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100章 厚颜

笑佳人2017-2-16 0:14:44Ctrl+D 收藏本站

    `P`*WXC`P``P`*WXC`P`  昏暗的石洞里,一时静寂无声[穿越]男主决战娱乐圈。

    宋陌盯着面前目瞪口呆的女人,面上看不出喜怒。

    如果说上辈子他还期待这个女人对他动过真心,还愿意相信她的鬼话,记起小尼姑记起记忆断掉前她最后的话,这辈子,即便她把侯府嫡长女装得天衣无缝,即便单凭眼睛看不出任何破绽,她说什么他都不会再信了,包括以前她所有的柔情蜜意,他都不信……除了,两句。

    她说她是采.花贼,对他好,只是想采他。

    她说她要采他九次。

    前八次她都成功了,回想起来,他都佩服她的种种手段。

    如今,他只想知道当他拆穿她所有伪装,当她再也找不到任何借口时,她会不会承认她记得他,会不会说实话,会不会解释她为何千方百计要采他,她又是如何做到九辈子都能找上他的。最重要的,他想知道他的真正身份,一个守林人绝不会有这样高深的武功,是不是在守林人之前,还有一辈子,而那辈子,就是他跟她结仇的一辈子?

    因为有仇,她才骗他的心,骗他的……

    那她成功采他九次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她报了仇,他还会有第十辈子吗?她都能找到他九世都能封印他的记忆,那将来如何,她肯定知道的吧?

    他必须知道这些。第一步,就是逼她承认她记得。

    刚刚她的所作所为跟当初对付乔六的手段一模一样,果断狠辣,上次他被她的谎言哄骗,这次她还要如何狡辩?

    “梁思安,带上你的女人离开这里,本王有话要跟沈大小姐说。今日之事,你若敢透露给第四个人知晓……”

    “殿下放心,今日我与父亲小妾幽会,除此之外,再也没有见过旁人,请殿下饶命!”被称为梁思安的男人忙跪下磕头,连表忠心,得到宋陌示意后,匆匆抱着昏死过去的女人闪出了石洞。

    宋陌一直盯着唐欢。

    唐欢已经从刚刚的意外中恢复过来了,迅速系好并不算凌乱的腰带,朝宋陌伸手:“殿下,请把金钗还我。”她头发都散了。

    “还你杀人凶器?怎么,你杀他不成,还准备杀本王灭口吗?”宋陌抬起手举到她面前,在她准备抢夺时轻轻用力,金钗便一折两段,被他攥在手心里,慢慢化成细细金砂,似水落了下去。

    这是什么样的功夫?

    唐欢见鬼似的后退一步,不小心撞到石壁,惊骇地望着他:“殿下,殿下神技……”

    宋陌不置可否,目光落在她披散下来的长发上。

    唐欢看他不说话也没想杀人,壮着胆子试探道:“殿下若没有旁的吩咐,我先告退了?”

    宋陌还是不说话,只是此时变成了盯着她的眼睛。

    唐欢不想陪他打哑谜,抬脚要走,只是刚刚转身,宋陌看似随意地抬手,却一把攥住她手腕把人扯了回来:“沈瑜,本王没有看错你,果然与众不同,看似端庄温顺,没想到竟会使出如此手段,哭求时娇弱可怜,动手时狠辣果断。你说,人前人后,你为何差别这么大?”

    “我是什么样子,跟殿下有关吗?”唐欢试图挣脱他手,挣不开,她仰头看他:“殿下到底想做什么?”

    宋陌冷哼一声,突然将她推在石壁上,身体跟着压了上去,提起她下巴:“本王想知道,你一个养在后宅的女子,为何能那么狠?连一般男人都未必有你的手段,刚刚如果不是本王出现的及时,梁思安已经死了。”

    唐欢丝毫不惧,冷笑道:“不杀他,我就是死路一条,难道我乖乖让他欺辱,殿下才满意?为了活命,为了好好活着,我什么都能做,装可怜又算什么?现在也是,若非我打不过殿下,我早就杀殿下灭口了我的客户都爱我。弱肉强食,殿下在沙场上出生入死,不会不懂这个道理吧?”

    宋陌看着她明亮的眼睛,那么理直气壮,那么义愤填膺。他笑了笑,声音柔和下来:“什么都能做?那如果现在想要你的人换成本王,你打算如何对付本王?”

    “那我要斗胆问殿下是想娶我为妃纳我做妾还是只想要一次欢好?”唐欢同样笑了,挑衅地看他。

    “有区别吗?”宋陌随意地问。

    “当然有。”唐欢镇定解释:“如果殿下想娶我为王妃,我求之不得,因为殿下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给殿下当正妻,是我高攀了。如果殿下想纳我做妾甚至只为一夜.欢好,我同样会答应殿下,因为殿下本身出众,不是方才那男人能比得上的。听闻殿下不喜女人,我沈瑜能让殿下破例,日后看在这一次风.流上,想来殿下也会照拂于我?”

    这次是端庄贵女装不成了,便想改成贪恋权贵的女人?

    “既然觉得本王好,之前在尚书府门口,在竹林,本王对你青睐有加,为何你不趁机讨好我?”宋陌逼问道。

    “尚书府门前,众目睽睽,我虽想攀附殿下,却不想落得一个轻浮臭名。竹林里,我们姐妹的确是找殿下去的,可惜殿下一语中的,为了脸面,我只好否认了。现在殿下亲眼所见,我无可辩驳,只好承认自己那点心思。”下巴被他捏的有点疼,唐欢蹙眉,扭头躲开。

    宋陌微微松了手,换成捧着她脸,“听说你跟卫国公府世子定了亲?”

    唐欢咬咬唇,闭上眼睛:“殿下未出现之前,卫昭是我遇到的最有前途的男子,且,容貌俊朗。如今有攀上殿下的机会,我自然可以弃了他。”

    宋陌轻笑:“你现在倒是肯实话实说了。”

    唐欢无奈:“都被殿下撞见了,再说谎话,我怕殿下真会杀了我。”

    “本王为何要杀你?你说的对,弱肉强食,这跟男女无关,就算你把梁思安杀了,那也是他没用,本王不但不会揭发你,反而很欣赏你。只是,本王还有一个疑问。”宋陌掰正她脸,靠近她,凝视她的眼睛,“本王不懂,堂堂侯府贵女,为何会好奇那种事情?方才在外面,本王见你面红.耳赤,那情形……仿佛急不可耐。”

    他真的很意外,以前只当她喜欢做那事,不想还喜欢看旁人做。他设下这个圈套,是因为知道她喜欢凑热闹,没想到她不但偷听,还想偷看,不愧是采.花贼。

    唐欢想骂人!

    宋陌到底看到了多少?

    “殿下,殿下知道的这么多,难道一直在跟踪我?”惊讶过后,唐欢镇定问道。

    宋陌并不否认:“本王说过,本王看你面善,一日解决不了这困惑,本王就放不下你,远远看到你鬼鬼祟祟的,本王当然好奇,却不想本王好奇的女人,竟有如此……特别的癖好。”

    唐欢突然觉得很轻松,她不用再装什么了。她的伪装,她的狠,她的色,已经完全暴露在他面前。

    她该庆幸这男人忘了那些梦吗?

    她放松下来,懒懒靠着石壁,“真是,连这个都被殿下发现了,我的确喜欢看男女做那事,平常在家只能看画册子,这次好不容易撞到有人偷.情,当然要过来看了。好了,我承认自己是个道貌岸然的贵女,明面上装出一副端庄模样,暗地里下.流无耻。现在殿下都知道了,可以放我走了吗?”

    宋陌定定地望着她,这次,她终于不再装好人了朝甜暮宠,总裁步步追妻。

    可是,他该说什么?

    责问她记不记得以前的事?那样就暴露他的伪装了。那她会不会嘲笑他,笑他明明记得那些欺骗却还是故意接近她,她会不会误会他是舍不得杀她?

    或许,他可以像她对他一样,先骗了她的心,等她陷进来后,再嘲笑回去?等两人公平之后,再逼她说出事实?

    她,会动心吗?

    不会吧,以前他都肯为她死了,她都没有动心过。

    可,她动心后,又会是什么样?

    宋陌想知道。

    如果,他连这样的她都能接受,她会不会心软一次?

    宋陌抱住女人的腰,下巴搭在她肩头,对着她耳朵低语:“你喜欢看,那,你喜欢做吗?本王看你入眼,可以陪你试试。”声音低沉动听,有让人难以抗拒的温柔诱.惑。

    唐欢愣了一下,随即抱住他腰:“好啊,只是不知殿下会不会……”

    话未说完,唇被人堵住了。

    黑暗中,不知谁的心跳,骤然乱了。

    唐欢猛地推开宋陌,嫌弃地摸摸被咬破流血的嘴唇:“殿下不会亲人,还是回去找个美人练练吧,熟练了再来找我!”言罢,趁男人愣在原地,她笑着往外面走去。原来他,真的不记得,连亲人都不会了。

    宋陌一动不动,在她快要离开时开口:“你放心,今日之事,本王会替你善后,保证世上再也没有第三人知晓。”

    唐欢顿住,随即离开。

    待脚步声远去,宋陌沉默良久才低声喊人。

    刚刚扮作梁思安的护卫悄然闪了进来,跪下待命。

    宋陌看他一眼,声音淡漠:“今晚让梁思安跟那个女人饮毒酒殉情,你,明日去西北大营历练,没有本王传召,不得回京。”

    “属下遵命!”

    护卫跪下磕头,迅速离去,出洞时,背后已经湿透。

    殿下近来越发难以琢磨了,明明让他调.戏沈大小姐,又严令除了扯她进来和威胁她时的必要碰触,不许他挨得太近,不许他碰任何不该碰的地方,衣服更是不能真脱……

    与其做这样刁难人的任务,他宁可去西北大营!

    `P`*WXC`P``P`*WXC`P`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写的很卡,又晚了……

    唉,忠犬这种病,果然没治啊……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渡宇之风扔了一颗地雷

    小弟扔了一颗地雷

    lukee扔了一颗地雷

    大灰狼妈妈扔了一颗地雷

    夕小泗扔了一颗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