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52章 荒唐

笑佳人2017-2-15 23:53:54Ctrl+D 收藏本站

    宋家以前也有丫鬟,但因为两个男主人相貌太过出众,丫鬟们几乎没有不费尽心思爬床的。这方面宋陌面冷心狠,丫鬟们不敢招惹他,便纷纷投向宋凌那边。宋凌呢,经常被大哥关在家里不准出门,于是只要容貌还过得去,他都照单全收,图个新鲜嘛,久而久之弄得宋家乌烟瘴气。宋陌看不惯,一气之下把丫鬟们都卖了,只留几个粗使婆子和上了年纪的厨娘绣娘。

    如今宋凌成亲,宋陌不愿苛待弟妹,便新买了四个相貌平平的丫鬟进来,两个当粗使丫头,两个在后院屋里伺候二奶奶。虽然如此,他还是提前跟宋凌打了招呼,若是宋凌敢染指这几个丫鬟,那他绝不手软。宋凌心心念念着即将过门的美娇娘,自然不把那几个丫鬟放在眼里。

    等宋凌揭盖头行礼之后,便去前头陪客人喝酒去了。

    喜房内只有两个丫鬟伺候唐欢卸妆梳洗。

    都收拾完了,唐欢懒懒地躺到炕上,皱眉望向窗外。

    之前因为海棠见过宋凌,又不知道宋凌兄弟是双生,害的她因为太过高兴这么顺利嫁给宋陌而忘了多想,认定宋凌便是宋陌,糊里糊涂地嫁了进来。

    程老爹为何要瞒着女儿这点呢?

    肯定是宋家兄弟有问题。

    木已成舟,追究程家人的过错已经没有意义,目前最紧要的,还是尽快摸清宋家的真正情况。

    她看向立在那边的两个丫鬟。

    相貌平平,身段平平。眉眼勉强算得上清秀的叫立春,脸蛋白皙的叫立夏。这是方才二人跪拜时自己报上来的名儿,也不知是谁给起的,唐欢懒得费心思,就没改新的。两人乍看上去都挺老实,只是跟宋凌喝交杯酒时,唐欢眼尖地发现立春一直盯着宋凌看,宋凌离开时,她的目光也跟着男人一起出去了。

    有野心的人,一般也比较聪明,至少她们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唐欢让立夏出去看着,有人来了吱一声,然后把立春叫到身边,让她坐在炕前的矮凳上,柔声跟她道:“立春妹妹,我身子骨弱,颠簸这一路实在累坏了,不得不躺在这里歇会儿,你千万别笑话我啊重生之望族嫡女。”

    谁家少奶奶会管贴身丫鬟叫叫妹妹?

    果然是乡下出来的土包子!

    立春心中瞧不上唐欢,表面上却赶紧起身推辞道:“二奶奶说笑了,您是奴婢主子,奴婢可不敢跟您论姐妹。二奶奶身子金贵,今儿个又从早上忙碌到现在,是该歇歇了,方才二爷走时还不放心您呢,一直嘱咐奴婢二人好好伺候您。”

    唐欢羞涩地低下头,过了一会儿,重新让她坐下,小声问:“我在娘家时一直忙着绣嫁妆,对咱们府上的事情都不清楚,能劳烦你跟我讲讲吗?比如说咱们府上都有谁,大爷二爷脾性如何……”

    立春没想到她连这些都不知道,心思转了又转。

    二奶奶性子绵软,如今单留下她跟她说话,莫非是信重她?那她趁机成了二奶奶心腹,再慢慢拿捏住她,将来让她提拔自己伺候二爷,岂不是一步登天?有二奶奶这样的美人在身边,二爷自然看不上她,但二奶奶总有不方便伺候的时候,府里统共就这几个丫鬟,她又是丫鬟里面最出众的,二爷不选她选谁?就算二爷没那个心思,她撺掇撺掇二奶奶主动安排不就成了?进府时,大爷敲打过她们几个,让她们别有旁的心思,可如果是二奶奶主动安排的,大爷也怪不到她身上。

    遂把她知道的都一五一十地讲了。

    唐欢默默听着,等立春说完了,试探着问道:“我隐隐听说二爷……害死过一个姑娘,是真的吗?”立春说的都是宋家大面上的情况,唐欢现在需要更深的了解宋凌。宋陌那人,虽说身份不同性情也有些不同,不过应该都是差不离的,反倒不用多问。

    新婚夫妇,相处地越好,就越没有丫鬟上位的机会。

    立春很快转过弯来,凑到唐欢耳边,把二爷吃喝嫖赌又冒充大爷占了人家姑娘身子等事说了出来。看这个二奶奶像是老实巴交的,知道二爷这样,肯定会害怕甚至憎恶二爷吧?二奶奶先冷了,二爷新鲜过后,早晚也会冷下来。

    “他,他怎么能……”唐欢猛地坐起身,面色苍白,泫然欲泣。

    立春见她这般,心中大喜,口上假意劝和道:“二奶奶,您别着急,二爷被大爷打后已经收敛许多了……二奶奶,这事二爷叮嘱过奴婢们不能告诉您,奴婢是不忍二奶奶被蒙在鼓里才说的,您可千万别说出去啊,否则奴婢肯定会被卖掉的,求求您了……”

    “你放心,我绝不会连累你的。”唐欢拍拍她手,低头抹泪:“好了,你出去找立夏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行,奴婢们就守在外面,二奶奶有什么吩咐就传一声。奴婢先去了。”立春看看趴在炕上捂脸低泣的女人,眼里闪过一丝得意,转身出去了。

    唐欢重新躺下去,望着屋顶发呆,也不知道该责怪师父还是骂宋陌。按理说这九场春.梦都是宋陌做的,里面人物背景也都是宋陌梦出来的,可唐欢总觉得,那样冷的一个江湖男人,怎么会把自己梦成屠夫农夫甚至制灯师傅那样的身份?怎么想,都像是师父在故意捉弄她。

    大概是宋陌和师父联手的结果?

    这也太折腾人了!

    宋凌……

    之前跟宋凌行礼时,她就发现宋凌看她的眼神色迷迷的,没想到内里真是坏胚子。唐欢自己是恶人,倒不觉得宋凌冒充大哥欺负良家女子有多不能接受,她只是想到了自己的处境。现在她是宋凌明媒正娶的娘子,宋凌又天生风流好色,一会儿过来肯定要求欢的,她该怎么合情合理地拒绝他?

    把人打死是最简单且一劳永逸的办法,可宋陌是宋凌大哥啊,没有合适的理由,别说打死,哪怕她跟宋凌关系搞得太僵,宋陌也肯定认定她有问题,到时便更难以接近了随身空间之农女是特工。

    一个月的时间,既要避免丈夫来骚扰,又要在丈夫在家的时候勾引大伯……

    唐欢好想死!

    然再头疼,她都得想办法解决。

    天色越来越暗,不知不觉就彻底黑了下来。

    宋凌被两个小厮扶着送到了新房门口,小厮不好再往里去,嘱咐两个丫鬟过来扶二爷,随后就退下了。

    “娘子,娘子……”

    宋凌歪倒在立夏身上,左手乱动被立春握住了,他勉强睁开眼睛看过去,灯光朦胧只瞧见一张泛红的脸,多日没碰女人,他笑嘻嘻地抬手去摸她,口中胡乱喊道。

    都醉的认不清人了。

    可还是那么好看……

    立春握着宋凌的手,本想跟立夏一起把人扶进去的,现在看着这样俊美的男人,挨得那样近,她又舍不得了。宋凌的手摸上她的脸,她也没躲,羞涩地耷拉着脑袋,心口砰砰乱跳,只觉得周围仿佛只剩下这个男人,只能感受到那让她浑身发软的手了。

    那边立夏一人扛着宋凌一个大男人,脑袋被宋凌肩膀挡住了,并未瞧见旁边的情形,只低声跟立春说话:“你在干什么呢,赶紧跟我一起使劲儿啊,咱们快点把二爷扶进去,别让二奶奶等急了。”

    立春这才回过神,躲开宋凌的手,跟立夏一起把人扶了进去。

    唐欢早在听到外头动静时就下炕了。三人进门时,她没有上前,而是攥着帕子躲得远远的,白着脸让她们把宋凌扶到炕上。

    因为之前那番谈话,立春知道二奶奶这是嫌弃二爷害怕二爷了,立夏却不知道,安置好宋凌后转身看向唐欢:“二奶奶,要不奴婢去厨房端碗解酒汤来?”

    唐欢六神无主地点点头,让她去了。

    等立夏走后,唐欢瞅瞅炕上似乎已经睡过去的男人,招手把立春叫到一边,求助地握着她手:“立春妹妹,实不相瞒,我实在不喜欢二爷,如果不是我爹娘刻意瞒着我,我是绝对不会嫁过来的。现在,现在我该怎么办啊,我不想跟二爷洞房,立春你有办法没,快帮帮我吧!”

    竟然憎恶二爷到了不愿同房的地步!

    立春是真的服了这个乡下来的土包子了,连二爷这等人物都嫌弃,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除了一张漂亮脸蛋,她有哪里配得上二爷?就连外面那些千金小姐们,都是父母管着碍于名声才不敢嫁过来的,若是可以自己做主,其实很多人心里都想嫁给宋家兄弟呢!

    “二奶奶,这怎么行啊,您既然嫁过来了,就该好好跟二爷过日子,怎么能……”

    “不,我宁可死也不要跟他同房!立春,我求求你了,今晚你替我伺候他吧,他都醉成那样了,肯定分辨不出来咱们谁是谁的,行不行?你放心,我不会委屈你的,只要你帮我这一次,明早我就跟二爷说提你当姨娘!”唐欢攥紧她手,急切地求道。既然这个丫鬟心高,她就成全她一回!

    立春听了,心砰砰跳得厉害,就像饥饿.难耐的人一直做梦想吃顿饱饭,一个大馅饼突然就掉到了她怀里。她第一反应就是答应,因为只要是二奶奶吩咐的,只要成了二爷的人,她在宋家的身份就有保证了,不似那种被发现后要受惩罚的爬床丫头!

    可是,明早二爷醒了怎么办?这事被大爷知道了怎么办?

    “二奶奶,不行,被大爷二爷知道了,奴婢会没命的书虫女配逆袭记!”立春连连摇头,作势就要跪下。

    唐欢急忙拉住她,目光慌乱在屋里打转,忽的双眼发亮,兴奋地道:“不怕,立春,你帮我这一次,然后我跟你一起躺在二爷身边,就说二爷兴头太过,嫌我一人伺候的不尽兴,把你也收了。这样就瞒过二爷了,然后我好好跟二爷商量商量,过阵子再把收用你的事情传出去,那时候提你当姨娘,大爷那里便不会多想,怎么样?”

    立春又兴奋又紧张,“二奶奶这样说,简直万无一失……可是,二奶奶,就算今晚奴婢帮了您,以后二爷想要您,您也躲不过去啊?”

    唐欢落寞地低下头,“那些,那些等我晚上再好好想想,反正,现在,现在我是接受不了他的。如果,如果明早他肯听我的暂且不把收用你的事告诉大爷,说明他心里还是看重我的,那时,我,我就认了吧。幸好,我遇到了你这个好妹妹,大不了以后你替我多分些,让我的日子轻松点。好妹妹,行吗?”

    “二奶奶放心,奴婢一定不辜负您对奴婢的这份心!”再不答应,立春都觉得自己是傻子了,竟然放过这样一步登天的机会。

    唐欢拍拍她手,“好,那你在这儿等着,我先去应付应付二爷,一会儿熄灯了再跟你换。到时候你别出声,知道吗?”

    立春连连点头。

    唐欢犹豫片刻,朝炕边走了过去。

    宋凌仰面躺在炕上,脸色潮红。唐欢脱了鞋,跪坐在他身边,朝立春看了一眼,得到对方的眼神鼓励后,她咬咬唇,伸手替宋凌擦汗,“二爷,你喝多了,海棠帮你擦擦汗吧。”

    她的声音娇娇的,宋凌听了舒坦,迷迷糊糊睁开一条眼缝,眼前人影慢慢清晰起来,正是他看了一眼便念念不忘的美娇娘。他一把攥住她手,跟着扑了过去,把人压在身下,低头就往唐欢脸上亲,“娘子,娘子快想死我了!”

    看着头顶那张跟宋陌一模一样的脸,唐欢心里都快滴血了,要是宋陌也能这样热情该多好!

    到底是喝醉了,男人力气不大,唐欢使劲儿挣了两下就把人推了下去,口中柔声解释:“二爷你别急,我先伺候你洗漱,一会儿咱们再歇息,要不你喝那么多酒,晚上会睡不着觉的。”

    宋凌闭着眼睛,握着她一只手喃喃:“睡不着……更好,相公疼你一晚上,保管你欲仙.欲死……”

    唐欢没理他,伸手给他解外面的喜袍。

    宋凌慢慢睡了过去。

    唐欢忍不住盯着他脸庞打量。

    有点奇怪,这脸明明长得跟宋陌一模一样,她怎么没有心动的感觉呢?

    大概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吧。宋陌冷,宋陌越不愿意给她,她就越想要他。宋凌同样俊美,但他主动送上来,她就没有太大的心思了。

    当然,若是在梦外,有这样一对极品的双生兄弟,她肯定会把两人都采了的,最好还是三人一起颠鸾倒凤。

    可这是在梦里,她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没有功夫在注定只能看不能碰的人身上浪费精力。

    屠夫那场梦,她跟林沛之牵扯,一是为了刺激宋陌,二是林沛之那人风流却不下流,只要不惹急他,就算撩他到那种地步,林沛之也不会强迫女人。但这个宋凌明显不同,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色鬼,只顾自己意愿,不在乎女人的感受。她不跟他牵扯,宋凌都可能强迫她,她要是还卖弄风骚勾搭他最后又不给他,宋凌极有可能恼羞成怒更加疯狂。

    她是来收服宋陌的,不是来陪宋凌疯狂的。

    她是贪色,但她也分得清轻重缓急继后守则。生死在前,梦里她要的只能是宋陌。

    所以,即便宋凌跟宋陌长得一模一样,在唐欢眼里,他都只是一个妨碍她与宋陌成事的麻烦,必要时,杀了都不为过。

    将宋凌剥到只剩中衣,唐欢颤颤巍巍下了地,躲到立春身边寻求安慰。过了一会儿,立夏把醒酒汤端来了,唐欢让她先回去,只留立春一人在这里伺候。两个丫鬟本来就是轮流值夜,立夏不疑有他,径自回下人房去了。

    唐欢将醒酒汤泼到花盆里,熄了内室的灯,心怀感激地把立春留在屋里,让她“委屈”一晚。

    立春以替姐妹两肋插刀的姿态接受了,等唐欢走后,她激动地脱了衣裳,爬进宋凌的被窝。

    很快,黑暗里就传来了动静。

    唐欢躺在远离内室的那一头,默默听了会儿便合衣睡了。

    ~

    宋陌昨晚睡得极好。二弟终于成家了,弟妹又是个柔婉贤惠的好女子,他隐隐有种感觉,二弟心想事成后,应该会慢慢懂事起来,好好跟他学着打理生意。

    新妇早上要敬茶,他得替父母把宋家传给儿媳妇的传家宝交给她。

    换上一套竹叶青的长衫,宋陌神清气爽地去了厅堂,等着二弟弟妹过来敬茶。

    坐着等了一会儿,察觉自己来的太早了,宋陌摇头失笑,起身,负手立在一副名家字画前赏析。

    没过多久,门口忽然传来沙沙的声响,似是裙摆滑过地面的声音。

    宋陌疑惑地扭头看去。

    却看见昔日那个站在海棠花树下的美丽女人,他的新弟妹,一袭大红喜服走了进来。鬓发散乱脸颊惨白,眼神空洞地望着他。

    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宋陌勉强镇定下来,尽量不让自己皱眉吓到对方,“弟妹,你,你怎么这副打扮?二弟人呢,怎么没陪你一起来?” 目光落在两人中间的地面上。

    唐欢刚跨进门口,听他这样问,她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仰头望着宋陌,不说话,眼泪却簌簌滚落。

    宋陌脸色铁青,不用问,也知道二弟又闯祸了!

    “弟妹,你……”

    他想让她放心,他现在就过去教训二弟,可唐欢及时打断了他,撩起额前碎发露出那片淤青,边哭边委屈地控诉起来:“大哥,你看见了吗?这是前天我知道夫君真正为人时,宁死不嫁撞出来的,可是我没死成,半夜醒了过来。因为我爹跪着求我嫁过来,求我给他们一条生路,我又狠不下心死第二次,便嫁了。那时我告诉自己,夫君因一面之缘就要娶我,或许他对我是真心的,会为了我改掉以前的恶习。可是,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

    她泣不成声,微微低下头,也不拿帕子遮掩,只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得太大声。

    宋陌见过女人哭,以前发卖丫鬟时,也有几个丫鬟跪着求他,求二弟,可那些丫鬟是什么人?现在这个在他面前哭得伤心欲绝的又是什么人?她是宋家明媒正娶过来的二奶奶,是他亲自替二弟相看的好女人!

    她是嫌弃二弟的名声才跑来找他哭诉的,还是二弟又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宋陌别开视线,忍着胸口翻腾的怒火,等她把话说完:“弟妹,二弟以前犯错,我当时已经罚过他了,现在没法再说什么。但他决定娶你的时候,跟我发过誓要改过自新,所以我才厚颜去你家求亲阴阳鬼夫。弟妹,我当大哥的,真心盼望你们两个好好过日子,他若是犯小错,大哥恳请你多多包容他,耐心劝他,给他时间慢慢改过来。但,若是二弟他做了什么混账事,弟妹尽管告诉我,我替你做主!”

    唐欢摇摇头,“大哥,我没有埋怨你的意思,自打我决定嫁过来的那一刻起,我便想着要好好伺候夫君,他犯错我就劝他,努力把日子过好。只是,大哥,你,你知道吗,夫君昨晚,竟然趁我去侧室,方便的功夫,把立春收用了……洞房花烛夜,他竟然,跟立春同眠了一晚上……”

    说到最后,她再也忍不住,双手捂面呜呜痛哭。

    宋陌震惊地说不出话来,下一刻,风似的冲了出去。

    后院上房,立春在男人怀抱里悠悠醒来。面前是二爷俊美的脸庞,想到昨晚这个男人接连要了她三次,现在抬抬腿那里都发疼,她脸上就烫的厉害。

    真难以想象,这样神仙似的人物,现在也是她的了。

    对了,二奶奶呢?

    心里骤然一惊,立春悄悄爬出被子,抓过被男人甩到一旁的肚兜往身上穿。谁知刚把贴身衣物穿好,门外忽然传来立夏的惊呼,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门帘被甩开了,一个满身戾气的男人闯了进来。

    “大,大爷……”

    立春吓得忘了行动。

    眼见为实,宋陌气得双眼泛红,他了解自家二弟,再混账也没傻到放着娇妻不碰而碰一个平庸的丫头的,一定是这丫头趁二弟醉酒勾搭了他!

    “贱.人!”

    愤怒的男人几个跨步便到了炕前,一把扯住立春胳膊把人甩出去丈远。

    脑袋磕地声,女人惨叫声,终于把酣睡中的宋凌唤醒了。

    他抬手想揉眼睛,手腕却被人攥住了,紧接着也被甩到地上。宋凌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背上就被人狠狠砸了几拳,大哥的声音传入耳中:“你个混账,是你说要改邪归正我才把人家好好一个姑娘给你娶回来的,你看看,现在你这样对她,你让我怎么出去见人?咱们宋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大哥,大哥别打,我到底做了什么啊!”宋凌挨了几下后算是彻底醒了,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好不容易躲开宋陌,连忙窜到门口,大声嚷道。他也生气了,他要是做错事,大哥打他他也不生气,可现在新婚第一天,大哥又发什么疯?

    宋陌指着地上昏迷过去的丫鬟,正要开骂,瞥见外面门口闪过一抹红色,不由失了声。

    宋凌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瞧见自己的美娘子,心中美得冒泡,“海棠,一大早上你去哪了……你怎么哭了,你……”

    唐欢心中笑他傻,面上却尽是伤心:“夫君,若是你对我不满,大可休了我,实在不必这样侮辱我的。”

    宋凌张大了嘴,看看她身上的喜服,再看看那边只着里衣身上青紫交加的立春,终于明白过来,上前就朝立春胸口狠狠踢了一脚:“竟敢陷害我,我看你是活腻了!”

    立春活没活腻,只有她自己知道,可宋凌这一脚,直踢得她口吐鲜血,倒在地上抽搐两下,连声辩解都没发出来,就真的一命呜呼了。

    作者有话要说:ok,短时间不用担心守身的问题啦~

    说话时叫大伯感觉有点别扭,还是随丈夫一起叫大哥吧。

    谢谢玻璃西的地雷,么么~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