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120章 番一之隐庄胡闹

笑佳人2017-2-16 0:23:23Ctrl+D 收藏本站

    `P`*WXC`P``P`*WXC`P`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成亲之后,生活似乎也没有多大改变,宋陌带着唐欢把孤云峰周围美景逛了一遍,然后就准备跟她回山谷拜祭师父。月下美人在江湖上恶贯满盈,深遭正道人士唾弃,可她毕竟把唐欢抚养长大了,而且对唐欢也是掏心窝子的好,宋陌真心感激她,没有这个女魔头,他跟她也不会走到一起。

    可唐欢不想走,隐庄她还没玩够呢。喜欢笑的薛湛,神出鬼没的楚平,还有那个被关起来的苏探月,都是容貌过人的好货色,不能碰,看看总行了吧?花有百样红,男人有千般俊,宋陌再好,天天看也就那样,好比山珍海味吃得再多也会腻,偶尔尝尝家常小菜,反而更能凸显珍馐的特别。

    宋陌深知她的色.心,虽说妻子想看别的男人让他心里不太舒服,可她就是那样一个不正经的人,他若是约束她,两人肯定要吵架吧?再说,那一年里她又不是没看过,宋陌当时就已经能接受了,此时更不会阻拦。她看别人又不是别人看她,不吃亏就行。再说,她能不能看到还是另一回事。

    “你想看就看吧丹仙,约否。”他大大方方地道,捏她臀的手却加大了力气,小施惩戒。

    “宋陌你对我真好。”唐欢趴在他胸口夸他,亲一口,坏笑道:“那你让你的十六个护卫都脱.光衣服给我看,我替他们比较一下,看看谁身材最好。不过我也不会白看他们的,我会打听清楚他们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将来咱们下山了,一定给他们找着,带回来给他们当媳妇。总不能你这个庄主夜夜笙歌,他们只能干听动静吧?”

    “放心,他们住的远,听不到的。”宋陌还不至于如此折磨那些属下,早就把他们安排到边角里住着去了,确保她叫得再大声也传不到那边去。“不过,我是堂堂庄主,可以吩咐他们做正事,这种脱.衣服的无赖要求,我可开不了口。阿欢,你真的想看就自己想办法,我不拦你也不帮你,还有,不许下.药,更不许以我的名义逼他们。”

    唐欢不满地瞪他:“看你这小气样,放心,不用那些手段,我照样能瞧着!”

    宋陌没说话,翻身压到她身上,做自己爱做的事。弄到最后唐欢哭着求他停下来,宋陌不听,“阿欢,做人要公平,我纵着你胡闹,但以后你每胡闹一次,都要纵我也胡闹一回。”

    “可,我还没出手呢啊……”

    “正是因为你没出手,我先占了你便宜才能放纵你,是不是?否则看着自己的妻子去找旁人,你说我心里能好受吗?”宋陌边动边咬她耳朵,“好受吗?”

    “混蛋……”

    被混蛋讨伐一晚的下场,就是次日睡到晌午才醒。唐欢闭着眼睛哼唧,伸手摸男人,没摸到,抓到一只胖乎乎的猫。猫也不错,她搂着猫继续睡了会儿,睡饱了,起来穿衣,正好宋陌进来喊她吃饭。

    唐欢狐疑地看他:“你今天怎么起来这么早?是不是提前警告他们去了?”

    宋陌接过小五坐在旁边:“你觉得,我会告诉自己的属下,说庄主夫人要去偷看他们?倒是你,尽量做得隐晦些,别让他们一下子就看出来你的猥.琐心思。”

    唐欢逗他:“哈哈,你是不是担心被他们知道我采.花贼的身份,然后猜出来你是被我采了才对我死心塌地的?其实就算他们不知道我是采.花贼,凭那些药粉也能看出我不是正经姑娘,你啊,在他们眼里,早就不是那个神仙似的庄主了!”

    宋陌盯着她不停启合的红润嘴唇,道:“随他们怎么猜,只要你别自己暴.露身份就行。你要是敢告诉他们你是采.花贼,以后别想再看旁的男人,我说到做到。”

    唐欢气得拿枕头扔他:“死要面子的男人,你等着,早晚有一天我轻功会超过你,到时候我四处宣扬你的那些傻事,看你怎么办!”

    宋陌笑了一下,温柔地看着她:“那你好好练武,我等着。”

    ~

    虽然在宋陌面前说了大话,唐欢其实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知道整个隐庄除了那些粗使下人,恐怕她的武功是最差的,所以她没打算夜半去偷窥,因为那样肯定会被薛湛楚平发现的。

    她准备明着来!

    她去半山腰上的湖边逛了一圈,回来把薛湛楚平叫到身前:“我在湖边练剑,不小心把清泉剑甩到湖里去了,可我不会水,你们二人帮我去捞剑吧。”到时候两人身上湿哒哒的,小薛湛小楚平肯定都会现出形状。

    薛湛还在想怎么拒绝,楚平已经先开了口:“夫人,属下等人中薛湛水性最好,寻剑一事交给他绰绰有余,属下还有要事在身,先退下了。”言罢一溜烟跑了,根本没给唐欢挽救的机会。

    唐欢恨得咬牙切齿,见薛湛眼睛转来转去也在找借口,直接吼道:“薛湛,是不是你也不把我这个庄主夫人看在眼里?”

    “不是,只是属下……”

    “没有只是,马上去给我找剑,要不是你们庄主在闭关,我用得着你们帮忙?快走随身空间之农女是特工!”唐欢才不听他解释,挥舞着剑鞘要打他。

    薛湛瞥一眼远处“闭关练武”的庄主,认命地去了。

    唐欢美滋滋跟在身后,目光在薛湛身上上下打量,寻思着有没有办法让他把衣服脱.掉。

    到了湖边,薛湛毫不犹豫跃入水中,很快就把唐欢故意抛下去的长剑捞了起来,然后浮到水面,长臂一挥,清泉剑便刺入湖边一颗树干中。薛湛很满意自己这一手,远远朝唐欢喊:“夫人,你快去收起来吧!”

    “有劳你了,快点上来吧。”唐欢笑着夸他,快步去取剑,余光悄悄留意薛湛的动静。

    薛湛慢慢往湖边游,到了浅处,刚要站起来,猛地意识到不对,尴尬地摸摸脑袋:“夫人,属下现在仪容不整,你先回山庄好了,属下过会儿再回去。”

    “那怎么行?好了,薛湛你快上来吧,别跟大姑娘似的还讲究什么仪容不仪容的,快点上来,陪我练几招,你们庄主没空,你暂且指点指点我。”

    她笑的天真无邪,薛湛一颗心却上下乱跳,庄主夫人又在撒谎了,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啊。直接拒绝当然不行,他想了想,痛快应承道:“既然夫人不嫌属下愚钝,属下就献丑了,还请夫人在此稍等片刻,属下回山庄换套衣服,马上回来。”说着,人突然跃出水面,只是没有飞往唐欢这边,而是踏水朝另一侧飞走了,几个纵身便没了踪影。

    别说小薛湛的形状,唐欢连湿衣贴身那等春.光都没看到!

    该死的薛湛,她算是认清了,看着好欺负,其实比谁都滑头!

    拿薛湛没办法,唐欢再次盯上了楚平,耐心地等了几日,待确定楚平出去了,唐欢悄悄藏到楚平屋里。她武功不如他,半夜过来肯定会被楚平发现,可这样守株待兔,只要她控制好呼吸,楚平绝对发现不了。

    她穿着一套夜行衣趴在房梁上。现在是盛夏,楚平在外面奔波一日,回来肯定要冲澡吧?就算今晚不洗,还有明晚呢,她天天等着,不怕等不到那一天!

    很快外面就传来了动静。

    唐欢兴奋地探出头。

    结果就见楚平直接盘腿坐在榻上,练功了。

    唐欢早做好了这种准备,并不失望,可一连等了四五次,她耐性终于耗尽,直接跳下去问他:“楚平,你难道都不洗澡吗?”

    楚平立即跳下榻,单膝跪地,低头道:“夫人来此监督属下练功,属下不敢脱.衣冒犯夫人。”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们庄主告诉你的?”唐欢皱眉问。

    “不是,属下天生嗅觉过人,夫人身上……虽然很淡,属下还是分辨出来了,所以彻夜练功,不敢懈怠。”楚平平静地答。

    鼻子好使?

    唐欢抬起胳膊使劲儿闻闻,根本什么味道都没有,不过宋陌的确夸她身上香,可宋陌离她多近啊!

    “这你都能闻到,你属狗的吗!”她没好气地问。

    “夫人英明,属下的确属狗。”楚平依然还是那副没有半点波澜的语气。

    唐欢看看他,心思转到了别处:“你多大了?”

    “二十五日行一善。”

    “哈哈,跟你们庄主同岁,这么说他也属狗了?”唐欢大笑,以前她没想过这种东西,现在经楚平这么一提,她才想到属相问题。她比宋陌小六岁,属相是龙,比狗厉害多了。

    楚平忍不住抬头看了她一眼,实在不懂属狗有什么值得发笑的,不过庄主夫人本来就不是常人,忍忍吧。

    占不到楚平便宜,唐欢回去逗宋陌了,当他再次跪在她身后时,她哈哈大笑:“怪不得你喜欢这个姿势,原来是因为你属狗!”

    她趴在屋梁上的时候,宋陌就站在屋顶,自然听到她跟楚平都说了什么,闻言也没觉得哪里好笑,只是看她笑成那样,他忍不住问她:“那你告诉我,龙该怎么,行房?”

    唐欢不假思索:“当然是飞着做了……”

    宋陌按着她腰,边动边道:“飞吗?那好,明天你看完苏探月,去后山悬崖边上找我,我让你飞。”

    唐欢被他勾的心痒痒,“怎么个……飞法?”

    “明天再告诉你。”

    “你……啊,快点……”

    “还不够快吗?好,这样如何?”宋陌故意曲解她的意思,风似的进出起来,撞得她只有干叫的份,再也没法催他快点告诉她。

    有了这个吊着,唐欢再去找苏探月时就有些心不在焉了,脑子里想的全是宋陌。等她发现苏探月被薛湛绑的像根长条粽子,而薛湛奉庄主命令不肯给苏探月松绑时,唐欢笑着敲敲苏探月身上紧密相连的一排麻绳,跟他对骂两句,转身朝后山奔去了。

    “宋陌,你快点出来!”她站在崖顶,朝下面望不见底的幽幽深渊里大喊。

    话音未落,身后突然传来一股大力,唐欢震惊回头,对上宋陌猎猎白衣。他伸手接住她,抱着她落在陡峭的崖壁上,脚下凸出来的石块儿只能容一人独立。唐欢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身体紧紧贴着崖壁,扭头看他:“你不是说要飞着做吗?”

    宋陌站得没有她那么狼狈,一边解裤子一边道:“能飞一会儿,但不是现在。阿欢,你喜欢在外面,还是里面?”手指一松,裤子就掉了下去,黑眸含笑看着她。

    唐欢紧张又兴奋,心砰砰直跳:“什么里面外面?”

    宋陌微笑,毫无预兆地将人提起,他靠着崖壁,像抱小孩儿嘘嘘般那样托着她大腿,让她面朝山间云腾雾绕:“这样是你在外面”,然后脚步一转,在她的尖声大叫里将她抵在崖壁上,他站在她两腿中间,抬起她腿搭在自己腰上,埋在她剧烈起伏的胸口道:“这样就是你在里面,怎么样,你选哪个?”

    “要,我都要,宋陌,我爱死你了!”唐欢闭眼大叫,双手紧紧抱着她的男人。

    能给她这种刺激的男人,举世无双。

    而这样举世无双的男人,是她的了,

    生生世世。

    `P`*WXC`P``P`*WXC`P`

    作者有话要说:番外暂且想了这么多,佳人每日写2个,标题是核心内容,里面肯定也有别的互动啦,大家任意购买哦~

    番一之隐庄胡闹(已发)

    番二之神仙眷侣(老庄主会出来秀一秀)

    番三之欢乐孕期(宋陌是否欢乐我就不知道啦,非龙凤胎,不要被下面标题误导~)

    番四之欢欢教子(宋陌会袖手旁观?)

    番五之欢欢教女(宋陌会袖手旁观?)

    番五之师父阎王(鸭梨好大,嘎嘎嘎……)

    谢谢大家的投雷,快要被炸晕了,爱你们重生之望族嫡女!

    澄镜扔了一颗地雷

    澄镜扔了一颗地雷

    澄镜扔了一颗地雷

    Ditter扔了一颗地雷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火箭炮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火箭炮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火箭炮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火箭炮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火箭炮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手榴弹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手榴弹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手榴弹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手榴弹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手榴弹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

    程不成吧扔了一颗地雷

    澄镜扔了一颗地雷

    Narissa扔了一颗火箭炮

    after96扔了一颗手榴弹

    after96扔了一颗手榴弹

    小小倪扔了一颗深水鱼雷

    幽幽空灵扔了一颗地雷

    画扇绿水皱扔了一颗地雷

    胖子扔了一颗地雷

    戚采777扔了一颗地雷

    123言情别抽,站起来撸扔了一颗手榴弹

    吾心归卿扔了一颗地雷

    smile_caicai扔了一颗地雷

    黄色月亮扔了一颗地雷

    月亮扔了一颗地雷

    睡睡眼扔了一颗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