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105章 大婚

笑佳人2017-2-16 0:16:53Ctrl+D 收藏本站

    景宁侯沈慕元日夜兼程赶回来时,宋陌已经替他把一切安排妥当,他只需在两日后接受女儿女婿跪拜,目送女儿出嫁就好了。

    “阿瑜,你跟殿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踏进王府,顾不上歇息,沈慕元急急把长女叫到书房,准备一番长谈娇妻呆萌,总裁大人甩不掉。论理,这桩婚事已经板上钉钉,就算是端王逼迫的,他一个小小的侯爷也没法退亲。可是,作为一个父亲,他还是要摸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摸清楚长女的心意,倘若长女不愿,他就是豁出老脸也要去端王面前求一求。

    唐欢看沈慕元还挺顺眼的。一来沈慕元对原身很好,哪怕续娶了也没有因为娇妻冷落原配的子女,唐欢到底继承了原身的记忆,对她坏的人她可以完全不在乎,对她好的,唐欢反过来难免也有几分不受控制的好感。二来沈慕元年风度翩翩,这样一个中年美大叔,唐欢觉得很养眼。

    她简单地把两人相识过程说了一遍,最后柔声道:“父亲,你放心吧,女儿是心甘情愿嫁给他的。好了,你这一路颠簸,女儿这就出去替你安排,父亲先好好休息,有什么话咱们明日再说。”再待下去,她怕自己忍不住做点别的。

    父女……想想就够刺激的。

    回到房中歇息时,唐欢心里依然有些痒痒,她想起了跟宋二叔的那场。不过,那到底是宋陌,虽然是二叔,她感受到的刺激却不是太多。可沈慕元不一样啊,他是另一个人,是原身的亲生父亲,真滚到一起,那滋味儿……

    唐欢越想越馋越想越舍不得。要是梦醒后还能见到师父该多好,见到了,她就求师父给她这种穿到旁人身体里的本事,那样采起身边男人来绝对够味儿!

    “想什么呢?”宋陌悄无声息地进来,见她抱着被子朝里侧躺着,脸蛋红红闭眼出神,小手在枕头上无意识地画圈,连他在旁边站了许久都没有察觉到,终于忍不住先开了口。

    这几天他每晚都会过来,唐欢已经习惯突然听到他的声音了。她抱着被子转过去,抬眼看他。

    宋陌很好看,每次见了她都忍不住犯馋,可是,再好看,吃多了也会腻吧?他无论如何都不肯从她的时候还好,现在他对她千依百顺,唐欢真的想换换口味了。

    距离梦醒还差两天,梦醒了,她就可以随心所欲去任何地方,采任何男人,自由自在。

    至于宋陌……

    梦外的宋陌她不知道,梦里的宋陌,真的是个好男人,对她绝对痴情,他做的那些事,有时她都忍不住心疼他。可是,哪怕宋陌知道她是采.花贼后依然对她痴情,那跟她有什么关系?她从一开始要的就只是一夜.欢.好,现在不得已才变成九梦欢好,等梦醒了,她跟他就都结束了。她已经玩够了演好女人,她就要做原本她就想做的坏女人,明目张胆去勾那些男人,上钩的两人一起疯狂缠.绵,不上钩的,她会使手段征服对方,难对付的……有宋陌这个教训在先,她会乖乖避开,不再惹麻烦。

    “想你呢。”收回心思,她红着脸看他,抬起一条腿沿着他膝盖往上挪,朝他腰下挪。

    宋陌在她碰到他的前一刻抓住她脚,大手沿着她细滑小腿摸了上去,眼睛看着她。她大胆地瞧着他,红唇轻启,媚得像妖。宋陌扯开被子压了上去,啃她脖子:“你怎么这么会勾人,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他好奇她的身世,好奇她如何做上采.花贼的,好奇两人到底有什么纠葛。

    “书看多了,自然就学会了,你喜欢吗?”唐欢头往后仰,闭眼感受他带给她的痒。

    “喜欢,恨不得现在就要了你。”宋陌褪下她的衣裳,一点点往下亲。

    “那你要啊,我又没拦着你。”唐欢开始喘了起来,手一会儿抱着他脑袋一会儿抓他背,不知该放在何处。。

    “再等两日,那时我一定要你,要得你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宋陌埋到她腿间,不再说话。

    “真,真是古板……嗯,宋陌,你,你学得真快……”

    浅粉的纱帐里,再也没有说话声,只有男人弄出来的暧.昧水声,夹杂着女人压抑的呜咽穿越之依山傍水。

    ~

    白日试嫁衣,晚上会情郎,两日一晃而过。

    早早起来像人偶一样被人折腾,看着镜子里因为刚刚绞了脸而更加明艳逼人的自己,唐欢真的有种做梦感。

    她从来没想过会嫁人,入梦后,她都快忘了这是第几次嫁人了。

    但嫁给宋陌,还是第一次。

    感觉,还是有点不同吧。

    盖头落下来,唐欢被人扶着往外走。

    宋陌对梦里的她如此痴情,在最后一场梦里嫁给他,也算是给这个傻男人一个交待了。梦里的事算不得真,梦醒后,她希望宋陌真的会昏睡一日,希望他真的不记得她了。刚死的时候,她的确恨他杀了她,现在想想,若有人半夜三更往她屋里吹迷烟,美男还好,若是丑男或女人,她也会杀了对方的。

    她跟宋陌没仇。他杀了她一次,她采了他九次,梦醒了,忘了,从此两人各不相干。

    辞别父亲,上了花轿,唐欢端坐着,阖目小憩。

    景宁侯府距离端王府并不远,花轿很快就停下了。

    轿门被踢了一下,大红轿帘被人掀开,唐欢熟门熟路地接过喜婆递过来的红绸,在她的搀扶下跨了出去。

    头上凤冠重的吓人,唐欢站了一会儿才习惯了这种头重脚轻的感觉。头上遮着盖头,眼睛能看到的只有脚下一小方天地。她的绣鞋被繁琐的嫁衣遮掩,旁边是一双男人的靴子,是他大红的袍角。

    她跟着他往里走,目光一直看着他的衣摆,脑子里有些恍惚。

    以前的每场梦,除了大哥弟妹那场,宋陌好像都说过要娶她,没想直到今天才真的娶到了。

    如果,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遇到这样一个男人,肯定会过的很幸福吧?

    可惜没有如果。

    倘若她真的是个普通女人,宋陌根本不会喜欢上她。梦里的他,身边有太多普通女人,在她没有出现之前,他从未动过心,不是吗?

    这个男人,现实里他又是什么身份呢?师父只说他武功高,却没提及他是谁。

    或许,梦醒后,她可以先藏起来观察他?若他真的不记得,她……算了,就凭她那点功夫还想窥伺他?再被他一招杀了,那就死的太冤枉了,还是远远避开吧。

    胡思乱想中,已经拜完天地,随他一起进了新房。

    盖头被人掀开,眼前突然变亮,唐欢本能地闭上眼睛。

    她听见周围响起一片惊艳的吸气声,唯独没有他的声音。睁开眼,就见他手里拿着秤杆,傻傻地看着她,嘴角笑容也是傻傻的。虽然还是那么好看,跟他端王爷的身份却半点都不符,更不用说半月前两人相见,他还一副冬日寒冰般的淡漠模样。

    喜娘大概是不敢提醒他,站在远处求助地看她。唐欢低头,抬脚轻轻踢了他一下。这举止当然是轻.佻的,不符合一个贵女王妃的身份,可她就是喜欢这样逗他,谁能管得着?现在这梦里的天下都是他的,而他,是她的。

    宋陌回神,将秤杆递给喜娘,示意她继续主持新房礼。他不喜欢那些俗礼,可跟她成亲,再多的礼节他都不嫌繁琐,他都会诚心地一一做完主角总想攻略我(快穿)。等一整套都做完了,他才把不相干的人遣散出去,回身坐在她身边,握住她手,两只一起握住包在他手心里。喜服红的像火,她手腕细白如玉。

    “他们都走了,别装羞了,抬头给我看看。”握够了手,他抬起她下巴。凤冠上的珠玉流苏遮挡了她眉眼,他轻轻撩起挂上去,终于露出她全部面容。没有上妆,也不用上妆,这眉眼如画粉腮似花,被那些脂粉污了反而不美。

    “坏女人,你真美。”宋陌低头亲她闭着的眼,温存时,他总想叫她,不知她的名字,只好自己想一个。

    “帮我把凤冠拿下来,脖子都快压断了。”他亲完了,唐欢睁开眼睛,嘟嘴道。

    “好。”宋陌亲亲她白里透粉的细嫩脸颊,抬手欲帮她,不过在碰到凤冠时又顿住,笑着看她:“先叫我一声相公听听。”

    唐欢身上立即起了一层小疙瘩,没好气拧他一下:“快点帮我!”

    宋陌也知道她是真的累,便先帮她取下凤冠放在一旁,然后紧紧把人抱在怀里,亲她耳朵:“好,现在不叫,你先在屋里练练怎样叫好听,我还得去前面待客,晚上我回来,你再叫给我听,好不好?”

    唐欢点点头,抱着他腰低语:“晚上,早点回来。”

    宋陌闷笑,推开她,戏谑地看她眼睛:“这么饥渴的新娘,大概只有你一个吧?”

    唐欢捂住小宋陌,挑衅地看他:“难道你就不饥渴吗?”

    宋陌脸上发热,说不过她,又不好在屋里耽搁太久,恋恋不舍地亲她两口,笑着去前头了。

    他走了,唐欢也不用丫鬟伺候,自己在屋里逛了一遍,吃些点心填饱肚子,躺在榻上补觉。

    迷迷糊糊的,忽然听到一阵喧哗,仿佛还有大喝声,待要细听,很快又被压了下去。唐欢打个哈欠,喊来青杏询问,青杏也道不知。

    唐欢没有多想,见天色已晚,起身洗漱,等着宋陌过来。

    远远听到院里丫鬟喊殿下的声音,唐欢心中一喜,出去接他,正好他抬脚跨了进来,目光相碰,他轻轻一笑。

    唐欢却笑不出来,宋陌的脸色,白的像纸。

    这不正常。

    刚要问他,他却将她抱到怀里,在她耳边催她:“叫我,叫我一声相公。”

    “你……”

    “叫我!”

    他声音虚弱却气势逼人,唐欢情不自禁叫了一声,话音刚落,听到他满足的笑声,然后,肩上一沉。

    “宋陌!”

    唐欢被他高大的身体压得连连后退数步,好不容易扶稳了他,却见他双眼紧闭显然已经昏了过去。她骇地说不出话,茫然无措中,突然发现,手下扶着的地方,一边湿热。

    她抬手,上面一片血红。

    作者有话要说:唉……

    二更争取下午5点~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14964773扔了一颗地雷

    夕小泗扔了一颗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