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87章 得寸

笑佳人2017-2-16 0:9:6Ctrl+D 收藏本站

    宋陌坐侯府马车来的庄子,所以回去时,唐欢终于也可以享受一回了。

    其实拒绝跟宋陌赛马的理由,唐欢并没有完全说谎,这个身体是几场梦里最娇气的,从小足不出户,被宋陌抓住这一年更是连院子里都很少走动,整天在屋里伤春悲秋的,害她跑马也无法尽兴,现在歇下来,浑身发酸,特别是两条大腿内侧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上马车时,她让宋陌拉她一把,宋陌没管。她求助地看向车夫,车夫眼睛盯着前方仿佛那里有比她还好看的美人。没人帮忙,唐欢只好爬着上去,就是胳膊先撑在车上,再笨拙地把腿抬起来那种,似小娃娃爬高又似老太太上炕,丢人极了。

    宋陌默默瞧着她,看她呲牙咧嘴的,他心情莫名的好,刚刚被她拒绝的郁气都散了不少。

    心情好,他也大方了,在她过来准备坐在他身边时,指着旁边的小矮凳道:“看你累成这样,今日就不用跪坐了,坐在凳子上吧。”

    唐欢听得下巴差点掉下去!

    谁想跪着了?她明明想坐在他屁.股下面那张宽敞的矮榻上的!侯府马车比他是少爷时用的马车气派多了,宋陌若是再往旁边挪挪,她蜷着腿都能躺着睡上一觉,庄子距离侯府足足有半个多时辰的路程呢。

    “将军,我腿好酸,你让我躺会儿行不行?你放心,我绝对不跟你抢地方,也绝不会碰到你!”唐欢弯着腰,讨好地求他。

    她双手撑着膝盖,上半身完全朝他弯下来,穿的又是宽松的圆领袍子,某处便半遮半掩。

    宋陌扫一眼便移开了视线。

    心里却无法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平静。

    很奇怪,她也好,陆舒宁也好,分明是同样的身体,为何他对陆舒宁从来没有动过别的心思,怎么她来了,只需要一个动作,他就……

    “要么跪着要么坐凳子,你自己选。”宋陌脱了靴子,背后垫个迎枕靠上去,再把长腿抬到矮榻上平伸,立即占了所有地方,连坐的空隙都不给她。唐欢可怜兮兮地望着他,他视若无睹,从旁边小桌上随意挑出一本书,很认真地看了起来。

    唐欢真想坐到他腿上去!

    可惜她现在也只能想想,然后认命地把矮凳放到榻前,坐下,背靠榻,两条腿朝前伸出去,仰头闭眼长长舒口气,“好累啊,今天才跑了几圈就累成这样,听薛湛说路上要走六七日,等到了青城,我的腿会不会废了啊!”

    宋陌眼皮都没抬:“不用担心,我会给你准备膏药的,每晚休息时涂在腿上,祛瘀解乏。”

    唐欢感激地看他:“将军对我真好!”

    宋陌翻了一页,唇角微微上翘,“你想多了,我只是不想因为你耽误行程。”

    唐欢愣住,接着委屈地瞪他一眼,低头,一边给自己揉腿一边自我安慰道:“没事啊,不管将军因为什么帮我,反正我都不用担心路上难受了。否则将军完全不照拂我,我不是照样也要忍着?嗯,走快点也好,我好早点看见那十三万将士。”

    她扭头看他,眼里闪烁着兴奋:“十三万啊,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多人!”

    宋陌脸上的笑意消失了。

    这不是他期待的反应。他想听她抱怨,听她软言软语求他,看她跟他撒娇……

    不管她真心也好假意也好,只要他不上当入套,看她在身边各种折腾,还是挺享受的。

    宋陌不是自欺欺人的人,他知道他还在意她,至少在确定她是故作失忆之前,他无法对她彻底狠心。那么,他为什么要让自己受委屈?只要不让她看出他的心思,他完全可以享受她令他舒服的一面。

    目光落在她手上,宋陌轻声问她:“那样揉腿管用吗?”

    唐欢点点头,“多少管点用吧天煞孤星。”

    宋陌重新看书,平静地吩咐她:“嗯,那你也帮我揉揉,在宫里站了一日,我身上也发酸。”

    唐欢看不惯他这副大.爷样,就假装没听见他说话,捂嘴打个哈欠,转身把他腿往里推了推,胳膊半搭上去闭眼睡觉,口中含糊不清:“好困啊,将军你看你的,我先眯会儿,到侯府了你再叫醒我。”

    宋陌无声笑,并不拆穿她的小心思,只自言自语似的道:“不想找男人了?”

    唐欢噌地坐正了,嘟嘴看他:“将军你这是威胁!我都累了一天了,你就不能让我歇歇吗?一会儿到了府上,那么多下人婢女,你随便喊几个就有人帮你了,为何非要让我帮你啊!”

    “因为我不养闲人,下人们有她们该做的事,只有你闲着。动手吧,两条腿都揉一遍,能让我满意的话,有赏。”宋陌很大方。

    “什么赏啊?”唐欢狐疑地看他。

    宋陌脸色冷了些,“先按我说的做,如果你无法让我满意,非但没赏,路上连祛瘀膏都不给你用。”

    “好好好,我帮你揉!”唐欢赶紧投降,小声嘀咕了一句,转过去面朝他,手搭在他膝盖上,看看上面再看看下面,“将军,先揉小腿还是大腿?”

    宋陌盯着她脸,“随你。”

    唐欢便从他脚踝开始,目光在他白绫袜子上扫了一圈,有些奇怪:“将军,你不是在宫里忙吗?怎么脚上都没出汗?一点都不臭呢。”这男人,除了干活时,不管什么身份都喜欢干净,这点唐欢很满意,要是他臭烘烘的,太扫兴了。

    宋陌从宫里出来后,特意回府换了身行头才过来的。

    当然,他不会跟她解释。

    “怎么,你想见识见识臭的?放心,以后有机会的。”路上那么多日,每日纵马奔波,不可能跟在府里似的那么讲究,到时候,他身边只有她一人服侍……

    唐欢也想到了,小脸立即垮了下去。

    宋陌见了,心情很不错,只是等她的手揉到膝盖时,犹豫片刻,改口道:“罢了,只揉小腿便可。”

    唐欢高兴极了,像是减轻了很重的负担般,“谢将军手下留情!”心里却把宋陌骂了千百遍,她还想看他出丑呢!果然人变聪明了就不好玩了!

    揉着揉着,马车通过城门时,唐欢是真的没有力气了,趴在他小腿上朝他哀求:“将军大人,你满意了吗?我胳膊好酸啊!”

    清丽的眉蹙着,红润的唇嘟着,像是跟父母耍赖的孩子。

    宋陌喜欢看她这样,哪怕他分辨不出这种纯真无邪是不是她装出来的。

    “帮我穿靴。”他起身坐正,吩咐道。

    唐欢乖乖听话,只想尽快满足他一切要求,然后她好睡觉。

    穿好了,她也不管他允不允许,径自倒在榻上闭眼睡了起来。

    宋陌看着她,等了会儿,抬起她腿搭在自己膝盖上,一手扶住,一手给她脱靴。

    唐欢睡意顿消,红着脸不给他脱,“将军,你这是做什么啊,我,我骑了半天马,身上都是汗,袜子,袜子肯定也有点味道……你,你快住手谢男神独宠之恩!”这回她是真的不好意思了,让他闻她的臭袜子,想想就有失颜面!

    “无碍,更臭的我都闻过。”

    宋陌将她的靴子放在一侧,朝她侧转,大手毫无预兆地落在她腿上,一圈圈往下揉,“我不是说要赏你吗?那就投桃报李,也帮你揉揉吧。今日你毕竟是第一次出来活动,看你这样,若不小心对待,恐怕明早真的不能骑马了。”

    车里并没有什么味道,唐欢松了口气,扯过迎枕垫在脑袋下面,心安理得地享受宋将军的照拂,得寸进尺:“要不将军干脆给我准备一辆马车好了,马车应该不比骑马慢多少吧?”

    “不方便。”宋陌一口否决:“我们并不是一直走官道,有时要从狭窄的山路穿过,马车碍事不好行。更何况,你见过将军骑马小厮坐车的吗?”

    “没见过。”唐欢嘿嘿笑,动了动腿道:“可我见过给小厮揉腿的将军大人!”

    宋陌微愣,盯着她的目光突然深沉了,“你好歹是个女人,怎么我这样帮你,你好像一点都不介意,一点都不怕我有别的企图?”手停在她腿上,圈住不动,似蓄势待发。

    “啊?”唐欢茫然不解地看着他,过了会儿,恍然大悟,边笑边说:“怎么会呢?将军把陆舒宁关了一年多都没有碰她,足见将军不喜欢她,现在我替她活了过来,将军知道我是鬼,不怕我已经很胆大了,又怎么会对一个鬼一副并不中意的身体下手?反正我对将军非常放心。”

    宋陌沉默不语,看来她刚刚脸红,真的只是因为怕袜子臭难为情了。

    胸口有些发闷。

    这几辈子,他只有她一个人,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见过别的女人。镇上的小家碧玉也好,名门的大家闺秀也好,宴会上偶尔碰到,她们见到他,都会露出羞涩紧张之态。他不知道她们心跳是否加快,但随意一瞥,却知道她们红了脸。

    就连他,曾经跟她相处时,不也常常脸上发热吗?

    或许,她以前的脸红心跳是装出来的,可她能装脸红,总不能强迫自己不脸红吧?

    所以,现在她大大方方跟他相处,没有半点面对心仪男子的紧张。到底是因为她从来没有动心过又要装失忆所以不装脸红了,还是失忆后,对他真的无心?

    这个女人,他已经完全无法看透了。

    “将军,你在想什么呢?继续给我揉啊,刚刚那样挺舒服的。”唐欢仰面躺着,见男人垂眸出神,轻声催促道,眼睛快要眯起来了。

    宋陌回神,手上又动了起来,看着她道:“我在想,你有时候挺傻的,其实也是聪明人,还知道分析我对你的态度。”

    他力度拿捏地很好,唐欢舒服地“嗯”了声,脑袋歪向一侧,闭上眼睛似睡非睡地附和他:“当然要聪明啊,我这次还阳就是为了找他,别的事情可以不管,男人可是必须仔细观察的。将军,将军很凶,一看就知道你不喜欢我,我很放心…… ”

    声音越来越轻,直到再也没了音。

    她睡着了,宋陌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打量她,目光一路向下,慢慢落到自己的手上。

    现在她是他的小厮,他是堂堂大将军,可他让她躺在他身边,不分尊卑。她腿酸,他一圈一圈地替她揉,怕她疼,他小心拿捏。这样,也算是对她凶?

    她还有没有半点良心?

    可笑的是,他就是忍不住。

    马车慢慢停下了主角总想攻略我(快穿)。

    唐欢真的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感觉被人抬了起来,熟悉的手臂熟悉的胸膛,她转身抱住他,埋在他胸前继续睡觉。宋陌低头看她,她嘴角还有些湿,那是她睡梦中流的口水,可他一点都不嫌弃。至少这一刻,他确信她是真睡熟了,真的乖顺,真的依赖他。

    在满府下人们诧异的目光中,他抱着她去了自己的房间。

    不知过了多久,唐欢在一阵饭香中醒了。

    睁开眼睛,窗外已经漆黑一片,屋里点着灯……不是她的那个房间。唐欢扭头,发现自己躺在一方榻上,旁边已经摆好了方桌,上面摆着几个盘子,因为躺着,她看不清是什么饭菜,不过闻起来好香。

    唐欢食欲大振,撑着胳膊坐起来,这才发现身上衣服都换了,细绸里衣,浑身清爽,连之前酸痛的双腿都好了许多。空气里飘浮着淡淡的清香,唐欢低头闻闻,是腿上传来的。

    有人在她睡着的时候替她沐浴了,还给她上了药。

    宋陌自己动的手,还是他吩咐丫鬟帮忙的?

    奇怪,按理说,再累,她都不可能睡得那么死,连有人碰她都没察觉,莫非,宋陌喂她吃了什么?

    管他呢,反正目前他不会害她。

    唐欢伸个懒腰,不再多想。

    凑到桌子前,刚要去拿筷子,寂静的屋子里突然传来破水声,像是有人从浴桶里走了出来。

    唐欢心头一热,宋陌在西边屋子里沐浴呢!

    她第一个念头就是偷摸过去看看他,毕竟这场梦里她还没有见过他里面的样子,带兵打仗那么多年,他身上有没有伤疤,有的话,伤疤又落在什么地方?还有,她的小宋陌应该没有问题吧?

    唐欢也不知道为何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种念头,倒在榻上闷声偷笑。

    饭菜大概刚端上来不久,唐欢夹了根儿肉丝,还有点烫。桌子上有酒,还有一个酒杯,唐欢哼了声,碗筷准备了两人的,为何没给她也备个杯子?

    她动手为自己倒满一杯,端起来刚要喝,门口传来一声冷斥:“放下,谁让你喝酒的?”

    唐欢苦了脸,要不要来的这么及时?

    乖乖放下杯子,扭头看去,待看清宋陌浴后俊脸微红的诱.人模样,唐欢那点不满顿时消了,笑着喊他:“将军来了啊,正好,我刚为你倒了一杯酒,快过来喝吧!”

    脸皮真厚!

    宋陌瞥她一眼,走过来,在她对面坐下,正要说话,想到刚刚沐浴时做的事,忽觉得喉头有些不适,遂拿过酒杯一饮而尽,这才看着她问:“怎么样?我让丫鬟帮你上药了,现在还酸吗?”

    唐欢摇头,“不酸了,将军准备的药膏真管用。对了,将军,这是你的屋子吧?我怎么在这边?”

    宋陌神色自然地解释道:“你是我的贴身小厮,当然要跟我住在一起,晚上替我守夜。好了,先用饭吧,吃完了替我收拾行礼。”

    “哦,原来将军说吩咐我做事,就是做这个啊?”唐欢惊喜地道,好像捡了很大的便宜。

    宋陌看看她,没说话,夹菜吃饭。

    他倒想让她做点别的,可她睡得那么死,连一个大男人为她解衣擦拭她都没有察觉……

    路上再使唤她吧娇妻呆萌,总裁大人甩不掉。

    ~

    次日一早,宋陌早早起来叫唐欢,让她服侍他穿衣服。

    天还没亮,唐欢赖在被窝里不肯起来,宋陌抓她她就扑到他怀里继续睡,宋陌掐她她就闭眼嘟嘴喊疼,故意跟他拧着干,看是她先受不了疼还是他不忍心先松手。等宋陌松开后,唐欢拉起被子偷笑着往里滚,不想身后肉最多的地方突然被人狠狠拍了一下……

    她猛地掀开被子,“你……”

    “为我更衣!”宋陌立在榻前,眉头紧皱。真是不该对她有一点好,好了,她就越来越没顾忌。

    “你自己又不是不会穿,都是大将军了,怎么还跟孩子似的让别人帮你?”唐欢抱着被子坐远点,气呼呼地道。

    “你……”

    “你出去!”唐欢忽的大声打断他,“将军,虽然我现在是你的小厮,我也知道你不会碰我,可我到底是个姑娘家,你怎么能跑到我屋里还掀我被子?去,你先去里面等着,我收拾好了马上进去帮你。”

    宋陌一下子就没说话了,他现在的身份,可以对她做任何事,就是不能光明正大地看她起床。她不反对还好,她一提出来,他若是不走,她会不会猜他别有用心?

    “好,我给你一刻钟的功夫,别让我知道你又睡过去了。”冷冷丢下一句威胁,他转身去了里间。

    唐欢立即重新钻进被窝,蒙头大睡。

    侯府门外,周逸、薛湛等十六人并排而立,每个人脸上都布满了困惑。

    将军是最守时的,可是今日,他已经比约定的集合时间迟到两刻钟了。

    薛湛笑着拍拍周逸肩膀:“周逸,将军身边一直都是你伺候起居,你快去看看将军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周逸拍开他手,冷笑:“好奇?好奇你自己去看啊!将军起居向来不假他人之手,我只是候在门外听他吩咐。昨晚将军交待我在这里等他,那我就听命行事,怎么,你等得不耐烦了?”

    “我就说了一句,你火气这么大做什么?”

    薛湛跟周逸闹惯了,不以为意,转身去拍自己的爱马:“不过现在将军要带舒姑娘出门,以后大概也不用你在身前伺候了,哈哈,到时候你……”

    说到一半,收到同伴递来的眼色,薛湛背后立即冒出一层冷汗,回头,果然见将军面无表情地出来了,身后跟着比他矮了整整一头的舒姑娘,一身灰衣,跟他们十六护卫扮相一样,除了脑顶束发的玉簪。

    见舒姑娘目光扫过来,薛湛悄悄往周逸身后挪了半步,打算借他的肩膀挡住自己。

    “薛湛!”

    唐欢早看见他了,走到门口便大声跟他打招呼。

    薛湛苦笑,不敢应声,更不敢看将军。

    唐欢也没想在这里让他难过,她乖乖停在宋陌身侧,兴奋地看向其他十四名护卫。

    宋陌一直留意着她,此时见她果然盯上了他的护卫,他倒也没有打断,等她收回视线才低声问她:“如何,有你要找的吗?”

    唐欢失望地摇头。这些护卫里面,论相貌,薛湛是最出色的,其他的,年纪大的看起来都有三旬了,模样都还周正,可惜跟她期待的差很多。她本以为能跟十六美男同行的,到时候哪怕宋陌冷冰冰的,她也可以随意挑个人逗逗啊穿越之依山傍水。

    果然好货色是可遇不可求的。

    唐欢仰头,悄声夸宋陌:“将军,我发现这么多人里面,你是最好看的呢!”她故意压低了声音,却还保证那些护卫都能听到。

    她话音未落,那十六人立即不约而同地低头,果然训练有素。

    宋陌耳根发烫,这不是她第一次夸他好看,却是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面前,还让对方听到了。

    他威胁地瞪她一眼,大步走到最前面的那匹骏马前,翻身上马。

    像是得了指示,十六护卫马上从之前撞见将军被未来将军夫人言语调.戏的尴尬中回神,动作齐整的上马。

    到底是在沙场上出生入死过的,一上马,身上忽然就多了种肃杀威严,旁人见了或许会害怕,落在唐欢眼里便是一块儿块儿美味儿糕点,若是晚上,黑灯瞎火的,随便哪个都是……

    “你还站在那里看什么?上马!”宋陌回头,见她对着身后护卫们发呆,皱眉喝道。

    “啊,马上来,马上来!”唐欢丝毫不怕他的冷声斥责,快速跑到自己的马前,一跃而上。

    宋陌面朝前方,等着她驱马过来。

    谁料唐欢没有去找他,而是停在了薛湛旁边,笑眼问他:“薛湛,昨天咱们赛马你输了,怎么样,今天当着大家的面,你敢不敢再跟我比一场?”

    我不敢!

    薛湛真想就这样大声喊出来!他总算知道为什么周逸一开始就躲着这位舒姑娘了,再跟她多说一句话,他都觉得自己快要减寿一年了!

    “舒姑娘马术超群,薛湛甘拜下风。”惊吓过后,薛湛正色答。

    “真扫兴!”唐欢小声嗔他一句,忽的朗声大笑起来,不等宋陌开口便纵马跑了出去,回头对宋陌宣战:“将军,你的护卫都是胆小鬼,怕输给女人,你呢,你敢跟我比吗?”

    宋陌端坐不动,“我让你一条街!”

    `P`*WXC`P``P`*WXC`P`

    作者有话要说:宋将军口气不小哦,小心输了没面子!!!

    推荐好友的轻松现言,喜欢现言的姑娘们可以去看看哦~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养碧不再被蒙蔽已走远扔了一颗地雷

    养碧不再被蒙蔽已走远扔了一颗地雷

    养碧不再被蒙蔽已走远扔了一颗地雷

    养碧不再被蒙蔽已走远扔了一颗地雷

    养碧不再被蒙蔽已走远扔了一颗地雷

    菊部地区雨夹血扔了一颗地雷

    Penny扔了一颗地雷

    微微甜扔了一颗地雷

    吾心归卿扔了一颗地雷

    大碗面是我的爱扔了一颗地雷

    黄色月亮扔了一颗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