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55章 强迫

笑佳人2017-2-15 23:55:11Ctrl+D 收藏本站

    书房里有隔间,里面也放着两套备用衣裳,宋陌去那边换好了才回的正屋。

    宋凌已经躺下了,还没睡,趴在被窝里看书呢。见宋陌进来,他迅速把书藏到被窝里,侧躺下,纳闷地问道:“大哥今天怎么出去那么久?”

    “天热,在湖里游了一圈。”宋陌坐在炕另一头,低头擦湿漉漉的头发,擦着擦着,侧头看宋凌:“刚刚进来好像瞅见你在看书?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吧?”

    宋凌嘿嘿笑,全身缩在被窝里,只露出一个脑袋对着他:“大哥你不懂,男人嘛,有几个不爱看这个的,也就是你。对了,大哥,这么多年你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真没想过?”两人都二十多了,他十三岁时就跟屋里伺候的丫头试过了,大哥却始终一个人。

    整天就不会说句正经的,宋陌哼了声,没理他。

    小时候跟在父亲身边学打理生意,父亲去后家里担子都落在他身上,外人看他年少,不断找宋家麻烦,想把他家的铺子挤兑垮了。他忙着对付那些人,哪有心思做别的?后来好不容易闲下来了,又因为豆腐张女儿一事兄弟俩坏了名声,没人愿意嫁,他也彻底没了成亲的念头宠嫡。

    *,自然有过,可他不想碰那些女人。宋陌觉得,要么不做,做就只跟妻子一人做。如果能遇到一个让他心动的决定不顾一切娶回来做妻子的女人,那是他的福气,遇不到,他也不会随便找个女人对付过去。跟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女人做最亲密的事,想想就觉得反感。

    反感……

    宋陌动作忽的一顿,脑海里闪过水下的那一幕。

    女人饱满红艳的唇瓣,细腻丰腴的身子,紧紧相贴,她缠他他抱她,仿佛她本是他体内的一部分,不能割舍。

    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她明明是他的弟妹。

    宋陌摇摇头,瞥一眼那边背过去继续看书的弟弟,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躺下去的时候,宋陌还在想,明天见面该怎么办?

    然后第二日一早,立夏就火急火燎地跑过来,道二奶奶病了,浑身发冷。

    宋陌立即派人去请郎中,宋凌则光明正大地去了后院。宋陌有些担心,但以他的身份,怎么都不好跟过去,也没有理由阻拦弟弟。

    后院厢房屋里,唐欢躺在炕上,把自己裹得严严的。她当然没病,只是想装上两天,既为了吊吊宋陌胃口,也为了躲避明天的三朝回门。什么娘家,她才懒得浪费精力,况且回娘家就意味着要跟宋凌单独相处一路,来回来去,打死她她都不信宋凌会规规矩矩的。

    门帘响动,有人走了进来,唐欢懒懒瞧了一眼,单从男人虽然强装担心却依然有些庆幸的眼神,就判断出这人是宋凌。没办法,跟宋陌打了那么多场梦的交道,所谓最熟悉一个人的往往是他的敌人,她对宋陌就是这种感觉,除非宋凌能装,否则分辨这兄弟二人于她而言便是小菜一碟。

    “海棠,哪里不舒服?”宋凌毫不客气地脱鞋上炕,侧躺在唐欢身边,伸手就往被子里摸。

    “二爷真关心我,就别趁这个时候来闹我。”唐欢用身子压着被角不让他进来,扭头对着墙壁道。

    她里面只穿着中衣,这样一扭头,修长的脖颈便暴露出来。长发似缎,肌肤赛雪,宋凌看得心神荡漾,飞快偷香了一口。唐欢猛地往旁边避开,怒目相向。宋凌知道不能一次把人逼得太急,并没有继续欺负美人,只伸手按住她肩膀,温柔地注视着她:“别怕,我就是太想你了,一时没忍住,你都病了,我哪有心思做别的?”

    唐欢看他一眼,没说话。

    宋凌替她掩好被角,托着下巴关切地问她:“好好的怎么病了?是不是夜里睡觉不老实踢被子了?”

    他态度软了,唐欢不好一直冷着他,想了想,叹口气,有些乞求地看着他道:“二爷别闹了,我是真的不舒服,说话都没有力气。二爷若是关心我,就在旁边看着吧,别出声行不行?”

    “行,行,我都听你的,你快歇着吧,我就在这儿守着你。”终于从娘子嘴里听到句软话,宋凌心中美得很,只盼着这次好好表现,早点赢得美人信赖,早日圆房。

    郎中很快过来了,号脉后,觉得没什么问题,可病人嘴里念叨难受,郎中想到宋家二爷的秉性,估摸着这位二奶奶大概是跟二爷闹别扭了,便开了普通的调养方子。

    开完了,唐欢催宋凌去送郎中,然后低声吩咐立夏偷偷给宋陌带话,让宋陌晚上记得把宋凌喊过去。

    宋陌听立夏说完,不用想也能猜到此中缘故,点头应了。

    晌午宋凌死皮赖脸地要照顾唐欢用午饭,下午也赖在屋里不肯走,虽然表现很老实,但唐欢是什么人?只有她骗男人的份,没有男人在她面前还能藏住那些小心思的致我亲爱的J小姐[韩]。瞧着那边宋凌兴奋的样子,唐欢在心里偷笑,不过也有几分忐忑,若是宋陌碍于兄弟情面……

    不会的,他那个人,肯定说到做到。

    果然,傍晚摆饭时,宋陌派人喊宋凌去前面用饭。

    宋凌立在门口,不耐烦地朝小厮摆手:“去去去,告诉大爷,就说我晚上在这边照顾二奶奶,让他自己吃吧,吃完睡觉,不用等我了。”

    小厮低着头:“二爷,大爷说了,你要是不过去,一会儿他亲自来请你。”

    宋凌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想朝小厮发火,又觉得不够解气,看一眼屋内,气冲冲地奔前头去了。拐到厅堂门口,就见他大哥坐在主座上喝茶呢,听到动静也只是微微抬眼,那气定神闲的样子,宋凌看得心火更甚,反手一关门,瞪着眼睛质问道:“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海棠生病我留在一旁照顾她不对吗?海棠都没反对,你急什么?”

    宋陌放下茶,抬头看他:“她真的没反对?”目光清冷,仿佛能看穿对方所有心思。

    宋凌蔫了,垂头丧气地在宋陌下首坐下,过了会儿,央求地道:“大哥,女人哄两天就行,不能一直惯着。你放心,只要你今晚让我留在那边,明天我就还你一个乖巧听话的好弟妹。”

    “不行,之前我答应她看你一个月,除非她主动跟我说接受你了,你就必须等到一个月后才能跟她同房。二弟,你别急,一个月眨眼就过去了,你安分一个月,到时候她看你顺眼了,两人和和美美的多好。”

    “大哥……”

    宋陌不为所动,见弟弟面露不甘,他迅速岔开话题:“明天是回门的日子。看看吧,要是弟妹身体好了,你们一起回去,要是弟妹还病着,你就自己走一趟,跟程家讲明缘由,免得他们担心。还有,你在那边用午饭可以,但最迟申初必须回来,晚到一刻,一月之期就多加一日。”

    宋凌正想着趁出门的机会再去赌一把呢,听到这里忍不住拍案而起:“大哥,我不是小孩子,用不着你管这么严!”

    话音刚落,宋陌同样站了起来,冷着脸训他:“不是小孩子?那你倒是给我做几件证明你不是小孩子的事情来!除了吃喝嫖赌,你还会做什么?帮你娶个好女子都被你闹成了现在这样,滚,回屋反思去!”

    “你,你等着!”宋凌无可反驳,梗着脖子吼了一句,拂袖而去。

    宋陌心中有气,晚饭只用了一碗。饭后想去湖边走走,又记起昨日种种,便回屋了。进屋后,见宋凌侧躺在被窝里,枕头前面放着一本打开的画册。他好奇地看过去,却是一本春宫,上面一对儿男女躲在花园角落里正在行苟且之事,女子扶着山石,男人扶她腰立在后面,整幅画最明显的就是女子雪白丰满的臀,还有男子那明显夸张的深色巨物……

    瞧清楚了,宋陌一把抢过册子甩到地上,刚要骂人,宋凌忽的闭上眼睛,口中急急喊了两声海棠,紧接着长呼一口气,满脸潮红的仰躺在那里,粗重喘息。

    如果这个不够,空气里突然弥漫的淡淡男人气味儿也足以让宋陌明白,他的好弟弟刚刚做了什么。

    他气得都不知道该骂什么好了。

    男人一动不动地立在炕沿前,宋凌喘够了,慢慢睁开眼睛,朝自家大哥懒懒一笑:“怎么,大哥不让我碰我明媒正娶的女人,不会连我自己痛快一把也要管吧?”

    宋陌跟他无话可说,熄了灯,默默躺下。

    宋凌将擦拭的巾子扔到地上,主动跟他说话:“大哥,我知道你心里怨我,可你没碰过女人,你不懂穿越之彪悍农门妻。哪天你自己尝过了,就能体谅我现在的感受了。海棠那样极品的女人,换谁谁都心里惦记着,恨不得早点……”

    “闭嘴,她是你妻子,不是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你要尊重她。”

    “我是尊重她啊,这不就跟大哥你一人说呢嘛。大哥,咱们俩是双生,好的跟一个人差不多,我没什么话不能跟你说的。对了,大哥你刚刚也看见那画册了吧,依我看啊,海棠把衣裳脱了,肯定比那个女人还……”

    “你再说一句试试?”宋陌猛地坐起身,声音极冷。

    “算了算了,跟你这种正经人说不到一块儿去!”宋凌很是嫌弃地道,转身睡觉。

    宋陌却睡不着了。

    开始是被宋凌气的,到后来怒火好不容易平复了,他闭上眼睛,脑海里却不受控制地冒出来画上那一幕,然后,画面一转,突然回到了昨天傍晚。

    昏暗的湖边,女人身上只穿一件肚兜,纤腰圆臀长腿……她震惊地转过来,胸前一对饱满随着她的动作晃荡,然后,他就扑到她身上了,紧密相贴……他不知道她察觉没有,他自己却知道,那时,他那里硬了。或许,早在意外扒掉她裤子瞧见她身下雪白时,身体已经发生了变化。

    不能再想了……

    宋陌狠狠掐大腿一下,强迫自己快点入睡。

    ~

    次日一早,宋凌在宋陌的再三叮嘱中启程了。

    望着马车远去,宋陌想,二弟身上没有银子,应该不会跑出去惹事吧?

    他转身回去,准备收拾一下就去铺子了。

    孰料才回头,就见她一身红衣从后面绕了过来,单身一人。绣着海棠缠枝的大红裙子,衬得她那张红润小脸也似花般娇艳。目光相碰,她怔在那里,微微歪着头打量他,眼里闪过疑惑,好像在判断什么似的,脸颊越来越红。

    这样的疑惑宋陌非常熟悉,咳了咳,他朝她走去,最后在相隔二十步左右的地方停下,看着她身侧道:“弟妹,是我,你,身体好了吗?”

    “啊,原来是大哥……”

    唐欢红着脸退后几步,侧对着他低下头,手里紧张地攥着帕子揉捏,声音含羞带怯:“多谢大哥关心,我,我已经好多了。大哥,二爷呢?我想了想,让他一人回去不好,咳咳,我还是跟着去吧,免得邻里多想,咳咳……”话未说完,小步跑到前面一颗桂树下,扶着树连续咳了起来。

    分明还没好!

    目光扫视一圈,确定周围没人,宋陌无奈地跟过去,依然还是远远地停下来,低声劝她:“弟妹,二弟已经出发了,你看你,快回去歇着吧,等你彻底好了,我再让二弟陪你回家一趟。”

    “唉,二爷都走了,也只好这样了。”唐欢用帕子擦擦嘴角,侧目看向宋陌,目光相碰,在宋陌避开之前,她迅速敛眸,脸上羞红一片,顿了顿,道:“那大哥忙吧,我去后面了,咳咳,之前以为要跟二爷一起走,就把立夏留在屋里看着了。”

    怪不得一人来了前院。

    宋陌胡乱点点头,正要离开,余光中瞥见她身形晃了晃,一手扶额,眼看就要倒下去了。他大吃一惊,身体已经自作主张赶了过去,在她摔倒前及时扶住了她,“弟妹,你没事吧?”

    唐欢整个人都倚在他身上,一手虚虚攥着他衣襟,另一手无力地垂下,连帕子都握不住掉了下去,“大哥,我,我头好晕……”说着闭上了眼睛重生之养来宠去。

    宋陌又紧张又担心,既怕她的身体不好,又怕突然有人闯过来撞见这一幕。他试着扶她起来,她却软绵绵根本站不住。喊立夏,隔着这么远,肯定会惊动旁人。没有办法,宋陌只好将人横抱起来,大步朝后院走去:“弟妹,情非得已,唐突了。”

    唐欢乖乖贴着他明显起伏的胸口,闭眼不语。

    到了后院,立夏正在晒衣裳,瞧见两人这样进来,她愣在那里,竟是不敢确定抱着二奶奶的男人到底是谁了。

    “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去前头,找人请郎中去!”宋陌顾不得解释,朝立夏大声吼道,随即迅速抱着人去了屋子。他将她放到炕上,准备出去,唐欢无力地扯着他袖口不放,眼眸紧闭,声音虚弱:“大哥,你,你别走,我怕,我是不是要死了……”

    她那点力气,他一挣就开,可看着她那可怜模样,听她说这种话,宋陌便不忍心了,扯过被子替她盖上,轻声安抚道:“弟妹你放心,郎中马上到了,你只是那晚落水凉到了,不会有事的。”

    “嗯,我信大哥。”唐欢睁开眼睛,朝男人虚弱一笑,对上男人关切的目光后,她目不转睛地与他凝望片刻,忽的意识到不对,烫了般收回手,扭头道:“大哥,让你见笑了,你,你快去前面吧,一会儿让立夏照顾我便可。”

    宋陌还沉浸在方才与她含情秋水眸子对视的异样感觉里,听到这话,猛然回神,“是,应该的,那,那弟妹好好歇着吧,我走了。”说完逃也似的离开了。

    唐欢扯过被子遮住脸,想到宋陌刚刚的傻样,止不住地笑。

    郎中看过后,还是那副方子,宋陌却不放心,去铺子里坐了会儿,又回宅子了,怕家中没有做主的人,她病情突然加重丫鬟们便六神无主了。

    宋凌回来时,发现大哥竟然在家,目光微闪。大哥向来早出晚归,他本想早早回来趁大哥不在家的时候要了美人,却没想到……

    大哥是猜到他的如意算盘所以提前回家看着他来了,还是趁他不在家另有心思?

    等听到宋陌说海棠早上晕倒了,宋凌松了口气,却又莫名有些失望,摇摇头,去后院看人了。

    唐欢没打算装太久的,傍晚用完饭,便让立夏扶着她去花园里走走。她吃的少,用的快,出门时宋陌兄弟还在用着呢。宋凌听到那边有动静,使唤小厮去瞧瞧,听说二奶奶去花园散步了,他心中一动,当即放下碗筷,起身道:“大哥,海棠一人我不放心,我去陪着她。”说完也不等宋陌回话,风似的跑了出去。

    宋陌没拦,其实他有点想拦的,但没有道理,只是散步,他凭什么不让?

    但他到底还是不太放心,在院里转了两圈,忽见立夏一人回来了,心底不安更盛,喊住人问道:“二爷二奶奶呢?”

    他脸色太难看,立夏即便有了准备依然被吓了一跳,“回,回大爷,二爷,二爷嫌奴婢笨手笨脚的碍眼,让奴婢先回来了,说一会儿他亲自送二奶奶回来。”

    “你走的时候,他们在哪儿?”宋陌暗暗握紧拳头,尽量装作随意地问。

    “在假山旁边,二奶奶走累了,坐在那边歇着,然后二爷就来了。”立夏老老实实地道。

    宋陌嗯了声,放她走了,自己原地踱了两步,不知为何突然想到二弟昨晚看的春宫,顿时大急。万一,万一那混账又做出什么欺负她的事怎么办?她那样的性子,怕是宁死也不甘受辱吧?

    再也不敢犹豫,宋陌急急朝花园假山那边赶去。

    假山旁,宋凌正体贴地给娘子捶腿,唐欢一副羞愤欲死的模样享受着,耳朵却暗暗留意来路上的动静男神是个段子手。

    立夏走前,唐欢给她使了个眼色,让她故意从前院绕过,然后唐欢给自己定了时间。她先应付宋凌,如果半个时辰内宋陌没有出现,立夏没见到人也好,宋陌犹豫不想来也好,她都会骗宋凌跟她回屋,到时候再想办法让宋陌出手。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宋凌的手渐渐从捶腿便变成了揉捏,而且越来越往上往里移,暧昧非常。

    两人并肩坐在石凳上,唐欢双手被他单手握在后面,知道再这样下去,男人就不好控制了,便准备开口骗他,恰在此时,那边终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跟着不知为何戛然而止。猜到宋陌一定是躲在那边准备先看看了,唐欢顿时改了词儿,哭求道:“二爷,你,你别说话不算数,刚刚你说只陪我说话的,然后是替我捶腿,现在又,你,你再不住手,我……”扭着身子使劲儿挣扎起来。

    越挣扎,男人火越大。

    “你怎样?”

    宋凌大手倏地挤到她双腿中间,隔着裙子按住那处揉了起来。唐欢尖叫一声,宋凌立即捂住她嘴,手上一用力,便跟拎小鸡似的把人提到了一旁的山石前。他从背后紧紧压住挣扎不已的女人,解开腰带捆住她双手,嘴巴在她耳朵脖颈处乱亲,“好海棠,别再躲着我了,这事舒服着呢,让我好好疼你一回,你知道滋味儿了,就会爱我了,乖啊……”下面绑好了,他迫不及待地去扯女人的小衫。

    “不要,放开我!”唐欢扭头躲闪,口中呜咽出声:“二爷,你答应大爷的,一个月……”

    “什么一个月?我不管,海棠,你是我女人,我想要你,这事我大哥也没法插手!哼,别说他不在,现在他就是站在我面前,我也要要了你!”哗啦一声,将唐欢的衫子扯了开去,露出一片雪白脊背。

    “不要!二……大哥,快来救救我!”唐欢大声哭喊。该死的,宋陌明明就在那边看着,怎么到了这个地步还不出来,逼她杀人吗!

    宋凌气喘如牛,低头在她肩头用力啃咬,大手则沿着那小腰往下摸,想脱她的裤子,“别叫了海棠,没用的。你想啊,就算大哥听见赶了过来,看见咱们俩这样,看见你衣衫不整,他会出来吗?他好意思出来吗?他那样正经的人,不会多看弟妹一眼的。再说,他自己都知道,我要你是天经地义!”

    宋陌脚步一顿。

    是啊,她是弟妹,他是二弟,他要她是天经地义……

    可是,心里那种无法压抑的愤怒是怎么回事?

    宋陌头疼欲裂,闭上眼睛,黑暗里有亮光不停闪烁,没有阳光耀眼刺目,不似月光清凉朦胧,那光带了颜色,绚丽缤纷,倒似乎是,是……

    “宋陌!”

    远处一声凄厉呼唤,宋陌蓦然睁眼,便对上她愤怒又失望的眼睛。

    心口倏地一缩,然下一刻,却被他那二弟的举动激得失去理智。

    几个箭步冲过去,宋陌一把扯住宋凌胳膊,将人狠狠甩到地上,“畜生,我说过多少次了,这个月内不许你碰她!”

    作者有话要说:欢欢,你那强大的第六感有没有嗅到一点危险的味道?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Sonia220扔了一个手榴弹

    慕尼黑的杏花村扔了一个地雷

    茴笙扔了一个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