

    哗啦啦!呼~」

    外面的雨依然很大,风吹的呼呼响,张扬一打开车窗,就被淋了不少。

    「快过来,我给你擦擦!」

    顾茹看到张扬又被雨淋了,赶紧拿出纸巾,帮张扬擦干脸部已经上身部分地

    方。

    当顾茹擦到张扬的胸膛的时候,后者忍不住握住她的小手道:「姐,你对我

    真好呢!谢谢!」

    顾茹被张扬握住小手,心里扑通扑通的跳,一下子气氛有点暧昧起来,不过

    她不是什么普通的小姑娘,当即反应挣脱出来擦了几下后道:「你对我好,我当

    然也会对你好啊!谢什么!」

    张扬一听心里甜滋滋傻乐。

    「弄了半天鞋子还没脱呢!」

    张扬将顾茹的腿拿了起来放在腿上,脱掉了她的鞋子,后者立马递过一个垃

    圾袋,将鞋子里面的水,倒掉,张扬依次将顾茹的鞋子脱了,两条腿都放在他的

    大腿上面,又从椅子上拿过纸巾,帮她擦脚。

    「姐,你的脚怎么这么小,真好看,白白嫩嫩的!」

    张扬细心的帮顾茹擦干净,甚至趾头缝里都擦的很细心,一边擦,一边看着

    顾茹的玉足,白白净净的,摸上去又嫩又软,像一块美玉顺滑极了。

    顾茹一边用纸巾擦着自己的头发,一边看着张扬帮自己的擦脚,那副认真的

    模样,突然间觉得好温柔。

    「刚才还说我大腿好看呢,现在又说我脚好看,那你说说,我哪里不好看啦

    ?」

    顾茹忍不住调戏道。

    「姐,你在心中是完美女神!哪里都好看!」

    张扬一本正经道。

    「嘻嘻,就知道贫嘴,好,你的赞扬,姐,接受了!快把你的鞋子也脱了把

    ,我替给你擦擦头发!」

    顾茹觉得很轻松,明明在这样环境下,这种的氛围里,应该会尴尬的,但是

    这种尴尬因为张扬的可爱,慢慢化解了。

    顾茹收了玉足,没有踩在地上,继而以一个跪坐的姿势帮张扬擦拭头发,后

    者低头将自己的鞋子脱掉,也没有倒水,脚直接踩在地上。

    当顾茹帮张扬擦拭头发的时候,由于她的身子微微前倾,丰满的**暴露在

    张扬的眼前,在车内氛围灯的烘托下,隔着几公分的距离,他看着顾茹**被一

    件半透明的黑色蕾丝胸罩包裹,堪堪包住她小小的**,漏出了半个罩杯白花花

    一片,36e的**,呈半球形挺立,没有一丝下垂,丰满圆润,看着张扬一下

    子又硬了。

    顾茹毫不自觉还很温柔体贴帮张扬擦拭头发,突然感觉到胸前有东西贴上来

    ,她的手一下子停止了,身子微微颤抖。

    「我能拒绝吗?我拒绝的了吗?」

    顾茹的心提到了嗓子里,她刚才一放松,忘记了自己今晚这套内衣,其实穿

    了等于没穿一样,蕾丝透明带着黑色,她太明白,这套内衣可以带来多大的诱惑

    力了。

    她开始害怕起来,她是对张扬很好,但是还没有涉及到**,只是出于一种

    姐姐对弟弟的照顾那种关怀,可是她忘了,张扬其实跟她一样大,只是长的太嫩

    ,太具有迷惑性了,以至于让她放松了警惕。

    「姐,你的胸部好柔软,又感觉好温暖呢!」

    张扬将自己的脸贪婪的埋在了顾茹的乳沟间呼吸着,脸上感受着这一块柔软

    ,恨不得伸出舌头去亲吻她,只要微微一动就可以咬到她神秘的**,但是他也

    听到顾茹的心,开始扑通扑通剧烈跳动,本来快来失去的理智又回来一些了,只

    是自己刚才已经忍不住做出了这样的行为,只能如此这般说道。

    顾茹提到嗓子眼的小心脏,被张扬的一句话,又缓缓的放到了心里去了。

    张扬的头发本来就短,已经已经擦的差不多了,不知道张扬是不是触及顾茹

    心中的那片柔软,后者将擦拭的动作停下,用手抱住他的头,靠在自己怀里,然

    后自己的下巴抵着他的头,缓缓抚摸着。

    张扬顺势抱住了顾茹,感受着这一刻的平静。

    「哎呀,你干嘛呢!」

    好好的气氛,突然被张扬袭胸给破坏了,但是顾茹没有翻脸色,而是吃惊的

    看着张扬,挣脱出来。

    「呼~~姐,你的胸太大了,我透不过气了!」

    张扬夸张的呼气道。

    「噗哧!」

    顾茹一听,忍不住娇羞的笑道,一笑她的**又开始跳动,看的张扬的**

    又硬了半分,而顾茹还不自知自己有多大的诱惑力还取笑张扬道:「你不是说很

    温暖了嘛?嘻嘻!」

    「嘿嘿,太温暖了!」

    刚才用手抓了一下,张扬只感觉抓到一团棉花一样,又软又具有弹性,太完

    美了。

    经过张扬这么一打诨,顾茹发现外面的雨好像少了一点买酒移到自己的车窗

    边上,玉足放了下来,脚尖踮在车里毛绒绒的地毯上,伸手去擦玻璃,看外面情

    况。

    「咦,雨是不是小点了?」

    顾茹高兴道。

    「我看看!」

    张扬靠近顾茹所在的窗户一看,车窗很模煳,但是听声音感觉小了点,「开

    点看看!」

    「哎呀!」

    顾茹应声打开了一道,大风夹着细雨挂了进来,她连忙关上道:「好冷!」

    「嗯~」

    一转头正好对上了张扬的脸,看着只有几毫米的距离,后者几乎本能的吻住

    了她的小嘴,顾茹根本没有反应时间,脑海轰的一声,就感到嘴里有一根舌头,

    在自己口腔里转动,与此同时,她的脑袋瞬间空白的只知道回应起来,鼻尖感受

    着男人强烈的荷尔蒙气息,她的身子又开始烫了起来,接吻了三五分钟后,顾茹

    终于反应了过来,发现这样子不行,她尝试用手去推张扬的胸膛,却被张扬一把

    抓住,轻轻被引导着抚摸着他的身体,她觉得自己完了,没有一丝反抗力气,想

    骂张扬,想打她,可是怎么的,心里竟然起不了一丝怒气。

    她心里真的不想跟张扬发生关系啊,但是身体已经开始发烫起来,整个人没

    有了一丝力气,她的眼泪流了出来。

    张扬这些都是本能行为的,刚才几乎没有去想,但是当顾茹用手去推他的时

    候,他也反应过来了,但是舍不得离开顾茹香嫩的嘴唇,她的舌头很灵活,当舌

    尖与舌尖对碰的时候,张扬几乎要炸了,但是他却不敢再进一步行动,不敢去

    摸顾茹的胸,他知道只要这一摸理智会完全丧失的。

    他的嘴里有咸咸的味道,一睁眼,发现顾茹闭眼流泪,他的心一痛,就收了

    嘴。

    拿起顾茹的小手就狠狠闪了自己一个耳光内疚道:「姐,你打我吧。我刚才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对不起!」

    顾茹已经绝望了,心里虽然不愿,但是身子已经几乎是任人宰割的地步了,

    她忍不住哭了,但她听到啪的一声,又感到自己的小手好痛,又立马的睁开眼,

    看到张扬一脸歉意的看着她。

    「呜呜呜!你刚才吓死我了!」

    顾茹今晚哭的次数绝对是张扬认识她以来最多的一次。

    她觉得自己要完蛋了,不知道为什么,当张扬如此对她的时候,她多不是

    要去怎么反抗,而是失望还要心痛。

    「对不起!我忍不住了!好难受!」

    张扬愧疚道。

    顾茹哭了一会从张扬怀里出来,低着头看到张扬的裤裆搭起了一个金字塔,

    她的脸在一红眼角还有泪看着他道:「那怎么办才好呢?」

    张扬没想到顾茹没有继续责怪他,反正问他怎么处理,这事情反转也太快了

    。

    张扬动了动喉咙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怎么说。

    **?**?顾茹从高翔哪里听说,男人如果硬了不处理的话,会坏掉的,

    以后会影响生孕,每每高翔提出这个理由,顾茹总是会深信不疑。

    不要以为顾茹很懂**,她多的是被动的配合,换言之根本还没有完全开

    发出来,加上她从不关注关于性的东西,至于黄色小电影一次也没有看过,这对

    当今社会而已真的是非常少的。

    「姐,你要不帮我打出来吧?」

    张扬提出这个要求,心里掀起翻天巨浪,成败在此一举了。

    「打出来?」

    顾茹倒是没听懂,男人天天说打飞机,懂的人自然懂,不懂人不说也是不会

    懂的。

    「就是用手帮我弄出来!」

    张扬壮着胆子解释道,他生怕顾茹会拒绝他。

    「用手?用脚不可以嘛?」

    被张扬直白一说,她马上就明白了,她也会帮高翔用手弄出来过,只是张扬

    也要求自己用手帮他弄出来,她总觉得自己背叛高翔一样,她想换一种方式去处

    理,这多少有点自欺欺人,但是却是双方都好接受,事后也不会太尴尬的。

    「用脚?」

    张扬心里暗爽,用脚太可以了,想起顾茹的玉足,还有什么比这个爽的!

    顾茹看到张扬反应以为不行,心里一叹,却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的心里好纠

    结,到底怎么办才好呢。

    当她在一旁的纠结的时候,张扬已经一手轻轻地抓起她的玉足,一手拉下自

    己的内裤,将顾茹性感裸足放在自己的**上面。

    一手抓着一只玉足,上下摩擦着。

    「啊?」

    顾茹的脸再次发烫起来,眼睛根本不敢去看,任由张扬抓着自己的小脚去弄

    他的小弟弟。

    她感觉有些冰冷的小脚,接触到一根火热的铁棒一样,一下子舒服极了,开

    始的时候还要张扬引导,但是随着张扬摩擦几下后,她自己也清楚怎么弄了。

    不由的自己动了起来。

    「姐,就是这样,好舒服!」

    张扬放开了自己双手靠在一边,闭着眼,一副很享受的模样。

    顾茹悄悄的睁开眼,发现张扬闭上眼睛后,她才大胆去看张扬的**:「好

    大啊!」

    当她发现自己脑海里有了这个念头之后,心里越加羞涩起来,体内隐隐有着

    一丝兴奋。

    顾茹看着自己的玉足,「玩弄」

    着张扬的**,一只脚的脚趾头在张扬的**上面转圈,另外一只脚去夹张

    扬的阴囊,弄了一会后,又双脚夹住他的**上下套弄。

    看着自己白花花的小脚,在张扬黑乎乎的**上套弄的,她的身子都有些湿

    了,她不敢相信自己在这种情况下,都会有感觉了。

    一种兴奋又靡乱的感觉,让她觉得非常惊奇,她开始是被动去弄的,现在却

    是加主动起来。

    张扬脑子里想着顾茹平时冷冷冰冰的模样,也想到她平时温柔可人的样子,

    想起她跟高翔**时发出的呻吟,他的**又不知觉的笔挺了一下,心里泛着

    兴奋,刺激,满足,却又酸楚,同时还有一丝丝占有的情绪。

    顾茹刚才着张扬的粗壮与火热,想着如果这个尺寸弄自己,可以插的进去嘛

    ?想起自己的小小的嫩穴,她的心里只打鼓,又感觉到脚上的**突然又抖动了

    一下,抬头望着一脸陶醉又似痛苦的张扬她加卖力了,忍不住的小声呻吟道:

    「嗯~嗯~嗯~」

    **上面传来嫩滑的摩擦感,耳边听着顾茹的轻微的呻吟,张扬的身子感觉

    都要炸开了。

    「啊!姐,好舒服啊!」

    张扬感觉有股热流要喷射出来,想去忍耐,可是又忍不住。

    顾茹听到张扬的声音好似鼓励一般,促使她加卖力去帮张扬足交,嘴里忍

    不住的呻吟,突然一股精液喷射了出来,一部分喷到了椅子上面,一部分喷到了

    她的大腿上,还有一点点留在她的小脚上。

    滚烫的精液接触到了她的身体,让她身子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

    然后一脸娇羞的看着张扬,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张扬射了精,好像所有的**都释放了,他看到狼藉一片,拿纸巾擦了下身

    ,又把顾茹的身上被喷到精液擦干,捧着她的玉足仔细擦干净,忍不住的的吻了

    一口。

    顾茹咬着性感的嘴唇,媚眼如丝瞥了他一眼低下头了。

    心里觉得好怪异,但是不可能否认的是,她刚才也超级兴奋与满足。

    车厢里弥漫着靡乱的气息,谁也没有说话,此时张扬将顾茹抱在怀里,后者

    一副疲惫的样子靠在他怀里。

    车外已经没有雨声了,顾茹低着头声音低沉道:「忘记今天的事情,好吗?

    」

    张扬知道顾茹说这句话的用意,为了以后他们相处不再尴尬,就必须把今天

    发生的事情忘记了,至少嘴上不能太提出,只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情,说忘就

    能忘嘛?「好!」

    听到张扬爽快的回答,不知道怎么的,顾茹心里有一丝失落,她不知道自己

    不该有这种感觉的,但是就是忍不住出现了这种感觉。

    顾茹忍不住的抬起头吻住张扬的嘴唇道:「奖励你的!以后不能去想咯!」

    张扬心里有些郁闷,不用再三提起吧,忍不住的握住她的乳沟揉捏起来道:

    「就摸一次,明天我还是乖乖的!」

    「嗯,好!」

    顾茹闭着眼,乖乖让他摸,心里的那份失落,反正慢慢消失了。

    雨真的停了,车里的衣服在暖风的吹拂下也干了差不多了,张扬穿戴好,下

    车收起自行车,当他坐在驾驶室上看着顾茹,两个对视一眼,又双双离开,两个

    人的心思泛着一种异样的情绪,说不清道不明,却萦绕在他们彼此的心头。

    张扬以为发生这件事后,他跟顾茹的关系应该加亲密,事实上确实是加

    亲密了,但是所谓的亲密却不涉及**,只是张扬卖萌要抱抱,顾茹不会拒绝,

    但是尝试想要去亲吻她的时候,顾茹就会避开了。

    如果说顾茹的这些反应,没有让他意识到这个女人其实不属于他后,在他一

    次偶然情况下,终于让他有了清醒的认识。

    顾茹是心有所属,也是名花有主的人。

    那是一个平常的夜晚,张扬终于切身地感受到了顾茹的风情,那美妙的酮体

    ,近在咫尺的呻吟声,在很多一段时间内,深深影响着他的内心。

    那天,张扬记得自己原定要出差四天的,也就是周日才回来的,最后由于临

    时改了行程,他周六就回家了。

    同时呢,刘茜因为公司业务的关系出国了几天。

    加上张扬只跟她讲了自己出差的时间,却没有讲改了行程的事情,顾茹以为

    家里没人,就把男朋友带回了家。

    虽然他俩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是毕竟没有领证没有摆酒,所以平

    时不管玩的多晚,顾茹还是会回家的。

    发了关系是一方面,但是有些东西顾茹还是知道长辈是比较介意,她是懂事

    的女儿,即使明白事事都已经顺理成章,但是如果没有正式结婚,还是不能公开

    留宿男友的。

    这一天张扬到家已经是晚上9点多,出差是个苦差事,但是一想到早点回家

    可以看到顾茹他还是很开心的,只是没想到的是,他一进门,就看一双男士皮鞋

    脱在玄关处,不知怎的心里一紧。

    但是却是不由的想道:「是茹姐带高翔回家了,还是她哥哥回来了?」

    虽然张扬想向着比较好的想法去想,但是心里却不由往另外不好的方面去想

    。

    然后他拖鞋也没穿,蹑手蹑脚的向顾茹的房间走去,当他看到房门没有锁上

    留下一道缝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他心里突然一松,虽然他猜到顾茹平时会跟

    她高翔在一起啪啪,但是等真看到自己所想的画面又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房间里放着悠扬的音乐,声音不至于扰民,但是张扬从门口处就能听到了。

    这也张扬的心稍微一松。

    只是当他来到那个门前,透过约莫三公分得缝隙看到了那一幕反而要把他脑

    门炸开一样。

    在他眼前,他心目中的女神,坐在化妆台前面,她的身子微微向后仰半侧着

    身子,左手抓住男人的上衣,而她的樱桃小嘴被一个男人狠狠吻住,透过镜子,

    张扬看到高翔得一只手扶着顾茹的腰肢,一只手从衣领处伸出去,肆意得揉捏得

    她的**。

    从张扬的角度只能透过镜子看到顾茹深情的紧闭双眼,**在高翔抚摸下有

    了起伏,桌子底下的小腿笔直的立了起来,小巧的玉足只有脚尖还跟她那双可爱

    的拖鞋接触着,微微立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弧度,性感极了。

    张扬看到镜子的双唇热情的激吻着,能够清楚的看到高翔的舌头伸到她的口

    腔里不停的搅动,而后顾茹又忘情伸到高翔嘴里,后者肆意得允吸着。

    不知道这一刻是多久,当顾茹有些气喘的对高翔小声说道:「去把门关上!

    」

    张扬虽然听不清他们说话,但是看到他们停下,还是机警的贴到屋外的墙壁

    上一动也不敢动。

    高翔看着顾茹这个样子,也知道她已经动情了,几乎是依依不舍的先把顾茹

    抱到床上,然后还没到门口,看也不看直接用脚把门关上。

    「砰!」

    的一声,这一声似乎是敲在门上,但也重重击打在张扬的心房上,他也不是

    初哥,都已经这个节奏,接下来做什么是个傻子都想想到,他的心里久久无法平

    复,脚像灌了铅一样,一动都无法动,整个不由的颤抖起来,他觉得自己心在滴

    血。

    明知道,自己不该有这样的情绪,但是自己实在无法压抑这种痛楚,他甚至

    想过直接狠狠的敲门破坏他们的好事,但是这样做的话,等于绝了他跟顾茹的最

    后一丝可能,他也想过,尽快逃离这个是非地,但是却可耻的发现,自己下身不

    知已经坚硬如铁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房间里透过悠扬的音乐依稀可以听到「嗯嗯啊啊」

    的声音时候,张扬再也无法的平静的悄悄的开了自己的房门。

    短短几米犹如几万米一样,他终于还是打开了那扇窗来到阳台上,然后慢慢

    靠近顾茹那个房间。

    他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情,脑袋是空白,但是他的行动,却告诉他自己目前

    最想做的事情。

    他看到顾茹的窗帘是拉上,但是靠近他房间边角的地方还是留了一处小缝隙

    ,但是就这就是这样一道很小缝隙,却足够让他看清屋里的情况。

    顾茹仰躺在床上,她的肌肤美白如雪,她的头偏向一侧,精致五官被一头乌

    黑靓丽的秀发遮挡,看不清楚此时她的表情,她那一对**呈半球形挺拔圆润,

    犹如茫茫白雪上面的两座山峰,峰顶此时傲然挺立,她的**很小透露着粉色,

    随着身体的上下运动,像是两座随时要倒塌的山峰一样剧烈的上下晃动,继而又

    看到她的双手紧紧的抓住床单,感觉不抓紧就会因为被剧烈的冲击而甩飞出去一

    样。

    她的小腹十分平坦犹如高山下去之后的平原,即使在高翔的勐烈冲击下也没

    有明显的波澜,她那双修长的美腿,此时被高翔双手紧紧抱在怀里,贴着自己的

    胸,而高翔就站在床尾,下身勐烈的冲击着顾茹的**,好像凿山一样,乐此不

    彼。

    张扬明明白白的看到高翔那不算粗大的**,在顾茹的私处里面进进出出,

    也看到顾茹小山丘上面一小撮小树林,却是不浓密。

    上一刻顾茹的那双长腿还在高翔怀里,下一刻就高翔很自然的分开,只见高

    翔双手分握住顾茹的脚踝处,他的身子微微下屈,以此来获得大冲击快感。

    「噢~噢~啊~~啊~噢~」

    即便是房间音乐的干扰的,张扬还是能听到顾茹那**蚀骨的呻吟。

    他感觉自己的下身要炸开了,但是还是不得不忍住,不敢轻举妄动。

    高翔以这个姿势约莫干了一分钟之后,他好像也承受不了这个姿势的压力,

    他的手终于放开顾茹的双腿,整个人压在她的身子,他的嘴里咬住顾茹的**,

    想狠狠吃掉就不敢用力的咬下去,另外一只手握住顾茹的**,一只手竟然都无

    法覆盖,只是当他的手抓上去的时候彷佛掉进了泥沼里直接陷下去,随着揉捏却

    不是不断变幻形状。

    张扬终于看到了顾茹的脸蛋了,她的双眼依然紧闭,脸上浮现竟痛苦又享受

    的神色,十分的纠结。

    当高翔压在她身上的时候,她解放了自己的手,将自己的秀发拨开,好像在

    覆盖着就会窒息一样,她的双手搂住高翔的脖子,一双长腿,交叉着紧紧的缠住

    高翔的腰,一双小巧的玉足像元宝一样弯了起来,脚趾头上面的指甲油依然鲜红

    靓丽。

    高翔如此干了几分钟后,又把顾茹身子侧了起来,怀里抱着一只顾茹的长腿

    ,下身「噗呲噗呲」

    **着。

    这一侧面张扬就能清晰看到顾茹的一面咬着自己的嘴唇,一副不想呻吟,又

    受不了一样,一收一放的叫了起来:「嗯~噢~嗯~嗯~噢~」

    隔着最多三米的距离,眼前的直观的活春宫,终于让张扬失去理智的拿出手

    机,他的不停的颤抖的,显示内心的不平静,拿出拍摄的时候,镜头就没有稳过

    。

    当他已经开始拍摄的时候,屋里的两个人又换这了个姿势。

    此时,高翔已经讲顾茹的双腿放下,让她跪卧在床上,他的双手抓住顾茹的

    手腕向后拉伸,**随着他的腰肢的前后运动狠狠的插进顾茹的**里,从这个

    角度看上去,张扬这次第一次非常清晰的看到了顾茹的**绝对有36e,水滴

    状的**又白又嫩,随着高翔每一次**,都能晃动好数下。

    高翔如此**数十下后,便把顾茹的双手放下,继而握住了她堪堪一握的小

    蛮腰,**不停歇的在她的**里面进进出出,顾茹的臀部圆润挺拔,就像煮熟

    的鸡蛋剥开的感觉,光滑柔嫩又具有弹性。

    原本顾茹还是还用手撑住自己的身躯,像一只温顺的小白兔一样承受着高翔

    的冲击,但是当高翔以一个半蹲的姿势,双手按住她的肥臀上面,从上而下想下

    冲击的时候,她就像一匹失了前蹄,直接匍匐在床上,嘴里已经发生呻吟,已经

    不像开始那样忍耐了。

    「噢~~~噢~~~不要了~~~噢~老公~~停下~求求你~求你~噢~

    」

    顾茹好像是承受不住如此勐列的**,连续求饶道。

    而张扬分明看到此时高翔的神色有点狰狞,感觉身下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

    副充气娃娃一样,完全不考虑对方能不能接受,他就像打桩一样高频率的**。

    啪啪啪声不绝于耳,顾茹雪白的臀部在这样交合下竟然有些微红,同时张扬

    看到有些水迹从他们交合的地方慢慢的留了下来。

    一滴一滴的滴在床单上。

    整个房间里弥漫着**的气息,顾茹的呻吟声,他们苒和的啪啪声以及床的

    嘎吱声,张扬好像闻到一股魅惑的气息。

    终于在高翔一声嘶吼中他射了,而顾茹也满足的喊出了一个长音「噢~~~

    」

    变成一趟烂泥一般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又像缺氧的鱼儿一样不停的呼吸着。

    张扬在看到高翔射精后,就连忙收起了手机贴在窗边一动不敢动了,目睹刚

    才那一场大战,他意外的发现自己的竟然在不知不觉中也射精了,看到裤裆处泥

    泞的一片,他的心反而平静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可能只过了几秒又或是几分钟,张扬听到顾茹撒娇道:

    「坏蛋~还不拿出来!快看看破了没有。」

    高翔恋恋不舍用手指捏住避孕套,将自己的**抽离了出来,看着顾茹的粉

    嫩**在他抽出来那一刻又紧密的合上了。

    心里不由感慨想道:「靠!还好今天吃了药,不然完全吃不消啊!妈的,已

    经被我狠狠操了大半年了,这**还是那么紧凑,依旧那么粉嫩,每次干就像第

    一次一样,一插进去不想拔出来,而我操过的洋妞,哪怕身价好几万的名模完全

    不能比!操!真是爽啊!」

    「茹茹,每次带个套**感觉怪怪的,不舒服,下次能不能不要带了!」

    高翔心里虽然那么想,但是嘴巴很甜的,以他一米八五的个头,长着帅气逼

    人的脸蛋,身材经过健身房的锤炼有棱有角,此时却也像个孩子卖萌道。

    「哼,走开,走开,不舒服以后不要做了!还是那句话,没领证必须带套,

    不然免谈!」

    顾茹头也没回毫不客气道。

    其实以顾茹的家教婚前性行为对她而言还是并不是难以接受的,只是她心中

    始终有种澹澹不安全感,当初因为沉寂在恋爱的海洋里,第一次就是被高翔用浪

    漫攻势半哄半骗,当她醒悟过来,发觉这样不对的时候,自己已经被高翔剥了精

    光,最后也是在自己担心害怕的情况下妥协了,只是要求高翔一定要带套。

    其后几次顾茹尝到**的甜蜜,那种**的感觉,却是她做任何事都无法的

    满足,在初夜之后的数次半推半就着,已经不抗拒这种的行为,相反还非常的配

    合,不过再怎么配合,她的底线就是带套,然后只能正常的**,像**,以及

    其他严重的肛交,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高翔有几次好不信邪,喝了酒,硬按着顾茹的头要她**,最后适得其反,

    反而让顾茹觉得自己受的侮辱,发了大脾气,两个人冷战好多天,甚至好几次故

    意装做没有套套了,然后把顾茹调的非常难受,但是没有套套,她就是不从,当

    然如果高翔一狠心,硬上也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他太了解顾茹的脾气,说不行的

    事情,就是不行,如果硬要强迫只会适得其反。

    如果硬要说高翔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话,就是觉得自己还是没有完全的得到顾

    茹的心,不能让他为所欲为。

    「嘿嘿,我随口说说嘛,你要不先去洗澡?」

    高翔也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目前还是因为没有结婚的理由,敢拒绝他

    的要求,如果婚后他还是这样,他到时就不是这样的态度了。

    顾茹疲惫的站起身,感觉身子有点粘难受死了,恢复了一点力气之后。

    就自顾自去洗澡了,她完全没有意识到在**上不是完全的顺从,让高翔已

    经有了想法。

    等她进去洗澡后,高翔紧随其后也跟了进去,浴室响起一阵打闹声,而此时

    张扬才敢悄悄离开了房间。

    躲到了楼下车库里,想开车狂飙却又没有力气,想喝酒麻痹一下自己却又觉

    得完全没有意义。

    他坐在车里也不发动汽车,脑子里想着今晚的一切,他到现在还希望自己看

    的是假的。

    但是他不仅看到顾茹的一切,也看到了顾茹那种对高翔的爱,不能说毫无保

    留,至少已经有爱了。

    特别是看到顾茹床上的表现,跟平时看到清风和煦的有种阳光般的姐姐不一

    样,也跟平时跟不熟悉的人生人勿近的样子,是判若两人。

    张扬想了半天,实在不想把两个词用到顾茹身上,但是想到最后,还是忍不

    住在车里说道:「风骚,真他妈的风骚啊!」

    顾茹的风骚,风情万种,魅惑的呻吟,以及那一层布下完全**的完美的酮

    体,在张扬脑子里久久挥散不去。

    他不由自动的掏出了**,想着刚才的情景打了一次飞机后。

    继而终于平静了。

    他想到顾茹是女神不假,但是女神也是女人,风骚不是错,反而让张扬下

    定决心一定要争取到这个女人。

    只是面对样样优异于他的高翔,他有一点胜算吗?或许没有一点点胜算,但

    是当他看到高翔那狰狞的表情后,不知怎么的又觉得好像有那么一丝丝的希望了

    。

    如此想想之后,好像又想开般,虽然心痛却不是非常难受了。

    他开车出去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从后备箱拿出了换洗的衣服,因为出差的

    缘故的,还有条裤子是干净的,换了条裤子之后,又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