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66章 变坏

笑佳人2017-2-15 23:59:59Ctrl+D 收藏本站

    宋陌被人喊走的时候,唐欢已经瘫软在榻上,衣衫凌乱,身上是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脑袋慵懒地歪向里侧,她闭着眼睛,急促地喘息着。

    这个男人,不愧是带着前面的记忆,连亲人都这么熟练了。她还记得最初时,她亲他,他要么傻傻地一动不动,要么粗鲁笨拙地啃她,弄得她生疼。

    这次……

    唐欢摸摸嘴唇,好像肿了些,却是被他接连吸.吮的。从两人抱在一起,他就没停下来过,她快要无法呼吸了,他便移开去亲她的耳朵脖子,等她能喘气了,他又堵上她,好像八百年没亲过人似的。她气恼地推他,偏偏没有他力气大,被他推到墙上搂进怀里压到榻上,真是要命。

    可他突然被人叫走了,她又不愿意了。

    在这小小的院子里,除了跟他在一起有点意义,她还能做什么?

    梦醒之前,她都只能待在他身边,哪里都不能去。

    这些梦就是另一种形式的牢笼,将两人紧紧困在一起,而她比他更吃亏,他好歹能出去,她……

    唐欢烦躁地敲枕头,心思慢慢活了,两人到了这个份上,做那事随时都行,要不她先央他带她出去走走?现在不去,谁知道下场梦他会想起什么,是否还会如此温柔待她?谁知道梦醒后他会不会杀了她?

    为了以防万一,她得珍惜梦里时光,尽量多玩玩,日后死时也不算白活一场宠嫡。

    春光好,最适合出去踏青。

    老太太那边,也在谈论出游的事。

    “大郎,后日阿婉要去栖霞寺为我祈福,你跟阿晖一起陪她,上香后在山里逛逛,栖霞寺风景还是挺不错的。唉,我是年纪大了走不动了,要不真想跟你们一道去凑凑热闹。”老太太摸摸外孙女的脑袋,惋惜道。

    邓婉坐在榻前给老人家捶腿呢,闻言笑道:“外祖母也可以去啊,让表哥给您安排顶轿子……”

    “不用不用,我去了,你们都玩不自在。”老太太欣慰地打断她,再询问地看向宋陌:“大郎,你怎么不说话?你表弟表妹难得来一趟,你就不要整日闷在书房看书了,出去一天,耽误不了你什么。”

    方氏蹙眉,却还是用目光催促儿子应下来。

    宋陌正要说话,邓晖抢着道:“外祖母,这回你可说错了,我表哥现在哪有功夫看书啊,他院里多了个俏丫鬟,怕是哄她都来不及。”他见过的美人里,最好看的是妹妹,其次便是那个丫鬟,可惜已经成了宋陌屋里人。不过,若宋陌保不住她,他便有机会尝尝。邓晖暗笑,看看妹妹再看看宋陌,真挑拨老太太收拾那个丫鬟,算不算是一箭双雕?既安了妹妹的心,他也得偿所愿。

    邓婉低头,唇角微翘。不错,这件事由哥哥说出来,宋陌就不会怪她挑拨事端了。

    老太太很吃惊,不悦地责问方氏:“丫鬟?大郎屋里何时添了丫鬟?”因为有心撮合孙子外孙女,她一直没往宋陌屋里送人,难道儿媳妇趁她今年多病不爱管事,自作主张了?

    方氏微微笑:“娘,我……”

    “祖母,丫鬟不是我娘送的,是那天我娘给表妹选丫鬟,我回来时撞见牙婆领人出去,正好我缺个养猫丫鬟,就选了四个,让她们试着抱小五。其中只有一人没被小五抓,我便留下她了,也叫小五,专门伺候猫的。”

    宋陌开口替方氏解围,跟着解释道:“因为她只负责在我院里养猫,我贪图省事没让她跟着学规矩,然后怕她人笨唐突了祖母,便没领过来给您磕头。对了,祖母,后天你真的不去?我可以为您安排好的,保证不累到您。”

    “不用不用,你们兄弟俩替我照顾好阿婉就行了,外头人多,小心被被挤散了。”老太太笑眯眯地道,好像已经忘了丫鬟的事。她又不是傻子,既然孙子有心维护他娘,她就不能落他面子。等后天他们出发了,她再让人把那丫头领过来,都被外孙子那样挑剔的人夸成俏丫鬟了,她倒要见识见识,若是个不听话心气高的,趁早打发掉,免得折腾出孩子来。

    宋陌起身:“祖母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表妹。孙儿屋里还有几封信要回,就先回去了。”

    老太太点头:“去吧,对了,别忘了给你爹回信,告诉他阿晖兄妹已经平安到了,让他别担心。还有,端午的时候他走不开,你让他把你弟弟送回来,一年到头也不回来几趟,诚心让我挂念啊!个不孝子,才当个五品官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外祖母别生气,这回舅舅本打算让表弟一起来的,是张姨娘突然发病,表弟不放心,留在那边侍奉了……”

    宋陌出门时,听邓婉如此说,走远了,还能听见老太太咒骂张姨娘的声音。

    邓婉这般,是料定方氏会感激她吧?

    可她忘了,张姨娘就是老太太赏给老爷的,现在老太太再怎么骂,也只是打自己的脸而已致我亲爱的J小姐[韩]。方氏,早不在乎老爷身边有谁了。

    回到自己的院子,宋陌先去正屋看她。

    想到分开时的缠绵,他在门口停下,脸上有些发热。当时他太高兴了,根本控制不住抱她亲她,现在想想,会不会显得他太急色了?他知道两人以前做过更亲密的事,她不知道啊,他还什么承诺都没给她就对她动手动脚的,她会不会觉得委屈?

    犹豫半晌,宋陌猛然发觉,里面太安静了,安静地像她没来之前一样。

    他提着心跨了进去。

    榻上,她抱着白猫睡觉呢。

    虚惊一场……

    宋陌走过去,俯身注视她,见她睡得太香,他没舍得叫醒她,拿本书靠在一旁读了起来。

    唐欢睡到黄昏才被猫闹醒。

    “喵……”见女主人终于睁开眼睛了,白猫从她胸口退到她肚子上,蹲坐着看她。

    唐欢无奈,怪不得她突然觉得那么沉,敢情这猫跑到她身上来了。她伸手抱住猫,翻身准备继续睡。

    “小五,起来了,该吃晚饭了。”宋陌之前就在她头顶那边坐着,现在他俯身过来,轻轻抹抹她嘴角:“这么大人了,睡觉还流口水。”

    “怎么可能!”唐欢猛地坐了起来,自己摸摸,一点都不湿,这才知道宋陌在骗她。她瞪他一眼,低头揉猫脑袋,没好气地问:“你不用过去吗?”

    宋陌笑着看她:“不去,今晚陪你用饭。”

    好像谁稀罕他陪似的!

    唐欢哼了声,背对他重新躺下:“不想吃,没有胃口。”

    宋陌凑上去,忍了忍,没忍住,把人抱到怀里,掰过她明显不高兴的小脸:“是不是心里有什么不痛快?”以前小五生气,他也这样哄过她,如今哄人的事他做起来得心应手,只怕她不习惯。不过,她比他想的还要放得开,仗着他喜欢她,都敢这样耍气撒娇了。

    他喜欢。

    唐欢看看他,撇撇嘴,脑袋歪向他里侧,小手一下一下地戳他胸膛:“少爷,什么话都可以跟你说吗?你会不会生我的气?”

    宋陌攥住她手,柔声道:“你都知道我喜欢你了,怎么还怕我生气?小五,以后你在外人面前称我少爷即可,私底下,你直接叫我名字吧。”他不是少爷,她也不是丫鬟,她是他喜欢的人。

    唐欢抬眼看他,眼中有惊喜也有迷惑:“我,我只知道你姓宋,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宋陌笑着在她耳边低语。

    唐欢耸肩缩脖子,人也往他胸口缩:“你别对着我耳朵吹气,痒痒。”

    宋陌眸色暗沉下来,他何止是吹气,他还想咬住她细白的耳垂。

    “喵……”白猫受不了主人们的冷落,从唐欢身后绕过来,朝两人叫了声。

    被那样一双碧蓝猫眼无比认真地看着,宋陌脸上竟然有点发热,仿佛自己不愿意让人知道的一面被旁人发现了般。他抬起头,摸摸猫脑袋,让它去一边玩。谁料白猫享受地蹭蹭他手,接着跑到唐欢怀里卧下了,仰头盯着他们。

    宋陌诧异地望着它穿越之彪悍农门妻。

    白猫也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宋陌只好放弃跟心上人亲热,继续说正经事:“小五,刚刚你想说什么?”

    唐欢好笑地摸摸猫脑袋,闷闷地道:“整天都闷在院子里,我想出去走走。少爷,白天不方便,晚上你带我出去逛逛吧,我想去外面小摊上吃。进府之前,听他们说街上有很多小摊,我都快馋死了。”说完,仰躺在他手臂上,瞅瞅他,很善解人意地道:“要是少爷为难就算了,反正我也只是个丫头,少爷在屋里怎么哄都没事,带出去,会给少爷丢脸吧?”一双大眼睛委屈地看向了对面窗子。

    宋陌紧紧盯着她:“你这是在激我。”

    唐欢脸上泛红,似是无法承受他这样洞察人心的注视,忍了会儿,她忽的转回来,抬手环住他脖子:“我就是拿话激你了,那宋少爷,你到底要不要带我出去啊?”

    “你叫我名字,我就带你去。”宋陌对着她做了坏事还一副理直气壮的小脸道。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当年白猫在他床上方便,他屏住呼吸收拾,白猫却悠闲地卧在旁边小床上瞧着他,半点羞愧都没有。现在白猫乖了,她又来闹他了。

    唐欢不肯:“你先带我去,回来我就叫你。”

    宋陌轻笑:“你现在叫我,我马上带你去。”

    唐欢才不怕他,作势要推他起来:“你不带我去,那我也不让你抱了……”话未说完,被人搂紧狠狠吻了下来。

    “喵!”白猫不喜欢被两个主人挤在中间,轻叫一声,跳到地上自己玩去了。

    两刻钟后,宋陌带着唐欢走出了宋家侧门,在外面足足逛到宵禁才回来。

    唐欢玩得尽兴,决定晚上好好奖励他,为他宽衣时,眼含春水,情意绵绵,“宋陌,你对我真好。”

    宋陌被她看得骨头发软,到底是晚上,容易悸动。可他不能碰她,到时候真控制不住了,还是他难受。所以宋陌等她替他脱完衫子,便把人往外送:“你高兴就好,快去睡吧,逛了一路,你也累了。”

    唐欢躲开他手,转身坐到他床上。

    一个女人跑到男人床上,意味着什么?

    宋陌心砰砰乱跳,故作不解地问她:“你这是做什么?”

    唐欢很委屈地道:“既然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我,那哪有男人让女人给他守夜的?宋陌,以后我睡里面,你睡外面。”纤指指向门口赶人,可谓是颐指气使。

    宋陌差点忘了这回事了,闻言忍俊不禁,接过衣衫往外走:“好,从今天开始,我给你守夜。”

    唐欢对着他背影笑。

    她睡了一下午,晚上精神地很,熄灯后没多久,便提上软底绣鞋,蹑手蹑脚地去次间找他。屋里黑漆漆只能看清模模糊糊的影儿,唐欢摸到榻前,脱鞋爬上去,双手撑在男人肩膀两侧,对着他嘴唇亲了下去。

    她的长发垂下来,比红唇先碰到他,又痒又麻。

    宋陌心跳极快,及时拦住她,呼吸不稳:“小五,别胡闹。”

    唐欢脸皮很厚:“我哪里胡闹了?我只是学你罢了,前几天晚上,你不都是这样偷偷亲我的吗?今晚你没进去找我,我有点不习惯,干脆出来找你。宋陌,你这人太坏了,你亲我的时候,因为喜欢你,我都假装睡着让你亲,轮到我了,你却不肯给我。”

    听她再次提起那几晚偷香窃玉,宋陌脸上着了火,胡乱找了个借口:“不是,小五,这样不好……”

    之前因为不知道她的心意,偏又想她想得难以入睡,他忍不住偷偷亲她以解相思,亲到了马上就走,生怕被她发觉重生之养来宠去。如今知道了,更知道她不会拒绝他,宋陌依然怕,怕自己忍不住做些别的。反正,反正白天常常可以跟她亲热,晚上就算了吧,夜深人静,容易放纵。

    “怎么不好?”肩膀被他推着,亲不到人,唐欢索性半趴在他身上,脑袋顺势枕在他肩窝,“白天你还不是……弄得人家一点力气都没有。”轻轻捶了他一拳。

    宋陌再也无可辩驳,只好反问她:“小五,你一个姑娘家,怎么,如此胆大?你就不怕我……”

    唐欢支起下巴看他:“为什么要怕?我喜欢你,喜欢被你亲,你不来亲我,我就不习惯,特别想你。而且我知道你对我好,就算你,你真的做了什么,我心里也只有欢喜。”

    真是个傻姑娘。

    宋陌紧紧抱住她,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他的小五,还是这么傻。

    唐欢乖乖窝在他怀里,有些忐忑地问:“宋陌,莫非,你,你不喜欢我这样不知羞耻……”

    “不是。”宋陌马上打断她的胡思乱想,扶她坐起来。两人面对面,他在黑暗里认真地跟她解释:“小五,我喜欢你,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只是,我现在还没做好娶你的准备,白日里情不自禁与你亲近已经是对不起你了,但好歹我还能控制自己。晚上,晚上我怕自己失控……所以,晚上咱们最好不要在一起,知道吗?”

    唐欢低头,依恋地握住他手:“我懂你的意思,可是,我忍不住,不管白天还是晚上,我都想跟你在一起,哪怕什么都不做,只要睡前能说说话,能被你抱着,早上睁开眼睛能看到你,我便满足了……宋陌,你说愿意娶我,我很高兴,但,哪怕你不娶我,我也愿意无名无分地跟着你。最后你娶我了,我开心,你娶别人了,我便去死,至少我跟你一起过了那么久,死也值得……宋陌,其实你我都知道,我身份太低,就算你想娶我,你父母也不会同意的,你早晚都得娶旁人,哪怕你不喜欢对方。既然如此,我就想趁现在你心里只有我身边只有我时,时时刻刻占着你,跟你撒娇,跟你撒脾气,跟你亲近,肆无忌惮。你看,你果然全都纵着我,我很聪明,是不是?”

    宋陌心疼地抱住她:“傻,我说娶你便会娶你,如果你不信,明天我就去跟夫人说……”

    唐欢捂住他嘴:“不用,真的不用,我信你,我等着你准备好。其实在你身边做丫鬟挺好的,成亲了,就得有少奶奶的样子,既要伺候公婆,又要行事稳重,哪像现在,我只要守着你就行了。在你的院子里,谁也没法管我,连你……都得听我的。”

    “真的信我了?”宋陌有点不放心,怕她还有那种绝望的念头。

    “信,就是有一件事还不明白。”唐欢把玩他的大手,“咱们才认识几天啊,你怎么就这么喜欢我了?”

    宋陌温柔地亲她额头,“跟你一样,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欢你了,发誓要娶你到手。”

    唐欢更疑惑了,按住他手不动:“那你为什么不直接留下我?万一,万一没有选中我怎么办?你没看我们写字,怎么确定二兰就是我?哼,你该不是在骗我吧?”

    宋陌怔住,很快就找了个借口,笑道:“真傻,当日你们四个站成一排,我在你们进门时先确定你们的位置,然后陆安是从左到右收纸的,你站在右数第二个,那第三张肯定是你的字了。否则我直接留你,不就显得我……太好色了吗?”

    原来是这样,她就说嘛,她把字写得那么难看,他怎么还能认出来。

    正要夸他聪明,忽的发觉他目光好像热了起来,转念一想,明白了,刚刚他算是委婉地夸她好看了男神是个段子手。

    她羞涩地往他怀里缩,握着他手送到嘴边亲了亲,“那,如果我长得不好看,你还会喜欢我吗?”

    会吗?

    宋陌不知道。因为她的容貌,他才认出她是小五来的,若是换个面孔,他是否能认出她?

    可是,他当初喜欢小五,跟她的容貌也没有太大关系,她是哑巴,他都能喜欢上她……

    “会,只要是你,我都喜欢。”他由衷地道。

    这算是甜言蜜语了吧?

    唐欢仰起头,抱着他脖子要亲他。

    她不依不挠,宋陌只好轻轻亲她一下,随后迅速转移话题:“对了,后日我要陪他们去栖霞寺拜佛游山。”

    “陪表姑娘?”唐欢不高兴地问,语气一冷,恨恨地拧他胸口。

    宋陌没料到她反应这么迅速这么大,疼得直吸气,可心里又意外地甜,他的小五,还是这么喜欢吃味儿。奈何甜归甜,她下手还是太狠了。宋陌无奈地握住她手,“老太太让的,我怕夫人为难,不得不去,而且也不是单陪她一人,表少爷也去,你别瞎想。”

    “我也要去!”唐欢脱口而出。留她在这个封闭的小院子等他回来,他却跟觊觎他的绝色美人出去游玩,做梦!既然他要陪美人,她就替他陪美男去吧,想到邓晖那张脸,唐欢更是坚定了要去的决心。

    “你想去?”

    宋陌不是很愿意。虽然上午她是故意拿邓晖气他的,可他还记得她看邓晖的眼神,至少,也有几分真心欣赏。他不怪她,如果不了解邓晖为人,很少有人不被他的相貌骗到,但他不愿意再给她机会接触邓晖,邓晖那人明显对她不怀好意。

    唐欢讨好地抱住他:“我要去。表姑娘太好看,我怕你被她迷住。宋陌,你若不想我胡乱猜测,就带我去吧,不亲眼盯着你,我不放心。”

    她娇娇软软的,太磨人,宋陌无奈,握着她手贴到他胸口:“你还是不信我。”

    唐欢哼了声,扭头道:“那让表少爷陪我去赏花,你放心吗?”她信他,但她要出门,她要去看美男。

    宋陌犹豫片刻,心中一动,掰过她脑袋,语气宠溺又带着一点点坏:“好,我带你去,不过,你要穿男装。”他最开始对小五动心的时候,她穿的就是男装。他怀念小五穿男装的模样,还想,听她喊他一声师父。

    唐欢傻了,不可置信地看他。

    屋里太暗,但他眸如朗星,璀璨动人

    她怎么会听不出他那点小心思?

    唐欢突然想到师父的一句话:再老实的男人,对待自己的女人,特别是在床上时,都有变坏的天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蜜柑的地雷,么么~

    如果说师父那场梦是最浪漫的,这场就是最恩爱or甜蜜的~

    有姑娘觉得宋陌好像变了个人。这个,如果按照师父的设定,宋陌没有记忆,那么每场梦开始时他都是比较冷情的,不懂情爱。可现在,咱们强大的男主挣脱了师父的魔咒啊,他有了记忆,特别是这场,简直就是接着师父那场来的,当然马上就是热恋,而不是重新恋爱啦,而热恋中的男人,再闷骚,有欢欢纵容,他也闷骚不到哪去吧,嘿嘿~

    不知这个解释可以否?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