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93章 命悬

笑佳人2017-2-16 0:11:43Ctrl+D 收藏本站

    窗外鸟雀喳喳地叫,躺在被窝里,都能听到它们扑棱翅膀的声音。

    唐欢无精打采地探出脑袋,朝外望去。

    夏日里,晨光明媚得刺眼。

    今日是端午,距离一月之期,只剩五日了。

    唐欢有种等死的感觉,从来没有哪一次,让她如此感觉不到一点点成功的希望。

    她好像又拿宋陌没办法了。如果宋陌没有怀疑,她可以哭求他要她,他那么舍不得他的女人受一点苦,一定不会拒绝的。但是,这个女鬼的谎言从出口之时就要一直编下去,它救了她的命,一旦说破,也会要她的命。

    所以,作为一个傻乎乎的女鬼,除了不满宋陌不许她找人外,她不能表现出任何异样,包括磨他要她。

    一日日过去,她在等转机,也是在等死。

    她悄悄绝望过,可每次她稍微露出半点抑郁之色,宋陌都会想尽办法逗她开心,各种温柔手段层出不穷,不像他,又是他能做出来的。唐欢知道,宋陌担心她沉浸在即将死去的阴影里,可这个男人不懂,她的确怕死,却不是他以为的那个死因。

    她傻给他看,笑给他看,也笑着告诉自己,不到最后一刻,坚决不能放弃都市猎人。如上场梦,还不是最后突然有了转机?每个梦里都有她可以利用的人和事,唐欢相信那是师父为她安排的,这场梦里肯定也会有,只是时候未到。她要好好演下去,直到机会来临。

    外面脚步声起,唐欢扭头,装睡。

    宋陌托着一个木匣子走了进来,见她还在睡着,他将木匣放在梳妆台上,过去唤她起来,“女鬼,今日是端午,外面人人都在避邪,你敢出去走动吗?”她喜欢热闹,今日他就带她出去,陪她玩一场。

    “为什么不敢?”唐欢一骨碌翻身坐起,不服输地瞪着他:“别说普通百姓那些手段,就是你把最厉害的道士请来,他也别想收了我!”

    宋陌温柔地笑,把衣服递给她,转过身背朝她道:“起来吧,吃完粽子,咱们去球场击鞠。”

    唐欢穿衣服的手一顿,好奇地问他:“什么叫击鞠?”

    “这个,简单的说就是骑在马上,手持长棍打球,一会儿到了地方,你看两场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这是青城端午时的传统斗戏,你若想玩,看过两场后我教你。你马术不错,很容易学会的。”宋陌望着前面桌子上的匣子,简单解释道。

    唐欢头回听说这种玩法,低落的心情总算有了起伏,兴奋地跳到地上,催宋陌出发。如果真的逃不了一死,最后几天她也要痛痛快快地玩过去。

    “等等,我送你一样东西。”

    宋陌就知道她会喜欢,笑着握住她手走到梳妆台前,按住她肩膀让她坐下,亲手替她梳头,最后示意她闭上眼睛,再从匣子里取出一物,插入她发间。

    有淡淡清香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唐欢登时打翻心中猜测,不是珠宝……只是不知是什么花。

    “好了,睁开眼睛吧。”宋陌对着镜子凝视片刻,退后一步,满意地道。

    唐欢一边腹诽他一个大将军还要玩这种花样,一边带着三分期待睁开了眼睛。

    如云发髻上,是朵重瓣榴花,花红似火似霞,衬得她明艳照人。

    唐欢抬手,轻轻碰了碰,起身问宋陌:“为什么是榴花?”

    宋陌笑着解释:“端午在这边又称女儿节,这一天,家家姑娘都戴榴花。”

    唐欢了然,忽的仰头朝他笑,眼波流转顾盼生辉:“将军大人,既然人人都戴,那你能保证你的这朵最好看吗?我可不想被人比下去。”

    “放心,没人能把你比下去。”宋陌捧着她脸,在她额头亲了一口,最后移到她耳旁:“因为你比她们都好看。”

    唐欢红了脸,扭头道:“将军放心,五日后见到陆舒宁,我会把你的夸赞转告给她的。”

    宋陌笑容一僵,很快又恢复了自然,牵着她出去了。

    没关系,若五日后真的共赴黄泉,他会跟她解释清楚。

    ~

    未到击鞠球场,远远已闻鼎沸喝彩之声。

    下马车之前,唐欢再次拉住宋陌:“我穿女装进去真的没关系吗?”

    宋陌跳下马车,伸手扶她下来:“没关系,里面有很多大家女子。”青城民风本就比京城开放,今日很多权贵子弟在球场比试,前来喝彩的大家小姐更是比比皆是。一会儿他也要下去比,他要让她看看她的男人是如何赢的,也要让青城所有人知道她是他的女人。

    唐欢可不知道这些,不过当她随着宋陌往里走,发现很多贵女打扮的女子都在用羡慕嫉妒的目光打量她时,她抿唇笑放啸大汉。如果她们想跟她抢这个男人,那注定要失望了。不用她抢,他也不会多看她们一眼。

    球场四周搭了高台,宋陌将唐欢送到将军府包下的位置,低声叮嘱她两句,便去跟自己的手下会合了,临走前嘱咐周逸八人护好她。

    下面还要等一会儿才开始比试,唐欢坐着无聊,想找薛湛说话,回头一看,才发现今日薛湛没有出来。小气的男人,唐欢暗暗骂了宋陌一句,转回去,手中摇着团扇,目光随意扫过台下过往男女。

    忽的,她感觉有人在看她。

    唐欢装作没有发现,然后猛地转头,对上一个身材高大衣着普通的男人,那人愣了一下,随即闪入人群之中。

    刺客?

    唐欢突然兴奋起来。她现在最怕的就是平静无波,而此时出现的任何意外,都可能是她消除宋陌怀疑的机会。只要宋陌肯承认他喜欢她,她就可以跟他诉情,就可以求他帮她完成女鬼的唯一心愿。

    她站了起来,周逸立即过来请示:“舒姑娘有何吩咐?”

    唐欢红着脸低头:“我,我……”

    周逸一直低着头,听到这结结巴巴的话,不由抬头瞥了一眼,顿时明白过来,尴尬地道:“舒姑娘请随我来。”都怪将军,府里没有给舒姑娘准备贴身丫鬟,平常将军随行左右倒还好,可现在……

    他派一个护卫去知会将军,然后亲自领着唐欢往后面恭房行去。

    这个球场是专门接待权贵子弟用的,里面楼台亭阁雅致不输大户人家。周逸把唐欢送到一处月亮门前,又请路上喊来的四个丫鬟护送唐欢进去。四个丫鬟得知这位姑娘是将军府的人,顿时变得恭敬非常,恨不得替唐欢把裤子脱了。

    唐欢让她们留在外面守着,在房间里等了会儿,果然听到一点轻微动静。

    对方已经动手了。

    唐欢闭上眼睛。

    这个梦里,她只是一个无名无分的女人,那些人盯得是宋陌,因为拿宋陌没有办法,才找上了她,目的,无疑是要宋陌死。她跟他们走了,在宋陌出手之前,她肯定是安全的,关键就看宋陌能否救出她。而在宋陌救她的过程中,她有的是机会认清自己的“真心”。

    这是一场赌博。一旦宋陌斗不过对方,两人都要死。可如果她不去,等待她的依然是死。

    ~

    一刻钟后,得知消息的宋陌健步如飞赶到月亮门前,就见她被一个灰衣人挟持在怀里,脖子上抵着一把锋利腰刀,细白肌肤上有刺眼的血。

    “放了她,我饶你不死。”他目光沉沉,如隼盯着对方,箭袖中双拳紧握。

    灰衣人仰头大笑,“宋将军,废话少说,如果你不想她死,马上给我准备一匹快马,你随我出城走一趟,否则我先杀了这个美人再随她而去。黄泉路上有她作伴,我也不枉此生了!”

    唐欢一直害怕地望着宋陌,听到这话忍不住道:“没用的,你是恶人,死了鬼差会把你手腕脚腕铐起来……”

    “闭嘴!”宋陌大喝一声打断她,都什么时候了,她还在讲这些鬼话,当谁都跟他那般好脾气容忍她吗?“周逸,去选两匹最好的马来,我随他出城。”

    周逸大骇:“将军……”

    宋陌冷眼看他:“我让你去魔兽要塞!”

    周逸急得眼睛都红了,可面对将军的命令,再不愿,还是得听从。

    “哈哈哈,宋将军果然情深意重!将军放心,只要将军单独随我出城去一个地方,到了那里,我自然会放了她。”

    宋陌盯着他手中腰刀,声音冰冷:“我劝你拿稳刀子,若她再流半滴血,我让你生不如死。”

    对上他幽幽目光,灰衣人神色一凛,手中刀子不由离唐欢远了一寸,只将她抓的更紧,不给她任何逃跑的机会。

    见此,宋陌略微放心了些,转而安抚唐欢:“放心,你不会有事的。”

    唐欢摇摇头,朝他苦笑:“将军,我知道你喜欢她,可我要告诉你,那天我说的都是假的,她已经死透了,不可能再回来,等五日后我也走了,这个身体就会……今日你抢回她也没用,何必再为她犯险?反正我是鬼,你就让他杀了我……”

    “闭嘴,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你教我。你只要老老实实不动,不要让她身体受伤更重,那就行了。”宋陌毫不留情地斥责道,见周逸牵了马来,他抢过一匹翻身而上,回头朝灰衣人冷笑:“”我先去城门外面等你,最后警告你一次,若再伤她半分,我会让你后悔此生。”

    语毕,他冷声吩咐周逸:“你们都回去,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出城半步,违命者,我回城后将亲手斩他首级。”最后看唐欢一眼,率先纵马而去。

    很快,两匹快马先后奔出青城。

    镇北将军遭贼人威胁单独出城,满城震惊,无数将士纷纷请命出城追杀,都被周逸等十六护卫分别拦在各处,死守宋陌临走之前的命令。

    茫茫草原,白河峡谷。

    上午出城,此时明日已经偏西。

    眼看前面那匹马踏过溪流奔进峡谷,宋陌毫不迟疑地追了上去。

    白河峡谷,两侧崖壁形成天然屏障,进出口狭窄闭塞,内里宽敞,是请君入瓮设下埋伏的最佳地点。可就算有埋伏又如何?今日要么他跟她一起死,要么他杀光所有人,救出她。

    灰衣人忽的停了下来,而在他勒马之前,两侧已跑出来近百甲士,同时,宋陌跑进峡谷之后,入口也被突然冲出来的甲士挡住了,潮水般朝中间聚拢。

    乌顿接过唐欢抱在身前,朝被困里面的宋陌大笑:“宋将军,你别着急,现在我带着你的美人去崖顶观战,若你能杀光所有人,我佩服你,自然将她毫发无损地还你。若你不小心死了,那你也大可放心,我乌顿会替你照顾好她的,哈哈哈……”

    笑声未落,他策马前行,准备绕到一侧的崖壁上。

    唐欢忍不住回头看,想看看宋陌是什么脸色,可惜只能看见密密麻麻的甲士,只能听到刀剑碰撞发出的刺耳声。

    她仰头,望向两侧崖壁。

    宋陌,只要你能坚持不死,我也绝不会拖你后腿。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还是没能写到咱们将军最帅气的一幕,明天一起发大章吧,放心,明天这个梦肯定结束啦,大家追文辛苦!

    谢谢大家的地雷,么么~

    角落里的巫婆扔了一颗地雷

    水瓶扔了一颗地雷

    好痛放开我扔了一颗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