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83章 字据

笑佳人2017-2-16 0:7:23Ctrl+D 收藏本站

    宋陌头也不回地走了。

    望着他在夜幕里渐渐模糊的背影,唐欢只觉得双腿发软。

    一条腿是饿得,一条腿是吓得。

    这次醒来宋陌给她准备的时间太短。她还没睁眼,就听到他冷漠又压抑着怒火的声音,等她睁开眼,对上他陌生冰冷的目光,她就知道,今晚要是说错一句话,她的小命估计就玩完了。陆舒宁已经用她的亲身经历告诉她,宋将军有多狠。

    捂着肚子回到桌子旁,唐欢无力地趴在上面,等着下人把她的晚饭送过来。现在她饿得头昏眼花,真的什么都不想想了。

    约莫一炷香的功夫后,一直伺候陆舒宁的那个丫鬟回来了。这个丫鬟,包括侯爷死后侯府新换的所有普通下人,都不知道陆舒宁的身份,只当她姓舒名宁,私下里提起时都称舒姑娘,是新任定北侯兼镇北将军宋陌养在后宅的神秘女人。

    丫鬟手里端着食案,上面摆着热气腾腾一大碗素面,还有两个明显是新热过的剩馒头史上最强女帝。

    唐欢趴在桌子上,无力地看丫鬟将东西放下来,起身时,发现丫鬟用一种奇怪不解的目光悄悄打量她。

    唐欢知道丫鬟的心思,她一定在奇怪舒姑娘的饭食待遇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差了,以前将军虽然对姑娘冷冷淡淡的,饭菜都是好的,为何今日只让准备了素面和剩馒头?

    唐欢在心里哀嚎,这个宋陌真是一点旧情都不念啊!

    打发走丫鬟,唐欢捧着面碗狼吞虎咽起来。不怕,只要能填饱肚子,比这再差的饭菜她都能咽得下!

    过了一会儿,丫鬟进来收拾东西,发现面碗里连片碎葱花都没有。

    她瞪大了眼睛,头回发现舒姑娘饭量如此之大,有心想问问姑娘要不要她准备消食茶,转念记起将军还在等着检查食盒,赶紧提着东西走了。

    屋里只剩自己,唐欢捂着肚子回到床上,这次是撑得难受。

    等到没有那么胀得慌了,小心思又开始转了起来。

    如果没有今晚的审问接触,她会猜宋陌对她的态度可能有两种。

    第一种,恨她入骨。

    他否认前面的所有感情,对她没有半点不舍。这样一来,他应该直接杀了陆舒宁,杀死跟她面容一样的所有女人,哪怕那里面有一个真的是她。以宋陌表现出来的狠辣,只要他真的恨,他绝对会这样做。

    可惜,事实证明,宋陌没有那样做。他抓住陆舒宁,他在等她,等她的解释。

    那么,宋陌对她就是第二种态度,他对她,依然有所期待。

    他下不了狠手,他舍不得真的掐死她。

    但是这份舍不得,是在宋陌还没有知晓真相还无法确定她对他是否一点真心都没有的前提下。如果她实话实说,告诉宋陌自己的身份,告诉宋陌她开心地用各种手段骗了他一次又一次,试问一个幼时将计就计通过害死弟弟来教训心怀不轨的嫡母、长大后又杀了生父的男人,一个初次见面就抹了她脖子的男人,他会放过她?如果他知道从头到尾她都在欺骗他,他会放过她?

    有这么卑微的情意吗?

    没有。

    她说了,宋陌的不舍马上会变成恨,比前一种更恨,因为她又让他傻等了那么多年,等来这样的结果。

    唐欢不傻,打死她她都不会说出实情,至少现在不能。或许最后一场梦他能记起来她的真实身份,但她好歹撑到了最后一场,总好过现在就死不是?暂且保住命,先赢得这场梦的时间,或许以后还有转机。

    当然,唐欢也不天真,天真地以为宋陌会完全相信她“鬼魂失忆、还阳寻人”的谎话。

    幸运的是,哪怕宋陌不信,他没有证据证明她在说谎。

    没有证据,他的那份隐隐期待只会对她越来越有利。

    如果一个人心里一直怀着某种期待,当有种解释让他觉得这份期待是能够实现的,他的理智便会本能地倾向相信那种解释。因为,人人都憧憬好的一面,都希望付出真心也得到真心。

    她喜欢他,她不喜欢他,宋陌希望哪种结果呢?

    唐欢就是要利用他的期待。

    宋陌亲眼见证了陆舒宁的死亡她的复活,她能附在人身上的事是瞒不下去了娱乐圈之P友。如果前面每场梦里她的原身都是宋陌自小熟悉的,都让他察觉过原身因她而起的一些改变,唐欢这个谎言很难打动他。可惜,那些梦不是这样的。除了锦枝和水仙,自徒弟小五开始,宋陌认识的就是真正的她,是她想让他认识的样子。

    所以,对于她给他的解释,宋陌现在应该有两种想法。

    要么,他不信,认为这是她的另一个谎言,他留着她的命,因为他要拆穿她,逼她说出真相。

    要么,宋陌信了。

    宋陌信了,他自己就会替她找理由。

    他会想,或许这个女人最开始的确是在骗他戏弄他,但后来她可能真的喜欢上他了呢?他对她那么好,她也一直热情待他,像徒弟小五丫鬟小五,甚至最后肯为他死的水仙,如果不爱,她怎么会跳下去?只是慢慢的她就不记得了,好比海棠的错嫁,好比临月的不愿到愿意……临月死了,遇到鬼差,她是不是记得那晚两人的约定,求鬼差将她早点送到他身边?然后鬼差刁难她,抹去她的记忆让她去找那个爱他她也爱的男人,也就是……他?

    那么多场梦,宋陌或许还会有各种各样的念头,那都是他的事。唐欢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让宋陌相信对她最有利的那种。

    她会让他相信的,千方百计!

    ~

    前院,宋陌扫了一眼食案上干干净净的面碗,让丫鬟下去了。

    他默默坐了会儿,起身走到窗前。

    没有月亮,外面一片漆黑,只有繁星点点。

    曾经他以为她是月亮,在他记得或不记得的时候,他一次次把她摘到怀里小心翼翼捧着,最后却都没能守住。他不信命,再三尝试,直到这辈子,才发现她只是水中的月影,虚幻缥缈,不真实。

    现在,他面前有一湖静水,她又出现了。但因为水是静的,他无法判断她的真假。

    今晚,她的每个眼神每个笑容,她的每句话每个举动,他反反复复地想,找不出破绽。

    就像是前几辈子,他无法判断她到底是一直在装,还是渐渐动了真情。

    如果后来她是真的动了情,最开始她冒充锦枝勾他是怎么回事?

    如果她一直都在虚与委蛇,她的目的是什么,只为了跟他欢好?世上那么多男人,他不信没有比他更出色的,毕竟除了皮相,他曾是一贫如洗的农夫,是满手脏污的屠夫……她都不曾介意。

    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

    他甚至不敢怀疑她。

    不敢。

    怀疑了,他可以像囚禁陆舒宁一样关着她,观察她,只要一月之期到了,就能知道真假。

    他怕的就是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他该期待她说的是真还是假?

    假的,她又在骗他,他可以简简单单杀了她,或者,用其他手段报复她。

    真的,她没有骗他,可一月之期已满,她的魂会走,他连道歉的机会都没有……

    他立在窗前,看外面浓墨似的黑渐渐变淡变薄,看远天慢慢变成灰白,只有一颗星还挂在那里,让他看渣攻情史。

    他径自去了操练场。

    回来后沐浴更衣,准备用早饭时,吩咐周逸:“去看看她起来了没。”

    周逸诧异地看他,这是那件事发生后,将军第一次主动询问夫……舒姑娘的事。不过他也只是看了一眼,马上转身出去了,很快折回来,“将军,丫鬟说舒姑娘还在睡着。”

    “嗯,去传话,就说她醒了,马上告诉我。”

    “是。”

    饭后,宋陌坐在书房处理事情,后日就要出发前往青城,这两天有的忙。

    忙着忙着,他忽的抬头看向窗外,这都什么时候了,她怎么还没有起来?

    初夏时分,外面阳光明媚到刺眼,莫非她……她是鬼魂,白天不敢出来?

    宋陌有些心不在焉,却强迫自己静下心来不要想她,然后耐心地等待下人通报。

    一直等到午饭前,周逸刚刚进来传话,她的声音也远远飘进来了。

    宋陌放下手头东西,大步走了出去。

    唐欢这一觉睡得十分充足,醒后面色红润神采奕奕,跟之前整日眉笼哀愁的陆舒宁相比简直判若两人,丫鬟差点没认出她来。唐欢自己也觉得胳膊腿没有那么软了,翻出原身唯一一件白底绣娇艳海棠的裙子,略微打扮一番,推开丫鬟找宋陌来了。正纠缠的时候,瞧见宋陌的身影出现在书房门口。

    “将军!”她兴奋地朝他喊,笑靥如花。

    丫鬟已经震惊过了,周逸却看愣了,他见证了陆舒宁从一个新嫁娘沦为变相囚徒的全过程,如果说将军天生不会笑,这个陆舒宁便是生生被折磨的不会笑了,怎么今天竟然……

    他盯着立在对面的女人,根本无法掩饰眼中的惊艳。

    “下去吧,这里暂且不用你伺候。”宋陌收回视线,声音同以前一样听不出喜怒。

    周逸却莫名心中一凛,恭恭敬敬地离开了,临走前朝那个丫鬟使了个眼色。丫鬟立即低头去了后院。

    “谁让你到前面来的?”宋陌看也没看跑到身前的女人,不悦地问。他没有将陆舒宁关在屋里不见天日,平时是许她在后院走动地,只是没有他的吩咐,不准陆舒宁踏进前院半步。陆舒宁一直规规矩矩的,连提都没提过,她倒好……

    “我为什么不能过来啊?”唐欢仰头看他,见宋陌蹙眉,她害怕似的退后一步,目光也移到宋陌胸口,讨好地跟他商量:“将军,这个,我,我想出门,可我身上没有银子,你能不能借我点?等我找到喜欢的人,会让他帮我还你的。你要是怕我赖账,可以写字据啊!”

    宋陌目光微闪,低头看她:“字据?好,那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

    唐欢张大了嘴:“我,我昨晚不是告诉你了吗,我不记得自己是谁啊。”

    宋陌盯着她的眼睛:“不知道你的名字,我如何立字据?没名没姓,你带着银子跑了,我找谁要去?”

    “不用你找啊,我有了钱会回来还你的!放心吧!”唐欢笑了,纯真无邪。

    “我不信你。”宋陌从她身旁绕过,朝偏厅走去。

    马上要用饭了。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如无意外,要等到下午5点左右了,具体时间佳人看情况会在文案上通知的~

    昨日动荡小结:

    说实话,这本书虽然那个比较多,但佳人自认没到yin hui的地步,昨天为了以后安心码字把前面比较那个的部分都改了(不影响剧情的前提下修文),要是再出问题,佳人只能对这个社会呵呵然后乖乖写别的故事去了(自我感觉应该没问题了,大家别怕~)恐怖广播。

    如果警察叔叔问我为啥写个采.花贼,我理直气壮地回他:采.花贼就不能有爱情吗?既然能有,她的爱情经历当然与众不同了,要是跟大家闺秀一样,那还是采.花贼吗?退一步讲,我这是让一个采.花贼改邪归正重新做人的过程,是多么的高大上!!!

    哈哈,开个玩笑,大家放心,能做的佳人都做了,现在除非*网站禁我的书,佳人会好好写下去的!

    只是对不起刚刚追文的新读者啦,╭╮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sunny扔了一颗地雷

    小水是我的扔了一颗地雷

    幽幽空灵扔了一颗地雷

    陆美扔了一颗地雷

    呐尼扔了一颗地雷

    Ascuin扔了一颗地雷

    Ascuin扔了一颗地雷

    sasa扔了一颗地雷

    peggy扔了一颗地雷

    懒猫888扔了一颗地雷

    小生。扔了一颗地雷

    懒two扔了一颗地雷

    七月扔了一颗地雷

    赵家郎君扔了一颗地雷

    赵家郎君扔了一颗地雷

    澄镜扔了一颗地雷

    14774718扔了一颗地雷

    Ascuin扔了一颗地雷

    梅魂绕寒枝扔了一颗地雷

    after96扔了一颗地雷

    慕尼黑的杏花村扔了一颗地雷

    守護雪域天堂扔了一颗地雷

    黄色月亮扔了一颗地雷

    浅语扔了一颗地雷

    fly扔了一颗地雷

    街角的默默扔了一颗地雷

    懒猫888扔了一颗地雷

    兜兜里没钱扔了一颗地雷

    小玖扔了一颗地雷

    vivian扔了一颗地雷

    vivian扔了一颗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