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117章 死缠

笑佳人2017-2-16 0:22:5Ctrl+D 收藏本站

    唐欢本来舍不得走的,因为她想采宋陌,但是现在,再不走就要被他娶了当庄主夫人了,她必须走!

    趁宋陌在屋里运功疗伤,唐欢抱着小五准备离开。

    她大大方方从正门走。

    还没走到门口,薛湛从门外撞了进来,笑着跟她打招呼:“唐姑娘要出门?”

    唐欢友好地回他一个笑容,边说边往外走:“练武练累了,想带小五去外面逛逛,薛护卫要一起去吗?”

    薛湛摇头,挡在她面前,摸摸鼻子,为难地道:“唐姑娘,上次庄主训斥我你也听到了,庄主不想我等因为照顾猫荒废练武,也不愿让小五出去,怕被野兽……”

    “放心吧,有我呢,我保证小五怎么出去怎么回来,一根毛都不会掉。”唐欢挺胸道。

    “这个,山中猛兽颇多,姑娘对付一两只没有问题,若是撞上兽群出没……”薛湛目光闪烁,不敢直视唐欢。

    这是怀疑她连几只野兽都打不过吗?

    “薛湛,你别小看人!”唐欢大怒,一手抱猫一手就要出招。

    薛湛连连后退,“不行不行,唐姑娘,你现在是隐庄客人,我不能欺负你。姑娘还是回去吧,别为难我行吗?”

    唐欢看看他,再看看怀里的小五,到底舍不得这只猫,狠狠瞪薛湛一眼,转身回去了,在山庄里溜达,暗暗观察从哪个方向逃跑最安全。可是,但凡她距离院墙近一些,就会有个护卫跳出来,称前面有机关,劝她去别的地方逛。

    第三次被拦时,唐欢笑着跟护卫攀谈,得知他们是轮值的,也就是说,整个山庄白天黑夜都有护卫防守。

    不是说很少有人知道孤云峰的位置吗?山庄又是建在峰顶,他们这么小心要防谁啊?

    偷溜是行不通了,唐欢恨恨地回了房间。

    晌午用饭前,宋陌出来了,气色好了许多,先吩咐送饭婆子把两人饭菜都端到他屋里,再来喊她。

    唐欢冷眼以对:“宋庄主,你别费事了,趁早死心吧,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嫁你的。你真想找人伺候你,外面有的是女人,何必强迫我?”

    宋陌平静地看她:“你摸过我了,我也摸过你了,以前我不知道男女之别,现在明白了,就要对你负责,也对我自己负责。阿欢,我不是随便的人,我认准了你,即便你不喜欢我,我也不会找别人。”

    “那你就强迫我喜欢你?”唐欢放开猫,指着桌子上的长剑道:“我不学你的武功了,我也不要你的宝剑,只求你放我走!” 她才不会因他的那个狗屁理由嫁给他!

    “你,真的不肯喜欢我?”宋陌声音低了下去,幽幽地看着她文娱香江。

    唐欢一怔,别开眼,刚要说话,男人突然上前一步,抬起她下巴道:“唐欢,我可以放你走,不过,请你给我三日时间,我会努力让你喜欢上我。如果三日后我依然无法让你动心,那你走吧,我绝不拦你。”

    唐欢想拒绝,余光中瞥见蹲坐在榻上的白猫,心中一动,退后一步道:“好,只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如果你没有成功,等我离开时,你要把小五送给我。”

    “可以,那这三日你要陪我,不能拒绝我的努力。”宋陌抓住她手,眼里多了温柔:“走,跟我一起用饭去。”

    唐欢低头,看看被他握住的手,没再说旁的。

    真是奇怪,明明他都不记得了,可被他握住的感觉,竟然是一样的。

    用饭时,对面的男人一本正经不说话,唐欢忍不住想笑,笨就是笨,哪有这样“努力”讨好女人的?

    用完饭,宋陌做了一件更让她想笑的傻事,他让楚平下山买书,那种讲才子佳人的话本故事。楚平晌午出发日落前赶了回来,一手提着一个大箱子,放在地上时发出两声沉重的闷响。

    屋里再次只剩下两人,宋陌端坐在桌案前认真看书,唐欢随手翻了几本就没兴趣了,悄悄站到宋陌身后看他,很快就发现宋陌是跳着看的,专拣书中男女相处的地方看。

    “你自己看吧,我回去睡觉了。”唐欢不想陪他犯傻,开口道。

    宋陌点头算是回应。

    唐欢抱着小五出去了,这个宋陌真傻。

    次日一早,宋陌就把他钻研一晚学会的哄人手段用在了唐欢身上。他将一封信卷起来绑在小五前腿上,等唐欢被小五舔醒时,很快就瞧见了。

    书上是鸿雁传情,他没有鸿雁,就用白猫替代?

    小五窝在她怀里舔腿上被弄乱的毛,唐欢懒懒地躺着,一边摸小五脑袋,一边展开信。

    信上是一首诗……

    唐欢本人没读过几本诗词,但梦里当大小姐时读了很多,现在看一遍马上看懂了,诗中前两句夸她花容月貌,后两句委婉道出他的恋慕之情。最后写了一行小字,问她喜欢他了没。

    好酸,酸的她身上又冒出了小疙瘩!

    唐欢提笔在后面加了“没有”两个字,重新把信缠在小五腿上,拍拍它,让它出去。既然让小五送信来,宋陌肯定在外面盯着呢,唐欢不怕他收不到。

    然后,宋陌又把自己关在屋里半天,下午出关,突然要带她去山里看景。

    唐欢很好奇他又想出了什么花招,结果等半路突然冒出来一个蒙面人要劫色,宋陌一手抱着她一脚将对方踢飞后,唐欢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捂着肚子蹲在地上,“宋陌,你,你真想玩英雄救美,能不能演得像一些?这里周围都是山,平常根本没有人,那个一看就是你的护卫啊!”说着朝躺在草丛里装昏的男人跑去,想揭开他脸上黑巾,被对方撒腿遛了。

    她回头看宋陌,宋陌脸上一片铁青,逗得她再次大笑出声。

    第一天就在宋陌的两次失败中结束了,唐欢躺在被窝里睡觉,眯着眯着想到白天的事,又是一阵闷笑。这个没有接触过情.爱的傻男人,怎么这么逗呢!

    第二天,宋陌带唐欢去了离这片群山最近的县城,陪她逛首饰绸缎铺子,凡是她多看一眼的,他都买了下来,花钱如流水,日落回来时,同行的八个护卫手里都拎满了东西魔兽要塞。

    “这样,你肯喜欢我了吧?”宋陌很是笃定地看着她。

    他傻得太可爱,唐欢忍不住踮脚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在他愣住时笑道:“宋陌,你放弃吧,以你现在的身份地位,说是天下第一人都不为过,可这些权势金银,都不是我看重的。”转身要走。

    宋陌拉住她手,看着她红唇咽口水:“你看重什么?只要你说,我就能给你。”

    唐欢媚眼笑,挣脱他手往自己屋里走,当着他的面关门,临合上前才笑着看他:“回去自己琢磨吧,我告诉你就没有意思了。”门合上了,看不见了,可宋陌没走,唐欢也靠着门,听外面的动静,直到脚步声响起,远去,她才进了内室。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

    唐欢趴在榻上,亲亲小五的脑袋,心头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儿。

    如果没有宋陌,她一定能当个跟师父一样潇洒的采.花贼。

    有了宋陌,最后的结果,应该也没有差别吧?

    他不记得那些梦,他不记得她是采.花贼,那他又如何能猜到,她最喜欢的,是男.欢女爱?

    第三天,宋陌让唐欢去他屋里。

    唐欢坐在榻上不动,“你找到让我喜欢你的方法了?”

    宋陌依然云淡风轻:“还没有,只是,今日是最后一天,我想随时都能看到你。”

    再简单不过的情话,恐怕他都没意识到这是情话,唐欢却莫名地有点难过。

    她抱起小五,准备穿鞋下地,“好吧,反正都是最后一天了,我就陪你折腾。”

    没等她腿伸下去,男人突然到了榻前,唐欢错愕抬头,宋陌正好俯身抱她,两人面容近得呼吸纠缠。他幽深平静的眼里是她的小影儿,唐欢看痴了,由着他将她抱起来往外走,“我抱你过去。”

    “好。”

    外面晨光太过明亮,唐欢闭上眼睛。

    他抱着她,她抱着小五,像梦里一样。

    再睁开眼时,她已经靠在了宋陌的榻上,他静静看了她一会儿,转身去了桌案前,侧对她而坐,神色专注地翻看手中话本。一本又一本,从早晨到中午到日落,到屋里点了灯。

    唐欢也一直盯着他看,困了就睡,醒了接着看。看不够……

    用过晚饭,她犹豫要不要走,宋陌却一言不发回到桌子前,继续看了起来。

    唐欢看看箱子,他看过的已经被抬走了,现在唯一一只箱子底下仅剩三四本。

    算了,等他看完了死了心,她再走吧。

    唐欢侧躺着,一边看灯下他清俊脸庞,一边默默地想。

    当宋陌拿起最后一本书时,她坐了起来,随时准备离开。因为是跳着看的,他看的很快,最多一刻钟。

    可是,屋里忽然响起了男人粗重的呼吸。

    唐欢诧异地看着宋陌脸色迅速转红,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你在看什么?”

    宋陌扭头看他,眼里是她熟悉的欲.望:“要一起看吗?”虽然是在问她,却没等她回答就站了起来,手里拿着那本并不厚的书都市猎人。

    唐欢已经猜到那是什么书了,心跳莫名地变快,快到她发慌,总觉得再不走,她跟他就会……

    想要吗?很想,每天都想,每次看到他都想。

    能要吗?要了,他会不会觉得她是因为喜欢才给他的,然后再也不肯放她走?

    唐欢本能地往后退,身后男人却猛地扑了过来。他紧紧压在她背上,她挣扎着要逃,好不容易撑起上半身,宋陌正好抱住她前胸,大手握住一团,右手则将书放到她面前的榻上,低头含住她耳朵,揉得她吃得她身子软下去,他才声音沙哑地道:“书上说这样也能让女人喜欢上自己,还是死心塌地的那种喜欢,阿欢,咱们也试试?”

    他不想瞒她了,要了她,便可以像梦中那样,假装在给她的那一刻恢复记忆。

    唐欢想拒绝,可心不听使唤,在熟悉的暧.昧声音里悸动,身体也不听使唤,随着他的撩.拨跌倒在榻上,任他将她翻过去,解她衣衫,吸她啃她,为所欲为。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发出高高低低轻轻重重的叫,不受控制。

    “宋陌……”她沉浸在压抑了一年骤然爆发的欲.望里,开始回应他,扯他的衣裳。

    这一刻,她什么都不愿多想,只想要他。

    宋陌也是,他比她更渴望,若不是舍不得离开她妖娆的身子,他都想自己褪了衣裳。

    可惜,有人不想他如愿以偿。

    就在宋陌身上被她脱得只剩一条裤子时,他听到有人落在屋顶发出的轻微响动。宋陌眼里一冷,迅疾扯过被子替她盖好,刚要叮嘱她,屋顶突然传来啧啧的戏谑话语。

    宋陌抬头,就见屋顶已经被人掀开了一个盘底大小的洞,灯光外溢,被一张有些熟悉的男人脸庞挡住了。目光相碰,那人咧嘴一笑,幽怨地道:“宋陌你太不够意思了,我等了你十年,又跋山涉水找了你一年,孤云峰来了不知多少趟,而你竟然不知藏在哪里跟你的女人风.流快活,回来也不告诉我一声,真是害得我好苦啊……不过,这位姑娘长得倒是不错……”

    “苏探月!”

    “哈哈,有本事你出来,咱们去外面打一场!”男人放声大笑,纵身离去。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宋骗子要露馅儿啦!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蜜糕扔了一颗地雷

    蜜糕扔了一颗地雷

    蜜糕扔了一颗地雷

    阿皇扔了一颗地雷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手榴弹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手榴弹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手榴弹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手榴弹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手榴弹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手榴弹

    小小倪扔了一颗深水鱼雷

    夕小泗扔了一颗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