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73章 要我

笑佳人2017-2-16 0:3:3Ctrl+D 收藏本站

    宋陌走出江家大门时,张武还在外面等他。

    “我听说后来你把那九人都打趴下了,怎么样,刚刚大小姐是不是特意赏了你?”张武兴奋地跑过来,拍拍发小肩膀道。他天性坦率豁达,到江家选拔护院本来就是碰运气的,失败了,也没责怪宋陌不帮他,更不会对宋陌冷嘲热讽。两人从小邻里住着,宋陌有了好差事,张武真心替他高兴。

    宋陌脸阴沉地快要下雨:“没有,江家没有收我。”这是张武,换个人他都不想说话。

    “怎么可能?你明明……”

    张武震惊到不敢相信,可宋陌脸色冰冷不似开玩笑的样子,他也不是会开玩笑的人,张武顿时气得大骂起来:“呸,我还以为那个江家小姐有多好呢,没想到她跟其他有钱人一样,只会拿下人寻开心,既然不要你,为何……”

    宋陌冷眼看他。

    张武讪讪闭嘴,跟着走了一段路,问他:“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要不去我现在做事的那边找活干吧,好歹比你打铁赚得多。”

    宋陌顿足,对他道:“我自有打算,你回去吧,不用管我。”言罢大步离去。

    回到客栈,宋陌和衣躺在床上,望着床顶发呆。

    打了那么多场,他身体很累。

    可身体再累,都比不上她的无情更让他苦。

    苦,不是怒。

    刚开始他的确愤怒,他等了她那么久,他辛辛苦苦找到她努力在她面前表现自己,却换来她简单单一句不要他。但回来的路上,他仔细回想她的话,设身处地考虑她的处境,才发现她的确不敢要他。她什么都不记得,如今他在她眼里只是个对她心怀不轨的男人,她当然要慎重行事。

    他该怎么办?

    继续等机会吗?

    他做不到。知道她就在江家,他无法再等下去,她愿意也好她不愿意也好,他只想靠近她,知道她每一刻都在做什么。她说得对,她就是他的猎物,而他为了这只猎物已经饿了二十五年,再不抓到她,他会疯的。

    有了决定,宋陌闭上眼睛。

    他要好好休息,为了晚上养精蓄锐。

    宋陌熟睡的时候,唐欢刚吃完午饭,要哄阿寿睡觉。

    阿寿还在委屈:“姐姐为什么不要他啊,他最能打啊!”

    唐欢摆好枕头,把他按了下去,她也跟着躺下,笑着解释道:“他是能打啊,可他想欺负姐姐,阿寿想看姐姐被人欺负吗?”

    “不想史上最强女帝!”阿寿立即大声答,小胳膊紧紧抱住唐欢脖子,过了会儿又问:“姐姐怎么知道他会欺负你啊?他不是咱们家的下人吗,下人都听姐姐的话。”

    唐欢没办法了。

    从宋陌走后,这孩子就一直缠着她问,好像她不给他一个让他满意的答案,他就不肯死心。

    她摸摸阿寿脑袋,无奈道:“好吧,要是他再来,姐姐就让他当护院,这下行了吧?”

    阿寿高兴地点头:“那他什么时候再来?”

    “我也不知道啊,阿寿乖,快睡觉吧,兴许你睡醒了他就来啦。”唐欢亲亲他额头,怕他再问,赶紧闭上眼睛装睡。

    阿寿的确想说话的,见姐姐要睡觉,他乖乖闭上嘴,只目不转睛地盯着姐姐。过了一会儿,他刚要睡,却见姐姐悄悄睁开了一条眼缝,瞧见他,马上又闭紧了。阿寿不傻,笑呵呵地抱住唐欢脑袋:“姐姐你没睡觉,你骗我呢!”清脆的声音听起来高兴极了,像是因为发现了一件秘密,觉得自己特别聪明那种。

    唐欢好想哭啊,如今她连个小孩子都骗不了了呢吗!

    说不过他,唐欢无赖地挠阿寿痒痒。

    阿寿像米饭团子似的在床上滚来滚去,笑的脸都红了,唐欢怕他受不住,及时收了手,一边给他擦汗一边道:“阿寿乖,姐姐跟你保证他还会来的,等他来了,你喜欢他就去找他玩,怎么样?”这么折腾人的孩子,既然他如此喜欢宋陌,那就折腾宋陌去吧。

    “真的?”阿寿还有些喘,大眼睛期待地望着她。

    “真的,姐姐什么时候骗过阿寿?”唐欢很肯定地道。

    阿寿终于满意了,很快睡了过去。

    唐欢替他盖上小薄被,轻轻躺在他身边。

    如果宋陌不记得不喜欢她,或记起来的是前两场梦,唐欢绝不敢如此捉弄他的,相反还要死皮赖脸费尽苦心地接近他。可现在宋陌喜欢她啊,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宋陌对自己的女人有多霸道了,他不可能因为什么身份不身份的乖乖走掉,他肯定还会回来的。

    她唯一不确定的,是这个男人能忍多久,又会用什么手段。

    ~

    盛夏时分,白日里大地有如火烤,好不容易熬到黄昏日将落,空气里才终于多了一丝风。

    宋陌睡醒一觉,沐浴洗漱,换身干净衣裳下楼了。

    他找了张角落里的桌子,一边吃饭,一边听周围百姓闲谈。关于江家小姐的事,他昨晚都打听过了。听说她跟顾仪有婚约,听说她被乞丐侮辱而那些乞丐极有可能是顾家为了谋财安排的,他真想杀了那个未曾谋面的男人。

    今晚他就告诉她,以后他会保护她。

    约莫一炷香的功夫后,宋陌来到江宅西墙下,趁左右无人动作灵活地翻了进去。他是要保护她,前提是先让她要他。他努力表现她不稀罕,其他手段他又等不起,只好做回小人了,但很快她就会知道,他对她没有恶意。

    夕阳西落,晚风徐徐,正是夏日最适合散步的时候。

    丫鬟们劝唐欢不要去花园,等明天护院到位了再逛,因为上次江临月就是晚饭散步的时候被躲在花园里的贼人堵住的。若不是正好行到湖边,她连寻死的机会都没有。

    唐欢不怕,哪有那么多乞丐闹事?她总不能因为一次意外就要躲在闷闷的屋里不出门吧?况且她身上藏了匕首,真有贼人上门,她先阉了对方豪门对象总想弄死我[重生]!

    丫鬟们还是有些怕的,都紧紧跟在唐欢姐弟身后。

    好在丫鬟们都很安静,唐欢也就没赶她们,旁若无人地跟阿寿玩闹。

    宋陌隐在暗处,高兴她真的出来了,又心急她身边都是人,他根本无法靠近。去她闺房吧,他初来乍到,江家又不小,他根本不知道她住在哪个院子。

    正暗暗焦急时,他看见那几个丫鬟陪着阿寿离开了,她笑着走到附近一颗丁香树下的木椅前,坐下。

    这个女人,她怎么不长记性,竟还敢独自留在外面?

    宋陌心里复杂,悄悄凑了过去。

    唐欢闭目养神,难得能趁阿寿去小解时休息一下。小孩子可爱是可爱,但哄的时间长了,身心疲惫啊。

    耳边突然传来脚步声,唐欢迅速起身,可是已经晚了。身体被人猛地拽到怀里,她抬手要拿匕首,双手却被人单手攥住反剪,跟着嘴巴里被人塞进一团帕子。她想抬腿反攻,身子忽的被人抱了起来急急朝远处花丛里奔去。事情发生的太快,仿佛只是瞬间,唐欢不可置信地看向宋陌,宋陌正好低头看她:“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

    唐欢盯着他。她想过许多种宋陌可能使用的办法,英雄救美等等,可就是没想到他会做贼!

    那个老实的宋陌哪里去了?

    或许,这才是他的本性?

    被人放下,等宋陌拿开她嘴里的帕子,唐欢故作冷静开口:“宋陌,只要你放了我,你想要多少银子,我都可以给你,此事也不会再追究。”

    宋陌没说话,只深深地看着她。

    夕阳余晖被头顶茂密的树叶枝干遮掩,周围又是半人多高的花丛,阴暗里,她冷静的脸庞是那样陌生。

    他不要看她这副样子。

    他不顾一切地推倒她,压了下去。

    男人如热火,瞬间将她席卷。

    嘴唇被堵住,唐欢使劲儿推他。宋陌轻而易举困住她手,一边疯狂地亲她一边扯出腰带将她双手缚于脑顶。唐欢抬腿踢他,被他用长腿紧紧夹住,再也无法动弹分毫。她做出良家女子被调戏的全套,想要咬他。他迅速掐住她下巴,迫她将张嘴,舌头闯进来,吃她吃的更热情,右手则熟练地解开她衣衫,从肚兜底下摸了进去,颇有技巧地抚弄。

    别说她只是假意反抗,就是真的反抗,身体也因无法抗拒的愉悦,软了。

    唐欢知道,只要男人技巧够好,再贞洁的烈女身体都会臣服。可她不知道,烈女身体臣服的同时,会不会主动给予对方回应。

    可她忍不住了。

    她跟这个男人有过无数次的温存,身体早已彼此熟悉。该装的能装的她都装了,现在她忍不住了,当他的舌尖儿再次碰到她的,唐欢主动与他纠缠。他身体一震,掐着她下巴的手松了,唐欢唇瓣得到自由,情不自禁含住他舌吮了起来。

    宋陌心跳如鼓,试探着往回躲。

    她像他熟悉的那样追了上来,像贪吃的狐狸。

    宋陌收回在她胸口发泄般肆虐的手,捧着她脸温柔的亲了起来娱乐圈之P友。他让她呼吸,他亲她的眼睛。她温顺地闭上,是他听话的小女人。他心软了,爱极了,亲她鼻尖,嘴唇,下巴,一路向下。

    当他试图解她肚兜时,唐欢终于恢复了一丝理智,记起自己如今的身份,冷声斥道:“宋陌,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到底想做什么?如果你想要玷污我,我马上咬舌自尽。”

    宋陌抬头看她。

    唐欢羞愤地回视他。

    宋陌抓起帕子再次堵到她口中:“别说话,你也喜欢这样,不是吗?”说完,自顾自解开她肚兜,张嘴含住了一团。十八岁的姑娘,像熟透了的桃子,芳香饱满。在前几辈子里,只有水仙和海棠能跟现在的她比。可惜他跟水仙和好的时间太短,跟海棠在一起时,又因为身份无法纵情享受,现在,他终于可以好好品尝了。

    尝他的女人。

    他知道现在她心里不愿意,可刚刚她的回应告诉他,至少她的身体,记得他,她会给他回应的。

    只一口,她便软的不成样子。

    宋陌听到她呜呜的声音,他不去看她,双手插到她脊背下将她高高托起。那两团雪白蜜桃轻轻跳跃,他埋到中间,细腻温热的触感终于化解了那么多年的相思,换成拥她在怀的满足。他珍惜又贪婪地从下往顶端亲,轻轻地咬,不敢急切,怕吃得太快将她吃光。跟她的滋味儿相比,他更喜欢这种抱着她的感觉,真实。他吃她,她在他身下在他手上羞涩难耐地躲,渐渐地就变成了往上挺。因为他松开了她,而她还没喂够,还想让他吃。

    他也舍不得,可惜今晚时间不多,阿寿只是去小解了,很快就会回来的。

    宋陌恋恋不舍地吸了最后一口,身体前移,覆在她身上,面对面。

    他用嘴叼开她口中的帕子,她闭眼扭头,脸颊红红的,不知是生气还是羞恼,落在他眼中都是诱惑。宋陌亲她,她往旁边躲,可身体都被他禁锢了,她能往哪儿躲?

    他从她逃不开的脖子往上亲吻,她轻哼出声又用贝齿咬住唇瓣。宋陌亲她的耳朵,细咬她耳垂,她又哼了声,他明知故问:“大小姐,舒服吗?”

    “你混蛋!”唐欢瞪眼骂他。

    宋陌动作一顿,看着她黑亮的眼睛道:“不管你信不信,我还是要告诉你,我宋陌没有碰过别的女人,就算我是混蛋,也只对你一人混蛋。以前是,现在是,将来还是。”上辈子,这辈子,下辈子,只要能靠近她得到她,他愿意做混蛋。

    唐欢眼里闪过一丝茫然,随即别开眼:“你到底想做什么?要人,我求你动作快点,我弟弟要回来了。要钱,你报个数,只要你答应以后再也不来纠缠,你说多少,只要我给得起,我都给你。”

    宋陌微微诧异:“你愿意把身体给我了?”难道她肯接受他了?

    唐欢咬唇,冷声解释道:“现在这样,我能阻止你吗?刚刚我已经想明白了,如果我死了,阿寿肯定被人欺负,我死不瞑目。反正我这辈子也不打算嫁人,你想要就要吧,我只求你发泄一次便放过我。”

    真是让人心疼的女人。

    宋陌放柔了声音:“放心,我不会碰你的。”

    唐欢终于看他,眼里满满都是讽刺:“那你刚刚做了什么?现在又在做什么?”她衣衫敞开,他一个大男人压在她身上,这还不叫碰吗?这男人脸皮怎么越来越厚了?

    宋陌被她看得心虚,但也只是瞬间,很快又镇定下来:“我说的碰,是,是指进到你里面去。”以前他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却总被她撩拨,这个女人,连绑他强要他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如今她正经了,他为什么不可以坏一点?不坏,他就只能远远望着她渣攻情史。

    她要怪,乖她自己好了,他是跟她学的。

    他目光灼灼,仿佛这样是天经地义。

    唐欢心中诧异,嘴上骂他:“你不要脸!”

    宋陌看着她笑:“我说了,我只对你不要脸。”

    唐欢听了,突然很想哭。她太喜欢这样流氓的宋陌了,偏偏她还要装成不喜欢啊!谁让她是正经人家的大小姐!

    不过这样玩也挺有意思的,她要是正经,就不会把他逼得不正经了。

    这个傻蛋,恐怕还在为能欺负她沾沾自喜吧?

    跟她比调戏人,他还差的远呢!

    面对如此无赖,唐欢恨得咬牙切齿:“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戏弄人吗?”

    宋陌收起笑容,无比郑重地看着她:“不是戏弄,我只要你要我,收我做江家护院,还要,你的心。”

    “你这样对我,还想让我请你做护院?宋陌,你读过书吗,知道什么叫引狼入室吗?在我眼里,你现在就是一条披着人皮的狼,我是傻了才会收留你!还有,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一个粗人,一个下流无耻的混蛋,你有什么地方值得我喜欢?”

    “让你喜欢的地方?”

    宋陌并不生气,还很是认真地想了想,掰过她脸让她正视自己,轻声道:“我是粗人,我在你面前也是混蛋,不过,他们都说我这身人皮长得不错,怎么,你看不上眼吗?”

    唐欢闭上眼睛:“看不上!不要以为自己长得人模狗样,旁人就会喜欢你!”

    “不喜欢吗?”宋陌覆上一团,拇指食指指腹夹住那小巧红果轻轻捻揉,眼看她不受控制地仰头,红唇张开又紧紧咬住,他满意地笑,“舒服吗?我知道你很舒服。你看,你的身体已经喜欢我了,只要我对你好,总有一天你的心也会喜欢上我的。”

    “放手!”

    “你答应要我,我就放手。”

    唐欢哼了声:“我若是不答应呢?”

    宋陌刚要说话,远处忽然传来阿寿焦急的喊声。他看向唐欢,唐欢紧张地想要翻身起来,宋陌按住她肩膀,重新埋首在她胸口。唐欢爱死了这样的刺激,咬牙不让自己叫出来,看在宋陌眼里就是拒不答应了。他抬手掐住她下巴,跟着在她胸口重重一吸,唐欢控制不住低叫出声,那边阿寿听到动静,领着丫鬟朝这边跑来。

    宋陌是故意的,他还没有亲够,他也要逼她答应。

    借着树木遮掩,他抱她躲到树后:“先将他们骗走,咱们再商量。”说完,让她背靠树而坐,然后将她衣衫扯回肩上,他跪坐在她对面,俯身埋在她胸口继续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看着身前的黑脑袋,唐欢强忍着那折磨人的快.感,尽量平静地喝道:“阿寿,别过来,姐姐肚子不舒服,你先让她们带你去湖边看鱼,姐姐一会儿就去找你。”又吩咐丫鬟们带小少爷走。

    阿寿看不到人,不太放心:“姐姐你肚子疼,我帮你揉揉。”

    “不用,姐姐在这边待一会儿就好了,你过来姐姐会难为情的,阿寿听话,姐姐很快就出去了,你先去看看湖边哪处鱼多,到时候指给姐姐看。”说话时男人还啃个不停,唐欢差点没忍不住叫出来,气急败坏间全凭本能行事,猛地往前挺胸将人撞了开去恐怖广播。

    宋陌愣了半晌,为她这股泼辣劲儿。哪有女人在这时候拿胸脯撞人的?

    但他很快就高兴起来。

    以前他还想过小五为何那样胆大,直到记起水仙才解释通了。那样刁蛮泼辣又胆大包天的女人,不管转世几辈子,她的本性都不会变的。

    他揉揉不小心被撞疼的嘴唇,还想再吃。

    “够了!我答应你行了吧,你快点放开我!”阿寿就在那边等着,他还记得姐姐遇害的事,唐欢不想让小孩子担心害怕,反正等宋陌来了江家后,还愁两人没有亲密的机会?

    “答应我什么?”宋陌抬起头看她。

    “收你做护院。”唐欢满脸不甘地道,跟着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宋陌你记住,既然你做了江家护院,你就是江家的下人,必须把我当主人敬重。你做到了,咱们既往不咎,若是你还敢这样唐突我,别怪我……”

    “我可以把你当主人。”

    宋陌打断她,然后在女人震惊的目光中,一边将她肚兜藏到自己怀里,一边注视着她:“大小姐,我可以把你当主人看待,但前提是我要你做我的女人。你放心,我不贪你的色也不贪你的钱。我会努力做好让你喜欢上我,只要你喜欢我,只要你不对旁人动心,我可以一辈子都不要你,甚至连名分都不要,心甘情愿只做你的护院,护着你们姐弟。”

    男人眼里满含深情,唐欢无动于衷:“你别得寸进尺!江家不缺你一个护院,我也不需要你护着!”

    宋陌根本没指望三言两语就让她对自己动心,所以遭到拒绝他也不生气:“没关系,你喜欢我的事可以慢慢来,我先做你的护院吧。”他为她穿好衣衫,解开绑着她的腰带缠回腰间,坐到旁边,笑着看她:“你走吧,我歇会儿再走。”

    “把,把那个还我!”唐欢盯着他胸口道。

    “那可不行,现在还你,我就没有威胁你的手段了,明天怎么敢来江家?”宋陌目光落在她胸前,“大小姐,这个我会随身携带,一旦你对我心存不轨,我便把东西拿出来,让人知道你我的关系。”

    “你无赖!”唐欢扑到他身上要把肚兜抢回来。

    宋陌将她抱个满怀,顺势压到地上,鼻尖对着她鼻尖,眼睛对着她的眼,声音暧昧温柔:“大小姐不舍得走,是还想再来一次吗?”

    她是想来啊!

    唐欢心里在滴血。

    奈何凡事都是有得必有失,她用假正经换来这样馋人的宋陌,短时间内就必须还得正经地拒绝他。

    “无赖!”她恨恨推开他,整理整理衣衫,逃也似的跑了。

    宋陌目送她离开,惬意地躺在草丛里,听远处她哄阿寿的声音。

    慢慢的,又想到刚刚的温存。

    他把她的肚兜摸了出来,梨白色,上面绣着碧叶粉荷。

    他闭上眼睛,将肚兜遮在脸上。

    果然……

    很香。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澄镜的地雷,么么~

    宋陌,你竟然当着这么多读者的面做这种猥琐动作,你,你的节操呢!!!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