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99章 撞破

笑佳人2017-2-16 0:14:18Ctrl+D 收藏本站

    唐欢扶着沈怡走到竹林边缘时,正好碰上寻过来的梁四姑娘。

    “你们去哪儿啦?害得我好找!不是说了让你们在那边等着吗?”梁四姑娘手拿一本书跑了过来,红唇嘟着,很是不满地瞪向唐欢。这么紧急的事,她怎么还乱跑呢!

    唐欢歉疚地朝她赔罪:“琼安,我不是故意的,刚刚妹妹肚子难受,我扶她去里面坐了会儿。”

    沈怡现在勉强能自己站着了,只是俏脸惨白,的确像是不舒服。

    梁四姑娘马上不生气了,将书信递给唐欢让她快看,她在一旁安抚沈怡。唐欢飞快看完,梁四姑娘马上把东西还了回去,随后三人返回花园,同众人嬉闹了片刻就去屋里赴席了。

    散席后,宾客纷纷告辞。唐欢想着应该碰不到宋陌了,便也准备回府,只是尚书夫人不知打了什么主意,竟以沈怡身体有恙为由留她在偏房休息,说是等郎中看过好转之后才好乘车颠簸,容氏欣然应允。郎中探过之后,沈怡困倦而睡,尚书夫人顺势请容氏去她那边打牌,让梁四姑娘陪唐欢玩。

    尚书府也有适婚年龄的少爷了。

    莫非尚书夫人看中了沈怡,容氏觉得这门亲事不错?

    景宁侯嫡次女,的确配得上尚书家的少爷。

    唐欢才懒得理会沈怡到底想嫁谁,或是容氏想把她嫁给谁,左右回府也闲着无事,不如留在尚书府,或许,宋陌还没走呢?虽说明面上因为身份因为他的轻.薄她要远着他,到底还得想方设法接近他不是?他真忘了她,她就让他重新喜欢上她!还拿什么抢夺臣妻威胁她,她巴不得他来抢!

    “阿瑜,咱们去我院子里玩吧?前几天我二姐从苏州给我寄了一箱精致团扇,特别好看,我想着你今日肯定会来,就没给你送过去,等着让你自己挑呢。”梁四姑娘笑着邀请唐欢。

    唐欢摇摇头,朝花园那边望去,“在屋里待着有什么意思?我想去看你家的莲花。之前那边人多,我嫌吵闹便忍着没去看。现在她们都走了,你陪我去吧?就咱们俩,清静。”

    客人想看景,梁四姑娘当然同意了,“好啊,不过现在日头太大,你等着,我让她们去备伞,嗯,把棋盘也带上吧,到时候咱们坐在湖边柳树下,边赏景边下棋,这次说什么我也要赢你一回!”

    唐欢浅笑,等丫鬟把东西都准备好了,两人并肩而去,分别带了一个贴身丫鬟。

    两人在湖边挑了处好位置,旁边就是碧叶粉荷,湖风吹来带着清幽的花香。只是才坐了一会儿,尚书夫人忽然派丫鬟来请梁四姑娘,说是有事找她过去问一问。梁四姑娘很不好意思,请唐欢回客房歇息,或是在这儿等她,保证她很快就会回来。唐欢让她不用担心自己,等梁四姑娘走后,她继续坐了片刻,便领着青杏去园中小逛。

    闲庭散步般逛着,快要转过一处花丛时,忽瞥见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是个高大健壮的男人。匆忙间唐欢只看到一个侧脸,不是特别好看,面容冷峻又有几分阴险的感觉。他站在路口回望身后,眉头紧紧皱着,很快眼睛一亮,嘴角勾起邪魅笑容,转身朝假山那边去了。

    有故事啊!

    不过唐欢不认得此人,她也不打算认识,准备躲在树后待一会儿,等他走远再出去。

    哪想没过片刻,前面又走过来一个姿容艳丽的年轻妇人,神色间带着慌乱,仿佛怕被谁看到似的,左看右看后,朝男人离开的方向追去了。

    偷.情?

    这个念头不由自主冒了出来。唐欢心里顿时一阵痒痒,想跟踪过去偷看。转眼瞧见寸步不离的青杏,嫌她碍事,便道:“青杏,我有些口渴,你去屋里端茶来,直接送到湖边等我吧,我逛一会儿就回去了娇妻呆萌,总裁大人甩不掉。”

    青杏面现犹豫:“小姐,你一个人……”

    “没事没事,我只在这里走走,不会出事的,你放心吧,快去快去!”唐欢最嫌丫鬟啰嗦,偏偏碍于身份无法随性打发掉她们。等青杏一步三回头的走没影了,唐欢立即悄悄朝那边假山摸了过去。

    假山啊,向来都是偷.情的好地方。

    她没法痛快采男人,看看好戏总行吧?方才那对儿男女,身材都不错呢。

    唐欢小心翼翼挪到假山深处的一个石洞前。洞.口有碧绿藤蔓,她怕弄出声音不好进去,就躲在旁边阴影里偷听。女人声音含糊不清,男人声音低沉,清晰地传了出来。

    “……不用担心,父亲陪端王去书房谈事了,绝不会来这里避暑的,你就放心吧!那老家伙,自己弄了这么个好地方风.流快活,现在他不用,我正好替他用,包括他的姨娘!”

    “……不要,你……”

    “……乔姨娘,你就别挣扎了,那天你不是故意丢下帕子让我捡到的吗?你要是真对我没意思,怎么我说亲自还帕子给你,你一下子就答应了?来,我这就把帕子还你,你咬住了,千万别出声啊,否则动静太大把旁人引来,我只说是你勾我的,你说父亲会相信谁?他就是气我,也不会对亲生儿子下手,你吗,嗯……不想死的话,就乖乖伺.候我一回吧!父亲年轻时再厉害,现在也老了,你尝尝,我那东西的滋味比他如何?”

    在女人的呜呜挣扎声中,传来衣帛撕破声,然后就是男女亲.热的动静了,那个响啊!

    仿佛有根猫毛在身上拂动似的,唐欢忍了会儿,当里面动静越来越大时,终于忍不住,悄悄扒开密密麻麻的藤蔓,准备偷看春景。

    “谁?”

    没等她看清什么,里面先传来一声大喝。唐欢被对方过于强大的耳力惊得浑身发颤,知道对方怕是有些功夫,忙低头猫腰发出一声猫叫,同时悄悄藏于附近一块儿大石后面。现在跑,对方追出来肯定能瞧见她身形,既然是尚书府的少爷,一打听就知道是她,到时候她就多了一桩麻烦。眼下他正快活,应该能被猫叫混过去吧?

    唐欢屏气凝神侧耳倾听,都不敢探出头去看。

    很快,她听到藤蔓被挑起,男人声音低哑地骂了句“原来是只野猫”,跟着藤蔓又被放下了。

    就在唐欢松口气准备一会儿就离开时,却震惊听到那脚步声不是朝里面去的,而是奔她来了!

    不是说色令智昏吗?这人要不要这么聪明!

    现在就是想跑也来不及了!

    唐欢咬咬牙,扒着石头,瑟瑟发抖。

    头顶一暗,身前多了一双黑靴,“你是谁?”

    唐欢低头小声哭:“这位少爷,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到那边似乎别有洞天,一时好奇忍不住过去看看,真不是故意打扰……啊,你要做什么!”

    男人拽着唐欢胳膊,待唐欢抬头看清她模样,他眼里闪过惊艳。看看左右,一把捂住唐欢嘴唇,不顾唐欢反抗把她拖到了石洞里,进去后便把人抵在石壁上,掐着她脖子逼问:“看你衣着不似府里人,你到底是谁?”

    “我,我是景宁侯府的……这位梁少爷,求你放过我吧,我保证守口如瓶!”唐欢哭着哀求,似是不敢与男人对视,她扭头朝向里面,见那个姨娘一动不动趴在一块平坦的大石上,大概是昏死过去了,心中马上有了主意谢男神独宠之恩。

    “景宁侯府的?”男人打量她一眼,忽的淫.笑出声,“是沈大小姐吧?早听四妹提起过沈大小姐花容月貌,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沈大小姐,我可以放你,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你,你说,只要你放了我,什么我都答应!”唐欢垂眸,眼泪簌簌滚落。

    男人手不由松了些,“很好,沈大小姐,相信你是聪明人,我与父亲小妾通.奸,这种事情,我不可能光凭你一句话就信你,杀人灭口才是最稳妥的。可我又是怜香惜玉的人,实在不忍对你动手。这样吧,沈大小姐答应嫁我为妻,以后咱们成了一家人,我就不用担心你说出去了,你说是不是?哈哈,你这么好看,身后又有景宁侯为你撑腰,只要岳丈肯提拔我,我这个庶子也能闯出一番名堂来……美人前程两不误,沈大小姐,你简直就是我命里的贵人!”

    唐欢震惊抬头,惊慌无助:“你,你怎么能……”

    男人突然加大了力气:“少废话,到底答不答应,不答应我马上送你归西!”

    唐欢呜呜挣扎,难受地说不出话,等男人手松了,忙哭着答:“……咳咳,我,我答应你就是了……啊,你要做什么?别碰我!”却是男人大手拉住了她衣带,轻轻一扯就抽开了。

    “做什么?当然是先跟你成就好事,否则我如何确定你不会反悔?沈大小姐放心,我会温柔待你的,保管你……”男人低低地笑,大手搭在她肩膀上,准备往下褪她的衫子。

    臭男人,果然都是一个德行!

    唐欢哭得更凶,“别,我,我给你就是了,只是,你,你让我自己脱行吗?我,我害怕……”

    男人松了口气,“真乖,我还真怕你宁死也不肯答应呢。不过,你脱我脱有何分别?”

    唐欢扭头,闭着眼睛羞道:“我,我从来没有这样……你,你能不能转过去别看着我?我真的害怕!”

    “算了,看你哭成这样,我也心疼。不过你要快点动作,别让我等太久!那女人只是昏了过去,当然,若是你想让她看咱们两个……我也不介意的。”男人转过去,声音轻.佻。

    唐欢低低地哭,右手却悄悄拔下头上金钗,看准男人脖颈准备刺下去。不想恰在此时,洞.口藤蔓忽的被挑起,有人低头跨了进来。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梁思安,你果然是性情中人,为了一时快活,连命都不要了。”

    “殿下?”男人大吃一惊连连后退,跌坐在地上,犹自不可置信地望着宋陌:“殿下,你,你怎么……”

    宋陌没理他,径自走到唐欢身前,抬手夺过她手里的簪子:“本王方才路过花园,无意中瞥见沈大小姐,情不自禁跟了过来,却不想看到如此好戏。沈瑜,今日你真是让本王大开眼界。”

    唐欢瞠目结舌。

    这,不是她在做梦吧?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改了又改,卡了又卡,总算把h点写出来了,真不是故意断在这里的!

    保守起见,晚8点二更!

    谢谢大家的地雷,么么~

    futali扔了一颗地雷

    路人N扔了一颗地雷

    吾心归卿扔了一颗地雷

    夕小泗扔了一颗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