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46章 慈师

笑佳人2017-2-15 23:51:16Ctrl+D 收藏本站

    宋陌小时候摔过跟头,有时候是朝前扑出去,有时候是仰头摔倒,但无一例外的,都是疼。

    可这次,他一点都没觉得疼。

    心跳快得像跳跃的烛火,浑身僵硬不能动弹,这个用了将近三十年的身体,好像不是他的了。

    但他又清晰地感受到了。

    他知道自己该马上跳起来,可身体不听使唤。他知道小五个子矮,却不知道当小五躺在他身下时,小的像个真正的孩子,完完全全被他的身体所覆盖。他也知道小五的嘴唇红润饱满,因为他盯着那里看了许多次,看他秀气地小口小口吃饭,看他唇瓣启合无声地跟他说话,喊他师父,却不知道原来小五的嘴唇,这么软。

    这些杂乱念头于一瞬间飞速掠过脑海后,宋陌终于勉强回神,急着离开。身下少年却突然仰起头,受惊般张开嘴,他不由自主往里进了些,正要退开,有湿滑小舌慌乱地探入他口中,宋陌本能地闭嘴抬头,于是他的唇含着少年的舌尖吸了一口。

    心尖儿发颤。

    他听见小五发出一声轻轻的鼻音,不知是这无法形容的声音,还是唇上的触感,酥了他脊骨。

    他就那样双手撑在小五两侧,不可置信地看他,残留在发梢额头的水珠顺着脸庞滑落下去,滴到小五脸上。他看见小五茫然地眨眨眼睛,清澈眼眸里是他的影,紧接着他闭上了,头朝一侧歪去,细密眼睫轻轻颤着,脸上慢慢染了红霞。

    娇艳似朵女儿花。

    宋陌一时忘了行动。

    “宋师傅,你们没事吧?我好像听到什么摔倒了!”船家在前面喊道,停了船蒿,往这边走了两步。

    宋陌以出乎他自己意料的惊人速度一跃而起,一边尽量平静地告诉船家没事,一边拉起弟子。等弟子站稳了,他迅速松开手,侧身看向湖面。湖面依然平静,他心里却起了惊涛骇浪,无法平息。

    虽是意外,可他亲到小五了。

    他一个男人,亲了同为男人的小五!

    更可耻的是,那会儿他竟然有心思感受小五的嘴唇,竟会觉得小五躺在身下的样子好看,竟会因此有了反应!他是他师父,小五摔倒了,他最该想的应是小五有没有受伤吧!

    宋陌悄悄瞥向弟子。

    小五低头站在他身后,眼睛盯着脚尖,左手握着右手手腕泰迪逆袭指南。

    碰到手了吗?

    宋陌咳了咳,转过身,努力忽视心头的烦乱,小声问他:“弄疼手了?”

    唐欢点点头。

    “给我看看。”宋陌拉着他走到船篷能遮挡的地方,让弟子坐在一块儿木板上,他半蹲着,想察看弟子手上有没有出血。没想刚刚低头,面前的少年突然抬起左手,攥着衣袖覆上他一边脸颊,替他擦拭。

    宋陌心跳又乱了一次,情不自禁抬眼,便对上小五认真又愧疚的眸子。

    唐欢目光也从男人脸上移到他眼睛上,跟他对视,随后垂下眼帘,嗫嚅说师父对不起,说她不该泼水玩。说完,抿了下嘴唇。

    宋陌看懂了,低头看他伤口,口上平静道:“这次就算了,以后再贪玩,罚你一个月不许出门。”

    唐欢连忙摇头表示自己再也不捣蛋了。

    宋陌“嗯”了声,见弟子手上伤口并没有扯开,总算放了心。

    至于那场意外,既然小五不提,就当没有发生过吧。

    宋陌想的很好,准备起身时,却发现弟子在悄悄打量他,他看过去,弟子慌乱地别开视线,脸颊红红。

    为什么会脸红?

    就算没有那方面的经验,宋陌也知道弟子这是害羞了。刚刚短暂的目光相碰,他在少年眼里看到了一种……情意。

    他心头一突,愣愣地盯着眼前的少年。

    被他一个男人亲了,小五没有生气尴尬而是害羞脸红,这是不是说明,小五非但不反感他的碰触,反而动了情?怎么会动情?难道小五听过那些荒唐的传言,以为师父喜欢男人,以为师父是故意亲他的,所以心动脸红了?

    眼看少年羞态愈胜,心乱之际,宋陌生怕弟子误会,硬着头皮解释道:“小五,刚刚,是师父手笨没有拉住你,才,才发生那种事情,你别多想。咱们都是男人,平时相处难免磕磕碰碰,那种巧合不算什么,知道吗?”小五这么小,他不能将他引入歧途。

    唐欢愣了一瞬,接着眼神黯淡下去,点点头,看也没看他,起身去船篷里面了。

    宋陌没有动,弟子这种反应,更加证实了他的猜测。

    他很困惑。前两晚小五碰到他那里都不会脸红,可见那时小五对他没有旁的心思,怎么现在突然就因为一场意外动了心?宋陌想不通,但他的解释无疑让小五难过了。目光投向湖面,宋陌也莫名有种失落,可惜失落的原因,他不想也不敢深究。

    船在湖里绕了一圈,晌午时稳稳靠岸。

    宋陌率先上岸,伸出手,如来时那般,想扶弟子一下。

    唐欢顿住,惊喜地看向他。

    宋陌马上意识到这种关心容易惹弟子误会,本能地收回手,只嘱咐他小心点。

    唐欢低头,自己跨上船头木板,默默往前走,留给男人一个委屈可怜的侧脸。

    宋陌有种负罪感,不过他觉得小五还是个孩子,动心肯定是因为没有那样跟人亲近过,过两天想明白了,便会恢复正常。

    “小五,师父带你下馆子吧,范记的鱼头很好吃。”宋陌追上弟子,语气随意自然。原本也是打算在外面用午饭的娱乐圈之P友。

    唐欢摇摇头。

    弟子不比划也不看他,宋陌就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有心问问,外面人多,他又不好放低姿态,只好跟他并肩往回走,一路无话。

    在铺子里用了午饭,唐欢直接跑到院子里,看傅宁他们做龙灯。

    宋陌坐在临窗的桌子前,外面传来大弟子发出的开朗笑声。

    做龙灯有什么好笑的?以前怎么没发现他那么爱笑?

    宋陌起身走到窗前,刻意隐藏身形后朝外看去,就见小五紧紧挨着他师兄坐着,凑在那里看傅宁编灯架,时不时拉住傅宁的手,在他手心上写字。然后,他看见傅宁盯着小五侧脸发呆,脸上偶尔还闪过可疑的红……

    师兄师弟,傅宁好好的为何要脸红?

    难道他对小五有旁的心思?

    宋陌脸色冷了下去。京城那些人已经向他证明,有些男人也会上喜欢男人。他这样冷漠都引人觊觎,小五那样单纯的,岂不是更容易惹人动心?小五什么都不懂,不知道自己生的有多好,更不知道世上除了男女,还有另一种令人不齿的靡乱。

    正想着,他看见小五站起身,弯腰站在傅宁身后,单手替他捶背。

    是他自愿的,还是傅宁使唤的?

    看他笑的那么开心,就算是师兄使唤的,他也愿意吧。

    宋陌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原来小五对谁都好,他会拉着傅宁的手心写字,也会给他捶背……

    他默默离开窗前,埋头去干自己的事情。

    折着折着,手又停了下来。

    发生了那种事,小五脸皮薄,刻意躲着他这个师父,他理解。可小五突然亲近他师兄,是想确定他到底喜不喜欢男人吗?不会还好,可如果真的会,傅宁那样出色,小五真喜欢上他怎么办?他当师父的,怎么能看着弟子跳入火坑?

    晚上再好好问问他吧。

    想到晚上弟子肯定会过来服侍他,宋陌心里静了些。

    可是等晚饭时间到了,两个弟子竟然都没有来偏厅。宋陌面无表情地坐着,使唤伙计去前面看看,伙计很快回来,说傅宁师兄弟都在前面用了。

    孤家寡人……

    宋陌放下筷子,回屋去了,留下一桌基本没怎么动过的饭菜。

    夜幕降临。

    伙计兑好水就离开了,宋陌立在床头等了会儿,外面没有半点动静。他苦笑,习惯这种东西真是奇怪,之前一人沐浴那么多年,小五才服侍了他两次。第一次时他觉得很不自在,第二次也有些尴尬,现在小五不来了,他竟然觉得不习惯了?

    自己洗了澡,又是一夜难眠。

    半夜好不容易睡过去,梦里闪过的还是少年的身影,羞涩脸颊,失落模样,跟他师兄亲近……

    早上醒来头疼欲裂。

    宋陌不是优柔寡断的人,他现在需要集中精神做灯,不能让师徒感情影响自己。

    所以早饭后,他再次拦住眼神躲闪不敢直视他的小弟子,递给他一本自己闲时写的制灯杂记,让他去灯房看恐怖广播。都是男人,有别扭就该大大方方说出来,何必跟一些女子似的躲来躲去,彼此都堵得慌?

    唐欢接过书书,看向傅宁,忐忑不安。

    傅宁递给师弟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溜之大吉。他不知道师父和师弟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昨日出门时两人还相处甚欢,回来师弟笑嘻嘻跟没事人似的,师父脸色可是越来越难看了。傅宁喜欢照顾师弟不错,但他肯定不会为了师弟得罪师父,而且师父那么冷静稳重的人,绝不会平白无故生气,定是师弟惹到他了。

    傅宁眨眼就跑没了影,唐欢心里骂了声没出息,跟在宋陌身后去了灯房。

    宋陌坐在自己制灯的桌子前,唐欢没有似之前那般坐在他对面,而是选了离他最远的桌子,靠着墙壁侧坐,翻书看。

    前两日还恨不得一直凑在他身前,现在就能躲多远躲多远了。

    宋陌装作没有发现弟子的态度变化,低头折纸,为新灯而努力。但他自己都没有发觉,每隔一会儿,他都会抬眼看向那边的少年。

    唐欢仰头靠着墙壁,闭上眼睛,用书遮住半张脸,唇角高高翘了起来。

    她突然很好奇宋陌真正的性子。那样高的武功,肯定是江湖上知名的人物,按理说见多识广,应该没有那么好骗啊?可回想前三场梦,宋陌都很容易就喜欢上了她,到底是她太厉害,还是他太傻?

    唐欢知道自己厉害,同时她也相信,宋陌在男女之事上太单纯了。

    师父说,什么都是一回生二回熟,没有上过当的男人最好骗,最容易上钩。但被骗的次数多了,或亲眼见过的例子多了,男人也会修炼成精,轻易看破女人的各种小把戏。前者容易入套,后者吃起来会比较难,但真正吃到了,特香。

    宋陌以前一定没有过女人。虽然梦里已经被她骗了多次,却因为每场梦都是从头来过,他不记得,便再次变成一张白纸,任由她揉捏。

    唐欢想吃特香的,但这九场梦关系到生死,时间又有限,她还是希望对付单纯的宋陌,左右这个男人是极品,怎么吃都香。

    “看累了?”

    低沉动听的声音突然在头顶响起。

    唐欢睁开眼睛,见宋陌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对面,她赶紧拿开书,摇摇头,转身坐好,将书放在桌子上,低头认真看。

    宋陌也取过一本书,坐下后,看了会儿,抬头问他:“都看得懂吗?”

    唐欢点点头,顺手翻了一页,没有看他。

    目光从弟子看似认真的小脸上移到那本书上,宋陌忽的伸手将书抽了过来,“那师父检查一下,先问你个简单的,做灯笼大致上可以分成哪几个步骤?”

    唐欢傻眼了,她根本就是胡乱翻的,哪有真看啊!

    好在她很快有了对策。

    她终于抬头,怯怯地看宋陌一眼,咬唇想了想,伸出左手在身前比划起来。

    装傻,她得心应手。

    宋陌很专注地看着弟子的手在那划来划去,等他比划完了,他从旁边抽出一张纸,顺便递给弟子一只笔:“写下来吧,师父没看懂。”

    这个小五,竟然敢糊弄师父!他也不照镜子看看,就他那紧张又心虚的眼神,傻子都能看出来他是不懂装懂胡乱比划呢!还想利用口疾糊弄过关,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他倒要看看接下来弟子会怎么办豪门对象总想弄死我[重生]。

    唐欢慢吞吞接过纸笔,小脸苦哈哈的。

    瞧着弟子这副快要露馅的表情,宋陌忽然觉得逗弄弟子也挺有趣的,正要开口戳穿对方,却见他的好弟子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紧接着,用右手拇指和食指夹着笔,很认真地写了起来。宋陌疑惑地看过去,见弟子依次写了选竹、开竹、削篾,顿了会儿,放下笔,很无辜地朝他望了过来,晃晃手,表明手疼写不下去了……

    宋陌沉默。

    他该夸弟子聪明吗?

    可弟子怎么忘了,昨天他还写字说想让师父陪他出去玩的!

    宋陌笑了笑,直视他,“那你用嘴说,说慢点,师父看得懂。”

    唐欢就等着他这句话呢!

    她低头不作回应,等宋陌催促第二次后,才闭上眼睛,舔舔嘴唇,慢慢说了起来。

    少年坐在晨光里,眼眸紧闭,视死如归地微微仰着头,红润唇瓣因为刚刚被那小舌舔过,湿润光泽,轻轻地闭合再分开。才说了几个字,不知是紧张还是什么缘故,少年又舔了舔嘴唇,粉嫩舌尖从唇角滑到上唇中央,落下去,飞快拂过下唇,抿一抿,继续说。

    可宋陌已经分辨不清他在说什么了,脑海里停留的全是少年舔唇的动作。柔软的唇瓣,湿滑的舌尖,昨天,他都尝过。

    唐欢毫无预兆地睁开眼,对上男人痴痴的眼神。

    在男人回避之前,她低下头,脸颊羞红。

    宋陌忘了言语。

    一只家雀儿嗖地飞过来,落在外面窗台上,转了几圈,又扑棱棱飞走了。

    宋陌回过神,想要说点什么。

    唐欢忽的起身,左手提着右手袖子,捏笔写字,推过去。

    师父,喜欢一个人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一行小字歪歪扭扭,却看得宋陌心惊胆颤。

    他平静地回他,不知道。

    唐欢看着他,认真想了想,继续写。

    师父,小五好像,喜欢你了,昨天被你亲到的时候,心跳地特别快。你让小五不要多想,我知道师父肯定不喜欢我,就不敢再赖在师父身边。现在师父又要跟我待在一起,小五该怎么办?

    字太多,她写了很久。宋陌想看又不敢看,等弟子把纸推过来时,他手心都冒汗了。

    看完了,他诧异地看向对面的少年,没想到他就这样说了出来。

    宋陌震惊地忘了说话,唐欢绕到他身前,拉过他手,在上面写道:师父不喜欢小五也没关系,别赶小五走行吗?

    一边写,眼泪一边往下掉,落在宋陌下面的衫子上。

    怎么有这么胆大又傻得让人心疼的人?既然怕被赶走,为何要说出来?他就那么信任他这个师父吗?

    宋陌拍拍弟子肩膀,语重心长地道:“小五,你别害怕,你是好孩子,无论如何师父都不会赶你走的。只是,你还小,不懂得到底如何才叫喜欢。好比昨天,你摔倒在地,心跳加快应该是害怕的缘故,跟师父没有关系。或许也有点关系,毕竟……亲吻是很私密的事情,咱们突然碰上,你当然会觉得别扭,不反感,只是因为尊重师父,换成旁人,你肯定会生气的,是不是?”

    唐欢眨眨眼睛,认真想了会儿,迟疑地点点头渣攻情史。

    宋陌也没准备一下子就打消弟子的困惑,忽略他的迟疑,继续道:“自古凤求凰,琴瑟和鸣,男人就该成家立业娶妻生子,怎么可能会喜欢其他男人?师父怕小五因一时误会走上歧途才让你不要多想的,并不是不喜欢你。小五,你是师父的好弟子,又这么小,师父很看重你关心你,希望你无论做灯还是做人都堂堂正正的,懂了吗?”

    唐欢真想说她不懂,可宋陌演慈师演得这么投入,她只好乖乖配合了,点头。

    宋陌松口气,似乎说开了,这事也不算什么。

    唐欢朝他笑,说师父真好。

    宋陌也笑了,笑得很含蓄,“那小五以后还躲着师父吗?”

    唐欢连连摇头。

    “嗯,那就好,小五已经长大了,将来再有什么疑惑,一定要来问师父,让师父帮你解决,别再跟师父闹别扭,可好?”宋陌目光温柔地看着弟子。

    唐欢不好意思地耷拉下脑袋。

    宋陌站起身,欣慰地摸摸他脑袋:“好了,小五继续看书吧,师父忙去了。”刚要走,袖子被人扯住了,宋陌好奇地低头看,唐欢头也不抬,红着脸在他掌心写了两个字。

    宋陌朗声笑了出来,“好,晚上师父带你跟你师兄一起去吃鱼头。”原来昨天不是不想吃,故意跟他耍脾气呢。

    唐欢羞涩跑开,抓起书背对他看。

    宋陌轻笑,去了自己那边。

    空旷的灯房里安静如初,气氛却明显变了,仿佛雨后初霁,晴空万里。

    傍晚师徒三人痛痛快快吃了一顿,饭后还去了湖边。宋陌平时不爱讲话,如今见傅宁跟在小五身边说个不停,小五听得津津有味,大眼睛专注地望着傅宁,他不知怎的也来了谈兴,偶尔插上几句。他是状元郎,奇闻异事信口拈来,说得当然比傅宁有意思,唐欢便知趣地转到师父身边,心中偷笑。

    回到铺子,伙计们都睡下了。

    唐欢跟傅宁各自回房,宋陌立在门口看了会儿,推门而入,过了一会儿,去厨房提水,临走前他嘱咐厨房备下热水了。

    没想到回来时,远远看见小弟子立在门口,正左右张望。

    宋陌突然很紧张。

    “小五,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唐欢指指水桶,笑着看他。

    少年笑容纯真无邪,眼神清澈一如从前,宋陌想,如果他拒绝了,白天那番说辞就无法让弟子信服了吧?

    他硬着头皮领弟子进屋。

    脱衣服时,他看向弟子。小五脸颊白皙,并没有任何异样。可他自己,却因为弟子就在旁边看着,下面已经翘了起来,越想催那物消停,那里就翘得越高。

    原来他骗得过一个孩子,却骗不了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咱们欢欢会让师父惊艳一下的~

    谢谢小静家临也娘和末沫的地雷,么么~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