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58章 疯狂

笑佳人2017-2-15 23:56:30Ctrl+D 收藏本站

    俗话说,怕什么来什么泰迪逆袭指南。

    宋陌抱着唐欢转过一处拐角时,宋凌迎面走了过来。

    唐欢发现宋陌的身体一下子就僵住了,她偷笑,装作没瞧见宋凌一样在他怀里蹭了蹭,声音高低恰到好处:“二爷怎么不走了?”她倒要看看,这哥俩会不会继续演下去。

    宋陌急着要放她下去。

    唐欢抱着他脖子不松手:“二爷送我回屋!”

    “我……”

    “二弟,还站在那里磨蹭什么?弟妹今晚受惊了,你送她过去顺便在那边歇下吧,不用再到前院来。”宋凌立在不远处,声音清冽平静,面容隐在黑暗中看不太真切。

    “大,大哥?”唐欢震惊地朝那边看去,头扭到一半又急急转回来,着急地催促抱着她的男人:“二爷,咱们快走吧!”偷偷拧了宋陌一下,大有恼羞成怒的意思。

    宋陌忍痛,眼睛却始终瞪着宋凌那边,“宋……”

    宋凌仿佛能猜到他要说什么般,一边往前走一边冷声训斥道:“二弟,今天情况特殊,以后你还是注意些,别在外面对弟妹动手动脚,传出去咱们宋家名声不好听,弟妹脸皮也受不住。好了,我回屋了,你跟弟妹也早点睡吧。”

    眼看他就要走了,宋陌再也无法忍耐弟弟这种胡闹,不容唐欢反对便将人放到地上,大步奔向宋凌,攥着他手腕往远处走。确定唐欢听不到了,他才猛地将人推到墙壁上,低声喝道:“二弟,你别太过分!之前的事我都不想再管,现在她愿意跟你过了,你马上过去找她,以后好好待她!”

    与他的愤怒相比,宋凌简直就跟没事人一样,理理衫子,有些意外地问他:“海棠愿意了?因为看见大哥跟丫鬟鬼混,她先是对大哥死心,然后又喜欢上大哥假扮的我,所以愿意了?大哥,那你先教教我你是怎么哄她的,免得一会儿我露出破绽,她又要寻死。”

    话语里满满都是讽刺。

    宋陌如何听不出来,他看向一侧,闷声道:“二弟,你让我证明我对弟妹无意,今晚我都做到了,弟妹就算对我动过心,现在也死心了……”

    “大哥,你不用说了,我只让你再做一件事。”宋凌笑着打断他,“大哥,我相信海棠对你死心了,但我不相信你对她死心。今晚你装成我跟她同居一室,如果你能做到不碰她,我就彻底相信你,以后在家对海棠好,在外乖乖听你话,如何?”

    “她是你妻子,你这样还算是人吗?”宋陌咬牙切齿,恨不得再打他一耳光。他把她当成了什么?

    宋凌笑了笑,拍拍他肩膀道:“大哥别生气,你就再纵容我一次吧,主要是我脖子上被那丫鬟抓了好几道,我怕被海棠看出来。不陪她吧,她都那样依赖“我”了,我怕她多想,万一凭着蛛丝马迹看出咱们俩联手骗她,她还不一心求死?好大哥,就这一晚,只要你不主动,海棠肯定不会对你做什么的。你安安稳稳睡一觉,既证明你是真的不会受海棠诱惑做出对不起我的事,又替我在海棠面前开个好头,这不是一举两得吗?大哥放心,明早我肯定跟你换回来。”

    “你……”

    “大哥,莫非你不敢?怕自己忍不住?若是如此,我也不勉强你了,现在我就过去,先二话不说要了她,事后她就算看出来我不是安慰她的那个二爷,她要么死,要么死心伺候我,反正都是我的人了。”宋凌得意地道,抬脚要往回走。

    宋陌拽住他,声音冰冷:“宋凌,如你所言,我跟她同住一晚。但是,以后你若敢强迫她负她,就算你是我亲弟弟,我也决不饶你。”

    宋凌哈哈笑,“大哥,你终于承认你喜欢她了,否则何必关心……”

    “我是喜欢她,但我不会碰我弟弟的妻子,宋凌,收起你那些猥琐心思大爷,求投喂[综漫]。”宋陌甩开他手,脚步沉重地走了。

    宋凌望着他离开,重新靠到墙壁上,抬手摸下巴。

    其实,他更期望今晚大哥禽兽一回要了她。那样,一来他可以跟大哥一起享用她,二来,大哥有把柄落在他手里,到时候他再出去鬼混,大哥也没有底气管他了。

    大哥守规矩也不怕,他会想办法促成两人的好事的。这样真正一举双得的机会,他才不会错过。

    那边,宋陌回到院子门口,就见她蹲在原地,看不清模样,却有压抑的呜咽传来。

    “……海棠,你怎么了?”他大步跑过去,想了想,还是主动伸手扶她。

    唐欢抬头,打量他片刻,有些不确定的问:“二爷?”

    宋陌点头,刚要说话,女人已经扑到了他怀里,“二爷,你抱我回屋吧,不要再跟大哥纠缠了,我,我不想再见到他。以后除了必要,我都留在后院,二爷你放心,从今以后,我心里只有你一人。”

    恨他恨到如此地步吗?

    宋陌苦笑,俯身抱起人,直接奔后院去了。不见也好,一晚,一晚他就解脱了,等她跟二弟真正好好过了,他把二弟教好,然后去外面走生意。看不见,便不会疼,便能忘了。

    到了门口,宋陌放下唐欢,唐欢羞涩看他一眼,喊立夏。立夏一直在屋里等着呢,几乎听到声音马上就来开门了,瞧见外面站了两个人,她吓了一跳,愣愣地忘了让路。唐欢微微低了头,有些慌乱地快步进去,口中柔声吩咐她:“别大惊小怪的,以后二爷都来后院休息了。去吧,给二爷打盆水来。”

    立夏没敢多看男人,应声去了。

    宋陌立在门口犹豫,唐欢回头,牵着他往屋里走,边走边打趣他:“二爷,上次你进来,我让立夏防贼似的盯着你,你当时一定很生气吧?”

    宋陌附和着扯了扯嘴角。

    唐欢歪头看他,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二爷,你今天太奇怪了,之前是你笑脸讨好我,现在怎么变得这么严肃?啊,是不是刚刚大哥又训斥你了?哼,早先我还觉得他训斥你,错肯定在你身上,现在,他自己都是那种人,谁知道是不是故意找你的茬?算了,二爷别想了,笑笑吧,咱们夫妻好不容易才解了心结,别再绷着脸了。”

    她扑到他身上,青葱玉指点住他唇角往上提,灯光下笑靥如花,“来,快点笑给我看。”

    嫁到宋家这么多天,这是她第一次笑,还笑的如此轻松调皮。看着这样的她,宋陌不由有些恍惚,夜晚,共处一室,灯下撒娇……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不敢多想,回忆二弟的笑脸,宋陌握住她手,强迫自己笑了出来,“海棠,别闹了,累了一天,早点睡吧。”早点睡觉,在炕上躺一晚,什么都不用想,一夜很快就过去了。

    唐欢故意理解成了另一层意思,羞恼地捶他一拳,“你就那么急着睡觉吗?亏我还夸你老实了,果然还是……不理你了!”低头跑了进去,进门前还回头嗔了他一眼才放下门帘。

    宋陌茫然地盯着门帘,他怎么不老实了?重新回忆一遍方才所说,琢磨了两遍终于体会出味儿来,脸上顿时有如火烤。他,他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啊!

    但这种话肯定越解释越暧昧,宋陌烦躁地握拳,没进去,在外屋晃悠,恨不得只想等她睡下他再悄悄摸进去。

    新婚燕尔,唐欢怎会让自己独守空房?

    等立夏打水进来,她让立夏回自己屋了,关上门,把宋陌请进内室,亲自弄湿帕子拧干,红着脸问宋陌:“二爷,成婚这么多天,我还没伺候你一回,现在咱们好了,我为你擦脸吧?”

    “不用,我自己来吧吸血鬼素食养成记。”宋陌背对她站着,装作在看屏风上的牡丹花。

    唐欢偷笑,小步走过去,握住他一只胳膊把人转了过来,秋水眸子忐忑地望着他:“二爷是不是想到前几天在我这里受的委屈,生海棠的气了,所以不肯让我伺候你?”

    “不是,我,我……算了,那劳烦你了。”宋陌解释不清楚,又实在受不住她如此近的打量,索性闭上眼睛,由她去了。

    “二爷没生气最好,那你稍微低低头吧,太高了我够不到。”唐欢松了一口气,等宋陌听话地俯身下来,便动作轻柔地替他擦脸。

    修长的眉,清俊白皙的脸,还有那吃起来格外美味的唇,唐欢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面前的男人,深深感叹自己遇到了好货色。虽说采起来太费力气,可诸如现在这种亲近的时候,那种满足感足以弥补之前的辛苦了。

    “二爷,你,你真好看。”擦完最后一下,唐欢羞涩地夸他一句,随即走开,背对他收拾自己。

    宋陌依然闭着眼睛,有点后悔答应二弟的荒唐请求了。不过,如果他不来,得到她如此对待的,就是二弟了吧?果然,他不该接近她的,不靠近,他就不会知道她有多好,就不会羡慕嫉妒二弟,不会生出独占她的心思。

    身体里有两个宋陌在打架,一个告诉他这个女人本来就是他的,他可以光明正大的拥有她。另一个却时时提醒着三人的身份,她是他弟妹,他怎么能有独占弟妹的念头?

    唐欢将巾子搭在雕花架子上,见男人还杵在那里,她低下头,慢慢走到那边的灯前,揭开灯罩,吹了一下。

    灯灭了,屋内顿时陷入一片漆黑。

    不知谁的心,砰砰砰加快了跳动。

    唐欢走到宋陌身前,拉着他手绕过屏风,在炕沿前停下,素手抬起碰上他腰带,细声道:“二爷,我为你更衣吧。”

    宋陌立即握住她手,退后一步道:“我,我自己来,你先躺下吧。”说完,背转过去,颤抖着去解腰带。

    唐欢没说话,一个害羞的小女人,现在是不该开口的。她脱了绣鞋,爬上炕,铺好被褥,然后侧对着那边的男人解衣裳。天黑看不见,他也不会偷看,所以她把没用的衣裳都脱了,身上只剩一件勉强遮到小腹的抹胸,还有系在腰间红绸亵裤,是旁边有带子一扯就开的那种。

    眼睛习惯了黑暗,渐渐能看到模糊的形状,唐欢将脱下来的衣裳摆到一旁,用外衫遮住细布里衣,这才钻进了被窝。这个傻男人,恐怕他都没想过炕上只有一床被子吧?或许,今晚加把劲,能得手?

    唐欢想了想,又摇摇头,宋凌一定是用什么逼宋陌替他过来的,既然宋凌知道,宋陌碍着弟弟,肯定不会碰弟弟的妻子。不过没关系,能逗逗他,能吃吃他的豆腐,能听他压抑的喘息,唐欢也很兴奋了。当然,最好就是宋陌受不住化身禽兽扑了她……奈何据唐欢的经验,禽兽宋陌只是一种幻想。

    她耐心地等着。

    宋陌以最慢的速度脱了外衣,好不容易劝服自己上炕时,蓦然发现炕头只有一个被铺。他抱着一丝奢望看向另一头,没了,整张炕干净整洁,只有这一床。

    想想也是,她之前不待见二弟,怎么会准备两人的?

    抱着她睡一个被窝?

    宋陌想都不敢想违规上位[重生GL]。

    她这么安静,是不是他脱衣的时候,她困了先睡了?

    宋陌如此期盼着,小心翼翼上炕,慢慢在一旁躺下,背朝唐欢,中间隔了一臂的距离。他闭上眼睛,耳朵却高度警惕身后的动静,满心盼望没有动静,那样就说明她真的睡着了。

    睡着才怪!

    唐欢扒着被子露出脑袋,无比委屈地唤他:“二爷,你是不是嫌弃我对大哥动过心,所以不肯跟我睡?”

    声音再弱再细,落到宋陌耳里,无疑都是惊雷。

    “没有,我,我只是习惯一个人睡了,你,你别多想。”宋陌浑身紧绷,干巴巴地解释道。

    “是吗?二爷这样说,你自己信吗?如果习惯一个人睡,你何必娶妻?如果习惯一个人睡,前两天为何总想搬过来找我?二爷,别再找借口了,怪不得今晚你沉默严肃了许多,其实还是介意我喜欢过大哥吧?既如此,你不用勉强自己应付我了,我海棠也不是别人不喜欢我我还死乞白赖贴上去的。二爷,你现在就走,明早把休书给我,从此咱们一刀两断!”蒙住脑袋呜呜哭了起来。

    宋陌头大如斗。

    仿佛应付最难缠的对手,都没有跟她相处更折磨身心。

    偏偏还不能一走了之。

    他坐起身,看看那边鼓起来的被子,叹道:“你,别哭了。”

    “不用你管!反正你嫌弃我了,还管我做什么?还想像之前那样骗我吗?我不稀罕!”唐欢气呼呼地道,还在被窝里翻了个身。

    真让她这么想二弟,今晚的努力不就白费了?

    宋陌咬咬牙,挪到她身边,手碰到被子,又缩了回来,“海棠,我没嫌弃你,只是,只是怕你还不愿意便躺在外面的。别哭了,我,我这就进来了。”

    唐欢突然有些脸热,这男人说话要不要这么一语双关,什么叫他要进来了,他想进哪儿啊?

    不过从一个闷男人口中听到这种根本算不得什么的荤话,感觉还真不一样呢。

    心里莫名地痒痒,唐欢往旁边挪了挪,没说话,却给他让出了地方。

    宋陌犹豫半晌,以赴死的心态掀开被子,背对她躺下,身体紧绷生怕碰到她。

    谁都没有说话。

    宋陌却听见她慢慢转了过来,然后,贴上了他。感觉有些奇怪,又说不上来哪里怪,困惑中她手臂放到他腰上,抱着他。她,她怎么这么大胆?如此喜欢二弟了吗?正想着,她脑袋抵着他背蹭了蹭,“二爷,你就真的那么怨我,连抱我一下都不肯?刚刚大哥到底跟你说了什么,在河边的时候,你,你还,亲我着……”

    宋陌苦笑,她不喜欢他了,“二弟”有什么异常,她都能想到他身上。

    罢了,既然她如此在乎二弟的态度,他,他就抱抱她吧,反正只是抱抱。

    他僵硬地朝她转身,“海棠,别多想,我只是累了困了,没有嫌弃你……”转到一半就失了声。左手臂先碰到她,他小心翼翼地生怕碰到她胸口,她却支起脑袋示意他把胳膊伸到她脖子下,他伸了,她重新躺下来,他右臂恰好落到她腰上,手不小心碰到她,细腻温热光滑。

    她没穿衣裳吗?

    宋陌急着往后退。

    唐欢抱紧他,抓住他手贴着自己后背不放,埋在他胸前,羞得无法再羞:“二爷,之前是我冷落你了,现在,现在作为赔罪,海棠,海棠随你处置[穿书]天道宠儿。”

    处置什么?

    宋陌一点都不想处置!

    他努力不去感受手下的滑腻肌肤,闭着眼睛,勉强平静又温柔的求她:“海棠,你的心意我懂了,只是今晚我真的累了,明天,明天行吗?”说到明天,心口突然涌起一阵强烈的痛苦,明天,她这样,二弟定会欣喜若狂吧?

    “借口……”唐欢咬住他胸口,眼泪慢慢涌了出来,打湿他里衣,“二爷,是不是,你见过的女人太多了,海棠,海棠这样的,无法让你满意,所以,你不要我,连,摸摸都不肯?”

    “不是……”

    “那你摸我啊,好歹让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啊!”唐欢恨恨地咬他。真的恨,她自认容貌身段都是极品,若勾引旁人,根本不用勾引,她一个眼神那些男人恐怕就争先恐后地送上来,怎么在他面前,她就好像变成了一个干瘪老太太似的,如此遭他嫌弃?

    她赌气地抓住他手按在自己胸脯上,哭得分外委屈:“你摸摸,我是哪里不如那些女人?听说你想女人想到冒充大哥去欺负人,怎么,我比不上她吗?竟让一个风流男人避如蛇蝎?你说啊,我是长得不如那些女人好看,还是,还是我这里不够,不够大?”

    宋陌快要被她逼疯了,“不是,不是……”

    唐欢哭着撒泼:“那你摸啊亲啊,我不用你要我,只要你摸遍我亲遍我,证明你不嫌弃我就行!呜呜,你就是女人太多了,嫌弃我没她们好……”

    她怎么会不如那些女人?她怎么能将她跟那些女人比?

    “我亲,我亲!”

    不知是手下的触感,还是听不得她如此鄙夷自己,宋陌疯了,他是真的疯了,毫无预兆地翻身压在她身上,从她的额头开始亲了起来,一点都不温柔,急切如狂风暴雨,粗鲁地要将她席卷,转瞬便将她脸亲了个遍,再移到她脖子上肆虐起来。他急他快,却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当他亲到她胸脯时,唐欢察觉他有片刻犹豫。她不允许他半途而废,按住他脑袋送了进去,他含住,随即疯狂吮吸起来。唐欢压抑不住轻叫出声,身体上的快乐,心中的满足,让她在他身下妖娆绽放。

    趁他失去理智,借着方才的委屈,她真的让他亲她全身,从胸脯到脚指,闭眼感受男人破天荒的火热。最后她都记不清是她指引的,还是男人天生的本能,他猛地抬起她双腿,脑袋凑过来尽情地亲她舔她吸她勾她抿她,凶猛狂虐一如方才。唐欢忘了一切,夹着他脑袋不停地叫,最后在他大口一吸中丢给了他。

    他还在贪婪地吸着,唐欢却受不住这样连续的刺激,扭着身子求他停下。

    “够了吗?这样能证明我喜欢你,能证明你比那些女人都强了吗?”宋陌粗喘着放开她,发泄似的质问。

    他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强硬霸道,仿佛她敢说不够,他便会撕了她。唐欢本想否认好激他更进一步的,却在听到他声音时瑟缩了一下,没胆了。这男人老实的时候能逗死他,突然凶起来,太吓人。

    “够了……”她羞涩地抓起被子遮住自己,心想宋陌不会真的疯了吧?

    宋陌没疯,听她终于满意了信了,他飞速起身跳下炕,去外屋发泄自己去了。

    他忍住了,没有对不起他的二弟。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妮子的地雷,这个故事还有两章就结束了哦,目测明后两天都会很刺激,嘎嘎嘎,好猥琐,捂脸……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