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43章 孝顺

笑佳人2017-2-15 23:49:58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面前新收的小弟子,宋陌一时有些为难抗战惊雷。

    其实昨晚准备睡觉时,他就想起过这个少年,还考虑过少年,或者说跟他一样无法说话的人到底适不适合做这一行,然后他很快就得出了结论,非常适合。

    想真正做好灯笼,必须心静手巧有悟性,缺一不可。师父传授技巧,弟子只需能听能看,认真观察领悟,不必非要说话的。此外,因为言语有障碍,这类人应该耐得住寂寞,容易静下来,专心致志做灯。

    今日,少年在两场比试里的表现都很让他满意。沉稳内敛,心细手巧,他毫不犹豫地收他为徒。

    可是,当屋里只剩他们两人,他想了解了解这个尚未成丁的弟子时,才发现言语沟通是个问题。

    他是他师父,总不能一句闲话都不说吧?

    但他没有跟哑人打过交道。

    宋陌对着唐欢沉思时,唐欢也有心事。

    这是一间很大很空旷的屋子,里面摆着做灯笼的一应器具,竹篾竹架铁丝纱布糨糊等等,全都被主人整整齐齐地分处放着。临窗这边一溜摆着四张长案,唐欢已经打量过了,一张是宋陌作画用的,一张写字用,一张上面摆放着账册之类的东西,还有一张,就是他现在占着的,应该是接待客人时用的。

    这个男人喜欢整洁,不论他是什么身份。

    而此时此刻,午后阳光透过屋前桂树从雕花窗外照进来,在他胸口青衫上投下一片光亮。他面容则隐在暗处,头微仰,看她。男人虽然没笑,眼里却不是最初吸引她的那种冷寂,而是多了一种宁静的味道,真正似秋水,隽永恬淡。

    明明跟宋二叔是相近的年纪,唐欢能在二叔面前谈笑自如得心应手,甚至有种将对方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得意自豪,在这个宋陌面前,她却好像生生矮了一截。

    曾经的状元郎,学富五车,见识过京城繁华,权贵圈里也走了一遭,恐怕没有那么好骗吧?

    装温柔?

    她现在是个男人!唐欢最反感娘气的男人,就算装,她也要装个自己看顺眼的类型!那些撒娇妩媚的小动作都不适合现在的她,哪怕是笑容,也要尽量少露,因为她知道自己笑起来有多娇媚。甜言蜜语,眉眼传情,身体诱惑,那些她擅长的招数,都不能用在这场梦里。

    装顽皮?挑衅他破坏他这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不行。

    作为一个哑巴,她应该是有些自卑的,张扬跳脱了,不符合这个身份。而且宋陌那么安静,他选中她很大一部分是觉得她沉稳,如果现在她突然变身成调皮捣蛋的孩子,宋陌不会欣赏她的活泼,只会厌烦她。

    那她该如何让宋陌喜欢上自己?

    这是个难题,唐欢需要时间好好琢磨琢磨。

    静了会儿,宋陌看看旁边的笔架,开口问他:“读过书吗?”

    唐欢点点头,目光同样投向笔架。

    这样便好。宋陌起身,搬一把椅子放在旁边,招手示意小弟子坐过来,“坐到这边来吧,我有话问你。”

    唐欢乖乖走过去,朝他斜坐着。

    因为知道小弟子孤身一人,宋陌没有问他以前的事,只问他年岁,问他住在哪里,过来当学徒有没有什么不便之处。问清楚了,他要跟他签契,这是这行的规矩。

    唐欢不会赏字,只知道宋陌的字很好看,自己写的跟他的放在一起,本来不难看的,现在一下子变得无法入眼我是曾小贤。

    她说自己十四岁,是卖了祖宅专门投奔他来的,眼下住在客栈,只是身上余钱不多,支撑不了几日。

    宋陌了然,“那你搬过来住吧,你师兄也住这边,大家一起吃饭,平日里没有什么花销。等你开始做活后,每个月再根据你卖的灯笼数目给你发工钱。”

    唐欢连连点头,感激地望着他。

    还是个孩子……

    宋陌摸摸他脑袋,念了几遍他的名字,然后跟他商量:“余五叫起来有些拗口,以后师父叫你小五,可好?”

    唐欢还是点头。不就是个名字嘛,只要他不叫她狗蛋之类的,其余什么都行。再说小五叫起来多亲昵啊,刚认识就给她起了这么亲昵的小名,宋陌该不会已经对她动心了吧?

    唐欢突然很兴奋。一直都是她想方设法让宋陌喜欢上自己,如果他肯主动喜欢她,那她现在就能把他推倒!

    想到这里,唐欢望着宋陌的眼睛多了期待和一丝火热。

    宋陌却理解成了另一层意思,高声喊傅宁。

    傅宁做灯的房间就在宋陌左边,右边给唐欢留着。听师父传唤,他放下手头活计,快速又不显慌乱地赶了过来,“师父叫弟子何事?”

    宋陌起身,大手贴在唐欢后脑上,示意她往傅宁那边走:“去,让你师兄带你去看房间。”接着又嘱咐傅宁:“就安排在你隔壁吧,然后你陪小五去客栈走一趟,帮他把行李带过来,路上想想有什么需要的,都一起替小五置办好。”

    小五?

    微微诧异后,傅宁很快反应过来,笑着道:“是,弟子一定帮师弟打点好,请师父放心。”

    宋陌颔首,交代完,径自去忙了。

    这才刚在一起哪么会儿啊,唐欢不想跟宋陌分开,出门时故意顿了一下,侧头,恋恋不舍地望着他。

    宋陌察觉了,看过去,见小弟子满眼慕孺,心中一软,“去吧,都收拾好了,晚上一起用饭。”言罢收回视线,唇角却浮上浅笑。傅宁刚来时只比小五大一岁,但已经懂事地像个大人了,很快便跟几个老师傅打好交道,基本没什么需要他这个师父操心的。小五,情况不同,他还是多费些心思吧。

    门被傅宁从外面带上,唐欢没发现宋陌那*一笑,只得乖乖跟在傅宁身后朝后院走去。

    傅宁细心为师弟讲解:“小五,师父住在正房,平时咱们跟他一起在偏厅用饭,除此之外,没有师父传唤,不得去上房打扰他。咱们师父喜欢安静,小五要是遇到难事,可以先来找师兄。哪,这是你的房间,我就住你隔壁。”两人停在东厢房一间房屋门口。

    唐欢初来乍到,不好对房间位置提要求,反正能跟宋陌住在一个院子里已经很不错了。前院也有厢房,之前她还担心自己得住那边呢,那半夜想干点什么岂不是要爬墙?

    屋里陈设简单又不失雅致,床上被褥帷帐都已经备好了。傅宁领着唐欢参观一圈,确定唐欢很满意后,带她出门了。

    唐欢客栈的房间还没退,里面只有一套换洗衣裳,包袱扁扁的,很是寒酸。

    傅宁虽然只比唐欢大一两岁,个子却超出她一头多。他学师父那样摸摸师弟脑袋,宽慰道:“别担心,咱们师父很大方,会给咱们准备一年四季的衣裳,做灯时穿的,出去见人的,都有。”

    此时两人就站在客栈床边,唐欢仰头看傅宁,努力压制将这个男人扑倒的冲动文娱香江。

    不过,既然是师兄弟,那应该可以分享点师父的小秘密吧?

    唐欢拉住傅宁胳膊,让他坐在床上,然后在他疑惑的目光中,她挨着他坐下,牵过他手搭在自己腿上。不同于宋陌,傅宁的手微微泛凉,唐欢握着他指端的左手忍不住攥紧了些,借着按平他不让他乱动的由头,不经意般摸了两把。

    傅宁很快反应过来,头往她那边凑近一些,“师弟有话想跟我说?”

    唐欢扭头看他,惊喜地点头。

    傅宁主动伸平手,“那你写吧。”

    唐欢便低下头,一笔一画很是认真地写了起来。

    葱白似的纤纤指端,碰上他,便带来轻微的痒,如潮水涌浪。师弟手离开了,浪头跟着落下,水波未平,师弟指端又碰上他,如此那痒便层层叠叠地聚集,溢满手心,沿着手臂往他心口爬。

    傅宁从来不知道自己手心这般怕痒,想躲又不能躲,因为师弟口上有疾,只能这样跟他交流。他试着集中心神看师弟的手,本想看他写出来的字,目光却渐渐被他的手吸引。纤细小巧,比他的小了好几圈,乍一看跟姑娘似的。

    念头刚落,他情不自禁地看向师弟脸庞。

    他低着头,侧脸对他。细密眼睫轻轻扑闪,红润唇瓣因为姿势显得微微嘟起。

    傅宁看愣了神。他一直以为男人生成师父那样便已是极致,没想到新来的师弟毫不逊色于师父。只不过师父似玉,有儒雅君子之风,师弟却如兰,清丽……

    手突然被人扯了两下,傅宁回神,便见师弟皱眉看他,手使劲儿按了按他手心。

    傅宁尴尬地咳了咳,为自己的失态掩饰:“师弟后面那几个字写的快了,我没看清,师弟再写一遍吧?”

    他脸上泛红,唐欢不由猜想这人是不是被自己撩得太舒服了?

    再写字的时候,她目光斜向了男人那里。

    结果很让她失望,男人并没有反应……

    傅宁这次没走神,看清唐欢的问题后,摇头失笑,“师弟别听外面那些风言风语,师父一心钻研灯艺,所以才没有娶妻,绝不是……”

    唐欢松了一口气,拍拍胸口表示终于放心了。

    傅宁愣了一下,随后忍俊不禁,难道师弟还真怕师父对他下手来着?幸好这小子聪明,知道先问问他,否则被师父看出端倪,还不赶他出门啊!

    “咱们师父是君子,小五放心吧。走了,回铺子去。”

    ~

    傅宁本是温和之人,又经过客栈一行,回到铺子时,他跟唐欢已经很熟络了。

    不用宋陌吩咐,他主动替唐欢引见四位老师傅。

    师傅们最年轻的看起来也有三旬了,那可是货真价实的中年人,眼角现出皱纹,不像宋陌,除了一身成熟气度,脸庞还似双十年华。四人有慈眉善目的,也有严肃稳重的,但都寡言少语,打过招呼,表示出长辈对晚辈的照顾后,各自埋头做事去了。

    傅宁拍拍唐欢肩膀,悄声告诉她:“咱们铺子里,除了前面负责卖灯的伙计,就属你师兄我话最多了。”

    唐欢扯扯嘴角放啸大汉。如果她不是哑巴,他们加起来说的话都没有她多。她最大的乐趣,就是言语调戏男人,手上撩拨男人,最后骑着男人狠狠折腾。

    天色渐暗,傅宁跟唐欢坐在树下石桌旁,给她讲了一些做灯常识。约莫半个时辰后,宋陌终于从屋中出来,唤他们去偏厅,准备饭前问问两个弟子相处如何。

    傅宁夸师弟乖巧懂事,唐欢立在一旁,眼帘低垂,目光落在地上,安安静静的。

    宋陌认识的所有人,都比他话多,如今身边突然多了个比他还安静的,必须他先搭讪才会有所回应,他竟然有些不习惯。

    “小五,你师兄人很和善,如他所说,以后你遇到困难尽管去找他,知道吗?”

    唐欢点点头。

    宋陌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看向傅宁:“明天开始,你先教小五基本功。”

    傅宁刚要应下来,唐欢忽然抬起头,满脸渴望地看着宋陌。

    宋陌马上问他:“小五想说什么?”

    唐欢指指他,再点点自己,比划着画了个灯笼形状,眼神怯怯的,生怕他拒绝。

    “小五想让我教你?”宋陌猜测着问。

    唐欢连连点头,低下去就不敢抬起来了,只偷偷看他一眼。

    宋陌尚未答话,一旁傅宁很受伤地叹气道:“师父,看来师弟瞧不上我这个师兄的本事啊……”

    唐欢连忙扯住他袖子摇头,一通胡乱比划。

    宋陌一直盯着他手势,眉头微皱,连猜带推断,最后道:“小五是说师兄是我教的,所以你也想让我亲手教?”

    唐欢是真心佩服宋陌了,赶紧点头。

    宋陌稍加思索便有了决定:“也好,我亲自教你们二人,将来孰优孰劣,全看你们自己的悟性。”

    唐欢满足地笑了。

    傅宁揉揉唐欢脑袋,朝宋陌道:“师父,师弟看着老实,其实也挺鬼头的,胆子还特别大。我还记得我刚过来那会儿,师父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哪像师弟这才第一天就敢跟你提要求?师父,我得先说一声,你可不能因为师弟机灵就偏心多教他,那样将来若我做的灯笼输给师弟,弟子不服!”

    唐欢脸上发红,急着扯他袖子,摇头表示自己一点都不鬼头。

    宋陌看傅宁一眼,“你师弟还小,听什么就是什么,你少拿话逗他。”

    傅宁笑容不改,最后调侃唐欢一句:“小五你运气真好,师父已经开始偏心你了。”

    唐欢求助地看向宋陌。

    宋陌朝他温和一笑,起身道:“去那边坐下吧,饭菜马上好了。”

    唐欢立即松开傅宁袖子,乖乖坐到宋陌右手旁。

    三人用饭,四菜一汤。

    唐欢闷头吃饭。

    宋陌劝他:“小五别拘束,多吃菜,别只顾吃饭。”那么瘦,可见以前没有好好吃饭。

    唐欢“嗯”了声,然后在面前最近的盘子里夹了根笋干,还小心翼翼避开了里面的肉片。

    宋陌无奈,亲手为弟子夹菜,四道菜,每样都夹了一点,“小五,我是你师父,傅宁是你师兄,你客气什么?以后喜欢吃什么就自己夹,男孩子,与人相处要大方从容都市猎人。”

    “是啊是啊,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样子,小五你长得本来就够秀气了,再不拿出点男子气概,小心别人笑话你女儿情状。”傅宁坐在唐欢对面,见师父照拂师弟了,他便没有动手,笑着打趣道。

    唐欢早在宋陌给她夹菜时便低下了头,不管谁说话,她都没有反应。

    傅宁脸上笑容僵硬了,宋陌放下筷子,正想严词训诫弟子不该对旁人的好心劝说无动于衷,即便不听也要有所表示,却见弟子长长的眼睫一眨,落下两滴豆大的泪珠。

    这是被他的照顾感动了,还是听师兄说他像女子所以委屈的哭了?

    就在宋陌不知所措时,唐欢忽的起身,飞快朝门外跑了出去,直奔她的房间。

    剩下两人愣在当场。

    目光相碰,傅宁心中一突,迅速离座,“师父,我去向师弟赔罪。”

    “不用,我去吧。”宋陌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

    傅宁想跟着,宋陌头也不回:“你师弟怕生,今晚你先去前头吃吧。还有,既然不用你教导师弟,那接下来几天你专心做灯,嗯,苗阜镇订做的一对儿龙灯,我看老李时间有点紧,你帮他搭把手。”

    龙灯……

    那他这几天不用做别的了!

    傅宁心中叫屈。师弟明显是感动地哭了,师父怎么就认定是他说错话了?况且就算他说错话,也不必赶他去前面吃饭吧?

    那也太丢人了!

    看看立在师弟门口的师父,傅宁决定自掏腰包,去外面小摊随便叫碗馄饨吃。

    目送大弟子离开,宋陌咳了咳,敲门喊人:“小五,开门。”

    门是虚掩的,他一敲,就开了。

    宋陌直接走了进去。外面没人,里面有呜呜的动静。宋陌绕到里间,就见那小子趴在床上呜呜哭呢。

    “小五。”他一边走过去一边喊他。

    唐欢吓了一跳,猛地坐起来,瞧见师父,慌忙用袖子抹脸,跳起来就要下跪赔罪。

    宋陌拦住他,拉着人走到桌子旁落座,见弟子立在那里还控制不住地抽搭着,哭得眼圈泛红,很是不解:“就因为你师兄笑话你那句?”

    唐欢摇头,鼓起勇气看他,想要比划,仿佛又觉得太麻烦,往前走近一点,指着嘴唇让宋陌看,连比划带说话。

    当然,她发不出声音,但这样一来,配合着她的动作,唇语理解起来也简单了些。

    宋陌似乎抓住了如何跟弟子沟通的技巧,这让他很高兴,一边决定回去后对着镜子练习唇语,一边笑着安抚他:“我是你师父,对你好是应该的。今天就算了,以后不许再如此失态。如果你不习惯我那样照顾你,就自己放开些,懂吗?”

    唐欢乖乖点头,说师父真好。

    宋陌盯着弟子嘴唇,看了两遍,明白了,拍怕唐欢肩膀,“好了,去洗把脸,咱们吃饭去。”

    望着男人高挑的背影,唐欢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至少这个师父已经把她放在心上了魔兽要塞。

    重新回到偏厅,她好奇地指向傅宁的位子。

    宋陌稳稳落座:“你师兄有事,不用等他,咱们先吃吧。”这次虽然跟傅宁没关系,但也要教训他一下,免得以后他不小心说错话伤到小五。小五因为年纪小,身体又有疾,面皮太薄了。

    唐欢没多想。傅宁是好看,但跟宋陌坐在一起,宛如星月,留在这里反而碍她的眼。

    她佯装镇定地给宋陌夹了一块儿肉,然后指指自己碗里满满的菜,期待地看着他。

    这是要回报师父的好意吗?

    宋陌端起碗,接过弟子的好意。

    一顿饭就在两人的沉默和偶尔互相夹菜中过去了。

    夜幕降临,唐欢铺床时,忽然听到外面有响动。她快步走到门前,发现有个布衣伙计正往上房提水。

    宋陌要洗澡?

    唐欢走了出去。

    伙计兑好最后一桶水,再将一桶热水放在浴桶旁边,朝内室方向通报了一声,“东家,水兑好了。”

    “知道了,下去吧。”

    伙计转身要走,迎面撞上唐欢。认出这是东家新收的哑巴弟子,伙计多看了两眼,满腹心思地匆匆离去。东家都要洗澡了,还把哑巴弟子叫到屋里去了,莫非真想做点什么?

    唐欢很自来熟,关好门,撸起衣袖,立在浴桶旁等宋陌过来。

    宋陌很快出来了,只穿一身中衣,见到本该无人的屋里突然多了个人,怔了一下,“小五,你怎么来了?”

    唐欢拿起搭在浴桶边缘的巾子,朝他比划。

    宋陌失笑,朝他摆手:“不用,师父沐浴不用旁人伺候,你快去休息吧。”确实,很多手艺师父都把学徒当下人使唤,指派各种粗活重活,小五一定是听说过这种事,这才过来要伺候他,但他真的不用。

    唐欢惊讶地张张嘴,眼里浮现委屈,低下头。

    宋陌知道弟子误会了,只好解释清楚:“小五,我收你们是想把手艺传给你们,不是让你们替我做活来的。不让你伺候,是因为师父习惯自己沐浴,不是嫌弃你伺候地不好,别多想了,快去吧。”

    唐欢惊喜地抬起头,唇角微扬,却还是不肯走,一副坚持要服侍师父的孝顺模样。

    宋陌劝了几次劝不动,又不忍跟这个可怜的小弟子发脾气,只好选择默认,转过身,开始脱衣。既然小五想孝顺他这个师父,他太强硬了,岂不是显得生疏?晚饭小五刚刚自在了些,他可不能再吓到他。

    浴桶旁,唐欢光明正大地站在那里,面容平静,等着男人脱光光。

    作者有话要说:一般小姑娘遇到这种情况,肯定得脸红吧?

    p.s:男扮女装叙述时,因为视角不同,指代唐欢“她”和“他”常常搞混,大家担待一下哈,应该都能理解吧?嘿嘿~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安静静扔了一个地雷

    Sonia220扔了一个手榴弹

    黄色月亮扔了一个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