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70章 结发

笑佳人2017-2-16 0:1:46Ctrl+D 收藏本站

    唐欢一直在琢磨宋陌会送她什么礼物。

    她最先想到的是灯笼,因为那灯笼太好看,因为他床下藏着那场梦里的画。

    但唐欢很快又否定了这个猜想。

    徒弟小五喜欢灯笼,这世的不一定,宋陌应该能想到这一点。他那么聪明的人,既然要送礼物,肯定是已经摸准了她的喜好,确保最合她心意。

    不是灯笼,还能是什么?

    她仔细回想最近跟宋陌的相处,唯一让她表现出特别有热情的,就是他了。

    莫非宋陌想把自己送给她?

    唐欢自嘲一笑,手无意识在白猫身上抚摸,摸着摸着碰到猫尾巴……宋陌这两晚总喜欢折腾她,唐欢气恼地甩开猫尾巴,朝床里面翻去。

    今天,他该告诉她了吧?

    若不是要等他的礼物,她已经下手了。

    睡个午觉,醒来天都暗了,洗把脸,有丫鬟把晚饭端进来,说是少爷吩咐的。

    唐欢盘腿坐在榻上,自己吃一口,喂猫吃一口。宋陌不陪她吃饭,还有猫陪她。

    “喵……”白猫突然朝门口叫了声。

    唐欢撇撇嘴,没有扭头去看。

    却是方才送饭的那个丫鬟在外面回话:“小五姑娘,陆管事让奴婢替您传话,说少爷在陪夫人老太太说话,要晚些才回来。”

    “知道了,你进来收拾吧,我吃完了。”唐欢放下筷子,抱起白猫坐到窗前,一下一下给它顺毛。身后丫鬟进进出出,等再也没有人打扰她了,唐欢回头看了一眼。

    这是宋家少爷的房间,按理说不小了,可天天闷在这里,唐欢恨不得一把烧了它。

    前面几场梦,哪场都没有这场憋屈,因为她是丫鬟身份,宋陌对她再好,她都不好离开这座院子。

    跟困在笼子里有什么两样?

    心中有气,宋陌回来时,她躺在榻上装睡。

    宋陌并不拆穿她,把人抱到里屋床上,接着从柜子里翻出几套衣裳。都是男装,有大有小。看看女人因为侧躺现出来的窈窕身段,宋陌偷笑,先把她的衣裳叠好放到包袱里,再叠他的。

    他在旁边悉悉索索,唐欢忍不住翻个身,假装刚刚睡醒似的揉揉眼睛。待看清他在做什么,她不高兴地问他:“你要出门?”

    宋陌系好包袱放到桌子上,回来抱住她亲了口:“不是我,是咱们。我已经跟夫人说好了,明天开始去外面游学。小五,来去数月,只有你跟在我身边伺候,怎么样,你愿意随我去吗?”

    唐欢不可置信地仰头看他:“这,这便是你要送我的礼物?”

    “是,喜欢吗?”宋陌握着她手,双眼含笑看着她违规上位[重生GL]。

    “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待在宋家?”唐欢温顺地靠在他身上,好奇地问。

    宋陌轻轻一笑,看看旁边小床上酣睡的白猫,亲她耳朵:“猫爱睡觉是天性,你整天赖在屋里睡觉,肯定是无聊了。还有,那天带你去栖霞山,你几乎一整天都是笑的,回来笑容立即少了。小五,我在京郊几个县城都有铺子,等咱们从江南回来后,我把你安顿在那边,想做什么都由你自己做主。秋后我会因秋闱落第一心从商,过去找你,咱们再去四处游山玩水。放心,老太太没几年活头了,等她去了,我出孝后马上娶你过门。夫人向来都听我的,不会苛待你。”

    前两辈子,两人每次相处都没有超过一个月,这次,如果几年过去她依然在他身边,他差不多就可以安心了。只要她在他身边,她想要什么,想过什么样的日子,他都尽力如她所愿。

    “宋陌,你对我真好。”

    唐欢抱住这个傻男人的脖子,主动亲他嘴唇:“这个礼物,我很喜欢。”

    她虽然不在乎宋陌的真心,但有人如此对她 ,她开心又满足。他对她越好,说明她做的越成功。

    宋陌将她压到床上,顺着她衣领往里亲:“既然喜欢,那你要怎样谢我?”

    “把我送给你,如何?”唐欢挺胸仰头,扶着他肩膀道。

    “现在还不是时候,至于谢礼,今晚你乖乖听我话吧?”宋陌挑开她衣衫,隔着肚兜咬了上去……

    ~

    半个月后,两人在一个小县城的客栈落脚。

    “宋陌,我听掌柜说西郊有座牡丹园,咱们过去看看吧?”

    唐欢抱着白猫,等宋陌把它的小窝布置好了,她一边放猫进去一边兴奋地道。这地界似乎时兴养牡丹,路上野地里都有牡丹花盛开,若是成片的牡丹花,不知该有多好看。

    宋陌没接话,摸摸白猫:“幸好小五听话,平时只在屋里睡觉,否则咱们不在,它出去偷玩被人抱走了,看你怎么哭。”离开宋家时,他说把白猫留在家里,陆安会照顾好它的。她却说什么都不肯答应,非要抱猫一起走。

    唐欢当然要带白猫了。如无意外,他们再也不会回宋家,她舍不得这只猫,要多跟它相处一段时间。岔开话题,她拽住男人的手往外走:“走吧走吧,去看花了。”难得这男人带她出来,她当然要玩个尽兴。

    宋陌笑着看她,任由她牵着,出门时才挣脱出来,两人并肩下了楼。

    牡丹花美,唐欢没有看够,次日又拉着宋陌去赏花。

    可惜天公不作美,从西郊归来,天忽然阴了下来,头顶乌云密布。

    因为路程短,两人是步行过去的,眼下四周开阔,若是跑起来,距离前面城门约莫有两刻钟的路程。雷声隆隆,宋陌不怕挨淋,却怕唐欢身子娇弱受苦,便拉着人朝城门快跑。

    跑着跑着,豆大的雨点砸下来,起初稀疏,忽的就密集了,织成白茫茫一片雨雾。

    城门就在眼前,很多人都拼命朝那里奔跑,宋陌也没有放弃。

    唐欢体力到底不如他,急跑了这一阵,喘得几欲无法呼吸。她不想受这种苦,反正全身都湿透了,多淋一会儿少淋一会儿有什么区别?奈何宋陌不同意,硬拉着她跑,就差把人扛到肩膀上了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雨水从额头流下,快要看不清前路,唐欢使劲儿挣脱宋陌,站在雨中,弯腰哈哈大笑起来。

    不提宋陌的武功,就是她自己,轻功也是一流的,若还有功力,早已轻飘飘飞过去了,何必像现在这样狼狈?现在的他跟她,哪还有半点江湖人的样子?

    她还好,知道这些是梦,知道她还是她。宋陌呢,唐欢不认识真正的宋陌,但肯定没有梦里这么傻,这么好骗,这么容易爱上她又对她死心塌地全心全意。梦醒后,若宋陌能记得,绝不会承认梦里的男人是他吧?

    想到男人可能会有的难看脸色,唐欢就止不住笑。哪怕她明白,若宋陌记得,她肯定没命笑他。

    宋陌怔怔地立在她身边,不知她为何而笑。

    “宋陌,不就是挨雨淋吗?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怕什么?为了躲雨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我看不起你!”唐欢直起腰,仰头看他。

    “小五,别闹,这样会生病的!”宋陌伸手去拽她,要继续往前赶。

    “我不怕生病!”

    雨声太大,唐欢大声朝他喊:“宋陌,我不怕生病,因为就算病了,也有你在旁边照顾我!是不是?”

    宋陌心跳不受控制:“小五,你……”

    唐欢将人转过去,攀着他肩头跳了上去,双腿紧紧夹住他腰,抱住他脖子催他:“走,宋陌你背我回去。”后面的事谁都无法预料,那就趁现在他对她好,好好享受一场,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自己吃亏。

    “小五,城门那边都是人,这样不好。”宋陌托住她腿,望望城门那边,为难地劝她。

    “我不管,我喜欢怎样就怎样,管他们做什么?”唐欢赖在他身上不下去。

    雨越来越大,宋陌没有办法,只好背着她往前走。

    靠近城门时,他能感觉到,在那里躲雨的所有人都在看他们。

    宋陌脚步不受控制地慢了下来。

    “看不清路了吗?我替你挡雨。”唐欢瞅瞅那些普通百姓,在宋陌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抬起右手遮在他眉峰之上,不让雨水流下模糊他视线。

    她整个人都贴着他,脑袋歪搭在他肩头,为他挡雨,自己却傻乎乎仰头看他笑,脸颊白皙明眸澄澈。宋陌心中一软,她都敢当着这么多人如此对他,他还顾虑什么?

    他就是对她好,旁人能奈他何?

    把人往上颠了颠,宋陌目不斜视地往前走,虽在雨中,脚步却沉稳有力。

    进了城门,头顶没雨了。

    唐欢收回手,旁若无人地跟他说话:“宋陌,不要停在这里,背我回去客栈。”

    “好。”宋陌一口应下。

    唐欢扭头,对上一侧众人或震惊或鄙夷或羡慕的目光。她默默回视他们,最后视线落在一个七八岁的女童身上。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姑娘,看见了吗?以后你也要找这样一个男人,如果他对你好到纵容你的一切,你就嫁给他吧!”

    小姑娘茫然地看着她。

    雨点再次砸下来,唐欢趴在宋陌肩上,闭上眼睛笑。

    她知道,那个小姑娘遇不到的,因为这样的男人,只能出现在梦里天煞孤星。

    梦醒了,一切就都变了。

    在客栈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宋陌背着唐欢上了楼,开门进屋。

    宋陌放下她,唐欢走到柜子前要脱湿衣服,男人忽的从背后将她抵在柜门上,火热的唇朝她脖颈印了下去。唐欢发出一声愉悦的呻.吟,往一侧扭头方便他亲,反手去抱他。宋陌顺势抬起胳膊伸到她前面,灵活地为她解衣。外衫坠落下去,接着是里衣,最后是裤子。他双手伸进肚兜,握着她胸口揉捏,嘴唇从她肩头移到肚兜的丝带上,笨拙地咬了起来。

    肚兜掉了,她光溜溜站在他跟柜子中间,他一口一口从她肩头吻到腿间,跪在她下面,扶着她腰让她转过来面朝她。唐欢早已没了力气,之前是趴在柜门上,现在就变成靠在上面了。男人握着她臀一下一下连续吃她,不知是身上的雨水,还是什么,被他吃的滋滋有声。唐欢按着他脑袋,只有求他的份。

    “宋陌……”

    她听到他吞咽的声音,舌从那里寸寸舔过,贪婪地不留一滴,然后他慢慢亲上来,在她胸口多流连了片刻,终于来到她耳边。他捧着她脸亲吻,每一处,最后以一个深吻结束。唐欢睁眼看他,宋陌抱着她,目光温柔火热:“小五,我替你擦干了。”

    他没有她那么大胆,敢说敢做,但他体内同样有热火,他想让她知道。

    “嗯,现在轮到我帮你了。”唐欢扯住他腰带。她迷恋他的身体,也想那样疼他一次。

    “不用,我身上脏。”宋陌握住她手。

    唐欢摇头,手上加了力气,“你都不嫌我,我也不嫌你。”

    宋陌不肯松手,抱着她离开柜门,翻出一件自己的袍子,裹起她,将人抱到床上,意味深长地在她耳边道:“等着,我现在去下面叫水,洗完了,你再帮我擦干。”

    唐欢喜欢这样的*。

    视线从他脸庞移到身下,笑道:“好啊,我等你。”

    宋陌口干舌燥地出去了。

    很快,伙计把浴桶热水送了进来,还有两碗姜糖水。

    宋陌仰头灌了一碗,端着另一碗送到床前。唐欢不要喝,被他一口一口强灌了下去,喂到最后一口,他还不肯走。两人吻得难舍难分,宋陌干脆抱起人,一起跨进浴桶泡了个热水澡。

    出来后,宋陌又为她擦干了一次,然后站好,等她帮他。

    唐欢狡黠地笑,故意从架子上取过干净的巾子,作势要替他擦。

    宋陌脸色不变,攥住她手,目光有些危险:“小五,你知道我的意思。”

    唐欢低头,埋在他胸口:“少爷,你欺负人。”

    “这就叫欺负吗?”

    自己的女人又来逗他,宋陌决定给她点教训,猛地抱起人回到床上,手指熟练地送进去,根本不给她求饶的机会,堵住她嘴用力抽.弄起来。唐欢刚刚丢了一次,哪里还受得住,推不开他就抓他后背。宋陌疼得松开她,唐欢还没笑出来,就见他起身要去拿腰带,她赶紧扑过去抱住他:“好少爷好少爷,别生气,小五这就服侍您。”

    她这样说,宋陌莫名又有些脸热了。她该不是不喜欢那样,所以不愿意吧?

    虽然心里期盼,但宋陌不想勉强她,平静了会儿,搂着人道:“小五,你不愿意就算了,我不一定要的。”

    真傻穿越之依山傍水!

    唐欢亲亲他胸口:“没有,我愿意,只是,你,我要把你的眼睛蒙上,不让你看我那样。”小手握住他高高挺起的那物,声音又细又弱:“你这里这么大,吃起来样子肯定难看,我不想给你看。”

    她的手轻轻抚弄,宋陌呼吸彻底乱了:“小五……”

    唐欢往上舔他的喉头,追着它轻啃:“少爷,要蒙吗?”

    要不要?

    宋陌没说话,侧眼抓过腰带,自己缠了起来。

    窗子半开着,可雨下的那么大,他们又是在二楼,不用担心被人看见的。

    唐欢将人推躺在床上,她跟着趴了上去,用自己的柔软贴上他急促起伏的胸膛。她亲他的鼻子亲他的脸庞,他一手放在她背上摸个不停,一手顺着腰侧去握那绵.软。唐欢不依,在他身上蹭动,像条滑溜溜的泥鳅,惹得男人好几次都想翻身将她压到下面,看她还能躲到哪里去。

    “少爷,你喜欢我先擦上面,还是下面?”唐欢朝他耳朵里吹气。

    “随你。”宋陌强装镇定。

    唐欢轻笑:“我知道你最想让我擦哪儿,少爷放心,我这就帮你。”

    宋陌听了,松开手,方便她下去。可唐欢故意慢吞吞往下蹭,抱着他脖子肩膀啃个不停,然后学他那样亲他的小豆豆:“少爷,为什么你这里这么小?吃起来都不好玩。”重重地吸了一口。

    宋陌浑身一震,强忍着才没有推她下去。察觉她似乎还要亲另一边,宋陌无奈,只好告诉她实话:“小五,别亲了,这里没有感觉,而且,很痒。”

    唐欢不太信:“怎么会?你亲我我就很舒服啊?哦,我知道了,你想让我快点去碰那里,是不是?”她才不上当,对准另一颗小豆豆亲了下去。

    “小五!”

    宋陌受不住,夹住她腿将人压了下去,按着她双手:“真痒,没骗你。”

    唐欢眨眨眼睛,终于相信他没有说谎,因为小宋陌没有那么嚣张了。

    “好,我知道了,不亲那里了。”唐欢重新趴到他身上,不再逗他,沿着他紧绷的小腹往下亲。男人呼吸一下比一下重,小宋陌虎虎生威。唐欢握住它,刚要品尝,心中一动,好奇问道:“少爷,你这里为什么是往上歪的啊,我还得扶着它下来。”

    她的呼吸喷在那处,仿佛再往下一点就能碰到它了。想象着她红唇马上就要为他做那种事,宋陌兴奋又紧张,她越说,他越忍不住想挺.腰送进去,哪还有心思回答她的傻问题?

    男人脸上染满红晕,那微微张开喘息的唇也更显诱人,唐欢心里痒痒,低头,第一次,含住了男人那里。宋陌身体颤抖,那物隐隐又大了些,将她口中撑得满满。头顶传来他压抑不住的闷哼,仿佛世上最好听的声音,唐欢听了喜欢,吞他到底,再慢慢吐出,舌尖儿碰到他冒出来的水儿,味道有点怪。唐欢不想再吃,只从下面绕着圈儿亲上去,如此几番,把他都弄湿了,她悄悄摸摸自己身下。

    差不多了。

    “嘴有点酸了,少爷,舒服吗?”她慢慢坐了起来,小手握着他继续动作。

    宋陌脸上烫极了,掩耳盗铃般歪向一侧,“嗯”了声。

    “那这样舒服吗?”唐欢扶着那里对准自己,狠狠心,一坐到底。

    路上这么多天,这男人纵容她调戏也反过来调戏她,就是不肯做这最后一步,有次两人甚至因为这个闹了一次别扭谢男神独宠之恩。问他,他死活不说,唐欢没有时间等他,为了玩,她已经奢侈地浪费那么多天了。现在气氛正好,她不容他再躲。

    “小五!”

    宋陌飞快扯开腰带,不可置信地坐在他腰上的女人。那里碰到她时,他就意识到了不对,却没想到她对自己那么狠,连反应的时间都不给他。有些生气的,有些想斥责她的,可看她疼成那样还倔强地朝他笑,所有怒火紧张都变成了心疼。宋陌不敢动,像哄孩子一样哄她:“疼了吧?还不快下去?”努力不去感受被她紧紧包围的滋味儿。

    “疼,可我愿意,宋陌,我要做你的女人。”

    终于缓过气来,唐欢慢慢撑在他腰侧,身子放低,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抬头,见男人满脸不赞成地注视着她,唐欢苦笑,示意他坐起来。宋陌舍不得拒绝,扶着她腰小心翼翼起身,那里不受控制往她体内送得更深。唐欢连连吸气,却无论如何都不肯放开他,等她终于坐在了他腿上,她捧着自己胸口往他嘴里送,哭着求他:“快吃吃,下面好疼。”

    她求得这样可怜,宋陌只好先哄她,含住那里,极尽温柔,大手也在她敏.感的背上来回抚摸。心想等她不疼了,他再出来。

    男人技巧早已娴熟,唐欢被他吃的很快就只剩下了被撑满的胀。她挺直腰,乳从他口中逃了出来。宋陌不得已也坐正了,唐欢趁机攀着他肩膀动作起来,又在他开口之前委屈地问他:“这样不舒服吗?你为何总是不肯要我?你不要我,我就无法安心,好像你随时都会离开我一样。宋陌,给我,你不是让我给你生儿子吗?咱们现在就生吧。”

    下面是极致的愉.悦,心里却是她永远都不知道的苦。宋陌抱住她腰不让她动,搂紧人跟她解释:“不是不要你,是,是害怕,怕你不见了。”怕你不见了,怕还要带着这些记忆等你十八年,怕哪怕我等了,你都不会再出现。

    “说什么傻话,我怎么会不见呢?”唐欢在他怀里皱眉,轻声嗔道。

    “小五,你不知道,我,我这几日常常做梦,梦见我要了你后,你就不见了。一次两次当不得真,可每晚都做同样的梦,我不敢试。”宋陌托起她下巴,亲她:“小五,我说过的,我要跟你长相厮守,等我确定你不会走了,我再要你,给你,好吗?”

    唐欢笑他:“你真傻,梦怎么能当真?你看,你做梦都跟我做这事,肯定是特别想了。”

    宋陌微怔,随即脸上着了火。他要表达的不是这个意思,可在她看来,就是他天天做梦都要她吧?

    “小五,你听我解释,我……”

    “我不听,我只知道我是真的,你是真的,现在你在我里面呢,我很满足。宋陌,我要做你的女人,为你生儿育女。”

    唐欢堵住他嘴,短暂的纠缠后,见男人依然犹豫,她温柔地亲他眼睛,然后分出一缕自己的长发,再从他发中勾出一缕,在他面前打结,目光灼灼地看着他:“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宋陌,既然你决定跟我过一辈子,就不要怀疑了,难道那些梦,比活生生的我还重要?你看,现在我把咱们两个绑在一起,就算我真的不见了,你也会跟我一起不见,是不是?”

    白皙的手心,托着缠在一起的黑发。

    宋陌心头巨震,抬眼看她:“小五,你说的都是真的?”

    唐欢狡黠笑:“哪一句?”

    宋陌抱紧她:“结发为夫妻,你真是这么想的?真想跟我过一辈子?”

    “是,我不但是这么想的,还要这么做。”唐欢抱着他的脖子往后仰,宋陌情不自禁随她俯身下去娇妻呆萌,总裁大人甩不掉。唐欢双腿缠在他腰间不让两人分离,躺好了,她俏脸红红地看着他:“宋陌,我喜欢你,你,你快点要我,再不给我,这辈子你都别想再碰我,跟你梦里的女人生儿子去吧!”

    “胡说什么。”宋陌低头要亲她。

    唐欢扭头歪向一侧:“我,我又不想跟你做了。宋陌,你,你这人太坏,竟然在梦里跟别的女人做这种事,你,你放开我……”

    她主动,宋陌想退缩,如今她要躲,宋陌反而不依了,追着她红唇亲:“别瞎想,梦里的女人也是你,你怎么连自己的醋都吃?”

    唐欢捂住他脸不让他凑过来,小声哼哼:“你说是我,我又没看见你梦里都做了什么,你……啊,你这是做什么?”他突然发力,差点将她顶撞上床板。

    宋陌咬她耳朵,下面发了狠深深挺.入:“你看不见,也没关系,我,我现在就做给你看,让你看看,梦里我是,怎么要你的……嗯,小五,你跟梦里一样软,一样紧,一样咬着我不放。”

    “不许你说……啊!”

    唐欢伸手去捂他嘴,男人却将她两只手举到头顶,另一只手孟浪.地揉弄她胸口,下面征伐不已,嘴上也是各种话都说了出来。唐欢配合他装羞,其实心里快活地要死了,荤话从他口中说出来,简直比夜半偷.情还要刺激。她这样,宋陌兴致也越来越高,好几次都忘了两人绑在一起的长发,想抱她起来变换姿势,被拉疼了才停下。唐欢笑他,宋陌随她笑,下面用力堵住她另一张嘴,堵着堵着就让她上面无法出声了。

    外面雨点噼里啪啦砸在地上,床上男人换着花样往她里面钻,不知疲惫。

    慢慢的,雨声小了,男人也放缓了动作。

    唐欢快要被他折腾死了,她已经不知给了他多少次,他却始终不给她,他不给她,这个梦就无法结束。

    “宋陌,给我,我,我没力气了……”两臂软绵绵搭在身旁,想抓床单又抓不住,唐欢一边不由自主地轻轻晃着,一边哑声求他。两条腿被他压在脑袋两侧,垂眸便能看见他在她体内缓进缓出,带出水声暧昧。

    其实宋陌一直在忍着,心里还是有点怕的。

    男人不听劝,唐欢想杀他的心思都有了,混混沌沌中口不择言:“宋陌你是不是射不出来啊?”

    宋陌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一言不发,下面闹出的动静却比任何回话都管用。

    唐欢啊啊哭求,可这次男人再也无法温柔下来了,将她双腿压得更大更开,贴着她舂米似的往前顶。顶着顶着,脑海里忽的一疼,宋陌想要停下来好好想,可身体不受他控制,自发挺动想要攀到即将抵达的顶峰。

    宋陌不知该继续做还是继续想,喷.薄的快.感却如约而至,脑海里一幕幕画面突如其来,他蓦地睁低头看她:“水仙?”

    唐欢闭着眼睛,任白光将她席卷。

    水仙就水仙吧,宋陌,我只求你就此打住。

    作者有话要说:接下来是倒数第三场梦,敬请期待千金小姐跟贼护院的故事!

    这个“贼”字,佳人觉得很传神,大家先行脑补宋护院的表现吧,OO~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程不成吧扔了一颗地雷

    Sonia220扔了一颗火箭炮

    晏三生扔了一颗手榴弹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