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49章 占

笑佳人2017-2-15 23:52:36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唐欢快要亲到宋陌,宋陌紧张地不知该等待还是避开时,门外突然传来说话声。

    “张少爷,张小姐,我师父已经歇下了,二位还是回去吧。”

    傅宁挡在宋陌门前,笑着对那两人道,看似温和,实则是幸灾乐祸。

    方才他在街上逛得好好的,冷不丁被张家兄妹拦住,缠着他说要拜访师父。张家与宋家一直都是死对头,偏偏这个张小姐看上了师父,不顾师父冷脸相向,每年都要过来纠缠。傅宁本不愿理会二人,又想到前来比灯的同行们基本都知道他们师徒下榻之处,与其让这二人擅自闯过去,不如他带路。现在好了,师父早早睡了,让这两人白跑一趟!

    张少爷看向妹妹,他完全是陪妹妹逛街的。

    张小姐不甘心就此离去,故意抬高声音:“傅宁,你不是说宋公子在做灯吗?”

    傅宁一脸无奈地看着她:“我出门时师父的确在做灯,现在肯定是累了歇下了。张小姐,你要是实在着急一睹我师父风采,还请明天赶早,今日天色已晚,二位还是走吧。”他倒要看看,这女人脸皮有没有厚到听了这话还准备继续纠缠的地步。

    府城几乎人人都知道张小姐喜欢宋陌,但还没有谁当着她的面提起过。眼下傅宁这样大咧咧说出来,丝毫不顾及姑娘家面皮薄,张小姐俏脸顿时涨的通红。正待发作,被她兄长拍了一下,示意她应该走了。看着兄长转身离开,张小姐不得不忍气吞声,恨恨瞪傅宁一眼,羞愤地追了上去。

    傅宁目送二人走远,回头看看紧闭的房门,眼里闪过一丝困惑,但也没有多想,自去歇息渣攻情史。

    屋内。

    暧昧被打断,宋陌迅速冷静下来,及时挡住还想接着亲过来的弟子。见她肩上被子滑下许多,露出光洁肩头,宋陌忙重新用被子将人裹紧,同时在她耳边嘘了声,免得被外面的人听到动静。

    唐欢乖乖倚在他胸口,从傅宁口中听出点味道,想了想,在男人胸口写字:宋公子。

    宋陌苦笑,轻声给她解释:“别多想,师父跟她什么关系都没有,只是过去比灯时见过几次。她是张家这一辈灯艺最好的,张家指望她出手夺魁,也不计较她的女儿身份了。”接连三次比灯都是他第一张家第二,站在同一个台子上,宋陌想不注意到张小姐都难,但也只是最初好奇看过一眼,后面的都是傅宁打听来告诉他的。

    唐欢低头掰手指玩。

    宋陌不傻,就算没跟女子相处过,平时书里也能看到些才子佳人的故事。弟子刚刚还期待地问可不可以喜欢他,听到张小姐的事情后就不说话了,心里肯定是担心他跟对方有所牵扯吧?

    宋陌既觉得弟子傻,心里又莫名地欢喜,低头问她:“小五不信师父?”

    唐欢推开他,裹着被子躺了下去,留他一个背影。

    看她瘦瘦小小地躺在那儿,宋陌追了上去,把人掰过来,扶着她肩膀道:“小五不是喜欢师父吗,怎么现在又不理师父了?”

    他喜欢小五,他不想再瞒着她。之前碍于弟子男人身份他不敢开口,现在知道小五是个姑娘,知道她曾经那么可怜,他对她越发怜惜,不忍再让她一个人患得患失。宋陌不知道旁的男女是如何相处的,可对待这个傻乎乎的小姑娘,对待他的小五,他只想给她最好的照顾,让他知道他宋陌从始至终只喜欢过她一人。

    为什么偏偏是她?

    宋陌自己都不知道。

    年少时父亲劝他成亲,宋陌说不清为什么就是没有娶亲的心思,祖父便出来帮他劝父亲,说这种事情要看两人是否投缘的。那时宋陌不信缘分,可这么多年过来了,试图接近他的姑娘形形色-色,什么样的都有,他都能冷静待之,只有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弟子,还是个“男子”时,就让他动了心。

    如果这就是祖父口中的缘分,宋陌信了。

    “小五别多想,师父,只喜欢你。”他侧躺下,将她的脑袋按进怀里,亲她清凉的长发。

    唐欢惊喜地抬起头,一眨不眨地望着他。

    宋陌拍拍她肩膀,“这回信了?”

    唐欢飞快在男人脸上亲了一口。以往都是她煞费苦心让宋陌爱上自己,可即便动了心,这男人也从来没有主动说过喜欢她,没想到今晚宋陌居然主动说出来了……

    那就趁热打铁吧!

    唐欢扯掉被子,翻身便要往宋陌身上爬。

    宋陌迅速起身,把她的中衣抓了过来,扭头道:“小五,先把衣裳穿好!”这个傻姑娘,她在身边躺着就够让他心猿意马的了,还敢这样裸着胡闹,他,他是个正常的男人,自制力没有那么强。

    唐欢没接衣服,攀在他身上,捧着他脸说愿意给他。

    宋陌既高兴又无奈,等她说完便闭上眼睛,一边强行给她披上中衣,一边哑声道:“小五,你才十四岁,等再过两年,或者明年你及笄了,师父再娶你。”两年,太长,他怕是等不及的。那就明年吧,等她再长大一点。

    明年?

    别说明年,月底再不采到他,她都得去地下找师父了豪门对象总想弄死我[重生]!

    唐欢拉过男人的手按在自己胸口,再小,那也是俩馒头,宋陌一个大男人应该受不住吧?

    宋陌不会想到他单纯的小弟子在勾他,他理解成了另一层意思,迅速缩手后,略带不自在地道:“嗯,等你恢复之后,师父再……”要你。现在她跟个孩子似的,他实在下不了手。他比她大那么多,若是没等她长开就要她,宋陌怕小五受不住。

    男人却不知道他的体贴之语似一道惊雷,劈得唐欢浑身发麻。

    馒头太小,被嫌弃了……

    对于一个采花贼而言,没有什么比这更侮辱更打击人的!

    再也没有心思勾他,唐欢飞快穿好衣裳,爬到床里头装睡,恨得咬牙切齿。要不是他把她梦成一个饥一顿饱一顿的小乞丐,她胸脯能有这么扁吗?现在竟然还好意思嫌弃她!等着吧,下场梦她要用两个大包子闷死他!

    宋陌只当她是害羞了,想了想,面朝外侧躺下。

    床上只有一床被子,好在江南八月还不是特别凉,穿中衣睡一晚应该没什么。而且,小五是女的,他真的喜出望外。宋陌睁开眼睛,望着远处的窗子,嘴角一直带笑。

    笑着笑着,身后传来动静,她转了过来,将被子盖到他身上,然后,人也贴了上来,在他背上写字。

    师父,抱着小五睡。

    她刚停下,宋陌就转了过去,将人搂入怀中,在她耳边柔声道:“小五睡吧,等咱们回去了,师父就安排你恢复女儿身份。” 许是心中太过甜蜜,现在这样抱着她,宋陌心里半点旖旎都没有,只觉得心满意足。

    唐欢也没敢接二连三地勾他,毕竟,她在他面前一直装单纯,不好突然放荡起来。

    下次再找机会好了。

    窝在男人熟悉的怀抱里,唐欢很快睡了过去。

    一夜好眠到天亮。

    唐欢自以为很了解这个宋陌了,没想到刚确定关系,宋陌就给她展示了新的一面。

    宋陌要在屋里做灯,唐欢闲着没事,想跟傅宁出去看热闹。宋陌一直对她那么温柔那么照顾,所以她根本没有想过,这样一个理所当然的提议,竟然会被男人一口拒绝。

    当时三人正在楼下用早饭。

    遭到意外拒绝,唐欢诧异地瞪大眼睛,盯着宋陌,想知道理由。

    傅宁瞅瞅师父脸色,看起来不像是生气的,跟着劝道:“师父,小五第一次来府城,你就让他出去看看吧。师父放心,我一定会看好小五,不让人欺负到他。”

    宋陌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粥,放下勺子,面无表情地道:“不行,我需要你们其中一个帮我打下手。傅宁,你比小五多学了两年,我本想让你帮忙的,可那样小五一人闷在旁边难免无趣。现在让他帮我,你去外面逛,顺便打听打听消息,一举两得。”

    “打听消息?师父是说探探旁人准备了什么灯?”傅宁疑惑地问,往年师父不需要他打下手,也没在意过对手们,怎么今年好像突然没有自信了?是因为张家扬言夺魁时的嚣张态度吗?

    宋陌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傅宁顿时正色道:“师父安心做灯,此事弟子一定办妥吸血鬼素食养成记。”距离明晚比灯还有两天一夜,若张家真有大招,师父现在重新准备也来得及。

    宋陌欣慰地看向他,再看看那边好像十分委屈不满的小弟子,摸出一个钱袋递给傅宁,“若是看到什么好东西,回来时记得给你师弟带点。”

    傅宁高兴地接过来,朝唐欢眨眼睛:“小五,你看师父对你多好,这么多钱,你想要什么尽管告诉师兄,师兄准给你买回来。”

    我想买两个大馒头,你能买吗?

    唐欢强忍着才没有瞪傅宁这个傻子,放下筷子,起身去楼上了。宋陌故意的,他就是不想让她出门!

    望着师弟急匆匆的背影,傅宁不解地问宋陌:“师父,我怎么觉得小五好像生气了?”

    宋陌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无奈,“小孩子喜欢玩,我这样拘着她,她当然不高兴了。好了,我也上去了,你在外面小心些。”

    “嗯,弟子知道。”

    宋陌颔首,转身上楼。

    门是关着的。

    “小五,给师父开门。”宋陌看看两侧,轻叩门道。

    里面没有动静。

    宋陌好笑,知道她生气了,但他相信弟子不敢真把他关在外面,便悠闲地等着她来开门。远处有人推门出来,路过时满脸探究地看着他。宋陌淡定地盯着门,仿佛浑然未觉。待里面传来慢吞吞的脚步声,他微微一笑。

    唐欢真的不想开门!

    若是依她本性,宋陌这样对她,她早跳窗跑了,哪会让一个男人管着自己?可谁让她一开始选择扮演乖乖小弟子呢?

    晾了宋陌一会儿,她不情不愿地给他开门,开完转身要走。

    宋陌迅速闪进来,背手关好门,随即一抬手,便将前面低头生闷气的小弟子拽住了。唐欢挣了两下,一点用都没有,被男人扯了过去,她只好仰头,嘟起嘴,满脸控诉地瞪着他。撒娇闹别扭,是女人和小孩子的权利,她现在既是女人,也是小孩子,至少在这个男人眼里是。

    “小五,师父不让你出去,是怕你出事,只有亲眼看到你,师父才放心。”宋陌像摸孩子一样摸着她的脑袋道。他是真的不放心,如果她跟傅宁出去了,他肯定会想着她,无法安心做灯。

    真是霸道的男人!

    唐欢埋在他怀里,暗暗咬唇。

    师父果然没说错,霸道的男人最烦人了,总想着占有你后便把人控制在身旁,乖乖听他们的话。不过师父还说,霸道的男人床上本事基本都不错,而且跑掉后,回头看看他们火冒三丈的模样,特别痛快。

    想到这个霸道的男人最终也困不住她,唐欢心里舒服了些,委屈地指指窗外。

    宋陌拉着人走到桌子旁,笑着承诺道:“小五放心,明晚比灯结束后,师父来接你,师父亲自带你出去逛。”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做了那么多年花灯,如今,他终于也找到了可以一起赏灯的女子。

    他目光温柔极了,唐欢却一点都没有被骗到,只不可置信地望着他。比完灯再来接她,难道他没打算带她去看比灯?

    宋陌咳了咳,心虚地别开眼:“你别生气,师父本来是想带你去的。可你现在是个姑娘,台上基本都是男人,下面也有众人围观,姑娘家,抛头露面不好。”她是他的,那么好那么美,哪怕是男装打扮,他也不愿意让别的男人一直盯着她打量泰迪逆袭指南。

    看着对面脸微微泛红的男人,唐欢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不断地告诉自己,宋陌如此在乎她,她吃掉他就更容易了。

    等男人询问地看过来后,唐欢羞涩点头,脑海里却下了决定,明晚宋陌一走,她就偷偷出去。梦这么真实,外面那么热闹,她要不好好出去玩玩,简直是浪费机会。

    宋陌见她乖巧听话,放了心,拿出东西开始做灯。

    唐欢心中一动,在桌子上找她的画。

    宋陌头也不抬,“不用找了,那天晚上你走后,师父不小心打翻砚台,毁了那几张画,所以重新画了旁的。”

    他说的那样平静,唐欢听的都快气炸肺了!一句话都不想再跟他多说,跑到床上睡觉。

    那边,宋陌手上动作不停,唇角笑容却越来越大。

    次日黄昏,宋陌将遮着特殊灯罩的灯笼交给傅宁,让他先下去。等傅宁走了,他转身,目光柔柔地注视着门内的小弟子:“小五别急,师父比完灯立即回来接你。”

    唐欢乖乖点头,她一点都不急。

    宋陌有点不舍,但也不好耽搁下去,摸摸她脑袋,“好了,小五关上门吧,师父走了。”

    唐欢留恋地看他一眼,慢慢关上门。

    宋陌继续在门口立了一会儿,这才收心,大步去了。走出客栈,他忍不住抬头往上看,正好看见他的小五推开窗,朝这边望了过来。四目相对,宋陌心里涌起说不清的温柔欣喜,若不是怕被傅宁看出来,他真想多看小五几眼。

    其实唐欢只想确定宋陌是不是真的离开了。

    亲眼看着那师徒二人走远,唐欢立即关上窗子,换上她偷偷带来的那套白裙。一番描眉打扮,外面天色彻底暗了,从窗口望下去,整条街灯火通明。唐欢笑着将一把锋利小刻刀藏到衣袖里,以备不测,随后心情愉快地下楼去了。

    宋陌,今晚你休想再躲过去!

    ~

    大街上人头攒动欢声笑语,因为是难得的喜庆日子,平常被拘在家里的姑娘们也被允许出门了。穷人家的姑娘没什么讲究,大多都是牵着弟弟妹妹在逛,偶尔也有跟中意男子相会的。富贵人家的小姐就要注意点了,头上戴着纱帽,生怕被旁人看了容貌去。

    若是有武功在身,唐欢才不介意被旁人看,奈何现在孤身一人武功尽失,她怕惹麻烦,出门后便在客栈附近小摊上买了一顶白纱帽,戴在头上。别说,虽然看东西模糊了点,但也别有一番滋味。

    就这样,唐欢边逛边玩,慢慢溜达着朝赏灯楼赶了过去。

    她听宋陌说过,比灯没那么快的,先是一群制灯老师傅从满院子灯彩中选出十五盏花灯,然后由花灯主人亲自提着灯去赏灯楼。因为本地向来重视赏灯,无论是官员还是百姓,都对花灯都些见解,所以灯笼评判也是官民同乐。赏灯楼分三层,一楼坐镇的是本地望族中的老寿星,由他们挑出十盏送上去。二楼是举人才子,他们再选出五盏。三楼由知府大人坐镇,同几名官员共同选出前三甲,发放彩头。

    唐欢拐到赏灯楼所在的那条街时,远远便望见楼下围满了人,里三圈外三圈,水泄不通。

    她没有挤进去,站在人群外看热闹。

    下面两层,只有被淘汰的花灯才会被挂出来给围观的百姓评判,自然没有宋陌的。

    大概是受周围众人情绪感染,唐欢莫名也有些期待起来大爷,求投喂[综漫]。

    宋陌的灯,她还真没看过。因为他把她的画毁了,唐欢跟他置气,他越是诱惑她看,她越是不看,赖在床上不理他。等晚上睡觉时被他哄地消了气,她想看了,他已经把灯笼罩起来了,不让她打开。

    真是小气的男人!

    她来得不算早,没等多久,三楼突然热闹起来。

    唐欢不由自主仰起头。

    模模糊糊看不清楚,她撩开面前薄纱,看见了宋陌。他提着花灯,跟其他四人一起,等着知府大人赏阅。

    可唐欢没看他手里的灯,目光投向了宋陌身旁的白裙姑娘,那就是张小姐吧?许是上届张家排第二,所以她站在宋陌身旁?

    男的云淡风轻温润如玉,女的眉眼似画清丽如兰。

    这样并排站在一起,看着还真是……碍眼呢。

    听着下面围观众人夸赞两人郎才女貌,唐欢笑笑,摘下纱帽丢到一旁,就那样仰着头,隔着一群闹哄哄的百姓,隔着灯火映照下变得朦胧温柔的夜色,远远凝望那个男人。

    宋陌,你能看见我吗?

    楼上,知府大人已经领头走了过来,正在评赏张家花灯。

    作为一个制灯师傅,宋陌对自己的手艺有信心,但也不会狂妄到藐视一切的地步。旁人的灯,他也会看也会琢磨,所以不管旁边的人是男是女,当知府大人开始评点时,他都不由自主地侧耳倾听。

    听着听着,他若有所感,朝楼下望去。

    才瞥到一抹白色,握灯的手便倏然一紧。宋陌震惊地望着他的小五,他怎么出来了,还是这副女儿装扮?

    唐欢见男人注意到自己了,朝他灿然一笑,转身离去。

    这么晚了,她一个口不能言的姑娘家,想去哪里?

    她就不怕遇到危险吗?

    “大人,宋某有事先行一步,失陪。”宋陌朝知府大人赔罪,转身将灯笼交给候在里面的傅宁,匆匆下楼,徒留楼上众人面面相窥。

    可他们想什么,宋陌不在乎!他现在只想找到他的小五,狠狠教训她一顿,看她还不敢再偷偷跑出来!

    男人冷着脸在行人里疾步穿梭,目光一次次掠过视野中的白衣身影,最后,顿住街边一颗柳树下。

    他看见他的小五靠着树干,耷拉着脑袋,手里绕着一根柳条左转右转。看不清她神色,他大步走过去,一把握住她手,呼吸因为之前的紧张奔波而不稳:“不是让你在客栈里等着我吗?”这样跑出来,她知道他有多担心吗!

    唐欢仰头看他,用唇语问他:师父,是小五好看,还是那个张小姐好看?

    忐忑的眼眸,可怜的模样,宋陌满肚子怒火霎间弥散。

    她怎么这么傻?

    他情不自禁圈住她腰,低头吻上她的眼睛,声音低哑温柔:“别说什么张小姐李小姐,就是月上仙娥下凡,在师父眼里,也不及小五半分。”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这个故事就结束啦,嘿嘿,其实有点舍不得……

    谢谢小水是我的的地雷,么么~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