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40章 灼灼

笑佳人2017-2-15 23:48:38Ctrl+D 收藏本站

    宋陌是个屠夫,是个粗人。

    小时候,他念了两年书便跟着父亲学杀猪了,磨刀称肉,给父亲打下手。长大了,爹娘先后离世,他就靠着祖传手艺一个人过活,因为性子沉闷,基本没有相交好友。所以他不知道书中那些才子佳人的情爱故事,也不知道什么叫海誓山盟。

    他对男女之情的了解,只来自幼时对爹娘的记忆和戏台上的唱词。

    父亲是个粗人,常常惹娘亲生气,比如喝粥时发出突突的吸溜声,睡觉前忘了洗脚,那时候娘亲就会训斥父亲。父亲心情好的时候会笑呵呵地听话,偶尔生气时会顶娘亲,顶着顶着两人就吵起来。但宋陌记得清清楚楚,娘亲生气归生气,父亲出门时,该带的东西她都会早早整理好,饭菜也是父亲喜欢什么她就做什么,不会因为生气就不理父亲。

    有次宋陌跟父亲一起出门,遇到一户人家夫妻俩吵架,那个媳妇一边骂男人不该喝酒,一边替男人拍后背。父亲瞅了一会儿,笑着告诉他,说女人心里有没有你,对你好不好,不要听她嘴上说什么,要看她是怎么做的。有些女人是刀子嘴豆腐心,有的却是嘴上说出一朵花,一件贴心事都不肯替你办的,还说让他将来找媳妇时别光看女人脸蛋,要多看看对方性情。

    之前水仙也口口声声说喜欢他,宋陌认定她是个坏人,不予理睬,直到那次晌午她送了两道素菜过来,宋陌才真正相信她对他是用了心的,不管多少。

    而戏台子教给他的,就是好女不侍二夫,女人要为男人守贞,遇到坏人欺辱时,宁可死也不愿活着受辱。

    之前水仙跟人打情骂俏,他自然将她看成坏女人,直到她把清白送给他,他才知道她的那些周旋也是不得已为之,才体会到她一个寡妇的艰辛。

    然后今日,她在他眼前跳下去了,就因为被林沛之看了胸口。跳下去了,她还大声告诉他,她喜欢他。

    她是好女人,再好不过的女人。她那么喜欢他,不怕为他疼,不怕为他死。

    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人对他比水仙对他还好了,可他之前是怎么对她的?

    骂她,威胁她,哪怕动心了,也碍着面子不肯好脸对她……

    “水仙!”

    他飞奔到湖岸上,朝湖面大声喊她的名字。

    没有人回答他,只有瀑布奔腾入湖发出的哗然水声。

    宋陌立即扯掉碍事的外衫,他要下去找她。湖水这么深,或许她不会出事。

    林沛之不会水,见此拽住他胳膊道:“我去下游看看,免得她被冲下去了。宋陌,我跟她是你情我愿,刚刚不过是在演戏添趣,我根本不知道她如此在乎你,更不知道她在耍什么花样,今日就算她出事,也跟我无关,你……”

    “滚!”

    回头赏了他一重拳后,宋陌扑通跳入湖中,迅速潜下。她没事最好,她出事,他要林沛之偿命!

    林沛之抹抹唇角的血,暗道晦气,转身朝下游奔去。

    事到如今,他算是对水仙死心了,管她之前对他几分真几分假,戏弄也好利用也好,现在她玩得这么大,就算她活着,他也不愿再扯上她。早知道她如此刚烈,任她生的再美貌,他也不会勾她。若是她死了……

    此事只有宋陌一人知道,无凭无据,以林家的势力,林沛之也不怕宋陌去官府告他绝姝。

    现在他帮忙找人,是为了那一点良心,但再多的,譬如去别院喊人过来帮忙,他是不会做的。平白无故的,他为何这么热心帮忙?动静闹大了传到长辈那里,他就别指望还能像现在这么逍遥了。

    日头落山,山谷里忽的暗了下来。

    林沛之气喘吁吁地跑回来,正好望见宋陌浮上水面唤气,当即喊道:“宋陌,你找到了吗?我去下游看过了,没有,她肯定还在湖里!”

    宋陌听到他声音顿了一下,听他没找到人,马上又潜了下去。

    望着被飞瀑冲得波涛翻涌的湖面,望着湖水越往外越平静下来,林沛之无奈地叹了口气。从她跳崖到现在都过了一个多时辰了,若她还在湖里,必死无疑。

    林沛之不想为了一个死人把自己搭进去,匆匆离开,决定连夜赶回府城。

    一个走了,一个潜入湖底寻人,岸边再也没有人影。

    距离湖岸数丈远的一颗老树上,唐欢轻轻一笑。待天色越来越暗,她趁宋陌再次下水时跳了下去,悄声走到湖水分出去的河口处,潜入水中。等浑身湿透了,她重新爬到岸上,上半身趴在河滩上,右边是一块儿阻止她随波冲下去的大石,腰部以下则泡在水里,装昏迷。

    水下已经看不清了。

    宋陌不得不回到水面。

    周围一片昏暗,耳边只有哗哗水声。

    凉意丝丝缕缕从湖水渗入体内,直达心底。

    茫然四顾,宋陌忽然觉得前所未有的孤寂,仿佛这世上,从此只剩下他一人。

    为什么?

    他才刚刚尝到被她喜欢他也喜欢她的滋味儿,尚未抓牢尚未细品,她就……

    水仙,你到底是沉在湖底我看不见的地方,还是被水流冲走了?

    没关系,湖底看不见,我这就去点火把,我沿着河岸走下去,就算只能找到你的尸首,我也要把你带回去,娶你。不用等下辈子,这辈子我就娶你。

    快速游到岸边,顾不得换上那边的干衣服,宋陌环顾四周,想看看附近有没有可以生火的东西。

    目光落在掠过河口时,生生顿住。

    那里有人!

    心砰砰砰乱跳,宋陌大步跑过去。

    河水冲刷堤岸,那人长发都被水流带到了脑后,露出雪白臂膀和苍白脸颊,正是他苦苦找寻的人!

    “水仙!”

    仿佛重新活了过来,宋陌急急把人抱到岸上。自小在河边长大,他知道如何搭救溺水之人,也不顾她上面被水流冲的只剩一件肚兜,大手交叠按上去,试图把她吸入腹中的水挤压出来。

    唐欢肚子里根本没呛水!

    被他那样重重一压,她差点吐血!

    为了不被男人按死,她很及时地咳了两声,悠悠转醒。只是她刚睁开眼睛,还没看清人呢,身子已经被一双铁臂紧紧拉入怀中。他抱得那么紧,唐欢肩膀都被他勒疼了,但她没有吱声,默默地听他一声一声喊她,听他的声音渐渐含了哽咽宠嫡。

    唐欢继续忍着,忍了一会儿,忍不住了。

    她身上是湿的,他身上也是湿的,这样抱着一点都不舒服啊!再说山谷里风还挺大,眼下才是三月,不穿衣裳吹风很冷啊!

    她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哆嗦。

    “冷吗?你等着,我给你拿衣裳去!”宋陌注意到她怕冷,稳了稳情绪,准备放下她。

    唐欢抱着他腰不松手,埋在他怀里,有些不敢相信:“宋陌,我,我没有死?”

    宋陌将她搂得更紧,低头,右手覆上她脸,帮她擦脸上的水,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柔和:“没有,你没死,你还好好活着。水仙,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回去我立即娶你,但你要答应我,以后再也别做这种傻事了,知道吗?”

    “可是,林少爷那样对我……”

    “我不在乎,别说他只是碰了你胸口,就是他糟蹋了你,我也不在乎。”

    宋陌望着她的眼睛,一边替她拧头发上的水,一边继续承诺道:“水仙,以后咱们一起过日子,我养家,再也不用你抛头露面了。你放心,你弄坏了林少爷的玉佩,我帮你还,我家里有三四百两银子的积蓄,不够的话,我把宅子卖了,咱们搬到乡下去住。”

    唐欢哇地哭了出来,直起身抱住他脖子,“够了够了,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宋陌,不用你帮我还,之前你不要我,我手上又没有那么多银子,为了活下去,我不得不应付他。现在你愿意娶我,那我把梅家宅子卖了就够还他了,不用你出钱的。”

    她哭得像个孩子,可声音里更多的是满足和喜悦,宋陌心情也跟着轻松起来,安抚地拍她后背,“这样也好,你直接搬过去跟我住。至于你家里的丫鬟婆子……”

    “不要她们了,我把她们的卖身契还给她们,让她们一边去,就咱们俩过日子,旁人谁也别想插进来!”唐欢霸道地缠着他,生怕丫鬟们会把他抢走似的。

    听她露出跋扈本性,宋陌不由好笑,手上一用力,将人抱了起来,“好了,天都黑了,我先给你穿上我的衫子,咱们暂且找个地方歇一晚吧,明天再回去。”

    唐欢乖乖倚在他胸口,“嗯,都听你的。”

    见她这样乖顺这样全心依赖他,宋陌竟觉得前所未有的满足。

    ~

    借着漫天月光,宋陌很快寻到一个浅浅的山洞,将人安置好,他去外面抱来一堆干叶子铺在地上,又出去找来树枝堆在洞口,稍加折腾就生起了火。回头,却见她将他的衫子铺在树叶上,她面朝洞口侧躺着,一手从后面拉过衫子另一角翻过来,裹得像条蚕宝宝,只露出脑袋和细白小腿以下。

    她的衣裳还在外面晾着,里面什么都没穿。而他下面穿着裤子,上面胸膛也是裸着的。

    宋陌自觉地坐在靠近洞口的位置,侧对着她跟她说话:“你一定饿了吧?可惜天黑了,不好打野味儿,连下水摸鱼都看不见。”

    唐欢笑着看他,“不饿,跟你在一起,光看你我就饱了。”

    这算是调戏他吗?

    宋陌脸上发热,没接话。

    之前他太高兴了,什么都顾不得就先跟她表了情。他并不后悔,只是,现在两人单独待在一处,他还是有些不习惯。好像,好像原本水火不相容的两个人突然就连在一起了,事情发生地太快,还来不及适应。

    偏偏她是脸皮厚的那个,如今他不好骂她不好冷脸对着她,心事也被她知晓,竟无法招架致我亲爱的J小姐[韩]。

    火光映在他脸上,俊美无双。

    唐欢痴痴地看着他,“宋陌,你冷吗?”

    宋陌摇头,又疑惑问她:“你冷?那我再去拣点树枝,把火烧旺点。”

    唐欢赶紧喊住他:“不用,宋陌,我是有点冷,但更多的是害怕,总觉得这里阴森森的。宋陌,你过来躺我旁边,我想挨着你睡觉。”

    “我……”

    “你什么啊?”唐欢嗔他一眼,磨蹭着转过身背对他:“你别多想,你这样连着衣裳抱着我就行。放心吧,那事那样疼,我才不再招惹你呢,你求我我都不答应。”

    宋陌脸涨得通红,“我没想那个,你别误会!”

    唐欢扭头看他,很是怀疑:“既然没想,那你有啥心虚不敢抱我的?宋陌,是你亲口说要娶我的。现在我都是你的人了,你怎么连抱我都畏畏缩缩的?”

    她的目光太过挑衅,宋陌血性被激了起来,心想若是他继续这样放不开,以后岂不是都得任她调戏了?她一个女人,一个属于他的女人,他为何要怕她?应该是她反过来怕他才对吧?

    想到这里,他沉着脸走过去,俯身躺下,先把她不老实的脑袋转过去,再从后面抱住她,强自镇定地道:“我有何不敢抱你的?好了,快睡觉吧,折腾一天了。”

    唐欢怎么会老老实实睡觉?

    她攥着衣角重新翻过来,仰头看他:“宋陌,你这样直接躺在树叶上,不舒服吧?”

    宋陌闭着眼睛,搂着她不敢动:“没事,我皮糙肉厚的,不怕。”

    “可是我心疼啊,要不这样,咱们一起躺在衫子上。”唐欢伸出手拉住他,然后往旁边一滚,身上的衫子就铺展下去,垫着她,而她则把刚刚自己躺着的地方空出来留给宋陌了,“好了,你快躺到上面来。”

    宋陌不肯动:“水仙,别,别这样。”

    虽然闭着眼睛,他却知道她做了什么,更知道她现在赤条条地躺在他身边。她在勾他?不是,他已经答应娶她了,她没必要再勾他做这事,况且她之前也说怕疼不愿意再做,那么她便是单纯地心疼他。宋陌心里很暖,可他不能上去,他怕自己忍不住,刚刚只是抱了她一会儿,只是她裸着的一个念头,他下面都支起来了,被他用腿掩饰着。

    “别哪样啊?”

    他不过来,唐欢主动凑上去,将他推成平躺着,她迅速趴在他身上,双腿探进他两腿之间,脸贴着他胸口发出一声喟叹:“宋陌,你身上真热乎,这样贴着舒服极了。”

    “水仙……”

    “嗯,我在呢。”唐欢抬起头,往上蹭蹭,故意打断他,脑袋歪在他肩头,小手在他侧脸上轻摸:“宋陌,你是不是又要骂我淫.妇了?可我就是喜欢这样贴着你。你不知道,喜欢上你后,每晚我都会想被你抱着趴在你身上会是什么样的感觉,真的,每晚都想。现在你是我的男人了,我这样,光明正大理所当然,不许你再骂我了,不许你骂得那么难听。”

    她委委屈屈的,想到他骂的那些话,宋陌很是自责,忍不住抬手抱住她,“不骂了,再也不骂你了。”

    唐欢笑着亲他一口,宋陌本能地要往旁边扭头,唐欢不让,直起身,捧着他脸让他正对自己,“你睁开眼睛,我想看着你跟你说说话。”

    她声音轻柔,娇娇的,宋陌情不自禁地听话了穿越之彪悍农门妻。眼睛睁开,对上她盈盈秋水黑眸,那里面浮动着洞口的火光,也浮动着浓浓的情意。

    这是他的女人。

    似乎没有那么紧张拘束了,宋陌望着她问:“说什么?”手环着她腰,亲昵自然。

    唐欢奖励地亲亲他眼睛,“宋陌,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喜欢你吗?”

    宋陌认真地看着她,“为什么?”他真的很想知道。

    唐欢微微笑,直起身,慢慢坐到他腿上,伸手把人拽起来,小手滑过他手臂,最后落在他胸膛:“宋陌,有一次你在后院杀猪,我偷偷看你了。你看,你手臂这么强壮,肩膀这么宽阔,胸口这么结实,当时我就想,这个男人如此高大强壮,他一定能护好我,是不是?”

    原本因为面对她升起的欲念,都在这样直白的信赖里淡去,宋陌将她按在胸口,头埋进她柔顺乌发里,“会的,以后我会好好护着你,谁也别想再欺负你。”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而且你平时不近女色,我就更喜欢你了,喜欢到厚着脸皮去找你,被你骂被你赶走,我委屈我故意气你,然后你越发不待见我,你都不知道那时我心里有多难受!”唐欢咬住他肩头,眼泪簌簌滚落。

    宋陌后悔极了,“我错了错了,你咬吧,咬到你撒气为止。”

    “我也想,可我舍不得。”

    唐欢抬起头,眼里泪光闪烁,很是委屈地望着他:“宋陌,上次我亲你,你不情不愿的。现在我要你亲我,心甘情愿的那种。”

    宋陌呼吸一乱,“我……”

    唐欢闭上眼睛,泪珠滚了下去。

    宋陌心疼极了,想也不想,低头覆上去。

    他根本不会亲人,嘴唇贴着她动也不动。唐欢环住他脖子,好心地教他,教他如何含住对方吮,如何用舌尖慢慢抚过,如何将舌尖探进去诱对方捉住,彼此纠缠。宋陌学得很快,快到令她吃惊的地步,大手扣着她后脑让她无处可躲,亲得她几欲无法呼吸。

    他终于放开她时,唐欢已经瘫在了他强壮的双臂上,喘得像脱离水的鱼。他想离开,她勉强抬起一条手臂,按着他脑袋示意他亲她的脖子,示意他继续往下,“宋陌,亲我,我要你亲这里,把他的痕迹都去掉……”

    宋陌如她所愿。

    想起她被林沛之压在崖岸上的情景,他啃得像只猛兽,仿佛要把她吃的干干净净,吃到肚子里,让旁人再也无法觊觎。

    “轻点轻点……嗯,就是这样,就是那里,嗯,再用力点吸……”

    唐欢靠在他撑着她后背的大手上,脑袋后仰,将一对儿胸脯高高挺起,任由这个男人左右换着肆虐,只有他太过用力弄疼她时,她才娇娇地喊停,教他。

    一个被服侍的飘然若仙,一个受欲.望情爱驱使想要更多,当唐欢扶着他对准自己时,宋陌半点拒绝的意识都没有,只紧紧抱着她,“会不会弄疼你?”

    这是他以前没有过的体贴温柔。

    唐欢心里突然多了一点怜爱,喘着告诉他:“你别动,我慢慢吃了你,等我说可以了,你再动,好吗?”

    “好。”宋陌声音沙哑,不再想下面,凑过去吃她耳朵。

    唐欢舒服地往旁边扭头,欲拒还迎,下面小心翼翼坐了下去。

    不是第一次,又有之前漫长的抚弄,她里面早已做好了迎接他的准备,短暂的轻微不适后,唐欢忍不住加快了挺腰的动作,口中吟哦出声重生之养来宠去。

    不用问,也知道她是舒服的。

    宋陌再无顾虑,低吼一声,大手握住她腿往上一提,转瞬便将她压倒在旁边的衣衫上,他跪在她身前,往两边最大分开她腿按牢,急急动作起来。

    火焰跳跃,照着交缠在一起的两人。

    洞壁上,他们的影子同样急剧地动着,变换各种姿势,仿佛要跟火焰较量。火焰受到挑衅,燃得更旺,发出噼啪的轻微爆破声,可那种声音,根本比不过山洞里充溢的喘息娇吟哭泣,连续不断。

    影子知道那不是它发出来的,火焰不知道。它不甘心,烧得更旺。直到木柴越来越少,灰烬越来越多,火焰越来越弱,那依旧动个不停的影子也越来越暗渐渐要被黑暗吞没时,火焰才心满意足地发出最后一声轻响,化作缕缕青烟,跟影子同归于尽。

    于是,月光照不到的山洞里,只剩男女发出的暧昧声响。

    唐欢感受到了白光,她想像以前那样给宋陌最后一击,让他知道她不过是在骗他而已。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宋陌格外凶猛。她被他按趴在衫子上,被迫承受身后他猛烈的冲击,推不开他,想说话也是才刚刚发出个音,就被他深深一挺撞破了。

    “宋……啊……”

    唐欢不甘心,她不甘心让宋陌如此享受跟心爱女人水乳.交融的*滋味。他身体上的舒服她控制不住,毕竟这事是互惠互利的,他生猛了,她才能享受到,但她要让他心里难受,让他在最后关头知道他的喜欢不过是一场笑话。

    “宋,我……我要……”

    她咬牙不让自己交待,想让他把她转过去,她好当着他的面告诉他,看他震惊的神色。

    “你要,我这就给你!”

    宋陌却误会了她的意思,大手禁锢她小腰,砰砰砰狠狠入了起来,最后深深一挺,把满腔爱意以另一种方式交给了她,顺便把她送上了高峰。

    “你……”

    唐欢想骂他混蛋,可惜白光不给她机会,在她还没有缓过气的时候,席卷了她。

    宋陌,你个混蛋……

    她犹不死心地骂着,哪怕她自己都听不到声音。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屠夫的梦结束啦~

    这次不让欢欢说出口,也是有原因的,大家可以猜测用意。

    这几天看了留言,大家都挺期待梦醒后的,那是嫌九场梦太多了吗?对手指,之所以选择9这个数字,是想着九九归一,九场梦就跟九辈子一样,最后梦醒了,化成可以真正相守的一辈子(具体如何相守就得最后才知道啦~)

    其实每场梦都是独立的小故事,如果大家看不下去了,可以等最后看结局的,泪,虽然这样佳人很难受,可佳人也不想勉强大家每场梦都追,因为佳人自己都无法保证每场梦都戳你们的萌点。佳人能做的,就是好好写这九个故事,九场恋爱。

    屠夫这次似乎不怎么让大家满意,佳人压力也挺大的。其实每次要开新故事时,佳人都有压力,怕大家不喜欢新故事了。但担心也没什么用,佳人只能好好考虑剧情,努力写好每一场梦。

    下期预告:女学徒与制灯师(纸扎灯笼)的故事,希望能让大家喜欢~

评论列表: