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76章 冷战

笑佳人2017-2-16 0:4:22Ctrl+D 收藏本站

    夏夜,窗外蛙鸣此起彼伏遥相呼应,窗内女人娇喘连连泣个不停。

    当宋陌终于在她腿间释放终于松了她时,唐欢再也撑不住,瘫倒在榻上,一动都不想动。

    她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她不知道她在他手上丢了多少次,她只知道她好累身上好酸她好想睡觉!

    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啊,就算他如他所说那般从小宋陌长成后就开始憋,憋了十来年,那他进来要她啊!只要他有本事,要多少次她都陪他!可宋陌不进来也不让她帮忙服侍小宋陌,他没完没了地折腾她做什么?一次两次是享受,次数多了,她真是声音都快哭哑了体内水都快流干了。

    好吧,他如愿了,在这样的淫威下,他让她说什么她都乖乖照学。当时别说喜欢他喊他相公什么的,他就是让她喊他爹,她都肯喊!

    亏他能忍,最后才夹着她腿来了一次。

    迷迷糊糊快要睡着了,唐欢突然打了个激灵。

    她记起上场梦了。

    最开始宋陌不要她,她以为他有什么打算,后来听他亲口说,她才知道他是记起太多场梦,不敢要她了,怕要了她就会消失不见。上次,她用结发为夫妻骗了他一次,这回,宋陌恐怕再也不会信了吧?他那么喜欢现在的她,肯定想跟她白头到老的,如他所许的那个愿。

    长相厮守,儿孙满堂。

    她该怎么办?

    这种事情,宋陌不配合,她根本拿他没辙啊违规上位[重生GL]!

    唐欢恨恨地抓床单。她到底是幸运还是倒霉,遇到这样一个吃起来够劲儿偏偏还得她千方百计甜言蜜语连哄带骗才能吃到的男人!但凡换个男人,以她的容貌手段,都不用这么折腾!

    正想着,腰间突然多了条铁臂,将她翻了过去。

    唐欢闭眼装死。

    白日里还对他颐指气使的女人,现在却赤条条躺在他怀里,乖顺得像只终于被他哄好的娇猫。

    宋陌歉疚地亲她长发。

    他不是故意这样欺负她一个好姑娘的,只是她不知道,他有多想她。她不知道,每次见到她,他脑海心头都会浮起那几辈子相处的一幕幕。她曾经热情主动地抱他亲他说喜欢他,拥有过那样热火般的回忆,他如何能冷静下来理智对她,看她像对待一个陌生人那样待他而云淡风轻?

    失而复得是大喜,得而复失,是钻心的疼。

    就好比天上的明月,他亲手捧住过,然后它突然又回到了天上,让他看见又离他那么远。

    他会想尽办法夺回它。

    这一世,她叫江临月。

    “月亮……”他用鼻尖儿拨开遮掩她耳朵的长发,唇落在她耳上呢喃:“月亮,临月,你就是我的月亮。”声音低醇像深山里的清泉叮咚,一声一声传到她心里。

    唐欢身上不受控制地起了细细密密的小疙瘩。月亮,亏他想得出来。

    宋陌抚摸她光滑背脊的手瞬间察觉到了这种变化。

    原来她在装睡……

    宋陌轻轻一笑,让她平躺着,他撑在她两侧,沿着她脖子往下吻。她光溜溜,他同样光溜溜,于是随着他的吻,光溜溜的小宋陌也跟男人一样,不老实地抵住了它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渴望欺负欺负她。

    唐欢怕了他了。如果宋陌动真格的,她求之不得,但她知道,他不会给她的。

    在男人的唇离开她锁骨准备继续往下时,唐欢眼睫颤抖,咬咬唇,羞涩地抬手捂住自己,扭头娇求:“不要了……”

    即便是真正的大小姐,被一个男人摸遍亲遍全身,还在他手下露出自己最尴尬的一面,她的傲气也该没了,更何况对方是这样出色的男人。

    师父说,女人若是犯傻,男人要骗女人太容易了。出色的相貌,温柔的情话,高超的技巧,还有,看似真诚实则虚无缥缈的承诺。其实很多男采花贼长得都不错,再加上有技巧,有些大家小姐哪怕知道了对方身份,也盼着他再次出现,共赴绮梦,只为享受那片刻的温存。

    眼下,宋陌就是扮作护院的采花贼。

    她这个江家小姐也是时候跟他服软了。

    她娇弱地缩在他身下,像朵被雨摧残的花。

    宋陌本来就是在逗她,现在更心软了,顺从地侧躺在她身边,搂着人赔罪:“临月,刚刚我太孟浪了,你别生气,以后,我会收敛的。”不碰她的那种话,他做不到,便不承诺。

    “你要是怕我生气,刚刚何必……”唐欢猛地扑到他身上,恨恨地咬他肩头:“你欺负人,你就是欺负我无父无母,欺负我身边没有长辈为我做主,欺负我顾忌弟弟只能忍辱偷生!宋陌,你混蛋!”她想挤几滴眼泪,可体内的水都被他吃光了。

    宋陌抱着她,任她咬,老老实实认错:“是,我是混蛋,你咬吧,咬到你撒气为止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但你放心,我是真的喜欢你,除了忍不住这样欺负你,除了想要得到你的心,其他的我都听你的,绝无二心。临月,你信我一次,我会护好你跟阿寿的。”

    “你让我怎么信你?”唐欢松开嘴,趴在他肩头小声抽搭:“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可你来当护院前只见过我一次,一面,你就喜欢上我了?喜欢我什么,还不是喜欢我的颜色和身体?现在你喜欢我,等你腻味了,就会再去欺负旁人家的小姐了。”

    “不会!”

    宋陌翻身压住她,直视她的眼睛:“不会,我宋陌生生世世只有你一个女人。”

    唐欢痴痴地看着他,脸颊慢慢变红,闭上了眼睛。

    宋陌心跳加快,期待又忐忑地注视着她:“临月,你,你愿意喜欢我了?愿意接受我了?”

    唐欢咬唇不说话,色若桃花,娇艳动人。

    宋陌凑到她耳边:“月亮,你不说话,那我当你默认了。”

    “不许你这样叫我……”唐欢往一边躲,伸手推他:“下去,你,你太重了。”

    “你再说一遍喜欢我,我就下去。”宋陌撑着自己在她头顶道。

    唐欢扭头:“刚刚不是说过了吗?”

    宋陌低笑:“那几次不算,那是你太想要了,我不给你,你为了让我给你才说好话哄我的。”

    唐欢捶他胸口:“你,你下流无耻!”

    宋陌握住她手,某个地方顶了她一下:“你不说的话,我还能更下流。”

    “不要!我说,我说,我,我喜欢你……”

    “我是谁?”

    “……宋陌。”

    “连起来说。”

    “不……啊,我,我喜欢你,我喜欢宋陌……”胸口被他按了一下,唐欢此时真的受不住任何挑逗,只得乖乖说给他听,言罢使劲儿往下缩,缩到他胸膛之下确定他看不见她的脸了,才抱住他腰闷闷地道:“宋陌,我,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要说到做到,不许负我。”

    宋陌追了下去,捧着她脸轻吻:“放心,你看着就是了,看我会不会负你。”

    唐欢眨巴眨巴眼睛,红着脸看向窗外:“你,你这身人皮的确不赖。”

    宋陌愣了愣,接着笑了出来,握着她手搭在自己腰上:“喜欢吗?要不要摸一摸?”他就知道,再怎么变,她骨子里都是一个人,一旦她承认喜欢他了,她肯定会慢慢胆大热情起来的。

    唐欢没动,过了会儿才在他腰上来回摸了两下:“好硬啊……”

    宋陌喉头滚动:“比你白天摸的那个地方还硬吗?”

    唐欢立即往回缩手,被他紧紧按住,唐欢羞恼地抓他:“无赖!”

    “你就喜欢我对你无赖,不是吗?”宋陌侧躺在她身边,搂紧她,然后拉着她小手握住自己,低声哀求:“临月,它是被你撩起来的,你发发善心,再帮我一次。”

    唐欢不动也不吱声。

    “月亮,好月亮……嗯,再用点力……”

    黑暗中,各种暧昧的响,男人的,女人的,再次交织穿越之依山傍水。

    ~

    次日江家下人里便流传开一个消息,宋护院因为救主有功,被大小姐提为小少爷的贴身护卫,不离左右保护小少爷安全。但他们肯定想不到,这是宋护院用身体换来的,而且他想当的是大小姐的贴身护卫,偏偏大小姐看不上他,指给了弟弟。

    后院葡萄架下,唐欢靠在双人躺椅上看账本,旁边阿寿睡得正香,再旁边,宋陌半跪着给两人摇扇子。

    周围下人早被唐欢打发走了。

    摇着摇着,见女人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看自己一眼,宋陌心里很不是滋味儿,换成左手摇扇,右手悄悄往女人腿上摸去。

    唐欢瞧见了,曲起双腿避开他,微微红了脸,声音却极为严肃:“宋陌,这是白天。”

    宋陌扣住她一只小脚:“昨晚你答应让我做你的护卫的,怎么早上就变卦了?”

    唐欢用账本遮住脸不给他看:“这不一样吗?我跟阿寿几乎形影不离,你护着他不就是护着我了?传出去也好听些。否则你长成这样,旁人见我那么多护院不选偏偏挑了你,该怎么说我啊?”

    “你还怕被旁人说?你都不知道外面是怎么传你的。”宋陌放下扇子,攥着她脚踝脱了她一只软底绣鞋,再把白绫袜抽走,露出那只白嫩嫩的小脚丫来。白里透粉莹润细腻,可爱极了,害他忍不住低头亲了一口。

    唐欢挣了两下没挣开,急着道:“宋陌,放开我,你别整日只想着欺负人!”

    宋陌挠她脚底心:“是你先欺负我的。”晚上说好话哄他饶了她,白天就翻脸不认人了。

    唐欢痒得厉害,赶紧好言好语跟他解释:“外人说我被乞丐糟蹋了,我不在乎,因为我知道自己是清白的。可是你,我跟你,我心里有愧。宋陌,快放开我!”

    宋陌也知道现在这样最妥当,可他就是不高兴她自作主张,都不提前跟他商量一下。

    他继续挠,低垂着眸子。

    唐欢受不了,猛地放下书,坐正看他:“宋陌,要不咱们成亲吧,明日就成,这样咱们也不怕旁人说闲话了,光明正大地在一起。”成亲了,看洞房花烛他碰不碰她。

    宋陌惊得松开了手。

    他现在只想当她的护卫,时刻跟在她身边,不想当她的丈夫,不想跟她洞房。

    他怔怔地不说话,唐欢轻轻踢了他胸口一下,扭头羞道:“怎么,高兴傻了?”

    看着她红扑扑的脸,宋陌不知该如何开口,直到她怀疑地看过来,他才犹豫地问:“明日,是不是太快了?”

    唐欢低下头,手指绕着衣带玩:“是有点快,根本不够准备的,那,那就月底吧。你,你这人喜欢欺负人,早日成亲,我也早日……堂堂正正地,给你,省着你偷偷摸摸的,闹出事来。婚前失贞有孕,到底不好,婚后生子,光明正大。”

    “你,你想给我生孩子?”宋陌震惊地忘了婚事。

    “你都那样对我了,不给你生给谁生?”唐欢睨他一眼,低头摸摸阿寿的小手,目光柔柔的:“阿寿一直说没有小孩儿跟他作伴。咱们现在成亲,明年的话,应该就能给他添个小外甥,或小外甥女了。”声音越来越低,全是女人的娇羞。

    她想给他生儿子生女儿。

    宋陌心里五味杂陈天煞孤星。他高兴,跟她爱了几辈子,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提及两人的将来。可他又害怕,害怕他们走不到那一天。一次两次是巧合,记忆再而三的断掉,还都是断在初次欢好之后,宋陌几乎可以肯定,若他要了她,他马上会开始另一轮的等待。

    他不敢要,也不能要。

    可他该怎么跟她解释?

    “你在担心什么?”唐欢抬眼看他,对视片刻,她温柔地跟他商量:“宋陌,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放心,我不嫌你穷,更不会让你入赘的。只是,你也看到了,阿寿现在还小,我实在放不下他。这样吧,你我成亲后先住在江家,等阿寿长大了,咱们去你家也好,在城里另置一处宅子也好,我都好好跟你过,好吗?这几年,先委屈你一下……宋陌,你愿意吗?”

    宋陌不敢看她。

    她越说,他就越愧疚。

    “临月,我,我不急,我可以等你,等阿寿长大了,我再娶你。”阿寿长大还有十几年,够他确定了。

    唐欢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故作生气地踢他:“你说什么傻话?我现在十八岁都是老姑娘了,真等十几年后再成亲,我,我怕自己都生不出孩子来。宋陌,既然你喜欢我,愿意护着我,那这事就由我做主了,我去看看日子,这个月内若是有吉日,咱们马上成亲。”

    宋陌知道,他不能再默认下去了,否则洞房夜不碰她,她只会更恨他。

    他握住她手,有些乞求地望着她:“临月,我,你再给我几年时间,等我证明自己有本事,足够配的上你的时候,我再娶你,好吗?你放心,我会做生意,我也能读书当官,随便你指一样,等我出人头地了,我一定娶你。”除了这点,他再也想不到别的理由拖延。

    唐欢目光诧异,慢慢冷了下来:“配得上我?难道你觉得你现在配不上我?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胆敢对我做那种事?那时候,你怎么没想过你配不上我?”

    宋陌硬着头皮辩解:“不是,我是担心外人这样说……”

    唐欢扯了扯嘴角:“你知道的,我不在乎旁人说什么。”

    宋陌垂眸,狠心扯谎:“我,我在乎,我不想让别人说我是吃软饭的。”

    这一次,没有人回答他。宋陌抬眼看去,发现她在望着远天发呆,眼中没有怀疑没有伤心没有质问,只有出奇的冷静,冷静的,没有半点感情。

    他握紧她手:“你别这样,你知道我对你是真心的。”

    唐欢笑了笑,点点头,看向他:“是,我知道,宋陌,你对我真好。既然如此,你走吧,离开江家,靠你自己,读书也好做生意也罢,你去证明你自己吧,等你功成名就时再来娶我。”

    宋陌不可置信地盯着她,声音微颤:“你,你赶我走?”他好不容易才找到她的!

    唐欢重新靠回椅背上,随意翻了一页账本:“我哪里舍得赶你走?是你自己说的。你不走,留在江家如何证明自己?用我的钱做生意吗?还是让我供着你考科举?还是让我无名无分的让你欺负供你玩乐?当然,你不娶我又不想走也可以,谁让我打不过你谁让我已经被你占尽了便宜?是我自己没有胆量死的,活该被人轻视,连上赶着嫁人人家都不想娶。”

    “你就是这样看我的?在你眼里我宋陌就是这种人?”宋陌缓缓站了起来,目光沉沉地盯着她。

    “不然呢?”唐欢毫不胆怯地回视他:“宋陌,若你只想做一辈子护院,那请你尊重我,别再碰我。若你想要我做你的女人,你就马上娶我,光明正大的要。若你怕旁人的闲言碎语,那你就去证明你自己。我这样说,有错吗?我是个女人,我想嫁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而不是一个嘴上说爱我却只会偷偷摸摸跟我厮混的孬种护院谢男神独宠之恩!宋陌,如果你只想占着我而不给我任何名分,我无可奈何,但请你不要再说什么喜欢我的话,我嫌恶心!”

    “江临月!”

    宋陌额头青筋暴露,胸口剧烈起伏,眼底压抑着熊熊怒火:“好,我走,你等着,三年,三年后我一定来娶你!”他等了一辈子,等了两辈子,等了那么多年,还怕再等三年吗!三年后他娶她,就算不碰她,也不用再受她这样的冷嘲热讽,否则现在改口娶她,他都不知道她会怎么看他!

    他怒吼出声,阿寿瞬间惊醒,只是被暴怒的男人吓到了,一动不动,茫然地望着宋陌。而宋陌现在哪有心思注意到他?

    唐欢同样没有发现阿寿醒了,她轻笑一声,在男人转身欲走时淡淡开口:“你走吧,我祝你成功。只是,我可不会等你,但凡遇到让我看顺眼又愿意娶我的男人,我都会毫不犹豫地嫁给他。宋陌,我是对你动了点情,但那是被你逼的被你的情话骗的,现在你让我知道那些情话都是哄人的,你凭什么让我对你死心塌地?”

    “你再说一遍。”宋陌寒着脸走向她,眸光如冰。

    “我说我不会等你,不会等你这个虚伪的下流无赖!”唐欢冷冷望着一步一步靠近的男人,非但没躲,反而昂首挺胸。

    “无赖?”宋陌抬起手,“既然你始终这么看我,那我……”

    “不许你打我姐姐!”就在他的手快要住抓住唐欢肩膀时,阿寿突然一骨碌爬了起来,大概是太着急了,没有坐稳,直接朝地上歪了下去。

    “阿寿!”

    唐欢宋陌同时出手,唐欢因为挨得近先扶住了阿寿胳膊,宋陌手慢一步覆上她的,细腻微凉。他愣住,看她,四目相接。唐欢瞬间避开,宋陌手上不由用力,刚要说话,阿寿一脚踹在他胸口,跟着连续踢了起来:“不许你凶我姐姐!”

    “我……”

    “阿寿!”唐欢赶紧把阿寿抱到怀里紧紧护着,扭头道:“你要惩罚我,随你说个地方,我过去找你,求你别在阿寿面前动手,别吓到他。”

    “姐姐!”阿寿抱着她哇哇大哭,“我不让他打你,不许他打你!”

    唐欢抱着人转了过去,背对男人柔声哄了起来。

    看着她看似单薄实则冷漠拒人的背影,宋陌自嘲地笑:“原来,在你眼里,我就是这种人。”

    唐欢没有接话。

    如果不能逼他要她,她留他在身边有什么用,一起等死吗?

    兵行险招。若宋陌舍不得她决定娶她了,她就做他温柔热情的小女人,在极致的欢好中愉快地结束这场梦。若他一怒之下走了,她就开开心心过完剩下的日子,好吃好喝好玩,死后去找师父做个风流鬼,顺便看看师父新找的阎罗王是什么模样,不过也不知道阴间过了多久,或许师父玩腻对方已经换地方了呢。

    胡思乱想着,她也笑了。

    她对宋陌狠,对自己更狠。

    早在他一场一场记起来的时候,她就做好了死的准备。

    没人愿意死,包括她。她会想尽一切办法努力活,但她已经不怕死了。因为怕也没用,该来的依旧会来。

    身后传来脚步声,唐欢回头看去,落入眼中的,是男人高大冷峻的背影。

    唐欢犹豫着要不要提醒宋陌一句,提醒他真的决定走了,还可以去账房领两日工钱娇妻呆萌,总裁大人甩不掉。

    可在她犹豫的时候,男人彻底走远了,身影消失不见。

    唐欢遗憾地笑,穿上鞋子,抱着刚刚止了哭的阿寿往屋里走去。等着吧,宋陌到底如何选择,管家很快就会报给她的。

    午饭过后是晚饭,一天即将过去了,宋陌那边依然没有动静。唐欢吩咐管家去看了一次,回来说宋陌将自己关在屋里,谁去叫他都不应,也没有出来吃饭。

    饿了两顿吗?想到宋陌那结实的身体,唐欢一点都不担心他饿出事。

    只是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了半夜,她都没有半点睡意。看看身边熟睡的阿寿,唐欢怕吵到他,提上鞋子悄悄去了次间,继续翻来覆去,心里将宋陌骂了千百遍。这个该死的男人,到底是去是留,就不能给句痛快话吗?

    迷迷糊糊睡过去时,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姐姐,姐姐醒醒,该起床了。”

    好像刚睡着,阿寿就在身边叫她了。

    唐欢揉揉眼睛,扭头一看,果然天色已经大亮,阿寿身上衣服都穿好了。她打个哈欠,揉揉他脑袋:“阿寿真乖,今天自己穿衣服了,没有等姐姐帮忙。”

    阿寿摇摇头,低头玩手里的东西:“不是我穿的,是宋大哥帮我穿的。”说着,好像想到什么,抬起头,有些忐忑地望着她:“姐姐,他跟我说了,你们昨天是在玩吵架游戏,不是真吵架,是真的吗?”

    唐欢张大了嘴。宋陌来过了?她怎么没听见?

    后知后觉地,她终于发现自己躺在内室了。

    阿寿见她不说话,把手里的新玩具递给她:“姐姐你看,他说他输了,这是赔罪礼物,因为吓到我了,就把礼物给我了。”

    唐欢低头。

    阿寿白嫩嫩的手心里,托着一个精致小巧的竹灯笼,比核桃大,比桃子小。

    没有上色没有字画,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却让她看入了神。好像,这是他手艺最差的一次?

    门口忽然传来响动。

    唐欢抬头。

    宋陌神色冷漠地立在门口,没看她,目光直接落在阿寿身上:“小少爷,走,我带你出去玩。”

    “嗯!”阿寿收好自己的玩具,开心地跑了过去。

    “等等!”眼看宋陌要走,唐欢好奇地喊住他:“宋陌,你,你决定娶,娶我了?”

    宋陌头也不回:“不娶,从现在开始,我只是小少爷的贴身护卫。大小姐放心,我不会再碰你。”说完抱着阿寿走了。

    床上,唐欢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真不碰她,昨晚为何抱她进来?真只是护卫,谁给他的胆子进她闺房?

    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程不成吧的两颗地雷,么么~

    哈哈,陌陌又傲娇啦!

    对啦,4月的积分已经送光啦,好快,嘿嘿,虽然没有分分,还是希望大家多多冒泡哦,看到你们的留言佳人写得也带劲的,唬唬唬!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