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姚水茵。」

    他禁不住发出一声惊呼,再快步上前後,把早已受尽折难的女人一把搂进怀里。而当黑耀天的手一滑落时,他几乎是吃惊地瞠大了眼,看著那满手的血,及一凌乱不堪的床头。

    他皱眉,对於方才这一时片刻当中女人所受的痛苦实无法想像。

    然而那浑身痛苦到不断发抖的女人,在接触到温热的实体触感後,完全是反意识下的直往来者身上磨蹭。

    那充满指甲痕的手控制不住的直扑上男孩的身。

    她一张一开的唇吐著最腻热的气味。

    然後在颤抖当中她沿著男人身体线条一路往下,她抓皱男孩的衬衣,喉咙里发出碎裂不成声的呜咽。

    若是华儿有事,我定不会放过你──

    记忆中,那恶狠狠的声音,促然在耳边响起。

    她呕心吐血的,扭著已破损不堪的身体,在男孩身上──

    我恨你

    眨著水眼蒙蒙间,眼前的映像又瞬间跳入一个幽暗的房子内。

    男孩美丽的剪影就在电视前闪烁不定,似幻如梦般──

    接著,一个女人走近。

    她听见她十分冷静的说我知道

    那熟悉的,痛苦的、不堪回忆起的──

    在这晕眩与强大的压力气流中,不断的绕著她的脑子在转圈。

    不。

    这不是的──

    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决不该是她

    不知为何──

    其实每当自己的脑神经中隐隐开始串起过往的事情时,她很直觉的排斥──更是抱著想封闭一切的心念蠢蠢蛊动间,如果能够,华有多希望自己再不带起任何一抹色彩,乾乾净净地就这麽过下去

    为什麽还要令她想起

    为什麽还要激起她的过去──

    来自身体与心灵上的反斥作用力,混著那药力过重的媚药。她里里外外,早已被烫灼得像是活生生剥了一成皮

    滚、全都给她滚到远远地──

    哆嗦的打了个冷颤,这时一阵风迎来。原是黑耀天抱著她,来到热闹缤纷的外头。

    「该死的瞧你们自作主张干的好事」

    「还不快给我准备冷水──」

    男孩焦暴的声,早已像是远在天边的细鸣。

    她抹空了脑中所有的一切──

    早已忘了,何是自己该支持下去的

    那红开了的血花,一点一滴的顺著黑耀天扶住的指手间滑去。

    黑耀天其实心底微抖。

    在他看来从定自若的面色下,更因怀中女人的脆弱及艰熬著,引起他心中最不好的记忆。

    不

    他的五指,像铁叉般深深刺入女人狼狈的肩上。

    姚水茵──

    你不能就这麽倒下

    这世界上任何人的死活我都可以不予理会,但是你不同。

    若你死了──

    谁来赔我

    「该死的。姚水茵」

    他避开那令自己已起生理反应的躯体,将她的身子往自己肩头倒挂。

    「你给我好好活下去──」

    女人拼了命的喘息,与男孩之间的拉扯战早耗掉她为数不多的体力。她看著随男孩前进的步道旁的玻璃窗户边上,那反出来的自己,是多麽可悲又好笑。

    而在这一片混忙间,她突然想到方才所见过的那张小丑笑脸。

    此刻的自己,是不是一如那家伙一般滑稽又可怜呢

    心口的痛楚,又像突地从地底窜起的水源般源源不绝的涌现,本已分不清脸上是泪是汗抑或是鼻水

    她的身体持续发浪发烧中,而越挣扎间,她体内的空虚感就越如同那宇宙黑洞般更无边无际──

    直到最後,他们抵达另一个定点。

    冷。

    她痛得叫出声。

    在这等瞬间骤降的温感里,她几度欲连爬带逃的想起身。

    「不要」

    黑耀天却是硬生生把她压回浴池底。

    那冰冷池水水面上,居然还飘飘浮浮著一层碎冰男孩的眼神,如此冷厉如此狠残,让她手足无措。

    「不、不要──」

    仅管她的哀求是那样楚楚可怜,足让闻者心软。

    但压住她身上的手劲却还是不见一分放松。

    男孩只是紧紧纠著那好看的剑眉。

    在这过程中他早将她身上的那件单衣给大力拨掉。

    那冰水之冷,沁入心脾的,比起方才像是被火吞咽的痛苦没好过半分。

    如今华是又冷又热,又麻又刺,更令她忍受不住的,是直逼入骨缝间,极欲让人弄疯的寒意,一阵一阵,直击她的软处,在她体内流窜的,已是她无力再做抵抗的衰弱。

    心脏像是渐渐在这反反覆覆的过程中衰耗下去。

    她早已分不清那现实与迷蒙间,自己是魂归何处。

    她去扳住男孩的掌,一边拼了命的想缩小自己的身体,另一边则不断听得自己那模糊的低声哀饶:「放了我放了我」

    黑耀天在那池外,一边挺住女人在水里发软的身,喃喃地:「听话姚水茵你听话」

    挣扎的两方,在那哗啦的水声中,渐渐让一切的都暧昧模糊了起来。

    他看著女人忽而清醒忽而晕眩的样子,攀著自己的手,像是将自己当做是她唯一能依靠的最後支住。那白中透著豔红的脸上,有著点点欲亮的水泽。在灯光的反之下,奇异的散发处最诡异也最动人的病态美感。

    他心脏用力紧缩。

    就像是狠狠让女人给掐住一般,他重重的喘了一大口气。

    抓过那止血的纱布,绕过她那受伤已上好药的头

    然後就在那瞬间,女人侧过那细瘦的脸颊,冰冰麻麻的就这麽往他掌心蹭去。

    他揉著那滑贴的触感,突地意识到,这是自己认识这女人这麽久以来,第一次这麽近距离接触女人。

    视线

    倒贴ok?全文阅读

    ,不自主的移往那沉在水底的雪白

    再一次地,这一晚中,所有的一切似乎全面往失控的地步重重坠下再坠下。

    饶了我饶了我

    女人的意识终至最後一刻,仍停留在那痛苦的瞬间。

    而直到再次醒来,华则是被那洒了一身的阳光给弄醒。

    只不过,华却还是听著那半梦半醒间,自己那低低的抽噎声不断不断缠绕於耳边。

    抹了一把手,却发现自己手上也是包满纱布。

    她狼狈的起身,弄开自己额上的汗。

    是梦吗

    却在眨眼认清陌生的环境後,她才明白原来那一切都是这麽深切的存在过。

    就在那可怕的夜。

    被下了催情药的自己──

    最後扔她至冷水中的男孩

    他抱著她。

    他吻住她。

    他的唇太过麻热,落在她的额间她眼上──吻得她窒息,却又再度将她推开。

    她跌落,她摔在地,最後疼得晕了过去

    一切的一切,她想起。

    如此痛恶──

    真的太痛。

    以至於她在那梦里也哭得头好痛

    她擦过那湿润的眼,管不住的,在那反复间,只是挤出更多心酸的水滴

    她想起一些,失落一些,丢开一些,却在那一些些当中,将过往记载下来藏於心底的伤痛全都再度复出。

    华知道自己该是认识那个男孩──

    却仍叫不出他真实的名字。

    那一个看似权势能遮天的不可一世男孩,到底是谁

    在那呼之欲出当中,她难耐的弯住身,藉以稳住那失序的杂乱心跳声。

    她得呼吸。

    该死的

    在这个比牢笼还更让人难过的华丽卧房,她被堵得是再也唤不过气。

    跌跌撞撞间,她跳下床。

    赤著脚,发著抖,红了那眼,走著──

    加速地,最後是不可自拔的撞开那房门,来到那通道上。

    一抬头,她正面对著东边的一大片落地窗。

    耀眼过头的骄阳,刺闪了她的视线,当再度模糊间。

    她看见一个幻像。

    那,水灵灵,美得如琉璃般剔透的灵少年,转过身。

    冲她微微一笑:

    水茵,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

    你。

    她终是忍不住啊了一声,想也不敢再想的,背过身不要命的逃迟疑中,她还是不自主的将那沉重的门推开。

    满天的不知名花香薰满一室。

    当她踏入这房间中,一股冷的气便就麽扑入她所有的毛细孔。

    在这只闻见自己呼吸的气息的安静房间中,那流窜在心底慌燥的不安与罪恶感,久久挥之不去。

    她眨著眼,沉默间,更是大力的咽下一口乾涩的唾。

    她就这麽一直向里头走入。

    明明知道被挖开的真相会多麽令人震惊、多使自己千疮百孔的心情再次受到打击。

    但她却还是捧著那发抖又发毛的心跳,一步一步往这幽暗、而透不得一点亮光的房间深处探去。

    直到她上了那石阶。

    敏感的耳朵传入的则是像水流般的声响。

    最後,视线忍不住被中间那幽光照的地方给吸引过去。

    滴──滴───滴

    原来方才自己所听见的是这里头仪器所发出的规虑声音。

    那光亮的四周布满著透明的一条条塑胶围帘,而围帘中静静的摆著一张很高级的大床。

    那层层叠叠盖著的绵被里的──

    她停顿了一下,半晌,终是再度有了动作。

    当她向前,伸手拉开那软被

    她不该相信。

    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吗

    不不不───

    促然间,她回神後退好几步,一个踉跄不稳,她重重的倒坐在地上。

    咬著那指甲。脑中不断飞转的都是那张平静的面容。

    怎麽会、怎麽会──

    她慌乱的乱瞟著眼珠,太过惊吓间,以致於她始终是惨叫不出声。

    然後呢,然後呢──

    事情,到底为什麽会成这样

    那破布般,被拼拼贴贴的,怎麽会是她记忆中的男孩───

    那个常常笑著温和的,气质温谦如玉的少年───

    怎会变成这样半死不活的拼雕娃娃呢

    她咬著唇咬著手,缠著那药味那血腥,怎麽也无法想像这个房间竟是瞬间成了个祭坛,那眼前所献上的圣物,是怎麽也无法联想───怎麽可能将所有一切合贴的连在一起

    床上那睡死一般的男孩,她看著他双手成不自然下垂,而自那额头上一直延伸到衣口下,之间不断错落著深深浅浅的伤口,有重物所击,也有利器所伤──

    其左右两掌间各划开条条错乱的疤痕,白色如翻起的死鱼肚般色泽的肌肤中早已见不得丁点青色的脉动。

    她本已无力再掀开那单衣,受不了对男孩残忍自己亦然──

    是──

    是死了吗

    死了吗

    她爬过那身,一点一点拖著的来到那床头边。

    带著那仓皇及惊恐的脸色,然後她握住那冰冷多时的手。

    泪水再度绝望的落下。

    痛著的,还剩下什麽───

    被夺去一切的人生中。

    为何最终留给她的总是如此不堪的结果

    黑耀天带著滔天的怒火,风风火火的一头奔进那房门内。

    「姚───水───茵」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