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114章 窥视

笑佳人2017-2-16 0:20:46Ctrl+D 收藏本站

    唐欢的房间很快就收拾好了,窗几明亮,陈设简单雅致,感觉很舒服。

    薛湛把她送过来,在门口.交待完隐庄规矩就走了,唐欢在榻上躺了会儿,抱着小五去了它的猫房。

    还有猫房这种东西?

    她住在东厢房,小五住她对面的西厢,屋门没有上锁,推开一看,便见里面摆了各种奇形怪状的木架子,墙壁上屋顶上也有。唐欢觉得新奇,不懂这些架子是用来做什么的。怀中小五见它回到自己的小窝了,在她手臂里扭扭跳了下去,于是唐欢目瞪口呆地看着小五从一个架子上跳到另一个架子上,雪白的身体欢快地跳动,毛茸茸的灰尾巴晃来晃去。

    原来是给它玩的……这猫也太享受了吧,不愧是老庄主的宝贝!

    那这些架子是谁搭的?心思真巧!

    唐欢走进去,好奇地摸钉在墙壁上的一个黄杨木木板,摸完了,看看手指,没有灰尘。

    “以后猫房便由你打扫,特别是这些架子,每晚都要擦拭一次。”

    门口忽的一暗,她扭头看去,看见了宋陌。

    现在这种关系,唐欢并不怕他,闻言不由哀怨地求他:“宋庄主,原来是谁收拾的?他做的不是好好的吗,何必让我抢了他的差事呢?”

    宋陌站在门口不动,并没有要进来的意思,只面无表情地看她:“薛湛有别的事做,这种琐事,交给你更合适。唐姑娘,我看你性格跳脱,似乎没有耐性,这是习武之人大忌,眼下正可以把收拾猫房当磨砺耐性的机会。”

    她不需要这种机会!

    唐欢在心里咆哮,可她不敢顶嘴啊,她是以照顾小五的借口留下来的,要是偷懒不听话,宋陌会不会把她赶走?

    “我知道了,多谢宋庄主的良苦用心。”她低头,乖乖地道。

    宋陌轻轻笑了一下,走进去站在她身旁,“喜欢用什么武器?剑?”声音低沉悦耳,在空旷的猫房里多了一种特别的味道,真正是余音绕梁。

    唐欢诧异于他的接近,仰头看他,他目光却落在蹲在屋顶架子上的小五上,并未看她。看看近在眼前的动人下巴,唐欢咽咽口水,小声道:“没有特别喜欢的武器,如果宋庄主觉得我适合用剑,那就剑吧。”其实她喜欢用毒,淫毒,谁敢得罪她,女的中毒扔一边去,男的长得俊就自己受用,长得丑就绑起来,不让他找人解毒。

    “嗯,我观你骨骼清奇身姿灵动,而剑招以快为重,应该最适合你。”宋陌收回视线,一直负在身后的手伸过来,递给她一本剑谱一柄长剑,“剑谱回去自己钻研。这把清泉剑先借你使用,三年后如果你能练至大乘,此剑送你,否则物归原主。”

    “清泉剑?”唐欢大吃一惊,随手将剑谱放在架子上,把剑抽.了出来,剑刃薄如蝉翼,剑身清亮如泉,“宋庄主,这是江湖十八名剑之一吧?你就这样借给我用了?不怕我带着剑偷跑吗?”

    宋陌垂眸看她,人未笑,眼里却有难以察觉的笑意:“带剑逃走?你可以试试。”

    又被鄙视了!

    唐欢心中羞恼,脸也真的红了起来,恨恨瞪着他:“你等着,不用瞧不起人,早晚这把剑得归我!”

    “那要看你的本事了,不过,隐庄名剑何止十八把,我既然说了那话,就不会舍不得。”宋陌轻声说完,转身往外走,临走前头也不回地吩咐她:“一日三餐会有人送过来,你别乱跑随身空间之农女是特工。”

    唐欢真恨不得将剑插到他身上!

    ~

    用过晚饭,外面夕阳暖融融的,透过窗子,唐欢瞧见宋陌回了房间。她坐在榻上想了想,飞快摘了抹胸,直接套着宽松的男装去找他,手里拿着新得的剑谱。

    “宋庄主,你在屋里吗?”她站在门口,朝里喊。

    宋陌正在解外袍,听到声音住了手,走到次间门口问她:“找我何事?”

    唐欢尴尬地晃晃手中剑谱,“我资质愚钝,很多地方看不明白,想请教宋庄主。”

    夕阳斜照,她侧脸上笼着醉人的光,耳边碎发随风拂动,仿佛撩在他心头。

    “进来吧。”宋陌转身走了进去,端坐在桌案前等她。

    唐欢走进来,飞快扫视一圈,然后像学堂里的童生般乖乖站到宋陌身旁,把剑谱递给他,指着一处问。

    宋陌扫一眼,言简意赅地解释。

    唐欢恍然大悟般点头,继续问下一处,问着问着俯身趴在桌子上,左手拄着下巴,右手用来翻书页,在上面指指点点。四方的桌案,宋陌坐在北面,她故意站在东侧,现在这样趴下去,宽松的衣领立即往下垂,里面雪白玉峰颤颤巍巍,几乎全部都暴露在空气中,男人只消往那边看一眼,就能瞧见那能让任何男子血脉卉张的美景。

    宋陌目不斜视,只在唐欢问第五处时,不悦地责问她:“你怎么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声音顿了一下马上恢复正常,视线却落在她胸前无法挪开,一边等她回答,一边直勾勾瞧着,面色不改。

    唐欢心中得意,表面上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红脸道:“脑袋笨我有什么办法啊,宋庄主就多多包涵一下吧,对了,这个地方怎么解释?”玉指点了同一页的另一句话,认真地盯着那里。

    “哪处?”宋陌口中问着,眼睛依然盯着那美景。

    “就是这里啊!”唐欢有些不解地抬高了声音,抬眼,终于发现男人目光不对,低头一看,当即红了脸,迅速起身背转过去,羞愤交加:“宋庄主,你,你怎么能那样?”

    宋陌眼中闪现遗憾,马上恢复正常,声音平静:“我怎样了?”

    唐欢低头绕手指,“你,你既然发现我,我……不提醒我也就罢了,怎么还能一直盯着看……”

    “……不能看吗?我以为你都露出来了,那就是不怕被人看的。唐姑娘放心,既然你不愿意,我不看就是了。好了,咱们继续,刚刚你说哪里不懂?”宋陌垂眸看书,一本正经。

    唐欢惊得下巴都快掉下去了,宋陌怎么会是这种反应?就算他不像守林人宋二叔那般紧张地面红耳赤连连赔罪,至少也该尴尬一下,或是严词将她赶走然后背地里偷偷想也行啊,怎么会是这种平常无奇的态度?

    “唐姑娘,你到底还要不要问?”宋陌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

    “问,问!”唐欢马上转了过去。

    “哪处?”宋陌指着剑谱。

    “这里……”唐欢伸手指了指,声音细如蚊呐。

    察觉到她的变化,宋陌忍不住仰头看她,见她俏脸染霞目光躲闪,诧异地问:“唐姑娘,你怎么了?我只是好奇你胸口为何长成那样,所以多看了两眼,你为何,如此紧张?若宋某有得罪之处,还请姑娘明言日行一善。”

    唐欢震惊地看他:“你,你不知道女子这里,只能给丈夫一人看吗?即便是未婚夫,没有成亲之前,也不能看的……”不是吧,宋陌连这个都不懂?真正的宋陌,竟然是个不懂男女之别的傻子?

    宋陌诧异:“我,不知,从未听人提起过。”

    唐欢不信:“你没见过女人?”定是想通过装傻来掩饰他的非礼之举呢,这个虚伪的男人!

    宋陌坦荡荡回视她:“见过,山庄里有烧火做饭的仆妇,宋某去年下山也见过许多女人,只是并未与任何一人接触过,因此不知……不过,唐姑娘,宋陌也有一处不解,既然你说女子那里只能给未来丈夫看,足见其珍贵,那你为何不好好遮掩起来,而是如此……”目光再次落在她胸口。

    不知为何,方才被他看到全部唐欢都没有半点脸热,现在他这样光明正大的看,哪怕隔着衣服,唐欢莫名就紧张起来了,抓起剑谱挡住胸口,低头辩解:“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只是我这次上山什么都没带,刚刚又把抹胸洗了,所以没穿。”

    “什么叫抹胸?”宋陌十分好学。

    唐欢已经麻木了,抬起头,见他果然一副单纯无知的样子,红脸解释道:“就是女人用来遮掩胸口的东西。”

    “原来如此……”宋陌敛眸沉思片刻,正色道:“隐庄很少来客,但一旦客人来了,隐庄必然诚心招待。我不收你为徒,却也看重你,让你养猫也是为了你好。这样吧,我让人下山帮你买几件衣物,包括抹胸。”言罢起身,喊楚平。

    一个黑衣身影鬼魅般闪了进来,单膝跪在十步之外:“庄主有何吩咐?”

    宋陌没有理会呆如木鸡的唐欢,自顾自道:“你马上下山去帮唐姑娘置办几套衣物,包括抹……”话未说完,被唐欢急急伸手堵住了嘴,抢过话道:“楚平你帮我买几匹绸缎就好了,回头我自己做!”

    “这……”楚平询问地看向宋陌,心里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庄主跟庄主夫人,到底想玩什么啊?之前听了薛湛的介绍还不敢相信,如今亲眼见了,楚平是真的佩服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了,竟能让他们冷漠高傲的庄主变成这样。

    “听她的,去吧。”宋陌拨开唐欢的手,淡然道。

    楚平迅速离去。

    唐欢继续发愣,宋陌疑惑问她:“为何不让我提?”

    唐欢回神,瞪眼看他:“因为那是女人的私密物件,不能大咧咧说出来!”

    “宋某失言……不过,是你先说的。”宋陌平静地看着她。

    “那还是你先问我的呢!”唐欢被如此小肚鸡肠的男人气红了脸,“宋陌你别太过分,我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差点被你看光光,又差点被你害的在那个楚平面前丢脸,你竟然连道歉都要斤斤计较?”

    宋陌沉默,清冷目光落在她脸上,等唐欢被他看得发慌安静下来,他才上前一步,低头看她:“唐姑娘,宋某自认讲究公道,今日是你没有掩饰好,明知里面没有抹胸还那样趴在桌子上,所以被我看到,而我先前不知实情才多看了两眼,唐突你乃是无意之举。就算我有错,方才你不经我同意擅自碰我,咱们已经两清了。若非如此,就凭你对我不敬之罪,现在你已经死了。”

    “你……”

    “好了,天色已晚,你回去吧,有何不懂的,明日再问。”宋陌把她刚刚扔在桌子上的剑谱递了过去。

    唐欢打不过他,只好忍气吞声,接过东西往外走。

    宋陌目送她,在她快要出门时出声提醒:“明日记得穿抹胸,否则因你的疏忽再被我看到,罪不在我重生之望族嫡女。”

    唐欢气得胸口直颤,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狠狠踢了屋门一脚,扭头骂他:“做梦吧,就算你跪着求我我都不给你看!”该死的,梦里软硬不吃的脾性就够讨人厌了,没想到梦外更是气人,她上辈子到底造了多少孽才被老天爷惩罚要采他两次啊!

    宋陌但笑不语。

    不给他看?

    她忍得住吗?

    次日清晨,唐欢在睡梦中被宋陌叫醒起来练剑,说要检查她昨晚到底有没有认真听他的解释。唐欢记性悟性还是不错的,将前面两个剑招使得有模有样,虽然每个招式都能被宋陌挑出错来。

    “别动。”

    刚摆出一个直刺的姿势,就听男人隐含不满的声音,唐欢皱眉,不耐烦地斜眼看他,“又哪里不对了?”维持着上半身前倾的姿势。

    宋陌缓步走到她身前,按住她手臂往下压了压,就在唐欢以为他要指点她时,却听男人低声道:“原来这就是抹胸,果然都遮掩起来了。”

    唐欢眨眨眼睛,愣了半天才回过味儿来,宋陌在调.戏她!

    “你下.流!”唐欢挥剑刺向宋陌!她调.戏旁人没问题,旁人坦坦荡荡调.戏她也没关系,只要长得顺眼,可她最恨宋陌这种,明明是在调.戏她,还非不肯承认!

    宋陌闪身退开,两指夹住剑身,认真跟她解释:“唐姑娘放心,宋某从未见过抹胸,因此好奇,现在见到了,宋某保证再也没有下次。庄里还有事,宋某告辞,姑娘请专心练剑。”言罢,转身离去。

    唐欢才懒得练什么破剑,内力贯入宝剑朝宋陌后背刺去!

    宋陌脚步不停,看似随意地挥手移到背后,那柄即将飞到他身上的长剑便改了方向,刺入远处一颗古树中,铮铮作响,清脆如山泉。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为什么这么少呢?因为下午有二更呗,争取5点见!

    嘎嘎,佳人的作者专栏收藏还差5个就到1000了哦,喜欢佳人的好汉们快去帮忙收藏一下吧,这个东东可以帮佳人增加文章积分【流口水……】,然后以后开新书你们也能第一时间知道的【其实我无所谓啦,读者:打你个势利鬼】~来来来,网页读者戳这个链接,手机读者直接点佳人笔名就能跳到那个页面啦,都有收藏字样提示哦~

    佳人这么好的坑品,值得你们拥有!(好脸红……)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小小倪扔了一颗地雷

    Narissa扔了一颗地雷

    Narissa扔了一颗地雷

    Narissa扔了一颗地雷

    Narissa扔了一颗地雷

    Narissa扔了一颗地雷

    Narissa扔了一颗地雷

    Narissa扔了一颗地雷

    轻轻一笑扔了一颗地雷

    ellen扔了一颗地雷

    glimpse扔了一颗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