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110章 梦醒

笑佳人2017-2-16 0:19:3Ctrl+D 收藏本站

    唐欢有点后悔给自己那一刀了,死没死成,弄得自己生疼。

    当时为何那么冲动呢?

    被宋陌气的豪门对象总想弄死我[重生]。

    师父自小就告诉她,骗人很容易,但接二连三骗一个人而不被拆穿或能在拆穿后再圆回来继续骗对方,那绝非易事。

    她骗了宋陌很多次,几乎梦里凡是跟他相处的时候,她都在骗他,不管她演得多么真。

    然后,这一次她没得骗了,不得已将实情告诉他,哪想他竟然不信,认定那是她新编的“鬼话”!

    然后,在她绝望的时候,他又给了她希望。发现宋陌还喜欢她这个坏女人,唐欢立即有了主意。

    既然他认定那是鬼话,她就继续扯谎,努力让他信那本就是事实的“鬼话”。

    先装醉用回忆感动他,再故意“爱面子”跟他闹脾气,接着再在那种基本无法撒谎的情况下骗他说其实她是不敢喜欢他,而那番证明她“不敢”的理由,连她自己都差点为那样一个可怜的姑娘心疼了,宋陌竟然还是不信!

    她佩服这个已经练出来的男人,够聪明!可她恼火啊,在他用自尽的方式拆穿她时,唐欢是真的不想活了,反正也活不成,不如一刀捅死自己,看他信不信!现在想想有点赌气,可那时她真的就这一个念头!

    结果他说她是苦肉计,而且都说她是苦肉计了还把她救活了……这男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唐欢知道,宋陌舍不得她死,就算他不想爱她了,短时间也割舍不下这份感情,可他爱她爱到这样,为何就不肯信她一次?

    怪来怪去,还得怪到她头上。

    唐欢连气谁恨谁都不知道,只能说,她跟宋陌就是天生的克星!

    乖乖躺了几天,身上已经好多了,至少下地走动没问题,这是因为白日里青杏给她上她自己“偷偷买来的次等伤药”,晚上宋陌会过来点她昏穴为她疗伤。唐欢当然没法确认这些,但她又不是没受过伤,如果药不是宋陌精心准备的极品货色,如果宋陌没有帮她,她的伤根本不可能好得这么快!

    那个口是心非还偏偏要对她好的胆小鬼,唐欢都懒得拆穿他了。不过她也没有机会拆穿他,因为清醒的时候,她再也没有见过宋陌。

    看看窗外,天又黑了。

    她还有两日活头。

    唐欢闭上眼睛,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看她,想睁开眼睛,又彻底睡了过去,再睁眼时,外面已是日上三竿。

    青杏满脸喜色跑了进来,手里托着一套崭新宫装:“王妃,康宁郡主来了,殿下让你出去见客!”

    康宁郡主?

    唐欢知道这个人,因为原身听说过对方。先皇有个同母所出的幺妹六公主,兄妹感情十分深厚,后六公主嫁给了一位将军,将军战死,六公主惊闻噩耗难产,生了个女儿便去了,先皇便把外甥女宣进宫中抚养,赐封为康宁郡主。今年,康宁郡主应该有十七岁了。新皇还是小孩子,宫中既没有太后也没有皇后,她的婚事自然得由她的五表哥宋陌做主,父族那边的亲戚是不敢主动说话的。可宋陌不喜插手这等事情,便把婚事交给康宁郡主父族,偏偏那边挑选的良婿郡主都看不上,便一直耽误到今天。

    宋陌为何要让她去待客呢?

    见到康宁后,唐欢好像有点明白了。这个康宁长得娇艳美丽,看她的目光明显带了嫉妒鄙夷,显然是对宋陌有意思啊。唐欢相信宋陌不会多看旁的女人,如今他把这个表妹找来,是想用表妹试探她是否在意?

    这招也太明显了吧,别说她看出来了,就算没看出来,她也不会吃味儿泰迪逆袭指南。

    陪康宁郡主坐了会儿,对方看她不顺眼,唐欢也懒得搭理她,以身体不适为由回屋歇着去了。

    晚饭前青杏又来告诉她,说宋陌从宫里回来了,特意安排一顿家宴欢迎郡主表妹来王府小住,然后叫她过去赴宴。

    命还掌握在人家手里,唐欢当然随他折腾了,只是没有换上沉重的王妃装扮,就穿着家常衫裙去了。

    这身打扮,跟一位王爷一位郡主坐在一起,倒显得她跟个丫鬟似的。

    唐欢仿佛没发觉康宁郡主鄙夷的扫视,自顾自夹菜吃,够不着的就让青杏帮她。吃一顿少一顿,不吃白不吃。

    “表哥,你看王妃饿的,平时你是不是不肯给王妃吃饭啊?”康宁郡主实在看不下去了,打趣般讽刺道。表哥不肯接受她的爱慕反而娶了这样一个女人,她真是不甘心!

    “食不言。”宋陌面无表情说了三个字,继续冷脸用饭,眼睛只盯着身前,谁也不看。

    康宁郡主一张明艳俏脸涨成了猪肝色,明明是表哥邀她过来的,怎么又这样对她?

    唐欢哧地笑了出来,丝毫不掩饰她的幸灾乐祸,却又好言安抚对方:“康宁表妹,有劳你关心了,不过殿下对我挺好的。你以前没见过我不知道,嫁进王府后,我可是胖了许多呢,晚上殿下都嫌我腰上肉多了,当然,殿下也夸我胸……咳咳,以后你嫁了人就知道了,女人啊,还是胖点摸起来才舒服。”

    康宁郡主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宋陌。原来他,喜欢这样粗鄙无耻的女人?

    宋陌放下筷子,终于看了唐欢一眼,“闭嘴。”

    唐欢朝他亲昵地笑,用青杏递过来的巾子擦了嘴,缓缓起身道:“殿下跟郡主慢慢用,我先回去了。”说完,特意从康宁郡主那边绕了过去,路过对方时,唐欢俯身在她耳边低语:“康宁表妹,这几日我身上不舒服,一直没能伺候殿下,殿下应该是憋坏了,所以把你接了过来。早就听闻表妹对殿下有意,今明两晚千万不要错过机会啊,否则以后,你就再也碰不到这个男人了。哦,或许不用你主动,一会儿殿下就直接抱你回去了呢,啧啧,你表哥做那事特别厉害,你别怕,第一次可能疼点,以后就舒服了,很舒服……”

    想找个女人气她?做梦吧!

    察觉到男人幽幽的注视,唐欢抿唇轻笑,袅袅娜娜地走了。

    桌前,康宁郡主垂下头,满脸通红。表哥……虽然也曾幻想过,可真的到了这一天,她好紧张……

    宋陌没看她,起身道:“本王晚上在书房,你若是醒着,酉时可以送夜宵过去。”言罢离开。

    康宁郡主心花怒放!

    书房……表哥是怕被那个女人知道吗?虽然第一次在书房侍.寝有些委屈,不过只要是他,她都愿意!只要成了表哥的人,她就有信心把那个女人比下去,早晚有一天,端王妃的名号会落在她头上!

    ~

    晚风徐徐,唐欢在园子里溜达一圈后往回走,快要到下人房那边了,眼前突然出现个黑衣侍卫,挺眼熟。

    唐欢笑了:“是你啊,怎么,你是……”

    楚平低头禀报:“王妃,殿下请你去书房。”

    “做什么?我困了,现在只想睡觉。”唐欢不想去,赴宴那是有吃的,去书房有什么好玩的?

    “殿下说了,王妃不去的话,属下可以对王妃不敬大爷,求投喂[综漫]。”楚平平静地道。

    “如何个不敬法呢?”唐欢来了兴致,上前要摸男人的胸膛。

    “王妃恕罪,属下只是听殿下吩咐行事。”楚平迅速避开,跟着掏出一根绳子准备捆人,可惜他到底没能捆成,因为唐欢见好就收,已经主动往书房那边去了。

    到了书房门口,青杏被楚平带走了,唐欢大声警告楚平不许对她的丫鬟动手脚,这才推门而入。里面静悄悄的,只有她清浅的脚步声。唐欢在次间悠闲地转了几圈,终于跨了进去,就见宋陌端坐在桌案前,手里拿着本折子。昏黄灯光下,他清冷的脸庞上多了分宁静。

    唐欢没说话,自己坐到他对面,趴在桌子上直勾勾地看他。

    这么好看的男人,好像怎么看都看不够。

    “明日就是你所说的最后一天了,不知你是明早死,还是明晚死,所以我把你叫了过来。若你说的是真的,咱们一起死,黄泉路上我再找你报夺命之仇。若一切未变,我亲手送你归西。”漫长的沉默后,宋陌缓缓道,头也没抬。

    唐欢从笔架上摘了一只毛笔朝他丢去:“你讲点道理行不行?什么叫找我报夺命之仇?是你自己不肯要我,我还没怪你呢,你竟然赖在我头上?”

    宋陌抬手,轻轻松松接住那只笔放在一旁:“我以前要你,是因为喜欢你,现在不喜欢了,自然不会碰,哪怕有可能会死。”

    “不喜欢了?”唐欢轻轻重复了一遍,埋头趴在胳膊上哭了起来:“可我喜欢上你了,怎么办?”

    宋陌没理她,拿过一张纸,提笔写字。

    唐欢哭了会儿没听到动静,扫兴地抬头,“唉,你变聪明后就不好玩了,以前我一哭,你都会马上来哄我。算了,宋陌,你想盯着我就盯着我吧,你这边有睡觉的地方没?我想躺着等死。”

    宋陌指指自己身后,屏风后面就有榻,是他平时看累了休息的地方。

    “没想到临死前你终于肯大方一次了。”唐欢意外地挑挑眉,起身往那边走,只是刚走到屏风一侧,身后突然一痛,然后就不能动了。

    “你以为你是谁,还想躺着等死?”宋陌起身走到她身边,用笔杆抬起她下巴,眼里全是讽刺:“肯老实的话,我就不点你哑穴,不老实,后果你知道。”说完抱起人,将人送到榻前戳着,“想睡觉,我给你地方,想躺着,就得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要不要这么欺负人?

    唐欢气得要吐血,呸他一口:“混蛋!”

    宋陌闪身避开,在一侧盯着她:“再说一句。”

    “混蛋!”唐欢斜眼瞪他。

    宋陌抬手就点了她哑穴,转身走了。

    唐欢欲哭无泪。不都是事不过三吗,她还等着他再问一次就老实下来呢,怎么说了两次就点她穴道了!

    看着近在眼前的长榻,唐欢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不能说话,宋陌不说话,书房里又死寂下来。唐欢无聊,尝试站着能不能睡着,奈何心里有气,根本无法入睡!

    外面突然传来推门声,唐欢精神一震。

    康宁郡主提着食盒走了进来,俨然是仔细打扮过了,明艳照人。

    “表哥还在处理朝廷公务吗?都这么晚了,先歇歇吧,这是我亲手为你熬的百合银耳莲子汤,表哥尝尝好吃不天煞孤星。”她笑着在宋陌旁边停下,把汤碗端了出来,精心保养的指甲上涂了浅红丹蔻,波光流转。

    宋陌却想到了她的手,干净好看。

    “有劳你了。”宋陌目不斜视,握住瓷勺轻轻搅动,发出悦耳的响。

    他的手修长匀称,做这种再寻常不过的动作也别有一番韵味。康宁郡主看入了神,正要柔声提醒表哥可以用了时,她的表哥突然将汤碗掷到地上,汤碗应声而碎,未曾被人动过的汤水溅到了她华贵的裙摆上。

    “表哥……”康宁郡主大惊失色,想要询问,才说了两个字,就见她的表哥看也不看她,侧脸明明看起来很平静,嘴里却说着愤怒冰冷的话:“你竟敢给本王下.药?来人,送郡主回宫。”

    事情发生的太快太突然,康宁郡主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已经被一个黑衣侍卫捂住嘴拖出去了……

    屋里重新恢复了宁静。

    唐欢咧着嘴笑。那个康宁郡主也太有胆量了,竟然敢给宋陌下.药,莫非是宋陌没有如她所说那般去找她,康宁郡主气昏了头,就想出了这一招?唉,宋陌也真是的,如果他想用康宁郡主气她,现在假装跟郡主表妹亲.热一番……

    宋陌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呢?

    唐欢试着想象宋陌趴在康宁郡主身上做那种事,脑海里浮现的却是两人的曾经。

    唐欢苦笑,因为知道宋陌不会碰别人,所以连想象都想不出来吗?

    “你在笑什么?”

    男人的声音突然近在耳旁,唐欢斜眼,就见宋陌满脸冰霜地走了过来,随后盘腿坐在榻上,仿佛要运功疗伤,眉头紧皱。

    唐欢诧异,难道康宁下的不是那种药,而是毒药?

    康宁不像是那种人,或许是宋陌的仇家偷偷把毒药投了进去,宋陌因为没有防备,不小心中招了?

    一瞬间,唐欢想到了各种阴谋陷害,所以,当宋陌开始满脸通红的撕扯身上衣物时,她看见了,却没有反应过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宋陌突然睁开眼睛,双眼泛红,直勾勾盯着她:“我中春.药了,逼不出。”

    唐欢张大了嘴,下一刻,人已经被他扯到榻上。男人一边疯了般撕扯她衣物,一边咬牙切齿地骂她:“说,晚宴时你到底跟康宁说了什么?是不是你唆使她下.药的?是不是你看我无论如何都不肯要你,就借她的手给我下.药,然后你好趁机送上来?你这个……卑鄙的女人!好,既然你想要,我就拿你解毒,事后也不用等到明日,我马上杀了你!”

    唐欢什么都做不了,什么也说不出口,只能愣愣地瞧着这个男人愤怒地扯了彼此衣物,然后像只饿极了的野兽凶狠地趴在她身上。他咬她,她好疼,可他也会啃到她最敏.感的地方,从上到下,不用看,她也知道自己身上会是什么样子,不用摸,她也知道自己那里已经准备好了。

    可当他发.泄般闯了进来时,唐欢还是疼哭了。

    真的是疼哭了吗?

    不是。

    唐欢在为这个傻男人哭,第一次为了他哭。

    眼泪汹涌模糊了视线,她看不清他的脸,但她知道,宋陌脸上一定是愤恨的样子,可这个傻男人,他一定不知道,他装得再像都没有用,因为他犯了骗人的大忌吸血鬼素食养成记。骗人要知己知彼,更要知道对方对自己了解有多少。宋陌假装中了药,可他不知道,她知道梦里什么春.药对他都没有用的……

    这个傻男人,他一点都不会装。

    他装着对她狠,可他还是怕她疼,所以他用那样肆虐的方式帮她准备。

    为什么要这样?

    因为他不想让她知道他对她的心,他一定是怕了,怕再次被她嘲笑,怕她得意她又骗了他一次。

    即便如此,他还是给了她。

    他怎么那么傻?

    傻到非要爱上一个女人才碰她,傻到不管这个女人多坏都爱她,傻到千方百计成全她。

    唐欢想跟他说话,她想用眼睛求他,可眼泪不停她根本看不清,只能不停地喊他的名字,哪怕根本发不出声音。

    宋陌,宋陌……

    “宋陌!”

    “怎么,疼了吗?想求我停下来?”宋陌先蒙了她眼睛才点开她穴道。他不想看她流泪的样子,怕自己心软说了什么不想说的话,他更不想看她清醒后嘲笑他的眼神。他傻,他自己知道就够了,不用她再告诉他一次。

    他说的平静,动作却毫不停歇,似是赶着完成一件任务。唐欢好不容易止了哭,声音却在他的冲撞里断断续续:“宋陌,你,你为什么这么傻,我,我不值得你,如此对我好……”她真的是个坏女人,她想要的就是跟没有情.爱的男人们做本能的事,你无需对我守身,我亦不用为你停留,彼此不欠。无意中招惹了宋陌,无意中骗了他这样的情深,她给不起,她也还不起……

    “对你好?这样也叫对你好?”宋陌发了狠撞她:“我说过,要你只是为了解毒,你别自作多情了,等完事了我杀了你,你就不说我对你好了!”

    口是心非!

    傻子!

    唐欢泣不成声,勉强凝聚心神要说的话又被他撞碎。她放弃了,何必问呢,他就是个傻子,他就喜欢她这个坏女人,她不是都知道了吗?既然他不想承认,她就不逼他了。

    “宋陌,解开我,解开,我,我要抱着你……”

    如果这是最后一次,她想疼这个男人一回,他不信她的话,他总能感受到她对他的愧疚。

    宋陌没有理会,他不信,他也不需要她再骗他。

    “宋陌,我疼,我要抱你,宋陌……”唐欢哭着叫,哭着喊,她知道他会心疼的。他怕她哭,她一哭,他就什么都肯答应她了。

    “都这个时候了,你以为你还能玩什么花样?”宋陌点开她穴道,声音讽刺。

    唐欢什么都没说,她只抱住他,像藤蔓一样紧紧缠在他身上。他骂着拨开她手,她倒下去,再重新起来抱住他,一次又一次……当他终于不再拒绝她时,唐欢闭上眼睛,试探着去亲他,“宋陌,亲亲我,最后一次……”

    他头抬得高高,不给她亲,却有温热的水流了下来,滴到她脸上,流到嘴边,是咸的。

    “别……”

    她刚要劝他别哭,告诉他为了她不值得,嘴却突然被他堵住了,温柔又疯狂。她愣住,随即按住他脑袋回应他,像下面那般紧紧纠缠,像是一个人,良久良久,直到快要无法呼吸,他才松开她[穿书]天道宠儿。

    他的动作温柔下来,连续不断地用另一种方式吻她,除此之外,再没有旁的动作,只有熟悉的碰撞声,只有熟悉的交缠在一起的急促喘息。唐欢看不见,但她知道,宋陌一定在看她。

    唐欢感受到了白光,可她还没有看他最后一眼,她伸出手去摸他,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

    宋陌拨开她手,覆在她身上动作,亲她的脖子亲她的耳朵,“快结束了,是不是?”

    唐欢泣不成声,只能点头。

    宋陌搂紧她腰,狠狠撞了几下又停了下来:“告诉我你叫什么,否则我不给你。”

    “唐,唐欢……”唐欢抓着熟悉的肩膀,轻轻地道。如果梦醒他记得,她相信他不会杀她了,如果不记得,现在告诉他名字又有什么关系。

    “唐欢,贪.欢吗?还真像你。”

    宋陌闭着眼睛轻轻重复,不去想她的真假,只慢慢加快了动作,在她耳边一字一句:“唐欢,如果你在撒谎,那下辈子,我饶不了你,你不来找我,我也会找到你。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梦醒后我昏睡的话,你,你有多远走多远,别再来招惹我。”

    如果他昏睡,说明他不记得,她若停留,他怕他再杀她一次。

    他不想杀她,哪怕他不记得。

    晚风钻进半开的窗吹了进来,拂动桌案上早已晾干的画卷。

    画里有个眉眼含笑的娇俏女子,女子旁边,是三行小字:

    月老在上,宋陌已娶此画中人为妻,愿生生世世与她再聚,纵使她无心,我亦无悔。

    他只求,让他记得……

    ~

    “客官昨晚睡得可好?”

    “哎,那您走好,下次再来小店光顾啊……”

    恍恍惚惚中,唐欢听到有人在说话,那声音很陌生,又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哪里呢?

    她睁开眼睛,意外对上一张沉睡的俊美脸庞,脸色是虚弱的白。

    她怔怔地看着,直到视线渐渐模糊,眼泪不受控制地滚落。

    宋陌,果然昏睡了。

    唐欢无法形容心头滋味儿。她只知道,她曾一再乞求师父显灵让宋陌昏睡一日,可现在他真的睡了,她一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

    他什么都不记得了,这世上再也没有那样一个傻子,那么全心全意地对她好,再也没有这样一个武功高强性格冷漠却又纵容她调.戏的极品男人。

    她痴痴地看着这张脸,还是,怎么看都看不够。

    她盯着他的唇。分别前最后一句话,他让她走。他说的那么狠那么冷,可她知道他的心。

    唐欢躺回熟悉的肩头,舍不得走,舍不得他。

    可是,这到底不是他了,不记得那些梦境的宋陌,于她而言只是个陌生人,纵然有相同的身体,他不是他了。梦里的宋陌对她千依百顺,梦醒的宋陌,看到房间里突然多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目光落在他被她用剑挑烂的衣衫上,唐欢苦笑,留在这里,她必死无疑违规上位[重生GL]。

    走吧,这样也好。

    他不记得,他继续做他的冷傲高手,她也不用觉得亏欠什么,继续做她的采.花贼去。以前师父一直担心她被人骗了心,现在师父再也不用担心了,那样好的宋陌也只是在最后让她心动了一次,如今那个宋陌消失了,世上再也没有男人能骗了她。

    唐欢挣扎着要起来。

    没起来,浑身酸痛。

    想到那九次疯狂,唐欢静静地感受了一下那里。

    入梦前他在她里面,现在已经出去了,因为,变小了……

    唐欢偷笑,这是宋陌身体底子好,换个男人一夜.九次,不死也要丢了魂儿了。

    歇了会儿,唐欢强撑着翻到里面,抓起他的碎衣擦拭身下。太多了,一块儿布不够,再来一块儿……最后唐欢索性下了地,屋里有水盆,她彻底洗了一下那里,总算是干净了。

    穿好衣服,唐欢看向榻上。

    要不要帮他收拾收拾?

    算了,这个宋陌跟她又没有关系,她不杀他已经够仁慈了,为何还要帮他?就让他这样狼狈地醒来吧,哈哈,他抓破脑袋也想不到是哪个小贼强迫了他!

    唐欢转身要走,到了门前又顿住了。不行,将来她肯定会名震江湖的,万一宋陌怀疑到她身上怎么办?毕竟江湖上厉害的女采.花贼可不多。

    想到这里,唐欢赶紧捡起另一块碎布打湿帮他擦洗。都收拾好了,确保榻上男人身上都没有两人曾经欢.好的痕迹,唐欢把所有脏衣服都裹在了被单里,只剩宋陌光.溜溜躺在那儿。这样一来,宋陌只会奇怪他的衣服怎么不见了,应该想不到自己被人采过了吧?至于他没有衣服怎么离开客栈,那就跟她无关了。

    唐欢不厚道地笑,看向宋陌。

    只打算看一眼的,又舍不得了。

    这么极品的男人,以后都没机会碰了啊,好亏……

    将被单包袱放在地上,唐欢坐在榻前,俯身亲了亲宋陌的脸,嘴唇,胸口,小腹,大腿,最后,也亲了亲她最喜欢的小宋陌。

    小宋陌之前劳累了太久,现在睡得很香,乖乖的。

    唐欢忍不住点了点它:“唉,以前只要挨得你近一些,你都会硬起来的,现在亲.亲都不管用了,希望你没被我玩坏吧。好了,你睡吧,我要走了,但你放心,不管我以后采多少男人,肯定不会忘了你的,因为你是最好看的,谁都比不上你……唉,不知道你会不会想我,可你的主人肯定不会的,他那么冷那么厉害,我也不敢再回头采他,所以啊,今日一别,咱们就后会无期啦!保重!”

    最后亲了小宋陌一下,唐欢替宋陌盖好被子,提起包袱转身离去。

    窗外晨光灿烂,忘了梦里那个男人,忘了这个男人,她要真正开始她的采.花生活。

    门被轻轻打开又带上,女人身影彻底消失不见。

    榻上,宋陌睁开眼睛,一双黑眸平静似水。

    后会无期吗?

    没有良心的女人。

    不过,至少这一次没有骗他。

    作者有话要说:唐欢:我想做【过万花而不沾片叶的】采.花贼,从来没变过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宋陌:随你,有本事你就去采吧。

    哈哈,其实陌陌装昏是想看看欢欢啥反应,结果欢欢……50%满意吧~

    接下来正文+番外也就7、8章吧,都很欢乐甜蜜哦。

    似乎会有姑娘觉得不够,可是除了两人的特别恋爱方式,真的没啥好写的啦。硬凑大概也能凑过来,但那样佳人自己都没爱了,所以啊,咱们该完结就得完结,在你们还爱欢欢陌陌的时候,好比红颜,要是拖得太久,你们就觉得它不好看啦~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专业催更三十年扔了一颗地雷

    微微一笑扔了一颗地雷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

    futali扔了一颗地雷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

    澄镜扔了一颗地雷

    吾心归卿扔了一颗地雷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

    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

    13360388扔了一颗地雷

    路人N扔了一颗地雷

    glimpse扔了一颗地雷

    小宝扔了一颗地雷

    夕小泗扔了一颗地雷

    懒猫888扔了一颗地雷

    lyh扔了一颗地雷

    水水瑟瑟扔了一颗地雷

    namit扔了一颗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