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80章 约定

笑佳人2017-2-16 0:6:6Ctrl+D 收藏本站

    宛如巨石投入湖中,李将军欲娶江家大小姐的消息传开后,平阳城一下子沸腾了。

    李裕是谁,年纪轻轻便成了参将,拥兵镇守一方。

    而江家大小姐,一个商户女,除了貌美,她哪里配得上将军大人?

    无数待嫁少女伤碎了心,又羡又妒。

    唐欢那颗心也碎了满地,食不知味。

    她以为,宋陌那么爱她,现在她要嫁给旁人了,他肯定承受不住这种打击,肯定会先一步要了她。

    可宋陌没有。

    他对她寸步不离。白日里陪她陪阿寿,晚上,他一遍又一遍地亲她摸她折腾她,无论她如何哀求,他都不停手,而当她提出想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他时,他只是堵住她的嘴,开始新的一轮征伐。

    三天转眼过去,明天她就要出嫁了。

    李裕派人把他为她在平阳城第一绣楼订做的嫁衣送了过来,凤冠霞帔精美绝伦。唐欢准备晚上穿上这身给宋陌看,最后刺激他一次,没想一转眼,宋陌不见了!

    唐欢没敢声张。万一宋陌去刺杀李裕了,她声张出去,明日事发后,宋陌必遭怀疑,他被怀疑了,江家也别想好。可是,就算宋陌成功跑了,参将府没有人怀疑上她,她也好不了了。

    唐欢跌坐在榻上,失魂落魄。

    她要死了。

    好可笑,之前她竟然以为自己看透了生死。如今真的要死了,她才发现,那些不过是自欺欺人。因为还没有走到绝境,因为暂时遇到了难题,她安慰自己说死也不算什么,但内心深处,她肯定是盼着转机盼着能活的。

    现在,宋陌走了文娱香江。李裕挑战了他的男人自尊,要娶他想与之共度一生的人,他去杀他了。杀完李裕,逃不了,他一死百了,反正他的女人没有被旁人占了,他死的满足。逃了,他想着日后回来找她,却不知道,不出一个月,她和他都将消失在这场梦里,共赴黄泉。

    她该怪谁?

    怪宋陌不按照她的计划行事?

    他是一个大活人,一个霸道的男人,怎么会乖乖听话!

    怪她没有想到这点没有努力?

    她努力了,真的努力了,她连拿命威胁他的这种不入流招数都使出来了,她还能怎样!色诱宋陌他不要,强上不算数,给他下药没用,给自己下药他会用手帮她,现在连死都不管用了,谁来教教她,她还能怎么办!

    师父,徒弟是真的后悔了,后悔没有学好功夫再下山,否则哪怕晚下山一日,都不会遇到他!

    这个天煞克星!

    唐欢扑在被子上。她想哭,平时收发自如的眼泪却不肯出来,发出的是一声声闷笑,笑得肚子都疼了。

    这世上竟然有宋陌这种人,竟然还好巧不巧地被她遇到了。宋陌要杀李裕,归根结底还是太在乎她,让一个杀了她的人为她做到这个地步,她是不是也算报仇了?

    笑着笑着,竟也昏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日是被喜婆叫醒的。

    唐欢有种做梦的感觉,茫然地看着对方。

    “大小姐,该梳妆了,一会儿李将军就要接您来了。”喜婆笑得脸上皱纹都堆在了一起。

    李将军,他还没死吗?

    唐欢恍惚了会儿,理智慢慢回归。

    李裕肯定没死,否则这边早得到消息了。那么,是宋陌没找到机会动手,还是失败了,被对方抓住了?

    她唯一确定的是,宋陌没死,他死了,梦也会结束。

    既然李裕没死,宋陌没死,事情就还有转机。

    唐欢重新振奋起来,不顾喜婆阻拦,抓起屋中糕点往嘴里塞。

    她要攒足力气,不到最后一刻,她坚决不认命!

    ~

    阿寿有忠心的管家帮忙照看。临走前,唐欢抱着他,告诉他明日姐姐就会把他接到参将府里住,等阿寿终于不哭了,唐欢最后亲亲他,不敢多看,心情复杂地上了花轿。

    一路吹吹打打到了参将府。

    李裕这人办事不太讲规矩,按理说他要先掀了她的盖头,两人还要行些礼节他才能去前面待客,可他坚持要等送走客人回来后再掀盖头,那些狗屁礼节就更不用讲了。他冷脸冷语,喜婆不敢多说,交待唐欢几句就退下了。

    屋里还有两个丫鬟伺候,唐欢不想呆坐,就把她们也赶了出去。

    取下盖头,扫视一圈喜房,目光停在对面桌子上的红烛上。

    唐欢有些发呆。

    说起来,这不是她第一次在梦里当新娘,水仙海棠都拜过天地,却没有一场是跟宋陌一起的。

    那个家伙,到底去哪儿了?

    他突然不在身边失了联系,唐欢不太习惯重生绿袍。自入梦后,她基本上可以说是天天都能看到宋陌,后面几场更是时时刻刻黏在一起,像现在这样一天一夜没有见过,她总觉得心里有些空。入梦就是为了采他,他是她活在这些梦里的意义,除了他,周围一切都是假的。

    被李裕抓起来了,挨打了吗?他那样骄傲的人,被情敌抓住,定是生不如死吧?

    她得想办法救他出来,但在那之前,今晚她该怎么保住清白?

    实在不行……

    手指划过藏在袖子里的匕首,唐欢苦笑,好久没有杀人了。李裕,她不能杀死他,死了动静太大,最好杀得他昏迷不醒,然后赖在刺客头上,她好借着将军夫人的名头掌控参将府。不过,这活儿不容易啊。

    在床上躺着,看外面天色越来越暗,听丫鬟们开始点灯笼。估摸着李裕也该回来了,唐欢坐正,重新盖上盖头,乖乖等着那男人来掀。

    李裕喝了七分醉。

    虽然不想大办,他的身份摆在那儿,来的客人还是不少,一桌一桌敬下来,若非他酒量好,早走不动路了。挥手遣散跟上来的两个亲随,李裕单独跨进院门,瞧见前面烛光明亮的新房,想到里面那个大胆娇艳的女人,他表情不禁柔和了些,快步走了过去。

    “将军。”守在门口的两个丫鬟低头朝他行礼。

    “你们在外面候着,屋里不用你们伺候。”李裕冷脸吩咐道,跨进去,转身关门。

    屋子里静悄悄的,跟平常一样,只是多了淡淡的香味儿,应该是屋里多了她的东西的缘故。李裕突然觉得有些热,迫不及待往内室赶。中间隔了次间,挑门帘时他直接朝前面那道门望了过去,不想旁边人影一闪。

    有刺客!

    凭借战场上多年厮杀锻炼出来的经验,李裕本能地往后仰头躲避那匕首,右臂高抬去挡对方,不想却被对方紧紧扣住,惊骇中他已被人推抵在墙上。脖子上传来一阵锐痛,是男人提醒他不要轻举妄动。

    “你是谁派来的?”李裕迅速冷静下来,紧紧盯着对面的男人。以对方的身手,刚刚完全有机会直接杀了他,既然没有动手,说明他还有一线生机。活下来才是最重要地,无论对方开什么条件,他都可以答应。

    宋陌面无表情,目光如刀落在李裕脸上,一字一句:“我是,她的男人。”话音未落,人朝后退了开去。

    李裕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又死不瞑目。那结实高大的身体贴着墙,缓缓往下倒,最后跌坐在地上,乍一看就像喝醉睡了过去,如果他脖子上没有那条不断往外冒血珠的伤口的话。

    宋陌低头看手中匕首。很奇怪,这是他第一次杀人,却有种熟悉的感觉,且他隐隐有种遗憾,这把匕首还是不够锋利。锋利的话,只要他速度够快,对方脖子上不会流这么多血。

    罢了,他死了,就够了。

    宋陌看向外面,确定屋门关好了,收起匕首,顿了顿,朝内室走去。

    他比她先来到这里,只是一直藏在暗处,没有出来跟她相见。事成之前,他不想她担心。

    ~

    屋子里太静,唐欢听到了李裕赶人开门的声音,也听到他朝这边走来,中间他似乎停下来片刻不知做了什么,然后那脚步声又响了起来。

    心跳突然加快。

    这脚步声太过熟悉,是,是宋陌顺治皇后休夫记。

    两个男人,只有一个还能走动……

    他果然杀了李裕。

    是啊,那天她早看出来了,宋陌记起的只是一些武功招式,但就凭那些招式,已经能打败普通人中所谓的练家子了,对付一个李裕当然轻而易举。她呢,她完全记得自己学过的武功,可惜除了轻功,她的攻击招式完全比不上宋陌的玄妙,现在她又是一个没有训练过的娇气女人,祭出那些招式也是花拳绣腿,只能出奇制胜,不能正面对敌。

    “梦里你跟他都是普通人,都没有武功……”

    自宋陌记起来后,入梦前师父给她的保证越来越不靠谱了。师父说他不会记得,他记起来了。师父说他是普通人,他慢慢记起了武功。师父还说梦醒后他会昏睡一日……彻骨寒意从心底冒了起来。师父啊师父,您老在天有灵,别的不用管,一定要保证他昏睡啊,否则就算她绞尽脑汁拼命闯过这最后三场梦,醒了对上清醒的宋陌,依然必死无疑啊!

    胡思乱想中,他来到了面前,唐欢忐忑的心慢慢静了下来。远虑以后再发愁,当务之急是解决近忧。

    宋陌低头看他的女人。

    她一动不动地坐在床上,大红喜服垂落在地面,遮掩了那双小脚。她的小手也藏在袖子里,有些抖,是在害怕吗?他想看她的脸,却被一方盖头挡住了。他想掀开那盖头,又有点不敢看她。

    他没有听她的话,她会不会生气?

    生气就生气吧,他总不能看着她跟旁人洞房。

    她说要把第一次给他。给了他,以后呢?没有人会突然消失,宋陌相信,那几辈子他跟她是白头到老的,只是他的记忆断掉了,只记得初次欢好之前的事。他同样知道,如她所说要了她,他会像以前一样眩晕,再醒来时已是新的开始,今晚之后的事,他什么都不会记得,不记得,就不用品尝失去她的愤怒绝望。

    可他不记得,不代表事情没有发生过。

    他不能用这种方式逃避她嫁给旁人的事实。

    他不能容忍他曾经亲眼看她嫁给旁人,而他懦夫似的听从她的安排,替她照顾阿寿长大。夜里他孤枕难眠,而她在旁人身下被迫承欢。

    他不能容忍,哪怕他不记得。

    他必须杀了李裕。

    成亲前不能杀。江府有个新来的厉害护院,护院跟大小姐颇为亲近,这些都容易传出去,参将府的人听到后,定会怀疑他跟她有私情,因此谋杀李裕。他等到现在才动手,是因为他已经打听到李裕最大的仇家,他会好好交待她对方的身体特征,她这么多年能独当一面,就一定能演好这场戏,让李裕手下的矛头指向那仇家。而他会悄悄潜回江家,扭伤脚,不让人怀疑到他头上。等风波过去,哪怕她是将军夫人,他也可以以管家护院等方式回到她身边,守护她一辈子。

    这样,她和阿寿都不会出事,他也能摆脱那只掌控他命运的手。

    宋陌抬手,将那盖头掀开。

    她闭着眼睛,长睫轻颤。

    宋陌的心,不受控制加快了跳动。

    她长发全都挽了起来,头戴凤冠珠玉,华光璀璨。她描了眉,眉细长如竹叶,清丽。她点了唇,唇红润似樱桃,诱人。她脸上未涂脂粉,因为她肌肤本就白嫩细腻,玉般莹润。

    今晚的她,是世上最美的女人我是曾小贤。

    因为她是新娘。

    他却不是新郎。

    宋陌心底突然生出一种不甘。

    让她一辈子带着将军夫人的名头,而他只能守在她身边,哪怕每晚拥她而眠,却不能让她为他生儿育女,这是他想要的吗?就算过了一辈子,这是他真正想要的吗?

    不是。

    他想要的是光明正大的娶她,以她相公的名义要她,真真正正长相厮守,儿孙满堂。

    他不要窝窝囊囊地跟她过一辈子。

    这辈子,是他没有准备好,失了先机,那就,到这里吧。

    他已经为将来铺好了路,哪怕他不记得,他肯定也会护她平平安安过完一辈子,带着遗憾。

    而他不想浪费时间去体验那遗憾,他要重新开始,他宁愿再等她数十年,也要光明正大地娶她。

    下一辈子,他不会再让人欺负她,他要站在高处。

    ~

    在她身边坐下,宋陌去握她的手。

    她身体一僵,想要往回缩,宋陌微笑,转过她的身子,看着她道:“别怕,是我。”

    唐欢当然知道是他!

    原来他还会说话啊,呆立了那么半天,让她提心吊胆各种猜测了半天,她还以为他哑巴了呢!

    压抑住心中想骂人的怒气,唐欢睁开眼睛,四目相对,她惊喜地捂住嘴,久久不能说话,眼泪却涌了出来,扑到他怀里:“宋陌,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

    宋陌吸了口气,下巴被她头上的凤冠划到了。

    顾不得抱她安慰她,他抬手去碰那凤冠:“戴着这个很重吧,我帮你拿下来。”

    “等等,你,你来了,他人呢?”唐欢有些诧异男人的态度,按照他之前的说法,他现在应该准备逃命了,怎么还有心思管她的头饰?不是该抓紧时间诉离愁吗?

    宋陌语气轻快:“他死了,放心,一切都有我。”李裕死得静悄悄,他随时都可以悄然离开,有足够的时间跟她说话,洞房。洞房之后,虽然他将不记得,但他知道他会好好交待她,按照计划进行。所以,他现在不用担心将来,他只要好好……要她。

    唐欢哪里知道他的想法,她害怕地攥住他手:“你把他杀了,那,那咱们该怎么办……”

    宋陌食指搭上她嘴唇,止了她音后,改成轻佻地摩挲她脸庞,声音低哑醉人:“新郎死了,娇滴滴的新娘还在,你说,我这个贼人要不要冒充新郎,跟她圆房?”

    “……”

    唐欢傻眼了。她没听错吧?这个时候,宋陌竟然还有心思调戏她?

    可男人嘴角噙笑,趁她呆愣,他神态轻松地替她把头上的东西一件一件往下摘。唐欢傻傻地看着宋陌,头上越来越轻,她也原来越迷茫。这,这不是她在做梦吧?

    当男人将她放躺在床上,抽走她衣带,准备拉开她身上那件宽大的喜服时,唐欢终于确定宋陌是认真的了。她欣喜,无法形容的高兴,简直就像身患绝症的人突然得到一粒仙丹的那种狂喜,狂喜到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当他托起她肩膀褪她衣衫时,唐欢勉强恢复了说话的能力,含泪望着他:“宋陌,这是真的?”

    宋陌动作一顿,大手暂且松开她衣衫,握住一团揉了揉:“你说是不是真的?”

    唐欢低叫一声,在他戏谑的目光中闭上眼睛:“好,不管将来如何,现在能做一回你的女人,我就是死……”

    “傻,”宋陌将喜袍丢到地上,把人放下,轻轻亲她的眼睛:“临月,我说了,一切都交给我,不会出事的僵尸老公你不行。你也不要这么悲壮,开心一点。对了,你不是一直都想让我要你吗?现在我想要了,你这样可怜兮兮的,我会以为你不愿意给我。”

    如果可以,谁愿意装可怜啊?

    唐欢睁开眼睛,茫然地看着他:“真的,不用担心?”

    “不用,因为你有我。”宋陌温柔地亲她。

    “宋陌,你,你是这世上最厉害的男人!”唐欢兴奋地抱住他脖子,眼里全是信赖。

    宋陌听了很受用,顺着她脖子往下亲:“这句话我喜欢听,不过还是晚点再说吧,等你真正知道我的厉害后。”

    “你,你下流!”唐欢捂住他嘴,扭头嗔道。

    “你见过哪个采花贼不下流的?”宋陌低声说着,解她肚兜,见她脸红如霞望着他,又娇又傻,他笑了:“倒是没见过你这么配合的新娘子。”低头含住那里使劲儿吸了一口,“不愧是……将军大人坚持要娶的女人,果然够香。”

    可惜将军没命享受。

    到底还是不甘心的,宋陌发了狂,三两下扯开她仅存的肚兜亵裤,埋在她腿间孟浪地吃了起来。急切火热暴躁,再也没有之前的耐心温柔,却带给人无法抵挡的快乐如潮。

    唐欢忍不住叫了出来,叫着叫着慌忙捂住嘴,生怕被人听见。

    宋陌直起身,一边脱衣一边火热地盯着她:“叫吧,哪有洞房不叫的,叫得越大声越好,让外面那些丫鬟听听,听听他们的将军有多厉害!”猛地欺身到她腿间,掰开她腿对准那里,在唐欢开口阻拦前狠狠一挺腰,全部送了进去。

    “啊!”

    唐欢疼得要死了……可她心里要死的痛快!费了那么大的劲儿,这个男人终于肯进来了!

    宋陌听到她呼痛时便从对李裕的愤恨中清醒了,看她疼得脸上发白,他愧疚极了,心疼地要退出去。他想退,唐欢不想,示意宋陌抱她,跟着借他的力坐了起来,坐在他腿上。这个姿势入得更深撑得她更疼,可她心里痛快,男人那根东西就是救她命的仙丹,吃得再辛苦,她也痛快她也要吃!

    她撑着他肩膀,自发抬腰起落往里吞他往外吐他,发泄般又急又快,“宋陌,能做你的女人,就是疼死,我也愿意!”

    “临月,别这样,你,你急什么?”宋陌全身紧绷,手放在她腰侧,想要阻止她又舍不得那连续的快意,想要挺腰狠狠要她又舍不得弄疼她,“临月,缓缓,等你不疼了……嗯……”却是女人忽的将他朝后推倒,她双手撑在他胸膛上,闭着眼睛动了起来。

    她长发早已散开,随着她的动作一缕一缕垂下来,渐渐挡住了她绯红的脸,却挡不住她胸前的波涛汹涌,挡不住她纤腰款摆。宋陌抬起头,顺着那惊人的腰线往下看,看见她跨坐在他身上。那里起起落落,似潮水。潮水涌上来,淹没他的坚硬礁石,潮水退开去,礁石又现了出来,上面湿漉漉一片,是她留在他身上的水儿。潮涨潮退,发出清晰的撞击声。

    这个女人,他要疯了!

    在她又一次起身时,宋陌扶住她腰往旁边一掀,紧接着翻身压了上去天庭阅读器。

    他不要做只能原地等待被吞噬的礁石,他要做翻江倒海的桨!

    ~

    被男人发狠的冲撞连续弄丢两次后,唐欢心中那股郁气终于都散掉了,再也没有精力反抗,只能随着男人的动作沉浮。

    她躺在床上,浑身软绵绵,男人压着她腿俯身要她,快猛一如最初。

    “宋陌,宋陌,我,我要被你弄死了……”她不受控制地前后晃动,断断续续地跟他说话,指望他主动给她是不行了,还是拿话刺激刺激他吧。

    “宋陌,慢点,你,你太大了,我快要被你撑坏了……”

    宋陌闷哼一声,赶紧埋在她体内不敢动弹,低头贴上她额头喘息:“不许,不许你这样说,差点给你。”给了她,他就要再等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才能见到她,虽然是他主动选择了这条路,可他舍不得。舍不得这样跟她紧密相连的滋味儿,舍不得她乖顺的样子,舍不得她娇娇的声音。

    “可我真的受不住了,宋陌,好宋陌,快给我吧。”唐欢勉强抬起手,捧着他发烫的脸,娇声哀求。

    “真的受不住了?”宋陌亲亲近在眼前的红唇,温柔又不舍地凝视着她,下面慢慢动了起来。

    唐欢哼了两声,舒服地再也不想说话,只用一双水朦朦的眸子瞧着他,娇弱可怜,让人疼到心里去。宋陌心软似水,恋恋不舍地亲她眼睛。她闭上,乖顺地不像话,看得他心里泛酸。怕在她面前失态,不敢继续再想下去,只一次一次地深入她,恨不得吞她入腹。

    “临月,下辈子我还要跟你在一起,你放心,那时我会娶你,我会保护好你,再也没人能让咱们分开。临月,你答应我,早点去找我,好吗?临月……”我不怕等你,我只盼你早些来找我,让我少等几年,让我多爱你几年。

    他的汗水滴到她脸上,唐欢慢慢睁开眼睛,用目光描绘男人俊美深情的脸庞:“好,那,宋陌,不管下辈子发生什么,你都会像现在这样,对我好,是吗?”

    脑海里有光影蠢蠢欲动,宋陌有些头疼,却依然坚定地回答:“是,你是我的月亮,我怎么舍得不对你好?”我摘你入怀还来不及,只会对你更好。

    唐欢笑了:“好,我信你。”闭眼享受男人最后冲刺带来的快乐。

    当白光袭来,当男人喊出“锦枝”的名字时,唐欢早有预料地捧住他脸深深亲吻,不给他多说的机会,直到,意识沉睡。

    宋陌,我又骗你了,其实我不信,我不信你还会对我好。

    师父说过,男人的承诺都是狗屁,特别是床上的承诺,谁信谁是傻子。

    所以,我只是随便问问,你别当真,哪怕你做不到,我也不会骂你不守信用的。

    因为我不曾在乎。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这场梦结束了哦,明天开始大将军跟小继母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估计宋陌出场会让大家小小的惊艳一把吧,OO哈哈~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我有一个梨扔了一颗地雷

    梅魂绕寒枝扔了一颗地雷

    微微一笑扔了一颗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