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56章 黑锅

笑佳人2017-2-15 23:55:39Ctrl+D 收藏本站

    肩膀贴着地面摩擦,停下时,火烧火燎地疼。

    宋凌撑地坐起身,不可置信地望向对面。

    那里,他的好大哥满脸铁青地瞪着他,用他的身体将女人护在后面,而那个差点被他剥光的女人瑟缩着跪在假山下,身上罩着他大哥不知何时披上去的外衫。

    她到底是谁的女人?他又是谁的大哥?

    宋凌呸了一口,慢慢站起来,第一次毫不畏惧地回视宋陌,一步一步朝他走过去:“大哥,你什么意思?她是你替我做主娶回来的,怎么,现在你后悔了,舍不得把她给我了?”三番两次阻挠他,现在都不避讳她衣衫不整了,除了自己也想要她,宋凌再也想不到旁的理由。

    宋陌皱眉呵斥他:“胡说什么!我只是看不惯你这样对你的妻子!”

    “看不惯?”宋凌冷笑,指着躲在宋陌身后的唐欢:“那大哥你教教我,我该怎样对待我的女人?怎样对你的好弟妹?洞房花烛你情我愿?大哥你成过亲吗?你亲眼看过旁人如何洞房花烛吗?你没有!我告诉你,就算晚一个月,我还是要这样对她,只不过地方换到了屋里,换成她自己把衣服脱了让我要!大哥,一个月后,你是不是还想教我该怎么要她?那趁现在咱们都在场,你给我示范示范……”

    “混账!”听他越说越扯,宋陌再也忍不住,扬手甩了他一巴掌。

    又流血了。

    可宋凌已经习惯了,父母死后,他都记不清自己被大哥打过多少次了,扇耳光都是轻的。他用手背擦掉嘴角的血,回头盯着宋陌的眼睛:“混账?到底谁混账?大哥你出去打听打听,谁家当兄长的会插手管弟弟屋里的事?谁家兄长明知道弟妹衣衫不整还跑出来,别告诉我你什么都没看到!”

    “我……”

    “你什么?”宋凌逼近一步,瞅瞅唐欢,忽的邪笑起来:“算了大哥,不就是个女人吗,咱们兄弟不值得为了她生气。大哥,我没有那么小气,如果你真喜欢她,我可以把她让给你一半,第一次给你都没关系,到时候咱们兄弟一起……”

    眼看男人再次挥拳过来,宋凌及时躲向一旁,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逡巡,一边倒退着往来路上走,一边哈哈大笑:“大哥,那就这样说定了,今儿个你先来,我不急,等你享受过了,我再要她!”

    只要女人够漂亮,宋凌不是特别在乎第一次,况且若大哥真能为了这个女人动情动欲,将来兄弟二人一起享受,宋凌甘愿把自己名义上的妻子奉献出去[穿书]天道宠儿!豆腐张那个喜欢大哥的女儿,不也被他玩过了吗,至今宋凌都记得一边听女人娇滴滴唤他大哥名字然后一边要她的*滋味儿!现在他的美人.妻子似乎也喜欢大哥啊,偏偏她是他的女人,她想跟大哥过,他成全,但她也必须伺候他!

    最后看那二人一眼,宋凌意味深长地笑,提着裤头扬长而去。

    那真的是他的二弟?

    宋陌茫然地望着宋凌渐渐远去的背影,呆立当场,直到耳边传来微弱的哭泣。

    他扭头看去,她跪着倚靠山石,脑袋朝里歪着,乌发掩面。她的长发散开了,从肩头倾泻下来。她身上披着他的衫子,但宋陌之前看见了,她的衫子被扯坏了,松垮垮搭在缚在后面的手上,除此之外,全身只剩坠在脚下的裤子。

    妃色的肚兜,落在不远处。

    他记起刚刚那一幕。二弟突然用牙扯开她肚兜带子,手里也要扯她裤带,她一边挣扎一边回头看他,目光凄然绝望。他突然无法忍受,冲出来甩开二弟,但她的肚兜裤子已经掉了,他毫不犹豫褪下衫子给她。那一刻,他怕的不是自己看见,而是不想让二弟看见。

    为什么会有这种不该有的念头?

    事情怎么到了这一步?

    还有那时脑海里绚丽的光,差一点,差一点他就想到了。

    头疼欲裂,宋陌身形晃了晃,跌靠在山石上,闭上眼睛。他难受,很难受,他什么都不想再想。

    透过发隙,唐欢偷偷观察离她只有几步之遥的男人。

    他好像有什么烦心事?

    想到方才听到的男人争吵,唐欢真是,太意外了。意外宋凌竟然坏到有跟兄长分享一个女人的念头,又意外宋陌如此照顾她,为了一个认识没几天的女人跟双生弟弟生了罅隙。当然,宋陌这样对她,唐欢很满意,她只是有点纳闷,这场梦里,宋陌喜欢她的速度快得都让她惊奇了。

    莫非真是胸口两个大馒头的功劳?

    应该是了,唐欢想不到旁的理由,只可惜,大伯和弟妹,最难的不是让他喜欢她,而是打破他心中的世俗藩篱。因为碍于身份,哪怕宋陌喜欢她了,他也不会承认的,没有合适的理由和天时地利,这个古板的男人一定不会对她下手。

    或许,她该从宋凌那里找机会,借宋凌打消男人心中的顾虑?

    真是麻烦的兄弟俩,唐欢琢磨地头疼,索性不在想,乖乖等着男人开口。

    可她等到天都暗了,跪得腿都发麻了,男人依然没有动静。

    唐欢想了想,小声道:“大哥,我,都是我不好,惹你跟二爷生气。你放心,我已经想明白了,既然嫁了二爷,既然不敢死,我就该好好跟二爷过,什么一个月不一个月的,的确委屈二爷了。大哥,你别为这事伤神,二爷方才说的那些都是气话,不算数的……大哥,我在这儿等着,你帮我把二爷请回来吧,我亲自劝他,向他赔罪。过了今晚,你们依然还是好兄弟,我安分伺候二爷,咱们一家三口和和气气过日子。”

    宋陌诧异地看向她。

    的确,一切起因都源于她不愿与二弟同房,他心软才应了她,才惹出这么多事来。如果她肯配合二弟……

    就算身体配合了,心里也是不愿意的。

    宋陌不想委屈她,说不清理由。

    他别开眼,问出一个他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弟妹,你是为了我们兄弟感情,才决定接受二弟的吧?”这个心善又可怜的女人,二弟,的确配不上她谢男神独宠之恩。

    唐欢摇摇头:“也不全是。如今我,我已经被二爷看过了摸过了,我已经是他的人了,还谈什么接受不接受?就算和离了,带着这样一具不干净的身子,我还能心无芥蒂地改嫁吗?大哥,你别管了,求你把二爷找回来吧,时间长了,我怕,怕他误会你我真的……”

    宋陌一动不动,胸口说不出来的堵塞憋闷。

    什么叫是二弟的人了?就因为被二弟碰过吗?那那晚他跟她在水里在岸边的碰触算什么?还有,干净不干净的,听她那样说她自己,他心口就像被重锤砸了一般难受。如果他没有犹豫,如果他在二弟提起她时就阻拦,她就不会受到那样的欺凌吧?

    宋陌不想让二弟碰她,至少,他不想看见,看见了,他会控制不住自己。

    明明对她没有想法的,却在亲密接触之后,身体失去掌控。她的身体是毒,不能碰不能看。

    眼下他能做的,只有避开她。

    “弟妹,你放心,我说话算话,之前答应你一月之期,就一定会办到。今晚二弟的确冲动了,口不择言,你别往心里去,回头我好好劝他,让他向你赔罪。只是,一个月之后,还请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多多体谅他,好好跟他过日子吧。”只要看不见,他应该能管住自己的。

    “大哥,真的不用……”

    “弟妹,就这样定了,接下来你跟立夏尽量待在屋里吧,免得再被二弟堵上。”

    “好,好吧。”唐欢低下头,过了会儿,声音更轻了:“大哥,天色不早了,你,你帮我把手上的腰带解开吧,我,我自己弄不开。”

    宋陌脸上一热,想拒绝,却找不到拒绝的理由,毕竟这事不好让下人知道。看看两人的位置,宋陌闭上眼睛:“好。弟妹放心的话,把手腕往后抬抬便可,我闭着眼睛帮你。”只需撩开衫子一角,碰不到她身上的。

    唐欢应了声,背转过身,上半身向前弓着免得宋陌的衫子滑落下去,双手还要努力往后抬,方便宋陌摸到。

    宋陌走过去,脚先碰到她,稍微退后一点,半蹲下,摸索她手。摸到了,他往里伸去,不想里面还有她自己那件耷下来的衫子,只好拨开衫子再往里摸。

    他动作已经很轻很小心了,可惜唐欢肩头太滑,她又故意使坏,宋陌的外衫就滑落下去,一半掉在地上,一半掉在宋陌手上。

    “啊,掉了!”

    唐欢挽救似的往后挪,试图耸肩阻止衣裳下滑,可她跪了半天,膝盖早麻了,撞到宋陌脑袋后,双腿便不受控制往前伸去,上半身则靠着宋陌胸口往一侧歪倒。

    “小心!”宋陌本能地去扶她,手却意外碰到滑腻肌肤,受惊缩手。

    唐欢低叫一声,下一刻便倒在了地上,双手还缚在身后。

    “大哥!”她颇为委屈地抱怨道。

    宋陌急得睁开眼睛,对上她玉体横陈马上又闭上,“我,我不是故意的!”情急之下,顾不得其他,飞快摸上她手为她松绑,随即以最快的速度一跃而起,拽着自己的衫子跑了。

    唐欢扭头,眼睁睁看他跑开。

    这个男人,要是有他弟弟一成的淫.荡,刚刚都会扑上来了。

    遇上他,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啊!

    唐欢揉揉膝盖,抓起衣裳穿了起来违规上位[重生GL]。

    摸黑往回走时,却听到身后有微不可闻的脚步声。

    唐欢心中惊讶,这家伙,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记得她说自己怕黑的事?

    唐欢忙抱住胳膊装可怜。

    或许,换个女人遇到宋陌,得到宋陌如此对待,应该会很满足?

    但唐欢很怀疑,换个女人,没有她这样厚的脸皮和采他的决心,那人恐怕连接近宋陌都不敢吧?

    所以啊,这块儿肥肉生来就该被她啃,就算他长了两条大长腿,她也会抓住他,吃腻,甩开。

    ~

    唐欢回了后院。

    宋陌心情复杂地回屋去了。

    “怎么样,她要起来感觉不错吧?”宋凌斜靠在炕头,宋陌一进来,他就讽刺地问道。平常一本正经的样子,还不是弄了那么久,天黑才回来?

    屋里没有掌灯,宋陌也不想掌。筋疲力尽,他不愿再跟弟弟起争执,站在炕沿前,语重心长地道:“二弟,我知道你说的是气话,因为大哥再三阻拦你,你心里不舒坦。好了,之前的事咱们不提,刚刚她亲口跟我说愿意接受你了,一月之期也不用你守了,只为了咱们两个不闹别扭。二弟,这样的好女人,娶到她是你的福气,大哥对她好,也完全是看在你的份上,所以你快点改掉那些坏毛病,好好待她吧。”

    宋凌很是意外,“你真没碰她?”都脱成那样了……

    宋陌叹口气,“没有,二弟,你别胡思乱想,若我真有那种龌龊心思,当初何必让你娶她?”

    这话倒是真的。

    宋凌很了解自己的大哥,他说没碰,肯定就是真的没碰。唉,好可惜,他还盼着跟大哥一起玩呢。

    算了,能摆脱那个狗屁约定也不错。

    “好吧,刚刚是我误会大哥了,大哥你别生气,你放心,只要她乖乖听我的,我会对她好的。”宋凌很认真地道,他对美人向来怜香惜玉,今晚不过是被海棠气到了。

    宋陌放心了,见宋凌准备下地,他拦住他,有些底气不足地解释道:“二弟,虽然她愿意了,可我想着,她现在对你肯定还心存不满,便依然承诺她一月之期了。不过二弟放心,只要你答应我这个月对她以礼相待,我不再约束你,你可以去后面找她陪她说话。”

    原来还是介意……

    黑暗里,宋凌失笑,他拿他的好大哥真是没办法了。

    “大哥,我可以听你的,不过,你要先向我证明,你心里真的没她。”宋凌重新靠在墙壁上,挑衅地道。

    宋陌看着他,缓缓问:“如何证明?”她是他们兄弟中间的结,他必须打开。

    宋凌慢慢笑了出来,“别急,过两天你就知道了。”

    宋陌看不见他的表情,即便看见了,他也猜不到他亲弟弟到底在想什么。

    “你别胡闹。”

    这是他唯一能说的。

    接下来两天,宋凌并没有踏足后院,而是乖乖跟在宋陌身边帮他做事,第三天傍晚才去后院找唐欢,但也提前跟宋陌打招呼了,说他只是过去说会儿话,很快就回来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弟弟态度诚恳,宋陌自然没有理由阻拦,而且宋凌这两天的表现,多少都让他放了心。

    后院,宋凌进屋便把立夏打发走了。

    唐欢坐在炕上,看看宋凌,让犹豫为难的立夏出去了。没有内力,但她好歹还记着那些招式,既然宋陌无情,放他二弟过来调戏她,就别怪她心狠手辣。宋凌若是敢硬来,她打不死他。

    宋凌被她防备的样子逗得发笑,歪坐在炕头,柔声道:“放心吧,我就是过来跟你说说话,没有别的坏心思。”

    唐欢不太相信,放下手里做样子的绣帕,低头问:“二爷想说什么?”

    “海棠,你不愿意让我碰,是因为你喜欢我大哥,对不对?”

    唐欢震惊抬头,脸上泛红:“没有!我跟大哥清清白白的,你别污蔑我!”

    “那你脸红什么?”宋凌盯着她的脸,心中冷笑,“海棠,若我证明大哥不喜欢你,你是不是肯接受我了?”大哥是因为她不愿意才拦着他的,如果海棠同意了,大哥也没有借口再插手。他本想跟大哥一起要她,偏偏大哥死要面子不同意,那他只好自己想办法快点把人吃到手,反正他是不会乖乖听大哥摆布守约的。

    他想玩什么?

    唐欢来了兴致,低下头道:“我不喜欢大哥,不用你证明。”

    宋凌哼了声,起身,临出门前才斜看她一眼:“既然如此,明天傍晚,我使人唤你到花园假山旁,到时候不管见到什么,你都别伤心啊,否则我会误会你真的喜欢我大哥。”

    男人冷着脸走了,唐欢坐在炕头发呆。

    见到什么,她会伤心呢?

    从宋凌的角度想,莫非他想让她看宋陌跟别的女人亲热?

    不可能,宋陌那种性子,不会受弟弟摆布的,就算他想配合他二弟,最多也就是假装跟个女人说说话,那样她可以装伤心,心里却不在乎。她唯一怕的是宋陌被旁人捷足先登,可宋凌有本事让宋陌*吗?

    下药?那宋凌肯定要失望了,春.药对梦里的宋陌无用。让宋陌心甘情愿上一个女人只为了骗她?宋陌自己不会同意,宋凌也不用指望找个女人勾搭他。宋陌连她的百般身体勾引都能拒绝,别的女人……唐欢只想笑。

    可是,看宋凌那么笃定的样子,莫非宋陌真答应跟哪个女人嘴上*骗她了?

    唐欢突然期待起来,宋陌会说甜言蜜语吗?

    次日晚饭不久,果然有人来通知她。

    唐欢往头上插了根簪子,支开立夏,自己出门了。

    花园景色不错,她不急不缓地走着,说不清为什么,她就是相信宋陌不会碰别的女人。

    假山旁,宋陌立在拐角,全身僵硬。

    不远处,是二弟急促的喘息,是女人如哭似泣的求饶,还有身体相碰的啪啪声。

    他不敢听,不敢分辨那声音到底是不是她的。

    二弟让他证明自己不喜欢她,就是想让他亲眼看他要她吗?

    可万一是……

    “大哥,你来了吧?来了就出来吧天煞孤星。”宋凌掐着身前丫鬟的腰,一边动作,一边望着宋陌那边低声唤道。他想要一个女人,实在太过容易,大哥以为他警告过,这些丫鬟就不会对他动心吗?哼,为了逼大哥放弃,为了早日得到海棠,他就满足一个丫鬟吧。想到大哥就在那边听着,宋凌入得越来越狠。

    “啊,二爷,放开……”那个被宋凌勾搭来的丫鬟吓坏了,大爷是什么人,被大爷看到她脸,她就活不成了。奈何她越躲,男人要得就越尽兴。

    但她的声音无疑让宋陌从窒息中活了过来。

    “二弟,你到底在胡闹什么?”他想过去狠狠踢他!

    “大哥你别过来,海棠马上就到了,咱们打起来,她肯定知道我做了对不起她的事,会更恨我的。”宋凌喘着道,“大哥,你不是说你不喜欢她吗?不是想让她好好跟我过吗?那你今天替我背回黑锅好了,只要你替我背了这一次,以后我再也不碰别的女人!”

    “你……”

    “二爷?是你吗?”

    就在宋陌准备过去打人时,身后传来了女人不确定的询问。宋陌震惊回头,便见她迈着碎步朝这边走了过来。他想阻止她,宋凌动作比他快,攥着丫鬟的腰往地上一推,他跟着跪趴下去,正好露出两人赤.裸的前半身。他扭头,面色冰冷地怒斥宋陌:“二弟,你怎么带弟妹到这边来了……嗯,马上离开!”说着话,身体动作可没停,大手握住丫鬟胸前揉捏,脑袋随着动作前后晃动。

    宋陌如遭雷劈,“你……”

    “二弟,别忘了你说过的话!”宋凌直勾勾地盯着他。

    宋陌心中一紧,急急看向唐欢。

    唐欢迅速从对宋凌的佩服中回神。她看着那边交缠在一起的两人,眼泪顺着脸庞滑落,伤心欲绝:“大哥,宋陌,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说完,猛地扑到呆立在身前的男人身上,攥着他胳膊大哭:“二爷,你带我走吧,我不要留在这里!”

    “我……”

    “二弟,你还不快点带弟妹走!”宋凌看着自己的妻子跟大哥搂抱一起,不但没觉得生气,反而更兴奋了,捂着丫鬟嘴可劲儿折腾,啪啪之声伴随着女人控制不住的闷哼,越来越响。

    唐欢埋在男人怀里,捂着耳朵摇头:“二爷,求你了,快带我走吧!”

    “……好。”

    宋陌脑海里一片纷杂,已经说不清到底该想什么了,动作僵硬地抱起她,慢慢离开。

    揭穿真相,便是在二弟面前承认自己喜欢她,她也会更恨二弟,这个家,就没法要了。

    不说实话,在她眼里,那个压着丫鬟胡闹的人,不就成了他吗?

    所以她哭的这么伤心,是真的喜欢他?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这场梦,因为身份问题因为要让宋陌纠结然后逼他觉醒,所以写起来有些沉重(好头疼),大家放心,后面的会恢复轻松的~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小宴扔了一个地雷

    小水是我的扔了一个地雷

    1斤扔了一个地雷

    黄色月亮扔了一个地雷

    爱吃炸洋芋和过桥米线扔了一个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