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102章 赏赐

笑佳人2017-2-16 0:15:36Ctrl+D 收藏本站

    `P`*WXC`P``P`*WXC`P`  永宁寺后山峰峦叠翠景色怡人。

    上完香,卫淑邀请沈家姐妹去山间寻幽探胜,后面跟着各自的丫鬟,最后面远远跟着充当护卫的卫昭。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来。

    两人结识后,卫昭曾用这种方式邀沈瑜出来过,那时卫淑会找借口拉沈怡去旁的地方逛,给他和沈瑜独处的时间。当然,时间并不长,也就是说几句的功夫。沈瑜开朗不失端庄,卫昭也不曾起过唐突佳人的心思。

    今日,卫淑还想故技重施,给兄长方便。端王殿下当众轻.薄沈瑜的事情已经传开了,卫家长辈听闻后,立即打消了与景宁侯府结亲的打算,可兄长不同意,坚决要娶沈瑜。祖父大怒,欲行家法,是母亲从中说合,最后隐晦示意兄长先探探沈瑜的意思。若沈瑜与端王有意,他岂不是一腔情意空付?

    可惜有人不肯配合。

    沈怡抱着唐欢胳膊不肯松手,假装没有听懂卫淑的意思,若卫淑说哪处有好景,她也要拉着唐欢一起去。唐欢想调.戏卫昭,在他面前就得注意一下仪态,自然不好强行推开沈怡。

    卫昭在后面看着,慢慢忍不住了,大步上前,直接朝唐欢道:“阿瑜,前几日三妹给我看了一本书,我读了,有几处不懂的地方,请教三妹,她说那书是你的,她也不懂。那现在能耽误你一些功夫吗?我想求你帮我解惑。”

    唐欢微微红了脸,低头道:“好……”

    “卫大哥想问什么就在这里问好了,正好也让我们长长见识。”沈怡一派天真地道。

    卫昭客气地朝她笑:“都是些枯燥乏味的东西,你们先去一旁看景吧,一会儿我们再追上去。”

    卫淑要拉沈怡走。

    沈怡咬咬唇,担忧地抱着唐欢胳膊不放:“不行,我不能让姐姐落单,上次就害姐姐被殿下欺……啊,反正我不放心跟姐姐分开。”沈怡懊恼地捂住嘴,在提到唐欢被殿下欺负时,她目光落到了唐欢唇上,其中含义不言而喻。

    唐欢不可置信地看向沈怡,再看向卫昭,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挣脱开沈怡的手,转身朝一侧小路上跑去。卫昭先是错愕再是嫉妒愤恨,眼看唐欢要跑远了才回过神,大步朝她追去,刚要开口喊人,突然失了声。

    因为前面古树后悠然闪出来一个身影,恰好挡在她身前。

    “殿下?”卫昭不由自主停了下来,作势就要行礼。不管在听闻那事后他如何不满宋陌,看到人,他都有种天然的畏惧。

    宋陌看也没看他,径自走上前拉住唐欢的手,抬手替她抹掉还挂在脸上的泪珠,面带浅笑:“本王一下朝就赶了过来,本想给你个惊喜,不想你眼睛尖,瞅见本王了。”

    唐欢背对众人,瞪他一眼。鬼才信他的话,肯定是一直跟踪她呢!

    宋陌爱看她这副样子,毫无预兆地弯腰抱起她:“走,本王知道一个好地方,这就带你去。”

    “殿下,你放开我!”唐欢假意捶他肩膀挣扎。

    宋陌朗声大笑,瞥见准备上前的卫昭,他站定,默默看着他,等卫昭认命般垂下头,这才抱着唐欢迅速闪入林中,几次眨眼的功夫就看不见了,徒留三人愣在原地违规上位[重生GL]。

    ~

    宋陌带唐欢去了山顶一颗老松下,低头可见半山腰云雾缭绕。

    唐欢穿着夏衣,在下面时还觉得热,此时已经有点冷了。她缩在宋陌怀里,忍不住把他身上的袍子往自己身上盖,盖严实了才羡慕道:“殿下这身本事,简直快要媲美天上的神仙了。”

    “你见过神仙?”宋陌低头看她,左手托着她肩膀,右手忍不住摩挲她垂在后面的长发。

    唐欢摇摇头,盯着他脸笑:“没见过,不过看见殿下,跟看见神仙也差不多吧。不知殿下的功夫是从哪里学的?能教教我吗?”

    “今日倒是会说话。”宋陌没理会她要学功夫的话,手指碰上她脸:“怎么不问本王带你过来做什么?不怕吗?”

    “怕什么啊,殿下掳我过来,要么杀人,要么劫色。杀人我怕也没用,怎么都躲不过殿下,劫色嘛,”唐欢抬手摸男人的脸,眉眼含情:“殿下这般俊美,我心甘情愿被殿下那样,就是不知殿下学会了没……”

    宋陌没有拦她,盯着她的眼睛:“原来你不但有色.心,还有色胆。”

    “殿下喜欢我这样,不是吗?”唐欢手指落到他双唇中间,试探着往里探,男人不配合,她扫兴地收回手,遥望山下,“殿下到底想做什么?”

    宋陌掰过她脸,“本王想多多了解你,熟悉了,或许能早日解开对你的困惑。”

    唐欢“哦”了声,“殿下打算怎么了解我?抱着我吗?”

    宋陌笑了笑,从怀里摸出一本画册放到她腿上:“跟你一起做你喜欢做的事,这样是否能多了解你一些?”

    她喜欢做的事?

    唐欢疑惑地看他一眼,抬手把画册拿了起来,翻开,待瞧见上面栩栩如生的彩绘男女,她大吃一惊,却脸不红心不跳地仰头看宋陌:“殿下,殿下想跟我一起看这个?”这家伙,该不是前面几场梦折腾地太过,受刺激变了性格?否则就算还本能地喜欢她,他怎么会,怎么会想到要跟她一起做这种事?

    她看是理所当然,他看,不会是练功走火入魔了吧?

    “怎么,你不敢跟本王一起看吗?”宋陌暗暗用内力平息体内气血翻涌,心中又恼又怒。因自己恼怒,明明昨晚一个人看都没事的,当着她的面,却忍不住躁.动。也因她恼怒,他喜欢她,所以会难堪,可她现在平静得不像人,到底是她脸皮太厚,还是心里一点都没有他?

    不想被她盯着,宋陌示意她继续翻看:“知你喜欢,本王让人准备了一箱子,这是本王觉得最好的一本,你看看,跟你以前看的相比如何?”

    他脸色正常目光冷静,唐欢狐疑地看他一眼,这才认真地看了起来。

    第一幅,画中两人位于大炕上,女人双手扶着窗台而跪,男人跪立在她身后。动作比较普通,只是是在白天,头顶三扇窗户大开,窗外屋檐下蹲着几个小丫头在玩绳戏。屋里的应该是老爷夫人,夫人面色通红,嘴被丈夫用红布缠住了……

    唐欢对画兴趣不大,悄悄感受身下,宋陌竟然没有反应!

    是她对他的吸引力变弱了吗?

    “你觉得这个姿势如何?”唐欢很认真地与他讨论心得,“这种白日偷.情的气氛还不错,就是如果我是那老爷,我才不堵住妻子的嘴,反正外面的都是我家丫鬟,被她们听去了又如何?谁敢背地里碎嘴,我就当着所有人弄她,顺便给旁人看看,以儆效尤。还有这个夫人,夫妻做这事天经地义,她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看看,她看似不情不愿的,可这腰的动作,明显是往后迎接这根东西呢……啧啧,这肯定是男画师画的,把男人这东西画的这么大,我就不信了,这么大的东西,能戳进去?殿下,你说能吗?”

    宋陌沉默,良久才道:“本王不知,不过,本王倒是怀疑女人的这里,真有这般……”

    “大吗?”唐欢仿佛没有察觉他的尴尬,顺嘴接道,“当然有了,我觉得她的还没我的大呢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伸手揉了揉自己。刚揉完,下面就被一根东西顶住了。唐欢心里偷笑,故意磨了磨他后放下书,脑袋枕在他胳膊上,挑衅地看他:“殿下,你自制力也太差了,平常要多练练才好。”

    宋陌放弃压制体内热火,只盯着她:“沈瑜,你还是女人吗?”

    唐欢在他怀里动了动,身体朝他胸口那边侧转,紧紧贴上他:“殿下,若我不是女人,你会跟我一起看吗?”

    宋陌攥住她试图往他衣衫里摸的手,眼含威胁:“看来你不但喜欢看,还喜欢做。”

    唐欢慢慢坐了起来,跨在他腿上,一手环住他脖子,一手挣脱他的束缚,指着被放在旁边大石上的画册:“是啊,可是以前碍于身份,都只能偷偷看,没有男人配合我,就算有,我也放不下脸面去找。现在我的秘密都被殿下发现了,殿下似乎也不嫌弃我这样,那殿下,你能帮我解惑吗?我一直,都想亲眼看看男人,看每一处,摸每一处。”

    宋陌用手蒙住她眼睛,尽量不发出声音吞咽了几次,这才移开,平静反问:“帮你解惑,本王有何好处?”

    唐欢媚笑,用力抵着那根东西蹭了蹭,随即羞涩地埋到男人怀里:“我能给殿下的,想必殿下心中有数,只要殿下不折磨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如何叫折磨你?”宋陌手开始沿着她腰背轻轻移动。

    唐欢舒服地叫了声,声音又娇又委屈:“殿下对我怎么样都可以,可若是把我交给别的男人亵.玩,那就是折磨了。当然,若殿下把别的男人送到我面前让我随心所欲,那就是赏我。”

    “你是本王看上的女人,这辈子旁的男人别想碰你,你也别想碰旁人。”宋陌勒紧她腰,凝视她的眼睛道。见她一点都不害怕或是不满,反而开心地看着他笑,宋陌别开眼,不去探究她的真假,伸手将画册翻到一页,眼中终于露出一丝笑意:“如果事后你肯跟本王试试这个姿势,本王便把自己赏给你,供你解惑。”

    “什么姿势?”唐欢斜眼去看。看清了,哪怕她见多识广,还是忍不住脸热了一下,羞得钻到他怀里:“殿下坏死了!”

    `P`*WXC`P``P`*WXC`P`

    作者有话要说:停在这里,预感有很多臭鸡蛋要向我砸来啦,哈哈哈,卖个小小的关子,其实我也没想到到底啥姿势才能让咱们欢欢大跌眼镜呢,容我今晚好好琢磨琢磨哈~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几世几年几时扔了一颗地雷

    慕尼黑的杏花村扔了一颗地雷

    樺夜扔了一颗手榴弹

    相杀相爱的白扔了一颗地雷

    迈太扔了一颗地雷

    夕小泗扔了一颗地雷

    cowcowfish扔了一颗地雷

    喵x2扔了一颗地雷

    喵x2扔了一颗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