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71章 护院

笑佳人2017-2-16 0:2:12Ctrl+D 收藏本站

    顾家是平阳城的大户,书香世家,祖上曾有多人入朝为官。

    可惜一代不如一代。

    如今只有大老爷在边疆为官,还只是个从五品。二老爷自诩文采风流可惜怀才不遇,连续三次春闱落第后便放弃了科举一途,在家修身养性,或是约几个好友去外面游山玩水,或是跟娇滴滴的小妾寻欢作乐,从不过问家中生意,倒是花钱如流水,全靠二夫人辛辛苦苦操持才勉强撑了个好看门面。

    最有出息的反而是嫁到同城的姑奶奶顾氏。

    当初顾氏不嫌自小定亲的未婚夫江玉树家道没落,不听兄嫂之意悔婚改嫁,坚持嫁了过去。后夫妻恩爱,顾氏对外为丈夫出谋划策,在内相夫教子,很快便帮江家东山再起,小两口日子过得顺风顺水。唯一不足的是成亲多年只得了一个姑娘,好在江玉树并未因此不满,待女儿如掌上明珠,手把手亲自教养。

    周岁起名时,江玉树知道妻子喜欢赏月,便给女儿取名临月,江临月。

    女儿十四岁那年,顾氏再次诊出身孕,江玉树大喜,亲自去寺中还愿,不料归来时暴雨突袭,山坡坍塌,江玉树未能逃过一劫。

    丈夫去了,顾氏伤心欲绝,全靠腹中孩子撑着一口气,次年好不容易产下一子,身体却亏损厉害,缠绵病榻数月,跟着撒手人寰,不甘不愿却又无可奈何地留下正是嫁人好年华的女儿和嗷嗷待哺的小儿。

    还有令人觊觎的家产。

    大老爷为官清廉,人品端正。听说妹妹去了,只来信嘱咐二弟好好照顾江家姐弟俩。

    二老爷只顾得自己逍遥,常常一出门就是好几天,家中大小事宜皆交给二夫人料理,回家时妻子不提,他也鲜少过问,只跟妻子要银子。

    二夫人已经捉襟见肘,便把算盘打到了江家产业上。她想着,外甥女身为女子出门不方便,外甥还没学会走路,她这个长辈完全有责任照顾他们。等顾氏下葬后,她握着江临月的手,温柔慈爱地说让姐弟俩搬去顾府,让他们只管安安心心地住着,内院凡事都交给她这个舅母,外面生意交给表哥顾仪就行了。

    江临月抽回手,委婉地拒绝了,道父亲教过她做生意,母亲也早已将内宅事务交托给她,她完全可以抚养弟弟长大成人。

    二夫人被堵得无法可说,心里却不以为然,觉得外甥女在逞强,打定主意等她遇到麻烦焦头烂额时再来“帮忙”。

    但江临月没给她帮忙的机会穿越之彪悍农门妻。

    在内,江临月请了两个奶娘照顾幼弟,在外,江临月时常去江家铺子查看,发现一个大掌柜欺她人小做假账后,当即换人,自此再也没有人把她当无知少女看待。一年重孝过后,江临月又在平阳城最繁华的地段置办了一家铺子,改为茶楼,交由从江南请过来的大掌柜打理。那掌柜精通茶道,江家在南方又有交好的货商,很快便将茶楼生意打理的蒸蒸日上。

    馋得二夫人眼睛都红了。

    没法以长辈的名义贪财,她便打起了外甥女嫁妆的主意。只要让外甥女嫁给她儿子,那些东西成了嫁妆,不就是她的了?就算她享用不到,等外甥女死了,嫁妆也会留给她的孙儿孙女,总之肥水不能流去外家。

    她有两个儿子。次子太小不用考虑,长子顾仪大江临月五岁。等江临月出孝时,顾仪二十三,年纪是大了些,但她现在就把话传出去,说两家长辈已经商量过婚事,只等江临月孝期过后便成亲了。如此一来,旁人不会再打江临月的主意。至于外甥女是怎么想的……哼,做生意她管不到,婚事,她当舅母的,合该为外甥女做主。

    对于那些传言,江临月没有澄清,但也没有跟顾家表现地多亲近,只维持一般亲戚家的礼尚往来。

    二夫人以为外甥女是默认了,毕竟顾仪人品出众,很容易得姑娘喜欢。但她万万没想到,当两个孩子终于出孝,她提起这门婚事时,江临月一个十八岁的老姑娘竟然不同意!

    她一劝再劝,江临月态度坚决,表明自己不嫁,只想照看幼弟长大成人。

    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了。

    端午家宴,散席后二夫人唤江临月到内室谈话。江临月知道她要谈什么,虽然心中不耐烦,还是让两个丫鬟留在外面,她自己跟了进去,准备一次说个清楚。因为是二夫人的房间,她没有多做防备。

    二夫人在茶水里下了药,奈何江临月没有心思喝,二夫人正犹豫要不要找件东西敲晕外甥女时,长子顾仪醉醺醺的进来了。江临月起身要走,二夫人收到儿子的眼色,心知肚明,假意嘱咐外甥女帮忙照顾表哥一下,她出去喊人。出门时,见外甥女的两个丫鬟被儿子的人绑住了,二夫人一狠心,反手带上门,喝退下人,亲自在外面守着。

    江临月有财有貌,不用母亲撮合,顾仪自己就一直惦记着,以前没下手,是觉得表妹出孝后肯定会听从长辈意愿嫁给他,他在她面前保持君子之风,将来婚后二人也能过得和美。现在江临月以不打算嫁人为由拒绝了他,他何必再温柔待她?

    那就借醉酒强要了她吧,看她成了他的人后,还敢不敢不嫁!

    眼看清白不保,江临月拔下头上玉簪,以死要挟。

    顾仪无论如何都抓不到人,又不想闹出人命让江临月惨死顾家,只好装昏,借机下台。

    江临月回家后,对此事选择了缄默,因为传出去对她的伤害比顾家更大,自此跟顾家不相往来。

    二夫人却不肯就此罢休。

    她跟顾仪合谋,私下买通几个乞丐夜半去江宅闹事,白日里再扮演好人劝外甥女赶快嫁到顾家,隐含威胁。江临月心中有数,她猜到那几个乞丐肯定是受了旁人唆使,便决定招几个强壮的汉子看家护院。护院还没招到,那些乞丐见她貌美心生歹意,竟不顾顾仪叮嘱,欲对江临月下手。事发突然,江临月不堪受辱,跳湖寻死。

    见闹出人命,乞丐们连夜而逃。其中一个胆大的逃路前拿此事去威胁顾仪,想敲诈一笔银子,被顾仪派人捉住送官府去了,称其谋财害命。乞丐当然要反咬他一口,可惜无凭无据,被知县认定是污蔑之词,用刑后定罪下狱。

    那边江家下人把江临月捞上来了,还没死,但昏迷不醒,郎中断定活不过三日重生之养来宠去。

    事情转变成这样,顾仪喜得心花怒放。只要江临月一死,顾家自当照顾刚刚三岁的江临风,那么大的孩子懂什么,还不是顾家怎么教,他就变成什么样?虽然外面会有顾家谋害外甥女贪图江家家产的传言,可银子到手才是最实惠的,被人说上两句又如何。

    偏偏他的美梦还是落空了,因为他的好表妹舍不得咽气,活了过来。

    顾仪不信,亲自去江宅探望,被唐欢吩咐下人棍棒招待,再也不许顾家人登门。

    顾仪狼狈而去,唐欢正式接管江家。

    江家人口简单,下人都对原身心服口服,唐欢管教起来得心应手,唯一让她头疼的只有两件事。

    第一,她的便宜弟弟太粘人了,白天要跟她同进同出,晚上要跟她睡一个屋。唐欢对小孩子并没有太多耐心,偏偏这个弟弟模样跟她竟有七分相似。每次看江临风眨巴眨巴一双大眼睛朝她掉眼泪,唐欢就像看到了当年在师父面前装可怜的自己,再也狠不下心。

    狠不下心,她只有感受一把当姐姐又当娘的滋味了。

    第二件事,自然是宋陌那个家伙,她哄了半天孩子,却连宋陌的影儿都没见到呢。

    好不容易把弟弟哄睡着了,唐欢带上丫鬟去逛街。记忆里没有宋陌,宋陌又不会主动送上来,她只好尽量多出门,碰碰运气。

    她想先去自家茶楼看看。

    路上收到旁人异样的打量。

    乞丐一事,虽然原身是受害者,可这个世道就是这样,女子闺誉有半点受损便会招来闲言碎语,更别说原身行事张扬,早就有人说她不守妇道了。

    不过他们说也白说,原身都不在意,唐欢更不会在意。

    ~

    茶楼一楼的角落里,两个粗衣汉子正在说话,其中面容憨厚朴实的喋喋不休,另一个端坐着,目光始终落在门口。

    张武说了半天,见发小一直瞅着门口发愣,忍不住捅了他一下:“宋陌,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没有,你刚刚说什么了?”宋陌终于看了他一眼。

    张武气得满脸通红,眼看宋陌又要盯向门口,赶紧重复道:“我说咱们老老实实在客栈等着明天去江家选护院就行了,你为啥非要来人家这里喝茶啊?就算江小姐来了,难道你还想上去搭讪?我跟你说,人家大户小姐都讲规矩,你这样冒冒失失可不成。”

    一壶茶水花了往常他给人做工的半月工钱,虽然是宋陌掏的,张武还是心疼。这下可好,他们还没当上护院呢,先花了一笔钱!败家的宋陌,真嫌钱多,给他也好过喝杯茶啊,没滋没味的,浪费!

    宋陌没说话。

    这是他第一次来平阳城。

    这辈子,他是村中铁匠的儿子,对于当过状元享受过锦衣玉食的前几辈子而言,身份低了不少。最初他也想过凭借以前的经历读书考状元或做生意赚钱,提高地位,可他不敢,不敢擅自改变这世命运。改了,他怕自己遇不见她了。或许,他老老实实当一个铁匠,她就会像前几辈子一样,在应该出现的时候,来到他面前。

    他是屠夫,他一个人生活,水仙嫁给了他邻居,两人相识。

    他是状元,他回家做灯笼,小五前来拜师学艺,两人相识。

    他是商人,他去教训弟弟,海棠被弟弟看上了,两人相识男神是个段子手。

    那三辈子他什么都不记得,按部就班地活着,她都出现在他身边了。前世他是少爷,他记得,也有过挣扎,可还是选择耐心等她,最后她果然出现了。

    她注定是他的人。

    所以这辈子,只要他有耐心,她依然会出现的。

    哪怕等了二十五个春秋。

    他告诉自己不用担心,他第一次遇见小五的时候,比现在还晚几年。

    可他太想她,想到快要绝望。

    就在此时,在城里打工的邻家张武突然回来告诉他,说江家小姐要招护院,问他要不要去试试看。虽然是做下人,但也比打铁轻松啊,工钱还高。

    江家小姐?

    宋陌心中涌起希望,问他江家小姐是什么人。

    孤女,跟水仙一样。不顾世人眼光做生意,跟水仙一样。

    到底是不是她?

    宋陌决定进城看看。是她最好,不是,在村里守了那么多年,他就不信他只是进城两日,便会跟她错过。

    门口突然传来说话声。

    “小姐,咱们直接去雅间吗?”

    “不用,就在下面找张桌子坐坐吧,下面热闹。”

    是她的声音!

    宋陌攥紧茶杯,强迫自己不要冲动,只紧紧盯着前面。

    唐欢进门,习惯地先扫视一圈。

    目光与宋陌相碰,她微微错愕,盯着他瞧了会儿,眼中浮上一丝茫然。待察觉两人对视的时间过长了,唐欢俏脸慢慢变红,回头吩咐丫鬟一声,一改之前的决定,朝楼上雅间去了。

    这个无赖,哪有一直盯着姑娘看的?再大胆的女人,被他那样恶狼似的盯着,正常情况下都会回避。

    不避的,只说明对他有意思。

    她现在可不认识他呢,哪来的意思?给他个红脸,也是为了遮掩上次丫鬟初遇少爷时露出的破绽。

    宋陌,看你的眼神,应该只记起了水仙。那现在就是你喜欢我,不知你会,怎么做?

    站在二楼,唐欢回头,最后疑惑地看他一眼,径自走向雅间。

    宋陌目光一直追随着她,直到看不见了,他才苦涩一笑。

    她果然不记得。

    但跟上辈子一样,她对他肯定有些感觉。

    没关系,既然找到人了,他就还能让她爱上他。

    不择手段。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我说的地雷,么么~

    咳咳,昨晚状态不好,码了三千字感觉不对,删删改改,所以今天更得比较少。

    争取下午4点左右送上二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