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77章 强敌

笑佳人2017-2-16 0:4:48Ctrl+D 收藏本站

    宋陌在后院树荫下绑了个秋千,唐欢在这边躺椅上看书,他就在那边陪阿寿晃悠,一手晃绳子,一手扶着阿寿肩膀。因为阿寿人小,他晃得很慢很慢,生怕阿寿掉下去摔着。

    唐欢放下书,懒懒地望着他们。

    这两天,除非她问话,宋陌没有主动跟她说过一句,也没有多看她一眼,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哄阿寿上,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哄得阿寿现在对他都快比亲姐姐好。当然,宋陌有没有趁她转身时偷看她,唐欢就不知道了。

    他依然厚着脸皮进出她的院子,却没有半夜偷偷找她抱她,亏她还好奇地等了他一晚。

    唐欢看他这样理直气壮的样子很不顺眼。既然你要当下人要划清界限,怎么不乖乖听话?

    她拿这话问他,宋陌回她一个“我就来了,你奈我何”的冷漠眼神,无耻之极。

    威胁他离开是不管用的,想讽刺他两句,唐欢又怕真把他惹急了,毕竟这几场梦里她都要装成对他死心塌地呢,现在这样也只是情人间的吵架闹别扭,便随他去了,没真说出口。

    言多必失,虽然还没有尝到那注定会来的苦头,唐欢已经记住教训了。

    凡事难免都有意外,她相信师父也没料到宋陌竟会记起来。

    她太轻狂了。当然,如果不是尝到教训,她也意识不到这一点。

    “大小姐。”丫鬟把新洗好的杏子端了过来,放在旁边的矮几上,旁边摆着用来擦手的湿毛巾。

    唐欢让她们下去,笑着喊阿寿过来吃杏儿。

    宋陌停住秋千,阿寿兴奋地跳下来,迈着小短腿朝唐欢跑。跑到中间,没听到宋陌的脚步声,他又停下叫他:“宋大哥,你也过来吃杏儿啊!”

    “你去吧,我不爱吃。”宋陌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面带微笑,等阿寿转身,他便改成侧立,唇角抿紧。她只叫了阿寿,他何必过去自讨没趣?

    男人不想过来,唐欢也没喊他,细心替阿寿擦手,再挑了一个最大的果子。黄橙橙的杏儿,熟透了,很容易掰成两半,她吃一半儿,另一半递给阿寿。阿寿到底是孩子,还是今年第一次吃杏儿,小嘴儿动啊动的,比她吃得还快。见他还想吃第二个,唐欢瞅瞅那边呆立的男人,指着矮几上的杏核小声道:“阿寿,这里面有杏仁儿,可好吃了,你把宋大哥喊过来,让他帮你砸。”

    阿寿立即大声喊宋陌。

    宋陌看看这边,犹豫片刻走了过来,曲腿半蹲看着他:“小少爷叫我何事?”

    阿寿把手里的杏核递给他:“宋大哥,姐姐说里面有好吃的杏仁儿,你帮我砸吧?”

    宋陌忍不住看向她。是她让阿寿喊他的?

    唐欢一手拿着杏儿,一边低头看书呢。

    胸口发堵,宋陌接过杏核,去墙边找石头砸。

    断断续续砸了五六个,等他再往回走时,唐欢让阿寿面对自己坐着,她替他擦擦嘴,然后在他嫩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阿寿真可爱,我最喜欢阿寿了渣攻情史!”

    姐弟俩常常这样亲近,阿寿等姐姐亲完了,也要亲回去。因为唐欢个子高,阿寿站了起来,抱着唐欢脑袋要亲她,唐欢微笑着给他亲。亲完了,她又把阿寿搂到怀里,一下一下亲他的眼睛鼻尖儿脸蛋,阿寿开心地笑个不停,清脆的童音里是小孩子简单的幸福满足。

    宋陌脚步微滞。

    刚刚吃过甜果,她的唇比平日里更显红润饱满,毫不吝啬地落在她弟弟脸上。

    她也曾无数次赖皮地要亲他,最初他放不开,总是躲着她,然后她想尽各种办法偷袭,害得他脸热心跳。后来他放开了,两人情意愈浓,常常正说着话呢,一个眼神忽的心领神会,下一刻便亲了起来。花园里椅子上,站着坐着……任何一处熟悉的地方,都能勾起与她的回忆。

    现在,她却不肯亲他,不肯跟他说一句软话,只会用那样冷漠刻薄的话伤他。

    他承认,是他欺负她在先,他不肯娶她她生气也正常,可她何必那样说他?如果他真的仅仅只想占她便宜,为何不一次要了她?如果他连当着阿寿的面打她那种事都做的出来,他又怎么会如此对阿寿好?

    她怎么就不想想他是有苦衷的?

    他是不可能离开她的。

    他也不会碰她,那就规规矩矩守在她身边吧,免得她口口声声说他下流无耻说他不给她名分是孬种。但他要看着她,不许她找别的男人。她是他的,他等着她认清他的心等着她像以前那样主动跑过来亲他的那一天!

    把杏仁儿放在盘子里,宋陌转身要走。

    “宋陌,”唐欢叫住他,“还有几个杏儿,你吃了吧,你把阿寿照顾的很好,这是你应得的。”

    “谢大小姐赏,只是宋某真的不喜欢吃。”宋陌冷冷回道。他不喜欢她用这种对待下人的语气跟他说话。

    看着他的背影,唐欢忍不住偷笑。

    这个别扭的男人,他知道他刚刚的眼神有多可怜多委屈吗?明明很羡慕阿寿,非要端着架子。不跟她说话,是盼着她主动跟他服软吗?

    那他等着好了,看谁熬得过谁。

    怎么做才能最刺激这个男人疯狂,唐欢已经玩得得心应手。

    次日早上,唐欢柔声跟阿寿商量:“姐姐今天要去茶楼看看,阿寿在家跟你宋大哥玩,好不好?”她需要一个男人配合她演戏刺激宋陌。顾仪那种货色她看不上,而且江临月跟他有仇,她不可能找他,只得再去物色一个好男人。

    以往她要出门,阿寿都要跟着去的,就算不去那也得江临月温柔细语哄半天。可现在阿寿有了好玩伴,他只是期盼地问了一句可不可以带他一起去,唐欢说她有事要处理没法照顾他,阿寿便乖乖地点头了。

    吃饭的时候,宋陌在一旁站着。

    唐欢陪阿寿吃完,吩咐他:“抱小少爷去后院玩吧,小心伺候着。”

    宋陌听出了她的意思,冷眼看她:“大小姐不陪小少爷?”

    唐欢还没说话,阿寿主动牵着他朝外面走,宋陌没动,阿寿就脆生生地劝他:“宋大哥,姐姐今天要去茶楼跟人谈生意,走,你带我晃秋千去。”

    宋陌看她一眼,弯腰把阿寿抱了起来,笑着道:“小少爷,大小姐一人出门不安全,咱们跟她一起去茶楼吧?免得有坏人欺负她。”

    “可姐姐说她很忙,没有时间照顾我超级金钱帝国。”阿寿疑惑地看向唐欢。

    “没事,大小姐自去忙她的,咱们送她过去,她忙的时候我陪小少爷,她忙完了,咱们再护她回家。”宋陌就像没察觉唐欢吃人的目光般,自顾自哄阿寿说话。

    阿寿看唐欢:“姐姐,可以吗?”

    唐欢朝他伸手,阿寿立即朝她够让她抱,宋陌只好放人。唐欢抱着阿寿走到门口,把他交给候在外面的丫鬟,“阿寿乖,你先去屋里等着,姐姐有话要跟你宋大哥商量,商量好了再去找你,行吗?”

    “好。那你们要快点来找我。”阿寿很乖。

    唐欢摸摸他脑袋,示意丫鬟去了。

    宋陌神色冷漠地立在那儿:“大小姐要跟我商量何事?”

    唐欢关上门,转身看他:“宋陌,咱们把话说清楚,我给了你三条路,你不娶我也不离开,而是选择在江家当下人,是不是?”

    “是,你不喜欢我碰你,我也没有碰。”宋陌面无表情地道。

    唐欢慢慢走向他:“我感激你没有强迫我。不过,既然你要当下人,能不能好好当?你凭什么决定自己可以随我出门?你……”

    宋陌看她:“凭你是我的女人。你已经被我摸光看光了,哪怕我现在不碰你不娶你,你也是我的女人。江临月,我告诉你,这辈子下辈子,你都休想再找别的男人,只要我找到你,我就会看着你。”

    “你……”

    “大小姐如果没有旁的事,我去找小少爷了。”宋陌不想再听她说什么感激他没有强迫她的话。

    “宋陌!”

    他转身要走,唐欢猛地扑到他身上,抱紧他的腰:“宋陌,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要我的人,我给你了,你要我的心,我也给你了。如果你真的只想玩弄我,我无话可说,可你这样,你明明是喜欢我的,为什么就不肯娶我?你不想光明正大地跟我在一起吗?到底是为什么啊?”眼泪从眼角滚落,慢慢被她脸颊贴着的衣衫吸走。

    湿意传到身上,宋陌心头一震。

    她说,她把她的心给他了,她,她被他弄哭了。

    自她说出那些话,这两日又冷言冷语后,他本以为她根本不喜欢他,对他好的那短暂时光也是因为被他逼迫的。可现在,她终于让他知道,她是真的喜欢他。

    那她为何要说那种话?

    是了,他不肯娶她,她伤心了。

    “临月……”他握住她手,转身抱紧她,天知道他多想这样抱着她。“临月,你别哭……”

    唐欢就哭,脑袋埋在他怀里不肯起来,小手握拳一下一下地打他:“你到底为什么不肯娶我?不娶我为何还要来招惹我?宋陌,你就是个混蛋,你混蛋!”

    宋陌任她打,低头贴着她柔软的发丝:“是,我是混蛋,你打吧,只是我真的有苦衷。临月,其实,我,我也可以娶你,只是短时间内,我不能要你……”

    唐欢故意装糊涂:“什么不能要我?咱们都那样了,还不叫要我吗?借口!”

    “不是,我是说,我不能破了你的身子。临月,这样,你,你还愿意让我娶你吗?如果你愿意,我马上娶你!”宋陌突然生出一分希望,抬起她下巴,目光火热。如果她愿意,两人就不用再僵持下去了,他也不用压抑自己不碰她。

    想的真够美的,她就指望着洞房夜这个无法拒绝的理由逼他呢恐怖广播!

    唐欢泪眼汪汪又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为什么不,不要我?你不想我给你生孩子吗?啊,我懂了,你还是不想跟我过一辈子,不想我生了孩子成为你的负担,你不做到最后一步,将来离开江家时,就可以问心无愧地说你没有要我没有辜负我,就可以两袖清风潇洒而别,是不是?”

    “临月!”

    宋陌真拿她没有办法了,她脑子里到底在琢磨什么,连这种荒唐理由都能想出来?

    想生气,怒火刚起,转瞬又意识到她是太伤心太在乎他才这样胡思乱想的。宋陌又心疼又愧疚,“临月,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有苦衷,说不出口的苦衷。但你要相信,就算一辈子都不能要你,我也会守在你身边。”

    前几辈子的事,他开不了口,怕她听了害怕,正常人谁会记得以前的事?用梦来骗她?她不会信的,上次她就没信还笑话他傻。这次闹成这样,她非但不会信,还会觉得他存心隐瞒编谎话骗她。

    “说不出口的苦衷?”唐欢推开他,慢慢后退:“好,既然你无法开口,那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真的决定不要我,不跟我生孩子了,是不是?”

    “不是,我想要你,只是现在我还无法确定……到底什么时候可以要你。临月,你再给我几年时间,好吗?”宋陌上前一步,想把人重新搂入怀中。

    唐欢躲开他,冷笑道:“到底是几年,一年,两年?”

    宋陌垂眸:“我,我真的说不准。”

    “那你以为我会傻到为了一个没有期限的承诺等着你吗?宋陌,你不用再说了,我都明白了!好,你就继续做阿寿的护卫吧,你也可以将我视为你的女人,但你看着,你看我会不会乖乖等着你!”

    “临月,你别这样,我……”

    “放开我!”

    唐欢狠狠甩开男人的手,冷眼看他:“宋陌,你若还是个男人,就记住你的话,在你决定要我之前,都别碰我。若我在你回心转意前看上旁的男人,你就更不用碰我了!不用你瞪我,我再三给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的,今日是最后一次,以后我江临月再为你掉一滴眼泪,我都看不起自己!”说完,夺门而出。

    宋陌追随她的背影。

    她转身走了,门口空荡荡的,只有外面院子里的景。

    他的目光经过花木,经过院墙,落在远处再也没有东西能够遮掩的碧蓝天空。

    他望着天空,眼底浮起熊熊怒火,恨不得烧了那天,让他看见天外操纵他命运的那个人。

    他要杀了对方!

    他原本不信命的,可旁人成亲后都能正常的过,一直幸福美满到老也好,夫妻争吵反目为仇也好,至少他们的人生是完整的,为什么他就不行?为什么他跟她就不能好好过一辈子?

    是谁在掌控他的命运?

    他不甘心!

    偏偏无可奈何。

    那人藏在他看不见碰不到的地方,他只能用另一种形式反抗,哪怕会伤了她的心。

    ~

    一连三日,唐欢都出门晃荡,想找个适合的男人,可宋陌冷着脸跟在她旁边,别说她没看到顺眼的人,就是看到了,有这尊浑身散发杀气的人跟着,估计对方也要吓跑了史上最强女帝。

    她只好在茶楼里占了个雅间,称自己要忙,让宋陌带阿寿去别的雅间玩。宋陌不想走,唐欢在阿寿身上想办法,阿寿再喜欢宋陌,心里还是跟她这个姐姐最亲的,乖乖拽着宋陌往外走。宋陌跟她扮冷脸,在阿寿面前笑得可温柔了,自然无法强硬地拒绝阿寿。

    可宋陌也不傻,他就领着阿寿在外面玩,不给她单独见外男的机会。

    唐欢拄着下巴撑在窗前,无聊地望着下面过往行人,盼望老天赶紧送她一个男人。一月之期,只剩二十天了,看似长,可男人也不是上来就乖乖配合她的啊,她还得不留痕迹状似无意地调.教对方,既让对方按照她的步子来,又不能让宋陌觉得她真的变心了。

    今日要是依然遇不到合适的男人,她只好拿顾仪凑合了。

    正想着,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唐欢探头出去,太远了看不清处那边发生了什么,只见街上行人纷纷避向两旁,小摊们也火急火燎地往里推摊子,收拾妥了便跟路人一样,兴奋地朝远处张望。

    来了什么大人物吗?

    唐欢好奇极了,脖子伸的长长的。

    很快,远处传来整齐沉重的脚步声,紧接着有一长队的将士气势昂扬地行了过来。离得远时,唐欢只能看见队伍前面有几人骑着高头大马,身姿端正如鹤立鸡群,看不清模样。慢慢的近了,看清了,唐欢心口突地一跳。

    只因领先那人,太,太有气势了!

    男人并不年轻,约莫三旬模样,一身铠甲戎装,面容冷峻,深邃双眼直视前方,仿佛周围的喧嚣都与他无关。他的冷跟宋陌,不,跟现在的宋陌不一样,那应该是战场刀剑拼搏里沉淀下来的冷,视人命如草芥。

    其实真正的宋陌比他还冷,而且是藏在眼底的冷,内敛含蓄,不似这人气势外放,否则当初宋陌稍微露出来一点点,她都不会只把他当冷面书生看,然后临死前才察觉到他眼底冰冷的杀意。

    这就是江湖高手跟将军武夫的差别吧?

    不过在她看来,两种人都是极品,各有各的味道。

    唐欢兴致盎然地盯着男人打量。当然,她只是单纯的欣赏,并没有将主意打到对方身上。这样的男人不好控制,别没利用到对方,一不小心反倒把自己折腾进去。再说了,人家怎么看都是大人物,不是她现在的身份轻易能接近的。

    大概常年在战场上拼杀的人感觉都很敏锐,男人忽的抬头,朝她这边望来。

    他坐在马上,她俯身趴在窗前,一手托腮,神态慵懒。

    如果唐欢看看四周,便会发现有很多人都挤在窗前看这队人马。不提那些男人态度如何,只说女人,要么紧张地藏在帘子后,要么用帕子扇子袖口遮着半张脸,似她这般肆无忌惮的,再也没有第二人,偏偏她又不似花楼姑娘们那种招蜂引蝶。

    说她规矩,她半点都不知羞,说她不规矩,她也没有朝人家乱抛媚眼。

    男人微微眯眼,他终于找到了最合适的形容,那个女人看他的目光,好像他是一朵花,她觉得好看,就看了。没有占有的意思,没有勾搭的意思,单纯的欣赏。

    这是第一个敢如此直视他的女人。

    马缓缓前行,经过茶楼,徐徐往前。

    男人并不介意被人发现他的目光,他回头,继续与她对视。

    唐欢发现了男人眼里的挑衅,微微错愕后,她毫不退缩地迎着他的目光娱乐圈之P友。看就看呗,她还怕被一个男人看?她就不信他能一直扭着脖子。

    男人没有一直扭着,因为他知道这样下去自己肯定先支撑不住,他转了回去,但马上又回头看了一眼,果然发现那女人在笑,是那种赢了对手的笑。男人也笑了,抬起手。

    他右侧的将士策马向前,落后他一个马头,恭声问:“将军有何吩咐?”

    李裕声音低沉:“那个茶楼的女人,你派人去查,回府时我要听到关于她的所有消息。”

    ~

    唐欢并不知道那边的事情,她也没能继续看热闹,因为突然有人用力敲门。

    “谁?”她回头,不悦地问。

    “我,开门。”宋陌的声音清冷异常。

    唐欢转身,纳闷地去开门:“你不是跟阿寿在外面玩……”

    刚开门,男人便风似的闯了进来,撞得她胳膊生疼,然后一句话不说转身关门。唐欢意识到不对,一边往后退一边问他:“你这是做什么?阿寿呢?”

    “他在跟掌柜学打算盘,放心了?”宋陌关好门,一步步朝她走来,脸色极冷。

    唐欢皱眉,现在的宋陌太不正常,她莫名感到不安,想躲,男人突地上前将她推到墙上,结实的身体紧紧压上来,一手搂紧她腰,一手掐着她下巴:“现在该我问你了,谁让你看他的?”

    “我看谁了?”唐欢莫名其妙,说完了,反应过来了,笑道:“他们在街上招摇,那么多人都在看,我看两眼又怎么了?”

    “那为何他只看你一人?江临月,你是不是真想再找一个男人?”宋陌低头看她,黑眸平静似水面,可水底下到底隐藏着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只有他自己知道,刚刚牵着阿寿在门口看热闹时,那个为首的将军突然抬头,他心中一突,顺着男人目光看去,果然看见她靠在窗前,唇角含笑与男人凝望。

    那一刻,宋陌觉得自己要疯了。

    “江临月,非要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你才相信我对你是真心的吗?”

    他看着她的眼睛,问她,却在她准备开口时,堵住了她的嘴。

    他不想听她说。

    因为她的眼睛已经告诉他,她说的,不是他想听的。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有点沉重啊,~~~~~~~~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梅魂绕寒枝扔了一颗地雷

    SG扔了一颗地雷

    曲院风荷扔了一颗手榴弹

    Sonia220扔了一颗手榴弹

    程不成吧扔了一颗地雷

    我有一个梨扔了一颗地雷

    chemiely扔了一颗地雷

    2576623扔了一颗地雷

    我有一个梨扔了一颗地雷

    路人N扔了一颗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