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53章 桌下

笑佳人2017-2-15 23:54:20Ctrl+D 收藏本站

    立春意外死了,唐欢准备的那些辩词也用不上了。面对立春的尸体,她攥着胸口衣襟震惊地瞪大眼睛,做足样子便“受惊过度”晕了过去。当时宋陌立在炕沿前,宋凌站在立春旁边,立夏害怕地躲在外面,没人扶她,唐欢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海棠!”

    宋凌大惊失色,赶紧跑过去抱着人摇晃,企图唤醒她。

    就在唐欢被他晃得忍不住想醒过来时,宋陌说话了:“二弟,弟妹应该是吓到了,你把她抱到炕上歇着吧,让立夏进来伺候。走,你跟我出去。”

    出去?出去继续挨打吗?

    宋凌握着唐欢的手不动,很是担忧地道:“大哥,海棠这样,我不放心她一人,等她醒了我再去找你。那丫鬟的事大哥看着解决吧,反正都是签了死契的。”

    “少废话,跟我走。”

    宋陌哪里会容他这般简单地糊弄过去,冷冷丢下一句,拎着立春的尸体出去了。以前也有丫鬟因宋凌争风吃醋闹出过人命,因为都是外地买来的,没有家人前来喊冤,宋家胡乱找个由头去官府报备一声也就是了。

    他头疼的是经此一事,纵使二弟是醉酒被丫鬟钻了空子,可新婚之夜闹出这种事,弟妹能轻易原谅他?

    混账东西,什么时候才能让他放心!

    宋陌走了,宋凌在屋里磨蹭了一会儿,看看炕上躺着的他还没有好好抱过的美人娘子,咬咬牙,狠心去了。让大哥打一顿也好,回头跟海棠赔罪时装的更可怜些,没准海棠心软就原谅他了,到时候他再好好补她一晚*帐暖。

    宋凌主意打的不错,唐欢却不会轻易饶过他。

    她躺了一会儿就起来了,换□上的喜服,套上从娘家带过来的一件细布裙子,跟立夏打听清楚宋凌哥俩去了哪儿后,直奔前院。

    厅堂里,宋陌已经打完人了,正在语重心长地劝二弟好好过日子。

    宋凌低头,老老实实地听着,直到门口忽然走进来一个人影。他震惊地跳起身,上前就要扶住来人肩膀:“海棠你醒了?怎么跑这里来了?”

    唐欢躲开他,目光假意在两人衣服上绕了一圈,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直接跪到宋陌身前,低下头道:“大哥,海棠出身低微,本就不配做宋家媳妇,现在二爷这样对我,我更没有脸面再留下去了,请大哥做主,让二爷一封休书放了我吧。”说着,抬手抹泪。

    “海棠你这是做什么?昨晚是我不对,可我那是醉酒了,真不是故意欺负你的啊!”宋凌大急,跑过来要扶她起来。盼了那么久才娶回来的美人,他还没疼过呢,怎么能说休就休?

    “你别碰我!”

    唐欢迅速起身,避到宋陌身后,哭着看他:“别说什么醉酒,大喜日子,哪家夫君不喝酒?怎么从来没听说旁人家发生这种事?宋凌,若不是你平日里花天酒地行为不端,立春哪来那么大的胆子欺你欺我?新婚第一晚就闹出这种事,以后还不定怎么样呢,我受不了,我宁可回家当一辈子的老姑子,也不要受这份委屈!大哥……宋大哥,求你看我可怜的份上,再替海棠做一回主吧,你要是不答应,海棠宁可再撞一回!”

    “弟妹……”

    “海棠你别太过分,不就是睡了一个丫鬟吗,我又不是故意的,都跟你解释清楚了,你怎么还胡搅蛮缠!”

    当着大哥的面被新婚妻子嫌弃,宋凌只觉得脸上无光,当即打断宋陌的话,上前就要扯唐欢胳膊:“走,有什么不满的咱们回屋说去,别在大哥面前丢人现眼白鲢传!”真是惯的她毛病,还敢嫌弃他,回去他就把她睡了,看她成了他的人后还想不想走!

    他眼神狠戾言语粗鄙,真让他这样把人带走,回去肯定不会好言好语哄人。弟妹则外柔内刚,先有以死威胁父母不嫁人为妾,后有撞墙拒婚,一会儿若二弟强行欺负她,她恐怕会再死一次的。想到这里,宋陌稳稳地挡在唐欢身前,身形如松,口中一声大喝:“住手!这样动手动脚成何体统?”

    宋凌吓了一跳,随即又仰起脖子,满脸通红:“大哥,你让开,这是我屋里事,我自己就能解决,不用你操心!”作势又要往前捉人。

    “大哥……”唐欢终于害怕得攥住了宋陌背后衣裳。

    前面被二弟扯着袖子,后面被弟妹攥着衣裳,宋陌额头青筋直跳,猛地攥住宋凌手腕,后面一挣便摆脱了唐欢,然后把宋凌扯到对面的椅子上用力将人按下去:“给我老老实实坐着!”

    “大哥!”宋凌气得眼里直冒火,可对上头顶男人危险的眼神,只得狠狠砸旁边桌案来泄气。

    这个老实了,宋陌舒了口气,转身,先把门关上,回头见唐欢立在原地低头掉泪,他烦躁地揉揉额头,低声让她坐在宋凌对面,他自己坐了主位,沉思片刻,对唐欢道:“弟妹,今日这事的确是二弟让你受委屈了,你生气想走,我也能理解。只是,新婚第一天就和离,传出去咱们两家都不好看,你回家估计也没有好日子过。”

    唐欢侧对他而坐,抹泪不说话。

    宋陌继续道:“弟妹,二弟他是什么人,我当大哥的也不昧着良心替他说好话,但娶你这事,真是他跪着跟我求来的。我觉得,咱们两家相隔十几里地,二弟能看到你一面然后动心娶你,这是你们俩的缘分。你看看,能不能再给他一次机会?若是他再不悔改,不用你求,我主动让他写和离书给你,对外也只说是我们宋家对不起你。”说着,朝宋凌使了个眼色。

    宋凌也不是傻的,之前生气归生气,但坐了这么会儿,看着对面娇滴滴的美人在那抹泪,他不由地怜香惜玉起来,细想想自己昨晚的确是太荒唐了,哪个大姑娘能受得了这份委屈?如今收到大哥的眼色,他心领神会,迅速起身奔到唐欢身前,直接跪了下去,“海棠,昨晚是我对不起你,你打我骂我都行,咱们别提休书和离好吗?我是真的喜欢你真想好好跟你过日子的,你原谅我这一回行不行?”

    唐欢缩回手,扭头朝向宋陌那边,咬唇不说话。

    宋凌膝行着追了过去,唐欢再扭过来。

    宋凌无奈地看向宋陌。

    宋陌不想看自家兄弟在女人面前这副德行,忍了会儿,见唐欢虽然没有答应,态度似乎软了些,遂开口道:“弟妹,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能不能看在大哥的面子上原谅二弟一回?”

    唐欢站起身,躲开宋凌,背身道:“大哥,既然你这么说,我也不难为你了,只是,我海棠虽然出身低,却不会轻易作践自己。二爷现在这样,我实在无法忍受。我想,我想跟二爷分房住一年。若是这一年内二爷不强迫我,也不碰家里丫头或去外面寻花问柳,一心跟大爷学做生意,我就信他是真心悔改了,自会跟他圆房做真正的夫妻。”

    “不行,我不答应!”她刚说完,宋凌噌地站了起来,瞪着眼睛道。要是让他一年不碰外面的女人,有娇妻在家,他兴许能做到,可连家里明媒正娶的妻子都不能碰,他干脆出家当和尚去好了!

    “既然如此,二爷现在就写休书吧!和离也好,休书也好,我海棠不在乎!”唐欢猛然回身,目光坚定地盯着宋凌道,脸上也没有眼泪了。

    宋凌愣住,没想到那天看起来羞羞答答的姑娘竟然是如此执拗脾气!

    “大哥,你看她……”宋凌没有办法,向宋陌求助绝姝。

    宋陌头都快大了。一方面觉得弟妹要求太过分,可想到海棠不是那些知书达理的大家小姐,而且本身性子便倔强,她打心里看不上二弟,自然不会委屈自己,提出这种要求的确符合她的脾性,说到底,谁让他二弟不争气?另一方面,他又觉得弟妹的话也有些道理,要是二弟真能为了弟妹忍一忍,说不定能借此机会把那个烂脾气改过来呢?

    “二弟,我看弟妹说的没错,既然你口口声声说要跟弟妹好好过日子,那就暂且跟弟妹分开一年,用一年的行动向弟妹证明你自己吧。”

    “大哥!”宋凌急得要跳脚了。

    宋陌冷眼看他:“难道你觉得自己办不到?”

    宋凌看看他,再看看唐欢,知道现在真正做主的是媳妇了,便走到唐欢身前,攥住她手,低头看她,做出自己最温柔的样子:“海棠,你的心思我明白,我也愿意答应,可一年真的太长了,我,我那么喜欢你,真的无法忍受跟你分开一年。好海棠,半……不,咱们约定一个月行不行,你放心,我现在已经很后悔昨晚的事了,你看我好好表现一个月,以后咱们两个安心过日子好不好?海棠,别跟我生气了,你看我都这么大了,事事还得让大哥操心,将来咱们好了,现在这样也是一桩笑话,是不是?一个月,就定一个月,行不行?”

    “放开我!”唐欢脸上泛红,使劲儿想要挣脱他手。

    “不放,你不答应我就不放!”宋凌是风月里的老手,见娘子这副羞涩模样,若不是碍于大哥在身边,早就顺着杆子往上爬了,遂将那双柔弱无骨的小手攥地更紧。

    唐欢躲不开,红着脸委屈哒哒地向宋陌求助:“大哥,你管管二爷!”

    宋陌何曾见过这等架势?

    看着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二弟在面前调戏弟妹,说不清为什么,他总有种难以形容的奇怪感觉。此时弟妹双眼含水盈盈望来,声音娇软,仿佛他就是她的依仗似的,那种奇怪感觉更甚,害得他目光碰到她的便急忙避开,咳了咳,训斥道:“二弟放手,有话好好说!”

    却不知宋凌现在也尝到了一种特别的*滋味儿。

    那边坐着的可是他的双生大哥啊,现在娘子在他手里羞涩,却向大哥求救,两张一模一样的面孔,娘子就不怕大哥也是他这副脾气吗?

    不知为何,宋凌突然想到了双龙戏珠。在窑子里,他跟旁的男人一起玩过,可若是大哥跟他一起来,那该是何等*?大哥那样冷冰冰的,在女人身上时会不会变得跟他一样放浪?

    光是想想,宋凌下面就硬了许多,声音也变了味道:“海棠,好海棠,答应相公吧,咱们就分开一个月,好不好?”

    别说唐欢,就连宋陌都听出了他声音的变化。眼看弟妹羞愤欲死,宋陌再也看不下去,猛地上前扯开宋凌,“一个月就一个月,你要是再犯错,看我不打死你!”

    听大哥替自己做主了,宋凌很是得意,也不急着纠缠唐欢,转过身看墙壁上挂的字画,耳朵却专心听身后二人谈话。

    “大哥……”唐欢泪眼模糊地仰头凝望宋陌,脸上还带着被调戏出来的红。因为宋陌取代了宋凌的位置,倒好像刚刚调戏她的,是宋陌。

    宋陌不敢看她,望着门口道:“弟妹,一年的确太长,传出去也不好听,还是改成一个月吧?不过你放心,这一月内我定会替你严加管教二弟,绝不会让他欺负你,你,你看行吗?”

    唐欢低头掉眼泪:“罢了,我一个村妇,能嫁给二爷已经是福分了,哪还好要求什么。只是,大哥这句话可算数?若是二爷不守约定,大哥真会替我做主吗?会不会像现在一样,偏心二……”

    “你放心,我说到做到,一月之内二弟若是胡来,你尽管来找我宠嫡。”宋陌斩钉截铁的承诺道。

    “好,那我就信大哥一次。只是……”唐欢抿抿唇,“只是,大哥替我安排另一个住处吧,那里,那里死过人,我不敢独自睡。”

    此话在理,宋陌颔首,思忖着道:“那弟妹暂且住后院厢房吧,让立夏陪你。二弟跟我睡一屋。”他亲自盯着二弟,看他还敢不敢胡闹。

    “那好,大哥跟二爷说话吧,我去后院收拾了。”该说的都说了,唐欢依赖地最后看宋陌一眼,快步离开了。

    屋里陷入沉寂,外面脚步声渐渐消失。

    宋凌凑到宋陌身前,笑嘻嘻地道:“大哥,你不是真想让我跟你睡吧?唉,你不懂,女人嘴上一套心里一套。你看,刚刚她都被我弄脸红了,今晚只要我过去好好哄哄她,等她成了我的人,她肯定就原谅我了。什么约定不约定的,她是我娶回来的媳妇,陪我睡觉是天经地义!”

    宋陌侧目看他:“我刚才所说句句为真,这个月你白天跟我去铺子,晚上跟我吃饭,胆敢去欺负她,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宋凌愣了一下,随即大怒:“大哥,你是我大哥,为啥要听一个外人的话!”

    “她是外人吗?她是你妻子,是我弟妹,是我未来侄子侄女的娘!宋凌,我最后说一次,想跟她圆房,你就好好跟我待一个月,否则别说一个月,一年,甚至放她走,我都做得出来!”

    宋陌吼完,摔门离去,徒留宋凌在屋内一阵猛踢。

    好在宋凌还有几分小聪明。午饭唐欢一人在后面用的,傍晚等着上饭时,宋凌跟宋陌商量:“大哥,这样下去也不行啊,我整天跟你在一起,见都见不到她,两人肯定越来越生分,要不以后吃饭我去后面跟她一起用吧?趁吃饭时说说话,让她多了解我一点,慢慢不就好了?”

    宋陌看他一眼,唤来一个小厮,让他去后面问问二奶奶,愿不愿意跟二爷一起用饭。

    宋凌傻眼了,果不其然,小厮很快回来,传二奶奶原话:不用。

    宋陌对着宋凌冷哼一声。真当旁人看不出他那点鬼心思?不就是想趁吃饭的时候动手动脚吗?

    宋凌不甘心,愁眉苦脸地跟在宋陌身边哀求:“大哥,这样一面都见不到,跟没娶她回家有什么差别啊?大哥,要不让她到前面跟咱们一起用饭,有你在场,她总不用担心我欺负她吧?”

    “胡闹,哪有大伯跟弟妹一起用饭的道理?”宋陌就差赏他一脚了。

    “都是一家人,哪来的那么多规矩啊,咱们家又不是当官的!大哥,你就帮二弟一回吧,二弟见不到她,吃饭都不香。再说了,一会儿她来了,你跟她讲讲我这一天都干了什么,让她知道我没有胡闹,否则她一人闷在后院,听不见看不见,不定怎么往坏里想我呢。”宋凌不依不挠,见宋陌面现犹豫,转身吩咐小厮再跑一趟,说是大爷请二奶奶到前面用饭。

    家里二爷说话那就跟放屁一样,基本上没人听他的,小厮看向宋陌,等着大爷发话。宋陌要拦,宋凌抱着他胳膊哀求:“大哥,你就让他去吧,来不来的,由海棠做主,行不行?”

    宋陌想了想,也是怕了宋凌这样缠人了,便朝小厮点点头。

    后院厢房里,唐欢听了立夏传话,心思转了转,隐约猜出是怎么回事了,便换了身家常衣裳,去了前面。能跟宋陌相处,她求之不得。

    正屋里,晚饭已经摆好,除了宋家兄弟二人,再无丫鬟小厮侍奉。唐欢让立夏在门外等她,酝酿了一下情绪,低眉顺眼地走了进去致我亲爱的J小姐[韩]。

    屋里一时安静地只有她的脚步声。

    宋陌看了一眼便敛眸,盯着面前的碗筷。宋凌则笑着起身,拉开身边的椅子道:“海棠,过来坐这儿。”

    那是方桌,宋陌坐东,宋凌坐北,在宋凌看来,娘子再不给他面子,都得挨着他坐。

    可唐欢真就不给他面子,径自站到宋陌身边,低声问道:“大哥,不知叫弟妹过来何事?”

    难道小厮没说清楚是请她来用饭的?

    宋陌心中有疑虑,却马上自然而然地解释道:“弟妹坐吧。这个月二弟不能陪你,让你一个人在后面用饭又太委屈你了,反正咱们宋家现在一共就三口人,也没那些大户人家的规矩,以后还是一起用饭吧,热闹些。”

    唐欢抬眸看他,与他目光相碰后马上避开,脸上微红:“多谢大哥关心。”犹豫了一会儿,在宋陌旁边坐下,对面才是宋凌。

    宋陌没吭声。弟妹不待见二弟,说不定留下来用饭,都是碍着他的面子。

    宋凌本来有点生气的,可他发现娘子坐对面也不错,抬眼就能看见,便厚着脸皮跟她说话:“海棠一下午都做什么了?我一直在铺子里跟大哥忙生意,真是累坏了。”

    “在绣帕子。”唐欢头也不抬地回了句。

    宋凌还想再说,宋陌瞧出来弟妹不想说话,想着这是第一次一起用饭,不能让她太不自在,便朝宋凌道:“累了就赶紧吃饭吧,吃完早点歇息。”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明明是在铺子后面屋里睡了一下午。

    宋凌嘿嘿笑,抬手给唐欢夹菜。

    唐欢端碗避开,“二爷自己吃吧,我不习惯吃旁人夹的。”

    宋凌脸色一冷。

    宋陌警告地瞪他一眼。

    宋凌老实下来,过了一会儿,悄悄脱了右脚的鞋子,抬腿去蹭对面人的小腿。

    裙子被人挑开,唐欢微微一惊,紧接着那人的脚就挨上了她脚踝,轻轻蹭动。唐欢心中有数,脸慢慢红了,终于抬眼看去,正对上宋凌戏谑的眼睛,风流倜傥。到底跟宋陌太像了,宋陌又从来没有露出过这样勾人的神态,唐欢不由多看了会儿。

    宋凌对自己的容貌颇有信心,见美人看他都看呆了,暗道有戏,脚便慢慢往上勾去。

    唐欢低头,筷子伸到宋陌面前去夹菜,然后等宋凌碰到她大腿时,她轻吟一声,筷子打颤。

    一声含着惊讶羞涩愉悦的媚叫,叫的两个男人心中俱是一跳。

    宋陌不受控制地抬眼,就见旁边弟妹满脸羞红,虽然低着头,眼睛却偷偷瞄着他,意外震惊又羞恼,说不出来的妩媚动人。他心跳突然不受控制,正要收回视线,弟妹突然放下碗筷,转身跑了,临走前,用力踩了他一脚。

    宋陌错愕,她为何……猛地意识到不对,低头一看,就见自家二弟正在慌乱穿鞋。

    他抬头看去,面如冰霜。

    这混账东西,刚刚一定是做了什么调戏人家的事,却让弟妹以为是他做的!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想想那情形就想笑啊!

    谢谢慕尼黑的杏花村和潇默白的地雷,么么~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