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109章 疯魔

笑佳人2017-2-16 0:18:37Ctrl+D 收藏本站

    少爷,小五,那时他跟她也在马车里胡闹过。

    原来她并非如她说的那般无心,原来她也记得,如今喝醉了,因为同样的姿势,就喊错身份了?

    宋陌心柔似水。为她这含糊不清的一句,过去几辈子的苦等,今生之前的多少心伤,都值得了。

    忘了身在何处,他低头,想要听她的话,亲她。

    可她却又闭上了眼睛,脑袋扭向一侧,双手也从他脖子上掉了下去,重新睡着了。

    宋陌哭笑不得,抱起人放到腿上,坐好了,吩咐车夫回府。

    口是心非的女人,他不信她心里一点都没有他。

    下了车,他直接把人抱到自己的寝殿里,亲自服侍她歇下,他也跟着躺了进去,抱她一起睡。

    这次不管她说得多难听,他都不信了,他不跟她吵,什么都让着她,只是她再也别想把他气跑。

    睡着睡着,听到她喊水。

    宋陌马上醒了,点了灯,见她皱着眉头闭眼喊水,知她宿醉难受,赶紧倒水递给她。怕她拿不稳,他扶起人让她靠在他身上,把茶盏递到她嘴边。她果然闭着眼睛,像孩子似的仰头咕噜咕噜喝完,喝完了还舔舔嘴唇,然后低声咕哝一句推开他,又躺下去了。

    宋陌喜欢她这副娇样,盯着瞧了会儿,替她把嘴角一缕发丝拨开,亲了口,起身将茶盏送回桌子上。他也渴了,喝了半杯,正要放下,忽听到榻边有动静,回头看去,她依然躺着,眼睛却睁开了,很是迷茫地看着他,傻乎乎的。

    宋陌没说话,站在原处看她,等她自己彻底清醒,等看她的反应。

    “我,我怎么会在……”唐欢看看他,再看看屋内陈设,最后看看身上的单薄中衣,慢慢地笑了:“哦,我记起来了,我在沈家偷嘴来着。殿下趁我醉酒把我抱到这里,莫非是这几晚没能享受到那种服侍,想趁我睡着对我动手动脚?”

    就知道她不会说半句软话。

    宋陌走回榻前,居高临下地盯着她,面无表情:“是又如何?”

    唐欢冷哼一声,抬手拨了拨衣襟,仰头看他:“殿下也知道,我是个采.花贼,若殿下肯要我,我会使出浑身解数把殿下伺候地神魂颠倒。若殿下不想动真格的,那就恕我没有那个闲心,不伺候文娱香江!”

    宋陌没说话,目光落在她故意露出来的半边肩膀上。

    唐欢眼里闪过一丝得意,慢慢拉起衣衫掩住春.光,挑衅地笑:“怎么样,殿下到底要不要我?既然你都记得,想来也记得前面咱们的那八场欢.好吧?殿下威猛地很,我想了很久了,就是不知殿下心里是如何想我的。不过,回想殿下每次都那么凶猛,我这身体要起来应该还是挺舒服的吧?”

    “确实,很销.魂。”宋陌直视她,说了实话。

    “那殿下想再销.魂一次吗?”唐欢笑着跪坐起来,抱住男人瘦腰,用下巴磨蹭已经悄悄立起来的小宋陌。

    宋陌一直看着她,看她这般妖娆妩媚的勾人模样:“想,可本王怕要了你,又要被你跑了,然后你采完九次就再也不出现了,本王想报复都不成。”

    “你的意思是今晚不会要我?”唐欢动作顿住,退回去问。

    宋陌沉默,但戏谑的眼神已经表明了他的心思。

    唐欢愤然起身,下地要走。

    宋陌拽住她手腕:“你想去哪儿?”

    “回下人房!”唐欢挣扎,挣扎不开,正要用另一只手抓他,身子突然被人甩回了榻上,跌的她头晕眼花。飞快爬起来,却见男人立在榻前,一边解衣一边堵她,动作无赖偏偏又诱人的要命,她气得大骂:“你都不肯要我,还留我做什么?宋陌,你要是想找女人,外面有的是人求着伺候你,你何必强迫我?”

    “我就喜欢强迫别人做对方不愿做的事。”宋陌甩了衣裳,抬腿跨到榻上,在她想逃时抓住她手腕,轻而易举就翻身跨坐在她腰上。唐欢抬手推他抓他,宋陌毫不费力地一手攥住她双手,一手撕她小衣:“再说,跟你做多了,不习惯再找旁的女人。你何必挣扎?虽然不进去,我也能让你享受到,难道你忘了?”金石在他手中都逃不过粉碎的下场,更何况单薄的绸缎?很快,唐欢身上就再无遮掩。

    “宋陌你混蛋!”

    “随你怎么骂。”宋陌眼睛盯着她,大手却握住她揉了起来,温柔地折磨。

    唐欢使劲儿折腾不肯配合,宋陌忍了片刻索性点了她穴道,“本王身上有伤,偏偏你又不肯老实下来,只好这样了。”她躺着一动不动,于他而言再方便不过,小心翼翼覆在她身上,从上往下亲。

    “宋陌,仗着自己有武功就欺负人,算什么本事?有种你要了我,等我醒后恢复了武功咱们再打一场!”身体不能动,那些撩人的痒肆无忌惮在体内翻涌,唐欢第一次尝到这样的滋味儿,舒服得要命也痛苦地要命,只能靠骂他来发泄。可是一点用都没有,像是有无数羽毛在身上撩.拨,偏偏她只能眼睁睁看着。

    “这时候还没忘了演戏。”宋陌轻哼一声,对着某处同样怒气冲冲的小果子吹气,吹得它娇颤颤了,再含入口中品尝。

    于是唐欢的骂声里又掺杂了舒服的难受的吟.叫,她恨恨地瞪着埋在她胸口的黑脑袋:“宋陌,你停下……你,你还喜欢我是不是,喜欢我,所以想碰,碰我,偏不敢承认……嗯……所以用这种手段假装强迫我,你,你是害怕被我嘲笑啊……是不是?你个胆小鬼,你个傻子,我那样骗你你还喜欢我,还费尽心思亲近我,你……”

    宋陌收了手,歪着身子往上爬,脸对脸看着她问:“你喜欢我吗?”

    唐欢还喘着,水色潋滟的眸子毫不躲闪地瞪着他:“做梦吧,我死都不会喜欢你!”

    嘴可真硬。

    宋陌笑了笑,“既然你不喜欢,凭什么以为我会喜欢你?闭嘴,别再打扰我的兴致,虽然我不喜欢你,却很喜欢你的身体,不,不是你的身体,你只是个不知何处来的鬼怪,这身体是你借用的而已抗战惊雷。”喜欢口是心非吗?他也会。

    “你……”唐欢想骂他,可男人突然点了她哑穴。唐欢目瞪口呆,宋陌笑着看她:“敬酒不吃吃罚酒,好了,这下终于老实了吧?”

    唐欢还能做什么?只能干瞪眼睛。

    宋陌连瞪他的机会都不给她,低头亲亲她脸颊,往下面去了。

    他在她身上四处点火,她被烧得细白肌肤染了浅浅的醉人的桃粉,那么热,因为躲无可躲,于是体内自动涌出水儿想要熄灭他带来的火。眼里是一汪汪不知为何浮上来的泪水,溢满了,滑落下去,偶尔还没有满,却因为身体随着他的动作轻微晃动,把眼泪甩了下来。身上是细细密密的汗,有她的也有他的,汇聚多了,也开始往下流,沾湿被单,沾湿被他毁掉的碎衣。那里的水儿最多,有自己流出去的,也有被他吸出去被他勾出去的……

    可这些水儿都白流了,因为他只是在她身上点火,那火种藏在里面,被他点着了也少在里面烧。水越往外流她越热,热的她迫切地想要求他,求他放开她,求他快些给了她,再不济也要求他解了她穴道,让她抓让她叫,否则再这样下去,她怕自己会死在热火焚身里。

    似是察觉她到了极限,宋陌放下她腰腿,慢慢侧躺在她身边,先解了她哑穴,再在她长长的动听的叫声里探进去,一边快速地动一边问她:“再说一次,喜不喜欢我?”

    “不,不喜……”唐欢声音哑得颤得快要不像她。

    宋陌本就如墨的眸子越发沉沉看不透:“再说。”

    “不……”

    “再说。”

    “不……”

    他停停顿顿,听不到满意的回答,便不肯给她。她在欲.海里沉沉浮浮,唯一能抓住的就是残存的一丝理智。她想要的是什么?她要的是活下去。

    其实她本来已经绝望了,是他又给了她希望。他陪她回门,她只是有了一丝怀疑,下车前的一次试探,他果然在她替他擦汗时有了异样。她假装醉酒再做试探,没想到他真的……唐欢惊诧于宋陌还喜欢她,说没有半点触动那是假的,可是触动又如何?这是梦,这个傻宋陌不是真的,如果他始终不肯信她不肯要她,她要他的喜欢有何用?

    欢欢喜喜跟他一起死,再在黄泉路上做对儿鬼夫妻?那时,他会不会恨她让他英年早逝?

    说到底,这真的只是一场梦,就算梦里他对她的感情是真的,不到死不到梦醒,她永远不知道真正的宋陌是如何想的。不知道,却还要因一时触动沉浸在梦里,真的醉生梦死?

    她不要。

    她要活,她刚刚十八岁,她是刚下山的采.花贼,她还没有机会看外面缤纷的生活,她不要这样憋屈的死。

    师父还在天上看着她,她不能让她白跑一趟,她不想让师父看她死在一场虚无的情.爱里。

    ~

    虽然他不肯给她,连续的折磨却让身体达到了极致,当他再次停顿逼问她是否喜欢当她继续否认然后他惩罚地探进来准备开始新的一轮特殊审问时,唐欢一边轻搐一边哇的哭了出来:“不喜欢,不喜欢,我不敢喜欢……”

    宋陌愣住了。

    在她意外达到高.潮时,他就愣住了,她连这种时候都不改口,那她肯定是真的不……

    念头未落,听到她说她不敢喜欢……

    他看她都市猎人。她身体不能动,鬓发已湿透,之前还是隐忍地流泪,现在却是张嘴大哭,难看极了。

    那么难看,却让他心疼无比。

    宋陌飞快地慌乱地解开她穴道,她还是一动不动地嚎啕大哭。

    宋陌真的慌了,把人搂进怀里,顾不得伤口被她撞了一下,他抱紧她安慰:“别哭别哭,我不逼你了……”手轻轻地拍她湿滑脊背。

    唐欢还是哭,只是随着男人温柔的碰触,她的嚎啕大哭渐渐变成了小声啜泣。

    宋陌松了口气,往后退了些好方便看她,见她眼睛肿的核桃一样,闭眼在那默默流泪,他心疼地给她擦:“别哭了,再哭眼睛就不用要了,放心,我不再逼你了。”

    唐欢扭头,长发垂下来遮住脸颊,声音低落没有起伏:“你都逼完了,还想逼我说什么?”

    回答她的,是漫长的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宋陌撩开她长发,露出她依然泛红的脸。他轻轻摸了摸,声音轻的快要听不见:“为何,为何不敢喜欢我?”

    唐欢慢慢转过头,对上他闭着的眼睛。她苦笑,“宋陌,你还是不肯信我,是不是?不信我,所以连问我,都是这样犹豫不决,因为你怕我继续编谎话骗你,是不是?”

    宋陌只是重复他的问题:“为何不敢喜欢我?”

    唐欢坐了起来,低头看他:“我怎么敢喜欢你?入梦后,你对我一次比一次好,那么好,如果我真的喜欢你了,还能心安理得地骗你吗?如果我真的喜欢你了,还敢肆无忌惮地勾你欢.好吗?真心待你,就不能勾你,那样一个月后,咱们俩都得死。勾了,成功了是成功了,可是下场梦你又不记得我了,那样的痛苦,你知道的吧?所以我不敢喜欢你。”

    “后来你恢复记忆了,我不用担心你忘了我了,可我却怕你记起最初的我,怕你不爱我了,所以我还是不敢喜欢你。现在,你记起我的全部,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依然爱我,我却还是不敢喜欢你,因为我怕梦醒后你不记得我了,我怕如果我留在你身边等你醒来跟你解释清楚等你记起再次爱我,你连给我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再杀我一次。宋陌,你说,这样的情况下,我怎么敢喜欢你?”

    宋陌也坐了起来,侧对她,目光落在她的一块儿碎衣上,捡起来轻轻把玩:“你的意思是,你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

    “如果不是真的,你给我你怀疑的理由?”

    唐欢边哭边笑,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他竟然还不信,“宋陌,你说,如果不是真的,我如何每次都来到跟我面容一模一样的身体里?如果不是真的,为何我们总能遇到?你说这是真真正正的九辈子,那你说,什么样的人能有这种手段九辈子都跟你遇见?你说我是鬼怪,既然你相信鬼怪,为何就觉得我编的师父鬼魂是假话?”

    宋陌沉默不语。

    唐欢低下头,看自己的手:“宋陌,你对我好,对我这样好,我真的……不过咱们注定有缘无分,梦醒了,就结束了。宋陌,你不信我没关系,但别拿你的命开玩笑,为我这样的女人,不值得。之前的事,我承认我是个坏女人,不该去采你,你杀我我也是活该。可除了觊觎你的身体,除了骗你的身体,我没做别的对不起你的事,咱们俩没有仇,是不是?宋陌,要了我吧,梦醒后我自己离开,再也不招惹你,而你会忘了我,你会恢复你原本该有的生活,咱们俩谁也不欠谁,这样不好吗?”

    宋陌还是沉默。

    唐欢抬头看他,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可她真的说了实话了,她推他:“宋陌,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你说句话行不行?你要是不信,我也不再多说,我马上走魔兽要塞。”

    宋陌攥住她想离开的手,侧目看她:“你想去哪儿?”

    唐欢骇住了,因他泛红的眼睛。

    宋陌替她披上外袍,穿好了,站到榻前盯着她,“来人,送四坛酒来,本王要与王妃对饮。”

    “宋陌!”唐欢不可置信地瞪着他,“你疯了?你现在这样还怎么喝酒?”

    宋陌阴沉沉盯着她:“怎么,你怕了?怕一会儿露出马脚,怕被我知道你是装醉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相信你的情真意切,让我相信你的所有鬼话?不用怕,如果你真的醉了,我马上信你,我马上要你。”他早该知道的,她早已摸准了他,总能骗他相信她真的动了心,之前怎么那么傻,竟然还轻易信了她的“醉中话”?

    唐欢还要说话,宋陌再次点了她穴道,于是她只能眼睁睁看着黑衣侍卫呈上四个酒坛子,眼睁睁看他提起一只仰头喝完,眼睁睁看他喝完了再来灌她。上好的烈酒沿着喉头滚下,她躲无可躲只能本能地吞咽,吞不下的顺着下巴流到胸口,还有洒出来的往头顶逆流,逼她闭上眼睛。

    像是溺水的人,再也不能思考,她不受控制地喝他亲自灌下来的酒,喝完一坛换另一坛。

    宋陌肯定不知道,别说两坛,再来两坛也灌不醉她。

    可他想看她醉,为了活命,她也只能再次装醉。当他解了穴道,唐欢呛了两口,随即瘫软着朝后倒下。

    “坏女人,你醉了吗?”宋陌摔了坛子,捏着她下巴问。

    唐欢没有反应。

    宋陌掐她脖子,掐到她面色紫红,她依然没有反应。

    他松开手,拍拍她脸,笑着亲她:“看来是真醉了,你等等,一会儿我就来要你。”

    唐欢听见他离开的声音,脚步有些踉跄,是醉了吗?

    他去做什么,她要成功了吗?可她说不出来心中是什么样的滋味儿。

    他的脚步声并没有离开这间屋子,很快又折了回来。

    唐欢闭紧眼睛,什么都不想。要想骗到别人,就要先骗到自己,她现在昏迷着,什么都不知道。

    宋陌立在榻前,盯着仿佛熟睡的女人,那么美那么乖,的确不像真人。

    “坏女人,你说这一切都是梦,所以你不对我动心,那我不怪你,换做是我,应该也会像你这么做,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做到你这个地步……你让我要你,你说梦醒后咱们各奔东西,听起来也不错。可是,你也看到了,我这么喜欢你,我怎么舍得忘了你?所以,我宁可咱们一起死,死后不管恨也好爱也好,至少我还记得你……怎么死?等到月满不得不死吗?那样接下来的十几天,你会恨我,我不想让你恨我。杀了你?我更舍不得了,所以,还是我来死吧,你只要好好做梦就行了。放心,若死后咱们还能见面,证明你说的都是真的,我任你打骂,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给你赔罪。”

    他抬起一只手伸到她上方,锋利匕首在上面轻轻一划,鲜红的血就冒了出来,似屋檐滴下来的水,一滴滴滴在她胸口,染红她白色中衣。

    他面无表情盯着她的脸。

    不是只有她会说话,不是只有她才能演得天衣无缝。他也跟她说,他也跟她演。他数到十,如果她一动不动,他就信她是真的醉了,信她这次的借口,他就要了她,让她活,放了她也放了自己,哪怕以她的心狠,醒后很可能给他一刀。如果她因为震惊醒了过来,那就说明她又再骗他,那他,不爱了,她就是块儿石头,怎么都捂不热,他爱不起了放啸大汉。

    温热滑腻的触感,越来越浓的血腥气味。

    唐欢想,宋陌疯了。

    她不知道,他是在用这种办法试探她真醉假醉,还是真的不想活了。

    醒吗?醒了他就彻底不信了。

    不醒?他死了,她也玩完了。

    唐欢又笑又哭,她怎么就遇到了这么个男人?

    宋陌点了右臂穴道,冷声嗤笑:“你果然再骗我。”

    唐欢睁开眼睛看他:“宋陌,你说我为什么不继续装下去了?”撑着自己坐了起来,视线一扫,右手看似无意地搭在了刚刚被宋陌丢弃的匕首上。

    “我不知道,不过你说什么,我都不信。”宋陌注意到了她的动作,眼里闪过嘲讽。就算他有伤在身,只要他不想,她就别指望碰到他。

    唐欢低头笑:“你不信我也要告诉你,我装醉骗你,也是为了让你相信我的话,现在醒了,也是怕你真的死了,连累我也死了,只是没想到你在试探我。如今,你是再也不肯碰我了吧?”

    宋陌闭上眼睛:“不信,不碰。”不爱。

    “那这样,你信了吗?”唐欢一刀刺进胸口,仰头,笑着看他:“宋陌,这样,你信了吗?既然你想死,我就陪你死,咱们一命换一命。不过你放心,做了鬼,我会躲你躲得远远的,你这样的男人,我惹不起。”

    宋陌瞬间面无血色。

    下一刻,他稳稳扶住她,连点她几处大穴,在她耳边咬牙切齿:“又是苦肉计吗?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我不会让你死的,你知道我武功有多高。”

    唐欢闭着眼睛笑。

    骗人骗习惯了,她自己都分不清这次是不是苦肉计了。

    “宋陌,你不知道吧,苦肉计只对在乎自己的人使才有用,你若是救活我,说明你还在乎我,那样,我会继续笑话你的。”

    “随你,我知道我不喜欢你就够了,让你活着,你才知道你有多自作多情。”说完这一句,宋陌不再理她,又快又稳拔.出匕首,替她疗伤。

    这个坏女人,她一定知道,他能救活她。

    她一定知道,她这样,比他伤了自己还疼。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章节标题为“梦醒”,多少人期待呢?

    剧透:明天陌陌会做一件直击欢欢心房的事,跟两人成事有关,但肯定不是简单的陌陌说“我给你”啦,大家猜猜看?

    莫怕莫怕啊,这是破茧成蝶嘛,梦醒后就不会有虐啦!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liuwmm6扔了一颗地雷

    落雨音扔了一颗地雷

    讲你知扔了一颗地雷

    卡门扔了一颗地雷

    1234567扔了一颗地雷

    15028446扔了一颗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