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是在搞什麽鬼」

    带著怒气冲冲的声,闯进来的是田尧。

    接著又是季子程的声道:「什麽叫吃不了任何东西」

    莫森急著回答:「我也不知呢,一喂老师吃她就吐──再试过几次也都是这样」

    然後,是何康的声音。

    「她才刚清醒没多久,只能吃些清淡的──你拿什麽给她吃」

    「粥呀我可是始终记得你交待的话。」

    「那──」何康楚皱眉,语一顿。「再试一次吧」

    水茵於是又听著少年对佣人吩咐著。「再去替你们小姐端碗白粥来──记得可什麽都别加」

    小姐──

    她又怎配得起这尊称呢

    她心底冷冷一笑。

    再度缓缓闭上眼──

    「我看是她故意拿翘──」季子程冷道。

    田尧的反应更剧,他不停的兜著圈──

    「她才刚醒来麽」

    「是呀。」

    「唉,老师──」

    「嘿你要干什麽──」

    「把她叫起来呀」

    「得了吧,老师才刚刚好,经不起你手脚──」

    「我──你这话是什麽意思──她来这儿住下来的几个礼拜,我还不是也亲自照料过她──如今她都好了,让我看看也不成──」

    「尧──这有什麽好发火的你别这样」

    「靠难道这儿就你最行嘛──」

    「你们两个,要吵就去楼下厅里吵──在这儿折腾个什麽劲──」

    「水茵──」

    「田尧」

    莫森的声音挡在康楚与尧的中间。

    「下去吧下去吧──你们不也才刚从机场赶来──先整顿好再说话也不迟─」

    许是大家都累了。稍个不顺心,一个比一个少爷火全都辇上来──

    莫森这下可充当起和事佬。

    「季子──你看著一下老师,我和他们下楼,再看看粥好了没」

    等七七八八的脚步声离开後。

    季子程转过身。

    「看著我们为你闹成一团,心中得意的是呗」

    「」

    「随你怎麽闹去。」

    「」

    「反正你回到我们身边就好──」

    「」

    他拍拍她的身。吻了吻她的发:

    「只是我劝你,没本事玩火就别没事找事干──」

    「到时逼急了我们,对谁都没任何好处,是吧」

    她依旧是谁都不理。

    沉沉地,将少年们的话全都当成耳边风逝──然後,又睡了。「叫她醒来。」

    「水茵──」

    不知又过了多久,窗外已是一片深黑。

    她在浑浑昏睡中,让人给摇醒。

    眨了眨眼的,她冷冷轻轻的眼──再全然清醒後,看著康楚。

    然後也见到了站在康楚身後的田义。

    冷著一张脸的,带著似笑非笑的残意看著床上的她。

    「把粥喂上。」

    康楚拿过那碗。一脸担忧,然後朝她甜笑道:「老师──你得吃点东西呢尽点力吧再不吃你可会撑不住的──」

    她只是偏过头,眯起眼,背著他们似又要睡下。

    「老师」

    「把粥给我──」

    「义老师她」

    「得了吧她都一脚跨在棺材内了还在这儿磨蹭什麽」

    田义手一挥。

    墨色般的眼沉著。

    「把粥给我,然後你们都出去──」

    「」

    田义的眼只盯著那床中的雪背不放。

    然後,他深深一笑─

    「我和老师沟通沟通──」「老师──你睡了好久呢」

    等所有人都依言离开後。

    田义将那碗放在一旁柜上。

    坐进床上,将比布偶娃娃还轻的女人抱入怀中。

    明明拥有著最温暖好闻的体温,却偏偏令她除了感到僵冻的冷之外,便再也透不进她的体内。

    明显的身体直了一下,但随及又是默然无言的任他搂得紧紧。

    「学校和元华那儿的事都摆平的差不多了」

    「你也不用再想太多」

    父女戏春水小说5200

    田义修长的指缓缓透入女人的发。

    他心情看来甚好。

    那眉宇间平日惯有的邪气如今早被温暖神色取而代之。

    对於怀中的女人──

    不论何时何地,他都觉得如此可爱。

    真叫他心痒难耐──

    「这屋子登记在你名下呢──」

    「比起元华那小套房,这儿明显舒服的多了。」

    「水茵」

    他喟然悠叹──

    「别再闹子了好不──」

    「为了你的事儿,大家都慌手慌脚了好半天,深怕又伤了你,元华那些行为是太超过我的预料之外,又或著我总以为事情没这麽糟但怎也没想到他也是个伪君子」

    他一顿。轻轻磨著女人的背──

    「算了吧,讲他又有什麽用」田义苦笑:「一回家就把什麽事儿都跟大人招了那种烂泥子,结果竟扯出七七八八的事来,结果我忙学校又忙家族事儿和你的顺带并著──可不是人干的事儿了」

    当他似不经意提起元华时,女人微栗──

    田义看了,也不表意见。

    目光再度烁出柔光──

    他抓起她的腕──

    简直是握住一圈半的空间──

    瘦得一点也不像话

    那个纠心呀

    却怎也不肯认了那在意的程度。

    田义只笑。

    「吃点东西吧,嗯」

    他於是端起碗。

    舀了一勺温温的粥。

    女人却只是一味的闪──

    左偏右缩的──就是不吃半口──

    田义的目光怒了。

    最後,他低道:

    「水茵。」

    不含软意的

    「吃──」

    那勺挤上那红唇──

    匡当一声。

    磁碗摔飞在地上,四分五裂,而粥也就这麽洒了满地──

    气氛一度沉默。

    少年不吭一声,但沉沉散出的怒火最後还是水茵缩了缩,想逃。

    可少年抓著自己肩的指,这回儿可捏青了她的。

    「就你硬气吗──」

    「我就不信你真不吃一口──」

    「再给我一锅粥──」

    他蓦然朝外大吼。

    「今天就算用灌的,也要让你吃下去──」

    水茵辇眉,硬气著。

    听完他的话,她猛然推开他的手,下床。

    她冷冷的撇了少年一眼。

    跪坐在地上的她──

    笑完。她捡起地上的──

    放在嘴里大力的嚼呀嚼──

    然後鲜血,就这麽缓缓自她唇边溢出一点一点然後,在少年脸色一青一红交错中,她反是一阵腥意涌上──

    呕

    混著血意的酸水,就这麽来不及的再度吐了满身满地。

    「水茵」

    少年从床上跃过身──

    却来不及接住她顺势倒在那一堆污血及磁碗中──

    他撑起她摇摇欲坠的头──

    「水茵」

    他顿失优雅风范,然後这时,也听见门被打开的声响。

    「怎麽一回事」

    他顾不得说话,伸出手尽往女人的口中掏去──

    「天哪──」

    「该死的」

    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这一幕──

    女人竟咽下磁碗碎片──

    这是怎麽回事

    不是只是喂个粥嘛

    有必要弄得这般血淋淋吗──

    「啊」

    田义手指一探入女人口中,上那湿意及小碎利片

    女人突然狠力一咬,似再也不肯松口。

    「水茵──」

    「快」

    几个大男孩似乎都要被女人搞得飞狗跳──

    全围在那偏污浊边,跪著,蹲著,弯身下

    「水茵──」

    「快去叫徐医生来这儿」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