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89章 篝火

笑佳人2017-2-16 0:10:0Ctrl+D 收藏本站

    本来就起晚了,外面又有那么多护卫等着,宋陌脸皮再厚,也不好随着心意继续逗弄昨晚朝他各种哭泣哀求的小女人,亲自帮她端水洗漱,好言安抚两句,便领着人匆匆出去了。

    跨出大门时,他用余光打量她。再傻再胆大,到底是个姑娘家,之前连骑马都怕被他们笑话,现在会不会更抹不开脸?早知道,昨晚该缠住她嘴的,可是那样,就听不到她娇柔可怜的声音了……

    身上又开始发紧,宋陌赶紧打住那些绮.念放啸大汉。反正已经有了先例有了借口,以后有的是机会。

    唐欢知道宋陌在看她,也知道他的担心。其实她半点羞都没有,只不过既然这次装得有些傻,那就跟他耍耍脾气吧,谁让他昨晚那样欺负人?翻来覆去地啃,当她是肉骨头吗?

    她快步赶到宋陌的马前,一跃而上,回头瞪宋陌:“今日咱们换马骑,你敢再比一次吗?”

    幸好这马有灵性,知道现在骑在它身上的女人跟主人关系匪浅,所以它只是不安地抬了抬蹄子,没有把人掀下去。宋陌牵住马绳拍拍爱马以作安抚,仰头看她:“真的要比?这次输了又怎么办?”

    不远处十六护卫纷纷看向别处,不敢看将军跟未来将军夫人打情.骂俏。

    “等你赢了我再说吧!”唐欢抢过马绳,扬长而去。

    宋陌笑笑,跨上她的那匹马,慢悠悠走了会儿才追了上去。后面护卫们远远跟着,不敢扰将军“雅兴”。

    一开始周围都是村镇,宋陌故意让着她,待到了偏僻山道上,他一下子加快了速度。

    唐欢听到动静,见他还是半点都不让人,气得骂他:“将军你要不要这么小肚鸡肠啊,你……”

    宋陌在她的骂声中超过她,扯住缰绳转身拦在前面,扭头看她:“这跟气量没有关系,是你要比的,我若糊弄你,你岂不是更要生气?”

    两侧是青山碧树,头顶是湛蓝高天,男人端坐于马上,眉眼清隽,若不是唇角浅笑让他身上有了烟火气,单看那面容丰姿,说成谪仙一点都不为过。

    可惜这样一副好皮囊,偏偏生在他身上!

    唐欢哼了声,转头看山景,无意中露出颈下一点微红,在周围白领灰衣衬托下十分显眼,艳若朱砂。

    宋陌眼尖,一眼便认出那是什么,不由回马行到她身旁,眼睛看着后面缓缓追上来的护卫们,口中却低声道:“你输了,所以今晚要乖乖听我的话,不得再胡言乱语坏我兴致。白天你可以操.纵她的身体,晚上,你最好老老实实睡觉,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唐欢怒视他:“我也想装作不知道,可你……”

    “走吧,在这里说这个不合适。”宋陌不等她说完就催马前行了。

    唐欢只得闷闷地跟上去。

    ~

    日近黄昏,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行人在山林里歇脚。

    宋陌准备像昨日那样抱她下来。

    唐欢拒绝了,自己翻身下马。颠了这两日,这身体多少已经习惯了,而且宋陌给她备的药膏真的很管用,睡觉前涂抹一遍,歇息一晚上,第二日那酸痛感觉便轻得可以忽略了。

    “今晚咱们吃什么?”她比较关心晚饭的问题。

    他们身上备了干粮,不过山林里野味多……

    宋陌喊来周逸,让他领七人去狩猎,余下的在附近捡柴准备生火。

    唐欢瞧见薛湛要去狩猎,不顾宋陌阻拦,快步跑到他身边,“薛湛,我跟你一起去吧?让我瞧瞧你射箭功夫如何。”

    薛湛早在她跑过来时双腿就发软了。见原本走在身边的几个同伴瞬间闪出老远,他此时再躲更显得心中有鬼,便硬着头皮小声哀求道:“舒姑娘,我求求你了,快回将军身边去吧,你再这样,我……”

    “你怎么样?”唐欢拍拍他肩膀,笑声爽朗:“放心吧,将军不拘小节,不会在意这些的抗战惊雷。”说着回头,大大方方问立在那边树下面无表情的男人:“将军,我跟薛湛一起去狩猎,可以吗?”

    那一瞬,薛湛只觉得树上鸟雀好像都停了叫,耳边回响的全是舒姑娘清脆大胆的声音。

    好听是好听,可是要人命啊!

    “舒姑娘……”

    宋陌已经朝这边走了过来:“既然你想走动走动,那我也去凑个热闹。”

    唐欢刚要反对,薛湛赶紧抓住机会恭声告退:“将军雅兴,只是薛湛跟他们几个比赛看谁猎的多,还请将军通融一次,放薛湛去比个痛快。”

    “准了。”

    宋陌平静地道,看向唐欢时却眼含戏谑。她想借旁人躲开他,那也要看看这些手下敢不敢配合她。

    望着薛湛逃命似的背影,再对上宋陌挑衅的眼神,唐欢恨得牙痒痒,转身往回走:“算了,我突然觉得有点累,将军自己去打猎吧。”

    这男人真是没救了,她对他死缠烂打,他不领情,她故意冷着他,他反而追着不放,最气人的是他太能忍,弄得她快要死了他也只肯用手解决,辜负她满腔期待。现在她想找个男人刺激他吧,这些护卫又都是他的人!

    宋陌在她经过身边时攥住她手腕,拽着她往林子里走:“本将军还没休息,你这个小厮怎么能躲懒?走,一会儿我打到东西了,你去捡回来。”

    唐欢拗不过他,小声顶他:“万一你一只都打不到呢?”

    宋陌视线在周围树丛里逡巡,漫不经心地答她:“那咱们只好饿一顿了,我自己打不到东西,总不好意思跟手下讨饭吃。”

    唐欢乖乖跟他往前走,依然拿话气他:“要饿你自己饿,我去跟薛湛吃!”

    宋陌低头,看看两人交握的手,声音低沉:“你不怕他噎到的话,尽管去吧。”

    唐欢没话说了。

    半个时辰后,天色已暗,周逸把宋陌打得两只山鸡送了过来,已经拔毛清了内脏,直接架在火上烤就行了。他要帮忙,宋陌把东西接了过来,“去吧,这里不用你伺候。”

    “是,将军。”周逸目不斜视地走了。

    唐欢目送他离开,望望黑暗里的四处篝火,距离这边全都有百十步远,因树木遮挡只能瞧见火光跳跃,看不清人影,便疑惑地问道:“他们为何不跟咱们一起吃?把火都堆在一处,那样不更暖和一点吗?”初夏的夜里,特别是在山上,还是有点冷的。

    火光映照下,宋陌神色专注地插好两只山鸡,一边往架子上放一边解释:“他们要轮流守夜,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我跟你在一起,他们不方便靠的太近。”架好了,他回头看她,黑眸里有火影浮动。

    唐欢低下头,一点一点悄悄往旁边挪,“那个,正因为我跟你在一起,才更要让他们待在身边啊,现在你把他们支开,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他们,他们会不会误会你想做什么啊?”

    宋陌身形不动,只盯着她泛红的脸:“他们不会误会的,因为我本来就要对你做什么。倒是你,你怕什么?我碰的又不是你。”

    唐欢额头抵着膝盖,用手挡住脸,“我不怕,只是,你那样,我,我也难受啊……”

    宋陌轻笑,将两只鸡翻了一下,“是吗?我怎么记得,昨晚我想拿开,有人求我别走的顾念的奇缘。女鬼,你别一副吃亏的样子,我碰的是她,你是沾她的光才享受到了那种滋味。”

    唐欢小声辩解:“我还不想沾这样的光呢!”

    “那你就乖乖睡觉,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装就装,那你碰她的时候也别跟我说话!”唐欢捡起一颗小石头丢向他,倒在树叶上睡觉。

    宋陌没躲,石头也没砸到他,侧目看看那边蜷缩着的娇小身影,他只觉得无比的满足,等山鸡烤好了,走过去叫醒她,两人一起吃东西。

    唐欢早在闻到香味儿时肚子就叫了,此时也跟忘了那些拌嘴似的坐在他身边。开始两人一人拿着一只,慢慢的她嫌手上太油,就好言好语求将军喂她。宋陌也不在这时候跟她计较,自己吃一口,喂他一口,不知不觉就把两只猎物都吃掉了。

    竹筒里有水,两人互帮洗过手,唐欢想在四周走走消食,被宋陌拽了下来,转瞬便被他按倒在厚厚的树叶上。

    旁边火焰灿烂,他眼里也燃了两簇火。

    唐欢红着脸闭上眼睛:“好,我,我睡觉了,你轻点碰她,别吵醒我。”

    都不知道她这样有多傻多招人疼。

    宋陌心软地一塌糊涂,如她所说,轻轻地碰上她唇,一下一下品尝,由浅入深,听她呼吸越来越重,听她身体扭动摩.擦树叶声,听她双手抓碎干枯的树叶。大概是树叶太不禁抓,她的手慢慢挪到他身上,伸到衣袍里面,抓他的背。

    他离开时,她闭着眼睛,喘得不行。

    宋陌褪下衣袍,摸出瓷瓶交到她手里,然后重新躺在她身侧,大手摸进她衫底,熟练地把裤子褪了下去。她情不自禁并拢双腿,他忍不住先摸了摸,这才把手送到她面前:“倒在我手上,我替你抹药。”

    唐欢不说话,眼睫颤啊颤的。

    宋陌亲她一口,“快点的,上完药才好做旁的。”

    唐欢扭头往旁边躲:“你不是让我,睡觉吗?我,我已经睡着了。”

    声音又轻又柔,带了一点喘,娇娇憨憨让他爱得不行。宋陌忍不住,自己抹了药,大手覆上她细细滑滑的腿上下摩挲,上面则又重新堵住她的嘴,吞下她所有娇.喘乞求。

    木柴静静燃烧,偶尔发出噼啪爆响。

    火光照不到的黑暗里,数十条人影悄无声息从树上降到地面,聚拢在一人周围。

    那人一身黑衣,面上亦蒙着黑巾,只有一双深邃黑眸如星明亮,杀意逼人,“动手!”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看状态吧,下午5点会通知的(写出来会直接更新,否则就在文案上通知推迟或无更)。

    这几章内容真的【没有太受】严打影响,并不是每个故事都特别那个的,参见屠夫、师父那两场。现在整个网站都这样,我已经尽量把该有的暧.昧写出来了,只是没有那么露.骨,如果大家真觉得不如之前好看,佳人也没有办法啦。

    有点不敢看大家的留言了,我的小心肝已碎成一地……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cygnetglyh扔了一颗地雷

    爱美丽LDD扔了一颗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