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122章 番三之孕期幸福

笑佳人2017-2-16 0:24:16Ctrl+D 收藏本站

    几场大雪过后,过年了。

    不算宋陌跟踪她的那一年,这是唐欢第一次跟宋陌一起过年。以前,她都是跟师父在一起,整个正月师父都会带着她去城里过,给她买新衣服梳好看的辫子然后在上元节的晚上看灯笼,等她长大了,师父就带她去看她采.花……

    现在,唐欢还挺想师父的。

    “又想她老人家了?”宋陌歪头看她。现在她肚子六个多月了,喜欢侧躺着,他没法像以前那样把人搂在怀里,只能贴着她背睡觉。冬日天亮地慢,现在外面还黑沉沉的,听到她有动静,他马上醒了过来,支起胳膊,却见她望着里面发呆。

    唐欢瞪他一眼:“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师父只比我大十二岁,比你大六岁,怎么就是老人家了?这要是让她听见,非得把你那里绑起来。”

    怀孕后,她脾气比以前更大了,宋陌赶紧赔不是:“都是我不会说话。阿欢放心,等你生完孩子,咱们就去山谷里再祭拜师父一次,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这回唐欢满意了,刚想说点什么,左边小腿突然抽了起来,疼得她直叫,“宋陌快点,左腿又抽筋儿了!”

    宋陌早在她皱眉时就钻进被子里去了,听到是左腿,忙熟练地往上掰她脚指头。距离郎中估计的产期还有三个月,可山庄里已经搬来了三个产婆,宋陌从她们口中学到很多东西。按了一会儿,等她说不疼了,他又给她揉了揉小腿,这才顺势从她前面钻了上去,亲亲她有些发胖的小脸:“辛苦你了。”

    唐欢本来还想抱怨两句呢,见他这样,顿时又觉得为他苦这几个月也不算什么,再怎么说,那也是她的孩子啊。她枕在他手臂上,拉着他大手一起摸鼓鼓的肚皮,轻声说着话,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

    再醒的时候,面色红润精神饱满。

    她本是静不下来的性子,产婆也说每日多多走动将来生产也容易,宋陌就陪她在山庄里转悠。

    唐欢东瞅瞅西看看,“奇怪,怎么一个护卫都看不见了?是不是都躲着我呢啊!”

    宋陌苦笑。自从上次在悬崖边上陪她胡闹了一次后,她对别的男人兴趣就不大了,不再想着去偷窥那些护卫,只是见了面还是会言语捉弄一番。他拿她没办法,只好提前带她下山,让那些护卫们好过。这次回来,她有了身孕,更是成了整个山庄都不敢招惹的人物,薛湛等人不敢再忤逆她,却又忍受不了她的调.戏,只好躲得远远的,轻易不让她瞧见抗战惊雷。

    “不是,他们哪里敢躲庄主夫人?是我放他们去山下过年了,常年守在隐庄,也就过年这几天他们可以轻松一下。”他随口编了个理由,跟她在一起别的没学会,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越来越高。

    唐欢哪里不知道真相?她就是想逗逗宋陌。

    她不满地瞪他:“那他们什么时候回来?这半年多你都不肯碰我,光摸你我已经摸腻了,现在我要摸别人。宋陌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说他们得等我生完孩子才回来,那我就不给你生……”

    宋陌及时捂住她嘴:“别胡说,后日,后日他们就回来了,到时候我让你每天换着人摸,行了吧?”

    唐欢受宠若惊,“真的?”

    宋陌替她拢拢身上的斗篷,目光温柔:“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

    后日转眼就到。

    傍晚时分,唐欢歪靠在大迎枕上,催促宋陌快点去喊人。

    宋陌轻声跟她商量:“他们到底都是没有成过亲的大男人,脸皮薄,还是把灯熄了吧,你,你摸胸口可以,不许摸别的地方,知道吗?”

    唐欢笑他:“怎么着,你怕你的属下们把你比下去?”

    宋陌无奈地亲她一口,“整日都没个正经的,现在就咱们俩没什么,将来生了儿子女儿,当着孩子的面可不能这样,免得把他们教坏了。好了,你在这儿等着,别乱动,一会儿我让他们直接走到榻前,你伸伸手就能摸到了。”说完又哀怨地亲亲她,在唐欢的坏笑里吹了灯,转身出去了。

    屋里外面都是一片漆黑,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唐欢反手去摸藏在枕头下的明珠镯子,没摸到,就猜到肯定是被宋陌偷走了。

    真是的,她以为看不到她就真把他的话当真吗?什么属下,肯定是他扮的。

    很快,门被推开,有人走三步退两步地过来了。

    “你是哪个护卫?少磨磨蹭蹭的,快点过来!”唐欢忍笑,不耐烦地催促道。

    “回夫人,庄主说属下可以隐瞒身份。”护卫声音有些哑,慢慢挪到她身前。

    “这个声音,我没听过啊?唉,你们庄主真是小气,不让你们陪我,否则光凭声音我也能听出来。算了,把衣服脱了,给我摸.摸。”唐欢抬起手,轻轻扯男人身上的衣衫。

    护卫呼吸一下子就重了,“夫人,这样不好吧?庄主,庄主就在外面呢,而且,现在这么冷……”

    唐欢笑着打断他:“你担心什么?你们庄主都让你进来了,肯定不会介意啊,另外你们武功高超内力深厚,还怕这点冷?快点的,别让我催第二次,否则我只要喊声肚子疼,你们庄主就能把你劈了,你信不信?”

    “夫人饶命,属下马上脱!”黑暗里护卫声音都打颤了,悉悉索索脱了衣裳,“夫人,好了。”

    唐欢伸手摸,碰到肌肉鼓鼓的胸膛,急忙用另一只手捂住嘴,这才没笑出声来。小手顺着胸膛往下,碰到裤子,立马不高兴了:“我让你把衣服全脱了,一件都不剩,还有,你太高,我摸着费劲儿,我往里挪挪,你躺上来吧。”

    “夫人……”

    “少废话,再磨蹭我喊非礼了!”

    “夫人别喊,属下,属下从命!”护卫急忙阻止,迅速褪下裤子,光溜溜躺在了唐欢边上魔兽要塞。

    唐欢扶着肚子改成侧躺,先摸男人的脸:“嗯,你的脸太干巴巴的了,不像你们庄主的细滑,鼻子倒是挺挺,嘴唇,摸起来也挺舒服。张嘴,怎么样,我的手指好吃吗?”她朝男人耳朵里吹气,用小手指逗他,声音是醉人的妩媚轻柔。

    “夫人香.肌玉骨,属下不敢亵.渎……”护卫含住她手指不让她动,说话时舌尖无意碰到她指腹,忍不住轻轻吸了起来。

    唐欢身子发软,脑袋搭在他肩上,“真乖,就这样偷偷吃,说拒绝的话给你们庄主听,他不会知道咱们在做什么的。”给他吃了会儿,小手移到他胸膛上,赞叹地夸他:“你这里怎么练出来的?比你们庄主强多了,真结实!”

    护卫声粗气重:“庄主武功盖世,属下只是一介粗人,空有一身蛮力罢了。”

    “可我就喜欢粗人。”唐欢顺着他小腹往下摸去,握住那早已支起来的某物,捏了捏,失望道:“原来这里跟你们庄主的一般粗啊,我以为你长得比他强壮,下面也会更厉害呢!”

    “庄主天赋异禀,属下能与庄主比肩已经是天大幸事,不敢……”

    “够了!”唐欢再也忍不住了,狠狠捶了他一拳:“宋陌你脸皮越来越厚了,真不害臊!”撇开他,小心翼翼转到里面,背对他躺着,偷笑。

    宋陌笑着恢复原来模样,掀开被子钻进去,紧紧贴着她,大手钻进她宽松里衣握住那更加诱.人的丰.盈,边揉边道:“娶鸡随鸡娶狗随狗,你什么样,我就什么样。”

    唐欢笑得花枝乱颤,被他揉到敏.感地方顿时软了下去,忍不住抵着他磨,声音轻轻柔柔的:“宋陌,给我,都好几个月没弄了。我问过那些产婆了,说是只要你轻点,不会伤到我跟孩子的。”

    宋陌咬她肩膀:“这话你都敢问?”

    唐欢反手抓住他:“我还问了什么姿势方便呢……”

    “哦,什么姿势?”宋陌声音沙哑,熟练地为她解衣。

    很快,被窝里迅速热了起来,男人压抑的呼吸,女人娇娇的催促,还有暧.昧的捣水声,彼此交织。

    ~

    阳春三月,山脚下迎春花渐渐败了,桃树上紧接着挂满了一串串粉色花.苞,只等在最适合的时候悄然绽放。

    唐欢就在这样的明媚日子里被三个产婆抬到了产房。

    护卫们排成一溜儿立在墙根下,随时待命。而他们的庄主负手站在产房外,后背衣衫汗湿一片。

    整个隐庄静寂无声,只有庄主夫人的叫骂一声高过一声。

    “宋陌你个混蛋,以后想生儿子你自己生,老娘再也不伺候了!”

    “宋陌……你个杀千刀的,老娘真是后悔嫁给你!你哪里是喜欢我,你就是想让老娘给你们宋家传宗接代来的,你个阴险的小人!你等着,老娘出去后非采你千百遍……啊……还有你个小兔崽子,再不出来你娘我就……”

    “哇……”

    在护卫们满头大汗快要站不稳,在宋陌差点忍不住冲进去时,女人中气十足的骂声终于被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打断,跟着是产婆“喜”极而泣的贺喜声,“恭喜夫人,您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小少爷!”

    唐欢仿佛刚跟宋陌酣战一场一样,浑身无力,只能闭眼听儿子的哭叫,听产婆有条不紊地分工行事,迷迷糊糊中好像睡了一会儿,又好像一直醒着。许是屋里的味道散了许多,也许是力气慢慢恢复了些,她睁开眼睛,刚想让产婆把儿子抱来,就见宋陌坐在榻边,垂眸看着什么放啸大汉。

    察觉她醒了,他抬眼,起身亲她,声音低沉温柔:“辛苦你了,孩子他娘。”说完不等她问,体贴地把襁褓举到她面前,让她看里面白白胖胖的儿子。

    奶娃娃顶着一头浓密的胎发,胖乎乎的小脸又白又嫩,小嘴儿那么小,红嫩嫩喜人。

    “给我亲.亲。”唐欢心里汪了一团水儿,低头在儿子脸蛋上吧唧了一口,情不自禁笑了。

    宋陌也在她亲过的地方亲了一口,然后将儿子放在她身旁,低头亲她,额头眼睛鼻子嘴唇,温柔缱绻,情意浓浓。分开时,他看她,她看他,两人彼此凝望,谁也不舍得挪开。

    最后还是唐欢先瞪他一眼:“不用你现在假惺惺地对我好,你就是把天上的月亮摘给我,往后我也不给你们宋家生孩子了!”

    宋陌轻轻摸她的脸:“不生就不生,都听你的。”

    他眼神快要醉死人,唐欢闭上眼,“不许你看我!”每次他这样看她,她都忍不住扑到他身上。

    宋陌笑,“好,不看你,我看咱们儿子。阿欢,你说咱们给他取什么名儿?”

    唐欢睁开眼睛,笑着问他:“你说呢?”

    宋陌忍不住又亲亲她,在她耳边说出彼此都知道的名字:“当然是……”

    或许,那时候我就注定无论如何都离不了你了,所以早早梦到了咱们的孩子,阿寿。

    不对,早在我决定下山的时候,便注定会与你相逢,与你相识,与你相守,与你儿孙满堂。

    因为,你跟我,是天生一对儿。

    “阿欢,你说,是不是?”

    “什么是不是?”

    “没什么,我喜欢你。”

    “……再说一次。”

    “我喜欢你,一辈子,两辈子……”

    “哼,看你这么喜欢我的份上,等我好了,就再给你生一个吧……”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下午再更新一个“一家四口”的番外,这书就彻底完结了!

    佳人承认自己有罪,又说话不算数了……

    可是真的没有灵感啊,想的挺好,动笔时不知该写什么,四个番外算是介绍了欢欢陌陌的婚后生活,这个佳人还是挺满意的。至于师父的,佳人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写啦,既想让她无拘无束,又想她遇到真爱……所以,就让师父这个厉害的采.花贼存在于大家的想象里吧,相信大家各有期望!

    呜呜呜,不要拍我,好怕怕……

    ~~oo ~~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1斤扔了一颗地雷

    拉芽苏扔了一颗手榴弹

    慕尼黑的杏花村扔了一颗地雷

    小水是我的扔了一颗地雷

    我和我的小伙伴扔了一颗手榴弹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