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67章 车内

笑佳人2017-2-16 0:0:28Ctrl+D 收藏本站

    游山那日,宋陌早早起来收拾妥当,将清水端进去,叫醒唐欢梳洗,随后坐在次间等她换衣裳。

    他给她准备的是竹青细布圆领袍,到底是主仆身份,不好让她太过招摇。

    里面传来她洗漱的动静,宋陌立起身,目光期待地投向内室门口。

    水声歇了,约莫半刻钟后,她终于往外面走来了。

    “怎么样,我好看……”

    唐欢挑开帘子,正想跟宋陌炫耀,却在看清那边站着的男人时,惊讶到失声。

    这么多场梦里,不提村人屠夫那等身份,就算是后来的状元生意人,宋陌都没有穿过太显眼的颜色,都是青蓝黑灰等色调,配着他不苟言笑的脸庞,给人的感觉便是沉稳清冷。可是今日,他竟选了身月白杭绸直裰,头顶发髻用一根白玉簪子定住,玉树临风地站在那儿,一改往日清冷,竟是说不出来的风流倜傥,温文尔雅。

    短暂的惊艳后,唐欢嫉妒了。

    他穿的是绸缎,她的是细布。他戴的是玉簪,她系的是青巾。他是少爷,她是伺候人的小厮!

    宋陌却很满意她这样的打扮,清新灵动,除了……

    他咳了咳,看着窗外道:“你,我给你准备的白纱带子,你没看见吗?”

    “看见了,那是做什么用的?”唐欢走到他身前,抱住他腰倚到他怀里,仰头看他:“少爷,我这样好看吗?”

    宋陌有些结巴:“好,好看,只是……”她为什么没束胸?胸前那样鼓鼓的,旁人一眼就看出她是女儿身了,毕竟男人可以长得跟女人一样好看,但胸口肯定没有那么鼓啊。

    唐欢故意无视他的疑惑,笑着打趣他:“我穿成这样少爷还夸我好看,少爷该不会也喜欢男人吧?”

    “胡闹!”宋陌脸色冷了下来,借着这股气势,一本正经地道:“那白纱是用来裹胸口的,你去里面缠上,免得被人看出来。”

    “啊,能看出来吗?”唐欢低头打量那儿,还自己摸了摸,跟宋陌胸膛对比了一下,茫然困惑:“还好吧,只比你的鼓一点点啊。再说了,旁人谁像少爷似的,一上来就盯着人家这里瞧。”羞恼地睨他一眼。

    她那叫只鼓一点点?

    旁人若真以为她是男的,那也是将她看成胸口揣了俩馒头……的男人!

    宋陌很想生气,可又忍不住笑。当年小五为了扮女人绑馒头,如今却要为了装男人把“馒头”压扁了。

    他扶着她肩膀把人往屋里推:“去吧,时候不早了,早点收拾好,免得那些人等久了说闲话。”

    唐欢无奈,只好把自己的骄傲缠了起来谢男神独宠之恩。

    用过早饭,宋陌让唐欢去门口马车前等他,他到老太太屋里跟邓家兄妹会合。众人聊了会儿,老太太亲自出来送他们,走到门口,先瞧见前面那辆马车前站着一个清瘦小厮,越看越俊俏。

    老太太没见过唐欢,邓婉早就认出来了,看向邓晖,朝老太太扬了扬下巴。

    邓晖会意,诧异地问宋陌,“表哥,你带丫鬟出门也没什么,怎么让她穿成这样?不伦不类的。”

    宋陌微笑,不等老太太问话,朝唐欢招招手,平静地介绍道:“祖母,这便是我屋里的丫鬟小五,今日陆安身体不舒服,孙儿身边目前只有小五伺候地最周道,这次就让她跟着去了。祖母放心,小五行事沉稳有胆量,在外不但可以充当男子,若表妹有不便之处,小五也可以帮忙,比那些丫鬟稳妥多了。”

    唐欢规规矩矩给老太太行礼:“小五见过老太太,老太太放心,小五一定会好好照看表姑娘。”

    老太太被她这副打扮震呆了。

    宋陌趁机挥手示意唐欢退到车前,跟着步下台阶,朝老太太笑辞行:“那祖母在家好好休养,我们出发了。”言罢,不给老太太纠缠的机会,先行上了马车,顺便也把唐欢喊进去了。

    事到如今,老太太再也无法说什么,狠狠瞪方氏一眼,回头叮嘱邓婉路上小心。

    邓婉面带得体微笑上了车,放下车帘时,才恨恨地攥紧帕子。她自认比那个丫鬟好看,宋陌怎么就偏偏看上了她?

    车外邓晖骑马,一身大红锦袍跟在邓婉马车旁边,远远看去既像新科状元游街,又似哪家新郎娶亲,一路吸引目光无数。

    两辆马车很快驶出城门,一路奔西边的栖霞寺去了。

    再平的官道,再稳的马车,都会有些颠簸。唐欢本来趴在窗边看外面的风景呢,颠着颠着便老老实实坐好,神色异样,好像在忍受着什么。

    宋陌担心地问她:“怎么了?”

    唐欢看他一眼,脸慢慢红了,动动嘴唇却没有说话。

    宋陌多次乘坐马车,有经验,很快便想到一种可能。他挑开窗帘往外面看了看,低声安抚道:“再走三刻钟便能路过一家茶馆,你忍忍,到时候咱们在那边停下。”脸上也有些红。

    知道他误会了,唐欢小声嘟囔:“我没想方便,我,我……”

    猜错了?

    宋陌诧异看她:“那是怎么了?”

    唐欢低头,指指自己胸口:“这里难受,摩得慌。”

    愣了好一会儿,宋陌才反应过来,脸更红了。可这次他没有过相同经历,无法帮她,半晌才哑声问:“怎么会摩到?我选的是最软最细的料子,你,缠得太紧了?”

    “嗯,不缠紧会掉下来,现在这样,站着不动还好,一走路或是颠簸,那,那两个地方就摩得慌,不舒服。”唐欢依然低着头,手指抠弄衣摆上的兰叶纹,嘴角带着男人难以察觉的笑意。难得生的那么好,缠起来不是太可惜了吗?而且这样的确不舒服,怪不得师父说女人身段越好,女扮男装就越不容易。

    窗帘已经放下来了,宋陌却依然维持扭头看车窗的姿势。也他不知在那普通的素色小帘上看见了什么,清俊脸庞越来越红,说话声都有些颤了:“那,那该怎么办?”

    唐欢声音细若蚊呐:“我,我想把它解下来。”

    解下来?那就得脱衣裳,在车里,在他身边脱衣裳……

    宋陌心跳如鼓[穿书]天道宠儿。虽说上辈子看过亲过摸过,这辈子却还没碰过,她挨得这么近,他怕自己忍不住。可她难受,他总不能因为不想让别人注意到她胸口就让她难受吧?

    “我转过去。”他沙哑地道。

    唐欢飞快拉住他手,头垂地更低,声音更细,说了一遍宋陌都没有听清楚,往她身边凑了凑,才听清了:“我,我没有带肚兜出来。”

    宋陌脑海里一片轰然,他听到自己木讷的声音:“那,那怎么办?”

    唐欢攥着他手,在他手背上胡乱划着,羞涩又尴尬:“我,我还是想解下来,那里,那里太,太嫩,磨得有点疼了。好在,好在里面还有里衣,就算没穿肚兜,外面,外面应该看不出来的。”

    太嫩……

    宋陌全身着了火。他知道她说的是真的,因为他将那里含在口中过,咬重了吸重了,她都会求他快松开,或是无声地盖住那里不给他吃。

    可他如何能放心她不穿肚兜就在外面行走?

    宋陌想找个一举两得的办法,找不到。

    不解下来,她疼,解下来……

    罢了,还是身体要紧。宋陌离开矮榻,跪坐到她身前,眼睛盯着前面微微晃动的车帘,声音低哑:“你,你弄吧,我替你看着,放心。”

    “嗯。”

    唐欢也离开了坐着的矮榻,跪在男人宽大的背后,面朝右宽衣解带。官道蜿蜒在山丘中间,马车沿右行驶,右面便绝不会有人经过。唐欢当然不在乎会不会被人无意瞥见自己,但一个正常的女人,都会选择这个姿势吧?

    先解腰带,再抬手解右肩下方的盘扣,开了,长袍从肩头滑落,坠在马车上,发出清浅的响。接下来是单薄的细绸里衣,这男人在外面不得已委屈她,内里还是很疼她的,给她准备的贴身衣物都是好料子。唐欢轻轻褪下里衣,露出自己美玉般的上半身。

    三千青丝绾在头顶,下面却有些碎发无法绾起,蓬松松落在修长的皓颈上,更衬得那肌肤莹润白皙。两条雪臂纤细匀称,小腰盈盈可握,只有那对儿挺翘的乳儿,可怜兮兮地被层层白纱遮掩。

    师父说,珍宝是用来赏玩的,佳肴是用来吃的,美人儿……是用来让男人狠狠疼爱的。

    她扭头看男人,目光落在他红透的耳根上,再看看自己的美好,只觉得不给他看看,简直是暴殄天物。

    将别在一侧的白纱抽出来,一圈一圈散开,终于得到放松,唐欢舒服地叹口气。

    接下来,该不小心摔倒了吧?可马车没有颠簸,这个借口有点牵强啊。

    正想着,身后突然传来哒哒的马蹄声,跟拉车的马匹脚步相比,轻快非常。

    “快点穿衣。”宋陌低声催促她。

    “啊?出事了吗?”

    唐欢故作不解,话音未落,身上突然被人用袍子胡乱卷住,紧接着就被男人密密实实地罩在了他怀里,连脑袋都埋在他衣袍之下。唐欢呜呜挣扎,刚要问,邓晖刻意压低的声音传了进来,“啧啧,宋陌你可真会享受啊,在家里没要够,还要在车上欺负美人吗?”

    他用折扇挑着窗帘,招摇的俊脸凑了过来,眼睛盯着被宋陌抱在怀里的女人违规上位[重生GL]。因为宋陌背朝他跪坐着,那女人的上半身都被他身形遮挡,只有一双长腿伸了出来,竹青袍摆下露出一段白色中裤,再下面便是那双穿着靴子的小脚了。

    邓晖喉头发紧。他怎么从来不知道,让女人穿上男装,做那事时,光是瞧着都别有一番滋味?

    真是羡慕死宋陌了!

    宋陌却恨不得杀了他!

    “既然知道我忙,你怎么还不走?”他偏头看他,语气冰冷。

    “好好,我走,我走,不过我劝你悠着点,别把小姑娘弄得走不动路了,传出去……”

    “滚!”

    随着男人毫不留情的怒吼,邓晖恋恋不舍地收回折扇,窗帘落下,遮掩了里面春光。

    少爷不喊停车,车夫也只好装聋作哑继续稳稳往前走。邓晖催马偷偷跟了会儿,半天没听到里面传出动静,知道宋陌察觉了,叹了声可惜,悻悻转回妹妹马车旁。

    “哥哥,你去做什么了?”邓婉撩开窗帘一角,疑惑地问。

    “没做什么,你好好待着吧。”邓晖故意落后一些,避开邓婉视线,然后肆无忌惮地盯着前面那辆马车,在脑海里想象里面的热火如天。不行,今晚他就要找个丫头试试。

    车内。

    男人发怒还是挺吓人的,唐欢乖乖窝在宋陌怀里,周围全是他身上独有的味道,熟悉又好闻。

    “宋陌,我,被他看到了吗?”

    “没有。”

    “那你怎么还生气?都吓到我了。”唐欢拱了拱,从他衣裳里钻出来,大眼睛有些胆怯地望着他。

    宋陌视线在她无意露出来的肩颈上掠过,顿了顿,柔声道:“好,我不气了,我扶你起来,快点穿上吧。”

    唐欢搂着他不动,眼睛转了转,小声认错:“都是我不好,非要跟你出来。如果我乖乖待在家,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惹你不高兴了。”

    真会扮乖!

    宋陌笑了,亲亲她额头,故意逗她:“是啊,要是小五一直都像现在这么懂事该多好。这样吧,一会儿到了山脚下,我让车夫先送你回去?正好你,里面不方便。”

    “我不回去!”唐欢立即瞪他,挣脱出一条手臂要掐他。

    宋陌赶紧攥住她手,扭头哄她:“别闹,先穿好衣裳!”

    “那你放开我啊?你抱得这么紧,我怎么穿啊?”唐欢在他腿上扭来扭去。

    宋陌马上放开她,背对她而坐。

    唐欢哼了声,开始往身上穿衣服,悉悉索索一阵后,闷闷地道:“穿好了,你转过来吧。”

    宋陌松了口气,转身看她,“下次真的不敢再带你……”话未说完,她突然扑了上来,他本能地接住她,两人一起朝后倒去。因为车内地方不大,跌倒时他自然而然曲起双腿,等他回过神,女人已经跨坐在他腰上,双手按着他肩膀,脸上绯红一片却依然大胆地注视着他,“宋陌,我,好看吗?”

    眼前有丰盈暧昧晃动,宋陌急急闭上眼睛,“别闹!”双手轻而易举挣开她,扶住她肩膀要推她起来。

    唐欢才不让他得逞,紧紧贴在他身上抱着他脖子不肯走,“是你说我胡闹的,我,我就要闹你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宋陌身体紧绷:“别这样,被人瞧见不好。”在家里怎么闹都没事,可这是在车上啊,邓晖随时都有可能再过来,她怎么能衣衫不整?

    “不会瞧见的,这样,谁都看不见咱们。”唐欢往前面挪了挪,让自己的胸口对着他脸,随即把身后衣袍往前面一罩,两人头上顿时黑了。

    昏暗中,马车带来的轻微颠簸中,她的乳自发晃动,碰到他脸。

    听着男人吞咽的声音,唐欢一面用手肘撑着自己,一面松开衣袍去摸他唇角,“少爷,小五胸口受伤了,你替我亲亲它。小五听郎中说过,吐沫可以……嗯……”

    却是男人猛地握住她腰,急切地吞了一团进去。

    唐欢三魂丢了一半儿,在他头顶轻喘:“少爷,你真厉害,小五,不疼了呢。”

    宋陌根本没有心思回她。口中是陌生又熟悉的粉果,手下是她滑腻如脂的脊背,从撑起的肩膀到紧紧压着他的小腰,那凹下去的惊人弧度让他爱不释手流连忘返,不可自拔地一遍又一遍抚摸,在她腰际徘徊。他知道,若是继续往下摸,还会碰到更诱人的起伏线条,还能碰到山涧勾出溪水,可他不敢了,现在这样,他都快受不住了。

    亲得她身子瘫软下来,再也没有力气胡闹了,宋陌就那样仰躺着为她穿衣。唐欢不依,使不上劲儿就贴着他乱动。反正衣衫都披上了,宋陌索性翻身压在她身上,绷着脸替她系好衣扣和腰带,然后抱起人坐回矮榻上。

    本待训斥她两句,她狡猾地缩到他怀里,只拿绯红侧脸对着他,艳若桃李,瞬间化掉他满腔怒火。

    但总是要罚她的。

    宋陌气恼地捏她小臀,拇指食指掐着肉不松开,在她耳边低声威胁:“以后还敢不敢?”

    唐欢嘿嘿笑,趁他不注意,迅速抬头亲了他脸一下,再埋到他颈窝,闭眼道:“本来不敢的,可你弄得我那么舒服,我很喜欢,既然喜欢,大概还会忍不住闹你。你,你掐我好了,不过轻点,有点疼。”

    “你……”他都打她了,她还这么无赖,宋陌彻底没了脾气。他以为小五已经够胆大直白了,没想到现在的她更胜一筹,使坏时勾的他欲.火腾腾,老实了也让他无可奈何。

    唐欢悄悄看他,对上他无奈又宠溺的眼眸,她得意地笑,眼中波光流转,“好少爷,别假装正经了,我,我知道你喜欢那样,刚刚,刚刚我的魂儿都快被你吸出去了。”

    宋陌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明明羞得脸如染霞,水眸却直勾勾地瞧着他,妩媚妖娆。

    宋陌心软地一塌糊涂,贴近她,亲她媚人的眼睛:“你怎么这么大胆?这种话都能说出口?”

    唐欢小手抵在他胸膛,想往里摸,被他攥住。她挣了两下,挣不动,便很认真地调戏道:“因为少爷长得太好看啊,小五天天贴身伺候您,馋得狠。小五就想,要是能亲到摸到仙人似的少爷,那让我下十八层地……”

    嘴唇被人堵住,吻得她快喘不上气了,宋陌才松开她:“不许胡说。”

    唐欢抬头,碰碰他嘴唇,目光迷离地望着他:“宋陌,你喜欢我这样吗?”

    宋陌没说话。

    唐欢躺回他手臂上,与他对视了会儿,慢慢垂下眼帘,“我,我懂了,你……”

    宋陌抬起她下巴,声音黯哑:“我喜欢,但以后只能在屋里这样,再敢在外面胡来,我,罚你天煞孤星。”说完,就见她果然如他所料那般恢复了精神,还挑衅问他:“你怎么罚我?”

    脑海里是她哭着求饶的画面,宋陌意味深长地笑:“你想试试?”

    唐欢瞅瞅他,别开眼:“不想。”才怪,一会儿到了山上,有机会她就闹他,看他能使出什么手段。

    宋陌不知她心中所想,见她终于又露出羞涩小女人的样子,总算放了心。他无法抵挡她的撩拨,若继续纵容她,让她越来越没有顾忌,以后他还不被她牵着走?总得让她怕他一样的。

    不知不觉,马车停在了栖霞山脚下。

    临下车前,虽然心中尴尬,宋陌还是扶着唐欢左看右看,确定衣袍松散,真的看不出她没有穿抹胸肚兜,脸色才好看了些。

    唐欢闭眼装羞:“少爷,在车里你怎么看小五都没关系,到了外面,千万别老盯着人家胸口看啊。”将他的话还了回去。

    宋陌好像没听懂似的,最后打量她一眼,“下车后紧跟在我左侧。”他护着她,免得人多被人撞到。

    唐欢笑着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外面。

    邓晖跳下马,立在车前准备扶邓婉下来,眼睛却盯着前面的马车,眼含戏谑。宋陌平常一本正经的,没想到竟是色中高手,男装马车,花样那么多,只是不知道他本事如何。

    “哥哥,你往哪里看……”

    邓婉出来,透过纱帽,见邓晖虽然抬着手,胳膊却离她甚远,她根本够不到,不由小声嗔道,只是还没说完,忽的一阵风起,吹开薄纱,眼前一下子清明起来。她急着去拽,抬眼间,猛然察觉对面有人在盯着她看。

    是个锦衣华服的高瘦男子,不如自己的两个哥哥,但也是好相貌了。

    邓婉脸上发热,恰好邓晖伸手过来,她迅速低头,踩着板凳下车,躲在邓晖身前。

    栖霞寺算是京郊比较有名的寺院了,山脚下有人专门开出一片开阔的院子,给达官贵人富户人家停车马用。宋家马车停在院门口,等主人们下来了,车夫再将车赶进去。如此一来,往外走时,很容易跟后面下车的人迎面撞上。

    因为感觉那人还在看着自己,邓婉都没心思听邓晖跟宋陌说什么了,紧张地躲在他身侧,一起往外走。

    那人一直停在原地没动。

    邓婉跟他中间只隔着邓晖,经过对方时,她听见有人喊他世子。男人应了,随即跟在他们身后,如影随形,如芒在背。

    邓婉垂眸,目光落在自己为了宋陌特意准备的梨白妆花褙子、淡紫长裙上。

    世子,无论是侯府世子,还有王府世子,都比宋陌一个五品官员之子强吧?自己品貌皆是一流,苦于身份低微无缘得见贵人,平时能肖想的身世最好的便是宋陌这个表哥,且宋陌生的俊美,她自然很中意。但是,如果,如果有更好的,哪怕对方容貌不如宋陌,她也愿意的。

    宋陌有眼无珠,自有人能发现她的好。

    或许,今日便是她的机会。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塨冉的地雷,么么~

    哈哈,宋陌你被人家放弃了呢!

    话说我一直在想,那些女扮男装的小说里,女人一直绑着胸,真的不会难受吗(女人都懂的)?捂脸……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