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97章 见面

笑佳人2017-2-16 0:13:26Ctrl+D 收藏本站

    这次唐欢醒来,没有感受到杀气,她悄悄睁开眼睛,确定宋陌没守在身边,便把那些闹哄哄的闲人赶走,自己静静躺着,闭眼装睡,慢慢整理原身记忆[穿书]天道宠儿。

    侯府当家作主的大小姐,亲娘死了亲爹不在家,很好,这样就没人能管着她了,出入自由,办事才方便。这些都是最先出现的记忆,搞清楚了,唐欢马上回想原身有没有见过宋陌。

    没见过,却从父亲口中听说过宋陌的名字……

    先皇五子,受封端王。

    先皇迟迟不立太子,众皇子各自结党,只有端王常年离京,在战场上立下赫赫军功,被人称为“鬼王爷”,足见其杀人如麻心狠手辣。

    五年前,先皇病危,皇二子预谋篡位,端王回京护驾。宫变中先皇驾崩,其他皇子死于纷乱刀剑之下,只有端王和年仅四岁还养在宫中的八皇子活了下来。众朝臣欲拥端王登基,端王辞,立八皇子为新皇,他则辅政至新皇成年。

    唐欢瞠目结舌。

    端王,摄政王,来头好大!

    似乎今年二十七了?

    二十七岁的王爷竟然还未娶妻……该不会是在等她吧?先解了惑报了仇再找个姑娘谈情说爱?

    唐欢欲哭无泪。

    照上场梦结束时的情形看,宋陌肯定记起小尼姑了。那场梦因为一时大意,她先装可怜骗他,成功了,半途杀人又被他撞见,露出狠辣的一面。这样也没什么,她趁他短时间内不可能彻底忘情,纵火烧腿,一出苦肉计就把人骗回来了,整个过程让她十分得意,得意到在结束时讽刺了他一顿。

    当时她真的很痛快,现在也是真的后悔到死。

    入梦前师父信誓旦旦的,谁能料到宋陌能想起来?

    现在好了,别的不说,宋陌至少知道她是采.花贼了,知道她会使苦肉计了,知道她多么会装深情了。单凭这三点,就足以推翻当初他用来自欺欺人认定她曾真心待他的所有事实:既然能放火烧自己,那跳瀑布跳崖什么的,当然也都有可能是她装出来的。

    没了真情,他当然不会再心软,那她身上唯一还让他不解的,是她如何做到说采他九次就真采他九次的吧?或许,他也会好奇她迫不及待采他的原因?那时就算她说真话,他会信吗?有了前面那么多鬼话连篇,再听她说鬼师父说不同房两人都得死的话,他会信?搞不好还会当成她为了再次采他而折腾出来的借口。

    当他认定她是彻头彻尾的骗子时,即便某天她说了真话,他也不会信了。

    所以,她必须继续装傻。

    这次宋陌没有看到她的“起死回生”,那么即便再见面时他会怀疑,只要她装傻坚决不承认认识他,他没有证据,就没法对她怎么样。当然,若他不想追究真相,若他恨她到只想她死,唐欢也没办法。他都恢复武功了,想要她命简直易如反掌。

    只是,已经装过寻找真爱做那事的女鬼了,这次如何骗他要她呢?似乎怎么想都行不通啊……

    算了,先看看他的态度吧,若见面后他一剑刺过来,现在就白头疼了。

    再说,他一个王爷,她如何见到他啊?她倒是知道他住在哪儿,可她能主动找上去吗?装成已经恢复记忆的女鬼?他追问前事怎么办?那就又绕到信任不信任的问题上了。

    唉……

    唐欢深深地叹气,这还只是第九场梦呢,闯过了,还有梦醒那一关,万一他醒着,她还骑在他身上……

    前途未卜,唐欢真心想死了大爷,求投喂[综漫]。

    “小姐,你醒了?”青杏一直留意着里面的动静,听到好几声叹息,她探头问了声,不等小姐示意就轻轻走了进来。小姐人好,对她这个贴身丫鬟更好,青杏是真心怕小姐出事。

    是,她是端王府的人,可殿下说过,除了传递消息,她要把小姐当成真正的主子,护她周全。整个景宁侯府,除了她,侯爷夫人包括二小姐世子身边都有端王的人,他们彼此并不认识,也不知道殿下安插这么多人的目的是什么,只管一心一意做殿下吩咐的事。这次容氏与二小姐合谋陷害小姐,殿下派人通知她了,还嘱咐她旁观即可,不许插手。

    “小姐,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青杏俯身,用手背碰了碰唐欢额头。

    唐欢不动声色地打量这丫鬟。青杏,比她大一岁,六年前入的府,对原身再忠心不过。

    “我没事,就是饿了,你去催催,看晚饭准备好了没,今天早点端上来吧。”唐欢柔柔地笑,跟原身一模一样。

    “嗯,我这就喊人去看。”

    青杏点点头,想起身,到底没有忍住,忐忑地看看唐欢,小声道:“小姐,在池边的时候,我,我好像看见二小姐推你来着,可我也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当时急着去找人,没心思多想……”

    殿下让她做一个忠心的丫头,既然这次殿下没有别的叮嘱,她就该提醒小姐防范以后的事。容氏害人,殿下亲临,小姐有惊无险,显然殿下是不希望小姐出事的。这次,大概是想让小姐吃次亏,提醒小姐提防小人?至于殿下为何要这样做,想到那双平静却极冷的眸子,青杏不敢再揣测下去。

    唐欢愣了愣,故作生气地瞪她:“胡说什么,二小姐怎么可能会推我?放心吧,是我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二小姐大概是想拉住我才被你误会了。青杏,我知道你对我忠心,不过我们姐妹情深,以后不许你再恶意揣测二小姐。”

    “……青杏懂了。小姐好好休息,我出去做事了。”小姐如此肯定,青杏也不好再说什么,免得露馅儿。

    唐欢目送青杏离开,脑海里晃出容氏母女的脸,她轻轻一笑。

    她当然知道是沈怡推的她,若她真是沈瑜,定会给她们好看。只可惜,她是唐欢,在没有想到如何对付宋陌时,她要保持侯府一如从前。那么,如果日后她要装傻,有一对儿欺负她的母女,就更容易让宋陌对她心软吧?与此同时,一个被人陷害欺负的可怜嫡女,怎么可能会是那个奸诈狠辣的采.花贼?

    至于那个跟沈瑜看对眼的卫昭,沈怡想要,她去抢好了,只要她有本事。反正只有一个月,哪怕她成功了,也不过是黄粱一梦。

    ~

    窗外大雨噼里啪啦砸下,直到夜半才渐渐变小,第二日,雨过天晴,阳光明媚。

    起身时,唐欢只觉得神清气爽。

    容氏早早领着沈怡沈瑾来看她,唐欢从容应对,让她们相信她的确没有察觉异样。

    沈怡有些担心,回去后依然惴惴不安。容氏倒是完全信了,因为以沈瑜不肯吃亏的脾气,若她真看出端倪,现在已经出手了,哪容得她们到她面前虚与委蛇?那丫头,虽然有些手段,到底经历的事少,心思浅,也不是能忍下委屈的人。

    短暂的忙乱后,侯府迅速恢复了往常的安宁。

    就在唐欢头疼如何接近身为端王的宋陌时,兵部尚书梁敬梁大人家送来了一张帖子。

    三日后,梁尚书要做五十整寿。

    京城里勋贵多,高官多,这种凑热闹的事情也就多了吸血鬼素食养成记。唐欢拿着帖子沉思,回忆这些权贵之间的关系,忽的精神一震。沈慕元把长女当半个儿子养,曾经跟原身提过,这个兵部尚书是端王一手提拔上来的,那手下人做寿,宋陌会不会去凑个热闹?

    反正闷在家里也想不出任何头绪,不如出去碰碰运气吧。

    三日后,两辆马车驶出景宁侯府,稳稳朝梁府驶去。

    唐欢跟沈怡坐在一辆马车里,路上沈怡有些拘谨,唐欢就跟原身一样笑着跟她说话。沈怡见长姐温柔如初,终于放了心,也专拣有趣的事跟唐欢说。姐妹俩说说笑笑的,不知不觉就到了梁府门前。

    下车时,唐欢随意抬头,不想却看到了宋陌。

    他也是刚刚从马车上下来,头带金冠,身穿玄底绣金蟒袍,身姿挺拔地立在那里,鹤立鸡群,仿佛周围一切人物都不复存在,只有他一人。

    似是早得到端王殿下到来的消息,尚书大人领着一众宾客出来迎接。唐欢看着那些人朝他跪了下去,他抬手虚扶,嘴里应该说了什么,可他脸上依旧冷漠,连夏日明媚的光都不能缓和。

    忽的,他朝她这边望了过来。

    唐欢迅速低下头,暗暗告诉自己,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她都要装成不认识他。

    她扭头跟沈怡说话,准备等宋陌进去后再上前。今日尚书府面车水马龙,她们前面还停着两辆马车,不急的。

    可她听见了一片吸气声,看见沈怡震惊地瞪大了眼睛,脸上迅速腾起两团红霞,跟着低头往她身后躲,露出一段白皙脖颈和姣好侧脸。她还看见身边两个丫鬟都将脑袋垂地低低的,唐欢明白了什么,就在她准备好奇地看看前方到底出了何等新奇事时,她听见宋陌清冷的声音,“转过头来。”

    唐欢惊讶地转过去,视线落在宋陌脸上,微怔后,连忙曲腿行礼:“民女见过殿下。”

    宋陌没有让她起身,他慢慢走到她身前,抬起手。

    “殿下,你……”唐欢本能地要躲,下巴却被男人握住了,就在她心跳如鼓以为宋陌会一把掐死她时,已被迫仰起头,对上了那双熟悉的如墨眸子。她失了声,因他眼中的困惑。

    “你是谁?”宋陌凝视着她,声音淡漠。

    “民女沈瑜,景宁侯长女。”唐欢几乎是本能地回答,脑海里茫然一片。

    “沈瑜?”宋陌轻声重复了一遍,声音低沉动听,随即微微蹙眉,用目光描绘她面容,“本王看你有几分面熟,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唐欢傻了眼。宋陌,竟然不记得她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普通碰面,咳咳,强强碰面要等到明天啦,希望明天不要卡文!

    习惯了写欢欢骗宋陌,突然反过来,感觉有点怪,像是亲手把我宝贝很久的小姑娘送到狼窝里去了……

    欢欢放心,狼跟犬是一家的,不要大意地驯服他吧!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5969148扔了一颗地雷

    小弟扔了一颗地雷

    懒猫888扔了一颗地雷

    glimpse扔了一颗地雷

    夕小泗扔了一颗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