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59章 就计

笑佳人2017-2-15 23:56:56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晚,唐欢睡得格外香甜。

    那种痛快享受之后的舒畅,还是那样一个男人带来的,没有亲身经历过,绝不会明白这种感觉。

    晨光熹微,她掀开被子,先抬起胳膊。

    看着自己细白的手臂,左手指尖搭上右手臂,从腋下开始,一点一点往上移。

    痒,却不似他给的那种痒。

    闭上眼睛,脑海里自发浮现昨晚的情景。

    他跪趴在她身上,脑袋歪向右侧,抬着她的手臂,唇舌热情似火,舔上去,挨个含住她指尖吸吮。亲完右边是左边,然后从左膀子往中间凑去,热烈的气息火烤般喷薄在她敏感的肌肤上……她的手跟着放到胸口,握住那里,像昨晚那样捧着喂他……他又吸又裹,还嫌她的手碍事,自己揉捏着往他口中塞,像是要把她一口吞掉。

    她摸自己的腰腹,昨晚差点被他掐断。

    她抬起腿,修长匀称,他仿佛再次跪于她腿间,抱着一条反复亲吻。她动了动圆润的脚指,目光有些迷离。他到底有多喜欢她,竟然连脚指都如珍似宝的对待?

    最后,她曲起腿,脖颈后仰,那样的热情那样的狂暴那样的孟浪……

    又湿了。

    像只猫一样,女人慵懒地转身侧躺,将自己曲线妖娆的身体暴露在晨光中超级金钱帝国。

    师父说,女人生的这样美,为什么只给一个男人看?她就喜欢看男人为她的身体着迷,然后用他们的身体,服侍她,让她享受。

    是的,享受,唐欢也喜欢这种享受。

    之前的几场梦里,她都是在最快乐的时候进入下一场梦,根本没有时间细细体会这种滋味。林沛之伺候过她一回,但他只亲了她胸口,哪里比得上宋陌昨晚的疯狂?再说,即便身体上的快乐是一样的,心里的感觉也不同。这次宋陌虽然是被她激的,但也是他主动压上来的,让一个曾经杀了她的男人如此卑微的全身侍奉她,那滋味儿,真是快活的要死掉了。

    外面突然传来轻微响动,有人停在了内室门口。

    他还敢进来?

    唐欢疑惑,目光落在那边他的衫子上。她了然一笑,扯过被子遮到胸口,香肩半露,装睡。

    宋陌在门口站了会儿,确定里面没有声音,轻轻掀开门帘,极其缓慢地跨了进去。昨晚离开时脑袋里一片纷乱,忘了把衣裳也带出去了。

    情不自禁看向炕头。

    一眼看见她雪白的臂膀。

    宋陌连忙收回视线,脚步更轻了,提着心走到衣架前时,背上出了一层汗。

    “二爷,你醒了啊。”唐欢拉好被子,只露出一双眼睛羞涩地望着他。

    “嗯,你再躺会儿吧,我先出去一趟。”宋陌动作僵硬地穿衣,头也不回地道。

    唐欢没再说话,偷偷望着目不斜视直奔门口的男人,直到他挑开门帘要出去了,她才低声喊他:“二爷!”

    宋陌僵住,微微侧头,“怎么了?”

    就他这样冷冰冰的样子,竟然真以为旁人看不出来?

    唐欢在心里腹诽,然后在他回头看时慌乱缩进被窝,只有闷闷的声音传了出去:“二爷,昨晚,我,我很欢喜……”

    宋陌俊脸瞬间变红,动了动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匆匆离去。

    前面正屋,宋凌还没有睡醒,连他进屋都不知道。

    看着熟睡的弟弟,宋陌犹豫该不该把昨晚的事说出来。

    不说,他心里难受,而且二弟跟她见面后,相信多少都能猜出来。说了,二弟定会生气吧?二弟气他没有关系,骂她怎么办?她没有错,是他太笨,想不出不碰她而顺利掩饰过去的办法。

    长时间被人盯着,只要不是太迟钝的人,还是能感觉到的。宋凌睁开眼睛,就见自家大哥愁眉苦脸犹豫不决地站在那儿,满脸愧疚。他心中一喜,起身道:“大哥,你要她了?”要了最好,不用他费事了。

    “没有,她还是完璧,只是,她,她误会我是你,我,我……” 宋陌立即否决,下面的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清楚,更不敢看宋凌的眼睛。

    听到两人没有成事,宋凌面露失望,见宋陌支支吾吾的,他心思一转便猜测道:“大哥没要她,却碰到她了吧?我猜猜,大哥抱她了?还是亲她了?”

    “二弟,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听我解释,我……”宋陌不想再受这样的罪,狠狠心,决定实话实说。说到底,是二弟逼他过去的,他情非得已碰了她,他将过错都揽在自己身上,只要二弟别怪她,二弟怎么打他怨他他都愿意承受。

    宋凌怎么会怪他呢?

    他笑着将人按到炕头坐下,往宋陌身边靠近些,低声道:“大哥你别着急,我一点都不生气,你当我真是为了让你死心,为了考验你的自制力才让你假扮成我的吗?当然不是,你是我大哥,我能不信你?大哥,其实那天我在假山旁说的话都是真的,既然你也喜欢她,那就不要压抑自己了,二弟愿意跟你一起分享她我是曾小贤。她分不清咱们,咱们晚上轮流跟她过夜,等时间长了再告诉她,她习惯了,也就接受了。大哥,你觉得这主意如何?”

    宋陌不可置信地听着,宋凌每说一句,他心中那折磨了他一晚的愧疚就淡一分,最后全变成了滔天愤怒。原来二弟千方百计让他靠近她,只是为了逼他承认他喜欢弟妹,逼他要她,然后再陪他胡闹?

    那他昨晚的煎熬算什么?二弟耍他玩吗?

    “宋凌,你是打定主意不肯一心待她了吗?就算我陪你演戏让她接受你了,你也不肯,是不是?”他猛然跳到地上,清冷目光直直地盯着他的好二弟。

    大哥生气了……

    宋凌往后退了些,同样问他:“大哥,那你真舍得放弃她,无论如何也不肯跟我一起占有她?”

    “是!”

    宋陌怒极而吼,“宋凌,要是你死性不改,现在我就替你写和离书,她是好女人,我不能害她受你糟蹋!”他折腾了这么久,还不是为了让她喜欢上二弟,让二弟好好待她,两人夫妻和睦?他希望二弟好,希望她好,现在二弟自甘堕落无可救药,他怎么能继续看她跳入火坑?还是被他亲手推下去的?

    男人死死地瞪着宋凌,气得脖子都红了。

    宋凌知道大哥这是真气坏了,他不想白白挨打,忙改口道:“好好好,大哥你别气,既然你不肯,那我就好好待她吧,反正她愿意跟我过了。大哥放心,这次我说话算话!”

    好言好语商量无用,他只好另使手段了,他就不信大哥要了她后,还能这样理直气壮。哼,这次他不但要让大哥要了她,还要亲自揭穿两人让海棠知道真相!她要么不堪受辱而死,要么妥协伺候他们哥俩!

    想到这里,宋凌做出最正经最诚恳的样子向宋陌赔罪,再三保证以后改邪归正好好做人。

    宋陌不信他。

    宋凌没辙,指天发誓:“我宋凌向大哥承诺,以后好好待我妻子程海棠,若有半分让我大哥不满之处,就罚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宋陌这次没有拦他,冷冷地盯着他眼睛:“最后一次,宋凌,我再信你最后一次。你若是再不学好,我不但要放她离开,以后半分钱都不给你,你等着自生自灭吧!”甩手而去。

    宋凌嗤了声,不定谁让谁等着呢,今晚,今晚一过,看大哥还有没有底气!

    又躺了一会儿,宋凌起身穿衣,准备去后院陪妻子用早饭,他还真想知道昨晚大哥对她做了什么。只是,走了一半,宋凌又折了回来。不行,他不清楚大哥是如何跟她相处的,万一被她瞧出来,晚上计划就容易出变故,还是事成之后再闹她吧。

    “大哥,白日见她,我有点心虚,还是晚上再过去吧。”宋凌跨进偏厅,朝宋陌打招呼。

    宋陌“嗯”了声,头也不抬:“那你让人过去告诉弟妹一声,免得她多想。”

    宋凌摸摸鼻子,瞅着他笑,笑了半天没有得到回应,便出去使唤人了。

    饭后,兄弟两个一起出发去铺子,傍晚才回来。

    因为在宋陌那里取了经,这次宋凌直奔后院去了重生绿袍。看着他身影消失在拐角,宋陌心里似被沙子堵住又宛如针扎,各种复杂难言滋味快要逼疯了他。他大步跨进内室,翻出平常最喜欢读的一本杂记看,可看了半天,越看心越烦,“啪”地放下书,去湖边了 ,晚饭也不准备用。

    后院,用过晚饭,宋凌握着唐欢的手,柔声问她:“今儿个在家都做了什么,有没有想我?”

    唐欢羞涩地拍掉他的毛爪子,低头嗔他:“昨天还闷葫芦似的,一天不见,又油嘴滑舌的了。”

    宋凌被她这副模样勾得有点心痒痒,但为了大计,只好暂且忍下,松松衣领道:“让立夏去前面拿点东西,怎么去了这么久?海棠,你出去瞧瞧,看她是不是躲到哪里偷懒去了。这些丫鬟,你得端着点,不能惯她们一身臭毛病。”

    “嗯,那你等着,我去催催。”唐欢柔顺地配合他,掀开帘子去了外头。

    宋凌迅速从袖子里掏出一包药粉抖在茶壶里,晃了晃,得意一笑,耐心地等美人回来。唐欢很快折回,宋凌起身迎她,牵着她手坐在桌子旁,亲手为她倒茶:“海棠辛苦了,喝杯茶润润喉咙吧。”

    “二爷对我真好。”

    唐欢红着脸接过茶,刚要喝,见男人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她羞恼地背转过身:“二爷别看我,你这样,我都不好意思喝了。”

    “好好,我看那边行了吧?”宋凌知道女人怕羞,乖乖扭头看向一旁。

    唐欢依旧侧对着他,一手端茶一手用衣袖遮掩自己,悄悄将茶水倒入广袖里。茶杯小,茶水勉强印湿了半个衣袖,因为是远离宋凌的,料他也看不见。哼,在她面前下药,他知道什么叫班门弄斧吗?一会儿若是宋凌想强她,唐欢不介意打晕他,再去找那位假二爷“解毒”。

    “咦,这茶水味道怎么有点不对劲儿啊?”唐欢放下茶杯,疑惑地问。

    “当然不对劲儿啊,这是我给你倒的,喝起来是不是比以前的甜?”宋凌笑着看她,见女人嗔他一眼便低了头,他握住她肩膀,温柔地道:“海棠,屋里有些闷,走,趁天还没黑透,咱们去花园里逛逛,凉快凉快。”

    他到底想做什么?

    唐欢很是好奇,找借口换了件妆花褙子,随宋凌往外走,暗暗估摸着何时让药力发作。依着刚刚闻到的味儿,应该要过个两刻钟左右才起效的。

    宋凌又带她去了假山那边。两人在石凳上坐下,陪她说了会儿话,宋凌忽的拍一下大腿:“啊,差点忘了,我给你买了一样好东西,刚才急着去见你便给落在前头了,我这就回去取。海棠,你在这儿等着也没意思,不如去湖边走走吧,回头我去那儿找你!”刚刚他瞅见大哥坐在湖边,不错,省着他找借口把人骗过来了。现在先让她过去,等两人滚到一起了他再出现,到时候捉奸成双,看大哥还怎么退缩。

    唐欢也瞧见宋陌了,所以现在宋凌这么一说,她就明白了他的意图。

    她温柔地望着宋凌,心里有些遗憾,这么有意思的人,可惜只是梦中假象。若是现实里也有这样一对儿双生兄弟该多好,她肯定能诱惑他们一起闹一场的,两个宋陌围在身边侍奉她,想想就热血沸腾啊。

    唉,可惜……

    宋凌如此帮忙,不出意外,今晚她就能采到宋陌了。至于宋凌的小算盘……她可没心思管。

    目送宋凌走远,唐欢折根柳条,袅袅娜娜地往湖边走去。

    宋陌正背靠柳树,望着湖面发呆。

    他喜欢她什么?好像就是因为那晚在水里岸边的亲近,他心里才着了魔天庭阅读器。

    看着她,他觉得她熟悉,抱着她,他会有她属于自己的荒唐念头。这到底是他为自己喜欢弟妹找的借口,还是冥冥中他真的跟她有所牵扯?

    罢了,有又如何?她是他弟妹,就算她跟二弟和离,以她前大伯的身份,他也无法娶她。更何况,天都暗了,二弟那样急的性子,恐怕已经跟她……

    宋陌痛苦地仰头,后脑使劲儿顶身后粗糙的树干,想用身体上的疼来抵消心里的苦。

    他把她给了另一个男人,她再也不可能是他的了!

    她……

    “扑通”,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闷响。

    宋陌茫然地看过去,碧绿草丛里,有人倒在那里,看衣着,像是女人。

    宋陌皱眉,是哪个丫鬟晕倒了?

    待他靠近看清女子面容后,宋陌震惊地停下脚步,她,怎么会在这里?

    又喜又惊,喜的是她还没有跟二弟在一起,惊的是她的身体!

    “海……弟妹,你没事吧?”他不敢靠近,隔了几步唤她。

    “二爷?”唐欢轻轻蹭着草地,一边往下扒自己的衣裳,一边扭头看他,目光迷离娇喘吁吁:“二爷,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啊,嗯,二爷,我好热,好难受啊,身上使不出力气……好热……”说着,敞开衣衫,露出里面浅红抹胸。

    眼看她还要再脱,宋陌再也无法旁观,跑过去蹲下,先帮她把衣裳裹好,大手覆上她额头:“头疼吗?是不是病了?”

    “嗯……”唐欢攥住他手往自己胸口放,闭上眼睛求他:“二爷,你手好凉,摸我,嗯,像昨晚那样摸我,嗯……别躲,好二爷,我难受得快死了……”就着他手臂,她跌到他怀里,双手抱住他腰胡乱摸索,胸前两团丰盈抵着他蹭动,嘴唇不停努力去亲他脖子。

    “海棠,别这样,你,你是不是吃什么东西了?”宋陌推开这个明显不正常的女人,一手攥紧她双手阻止她继续脱衣服,一手按着她肩膀不让她靠近自己。

    唐欢难耐地挣扎,胳膊动不了,她无赖地倒在地上,伸腿圈住男人,夹着他来回磨蹭,口中含糊不清地回话:“吃东西?没啊,我就喝了你倒的茶……啊,二爷,你快抱抱我,这样好难受啊……二爷,我想要你,还要你亲我下面,好痒,你快帮我亲亲……好二爷,给我……”

    听着心爱女人直白的话,她的腿还不停地勾着他,宋陌身体立即起了反应,欲.火焚身。可比欲.火更盛的,是怒火!

    二弟竟然给她下药了!

    她都愿意接受他了,二弟怎么还能做出这种事!

    这就是二弟口中的好好待她,这就是他的承诺吗?

    宋陌猛地将人抱起,冰冷目光扫过来路,朝相反方向走去。不能回去,听她方才所说,二弟应该很快就会回来,路上两人极有可能碰到。事到如今,他不可能再把人交给二弟,二弟肯定不依,吵起来让下人看见笑话。他先带她躲一躲,等她的药劲儿过了再回去,明天就送她回程家。

    他想的不错,可怀里的女人不配合。

    因为他两手都占着再也无法束缚她,唐欢小手轻而易举探进他怀里,摸他的脖子摸他的胸膛摸他的腰背,摸得男人好几次差点失力扑下去。宋陌满头大汗,低声求她别乱动。唐欢哪里听得进去,非但没住手,还把他的衫子扒开,嘴唇也亲了上去。

    “二爷,要我,好难受啊……”她用力吮他结实的胸膛,吮不起来,只留下处处红痕顺治皇后休夫记。左手则顺着他腰往下面摸。

    宋陌没法拦她又不能真的让她握住,环顾四周,飞快朝一处半人多高的花丛后面跑去,然后盘腿将人紧紧抱在怀里,握着她手安慰她:“海棠忍忍,忍一会儿就好了啊,听话……”

    “二爷,二爷,这里好硬好舒服……”唐欢闭着眼睛,手被攥住了,她用胸口磨他,下面翘臀更是来回蹭那根抵着她的好物,清晰地感受到他越来越大,“二爷,你快给我,我要死了,难受死了……”

    “海棠!”

    宋陌听不得她这样的哀求,煎熬许久,终于还是低头堵住了她的唇,一手将人紧紧按在怀里,一手托住她的臀不让她再蹭他,企图用这种办法帮她忍下去。可这样一来,他也更加清晰地感受到了她又软又大的胸脯,还有掌心上那越来越诱惑他掐一把的圆臀。昨晚他刻意遗忘的一幕幕重新浮上心头……

    手指突然碰到一丝凉,宋陌大惊,却是怀里女人往后移了移,将那里送到了他手里。

    “二爷,进来,把你那里插.进来,我要,好难受啊,快死了……”趁他失神,唐欢躲开他嘴,在他耳边近似哭泣的哀求道。

    “海棠……”宋陌额头青筋暴起,他是真的受不住她这样了。

    “二爷,进来,求你了……”唐欢知道他已经快要崩溃了,便含住他耳垂反复吸吮。才吸了两下,男人突然扒下她裤子,唇舌也重新覆了上来。唐欢大喜,挣扎着要坐到他腿上,毕竟这样侧躺着不好办事啊。可男人胸膛紧紧压着她不让她起来,唐欢正疑惑这个姿势他是否能进来呢,宋陌大手毫无预兆地捂住了她那里,然后,一根手指试探着戳了进来。

    “嗯……”唐欢不由自主仰头。

    宋陌怕她疼,顿了会儿才慢慢抽.插起来,只在浅处并不深入,出来后也不急着进去,而是沿着那条缝来回抚弄,像昨晚用舌亲她那般。她难受,她想让他进去,可他怎么能?不提身份,他怎么能趁她失去理智要了她?宋陌强忍着,只要让她丢了,药性就能解了吧?

    唐欢想抗议,可这男人似乎天分不错,弄了几下便掌握了技巧,她现在根本都不用装了,情难自禁地在他怀里扭动着颤抖着。而且,就算她想让他换个东西进来,她也无法开口啊。宋陌生怕她说话一样,含着她舌不断纠缠,唐欢被他上下两头弄得森森然,都快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上半身被他禁锢,只有腿还是自由的,曲起又伸平,伸平再曲起……一双红缎绣鞋难耐地磨着脚下的青草,踩塌一片……男人动作越来越快,那双小脚蹬地越来越急,发出无法形容的摩擦声响,跟越来越清晰的捣水声混在一起。

    直到某一刻,有急切的脚步声骤然插了进来,水声戛然而止。

    宋陌僵住,二弟来了!

    他连忙要为她穿衣。

    唐欢才不要!

    眼看就要到紧要关头了,他怎么能在这时候停下来?既然要玩,干脆玩大点好了,左右宋陌现在肯定要抱着她躲起来,那,那就边躲边要吧!

    裤子鞋子早在方才的挣扎中掉下去了,唐欢也懒得管,直接跨坐在男人腿上,抱着他脖子继续蹭:“二爷,二爷别停,我还要,快点给我!”

    脚步声越来越近,宋陌根本没有时间劝她,况且她神志不清,肯定也不会听他的。目光扫视一圈,宋陌用她的裤子胡乱包起绣鞋塞到她跟他中间,双手托住她湿渍渍的臀,猛然起身,弯腰朝前跑去。天色暗了,前面有树木遮掩,只要他绕到假山那边,便能躲开二弟先行回院子了,到时候躲进书房装睡便可。

    “二爷,快点进来……”等他直起腰后,唐欢双腿夹紧他腰,又扭了起来僵尸老公你不行。

    “别出声!”宋陌胸口起伏得厉害,现在这样,他无法堵住她嘴了。

    “那你进来,我就不出声了。”唐欢断断续续地道,下面抵着他依然支着的那物绕圈转动。

    “……给你!”宋陌既要躲避后面追上来的人,又要盯着前路免得被绊倒,根本没有精力应付她,听她不停哀求,他又是着急又是赌气地将一只手移到她两腿中间,伸出一指送了进去。因为两人都在颠簸,这一送没有掌握好力度,深了。

    有点疼,可是好刺激!

    不顾男人片刻的呆愣,唐欢咬住他半敞开的衣襟,抱着他脖子自己上下动了起来。这种动作太需要体力,可难得遇到这么强壮的男人,难得遇到这种被追着偷情的刺激,唐欢怎么能败兴在自己身上?腿再酸,她都紧紧夹着他腰夹着他手,不让自己掉下去。

    宋陌力气是大,但这样抱着一个人,肯定跑不过宋凌。跑到假山附近时,两方已经很近了,完全是借着夜色才能隐藏面容。

    望着前面模糊的狼狈身影,宋凌明知故问:“前面的,赶紧给我停下,有胆在外面做这种勾当,怎么没胆露面了!”

    “二爷,快躲躲,别让大哥看见咱们!”唐欢快要不行了,但也没忘了继续演戏,喘着催促宋陌。她需要他将她放下,需要他用力地弄她,至于被宋凌抓住了怎么办,她现在没有心思细想,反正她已经抓住了宋陌的心,不怕他跑掉。

    宋陌也支持不住了,急急跑进假山那边,在奇形怪状的山石中寻找藏身之处。

    好不容易找到了,他抱着她跳过去。知道她快到了,同时也怕她再发出声音,宋陌半压在她身上狠狠堵住她嘴,手指接连几次深深抽弄,盼着早点解了她的药性。她安分了,他立即出去拦住宋凌,只要不被宋凌瞧见两人这样,这事就能圆过去。

    “哈哈,这时候还不忘干那事,胆子真是不小啊,出来,二爷心情好,兴许饶你们一回。”

    宋凌声音突然传来,唐欢心里一紧,正好被他按在妙处,呜咽一声,颤抖着泄了。

    宋陌全身僵硬,最后,还是躲不过去吗?

    忽的,黑暗里先后传来男人惊呼和扑通闷响,紧接着没了声音,取而代之的是不该有的漫长沉默。

    心中莫名浮起不安,宋陌放下怀里喘息不止的女人,朝那边跑了过去。

    他看见地上趴着一个身影,一动不动。

    “二弟!”

    宋陌心急去扶他,手伸到宋凌脑下,碰到一片温热。

    震惊心慌之际,他听见她虚弱的声音:“你喊他二弟,你,你是,大哥?”

    作者有话要说:最佳神助攻陨落了……

    明天欢欢要挑战灵堂h,节操彻底掉落,大家慎重购买哈~

    你们可以猜猜欢欢用什么办法让宋陌答应在这个时候h哦~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blissa扔了一个地雷

    晏三生扔了一个手榴弹

    晏三生扔了一个手榴弹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