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75章 香闺

笑佳人2017-2-16 0:3:55Ctrl+D 收藏本站

    `P`*WXC`P``P`*WXC`P`  船外。

    顾仪跟两个小厮先后跳到江家船上,他的那个船家收了银子,按照吩咐把船撑到丈远外等着,偷蔫蔫儿蹲在船头看热闹。

    他的同行就没有那么轻松惬意了。

    已经年近五旬的船家急得满头大汗,拱手朝顾仪求饶,就差跪下了:“顾少爷,您这是做什么啊!小的做生意不容易,求您高抬贵手赶快回去吧!”他不想拦,可不拦不行啊,客人坐他的船,出了事情他也要负责的,更不消说里头那位虽是女客,手段可不比男人差。

    顾仪眼睛盯着那边船篷,帘子是放下的,无法看见里面的情形。他朝跟随使个眼色,示意他们猫腰躲到这边船篷前,只等那个护院绕过来便趁其不备将他捉住。见手下准备好了,他笑着跟船家解释道:“老丈这是哪里话,刚刚我表妹站在船尾,远远望见我,特意邀我过来一道游湖的。”说着,丢给他一块银锭子,眼含威胁。

    船家看看落在脚旁的银子,正犹豫要不要捡呢,后面传来了脚步声。

    瞧见宋陌,顾仪不动声色地往远离宋陌的一侧转移。

    一会儿小厮跟这护院打起来了,他马上跑过去推表妹下水,再抱着她游到那边船上命船家划远些。要一个女人需要多长时间?届时就算她的护院能追上来,他也把事情办了。有这两个船家把事情传出去,表妹要么嫁他,要么就殉节,无论如何江家产业都会落到他手里。

    顾仪自认算盘打得挺好的。

    可他忘了有句话叫人算不如天算。

    就在他原地站定只等宋陌被拦住便跑过去时,宋陌忽的做了个出人意料的动作。

    其实顾仪也没看清楚宋陌是如何做到的,他只看见他抬手,脚下好像动了,然后被船家扔在船舷上的长蒿就落到了他手中……再然后,黄影一闪,胸口一疼,他不受控制地往后跌去,扑通落水。

    事情发生的太快,两个小厮都愣住了,直到旁边突然闪出来一个人才反应过来阴阳鬼夫。可惜已经晚了,那人分别拧住他们一只胳膊,在他们还手之前把他们也推了下去。栽向水中的那一瞬,二人听到几乎不分先后的“咔啪”两声……胳膊断了。

    “啊!”

    两人疼得大叫出声,跟着在水里扑腾起来。

    那边顾仪急中生智,落水后迅速朝后面潜去,听到下人的呼喊,他只是动作一顿,都没从水里冒出来。

    他在水里游得飞快,宋陌目光如隼紧紧盯着他身影,沿船篷一侧小道走得更快,边走边把外衫甩了出去。眼看顾仪就要冒出来了,宋陌纵身一跃,直接按住顾仪脑袋往下带,在一阵扑腾中卸了他左手臂,这才踢开人冒出水面。

    正要上船,见她抱着阿寿贴着窗户朝这边看呢,目光相碰,她迅速扭开头,只有阿寿还兴奋地望着他。宋陌朝他笑笑,费力无比地爬上船,然后看也不看水里那三人,吩咐船家前往湖中心小岛。

    那是景园一个赏景好去处,也是他们准备用午饭的地方。

    船没有损坏,客人没有受伤,船家大松一口气,又见之前躲懒的同行急急划船朝落水三人赶来了,知道顾家少爷没有性命危险,他放心地撑船走了。

    宋陌湿哒哒地在船尾站了会儿才走了进去,满脸痛苦。

    阿寿早在看他上船时就发现了不对,若不是被唐欢抱着,他早跑出去了。此时见宋陌难受成这样,他急得都快哭了:“你怎么了啊,被坏人打了吗?疼不疼?”

    宋陌摇摇头,坐在姐弟俩对面,靠着后面船篷道:“小少爷别急,我没受伤,就是胳膊抬不起来了。”

    唐欢真想抓起茶杯丢过去!

    怪不得明明可以在船上解决的事,他非要跳湖折腾一下,敢情在这里等着她呢!

    这种无赖劲儿,都快比得上她了!

    这人真的是宋陌?

    该不会被哪个风流恶鬼投胎了吧?

    她咬牙切齿地瞪着他,当然,这只是原身应该有的表现,她心里其实兴奋极了!

    因为男人身上只有一条湿哒哒的裤子,上面胸膛宽阔结实,胸腹肌肉比前几场梦里都要好看,而且是恰到好处,既有浓浓的男人味道又不会影响美感。虽不是她最喜欢的那种匀称白皙身材,可面对这样的宋陌,她根本都不用装就脸红心跳了。

    快点使坏吧,她好摸一摸!

    小孩子天真不懂事,又很少有人骗他,所以阿寿并不知道宋陌是装的。他紧紧盯着宋陌的胳膊,眨巴眨巴眼睛泪珠就滚下来了:“姐姐,他胳膊抬不起来了!”这个男人是他家的护院,是帮他打坏人的好人,阿寿也喜欢被他抱着跟他说话的感觉,现在他受了那么重的伤,阿寿好心疼啊。

    宋陌赶紧哄他:“别哭别哭,我真的不疼,就是没法擦身上的水了。”

    阿寿抹抹眼泪:“那现在怎么办啊?”洗完澡要擦身上,这个他知道。

    宋陌为难地看向唐欢:“只好麻烦大小姐帮我了,不知大小姐愿不愿意?”

    唐欢冷哼一声,红着脸扭开头:“放肆,你算什么身份?宋陌,念在方才你出手相帮,我就当没有听到你的冒犯之言,马上去那边船篷自己解决,否则别怪我,我……克扣你的工钱!”他手里握着她的肚兜,她当然没法自欺欺人,用赶他离开威胁他。

    宋陌听了差点笑出来,忍了会儿,没有理会骄傲的大小姐,只朝她弟弟诉委屈:“小少爷,你帮我劝劝大小姐吧,让她帮我一次,我现在这样浑身是水,真的特别难受白鲢传。大小姐心软善良,一定会帮我的,小少爷快替我求求她。”

    阿寿还不懂男女有别,他仰头问唐欢:“姐姐你为什么不帮他啊?他都帮咱们打坏人了。”

    唐欢瞪宋陌一眼,摸摸阿寿的脑袋:“阿寿乖,他是男的,姐姐是女的,女的不能碰男的。”

    阿寿很不理解:“那我也是男的,姐姐怎么可以帮我洗澡擦干?”

    宋陌偷笑。

    唐欢真想敲这孩子一爆栗:“因为他是大男人,姐姐要是帮他,别人知道后会说姐姐坏话的。”

    “没人会知道。”宋陌立即保证道:“船里只有咱们三人,大小姐不说,小少爷不说,我也不会说出去。大小姐尽可放心。”至于船夫,他已经警告过他了,今日他与她同舱之事船家敢传出去半个字,顾仪三人就是他的下场。

    阿寿立即点头:“姐姐,咱们谁都不说,你不用怕别人知道了,快去帮他吧!”

    “我……”

    宋陌咳了咳,威胁地盯着她:“大小姐现在帮我,说明你心软善良体恤下人,若是我用其他理由让你帮我,大小姐就有些可怜了。”他很庆幸阿寿只有三岁,话说深奥了他就听不懂。

    “你别太无耻!”唐欢脸上羞恼交加。

    宋陌看着她笑,默默起身站到角落衣架处,那里有干净的巾子。站定了,他目光灼灼地等着她。

    唐欢坐着不动。

    “姐姐,你不高兴吗?”阿寿好奇地来回打量二人,疑惑地问。

    装的差不多了,唐欢咬咬唇,将阿寿抱到那边设有挡身板的榻上,哄他睡觉:“阿寿乖,姐姐这就帮他去,你乖乖睡觉啊,一会儿到了地方姐姐再叫醒你。”

    “可我现在还没困呢。”阿寿仰面躺着,大眼睛炯炯有神。

    唐欢摸出自己的丝帕替他松松缠在眼上,声音温柔极了:“这样阿寿就容易睡着了,好好睡吧,下午咱们还要去岛上玩呢,你要养好精神才行,对不对?”

    阿寿点点头,朝她侧躺过来,小手抓着她的大手:“那姐姐拍拍我,等我睡着了再走。”

    唐欢咬唇看向宋陌。

    宋陌朝她点头。他是想跟她亲热,但看她那样温柔的哄孩子,他的心也软了,恨不得自己也变成孩子,让她那样温柔的哄。

    湖波荡漾,乌篷船轻轻摇晃,在熟悉的温柔碰触下,心思简单的阿寿很快就睡着了。

    唐欢慢慢站起身,却低头不肯离开。

    宋陌放下两边的竹帘,走过去,握住她手。唐欢挣扎,他用了用力,牵着她往角落里走。

    “你身上已经干了。”唐欢耷拉着脑袋,面前便是他精壮胸膛。

    宋陌把巾子递给她,指着胸膛上正缓缓往下流的一串水珠道:“这里还没干。”

    那是他头发上流下来的水。

    唐欢红着脸仰头看他一眼,马上又低下:“那,先擦头发好了。”

    宋陌声音有些哑:“不用,只擦身上绝姝。”

    那岂不是头发不干,她就要一直擦?

    唐欢恼羞成怒,转身就要走。

    宋陌随手抓住她的襦裙带子,唐欢大惊,宋陌将人推靠在门板上。因为他身上是湿的,怕弄皱了她衣裙无法见人,他没有贴上去,只看着她低声道:“你是想帮我擦,还是想再来一次?”目光落在她急剧起伏的胸前。

    “宋陌,我求你放过我,别这样……”唐欢闭上眼睛,无助地乞求道。

    “放心,我只是让你帮我擦干,不会对你做别的。”宋陌俯身,亲她的眼睛。

    唐欢受惊躲开,他唇落到了她眼角。宋陌继续向下,唐欢忍了忍,终于伸手推他,手碰到他结实的肌肉,又急急落下,羞得快要哭了:“你,你住手,我帮你就是了!”

    “真乖。”宋陌最后亲了她一口,站直了。

    唐欢闭着眼睛,抬手去帮他擦。

    宋陌抓住她另一只手搭在自己腰上,轻笑道:“大小姐果然没伺候过人,你这样闭着眼,能看见我身上哪里有水?睁开,看着我。”到底做过她的师父她的少爷,吩咐命令的语气自然无比,仿佛他才是主人,她才是下人。

    霸道的男人……

    可唐欢喜欢男人在情.事上这样霸道,特有感觉。

    她红着脸不肯睁眼,忽有大手落在她胸前裸着的肌肤上,她急得往后退,撞到门板。眼看那只手要往下往里钻,唐欢赶紧睁开眼睛,眼里有水色浮动:“我看我看,求你别这样……”

    宋陌恋恋不舍地收回手。

    唐欢垂眸不看他,左手虚扶着他紧绷的腰,右手在他胸膛上擦拭。水珠滚落下来,她抹去,再落下来,她再抹,重复了不知多少次。她神情恍惚地擦,心里痒得厉害,恨不得扑上去咬上一口,又恨不得双手覆上去尽情地摸。可她只能忍着,故意放纵一串水珠流到他腰下,她天真无邪地尽职尽责地去擦,手腕挨着他裤头划过。

    “啊……”

    好像才发现下面有帐篷高高撑了起来,她轻叫一声迅速扭开头,巾子从手中掉了下去,被男人弯腰抓住。

    宋陌口干舌燥,他将帕子搭在肩头,双手握着她挣扎想逃的小手,握着她替自己解开腰带。唐欢兴奋地脸颊红红,在男人看来就是害羞了。

    “大小姐别怕,我不会碰你,只是我下面也湿了,需要你帮我擦擦。”裤子掉落下去,被宋陌一脚踢到旁边通风吹干,然后他握着她一只手,将巾子塞到另一只手里,用沙哑低沉的声音哄她:“乖,像刚刚那样帮我,像刚刚那样看着我。”像你是小五的时候,摸遍我全身。

    “不要,宋陌,你别太欺负人……”唐欢靠在门板上,小手使劲儿推他,扭头歪向一旁。娇弱可怜的模样,只会更刺激男人,更不用说是尝过那种滋味儿又为她素了二十五年的男人。

    宋陌盯着她羞红的脸,盯着她高高起伏的胸脯,再也压抑不住欲.火,大手猛地从她衣襟开口处伸了进去。她惊呼一声,他已堵住她嘴唇,一边疯狂地亲她一边握住那团惊人的软揉捏起来。唐欢呜呜挣扎,奈何肩膀被他按牢了,即便他身子没有贴上来,她也躲无可躲。

    好不容易他吃够了她的唇,唐欢喘息着求他:“别这样,我帮你,我帮你,你快松开我……”

    宋陌含着她耳垂轻咬,声音含糊不清:“我松开你了啊。”

    唐欢贴着他侧脸往下躲,“不是,我是说,手,手松开那儿……”

    她耳朵躲开了,宋陌作势要把她肩上的衣裙咬下去以作威胁:“松开哪儿?告诉我宠嫡。”

    “你无赖!”唐欢咬牙不说。

    宋陌看她,俏脸染满红晕,唇间溢出娇语。他心里一软,手退出来,替她整理好衣衫,亲亲她鼻尖儿:“不逼你了。”

    唐欢颤巍巍睁开眼,期待地望进他的眼睛:“真的?”

    宋陌点头:“真的,你只要帮我擦下面就好。”其他的,晚上再继续。到底是大白天,她脸皮太薄了。

    “你……”

    “大小姐,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现在你看我帮我,要么换成我这样对你,你想怎么样?”他提起她下巴,好生商量。

    “宋陌,你欺人太甚!”唐欢恨恨地瞪他。

    “大小姐放心,我说过,我只欺负你一人,旁的女人,我看都不看。”宋陌亲亲她嘴唇。

    “呸,说得好像你是当今圣上似的,天下女人都求着让你看!”

    “她们求我我也不看,我只看你。”宋陌半点不恼,见她还嘴硬,他笑了笑:“大小姐迟迟不动手,还拿话激我,莫非是想让我看你?既然如此,宋某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着,要解她衣带。

    “别!我,我帮你……”

    唐欢攥住他手,认命地抢过巾子,俯身替他擦腿。

    “睁开眼睛。”宋陌站直,低头看着她。

    唐欢咬唇,视死如归地听他吩咐,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帮他把两条长腿擦干了,起身把巾子甩在他身上:“这样行了吧?马上滚开!”

    宋陌看着她笑:“大小姐偷懒了,还有一个地方。”

    “你……”

    “算了,大小姐没做过这种事,我来帮你吧。”身上基本已经干了,宋陌再无顾忌贴在她身上,握着她的手再让她握住自己,快速动了起来,再不动,他怕自己爆掉。唐欢震惊地瞪大眼睛,跟着脸上飞霞,宋陌见了,凑在她耳边低语:“大小姐,你把我浑身上下都摸遍了,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再也甩不开我。”

    “你下流!”唐欢往回缩手。

    “我只对你下流。”宋陌跟着往前挺腰,前面撞到他早就垫在她腰间的巾子上,虽然没有直接碰到她,但这样动着,也是一下一下顶在她身上。听她随着他的动作发出断断续续的闷哼,宋陌心里有异样的满足,故意更用力地顶她。唐欢身上发软,实在是手心里的那物太让她满意,哪怕没有进来,她也有些飘飘然了,遂装作不想理他,闭眼感受男人的无赖狂野。

    水拍船身,发出有规律的响,遮掩了里面轻微的撞击。

    前面小岛快要到了,船家走过来问话:“江小姐,咱们马上到了。”

    “不急着上岸,先绕岛转一圈,我家小姐说了,想在船上看看岛上风光。”

    声音传来,船家吓了一跳,因为他停在门前,而男人似乎就站在他对面,只有一门之隔。

    不过他很快就摇摇头,应了声是便走了。

    门内,宋陌松开唐欢嘴唇,在她越来越急的喘息声中喷了出来。他用巾子包住自己,继续抵着她动了两下,直到彻底结束,他才压在她身上,满足地亲她脖子:“大小姐,这辈子我活了那么多年,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么快活,快活得要死了致我亲爱的J小姐[韩]。”

    “那你去死好了。”唐欢恨声道,手指悄悄舒展,好酸。

    宋陌惩罚地咬了她一口,在她炸毛前退开,大摇大摆不知廉耻地光着身子走到水盆前,将巾子丢了进去。旁边有水桶,他舀水进去,正要动手洗,忽的回头看她:“要不大小姐帮人帮到底?”

    “无耻!”

    唐欢低声骂他,然后一手挡着眼睛,一边朝榻边走去。走到一半,瞥到他之前扔在椅子上的外衫,她心中一动,快跑几步抓起外衣,专往袖口和里面的口袋里摸。看这男人装模作样的,难道真把那件肚兜藏身上了?

    宋陌瞧见她动作,并不着急。洗完巾子挂上,再把裤子捡起来挂在向阳一侧,拉开一点窗帘晾晒,这才朝唐欢走了过去,伸手要衣裳:“给我。”

    这男人脸皮厚到了极致。

    目光从他腰下的大鸟上掠过,唐欢侧转过身,气道:“你骗我,你根本没有带在身上。”

    “那又如何?”宋陌抢过外衣,一边往身上穿一边笑着问她:“难道大小姐准备回去后立即派人抓住我?那我奉劝大小姐别轻举妄动,如你所说,十个人也未必打得过我,到时候咱们的关系就瞒不住了。”

    “呸,我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唐欢往旁边挪了两步。

    宋陌大步上前抱住她,低头就要亲:“大小姐好狠的心,刚刚把我吃干抹净,现在就不承认了?”他抓起她手送到她鼻端,坏坏地笑:“大小姐闻闻,这里还有我的味道。”

    “你……”

    “姐姐……”阿寿突然坐了起来,抬手要扯下眼睛上缠的帕子。

    宋陌立即松开唐欢,闪身避到那边的椅子前坐下,闭眼装睡。

    唐欢顾不得再跟他胡闹,抱起阿寿哄了起来。

    阿寿很快就精神了,要去地上玩。唐欢不放心他自己在船上走,牵着他走。阿寿直接去了宋陌身前,仰头小声问唐欢:“姐姐,他胳膊能抬起来了吗?”

    “能了,你刚睡着他就好了。走,姐姐抱你去外面看岛去。”唐欢把人抱了起来。

    阿寿扭头看宋陌:“姐姐,他下面怎么没穿裤子啊?”

    唐欢指指那边宋陌晾着的裤子:“因为被水泡湿了啊,阿寿别说出去啊,旁人会笑话他的。”

    阿寿嘿嘿笑:“我知道,别人会以为他尿裤子了,是不是?”

    唐欢忍俊不禁,回头看宋陌,发现这男人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正温柔地望着她。

    她瞪他一眼,出去了。

    夏日日头足,宋陌裤子很快就干了。船靠岸后,他一手抱着阿寿,一手给她撑伞,三人先寻了处饭馆吃饭,休息足了再去赏景。虽然唐欢还是冷脸对他,架不住现在她甩不开他,宋陌脸皮又够厚主动逗她,好几次都把她逗笑了,唐欢顺势缓和了脸色。

    回到江府时,已是夜幕降临。

    阿寿累了一天,早在唐欢怀里睡着了。

    宋陌挑开车帘,见此,伸手把阿寿接了过来:“大小姐,我帮您抱小少爷吧。”

    唐欢“嗯”了声,由他扶着下了马车穿越之彪悍农门妻。

    宋陌一直跟在唐欢身后,直到她的小院门口。

    “给我吧。”唐欢朝他伸手。

    宋陌抱着阿寿躲开了:“大小姐,小少爷不肯松开我,这样吧,我先抱他去那边走走,一会儿再送过来。”说完,径自走了。

    唐欢一眼看穿他的心思,她故作生气又无可奈何,转身吩咐几个丫鬟:“算了,夜深了,你们先退下吧,我自己在这里等小少爷,正好一人静一静。”

    丫鬟们习惯了听从小姐吩咐,虽然觉得有些不妥,还是乖乖回房去了。

    宋陌很快走了回来,直奔主屋。

    唐欢在内室门前拦住他:“好了,把阿寿给我,你马上回去!”

    “你觉得你能拦住我?”宋陌低笑,轻而易举撞开她手臂,闪身跨了进去。唐欢望着他背影笑,紧紧跟上,作势要跟他抢阿寿。

    宋陌人高马大怎会让她抢走,到了床边,见里面摆了一大一小两个枕头,完全可以想象平时姐弟俩在床上玩闹的情景。他心柔似水,小心翼翼将阿寿放了下去,替他解衣裳。唐欢想插手,被他瞪了一眼,她怕吵醒阿寿,只好老老实实立在一旁看着。

    好不容易等宋陌替阿寿盖好薄被,唐欢退后一步赶他离开,宋陌点点头,却突然伸手把人拽到怀里,打横抱起去外间了。唐欢踢腿抗议,宋陌不为所动,一把将人丢在榻上,他直接压了下去,三两下便将人剥了个干干净净,似玉.茎粉荷开在身下。

    “宋陌,你混……”

    还没骂完,嘴就被堵住了。

    这身体没有一处不是他熟悉的,一双大手上下游走,几处娇软恣意抚弄,没过多久便让女人瘫软似水。宋陌松开她嘴唇,在她胸口啃咬,唐欢推着他肩膀无力地哀求:“放开我,别这样……”

    宋陌顺从他的女人,从她身上下来,一手伸到她脖子下将人搂到怀里,一手在那朵娇花上撩了撩,沾了花露来给她看:“大小姐,看见了吗?这是你为我流的。”

    唐欢羞愤地捂着眼睛:“都怪你,我没想的,为何会这样……”

    宋陌掰开她手,半压在她胸前,直视她的眼睛:“因为你喜欢我,所以会为我动情。”

    唐欢眼波潋滟,似哭又似羞:“不可能,我怎么会喜欢上一个混蛋无赖?”

    宋陌温柔地亲她眼睛:“那就要问你自己的心了。”大手覆上她左胸,捏了捏:“可惜你这里肉太多,心都难以接近。”

    “无赖……嗯……”

    宋陌捏着那红果撩她,“说你喜欢我。”

    唐欢连连摇头,却禁不住他撩拨一声声叫了出来。

    她不说,宋陌也不着急,重新覆了上去。

    为什么要急?

    夜还那么长……

    `P`*WXC`P``P`*WXC`P`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晏三生的地雷,么么~

    咳咳,6-9场梦是宋陌恢复的过程,他的性格基本可以用春夏秋冬来形容,现在是夏,这明骚也是昙花一现,大家珍惜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