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42章 摸手

笑佳人2017-2-15 23:49:30Ctrl+D 收藏本站

    宋陌扶起唐欢后便收回了手,转身问伙计,“怎么回事?”

    他不苟言笑,未及而立,身上却有不怒而威的凛然气质,铺里老师傅都敬他,年轻些的伙计则是又敬又惧。所以他一出现,伙计早收起方才的跋扈模样,恭恭敬敬立在门口,闷声答道:“东家,这小子来得晚没赶上报名,求我记上他名字,我不想因他坏了规矩,他便动手拦我。”

    宋陌看他一眼,目光投向唐欢。

    唐欢不等他开口便跪了下去,手指前面货架上挂着的灯笼,目光坚定地望着宋陌。

    伙计在一旁小声提醒:“东家,他是个哑巴。”

    宋陌“嗯”了声,见唐欢身形单薄,脸颊清瘦,皱眉问她:“你来拜师,家里人知道吗?”

    唐欢摇摇头,指指天,垂眸,眼泪滚落下来。

    宋陌心领神会。见少年身有残疾又父母双亡,没有如以前有人拦路那般直接赶人离开,示意唐欢先起来,“给我看看你的手。”

    当年师父收她为徒时也看过她手,唐欢猜测收徒大概都要过这一关?便乖乖把手伸了出去。师父那样挑剔都夸她骨骼清奇,单看手相,宋陌应该能看上她吧?

    宋陌一个普通百姓,哪里懂得摸骨看相,他只是想看看少年的手形[穿越]男主决战娱乐圈。待唐欢伸出来,他低头看去,见她手指纤细修长,看起来像灵巧的样子,心中赞了一声,接着握住她右手指节按了按,柔若无骨。他微微诧异,做这行,手指太僵绝对不行,但一个男人生得这样一双手……

    他松开她,吩咐伙计:“把他的名字记上吧。”说完转身走了。他对少年的手很满意,但能否结为师徒,还要看他明天的表现。

    唐欢疑惑地望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再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摸一下手就给她参加比试的资格了,这个宋陌该不会真喜欢好看的男人吧?

    “还愣着做什么,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伙计瞪了唐欢一眼,俯身趴在桌子上,大声问她。

    唐欢走过去,抢过他的笔,在名册上写下自己的名字:余五。

    这场结束,还剩五场。

    离开灯铺,唐欢在一家客栈落脚,吃晚饭时,周围正好有人提到宋陌,她便刻意放慢了速度,侧耳倾听。

    原来这是宋陌第一次公开收徒。大弟子傅宁是他出游时认下的,年方十七,比宋陌小了整整十岁。因为傅宁也生的一副好相貌,很多人都怀疑这师徒二人关系不简单。

    唐欢正要饮酒,听到这里,忽的想起之前宋陌摸她手的动作,不禁摇头失笑。摸手这种事,很容易看出对方是否别有心思。像林沛之摸她手,明显是在挑逗她,可宋陌摸她,除了他指尖的温度,她什么异样感觉都没有。

    但这也不能判定宋陌不喜欢男人,也许他只是没看上她呢?

    吃饱喝足,又听说宋陌招的都是没有学过扎灯笼的人,唐欢安心地去睡觉了。一群普通百姓,只要不考诗词歌赋不考制灯手艺,她有自信胜出。

    凭什么?

    凭师父那么挑剔的人,也只收了她这一个徒弟。

    次日上午,宋家灯铺前水泄不通,足有上千人,都是二十岁以下的年轻男子。除了想要拜师的,还有凑过来看热闹的。

    唐欢远远地看着,她倒是想看看宋陌怎么收徒。

    很快,铺门打开,一个身穿宝蓝圆领长袍的高挑男子走了出来,年约十七八岁,长眉凤目,唇角含笑。

    好一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唐欢眼睛一亮,有点后悔没有挤到前面去了。

    “大家静一静,”傅宁站在门前中央,朗声开口,声音清亮,“家师有言,百人同时参加第一场比试,一次选出五人。选中者到侧间准备第二场,落选者还请自行离去。现在请大家排队站好,第一批百人去院中等候。”

    作为宋陌大弟子,傅宁的话很有分量,排在前面的人很快站好,只有后面离得远的嗡嗡嘀咕,私下揣摩如何比试。

    前一百人进去了,约莫一炷香的功夫,里面突然传来震天喧哗声,很快又平息下去。

    有伙计跑出来在傅宁耳边说了什么,傅宁点点头,再次点数。

    这次轮到了唐欢。

    进门时,她仔细端详了傅宁一番。一是本身欣赏此人容貌,二则若外面传言为真,此人便是她的“情敌”。

    傅宁察觉到有人看他,不是一扫而过的好奇,而是浓浓的探究我的客户都爱我。他顺着感觉瞧去,发现一个头戴青巾的清俊少年,瘦瘦小小的,脸上却是一片沉稳,一双黑眸泉水般明亮,毫不胆怯地直视他。

    他朝少年笑笑,继续点人。

    唐欢在心里哼了一声,笑也白笑,敢坏她好事的,她绝不留情。

    宋家宅院分为三进,前两进中间的院子极大,是学徒制灯的地方。此时中间清理出来,摆了五张可容二十人围坐的大桌子。伙计安排这一百人坐下后便走了。

    没有人告诉他们如何比试,没有人端茶倒水,就让他们这样干巴巴地坐着。

    短暂的安静后,有人起身离座四处张望,有人跟身边的人打听这是怎么回事。唐欢旁边坐着个国字脸的憨厚男人,他跟她搭讪,唐欢看都没看他,只垂眸盯着眼前的桌子。既然之前一炷香的功夫就结束了比试,那宋陌不可能浪费时间让这些人了解对方,很可能,比试已经开始了。

    周围的人越来越暴躁,唐欢越发确定。

    果然,一炷香过后,有花白头发的老师傅出来领人。唐欢这一桌包括她领了两个,剩下三人唐欢没看。她不在乎。

    最终通过第一场比试的,共有四十八人。

    落选者已经离去,院子里安静下来。唐欢等人又被领了出去,分坐在之前的桌子旁,只是此时,桌子上多了长柄短刃的剪刀和大红宣纸。桌子中间,平铺着一张彩蝶剪纸。

    傅宁连同四个师傅分别走到五张桌子旁,依然由傅宁开口:“现在由我和几位师傅示范如何剪纸,诸位请仔细看清楚。我们只示范一次,随后由诸位亲自剪纸,依然是一炷香的时间。诸位面前备有三份宣纸,最后把你们觉得最好的剪纸交给我们即可,由家师选出合他心意的五人,进而入选第三场比试。”

    “这算什么比试?哪个大男人……”

    有人小声抱怨,傅宁笑着看过去:“如果不愿意比试,现在便可离开,我们不强求。”

    男人蔫了下去。

    “好了,我等献丑,请诸位看好。”

    傅宁含笑而立,拿起剪刀和宣纸,熟练地剪了起来。

    这是考验观察能力和手巧吗?

    唐欢心中无语,眼睛看着傅宁,脑海里却想到锦枝。

    锦枝温婉手巧,逢年过节剪出来的喜庆图案,栩栩如生。

    唐欢太感激师父了,将锦枝的梦安排在前面!

    一炷香过后,她如愿以偿地同另外四人一起,在傅宁的带领下去参加第三场比试。

    然后,她见到了宋陌。

    然后,宋陌先问五份剪纸分别出自谁手,再一本正经地挨个摸他们的手。

    然后,她这个哑巴凭借一双美手胜出了。

    跪下磕头时,唐欢很想问问前面的男人,折腾半天,敢情您只是要挑双好看的手吗?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又晚了,抱歉抱歉!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阿呆扔了一个地雷

    肉肉肉。扔了一个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