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106章 柴房

笑佳人2017-2-16 0:17:19Ctrl+D 收藏本站

    端王大婚当日遇刺,昏迷不醒。

    唐欢守在榻前,看太医为宋陌割肉放血,刀上有毒,伤口周围肌肉已经烂了,若不是宋陌武功深厚自己封了几处穴道,他现在就不是昏迷那么简单了。

    可他是宋陌啊,那样高的武功,谁能伤到他?

    唐欢退出去,喊来宋陌的贴身侍卫,询问。

    “秉王妃,刺客易容成纯郡王的模样,敬酒时,殿下,殿下心中欢喜没有防备,这才遭了毒手。刺客已被殿下当场击杀,只是,殿下怕王妃担心,把事情瞒了下来。”侍卫单膝跪在前面,沉声解释道。

    刺客?

    唐欢记起来了,下午补觉时的确听到一阵喧哗。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留意王府戒备,别再让贼人闯进来。”唐欢肃容道,等侍卫离开后,她转身回了内室,眉头紧皱。

    屋里弥漫着血腥味儿,除了她和太医,还有几位宋陌的心腹。现在宋陌不是她一人的,他是大宋朝的摄政王,他的生死关乎国事,就算她想让他们出去,他们也不会听。宋陌醒着,看在他的面子上,没有人敢违背她的意思。宋陌昏迷了甚至死了,她这个没有半点武功的王妃,什么都不算。

    她也不在乎屋里都有谁,她只想知道,宋陌会不会死。

    这场意外,是对她的考验吗?在她马上就要成功的时候,来了这么一道。

    她看向宋陌。

    他眼眸紧闭,脸色苍白,虽然昏迷着额头也疼得出了汗。上衣尽褪,腹部长长一条刀伤,太医正在处理最后一段腐肉……看着都疼重生之养来宠去。

    半刻钟后,太医包扎好伤口,转身道:“秉王妃,各位大人,殿下并无性命之忧,只是体内还残留部分余毒,加上腹部刀伤严重,至少要修养满月才能下床走动,具体何时康复,还要等殿下醒来根据殿下恢复情况再作判断。”

    几位朝廷重臣不约而同松了口气。

    “殿下何时能醒?”唐欢坐在宋陌身边,轻声问道。

    “回王妃,殿下.身体康健,底子好,若无意外,最迟明早也能醒来。”太医低头答道。

    唐欢“嗯”了声,“好,只是暂且劳烦周太医留在王府吧,若殿下病情有变,也省得再去宫里跑一趟。”

    太医当然不会反对,继续逗留片刻,与几位大人一起出了房间。

    屋里顿时静了下来,比方才还静。

    唐欢看着昏睡中的男人,神色复杂。

    ~

    宋陌半夜醒了过来,默默感受一下.身体情况,放了心。

    跟他料想的一样,尽在控制。

    她呢?

    他睁开眼睛,扫视一圈,没有发现她的身影。远处点着垂泪的龙凤喜烛,火烛跳跃烛光闪动,在屏风上映出一个纤细的影。那影子一动不动,不知在想什么。

    “……阿瑜……”此时此刻,他也只能这样喊她。

    影子晃了晃,马上朝这边走来了。宋陌听着那脚步声,眼睛紧紧盯着屏风一侧,直到她转了过来,看到她担忧的面容,他的心才落了地,哑声安慰她:“吓着了吧?放心,我没事,很快就好了。”

    “这样也叫没事?是不是……算了,你死不死跟我有何干系?”唐欢坐在榻前的绣墩上,脑袋搭在他肩侧,小声哭了起来。

    这次的哭,是真的吗?

    “别哭……”宋陌抬手想摸她脑袋,唐欢听到他的动静,急忙抬手,将人按了下去,看着他,边掉泪边嗔怪道:“别动了,老老实实躺着。那里很疼吧?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不疼也不饿,就是有点渴了。”宋陌抬手抹掉她一串眼泪,手指送入口中,笑着看她:“坏女人,这是你第一次为我哭。”这辈子。

    唐欢气笑了,“还想着调.戏人,果然是不疼。等着,我给你倒水去。”拿帕子抹了泪儿,过去给他倒水。

    宋陌目光舍不得离开她背影,心里暖烘烘的。

    唐欢很快回来,亲自喂他喝。

    喝完了,宋陌握着她手:“挺晚了吧?你怎么还不睡?”

    唐欢心疼地看他:“你伤成这样,我哪能睡得着?”

    她眼圈泛红,眼里噙着晶莹的泪珠,再想到她竟然守了他半夜,宋陌心暖又心虚,咳了咳,目光落在腹部纱带上,问她:“太医怎么说?重吗?”

    唐欢眼泪马上又滚了下来,“重,要养一个月才能下地走动呢!”

    宋陌心疼地帮她擦泪:“别哭了,养一个月而已,算什么?”说完笑话她:“倒是你,平时看着没心没肺的,怎么现在哭成这样,真那么心疼我?”

    唐欢抱住他手放在唇边亲:“我是没心没肺,可你对我好,我当然……看重你了致我亲爱的J小姐[韩]。再说,咱们刚成亲,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岂不是要守一辈子寡?我,我还没尝过那种滋味呢。哼,都怪你,早说给你你不要,非要等到今晚,现在好了,洞房花烛弄得一身伤……这是你命大没事,否则,堂堂王爷死了都是童男身,做鬼都要被人笑话!”

    “我,我也没料到刺客胆子那么大,竟敢混进王府。幸好我命大,否则娶了这么娇滴滴的美人却没命尝,我才是真冤枉!”宋陌抚摸她脸,目光温柔:“放心,等我好了,兴许用不上一个月,就能满足你,让你知道你相公的厉害……”

    唐欢瞪他一眼,懊恼咬唇:“那个刺客也真是的,早不来晚不来,非要选在今天!”

    宋陌目光变冷,望向床顶:“他的确够聪明,选对了日子,今日若不是我太高兴,别说是纯郡王,就是易容成你的模样,我也不会认不出来,更不会轻易被他得手。”

    唐欢握紧他手,担忧地看他:“你说,会不会再出现一个刺客,在你恢复时,在咱们又可以圆房时,他趁你高兴再给你一刀?”

    宋陌怔住,看她:“你,你怎么会这样想?傻,今日我大婚,天下人都知道,可我什么时候恢复,旁人如何知晓?”

    “可你知道啊,”唐欢温柔地亲亲他额头,看他,也看自己在那双眸子里的小影儿:“只要你知道,到时候再安排一个刺客,简直是易如反掌吧?宋陌,你说是不是?”

    宋陌不可置信地看着近在眼前的俏丽脸庞。她眼里还含着泪,她嘴角还带着笑,可她轻柔的话语,却让他的心沉了下去。

    唐欢将他眼里的震惊不安看得清清楚楚,她笑了,笑到肚子疼,站起来问他:“宋陌,你都记得是不是?我早该知道的,你连武功都恢复了,又怎么可能忘了那些事呢?如果你真忘了,又怎么会在之前的十六年里都没有见过沈瑜,偏偏在我醒过来第三天就跟我碰面,然后在同一天接二连三的跟我巧遇?还有,石洞里的那个人也是你安排的吧,所以他虽然说着要调.戏我的话,却没有做任何轻.薄我的动作,而你又出现的那么及时?”有些事情,当时看不出来异样,等有了怀疑再回想,其中端倪一目了然。

    宋陌闭上眼睛,紧抿的唇不知是因为受伤还是什么缘故,没有血色。

    “你不说话,是默认了吗?”唐欢靠着床柱,斜眼看他,“宋陌,你真是太让我意外了,我师父说的果然没错,男人被骗的次数多了,就没有那么好骗了,而你更聪明,还会反过来骗我了。你演得那么好,我差点真信了你对……我的痴情,可惜,你太着急了。如果你晚点出现,如果你不在咱们洞房这一日弄出刺客的事来,找借口不要我,我还不会怀疑上你。”

    她重新坐到他身边,握住他紧攥的手,轻轻地吻:“宋陌,你说,你这样骗我,宁可自残也不肯成全我,到底图什么?若我是你,上当受骗了那么多次,肯定会把我这个坏女人抓起来,要么杀死要么严刑拷打,偏偏你选择骗我,是想用同样的手段报复我,先让我尝尝被人欺骗感情的滋味,然后再逼我说出再三采你的原因?哈哈,你真傻,认识了这么久,你没发现吗,我没有心,谁也别想在感情上伤到我。相反,你要是一上来就拷问我,我早说实话了,毕竟,你现在身份比我高,武功比我高,还认清了我本来面目,除了说实话,我根本没有机会再骗你要我,不是吗?”

    宋陌依然闭着眼睛,只是呼吸粗重,握成拳的手也不受控制的颤抖。

    唐欢抱紧他,不让他抖,声音温柔下来:“还是说,你依然爱着我这个坏女人,娶我也不是骗我,而是真的想跟我过一辈子?因为怕要了我我又不见了,所以像前面一样,不肯要我?”

    “以前,你一次都没有对我动过心?”宋陌终于开口。

    唐欢轻笑:“就算我有,就算我说爱你,你信吗?”

    “不信穿越之彪悍农门妻。”宋陌睁眼看她,目光清冷如冰:“你都没有对我动过心,还怎么天真地以为我被你骗了这么多次后还会喜欢你?如你所说,我骗你,只是想逼你说实话而已。就像现在,我不给你,你马上承认你记得我了。”

    唐欢松开手,遗憾又解脱地叹口气:“果然如此,我就说嘛,天底下哪有那么傻的人?”

    宋陌别开眼,冷声道:“现在,就算你杀了我,你也逃不出王府,不想以后受罪,就把你我的恩怨,还有这几辈子你次次找到我的办法告诉我。若之前是我对不起你,我可以放你离开,若你继续拿鬼话骗我,后果自负。”

    “放心,我不会杀你的,杀了你,我也会死。”唐欢上半身趴在榻上,一边用指头按他的胳膊,一边把事情说了一遍,半句谎言都没有。事到如今,真的没有再撒谎的必要了,生死由……他。

    “照你的意思,现在咱们在梦中,我要了你,梦境就会结束,而我会昏睡一日,醒来就忘了所有事情?”宋陌没理会她不安分的手,望着头顶道。

    “是啊,你放心,我本来是想醒了后就趁你昏迷杀你报仇的,现在我想明白了,你当时杀我也是情有可原,再加上前面几场梦里你都对我很好,我,我还是不杀你算了,咱们从此各奔东西,相忘于江湖。”唐欢主动坦白道,否则他那么聪明,肯定也能想通梦醒他是有危险的。

    宋陌冷笑:“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话?”什么师父鬼魂什么阎罗王,同样的当,她以为他还会上第二次吗?他都佩服她,什么细节都想到了,编的跟真的似的。

    唐欢坐正,无奈地看他:“你不信我也没办法,反正还有半个月,你要是不信,咱们就一起等死吧。不过我告诉你,你害我惨死,到了地府,我不会放过你的。”

    “来人。”宋陌闭上眼睛,没有接话。

    “殿下有何吩咐?”一个黑衣侍卫鬼魅般闪了进来。

    “将她关到柴房,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去看她,若她逃走,你替她死。”

    “属下遵命。”黑衣人上前,无声地请唐欢跟他走。

    唐欢站了起来,好奇地打量他:“你长得不错啊,我要是不配合,你会不会抱我去柴房?”

    黑衣人面无表情,只伸手朝外。

    唐欢站着不动,挑衅地看他:“我不走,你拿我怎么办?”

    黑衣人看向宋陌。

    “打昏,带走。”

    “是。”黑衣人上前就要动手。

    这回唐欢老实了,捂着脖子快步往外走:“别打别打,我乖乖跟你走就是了。宋陌,我在柴房等着你啊,要是你想通了尽管来找我,我不介意你这样对我,还是会好好疼你的!”人走了,声音还是清晰地传了进来。

    宋陌闭着眼睛,许久之后,嘴角有殷红的血缓缓流下。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故事还有3天完结,不是全书哦~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嗯呐扔了一颗手榴弹

    夜深人静看文时扔了一颗火箭炮

    殇烬扔了一颗地雷

    3152894扔了一颗地雷

    Diamond .扔了一颗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