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47章 惊艳

笑佳人2017-2-15 23:51:42Ctrl+D 收藏本站

    宋陌的衣裳,到底还是没有脱成。

    下面那样不受控制,他不想让小五看见,不想让小五知道他的师父竟然……

    劝弟子时说的那么好听,如今弟子不胡思乱想了,他却对才十四岁的小弟子生出了禽兽心思。

    重新系上解了一半的衣扣,宋陌侧身,很是疲倦地道:“小五,师父突然有些头疼,今晚就不沐浴了,你回去吧,师父想睡了。”顺势取下换洗衣物搭在胳膊上,下垂的衣摆恰好遮掩某处异样。

    唐欢目光担忧地望着宋陌,拉着人走回内室,让他躺下。有了上一次床上捶背的经历,再加上弟子焦急的神情,宋陌没有多想,顺从躺好,一手扯过被子掩住腰部以下,一边疑惑地等弟子解释。

    唐欢假装没留意到他的动作,脱鞋,跪坐在宋陌里侧,俯身解开他束发青巾,用手指替他通发,通顺了,手指插入他脑顶发中,双手拇指按住他额头,轻轻按揉起来。

    很舒服。

    宋陌闭上了眼睛。

    他不敢再看小五,小五离得那样近,注视着他的目光那样专注,他怕自己越陷越深。

    明天,找个由头拒了他吧。

    身上的火慢慢平复,宋陌拉开弟子的手,坐起来准备下床:“好了,师父不疼了,走,师父送你回去。”

    唐欢没有下去,有些腼腆地躺好,指指额头,期待地着看他。

    “小五也难受了?”宋陌诧异地问。

    唐欢点点头。

    弟子都帮他揉了,他能光享受不回报吗?

    宋陌只好回到床上,学弟子刚刚那样,伸手给他解发。头发散开,唐欢面朝里侧躺过去,方便男人替她通发。

    弟子的头发长及腰臀,柔顺细滑,摸上去玉般清凉,似有若无散发着淡淡的香。宋陌一下一下轻轻顺着,心跳越来越快。他知道,两个男人这样,太不正常了,特别是之前发生过那种事情。可是,无论是弟子主动帮他,还是央他帮他,宋陌都狠不下心拒绝。

    好像动了情,平时牢记在心的那些礼法,便全都顾不得了,即便想起来,也会马上给自己找到继续沉沦的借口。

    “小五……”

    宋陌停下手。不行,他不能再这样下去,小五太小什么都不懂,他是他师父,必须阻止这种亲密。狠一次心,以后师徒只在白日里见面,便能守住心了。晚上,太安静太旖旎,心也随了外面的黑,没了光的束缚,肆无忌惮。

    唐欢没有回应。

    难道弟子听出来了?

    宋陌犹豫片刻,伸手掰过弟子单薄瘦弱的肩膀。

    唐欢不受控制地转了过去,睡颜安详。细白脸蛋微微泛红,枕在一头青丝上,妩媚慵懒。

    宋陌身体一僵娱乐圈之P友。小五头发放下来,越看越像女子了。

    宋陌脑海里闪过一丝怀疑,随即摇摇头,小五脸皮那么薄,如果他真是女子,看见师父赤身*时,怎么会那般平静淡然?何况小五没有必要隐瞒身份。

    是不是因为喜欢,所以暗暗期望小五是个姑娘家?那样,他便可以随心所欲,可以光明正大的,喜欢他。

    悄无声息地下床,宋陌抱起安睡的弟子,送他回厢房去。既然决定了,就不能再犹豫。

    唐欢乖乖窝在他怀里装睡,等宋陌给她盖上被子悄然离去后,她睁开眼睛。

    要不要尽快让宋陌发现自己是个女人呢?他已经动了心,以为她是男子才不想更进一步,若知道她是女人,那就没问题了吧?

    不行。宋陌才刚刚喜欢上她,现在暴露了,她之前女扮男装还殷勤伺候他沐浴的事就说不过去,哪怕借口理由她都想好了,因为时间太短,说服力还是不够,极有可能引起宋陌怀疑。她要等宋陌彻底沉沦,要等一个最好的时机再告诉他,让他心疼她疼到完全信任的地步。

    ~

    次日用完早饭,宋陌平静如常地嘱咐两个弟子:“十五花灯节,咱们初十出发前往府城,接下来几天我要专心制灯,争取早日把新灯做出来。傅宁,这几日铺子里的事情都交给你了,有什么难办的跟几位老师傅商量,尽量不要来找我。小五,你手上有伤,不用急着学,可以在屋里看书,也可以观摩你师兄他们制灯,等花灯节结束,师父再亲自指点你。”

    傅宁应了下来,关心道:“师父也要注意休息,不要太过劳累。”

    宋陌“嗯”了声,顿了顿,看向唐欢:“小五有什么问题吗?”

    唐欢看着他,问花灯节可不可以带她一起去。

    小孩子都喜欢热闹,宋陌神色缓和了些,笑着点头。

    唐欢就高兴地低头吃饭了。

    宋陌说做灯,唐欢真没有多想,觉得除了把她赶出灯房,其他应该跟以前一样的,师徒三人一起吃饭,然后晚上她偷偷溜过去找他,增进感情。

    可是,宋陌用行动告诉她,这个男人有多沉迷制灯。

    自那顿早饭后,宋陌除了去茅厕,便再也没有出过房门,一日三餐都是伙计送进去给他,晚上也不回房间休息。唐欢连续观察了两晚,发现夜里灯房也是亮着的,她凑过去偷听,里面很安静。就在她以为宋陌睡觉忘了熄灯时,里面突然传来轻微的脚步声,转了几圈,重新归于平静。

    唐欢听到了椅子被拉开的声音,宋陌肯定是坐下了,只是不知道他是在折纸,还是画什么。

    这是不是相当于练武之人的闭关?

    唐欢很是不解。

    傅宁领着她去后面宋家供奉祖宗牌位的屋子看过了,旁边就是一间展灯房,里面挂着以往花灯节夺魁的宋家花灯。刚进去的时候,唐欢的确被震呆了,从来没有想过灯笼能做得那样好看。那种感觉,就好像在街上瞥见一个美人,惊为天人,恨不得当时就把美人掳回家,当宝贝藏一辈子。

    傅宁特意给她介绍了宋陌做的三盏灯。宋祖父去世多年,虽然宋陌学灯三年就做出了状元灯,但他又隔了三年才正式参加花灯节比灯,一参加,便是连续夺魁。

    既然已经做得那么好了,照着上次夺魁的灯稍微修改一下就行,何必非要不吃不睡埋头苦干?

    想到这里,唐欢心头咯噔一下顺治皇后休夫记。

    人一旦沉迷某种事物,有时候会疯魔的。师父曾经跟她提过,说江湖有个刀神,爱他的宝刀爱到了什么地步呢?据说刀神年轻时跟人比武受伤,险些丧命,幸好一位美丽善良的姑娘救了他。大概是那姑娘太美了,刀神一下子就爱上了她,一点都不嫌弃姑娘村姑的身份。可有天刀神醒来,发现身边的宝刀不见了,挣扎着起身,跨出门,发现心爱的姑娘正在用他心爱的宝刀杀鱼,还笑着跟他解释,说这条鱼骨头硬,菜刀被震断口了,还是他的宝刀好使……没说完,便被愤怒抢过刀的刀神抹了脖子。

    抹了脖子……

    唐欢摸摸自己的脖子。男人有时候真是难以理解,这么娇滴滴的美人,怎么就狠得下心?

    话说回来,宋陌年近三旬还没有娶妻,该不会如刀神一样,爱灯胜过女人吧?

    唐欢觉得很危险。宋陌本来就想躲着她呢,要是他真折腾出一盏宝灯来,她在他心里就更没有地位了。

    又耐心地等了两日,见宋陌还没有出来的意思,唐欢摸到厨房熬了一份莲子粥。她要用温柔溺死他,把他的心抢回来。真被一盏灯抢了男人,师父地下有知,恐怕会笑活过来!

    提着食盒走到灯房门口,正要敲门,门忽然从里面开了。

    唐欢惊诧抬头,对上同样吃惊的男人。四目相对,谁都忘了说话。

    短短四天,唐欢都有点不敢认了,宋陌瘦了一圈,下巴上长出了细细密密的胡茬子,眼睛……

    眼睛亮的像天上的星星。

    灯做好了?

    唐欢眼中浮现惊喜,用目光问他。

    宋陌也从意外中醒过神,点点头,带好门,先看向弟子手里的食盒,低声问:“这是小五给师父做的?”说着,肚子咕噜噜叫了几声。宋陌尴尬地笑,一旦放松了,身体的感觉就又恢复了。

    唐欢笑着把食盒递给他。

    宋陌刚要接,发现弟子目光扫过他下巴便转向了别处,不由自主伸手去摸,猛然记起自己已经四五天没有收拾了。小五那样,是嫌弃他了吗?

    宋陌缩回手,不自在地侧过身,边往外走边道:“小五去里面等着师父吧,师父回房收拾一下。”

    唐欢没有拦他。她喜欢干净整洁的男人,这个样子的宋陌太沧桑了,她不习惯。

    不知是饿得难受,还是旁的什么缘故,宋陌动作很快,打水沐浴更衣,没用上一刻钟就赶到了灯房。

    见弟子站在桌子前好奇地盯着光秃秃的灯笼看,他走过去,托起灯解释道:“这只是一个模型,师父最近头疼的就是如何不用竹篾铁丝把灯笼做出来。现在办法想出来了,接下来才要真正开始做比试用的花灯……”没说完,瞥见弟子脸色瞬间难看下来,男人仿佛心有灵犀,解释的话脱口而出:“小五放心,最难的部分已经解决了,灯笼做起来很快的,不用再这样没黑没夜呆在灯房。”

    唐欢愣了愣,随即仰头,看着他笑。

    他让她放心,放心什么?是说弟子不用再担心师父的身体了,还是说,两人可以继续每天每晚见面了,她不用再想他了?

    他怎么知道她会想他?

    是不是他这几天想了她很久,以己度人?

    唐欢体贴地没有追问,但男人躲避的眼神,白皙面庞上可疑的红,都告诉了她答案重生绿袍。唐欢松了口气,幸好幸好,宋陌爱灯还没魔怔到痴狂的地步。

    她拉着他坐下,拿出白瓷碗,盛粥给他喝。耽搁了这么会儿,粥凉了些,微微烫,喝起来正好。

    宋陌在弟子目不转睛的注视下喝了一口,惊讶地看向唐欢,“这是小五自己做的?”

    唐欢点头,问他好吃不。

    她紧挨着他坐着,一手托腮,虽然是在问他,脸上却是笃定自信,笑眼盈盈,有种说不出来的温柔。

    “小五厨艺不错。”宋陌心口乱跳,轻声夸了句,低头喝粥。此时此刻,制灯难题得以解决的兴奋平复了,出门见到思念几日的人的喜悦平复了,理智回归,他突然想起这是深夜,小五特意给他做粥喝,是单纯的心疼师父,还是有些别的?

    他悄悄侧目瞥去,小五目光柔柔地看着他。宋陌被烫了般收回视线,心底有喜悦咕咚咕咚冒上来,冒到一半,又不动了,因为他又怀疑了。也许小五只是因为孝敬了师父而心满意足,并不是他想的那样……

    小五,还喜欢他吗?

    喜欢,不喜欢,哪个都无法让他满意。

    宋陌心情复杂地用了两碗粥,起身收好食盒,对弟子道:“回去睡吧,这个明早让伙计收拾。”

    唐欢拉着他的袖子,示意他也出去。

    宋陌只当弟子担心他继续在灯房耗下去,便随他一起往外走,“放心,师父也去睡了。”

    唐欢却一直拉着他走到了上房,宋陌想要拒绝,唐欢在他手心里写字,说师父一定累了,小五要给师父捶捶肩膀再去睡觉。

    那样期待的眼眸,那样直击心底的碰触,无论是出于孝心还是什么,宋陌都舍不得拒绝。

    毕竟累了好几天,宋陌很快就困了,在弟子温柔的侍奉中睡死过去,根本不知道他睡着后,他乖巧羞涩的弟子抱着他摸了又摸,最后赖在他怀里睡着了。

    宋陌一觉睡到大天亮,醒来身边已经没了人,他揉揉额头,对昨晚后来的事一点印象都没有。

    早上师徒三人闲聊,傅宁好奇地问宋陌:“师父,今年灯上画什么?”真正的制灯大家,行书画图剪纸雕刻等等都有所涉猎,并在某一方面有过人之处,而他这位师父的灯,灯艺本身拔尖不说,字画更是令文人雅士逊色。

    宋陌想画月宫图。中秋节的花灯不如元宵花灯可以随意发挥,总要跟赏月有所关联。

    傅宁对自家师父的画技很有信心,只是想到宋陌以前画过的图,迟疑道:“师父,你好像没画过美人图吧?现在既然要画月宫,嫦娥总不能少的,你行吗?要不要弟子请个花楼姑娘过来让师父参照?”正好化解外面那些荒唐流言。

    宋陌瞥他一眼,神色冷淡。

    傅宁嘿嘿笑:“师父不需要就算了,等你自己画好了,正好让弟子见识见识师父想象中的美人是什么样子……啊,对了,师父,我觉得小五长得挺好看的,比那些名门贵女好看多了,要不让小五装成女人给师父画怎么样?这样师父画起来容易,也省着请花楼姑娘坏了名声。至于小五,反正就咱们知道,小五不会生气的,是不是?”

    唐欢愣了愣,跟着羞涩地低下头。

    宋陌本来还在为大弟子的主意失神,察觉小弟子的动作,顿时放下手里茶盏,冷脸斥道:“胡言乱语!到前面帮忙做灯去!”

    傅宁朝师弟使了个眼色,仓皇而逃史上最强女帝。

    唐欢起身要追上去。

    宋陌咳了咳,拦住他:“小五,你师兄最喜欢开玩笑,那话你别当真。”

    唐欢摇摇头,伸手比划了一下,红着脸表示她愿意穿女装。

    宋陌一口拒绝了,安抚弟子两句,去了灯房。

    唐欢想到傅宁的眼色,去前面找他。

    傅宁把师弟拽到一边说悄悄话:“小五别生气,师兄说那话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让师父做灯容易些。你看师父前几日忙的,小五不心疼吗?小五,你没去过花灯节,不知道那里有多少人参加比试,咱们师父虽然连续夺魁,但每次赢得也都不容易。五月临县张家已经放出话来了,扬言今年夺魁,虽说可能是他们自夸,但咱们也不得不防。小五,你生的好看,若是师父照你的样子画美人,效果肯定更好,是不是?”

    唐欢低下头,没有说话。

    傅宁叹口气,拍拍师弟肩膀:“小五别这样,师兄只是提议一下,你不愿意就算了,毕竟好好一个男儿穿女装,确是委屈你了。师兄叫你过来,也不是想逼你什么,就是想告诉你师兄那话没有恶意,让小五千万别误会师兄。”

    唐欢摇头,朝他笑笑。

    傅宁也笑了,“那就好,走吧,咱们继续干活去。”转身就要走。

    唐欢伸手拉住他,在傅宁疑惑的注视下,在他手心里写字,让他下午偷偷去买东西,衣裙胭脂水粉……

    傅宁重重地拍她一下,“好,我就知道小五不忍心看师父为难!”

    唐欢装羞跑走了。

    傅宁动作很快,按照唐欢写的腰围尺寸等,黄昏就把东西带来了,溜到唐欢屋里,非要看她如何打扮自己。唐欢坚决摇头,把人赶出了房间。

    对于傅宁,细想之后,唐欢不想招惹,也不想让傅宁对她生出什么心思。如今她已经确定了宋陌的心意,无需再用傅宁刺激他,更不能跟傅宁闹出暧昧惹他起疑心,或是傅宁做出什么坏了她的计划。再说有宋陌珠玉在侧,天天在她眼前晃悠,她很难将注意力分到傅宁身上。

    为了吃到大鱼,只好放弃小的。

    用过晚饭,唐欢躲到屋里装扮去了。

    傅宁只当她明天才会穿女装出来,径自回屋睡觉。

    宋陌不知道两个弟子的勾当,但他知道小五晚上会偷偷过来服侍他,进屋后便像往常那样虚掩了门。因为不敢当着弟子的面脱衣裳,他决定不再每晚沐浴,一会儿小五过来,他跟他说些灯笼的事,便让他回去。头不疼肩膀不酸又不用洗澡,师父自然不用弟子伺候,这样小五肯定不会多想的。

    坐在桌案旁,宋陌拿着书,想到以后再也无法享受弟子的照顾,便什么都看不进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传来推门声。

    宋陌放下书,看向内室门口,等着弟子进来。

    他听见小五关了门,朝这边走了两步,突然停下,又往回走,拉开门板。

    小五要回去了?

    宋陌站起身,疑惑地朝外面走去。

    挑开门帘,他低头跨出去,不料一抬眼,动作便僵住了。

    唐欢一身素白长裙,侧对他而立超级金钱帝国。黛眉细长,眼睫低垂,朱唇轻抿,仿佛月上仙娥下凡,欲与心上人相见,又不知为何心生怯意,踟蹰不前。

    宋陌目光不由自主沿着那人裸-露的脖颈往下看,薄纱里面抹胸包裹着两团丰盈,隐隐若现,再下面则是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肢。

    他心跳急促,视线一会儿移到那人脸上,一会儿又移到那本不该多看的胸脯,良久才艰难开口:“小五?”

    唐欢抿唇,点点头,依然不敢抬头看他。

    宋陌怔怔地忘了言语,良久,确定这不是他在做梦,这才放下托了半天的门帘,朝弟子走了两步,脑海中一片杂乱,“小五,你,你是姑娘?”

    唐欢惊讶地抬起头,脸上绯红一片,再坚定地摇头。

    宋陌愣在原地,目光落在她胸口,不是姑娘,那……

    唐欢恍然大悟,关好门,转过来正对他,抬头把领子往下扒,露出单薄的肩头。宋陌急急看向别处,唐欢偷笑,从胸口纱布里面掏出一个微微压扁的馒头,递给他看。

    宋陌生平第一次震惊到张嘴,看看馒头,再看看弟子另一边高高的胸口,无言以对。

    唐欢转过身把馒头塞回去,再转过来,拉住他手写字。

    师父,小五这样好看吗?像女子吗?

    宋陌手心冒汗,怕被弟子发现,等他写完字便迅速收回手,根本不看他,大步往里走,“胡闹!”差点,差点他就以为小五是个姑娘了!小五,他知道刚刚他有多紧张吗!

    宋陌真的生气了,进屋后无论弟子如何道歉,他都不理他。

    唐欢只好使出杀手锏,从宋陌身后抱住他,在他背上写字。

    师父,师兄说我可以帮你画美人,所以小五才打扮成这样。师父别生气了,你要是觉得小五这样好看,现在就画吧,否则白天被师兄见到,他肯定会笑话我的。

    宋陌努力忽略那两个馒头抵在背上的触感,冷声训他:“不用,师父自己也能画好,你快回去吧,以后不准再扮作女子胡闹。”大喜过望再失望,他胸口发闷。

    唐欢慢慢转过去,搂着他腰,仰头看他,眼里泪光闪烁。

    她描了眉,更加细长似柳叶,点了唇,红润诱人,扬起的下巴下便是大片雪白肌肤……宋陌不敢再看,又不忍看他哭而不管,只好推开他,无奈地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唐欢连连点头,问他要在哪里画。

    宋陌侧身冷静片刻,让弟子坐在窗前,他去准备东西。

    一刻钟后,就在宋陌好不容易收起那些心猿意马,能够专注地作画时,却见那边弟子一手抬到胸口揉了揉。

    “你做什么!”

    呼吸一下子乱了,宋陌气急败坏地撂下笔,几乎咬牙切齿。

    唐欢很无辜,跑过来在一张纸上写字解释。

    师父,刚刚那边的馒头歪了。

    宋陌:……

    作者有话要说:不会形容美人,恶搞比较是我的菜,嘿嘿~

    谢谢111和小宴的地雷,么么~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