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51章 出嫁

笑佳人2017-2-15 23:53:28Ctrl+D 收藏本站

    “六六六!”

    “开大开大……他老娘的,老子又输了!”

    赌场里乌烟瘴气,赢的人哈哈大笑,输的人骂声连天。

    宋凌端坐在一方赌桌前,双眼紧紧盯着庄家手中的骰盅,看似沉得住气,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背上已经冒出了一层细汗,藏在袖子里的双手更是在隐隐发抖。刚刚他把最后一钱银子都压进去了,要是还输,这个月就再也没有零用傍身了。

    “开!”

    “一二五,小!”

    三枚拇指节大小的骰子突然暴露在眼前,一动不动,好像在嘲笑他急促跳动的心口。

    他输了,把大哥昨天给他的月例都输了。

    宋凌无力跌靠在椅背上,眼睁睁看着旁人将他的银子收走。

    他不甘心,他……

    “宋凌快走,你大哥来了泰迪逆袭指南!”赌场里忽的一静,没等宋凌察觉出来,旁边一人眼疾手快,猛地推他肩膀提醒道。

    多年来的习惯,宋凌已经养成了听到大哥名字就跑的本能,也不回头去看,起身就往赌场里面躲,准备藏到人多的地方去,然后偷偷折回来溜走。可惜对方显然也熟知他的套路,宋凌刚刚起身,手腕就被一只大手攥住了,不容分说,直扯着他往外走。

    “大哥大哥,你别误会,我刚刚才来,还没来得及玩呢!”跑不掉,宋凌只好打哈哈道。

    宋陌一身灰衣,脸色铁青,根本不听他解释。

    望着那一蓝一灰两道身影走远,赌场里看热闹的众人不由开始嘀咕起来。

    “看看,这哥俩生的一模一样,怎么宋老大沉稳能干,将家里布庄生意打理地一年好过一年,宋老二就只会吃喝嫖赌啊?”

    “你问我我问谁啊,啧啧,不过宋老二真是沾了他大哥的光啊,好吃好喝供着,连女人都……”

    “都啥?”

    “你不知道?想当年宋凌……”

    两人的窃窃私语迅速淹没在周围复起的哄然叫喊中。

    南阳镇跟宋家所在的云屏镇相隔二十多里地,骡车驶出南阳镇后,土路两旁便是连绵的村落和庄稼了。宋陌坐在车里,一直望着窗外,待骡车走到来时路过的小树林,他吩咐赶车小厮停下,先行跳下去,接过小厮手里的鞭子,然后冷声对宋凌道:“随我来。”

    宋凌见大哥拿鞭子时脸就吓白了,他不想去,可他不敢。

    进了林子,宋凌正偷偷打量哪棵树适合他躲呢,耳旁风起,紧接着肩膀上传来一阵火辣辣剧痛。他大叫一声跳着往前跑,宋陌紧跟而上,又朝他背上狠狠抽了一鞭子:“我说过多少次不让你赌钱了!竟然还敢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堵,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大哥,我没赌,我真没赌!”宋凌抱头鼠窜,窜不开,转头扑跪在宋陌身前,抱着他大腿求饶:“大哥,大哥别打了,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决不再赌了!大哥!”

    宋陌恨恨地又补了两鞭子,停下时,握鞭的手咔咔作响。

    这是他一母同胞的二弟,父母早逝,两人相依为命。小时候二弟也是听话懂事的,可自从他接管铺里生意忙的早出晚归后,二弟就被一群狐朋狗友带歪了,逛窑子进赌场,甚至做出那种丑事。他打他骂他,罚他跪祠堂,月例按数目每月给他,多一分都不给,可二弟还是不听话,还是想尽办法溜出来厮混。他能怎么办?打死他?

    他只恨当年大意让二弟被那群混账骗了!

    “起来,宋凌你记住,再让我发现一次,我就打折你的腿,你看我做不做得到!”一脚踢开没出息求饶的男人,宋陌愤然离去。

    仿佛虎口余生,宋凌浑身发软,跪在原地放松了会儿,嘿嘿一笑,起身朝骡车奔去。大哥就是心软,每次他只要装可怜求饶,大哥就打不下去了。两人双生,整天被大哥像训孩子似的管教真是窝囊啊,不过大哥能干,现在家里的银子都是大哥赚来的,他花大哥的钱,也就没什么好抱怨的了。

    回到骡车上,宋凌涎皮赖脸地好言哄人,宋陌明知道他说的根本不可信,可到底是亲兄弟,他的火气坚持不了太久,用力捶他一拳便让他闭嘴,不许打扰他想事情。

    宋凌见好就收,撩开一侧窗帘朝外望去,东瞅瞅西看看。

    恰好骡车经过一个小村子村头,也不知谁家门口种了两颗海棠树,粉白海棠朵朵绽放,似霞似锦娱乐圈之P友。花树下,三个高矮不一的男童围蹲在那里,不知道在玩什么,而宋凌看过去的时候,一个布衣姑娘碰巧走了出来。褪色的绿裙子上方是双手可握的小腰,有些暗黄的短衫则包裹着一对儿随着脚步而发颤的大.乳儿。宋凌一怔,不由自主往那姑娘脸上看去,入眼的是一张比那满枝海棠还要娇艳万分的芙蓉面。

    “停车!”

    眼看马车就要驶过姑娘家门口了,宋凌急急大喊,扯住一旁低头看书的男人,“大哥,你看,你看!”

    宋陌皱眉抬头,顺着二弟手指往外看去,这一看,也愣住了。

    门口突然停下一辆气派的骡车,还有男人清亮的声音,那姑娘疑惑地抬头,见窗口一个俊美无比的男子痴痴地盯着自己,四目相对,男子展颜一笑。姑娘面颊顿时涨得通红,顾不得叫弟弟们回屋了,急急转身跑进家门。

    美人跑了,宋凌情不自禁要下车去寻人。

    宋陌脸早就冷了下来,一边吩咐小厮继续赶路,一边紧紧盯着宋凌,似是要看穿他心事:“二弟,我警告你,你偷去窑子厮混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你若是再做出欺辱良家女的禽兽恶行,我绝不手软!”

    宋凌还沉浸在那姑娘的美貌里不可自拔,忽听大哥严厉训诫,猛地回神,瞅瞅大哥再回头望望,当场下了决心,目光坚定地朝宋陌道:“大哥,我要娶那姑娘,只要大哥帮我娶到她,以后我不嫖不赌,只守着她一人好好过日子,大哥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那样天仙似的女人,根本不是窑子里那些不知被多少人骑过的庸脂俗粉可以比的,有她在家里夜夜等着他,他还舍得去找旁的女人?

    宋陌很是震惊。

    年少时他忙着打点生意,问二弟想不想娶亲,二弟嫌女人管着他,说什么都不要。后来出了那档子事,别说二弟,就连那些登门向他提亲的媒婆都不见了,哥俩一下子从旁人眼里的佳婿变成了无人问津的劣汉子。宋陌知道二弟的性子,为了避免哪家姑娘悲剧重演,他自己没了娶妻的念头,只想替二弟寻门好亲事……

    没想到一直拒婚的二弟竟然主动开口求他做主!

    方才那个姑娘,的确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

    二弟风流爱颜色,或许,得了这样的娇妻,以后真能浪子回头重新做人?

    沉默片刻,他垂眸道:“你想娶,人家未必看得上你。再说,若是日后你继续赌博嫖.娼,我替你做主,岂不是害了人家姑娘一辈子?”

    “大哥!”宋凌跪了下去,指天发誓:“大哥,二弟这次是认真的,只要大哥帮我撮合这门婚事,我绝对改邪归正,若是有半句假话,就罚我天打雷……”

    “闭嘴!”宋陌一脚踢过去,“为了个女人,值得吗?”

    “大哥,二弟求你了,你就帮帮我这一回吧!”宋凌早习惯了挨打,爬回来重新哀求道。

    看着那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庞,听着他一声声喊自己大哥,宋陌沉思半晌,点了头。

    回到镇上,宋陌使人去打听那姑娘的家底。

    很快就有了消息。

    姑娘姓程,闺名海棠,生母早逝,亲爹娶了继室,自此多了三个弟弟,海棠则成了爹不疼后娘不爱的可怜女子。不过海棠性情柔婉,在村里口碑极好,继母也不敢过分欺负她,只一心想着把她送到大户人家里做妾,赚份好彩礼。如今海棠十六岁了,因为有继母刻意传播,美名远扬,只因海棠抵死不从,坚持不给人做妾,才避免了那种命运。但她家境贫寒,大户人家看不上她,一般人家想娶她做正室,爹娘嫌弃彩礼不够,便一直拖着,等有人出大价钱聘娶恐怖广播。

    宋陌对这姑娘很满意,只是到底是二弟娶亲,他还是要问问他是否嫌弃姑娘的出身。

    “我娶的是她,管她爹娘是什么德行。大哥,他们要多少你就给多少,反正咱们家里有钱,出个百八十两的彩礼也不算什么!大哥,你可千万别舍不得那些银子啊!”宋凌靠在树下的躺椅上,边晃悠边不放心地仰头看他。

    宋陌瞪他一眼,出去安排了。

    次日,媒婆登了程家大门。

    自古媒婆就靠一张巧嘴挣钱养活自己,就算是瞎眼瘸腿的丑脸麻子,搁到媒婆嘴里,那也能夸出一朵花来。

    海棠爹娘一听是邻镇上有钱老爷家要娶海棠当正房,高兴地合不拢嘴,不等媒婆开始夸男方,先拉着媒婆问了起来,恨不得把宋家祖宗十八代都打听清楚。宋陌许了媒婆丰厚的赏钱,媒婆自然只拣好听的说。两方相谈甚欢,最后商定宋家出一百两礼金,程家就嫁女儿了。

    媒婆上门,海棠一个姑娘家当然要避开,等媒婆走后,程老爹高高兴兴地去跟女儿说话。

    “爹,既然是镇上的有钱人家,怎么知道咱们家的?”海棠低着头,心里有欢喜也有忐忑。

    这个闺女生的好,如今又带给他这么一笔富贵,程老爹态度很慈善,女儿问他就照媒婆说的答:“你跟宋二爷有缘呗。前几天他家骡车从咱们门口经过,宋二爷瞅见你,一下子就喜欢上你啦,扬言非你不娶。咋样,海棠你有印象不?我听媒婆把宋二爷夸得神仙似的,也不知真的假的。”

    原来是那人……

    想到那人俊美的脸庞,海棠一下子红了脸,低头不说话。

    程老爹心中一喜,“看来媒婆说的不假啊,海棠,这回你可满意了吧?”

    海棠羞涩地跑回自己的小屋子,半句话都不敢打听了。

    程老爹人逢喜事精神爽,同女儿说完就出去串门子了,跟人念叨自家闺女找了门好亲事。串着串着,碰到一个在云屏镇有亲戚的村人,那人一听,就笑话他被人骗了,旁人都躲着的亲事,他还当香饽饽呢。

    程老爹不乐意听,拉着人非要对方说清楚。

    那村人对程老爹极其不喜。一般人家嫁女儿,要是有人来提亲,爹娘万万没有光听媒婆一张嘴就答应的道理,都是先私底下去男方那边打听打听,亲眼相看,哪有程家这样的?本不待说,又可怜海棠一个好姑娘,只好如实相告,希望程老爹退了这门亲。

    “你不知道,宋家老大和老二是双生子,长得一模一样,恐怕连爹娘都分辨不出来。宋家老大沉稳能干,镇上无人不夸,可宋家老二那就是一个好吃懒做的懒汉,只会拿老大挣的钱去外面鬼混,吃喝嫖赌无所不干。单这样也没啥,哪家有钱老爷不风流?可坏就坏在哥俩的长相了。”

    “你听说过镇上的豆腐张不?他有个女儿叫如玉,虽然没有海棠好看,那也是娇滴滴的一朵花,多少人求着娶呢,偏偏如玉看上了宋家老大,一心要嫁给他。唉,宋老大那人也不知是眼界高还是真的忙生意,拒了如玉的示好,如玉不死心依然念着宋老大。后来,唉,后来被宋老二钻了空子,冒充宋老大把姑娘骗出去,哄着要了人家的身子。事后如玉欢喜地去找宋老大,结果宋老大对她冷淡如初,如玉又不是傻子,转念一想不就明白了?回家就上吊自尽了。”

    “豆腐张死了女儿,拎着菜刀去找宋老二算账,最后闹到了公堂上。宋老二坚持咬定是如玉自己移情别恋,见他大哥不喜欢她,就主动来勾搭他。唉,这种事情,就算大家心中有数,可无凭无据,县太爷也没法判宋老二有罪,毕竟如玉*那天没死,还欢喜非常,足以证明宋老二没有强迫她,案子不了了之豪门对象总想弄死我[重生]。宋老大知道亲弟弟的性子,回去后把宋老二狠狠打了一顿,听说足足一个月都没能下炕,然后又亲自去张家赔罪,被豆腐张淋了一桶鸡血。”

    程老爹听得目瞪口呆。

    村人继续劝他:“老程啊,自打这事发生后,宋老二臭名昭著,坑了人家闺女也坑了他亲大哥,没人再敢把女儿嫁给宋老大,生怕被宋老二冒名糟蹋了。你想啊,就算宋老二真学好了,没染指嫂子,可旁人会信吗?所以谁家爹娘把女儿嫁给宋老大,女儿清誉受损,爹娘脸上也不好看,可要是直接把女儿嫁给宋老二那等畜生,那就更得被人指着脊梁骨骂了!你自个儿好好想想吧,别为了那点钱毁了名声,毁了海棠!”

    村人说完就走了,只剩程老爹僵在当场。

    晚上,程老爹愁眉苦脸地跟媳妇商量:“算了,宋家那样,咱们还是再换一户人家吧,聘礼少点没关系,咱们不能背卖女求荣的骂名!”

    “换一户人家?谁家还能给一百两银子的聘礼,你给我找出来一户看看?”他媳妇当场就咋呼起来,点着他胳膊骂道:“现在怕被人说卖女儿了,当初逼海棠做小妾的时候你怎么没怕?不就是宋二爷做过错事吗,可人家说不定已经改好了,再说海棠嫁的是宋二爷,宋大爷又不会欺负她,她担心啥清誉?有什么吃亏的?”

    程老爹闷闷道:“我知道宋大爷是好的,可宋二爷……”

    “宋二爷怎么了?哪个男人有钱不风流?”

    “可……”

    “可什么可?”他媳妇见男人还在犹豫,扑到他怀里哭了起来,“死老头子,你别只想着你闺女,家里可还有仨儿子等着你给娶媳妇呢!现在没有十两二十两的,谁家肯把闺女嫁过来?三个儿子就是六十两,将来还得给他们盖房子,你让我往哪儿找这么多钱啊……要不是为了你们程家的骨肉,我何必看重海棠的聘礼?她当姐姐的,为了三个弟弟,受点委屈还不成吗……呜呜,都是我活该啊,干啥生这么多儿子出来,早知道没钱养活,还不如当初一生下来就摔死……”

    “行了行了,别哭天嚎地的,我把海棠嫁过去行了吧!”程老爹被她哭得心烦,猛地推开人,瞪着眼睛道。

    他媳妇想笑又不敢笑的,抬起袖子假装擦眼泪,“既然你答应了,那咱们就早点把该走的过程都办了,就当不知道那事,将来也可以说是宋家骗亲,因为收了礼,咱们程家想悔婚,宋家不答应,这样咱们名声也好听点。对了,这事千万别让海棠知道,免得她又要死要活的,就让她待在屋里准备嫁衣吧,别出门了。”

    程老爹想想觉得媳妇的话挺有道理,第二天就把海棠拘在屋里了,自去跟媒婆商量,希望宋家快点下聘。

    宋陌那边有宋凌催着,便把婚期定在了五月,端午过后。

    程老爹将女儿瞒得死死的,除了告诉海棠女婿叫宋凌,上面有个大哥外,其余旁的什么都没说,连宋家哥俩是双生子都没有提。海棠虽有心打听点别的,却碍于女儿家的面子不好开口,也就没问。

    转眼就到了海棠出嫁前一天。

    海棠三弟舍不得姐姐嫁人,跑去跟姐姐说话,说着说着不小心说漏了嘴,把他在外面听到的一点闲言碎语说了出来。

    其实他一个小孩子,哪分得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记住姐夫欺负了一个姑娘,还把人家逼死了。

    海棠一颗春心摔得粉碎,质问程老爹宋凌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程老爹支支吾吾不愿意说,海棠一时冲动,朝墙上撞了过去。

    隔窗一笑,俊美无双,本以为那是缘定良人,没想到其实是个风流恶霸,所有美好憧憬都幻灭了,亲爹到现在还瞒着她,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渣攻情史。

    于是唐欢替海棠醒了过来。

    彼时夜深人静,只有程老爹守在她身边。

    程老爹见女儿醒了,赶紧按照媳妇出的主意好言劝她:“海棠啊,你别听你三弟胡说,他还小,自己没听清楚就瞎给你传话。女婿的容貌你也见过了,那样神仙似的人物,若是他真喜欢谁,还用强迫吗?其实是那姑娘看上女婿了,想要嫁给女婿,被女婿拒绝后以死相逼。女婿哪肯受她威胁,就让她去死好了,没曾想那姑娘恼羞成怒真去死了,害的人人都指责女婿,特别是那姑娘的家人,四处胡说八道破坏宋家名声……现在爹都告诉你了,你别多想了,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爹你放心吧,我不会做傻事的。”唐欢小声道。

    程老爹有点意外女儿竟然这么好说话,仔细看了看,见女儿的确像是想开了,便摸摸她脑顶:“好丫头,幸好你撞得轻,这里只青了一块儿,刘海儿挡着看不清,要不明天就不好嫁人了。行了,明早你还得早早起来打扮,爹就不耽搁你休息了。”

    等老头子走了,唐欢这才有功夫细细整理海棠的记忆。

    程家没有什么值得她多想的,她只需在意一个事实,明天她要嫁人了。

    海棠见过准夫婿一面,没错,车上的人的的确确是宋陌。唐欢可能认错旁人,但宋陌那张脸,化成灰她都认得。

    可这次宋陌怎么换名字了?还主动娶她?

    师父不是说梦里宋陌心性坚定不好接近吗?

    是了,他都把一个姑娘给逼死了,的确还是那副死性子。

    那他对她笑,主动娶她,莫非他……终于发现她是个大美人了?

    唐欢抬手捏捏胸口,得意一笑,不错,这次似乎比她真身还要大一些……

    上次她说要用大馒头闷死他,果然要得偿所愿了吗?

    ~

    次日,在热闹的吹吹打打声中,唐欢被大弟背上了花轿。出门时,她偷偷掀开盖头看了一眼,前面高头大马上满脸笑意的男人,确是宋陌。

    虽然也意外这次接近宋陌如此顺利,唐欢心里更多的还是高兴。洞房花烛夜,一晚搞定,很快就能进入下一场梦了。

    只是,当她拜完堂被新郎牵着往外走时,她听到周围有人喊宋陌的名字。

    唐欢脚步一顿。

    强忍着扯开盖头回头看的冲动,她继续往前走,只在转身时,假意拌了一下,趁乱看向里面。

    那里,还站着一个宋陌。

    虽着喜庆服饰,脸上却不带半点笑容,只一眼,唐欢便肯定,那才是真正的宋陌。

    师父,徒弟想跟你拼命!

    作者有话要说:欢欢,送你两个绝色大美人,够惊喜不?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peggy扔了一个地雷

    5092539扔了一个地雷

    末沫扔了一个地雷

    皓水莫负扔了一个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