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45章 留宿

笑佳人2017-2-15 23:50:50Ctrl+D 收藏本站

    整整一天,宋陌都待在灯房,写写画画,偶尔放下笔,裁纸折叠,全神贯注的模样,浑然忘了对面还坐着一个弟子。而唐欢巴不得这男人看不见自己,她好肆无忌惮地看他,在脑海里想想两人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情景。

    日落西山,屋子渐渐暗了下来。

    唐欢看看正低头折纸的男人,放轻脚步走过去,站到宋陌身后,用左手替他捶背。

    宋陌情不自禁挺直腰背,这才发觉肩膀酸痛无比。

    看向窗外,原来一天又要结束了。

    宋陌靠在椅背上,一边按揉额头纾解烦躁,一边道:“小五,帮师父捶捶肩膀吧。”

    唐欢乖乖听话,拳头一下一下敲在男人肩头。

    宋陌舒服地松口气,等弟子捶了大概十几下后,他站起身,转身笑道:“小五饿了吧?走,咱们吃饭去。”

    唐欢点点头,目光落在他衣襟上,嘴角翘起,抬手,从他衣襟上摘下一片红纸屑。

    宋陌错愕,低头检查一番,确定没有了,笑着摸摸弟子脑袋:“让小五见笑了。”

    唐欢很认真地摇头,指指桌子上一堆零零碎碎的东西,再看向宋陌,满眼敬佩。

    宋陌从小到大被人夸过无数次,有夸他才高八斗的,有夸他手艺巧夺天工的,可好像哪一次,都没有小弟子一个眼神更让他有种努力得到认可的成就感。在那些人眼里,他是曾经的状元,他是圣上亲口盛赞的制灯人,他们的夸赞更像是对圣上的附和。而小五不一样,他就是单纯地崇拜他的师父。

    “等着吧,师父做出新灯后,最先给小五看。”宋陌注视着弟子的眼睛道,是承诺,也是替自己打气,更有一种必将成功的自信。

    唐欢眼睛亮亮地看着他,仿佛世上只有这个师父最厉害。

    宋陌拍拍他肩膀,师徒二人一起去偏厅用饭。

    傅宁那边有些事情要做,让伙计传话说他直接在前面跟师傅们一起用了,于是偏厅里只有他们两个。

    白米粥配两荤两素菜。

    唐欢右手受伤不能用,左手拿勺子喝粥勉强还做得来,速度慢一点而已。但夹菜肯定不行了。

    左右屋里没有别人,弟子照顾他那么多,宋陌投桃报李,夹了菜放到他碗里,方便弟子用勺子舀。

    唐欢朝他笑。

    明明并没有说过什么,两人的关系好像一下子近了许多。

    吃完饭,唐欢朝宋陌告辞,直接回房了。

    宋陌立在偏厅门口,目送弟子进屋关门,心头有点失望谢男神独宠之恩。小五手上有伤,今晚肯定不会服侍他沐浴的,那他岂不是又要继续失眠?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男人摇摇头,回灯房整理一下东西,又耗了两刻钟才回了上房。

    做龙灯很耗体力心力,傅宁回来,叫出师弟关心两句伤势,便揉着肩膀回房睡觉了。唐欢看着他背影,心想若没有宋陌这个极品的师父,她也不介意帮傅宁按摩按摩的。

    等伙计兑好水出来后,唐欢趁宋陌出来关门前,悄悄溜了过去。进门,直接走到内室门口,站在门帘后,敲敲壁板。

    宋陌正在脱衣,听到动静,回头问:“小五?进来吧。”伙计早熟知他的规矩,即便有事也会直接在外面禀报,敲门的,只能是口不能言的小弟子了。

    唐欢走进去,没有打量里面的陈设,直接看向宋陌,面带微笑。

    宋陌将外衫挂在衣架上,拿过换洗中衣往外走,唐欢要接中衣,宋陌摇头,手搭在唐欢肩头示意她也出去:“小五手上有伤,今天就不用来侍奉师父了,等伤养好了再说吧。”小五来了他意外又惊喜,可他怎么能让弟子带伤伺候自己?

    唐欢摇头,晃晃自己左手,然后抓住男人胳膊上的中衣,态度坚决。

    弟子的眼睛水汪汪的,眼波流转,顾盼生辉间将他的想法他要说的话都传达了出来。宋陌无奈地看着这双眼睛,里面有倔强,更有一丝乞求,好像他要是不答应让他侍奉,他这个师父就是不喜欢小五,小五就很可怜似的。

    宋陌只能答应:“好吧,那你一会儿小心点,别碰到右手。”

    说完,他看见小五抿唇笑,欢喜又有些羞涩。

    宋陌忽的记起去年花灯会比灯,他跟傅宁一起往回走,一个五六岁的女童远远跑过来,怯怯地说想要傅宁手里的灯。傅宁问他,他同意了,那盏夺魁的花灯便到了女童手里。女童接过灯时,也似小五现在这样笑着看他,清澈的大眼睛映着灯光,仿佛得到花灯是她最快乐的事。

    现在周围没有绚烂的灯光,但弟子的眼睛却比灯光还要动人。宋陌别开眼,一边解衣裳,一边想象若小五站在灯火绚丽的街上,眼里的风采会不会比花灯更引人夺目?

    男人生的太好,并不是好事。

    宋陌想到京城那些贵胄子弟看自己的眼神。

    状元郎,在百姓眼里是极大的荣耀,在权贵眼里,什么都不是。有人曾私下里拦住他,承诺只要他愿意做对方的……便保他平步青云。

    他凭借圣心全身而退,可小五……

    他到底都经历过什么,才会单纯到旁人给他夹菜他都感动地哭了,才会因为他的一点示好便全心全意回报他?

    坐在浴桶里,宋陌忍不住看旁边的人。屋里那么安静,只有小五发出的撩水声,伴随着他时轻时重的呼吸。

    “小五,看到你手伤,我突然想起前年遇见你师兄的情景了。他跟你一样失了家人,一人在外面行走,想长长见识,没想到出门不久身上银钱便被人偷了,追赶贼人时撞坏路边一个灯笼摊。摊主让他赔,他身上没钱,又不想被送官,只好答应给对方当一年的学徒。次日我路过那个摊子,看到他在那儿编灯架编地有模有样,便收他为徒了。”

    唐欢没想到傅宁那么丢人过,笑着在男人背上写字,说师兄真笨,然后说师父是大善人。

    宋陌脸上有些发热,他提这个是想引弟子说话,可不是为了显示自己品性的,忙接着道:“那时你师兄还比你大一岁,可见年少独自出行一定要小心防备这种事情娇妻呆萌,总裁大人甩不掉。小五,苍州距离此地上千里,你从苍州一路南下,路上有没有遇到此类事情?”他想多了解了解这个弟子。

    唐欢盯着男人的后脑勺,不屑地撇嘴。想用这种办法套她话,真当她是小孩子吗?

    她故意顿了一下,随后简单地写了两个字,没有。

    宋陌还想再说,唐欢让他自己洗下面,她先去给师父铺床,一会儿出来替他擦干,写完不等宋陌回话就转身走了。

    宋陌心生懊恼,偏偏越发好奇,小五如此抗拒提起之前的事,他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

    算了,先趁他离开时穿好衣裳吧,让小五帮忙擦身子,虽然小五习惯了,他还是觉得尴尬。

    宋陌简单地洗了两下,放轻动作跨出浴桶。

    唐欢就等着占他便宜呢,听到动静赶紧赶了回来,抢先一步取下巾子,走到宋陌身前。

    宋陌想拒绝,对上弟子乞求的大眼睛,又败了。

    于是他再次被弟子的手碰硬了。

    他尴尬的闭上眼睛,努力去想别的事。

    唐欢光明正大吃完粉嫩嫩小宋陌的豆腐,起身。

    宋陌快步走到屏风前穿衣裳,边穿边道:“时候不早了,小五回去睡觉吧。”

    唐欢没动,等他穿完,她用左手扯住宋陌的衣袖,拉着他往内室走。宋陌好奇地跟着,直到弟子让他坐到床上,然后弟子也要上来时,他才脸色微变:“小五,你要做什么?”难道小五也听过外面那些流言,并且相信了,还想向他这个师父献身以做回报?

    “胡闹!”

    眼看弟子脱了鞋爬到床上,宋陌一下子站了起来,冷声训他:“我是你师父,你怎么能听信外面那些胡言乱语?回去,以后不准再有这种荒唐念头!”

    唐欢吓了一跳,跪坐在床上,一脸迷茫不解地看着他,指指他肩膀,然后握拳,虚空捶了捶。

    替他捶背?

    宋陌愣住。

    唐欢趁机拉过他手,在他手心写字,说师父坐了一天,肩膀肯定酸了,小五想帮师父捶捶再去睡觉。

    手心痒痒的,异常舒服,再加上弟子茫然的神色和合理的解释,宋陌立即相信了他的话,暗暗为刚刚的莽撞而自责,“小五,是师父误会你了,不过师父不累,小五快去歇息吧。”

    唐欢怔怔地望着他,小手一松,放开他手,接着耷拉下脑袋,起身穿鞋,始终不敢抬头,那个委屈劲儿,好像被父母严厉训斥的孩子。

    “小五……”

    宋陌想说点什么,谁知刚喊完他名字,就见弟子衣襟上湿了两块儿。他心头一跳,及时按住转身要走的人。他力气大,唐欢身子动不了,便使劲儿往一旁扭脑袋,不肯面对他。宋陌头疼,用力将人往自己这边一带。唐欢急急低下头,宋陌想去抬她下巴看弟子是不是真哭了,唐欢索性扑到他怀里,不哭不闹,眼泪却迅速透过男人单薄的中衣,湿意传到他身上。

    又哭了!

    宋陌哭笑不得,这个小弟子,怎么如此爱哭?他已经道歉了啊……

    “小五,别哭了,你都十四了,再这样哭,被你师兄知道了肯定笑话你穿越之依山傍水。”

    唐欢不回应,只将男人劲瘦小腰搂得更紧,身体也贴的更紧。天知道刚刚给他擦身时她忍得多辛苦,这样的极品身材摆在面前,不能搂抱简直快要要了她的命了。若不是情况不允许,她真想敲晕这个男人,尽情地摸个够,啃个够。

    “小五!”

    宋陌用力推开他,低头看他:“哭什么啊?师父都跟你道歉了,真有那么委屈?”论年纪,如果他成亲早,儿女也快有小五这么大了。所以这样放柔声音哄他,哄个孩子,宋陌没觉得有多难说出口。

    豆腐没吃够,唐欢真的委屈了,扭过头不看他。

    宋陌没辙,拉着人坐到床上,转过身背对跟他闹别扭的弟子:“好了,小五替师父捶捶背吧,师父今天累坏了。”以后坚决不再收徒弟了,否则再来一个小五这样的,他可哄不起。不过,说到底还是小五太可怜,他狠不下心冷脸对他。

    唐欢没动。

    宋陌苦笑,“小五,是你要侍奉师父的。”

    唐欢爬到床上,跪坐着,不情不愿地捶了一下。

    宋陌很给面子地说舒服。

    唐欢顿了顿,抚平他背上的衣服,用右手没有包起来的指尖写字。

    师父骂我,师父生小五的气了,还赶小五走,是不是嫌小五粗笨,不想让小五侍奉了?

    不用回头,宋陌都能想象出弟子脸上有多委屈。

    “小五别多想,师父没生气,只是误会你了。你看,现在师父不是让你帮忙了吗?”

    唐欢故意问他误会什么。

    宋陌怎么好意思跟弟子说,外面都传他喜欢男人?

    “……外面都说师父苛于待人,把学徒当下人使唤。小五,小五刚刚那样,师父以为你信了那些话,想给师父铺床来讨好师父,所以生气了……”说着说着,说不下去了,这理由太牵强了。

    不过没关系,唐欢是他最单纯的小弟子嘛。

    她体贴地没有深究,只急着解释,说她没想讨好师父,只是在尽弟子的本分,想好好孝敬师父。

    宋陌这回是真正的放松下来了,开始转移话题。与捶背相比,弟子在他背上写字更舒服。

    写着写着,忘记了时间。

    累了一天的男人越来越困,勉强还能维持清醒时,劝弟子回去休息。

    唐欢说想再跟师父多聊一会儿,问师父是不是累了,是就先躺下吧,还说她胳膊也酸了,躺着写字能省些力气。

    宋陌困得只想睡觉,想也没想就躺下去了。唐欢翻身躺在他里侧,左手在他背上移动,早就不是写字了,而是女人对男人暧昧的抚摸。但对于疲倦的男人来说,效果都是一样的,宋陌终于自然而然舒舒服服地睡了过去。

    唐欢没敢骚扰他,脸贴上他背,手伸进他中衣圈着那让她魂牵梦萦的小腰,摸了两把也睡着了。

    夜色深沉。

    宋陌在睡梦里翻身,感觉有柔软的身体贴了过来,很是舒服。他伸手抱住,腿也压上了她。

    时间似水,缓缓流淌,陷入黑暗的屋子慢慢又亮了起来主角总想攻略我(快穿)。

    习惯早起的男人首先醒了。

    感觉,有些奇怪。

    宋陌皱眉,睁开眼睛,便对上一颗黑脑袋,发髻上绑着青巾。宋陌愣了一下,低头看去,蓦然发现怀里紧紧抱着的正是他瘦小单薄的弟子。小五背对他,腰背紧紧贴着他,双腿则一条平伸,一条向前曲起,然后他的一条腿搭在小五两腿中间,手更是环着他细得惊人的腰肢。而小五枕在他左臂之上,睡得正香。

    宋陌小心翼翼收回手脚,悄悄起身,努力回想弟子怎么会睡在他床上。

    正想着,弟子也坐了起来。

    唐欢揉揉眼睛,拉过他手解释,说昨晚她想跟师父说话来着,可师父睡着了,她不知怎么也睡着了。

    宋陌没有多想,摸摸他脑袋,起身穿衣:“没事,起来吧,嗯,今早你就在师父这边梳洗,一会儿收拾好了再出去,要是碰到你师兄,就说早上我找你交待事情来着。”无意中跟弟子抵足而眠,宋陌不觉得有什么,但因为身上有那种传言,他不得不掩饰一下。流言是最可怕的东西,他不怕,小五面皮薄,大概是受不了的。

    唐欢乖乖应了,逆光望着宋陌朦胧的背影,一时摸不清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他觉得两人同床没什么,为何还要掩饰?若是心虚,看他云淡风轻的模样,又不像是动了那种心思。

    君子坦荡荡。

    她要让他做小人。

    上午,唐欢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地盯着宋陌。

    宋陌被弟子这副模样逗笑了:“看我做事很没意思吧?去找你师兄吧,要不去外面走走。咱们县城虽然小,可去的地方还是挺多的。”说完,低头拉出一格抽屉,摸出一角银子并一串钱给唐欢:“拿着,这个算是师父赏你的,看到什么好玩的好吃的,尽管买。”小孩子,多出去走走也好。

    唐欢没接,拿过纸笔写字给他看。

    师父带小五去。

    宋陌看完字,抬头看弟子。唐欢脸上泛红,却故作胆大地直视他。

    宋陌没说话,在旁边添了一句,写完了,指尖搭在纸上,将纸推了回去。晨光照亮两人中间的桌案,纸白如雪,手美似玉,在明亮的光里莹润动人。

    这才叫赏心悦目。

    唐欢突然觉得,如果宋陌拒绝了,她会失望的。

    她盖住字,疑惑地朝他眨眼睛。明明会说话,为什么非要写字给她?

    宋陌微笑,示意她看,低头继续做事。

    见此,唐欢心都沉了下去,死闷死闷的男人,都干活了,明显是懒得陪她嘛!

    她不高兴地把纸转过来,目光移到他清秀的小字上,却只看见四个字:想去哪里。

    唐欢有点不敢相信。

    宋陌无声无息地抬眼看去,就见他的小弟子满脸惊讶,唇角已经不自觉地翘了起来。发觉他要看过来,宋陌迅速敛眸,心中有些得意。小孩子,不都是喜欢这样玩吗?

    唐欢心情不错,回他说自己想坐船。

    宋陌拿着纸想了想,终于开口:“好,师父带你去游湖。”

    唐欢笑着跑过去,帮他收拾东西男神收割机[快穿]。

    半个时辰后,师徒俩包下一艘乌篷船。穿粗布衣的船家认识宋陌,一边撑船离岸,一边笑着寒暄:“宋师傅又要带弟子赏景了啊?”

    宋陌跟唐欢坐在船篷里,中间摆着一张长桌,听船家问话,他应了声,回头见弟子疑惑地望着他,便轻声解释道:“开春时跟你师兄来了一次。”

    唐欢真想翻白眼,两个大男人游湖有什么意思。

    出门带了纸笔,她问他怎么不约好看的姑娘出来,递过去时,嘿嘿偷笑。

    宋陌看了,摇头失笑,瞅瞅船艄,轻声打趣他:“看你那么爱哭鼻子,就一直把你当孩子看,没想到也是大人了,懂得那么多。”

    唐欢脸上一红,大胆地瞪师父一眼,跑到船头去了。

    宋陌怕他贪玩出事,跟了过去。

    船越行越远,岸边行人渐渐看不清楚,身边安静地只有船蒿破水声。

    天高云淡,湖水澄澈,身边还有美男相伴,唐欢很满足,觉得四场梦里,这场大概是最惬意的了。

    只是,目前宋陌似乎只把她当徒弟,她该怎么让他动心呢?

    目光从宋陌俊脸上扫过,唐欢忽的趴了下去,上半身探出船身。

    “小五!”宋陌吓了一跳,急急按住弟子肩头。

    唐欢扭头朝他笑,右手笨拙地撸起左边衣袖,伸手撩水玩。平静的湖水柔软似绸,却一戳就破,于是她的手便在湖面上留下一线痕迹。

    看着弟子微笑的侧脸,宋陌心神有些恍惚。刚刚小五扭头看过来,明眸皓齿,他不知道为什么,心跳漏了一下。

    这种感觉,以前从未有过。

    回神时,想要斥责小五乖乖坐好,目光却落在他手臂上收不回来了。天蓝湖清船竹黄,衬得少年手臂似白玉。宋陌情不自禁往上看,因为怕了弟子身上惑人心乱的白,他看他的唇,这一看,更是莫名口干舌燥。

    小五长得,有些过了。

    唐欢察觉到男人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等了会儿,她手臂一挥,撩水朝男人泼去。

    宋陌没有防备,脸上都是水。

    唐欢笑着跳起来,往旁边跑。

    弟子跑的太快,宋陌顾不得训他淘气,起身追上去,想拉住他坐稳。眼看就要拽住了,却见弟子脚下一滑,忽的朝一侧倒去。宋陌大惊,连忙拽住他胳膊。唐欢使出巧劲儿,自己朝船板摔去,同时也拉住男人让他跟着倒了下来。

    在男人慌乱地压下来时,唐欢挣扎般往下蹭了蹭,看准他唇瓣,闭上眼睛。

    他的唇如她所料落在她唇上,唐欢撞疼般仰起脖子,红唇张开,邀他进得更深,下面早早护住自己胸口的左手,此时反贴到宋陌胸前。

    掌心下,男人心跳如擂鼓。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梦应该是最浪漫的~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Sonia220扔了一个手榴弹

    小水是我的扔了一个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